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混亂之間,櫻滿集沖向那女孩的船。

2020-11-04By 0 Comments

女孩驚訝的轉頭,看著在水面奔跑的櫻滿集。

「你……你是?……」

她發現櫻滿集是之前她從廢物別墅之中回來的時候遇到的那一群小朋友中的一個。

「我叫櫻滿集,不好意思,借你的船……」

其實冷靜下來后,櫻滿集發現自己居然根本就沒有消耗。

坐在小船上面,兩人除了一開始的慌亂驚訝,隨後就安靜了下來,繼續的看著那個應該是廢棄的別墅之中的燈火。

他們兩個都知道,這裡應該是夢裡,只是在夢中知道也沒有什麼用。

夢裡的時間感難以琢磨,不知不覺之中,櫻滿集張開眼睛,一閉一睜之間,發現自己的眼前一片漆黑,自己也從坐著的狀態變成躺著的狀態。

後來又有幾次夢見相同的場景,櫻滿集有一些皺眉,乘著假期,來到了海邊。

看著沒有小船停留在旁邊,櫻滿集皺眉,看了看那個在遠方的小島,脫掉鞋子,向後隨意一扔,脫掉襪子,向後一扔,然後,走進退潮的沙灘上面。

沙灘泥濘,海洋是不斷的進行漲潮和退潮的狀態的,退潮的時候,海水下面的沙土就會顯露出來,泥濘且柔軟,踩在上面,經過一個晚上的裸露,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凝固,如果不是櫻滿集特殊,完全就是走一步,陷一步,走幾步,整個人陷進淤泥中的恐怖情況!

一般也不會有人走在退潮的海灘的情況。

櫻滿集將體內奔涌的非凡力量轉化為源流狀態,不知火快速出現在體內,快速的奔跑,腳下一團團火焰燃燒起來。

隨著櫻滿集的奔跑,彷彿有什麼格擋在腳底,宛如鞋子一般,而且泥土是無法粘合在這個鞋子上面的……因為這個鞋子是由純粹的火元素構成。

路過一些水塘之上,腳底與水面觸碰,火焰灼燒著水面。

有一些水上漂的感覺,但是櫻滿集現在還不能做到長時間在水面上奔跑。

很快,來到了別墅近前,別墅之中燈火通明,櫻滿集走上小島,走向別墅之中。

「你是誰?!……」

一個金髮女孩猛然跳出來。

「額……」

櫻滿集被嚇的一愣,然後低聲的說道。

「我叫櫻滿集,嗯,以前來過這個地方玩,發現好像這幾天有人,所以就想過來看看情況。」

櫻滿集看向這位這幾天一直出現在自己夢中被別人用力梳頭的金髮女孩,仔細一看之下,發現這位……嗯,不是人! 感受到了熟悉的波動,櫻滿集皺眉:「你……是亡靈?!……不對……這種感覺好像有一點不太一樣……」

他衝到這個地方只是因為天天夢到有一些的奇怪,本來是日無所思,卻因為天天夢到而開始好奇這個不斷出現在夢中的建築物。

在又一次夢到之後,起床時,坐在床上沉思了一會兒,直覺使得他感覺到這其中有問題,他的直覺很靈很靈,前文的一切也能夠表現的出來。

一時激動之下便急速的沖了過來,和這一個金髮外國小女孩交流了一會兒,就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直覺讓他大腦直接連接到不知火舞的記憶之中的距離之中的一些情況,立刻場景與經驗在大腦之中快速發生著化學變化。

前文說過,櫻滿集幾乎是以別人的人生活過了一次,所以不知火舞所擁有的經驗等於櫻滿集也擁有那樣的經驗。

聽到櫻滿集的話語,金髮少女的表情沒有變化,依舊是那副冷冷的表情,只是周圍的環境快速變化著,讓櫻滿集有些摸不著頭腦。

直覺讓櫻滿集並沒有動手,其實他也只是以防萬一而戒備起來而已,又不是做了什麼遭人仇恨的事情,這個金髮女孩和他無冤無仇的,一般也不可能因為櫻滿集這幾句話就想打想殺的。

