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況且觀察林牧這個主公,並不是剛愎自用、有勇無謀之輩,也不是蜜腹藏劍之輩。三人都頗為欣然。

2020-11-06By 0 Comments

「主公,我率領軍隊返回九幽鎮,是因為有重寶之因,這個稍後在與主公細談。之後,我在九幽鎮遇到眾位將軍,就一起趕過來了! 重生之小市民 怕主公這邊出意外,我們讓將士們留在府牆上剿滅敵軍,而我們五個快馬加鞭趕了過來。讓主公受委屈了!」于禁抱拳回稟道。

「我何來委屈,是將士們受氣了。 醜婦 是我之因,讓他們受氣!」林牧搖搖頭道。

「無論之前如何,現在嘛,我們要打發下『友軍』!」于禁感覺眾人的氣氛頗為融洽,虎臉上掛著微笑,意有所指說道。

「你們五將能來,我不懼矣!」林牧轉身望向王朗那邊,也意味深長道。

而此時,王朗也和史阿徐晃商量了一番。不過倨傲之色已經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如同林牧之前的鐵青之色。

主憑臣強,臣憑主貴!這個道理王朗深信之。之前他壓制林牧,是因為臣將強,如今卻反過來了!

「可惡,區區一個偏僻之城的蠻夷,竟然與我等平起平坐,還三番四次攪亂我的行動,可恨!」王朗此時心中怨氣難平。

在壽春刺史府的時候,王朗就有點看不上林牧,鄙夷之。

雖然林牧免費把青龍秘境的捷徑等信息告訴他,但在他心中,這是理所當然之事!

心高氣傲的王朗,在經受數次攪局之後,已經記恨林牧了。

林牧站在五猛將身前,盯著王朗,看到王朗臉上的怨恨之色,心中微微感到遺憾。

王朗此人,與孫堅曹操等人一樣,林牧真的打算交好的。經遇數次變局后,已經和王朗漸漸走遠了!

在之後的【黃巾亂世】,亦或者是其他大型戰役中,這些諸侯是中堅之力,也是朝廷的中堅之臣,若是交好,助力無窮!

但交好只是交好,並不代表阿諛奉承,不代表雙手把氣運金餅奉上,那樣的話,就算王朗不鄙視自己,林牧自己都會鄙視自己的!

身為一個諸侯,傲骨不可失!

當然,偶爾的妥協或者是失敗,並不代表失去了傲骨。

現實歷史中,劉備這傢伙不也是妥協過,失敗過嘛!但他的傲骨雄心,卻一直沒有失去!

同樣地,現實的曹操,也打過很多次敗仗,亦是如此!

林牧細緻觀察著王朗,感覺王朗不管如何,都有一種看不起他的既視感。

既然你不鳥我,我也無需熱臉貼冷屁股。

林牧直挺腰桿,氣勢滔滔地站立著,沉吟一會後,高聲道:「王大人,這些黑箱子,是兄弟們拚命戰勝敵人得到的,是大家的心血,我就不擅自做主以此來資助大人了!」

「不過,稍後,我會備上一批物資,好好犒賞王大人的士卒如何?」林牧此時頗有種『一隻狐狸,帶著五條猛虎行走在深山中,傲視群獸』的感覺。

這種感覺,是如此踏實,如此舒泰!

「哼……我的士兵,有我來犒賞,無需林司馬關懷了!」王朗與徐晃史阿商討一番后,發覺沒有什麼希望,沉悶回應一聲后,就帶著士兵,灰溜溜撤退了!

不過,史阿的一小部分士兵,還是帶著三口黑箱子走了,這是史阿最早搶到的,並沒有歸還林牧的士兵。

一臉匪氣的崔武還想出聲要回來,不過卻被林牧阻止了。

若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出口要回來那些黑箱子,就是赤-裸-裸打臉,好面子的王朗,很可能直接翻臉的。

此時,大家都有後退的路,無需為了三口氣運金餅徹底得罪死人,雖然在王朗心中,林牧已經得罪死他了!

