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洛熙注意到劍鞘上有兩個字――碧霄。

2020-11-11By 0 Comments

洛允心沒有任何驚訝、驚奇的反應,平靜的抱起碧霄,洛熙第一次見到她死水一般的眸子里竟出現喜悅的情緒。

最重要的是,連她都拿起來很費勁的長劍,竟然被洛允心輕輕鬆鬆的拿起,唯一的解釋就是――神劍認主。

這對洛熙來說可是一個意外之喜。

「很喜歡。」洛熙看向洛允心。

「嗯。」

「喜歡歸喜歡,現在,該開始訓練了。」洛熙冷聲道。

「是。」洛允心這才從喜悅中反應過來,她是來這裡訓練的。

「我要你現在在這裡蹲馬步兩個小時,沒問題吧。」

「沒問題。」洛允心放下碧霄,原地開始紮起了馬步。

洛熙不知從哪裡拿出一根教鞭,繞著洛允心轉圈圈,時不時的用教鞭抽打洛允心,調整她的動作。

不到半個小時洛允心就開始冒汗,腿部開始酸痛起來,被抽打的地方火辣辣的疼,但是洛允心一聲也沒出,咬牙忍著。

倒是被放在一旁的碧霄,劍身一直閃爍著青色的光芒,看起來仿若在擔心洛允心一般。

此劍有靈,又認了主,必定是護主的本能,但是――

洛熙冷冷的掃了眼碧霄,方才還一直閃爍的光芒一瞬間暗淡了許多,就像是被威懾到了。

能威懾劍靈的,只有與其同等級或者更高等級的劍靈,除了一些特殊情況,例如絕對強大的實力。

黑暗混等中百無聊賴的的罌葵突然被身旁傳來的嗡鳴聲嚇到,黑色的長劍在劇烈的顫抖,隨即有平靜了下來。

極品酷少的替身女友 罌葵瞪大了眼睛,「這是怎麼回事!洛熙竟然已經有了可以操控他的實力了?」

那片黑色的虛空中所發生的事,洛熙毫不知情,也根本不知道那把漆黑長劍的存在。

洛允心的汗水已經將身上的衣服打濕,汗水順著背脊流下,小臉已經漲的通紅,看起來已經快要到達極限,然而時間只過去了三分之二。

洛允心咬牙,此時她的精神非常疲憊,感覺隨時都會面臨崩潰。

洛熙的眉頭也皺了起來,洛允心的基礎比她想象中的要差的遠得多了,看來她需要讓齊顏準備好葯澡給允心泡泡。

不過,洛允心的精神力確實不可否認的優秀。 第二天,洛熙一大早就接到了消息,魚兒已經上鉤了。

洛熙和雲言君坐在書房裡。

「本來以為還需要一些時間,沒想到這麼快就出現了。」洛熙抿了口茶,面上沒有任何高興的情緒。

同樣,雲言君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確實,這鉤未免也咬的太快了,只怕這就是個陷阱。」

那些人在暗地裡埋伏了這麼多年才出現,那忍耐力、隱蔽性、警惕性自然是極好的,不可能這麼快就露出馬腳,是陷阱的可能性非常大。

「你怎麼看?」洛熙看向雲言君。

「不如我們將計就計。」

洛熙眼眸微眯,既然他們想玩,就陪他們玩好了。

「最近有沒有第六張紙條的出現?」

「沒有。」洛熙搖頭。

根據之前那幾張紙條分析,法陣空缺的部分大概還有三張紙條才能填滿,而紙條出現的時間根本沒有任何規律,也沒有任何契機,地點之間也沒有什麼特殊關聯,就像是完全隨機一樣,但無一例外都是顧謹南的軍火交易地點。