金髮女孩並沒有看周圍變化的環境,而是輕聲的說道。

「沒錯,我並不屬於人類……」

轉頭看了看這一桌已經變得和他記憶之中一樣荒廢的小城堡,一樣的別墅。

「至少,現在已經不是了……」

回過頭來看著櫻滿集,說道。

「其實我很早就已經見過你了,只是你沒有見過我罷了,我一直都在這個地方,原本,只會就這樣,一直到我感覺不再留戀,便會離開,但是……她出現了……」

聽到金髮女孩所說的話,櫻滿集不由得有些恍然,因為確實,每次來到這古堡的時候,櫻滿集的直覺都會有提醒,雖然眼前這位,可能,不,應該說是確定了,這位根本沒有什麼敵意,導致櫻滿集只是隱約有感覺,好像就是有一些不太對勁,然後直覺感覺並沒有什麼危險,那行吧,問題不大。

嗯,雖然這麼說,但是櫻滿集還是警惕過一段時間。

「我類似亡靈,嗯,也屬於亡靈,我行走於曾經所行走過的地方,不斷的修鍊,變強。」

櫻滿集大腦之中開始出現一些符合對方這個情況的信息。

「有一些溶於一些地方,成為縛靈類,有一些執念消解,化為自由的幽靈,行走於人世間,因為聖光教會的約束,所有的化靈都無法影響人世!你是化靈!……」

化靈……亡靈的一種分支,亡靈也是有無數的種類的……

亡靈一般只要不是人為的,在人群密集,嗯,這個密集是百分之九十的人類聚集地都是算人群密集。

只要是在人群密集的地方,亡靈基本上難以形成,因為驅魔師會阻止它們的復甦,即便復甦也會控制住,很多區域都會有冥府或者類似冥府的勢力的亡靈法師存在。

這一些信息不是不知火舞的記憶,而是那本古籍之中記載的。

「是啊……我現在還沒法離開我為人的時候所經過的區域,甚至無法在我記憶中以外的區域活動……我以為我會一直就這樣……」

金髮女孩看著櫻滿集,慢慢的,表情有一些變化,說的話也從一開始冷淡,隨意變得有一些認真。

「我出生在一個有錢的家裡,我的名字叫瑪尼……真奇怪……為什麼我會和你說這些?……而且……我感覺,你……很親切?……」

淡淡的說著,金髮少女的表情開始變得柔和。

「算了,也不是什麼需要保密的事情,只是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聽我一個糟老太婆的人生故事? [全息]NPC的養老生活 ……」

櫻滿集微微的皺眉,但是看了看天空,雙眼一片閃爍,看到這片天空,直覺告訴櫻滿集,現在的時間大概在四點多的樣子。

時間,還有的是。

低頭,對金髮女孩點了點頭。

隨後,金髮女孩就給櫻滿集講了一個漫長的故事……

故事裡面的金髮女孩出生在一個類似貴族的家庭之中,童年在小島別墅之中,有著許多的女僕,嚴厲而古板的管家婆婆,一年不怎麼能見到面的父母。

最為開心的,就是每年沒幾次的父母回家,會有舞會,會有禮物,會有很多來跳舞的叔叔阿姨……

最討厭的就是每天梳頭,那個管家婆婆會用力的梳扯她的頭髮。

後來,突然有一天,父母死去的噩耗傳來,家裡原本古井無波的環境一下子變了天,女僕一個個離開,隨著一次,那一些每年見到面次數屈指可數,原本和藹無比的叔叔阿姨來到了這個別墅,開了一場爭的面紅耳赤的回憶,別墅和她被瓜分。

然後,她在那個領養她的家裡過了一個糟糕的童年,在那個家裡能夠知道,原來在這個別墅裡面的時光才是最幸福的!

只是那樣的日子一去不復返……

然後,她決定逃跑,離開親戚家。

在外面闖蕩,見識到了各種各樣的人事物。

不知道怎麼就和一個男人結婚,成家,結婚後的生活,很難,很痛苦,丈夫不是什麼好人,生了一個讓她討厭的女兒,不知不覺也讓自己的女兒過了一個不美好的童年,後來,她女兒長大了,不知道怎麼也和一個男人結婚,結婚後的生活也不幸福,這個時候,她才有一些同病相憐的發現了自己不知不覺,讓女兒成為了和自己一樣的人,女兒成家之後就迫不及待的離開了她,她卻開始留意女兒的生活,只是無法插手了而已……