看著王朗的部隊身影消失在長廊上,眾位將士都鬆了一口氣,此次交鋒,算是他們勝了一籌。

「好了,大家馬上收拾好地上的東西,繼續搬運,辛苦大家了!」林牧招呼一聲,大家就利索行動起來,長長的隊伍,又動了起來。

「阿武,你負責監督護送這批物資,沒問題吧?」林牧拍了拍崔武的肩膀道。

「嘿嘿,沒問題!」崔武重重拍了拍胸口應道。

「走,我們去看看那些紅木箱子裡面究竟有什麼!」之後林牧就率領五位虎將,重新進入了秘庫。

「嘶,六品階的空間屬性玉石,【玄納靈玉】!發財了!」林牧打開一口紅木箱子,發現進入是一枚枚打磨好的精緻玉石。

白茫茫的玉石,沒有什麼霞光流轉、熒光爍爍、暖意連連等奇特表現,反而顯得非常普通。

但是,它的功效卻不普通,這是可以用來鑄造空間戒指的珍稀材料!

空間屬性的礦石玉石有很多,【玄納靈玉】算是其中不錯的一種,對於目前的林牧來說,價值連城!

「【玄納靈玉】,很難找的玉石啊,可用來製作空間戒指,我父親之前也尋找過這種玉石的,可惜一直沒有找到,想不到這裡卻堆積如山!」臧霸摸了摸這些玉石,驚喜道。

「哦,伯父找這些玉石可是用來鑄造空間戒指?稍後可以攜帶一些孝敬下伯父!」林牧輕聲道。

「如此,就多謝主公了!」臧霸沒有客氣,如同一家人一樣。

既然有空間屬性,那麼這些玉石就無法放進空間類的器具內了。

只能用笨辦法,人力搬咯!

之後,又一條搬運紅木箱子的隊伍出現了!

「宣高,焚天谷那裡如何?」林牧在安排好士兵搬運箱子后,就帶著五猛將,趕奔後堂大殿。

在路上,林牧問了問臧霸。

「主公,為了增添主公在最後一戰的助力,我讓趕來的何淵、山鞏率領二十五萬大軍鎮守在那裡,應該沒什麼問題吧!」臧霸撓撓頭,頗顯尷尬道。

林牧本來是讓他鎮守焚天谷的,如今擅自跑出來,算是違令,雖然目的是好的。

不過,林牧也不是不會變通之人,聽到臧霸詳細解釋后,點點頭。

之後,林牧又大概詢問下李典、周泰等人外面的情況。原來外面會稽郡,除了烏傷城、諸暨城,山陰城和太末城,其他十一座城市,已經被他們收服了!

並且,暗中也在依據林牧的計劃,布局著十一座城!在某種程度上會稽郡算是林牧的了!

至於于禁的狀況,毅重沉穩的他,竟然支支吾吾起來,只是把工匠營地的部分細節說了出來,至於率軍返回九幽鎮的核心理由都沒有告訴林牧。

只是說著,這裡不方便。

看到于禁的表現,林牧心中驚異漣漣。

于禁,林牧是相信的,如同崔武、風仲、李典等人一樣上,非常信任。

而于禁的性格,不管是前世還是現今,林牧都非常了解,能讓這傢伙如此表現,定然是發生了什麼大事,也許,于禁獲得了比青龍神令更有價值的東西?!

林牧心中狠狠一顫。旋即,林牧就暫時把震驚壓制下來,等回到大本營,再細說。

因為,林牧隱隱間覺得,總有數道隱秘的目光在關注著他。這是男人的第六感(作者:……)!

往原路返回後堂大殿後,最後的的爭奪戰,開始了,此戰,擁有六虎將的林牧,信心倍增! 回到後堂大殿,印入眼帘的,是一場慘烈的戰鬥。

典韋、孫堅、曹仁。風仲等人圍攻著青蛟龍。

而青蛟龍,擁有主場優勢,與眾虎將斗得旗鼓相當。

當然,這個旗鼓相當是相對來說的,一些重傷昏迷的就不算。就比如林牧看到曹操麾下士兵抬著的曹純、孫堅麾下士兵抬著的黃蓋、韓當,他們都受到重創,或昏迷或暫時失去了戰力!