「黃雀那邊有什麼消息?」

黃雀,就是雲言君所組建的情報組織。

今天三爺給夫人撐腰了嗎 「我這邊查到的基本上沒什麼用處。」雲言君很失望,本以為自己的勢力範圍已經很龐大了,但仍然沒有什麼用。

「你那邊查不到,」洛熙敲著沙發扶手,「那麼說明他們的人基本都在特殊組織的高層了。」

「嗯,這種可能性很大。」

太子殿下你正經點 洛熙眼瞼微垂,「翊辰的能力怎麼樣?」

雖然這幾年一直有關注云言君的事,但其他人卻並沒有過多的去了解,雲翊辰的能力怎麼樣,她還真不太清楚。

「翊辰的能力我可以擔保,完全沒問題,」雲言君皺眉,「你不會……」

「嗯,我會動用我這邊的權力,讓翊辰進入軍部的高層,至於接下來怎麼做就要交給他了。」

雲言君有些不放心,但還是同意了。

這件事的牽扯太大,還涉及到了蒼氏的秘辛,即使有人可以輔助,他們依舊不會放心,不安定的因素太多,失敗所要的代價他們付不起。

洛熙看了下時間,距離洛茵成為新兵已經有兩個月了,還有一個月就到約定的時間了。狠厲在洛熙的眼中一閃而過,安排在洛茵身邊的人要更改一下任務了。

既然已經知道軍部高層有被侵入的可能,那麼那裡也就變的不安全了,洛茵也不適合再呆在那裡了。

「翊辰那邊你去說,沒問題吧。」

「嗯,白……我是說洛茵,你準備怎麼安排。」雲言君充滿探究的看著洛熙,對方的任何細微動作都逃不出他的雙眼。

洛熙一直都很清楚,想殺洛茵的人還包括眼前的這個男人,「你沒必要知道。」不確定因素嗎,呵,真是可笑。

看著洛熙一提起洛茵就一副冰冷的模樣,雲言君也知道沒有商量的餘地,暗暗嘆了口氣,沒有與洛熙爭辯。

「我知道了。」

「嗯。」

雲言君搖了搖頭,離開書房后,站在卧室的窗前,掏出手機撥通雲翊辰的電話。

他們的手機都是經過處理的,一旦被入侵就會發出警告,然後自毀,不會擔心被人竊聽。

因為雲翊辰有特許,所以他隨時都可以帶著手機,只要他不怕手機被摔壞,畢竟訓練中磕磕碰碰也是難免的。

正在訓練的雲翊辰聽見手機響起,反手就將手機從衣兜里掏出來,看見手機上顯示著大哥兩字,雲翊辰有些驚訝。

自家大哥一年內都不見的給他打一個電話,除了兩個月前因為白霜的事打了一次,那之後就完全沒有聯絡了。

雲翊辰估計這次大哥打電話要麼是嫂子要麼是白霜,反正跟著兩個人脫不了關係就是了。

「喂,哥,有什麼事?」雲翊辰找了個陰涼處站著,現在是訓練時間,陰涼處幾乎沒有人。

「翊辰,我這邊現在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你去做。」

「你說,」雲翊辰聽著雲言君的聲音很嚴肅,自己也認真了幾分。

雲言君開始給雲翊辰說起這幾個月發生的事,尤其是那幾張紙條和那個不明組織的事。

「哥,嫂子的意思是讓我進入軍部的高層!」雲翊辰震驚,他從來沒想到過洛熙竟然有這麼大的權力,軍部的高層說進就能進。

「那――洛茵怎麼辦?」雲翊辰意味不明。

雲言君沉默了幾秒,「找機會……處理掉,另外不要說漏嘴了,洛茵什麼都不知道。」

雲翊辰看向不遠處正在訓練的洛茵,比起兩個月前,洛茵更瘦了,但身體看起來也跟結實了,還有她的皮膚,怎麼也曬不黑,一如既往的白。

雲翊辰咬了咬牙,「哥,難道洛茵就一定要被處理掉嗎?」

雲言君皺眉,聲色轉冷,「不要告訴我你不忍心。」

雲翊辰沒有說話。

手機里傳來「嘟――」的聲音,雲言君知道雲翊辰掛斷了電話,這就相當於默認了。

當朝第一惡妻 雲言君的眉頭皺得可以夾死一隻蒼蠅。

「是,明白。」穿迷彩服的女孩神色冷淡。

「怎麼樣?是出事了嗎?」洛茵突然躥出來,看向自己的朋友。

伊語笑了笑,「沒什麼,我們快歸隊吧。」

「好吧。」洛茵沒有任何懷疑。

伊語是洛茵在部隊認識的第一個朋友,也是最好的朋友,伊語總是很照顧她,不管什麼時候都會想到她,有什麼不懂的都可以問她,是個很溫柔的人。

休息時間突然有人找伊語,說是有她的電話,洛茵無意中見伊語表情不太好,就湊上去看了看。

伊語看著洛茵毫無所覺,鬆了口氣,但是想著自己接到的任務,她有些惋惜,然而這並不會影響到她。

洛熙看著手中的手機,雖然她明白她這樣做對洛茵會造成怎樣的傷害,但她還是要這樣做,即便茵茵會厭惡她也沒有關係。

快了,就快了。

洛熙心中默念,不知道洛茵想起了多少,既然夢到了過去的事,離恢復記憶的時間也不遠了。

洛熙的心緒變化也會影響到罌葵,此時罌葵手中抓著那把漆黑長劍,憂心忡忡,「洛熙,你的時間不多了。」 洛熙的記憶正在被侵蝕,等記憶完全消失之後,洛熙將會從世上消失,而罌葵將會取代她的一切。

這是詛咒,也是代價。天底下從來沒有白吃的午餐。

洛熙坐在書房裡,眉眼間有抹不去的疲憊,她當初是為了復仇而活,為了保護洛茵而強大,現在她又是為了什麼才把這麻煩事攬在自己的身上。

洛熙好像突然想起什麼,站起身走出書房,剛好遇見正在給雲言君送資料的蕭奕,後者同時也看見了她。

「夫人。」

洛熙點頭,掃了眼蕭奕手中拿著厚厚的資料,也沒有多問什麼,雲言君的事與她無關,她沒必要過多的干涉。

「蕭奕,之前雲言君帶回來了一個叫馮峰的孩子,他現在在哪裡?」

蕭奕回憶了一下,因為小意在花市被綁架他並不在場,也沒有參與營救行動,所以對花市發生的事並不太了解,但是蕭瀧有跟他大概說過,「是那個在花市被雲少認為徒弟的小孩子?」