然後女兒生了自己的外甥女,女兒對外甥女也和自己一樣,後來,女兒死了,自己帶外甥女了一段時間,真的是想把所有自己有過沒有過的愛全部都傾注到她身上,但是可惜的是自己的大限到了。 沮授的書信給燕北帶來莫大的愉悅,接連當日便急召甄堯,讓他帶來屬於河南尹樑習的全部消息。官至趙國郡守這一級的官吏,因爲手握大權,正是輯校寺監察的重中之重,毫無疑問,轉眼甄堯至趙苑時便帶來了屬於樑習的全部消息,足足運了兩架大車。

“樑習字子虞,陳國拓縣人,初爲郡吏,諸王會盟陳國時辭官入司州避難,爲河南郡吏。歷任密縣令、侯氏長,政績常爲河南之冠。任密縣令時率縣兵生擒苑陵盜墓賊十三,瑣侯亭擊盜匪九十四;侯氏長平定黑山舊部一校尉部叛亂,單人入營以劍梟首校尉,招降兩千七百有奇,擇其善戰者四百餘併入縣兵,餘者遣散爲民。累功爲沮公所拔,復爲司隸長吏,後任河南尹,掌管度遼軍南下入荊兵糧供給,不曾有差。”

隨着甄堯的話,燕北連連點頭,腦海中逐漸勾勒出一個文武雙全的幹才能吏之形象。識大勢、有治才、有膽氣、有勇武。燕北知道沮授看人的眼光不會有錯,當下,這個人便是他認定的司隸校尉,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做好司隸校尉這樣重要的職位!

“可以給沮公與傳信了,讓他來冀州,帶着這個樑習一道前來!”燕北擡手便向身旁佐吏發號施令,道:“傳信幽州,擇遼東太守入司州任司隸校尉;河南尹樑習任冀州刺史,沮授領趙相。”

他要親自看看這個樑習,先讓司馬朗領司隸校尉一段時間,至於河南尹與遼東太守的缺,便由幽州牧燕東與司隸校尉司馬朗到任後再做考慮……趙國從來不缺能做太守的人選,但燕北很缺這樣能將一郡治理爲一州之冠的幹才。

佐吏應諾後趕忙起草書信,接着甄堯拉着燕北小聲走到一邊避開旁人耳目道:“姐夫,有個事必須跟你說,東州傳信的騎卒還沒趕回來,不過已有寺衆郎回報,徐州的麴將軍在戰場上身負重傷昏迷不醒……”

通常情況下甄堯知道天底下事的速度要比旁人快許多,但他一般不願比傳令兵更快地告訴燕北這些事,只是這次事情實在太大,他不敢有所隱瞞。

麴義是東州統帥,他身負重傷能給戰局帶來什麼後果可想而知,這事當然要越早回報越好。

“什麼?”燕北驚訝地瞪大眼睛,當即起身朝山頂走去,甄堯亦步亦趨,走出十數步燕北才猛然轉頭問道:“軍隊損失如何?”

他實在想象不出數萬大軍的作戰中能讓統帥身負重傷的戰役,究竟要壞到什麼程度。燕氏近年來在天下各地征戰,卻從未有過如此情形。甚至從燕氏起於遼東至今,一方統帥受傷的事情也不過僅僅發生過兩次,一次是燕北於白馬寺受郭汜之圍;一次是姜晉在塞北被匈奴人擊敗。

但那也沒有說局勢壞到主帥昏迷不醒,最壞最壞,不過是姜晉丟了幾根手指頭。

“兵馬受創至多三千,情況有些複雜,戰事發生在東海郡。”燕北越聽越覺得奇怪,皺着眉用極爲誇張的語氣問道:“東海郡?我還以爲袁氏已盡數退至廣陵……麴義怎麼會在東海遇襲?”

“並非袁氏,亦並非遇襲。”甄堯長長地出了口氣,爲自己的詞窮而感到羞愧。他實在不知道應當如何以見解的言語把東海次室亭之戰說清楚,只好探手道:“是臧霸餘黨昌霸,麴將軍與田將軍一同擊敗臧霸後諸賊授首,僅餘昌霸一人帶百餘殘部流轉山澤之間,重整舊部進入泰山,部下已達數千之衆。隨後昌霸向麴將軍請降,麴將軍受了。宴席上昌霸摔尊,泰山諸將暴起……”

“等等!你的意思是說,這不是遇襲,是遇刺?”