曹純這傢伙,倒霉透頂,對上徐晃的時候,也被針對,受過一次重傷,現在面對這個青蛟龍,又重傷倒地,頗為令曹操陰鬱。

林牧等人的進來,是在王朗之後,臉上帶著些許陰霾之色的曹操,轉身看了看林牧身後的五人,旋即點點頭與林牧打招呼。

林牧與王朗在這決斷時刻,跑出去,想必是貪墨南昭殿內的財寶吧。

林牧也點頭回應曹操。

「主公,我們要不要干一票大的,把青龍神令也搶了?」臧霸低聲霸氣道。

「不行,青龍神令被眾位諸侯知曉,他們可能不知道神令的所有作用,但零星的信息還是有的,若我們把它吞了,其他諸侯定然不依不饒,孱弱的大荒領地,還承受不了這些因果。」于禁沒等林牧開口,就把自己的看法和建議說出來。

「對,我們大荒領地,發展雖快,可底蘊積攢還是不夠,不宜在這個時候與他們硬碰硬,若獨吞最有價值的至寶,就算我們不怕他們,但後面的發展肯定會受到極大的掣肘!」林牧眉頭一挑道。

青龍神令,其神奇之處,從自己的黃龍神令就可以推測一二。林牧不是沒有想過霍奪,但想歸想,真正去現實,卻需要考慮很多因素。

孫堅、曹操、典韋等人,對於青龍神令的執著,林牧可是心有體會的,他們一路上,都是直奔神令而來的,不像林牧,搞了焚天谷,又攻了九幽鎮,甚至還把青龍城內的神廟、工匠營地都收刮一番,可謂是支線任務多多。

而這些諸侯呢,彷彿只認定青龍神令!虎口奪食,只是取回一份莫大因果而已,不可取!

「那主公,我和文則上去圍攻這條神獸?」臧霸躍躍欲試,心中戰意澎湃!

「不,我們去找許詔的麻煩!是時候把躲在烏龜殼的他幹掉了!」林牧臉色一狠,眼中閃過一抹濃郁的煞氣,沉聲道。

旋即眾人望向白色光幕後面的許詔。

而許詔,在林牧等人望向他這裡是時,若有所感回頭,把注意力從戰鬥中拉回,望向林牧等人。

「李典、周泰、蔣欽?!!」許詔低聲咆哮道,心中驚怒翻騰而起,臉色已經開始變黑了!

「幼平、曼成、公奕,你們無需出手,在旁邊為我們掠陣!」林牧輕聲道。

「好!」三人輕輕點點頭。這樣最好不過,不用他們為難。

周泰盯著許詔看了看,不著痕迹搖搖頭。

當初他受紫虛上人的盅惑,以為許詔是明主,會成就一番大事業,可惜,隨著不斷了解,許詔此人,並不值得他傾命而事。

不過,既然加入了陣營,他就做好自己的本分,就算許詔辜負於他,他也沒有撂擔子,反而忠誠地鎮守餘姚城,抵禦孫堅這頭猛虎!