「對。」洛熙點頭。

蕭奕推了下鼻樑上的金絲邊眼鏡,「那個孩子被雲少帶回來之後,雲少好像看他一副很不爽的樣子,就隨手扔到黃雀里了,平時基本上都是小颯在照顧。」

「好,我知道了,」洛熙點頭,「別墅里的司機是黃雀的人吧。」

「是。」

「行了,你可以走了。」

卧室里的雲言君莫名打了個寒顫。

蕭奕點頭,轉身進入房間,雲言君已經坐在桌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雲少。」蕭奕將手中的資料放在雲言君桌前。

「查出來了多少?」雲言君翻看著手中的資料。

蕭奕站在雲言君身邊,「按照你的要求,我們把這一段時間內世界各地的孩童失蹤事件都調查了一遍,孩童失蹤每年都會發生,也沒什麼稀奇的,但是根據宮芊瑜提供的條件對比顯示,我們發現失蹤的孩子大多都是些大戶人家的孩子,要麼就是祖上有些特殊血脈的人。」

蕭奕指著資料上的一張照片,」這是最早被發現有過實驗痕迹的屍體,大概是在二十年前。「

「二十年前……」雲言君眼眸微眯。

二十年前,距蒼氏被襲擊,洛熙被擄走,也沒有差多少時間。

如果說擄走洛熙並且利用洛茵威脅她,把她訓練成殺手都是計劃中的一環,那麼他們的目標就是洛熙,但是目的呢?把洛熙訓練成殺手對那些人又有什麼好處?

而且根據資料上看那些人的目標都是些孩子,一個孩子就算被激發出了異能,又能有多少戰鬥力?異能在使用的同時也會消耗大量的體力,一個孩子不管怎麼訓練,身體的容量就只有那麼大,根本無法與成人相比,除非是那種非常危險的能力。還有一種可能,孩子的意志力是最弱的,思想也是最單純的,那些人可能想要打造一支傀儡大軍。

「蕭奕,你說這些人的目的是什麼?」

蕭奕的神色略微凝重,「我感覺這些人不僅僅是想要一支異能者軍隊,有更深層的目的,至於是什麼我也看不出來,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

兩人對視一眼,看到與對方想到的一樣,「洛洛,可能就是他們計劃中最重要的一環。」否則十多年前他們也不會冒那麼大的風險襲擊蒼氏,雖然他們的被蒼氏全滅,但他們的目的也達到了。當年的他們還只是一群孩子,遇到這種事難免慌亂,也因此做出了一個錯誤的判斷!

「在那麼久之前他們就盯上了夫人,換個方位想,夫人的身上說不定有什麼是讓那些人忌憚的也是最需要的東西。」蕭奕說道。

「最忌憚也最需要……」雲言君沉思。

洛熙天生就有一種非常強大的力量,足夠讓那些人忌憚,但絕對不是那些人需要的。

雲言君想到洛熙身上那原本不屬於她的冰異能,雖然沒有見過洛熙使用全力,但不可否認,那股力量非常強大。

這是雲言君一直在思考的問題,蒼氏因為與生俱來的強大能力,因此受到了世界的限制,每個人生來只能擁有一種異能,不可能出現複數異能的可能。

唯一的解釋就是,禁術。

蒼氏族規,只要修習禁術的人都將被列為叛族之人,將會被傾盡全族之力追殺。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雲言君瞳孔皺縮,他無法想象洛熙背叛蒼氏的代價,那是要被抹殺的,身為蒼氏嫡系洛熙不可能不知道。

那麼第二個問題就是洛熙是怎樣學習到禁術的?除了家主和家主的繼位者,沒有人可以進入禁術書庫,更不要說學習了,而且洛熙很小的時候就已經離開了蒼氏。

雲言君很煩躁,洛熙的身上圍繞的謎團太多,這些年她究竟經歷過什麼,那冰之力又是怎麼來的。

雲言君很想衝到洛熙的面前,大聲質問她。但是,不可以,這樣只會讓洛熙離他們越來越遠。

看著雲言君變換的臉色,蕭奕也皺了皺眉,他們三兄妹的命是雲言君救的,他們跟在雲言君身邊也有十幾年了,雲少一直都是意氣風發的樣子,自從再次遇到洛熙之後,總是患得患失,再也沒有當初的神采。

他不討厭洛熙,因為那是雲言君選中的人,而且自從洛熙出現雲言君變得比以前更有人氣了,所以他希望洛熙可以真正敞開心扉回到雲言君的身邊。

「雲少。」

「怎麼了?」雲言君看向蕭奕。

「我剛才來的時候遇見夫人了。」

「所以?」雲言君疑惑,書房卧室在都在二樓,兩個人會碰見也沒什麼的。

「剛才夫人問我,馮峰在哪裡?」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