“這,姐夫,這也不算遇刺啊!昌霸摔尊,麴將軍也摔尊,他也在帳外埋伏了刀斧手,兩邊的軍卒也都早就做好準備,直接短兵相接打起來,哎呀!”甄堯急得一拍大腿,道:“就是兩支軍隊短暫講和進了同一座營寨,兩軍主帥坐在一起飲酒然後就開戰了!”

這叫什麼事?

燕北硬是愣了片刻才把甄堯的話消化掉,躍上巨石坐着緩緩點頭。他很想笑,但這不合時宜,只能硬生生憋着問道:“昌霸死了沒?死了,那還好;麴義還能活麼,能保住命?嗯那就行了,青州徐州的情況怎麼樣,袁氏、泰山的潰兵可都殺絕了?”

甄堯不知道燕北想做什麼,說道:“林間道旁多有亂軍襲擊百姓的消息,不過所剩已不多,南方戰事如今依靠徐、田兩位將軍主持,暫時無力平叛。”

“沒殺絕,那我就不去了。”燕北擺擺手,麴義幹出這事很奇怪啊!如果是他想弄死麴義,一定會選擇飲宴時刺殺他,而並非直面戰陣,因爲打不過;可麴義選擇用這種方法去殺死昌霸就很奇怪了,他可能打不過昌霸麼?不應該啊,連昌霸帶臧霸都讓他收拾了,就剩個昌霸,他好端端的拿自己的長處藏起來用短處來刺殺他,這是沒腦子的人才能趕出來的吧?燕北搖頭說道:“這事你去做吧,我給你配二百武士,帶着宮中傷藥與醫匠去趟東海,代我看望看望麴義……對了,到地方了再備些酒菜,順便去下邳前線勞軍。”

燕北先前一聽賊寇還沒殺絕說他就不去了,甄堯心裏剛纔輕鬆,接着就聽讓他去,瞪大了眼睛說不出話來,張着嘴能塞個雞仔,最後才哈哈大笑着對燕北道:“姐夫,你可要挑最好的武士給我,我姐就我這一個弟弟,死在青州桓兒就沒舅舅了!”

“放心吧,燕某不會看着你死的,你帶着護衛和押糧官一起走,上千人的車仗沒有哪個不長眼的盜匪敢劫,就算真劫了你也不至於死在路上。”燕北被甄堯的樣子逗笑,現在他身邊很少有像甄堯這樣關係親近的人了,“放心去吧!”

燕北拍拍手,如今就只剩下等沮授來了! 死後,靈魂脫離了身體,她一直牽挂著外甥女,眼看外甥女隨著自己的死去而彷彿丟了魂一樣,然後,外甥女,遭遇了魔臨,為了救她,瑪尼幾乎魂飛魄散,意識陷入虛無,過了不知道多久,瑪尼再次蘇醒,這一次,她與外甥女的聯繫斷開了,所以她漸漸的,來到了記憶之中最為深刻的區域,也就是這裡……

隨著時間的不斷過去,她也越發的強大。

櫻滿集看著這個金髮女孩,聽了這樣的故事,他其實在穿越前的時候各種相似的故事不知道聽過多少,但是卻沒有聽對方所說的時候這一種沉重,只有真正有這樣經歷的人在你面前輕輕的,用回憶的感觸述說才能夠讓人感同身受,即便你並沒有那樣的回憶……

聽完故事,櫻滿集陷入沉思,久久不能回神,怎麼說呢?有一些無奈吧?雖然不是自己的人生,但是若是經歷那樣的人生,何人有能力掙脫?……

她不是非凡者,不過一凡人……

櫻滿集在她的故事之中知道,她外甥女,也就是經常和他一起出現在夢中的那個少女,原本身上就有病,一些呼吸道的疾病,那一次的魔臨,直接就讓她發病,雖然被救回來,但是她的病也從普通的病變成了非凡病症,哎,人類的身體……

有很多的時候,凡人覺醒,會讓身上的病患修復如初,但是也有一些情況,嗯,魔臨,只是解除魔臨,導致以後只是能看見非凡世界,基本上沒有什麼非凡力量,而且沒有強大的人幫助,只是僅僅挺過魔化,那,病也會藉此機會進化……者其實是極小几率的。