之後許詔執行撤退部署,竟然沒有告訴周泰,讓他陷入圍攻之中,成為敗軍之將,成為俘虜,這令周泰非常失望。

可能他以為敵軍會把周泰、蔣欽,甚至支援過來的雲麒都幹掉,可惜,沒有。如今在此相遇,周泰心中只是泛起點點波瀾,念及舊情,他沒有親自出手,只是為于禁他們掠陣而已。

許詔叛變的張紘,看到周泰、蔣欽、李典后,心中也微微一嘆,旋即深深看了一眼前面的林牧,神情未變,不知道想著什麼。

……

「轟!」在一聲巨響下,整個地面微微一顫。

典韋雙手持著兩柄神異的長戟,渾身黑氣瀰漫,凝聚起力量的一擊,狠狠砍向青蛟龍,不過被其躲了過去,這一擊陡然砍在了大殿地上,從而轟出了一個大洞,讓地面輕顫著。

眾人的戰鬥,都鼓足了勁頭,力量凝而不散,都用在了極致的招式上。

轟隆隆,一些爆炸聲,不斷從中傳出來。

林牧稍稍看了下,就沒有顧這處戰鬥,接下來,有他的戰鬥。

林牧提著龍神槍,在於禁臧霸的掩護下,從大殿最右側,謹慎繞道到許詔前。

看到林牧等人過來,許詔怒極而笑道:「狂妄,還想要實行擒賊先擒王的策略?」

隨後他又掃了一眼周泰等三人,沒有說話。

其實,曹操孫堅典韋王朗等人,不是沒有想過擒賊先擒王這一招,可是他們主要力量被牽制著,難以實行,並且,許詔賊首,沒有壓箱底的東西,肯定說不過去的。

謹慎的諸侯,就沒有直接奔向烏龜殼內的許詔。

而林牧,若是五虎沒有過來,他也肯定不會冒險跑過來,面對底牌未顯,卻已初顯窮途末路的許詔的,這個時候的許詔是最危險的。

但,有五位猛將輔佐,林牧想要試一試許詔。有多大的風險,就有多大的收穫。

林牧猜測過,不知道是不是孫堅曹操等人不知道霍奪龍運之事,亦或者是許詔身上沒有太多的龍運,不值得他們冒險,亦或者是秉著謹慎的做派,沒有上前冒險。

不過,在林牧心中,此行,他有六成把握能幹掉許詔。

忽然間,林牧想起了在九幽鎮使用的那捲珍稀的平等領域捲軸,若當時不是命懸一線,沒有使用那捲軸,而是用在這裡,林牧就有九成把握幹掉許詔了!

「文則,等下你作為先鋒,試一試那道白色光幕的防禦力,也試一試許詔是否有隱藏的后招,警惕一些,若有危險,立即撤退,安全為首要!」林牧在來到許詔前面的時候,低語對於禁交代道。

旋即,于禁點點頭,提著神槍,內力一抖盪,全力準備好,就猛然一踏,奔向光幕。

如同白綢緞的光幕,甚是神異,白茫茫的流光,繚繞其中,卻不影響各自的視野,如同戰網的虛擬光幕一般。

光幕內,一臉深沉的許詔,看到于禁這個陌生的面孔奔上來,嘴角泛起一抹嘲笑,繼而,臉色一狠,煞氣蔓延,從懷中拿出兩個指姆大小的墨綠色的符篆。

林牧此人,在許詔的必殺的名單上,排名第二!若是空隙,必定傾儘力量找他麻煩!

現在林牧的一員大將奔過來,許詔心中冒起一份強烈的殺氣,想要斷其一臂膀,讓其心痛!

左手輕輕一揚,墨綠色的符篆綠光一閃,繼而化作一道匹練的綠色閃電,射出光幕,在於禁前面的空地中凝聚起來,旋即一道九尺魁梧雄偉身影陡然出現。

氣勢如虹的于禁,在奔向光幕的時候,猛然發現前面多了一道魁梧身影,悍然一用力,藉助著運動慣性,神槍帶著絲絲青芒,篤殺向前!

「轟!」一聲巨響,那道九尺的高大身影,右手微微一揮,就把于禁的攻勢破解了,並且,被破解攻勢的于禁,在魁梧身影的餘力下,竟然蹭蹭側退了七八步,顯得頗為狼狽。

天階高段的符文傀儡人!

這是于禁與魁梧身影交手一回合后產生的第一個念頭!