凡人醫生對佐佐木杏奈(就是瑪妮的外甥女)的病沒有任何辦法,然後,疼愛杏奈的阿姨就讓她來這個地方修養,這個地方有她的叔叔和阿姨。

然而這一些並不是瑪妮告訴櫻滿集的,是櫻滿集後來不斷的接觸了解所知道的。

當然了,這一切也是后話。

聽金髮女孩的故事,櫻滿集陷入沉默,聽完了,久久不能言語,這種人間灰暗的故事融合了一些的貴族落魄的故事,可惜,現實不是小說,金髮女孩沒有崛起,也沒有遇到自己的白馬王子……

一切都一切都是莫名其妙,人生顯得無趣而無聊……

自己重生前要比她幸運很多,但是也就童年好很多,和對方一樣,感覺家裡無聊枯燥,長大后就和對方一樣,雖然沒有莫名其妙,其實也是沒有資本和對方一樣莫名其妙的結婚,男人沒本事,在重生前只能光棍一生……

有很多人受不了光棍而改變自己罷了。

櫻滿集獨自生活,封閉自己,幾乎與外界隔離,除了通過網路連接外界,但是,說不痛苦是不可能的……

成年的世界確實很難,很痛苦……

等感觸平息下來之後,櫻滿集皺了皺眉頭,抬頭看看天空,現在大概(其實櫻滿集的直覺基本上就讓他的感覺成為最為精準的時間)五點十五……

皺眉看了看周圍,自己跑回去大概需要五到十分鐘,全力奔跑,平均一秒跑五米,這是沒有遇到危險情況的櫻滿集像之前幾次在絕望與崩潰之間所奔跑的速度絕對要超過這個速度好幾倍。

想了想家裡的情況,櫻滿集雙手快速結印。

亡靈!影分身之術!……

一個櫻滿集出現在身邊,身上環繞著令人不安的氣息,除此以外並沒有任何與櫻滿集在外表有什麼區別,對櫻滿集點了點頭,然後轉頭奔跑,跳躍……

經過實驗,櫻滿集知道,自己的亡靈分身要比不知火分身抗打,雖然在家裡應該不會有什麼受傷太大的情況,但是自己現在也不怎麼需要亡靈能量,嗯,下意識的就使用出了亡靈影分身……

單純的亡靈能量所凝聚的影分身,想要使用出不知火是不可能的,不過亡靈櫻滿集也擁有冥火術法可以使用,可以說也不比不知火要差,而且有對於生命侵蝕的能力,相比起不知火能量要更強一些……

不知火能量的優點在於恢復速度快……

為什麼是影分身回去而不是自己回去?……

因為櫻滿集的直覺使得他根本沒有回去的想法,又怕父母姐姐起來發現自己不在擔心自己。

金髮女孩隨著和櫻滿集聊天,表情已經變得和朋友一樣了。

越來越覺得覺得習慣了,櫻滿集就這麼毫無保留的信任自己的這種直覺。

「真是可悲的故事,希望這個故事能有好一點的結尾吧……」

他嘆了一口氣,說完之後,心情緩緩恢復。

來到這個地方並不是來聽故事的,櫻滿集的直覺這麼和他述說。

至於到底是什麼?……

櫻滿集皺眉。

根據自己內心突然出現的想法和直覺,開始閉上眼睛,用內心的「眼睛」來查看自己直覺所發現的東西。

不知道為什麼,櫻滿集總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隨著閉上眼睛的櫻滿集的大腦開始瘋狂運轉,對於身體的控制略微失去掌控,不住的搖晃,最後直接的倒在了地面上面,即便如此櫻滿集依舊沒有張開自己的眼睛,看起來就是突然暈厥了過去一樣……

黑色的世界(遊戲載入中)……

大腦瘋狂的運轉著,跟隨著自身的直覺,漸漸的,非凡力量在大腦上面運轉起來。

「看」到了一些的東西……

漸漸的,如同視線清晰起來,櫻滿集『看』到了一個奇異的畫面,宛如腦袋上長了無數的眼睛,接收到了無數的畫面所組合而成。

沖喜娘子會種田 一個完全,完美,無死角的畫面。

同時還有第二層以及外面的東西半透明的出現在畫面之中。

隨著櫻滿集的大腦不斷的『看』到清晰的別墅三維地形,一種奇異的紋路也漸漸的出現在這別墅的周身,隨著櫻滿集疑惑的拉高視距。

嗯,現在的感覺就和之前做夢的時候一樣,可以拉高視距,從高空俯看地球的同時彷彿又在地面。

兩種奇異的視覺感覺同時出現,很難說這種感覺。

而且還有透視感也存在,三種視覺匯合凝聚成最終的畫面,極為的清晰且完全的收入櫻滿集的腦海。

在詭異的這一片區域全知狀態之中,櫻滿集看到了自己……無力的躺在地面上面的自己。

隨著自己的意念,櫻滿集緩緩站立,嗯,很詭異的從躺著的狀態彷彿被什麼抓起來一樣的頭重腳輕的『站著』,其實更準確點應該說是,嗯,被拉扯著站立。

把自己弄站起來之後,櫻滿集看向三中畫面組成的奇異畫面,金髮女孩的身體裡面一邊灰白色的能量流動著。

一條線,將其和遠方的一個地方連接起來…… 沮授沒有讓燕北等太久,趙王宮的書信一至,司隸校尉府便着手交接。x23us.com更新最快其實司州與別的諸州相較並未多出多少事務方向,大體上也無非對內安撫百姓課稅農桑、打製兵甲運籌糧草,以供給南面益州張魯、荊州姜晉的軍隊罷了。

除了百姓構成稍微狂野了一點。

過去司州人口三百餘萬,但往來二十餘年戰火紛紛,百姓或遭兵禍或遇天災,死的死走的走,至沮授初領司州在籍丁口不過七十餘萬,僅餘兩成而已。更慘烈的是,這已經是二十年後,若將二十年前的那三百餘萬人拎出來看看,不要說十不存一,只怕百不存一都是多的。

整整一代人沒了。

後來爲充實司州,爲燕氏創造對涼、並、益、荊、兗五州的緩衝與牽制,大舉移民。白波來了、黑山來了、匈奴奴隸來了,這才勉強將司州人口拉到一百五十萬左右,再加上近年荊、益陷入戰亂,百姓又主動北遷,去歲司州的點校民籍,纔有百姓不到二百萬。

百姓多了肯定是好事,但這也帶來巨大隱患。司州生民兩百萬,其中有十數萬奴隸在礦山、林地經過最早的累死病死之後活了下來,有些壯丁得了過去袍澤救濟、有些婦人嫁與男丁爲妻,他們大片生活在鞏縣、滎陽一帶,帶來必不可少的人心散亂,鄉野不寧。

還有四十餘萬百姓來自白波谷與黑山,他們也都分佈在潼關以東……過去八關之內多爲貴人,現在呢?住的都是這個賊、那個賊。這也是樑習功勳的來源,在河南尹的地界上,雖然有天下最肥沃的土地,卻也有天下最難約束的百姓,他們一言不合殺人越貨,閒來無事掘墳盜墓,哪個安心耕上兩年的田地不曾作奸犯科都能讓縣尊親自去郡中舉賢良方正了!

在這個位置上,想要安心過上半年一年已實屬不易,何況如樑習這般治理良好的呢?

不論將來哪個司隸校尉、哪個河南尹上任,都必須重視這一塊,否則司州的賦稅便不得安寧。但是往大了說,河南尹卻又對燕氏的統治非但毫無威脅,反倒極其有利。別看他們過去不是白波賊就是黑山賊,不過那些意義已不過是姜晉懷裏揣着的黃巾、燕北宮裏擺着的祭壇……想想就算了。

誰想讓他們過回那種生活,他們一準拔刀。用屁股想都能想到,過去他們是什麼日子?黑山裏白波谷裏討生活,十個人能活五個就不錯;現在呢?司州有田,雖然不多,卻都是畝產三石四石的良田沃土,眼看着司州就要成爲燕氏腹地,他們的子孫都不必再爲了貴族、首領的征戰而送命,不必東西流竄,只需要守着田地過日子。

小打小鬧作奸犯科,有。可真要說反叛,一個都沒有。

探馬往來三日至薊縣,又五日至遼東,從消息自趙王宮發出到司馬朗卸任遼東太守出幽州南下入冀州,往來不過二十日整。現在不是燕北主政幽州的時候啦,從遼東郡的哨騎想走到薊縣都要半個月,征討冀州黑山千里路燕北帶兵在幽州整整走了一個多月。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