(大家的票票非常給力,謝謝大家!感謝【純白丶燚】四千賞!拜謝!) 符文傀儡人,顧名思義,就是類人型的傀儡。它是非常珍稀的東西,見識廣博的于禁,也就見過數次而已,並且都是比較孱弱的傀儡獸、人。

傀儡,是一種非常珍稀的職業【傀儡師】,製作出來的。

而想要製作傀儡人,必須要深入研究人類身體的構造,內力運轉路線,能量核心等等知識,用高端頂尖這些詞來形容這個職業都不為過。

天階高段的傀儡人,是多麼高端的珍貴存在,于禁一時之間都無法判斷,只是知道,就目前他這個被壓制在天階初段的實力而言,越兩級,肯定不能在短時間內擊敗它。

對於搏鬥天階高段的傀儡人,于禁心裡其實還是微微有底的,剛才的攻勢,他只是用了四分力量,並且在強悍的慣性下,才被打得如此狼狽。

于禁雙手微微一緊握神槍,心念在電光火石之間就做出了判斷。

而在林牧這邊,周泰看到這個魁梧身影出現后,也輕輕驚呼:「傀儡人,還是天階高段實力的傀儡人!~~」

林牧聽到周泰的驚呼,眉頭微微一蹙,心中一沉,果然,許詔壓箱底的傢伙露出來了,只要再戰勝這些,就能霍奪勝利的果實了。

諸侯,沒有遇到致命危機,肯定不會把底牌露出來的。

看到許詔這邊的驟變,曹操和王朗臉上都閃過一抹慶幸,他們沒有貿然上前,就是怕許詔露壓箱底的傢伙。

本來他們以為會是天降神兵,只是想不到是一個天階高段的傀儡人。

然而,就算只有一個,也有能穩穩壓制著他們的戰力!

「王大人,需要我轉道取許詔的首級嗎?」史阿看著魁梧兇殘的傀儡人,又看了看于禁,淡淡笑道。

此時,許詔那邊,有于禁他們牽制底牌,是他最好的出擊時機,如此霍奪戰果,可大解心中鬱氣也。

「好!取了首賊之頭顱,乃是定乾坤之舉,稍後定為你請功!」王朗沉吟半響,鼓勵道。

「不過,注意安全,許詔此賊,不知道有多少隱藏手段,以你自身安全為重!」王朗向史阿鼓勵道。

此時的史阿,只是天階中段的實力,若是也碰上天階高段的傀儡人,就比較危險了。

史阿,不是歷史武將,他之前與于禁一戰會落敗,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如此。

神話世界的強弱,其實頗為講究的,並不是修為高、武力高就能橫掃八方,無敵天下。

稱號增幅、狀態增益、氣運加持等等,也是制勝的關鍵!

于禁心中能有信心擊敗天階高段的傀儡人,也是經過各方面考慮方才在心中決斷出來的。

傀儡人,只是單純的修為高、身體堅固而已,與真正的天階高段的人類相比,差距可不小。

史阿聽到王朗的囑咐,心中微微感動,重重點點頭道:「多謝大人!屬下一定把許詔的頭顱帶回來!」

抱拳一禮后,史阿馬上提著長劍,沿著林牧之前走的路徑,奔赴戰場後方。

「咻!」場中青蛟龍猛地一甩尾,帶著破風的聲音,如同一道勁匹的青芒,狠狠橫掃在孫堅部下程普身上。

來不及躲閃的程普,眼前閃過一抹青光后,身體劇痛,然後周遭環境一閃而過,緊接著又是一陣劇痛。

「砰!」一聲巨響,程普竟然被掀翻到旁邊大殿牆上,狠狠撞擊在牆上后,重重地落了下來。

「噗!」程普一口逆血忍不住噴湧出來。

史詩級歷史武將,程普,重傷!

林牧等人,也聽到這一聲巨響,豁然轉身望向戰場中,看到倒地重傷的程普,再看看其上面那個裂痕蔓延開來的撞痕,林牧不由輕輕摸了摸胸口,兇猛的撞擊,看得人身體彷彿都生疼。

神獸九幽青玄蛟,可不是普通的天階之獸,而是神獸,就算是典韋,也忍著重傷,全力應付。

風仲稍稍一撇程普,雙腳猛然一蹬,如同飛燕一般,跳躍到半空,躲過了青蛟龍那巨大頭顱上泛著冷冽光澤的長角一擊。

與此同時的,它的饕餮般的血淋大口,猛地咬向典韋,典韋不甘掠其鋒芒,匆匆一閃,也躲過了這致命一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