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清幽搖搖頭,回答道:“我現在多看他一眼都會覺得想吐,所以,我只想盡快離開這裏。”

2021-01-29By 0 Comments

“那好吧。”

聽到這裏,趙侖也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看起來,今天這難熬的一夜,總算是過去了。雖然自己受了一點點小傷,不過這都是沒關係的,反正只要自己好好的修養一下,就又能夠生龍活虎了。

可是沒有想到,林凡的下一句,直接讓趙侖從天堂墜入到了地獄。

“既然你不願意懲罰他,那就讓我來做吧。”

趙侖剛想要開口求饒,卻沒有想到,林凡已經動手了。

六脈神劍!

這一劍,林凡指的位置,剛好就是趙侖的小弟弟。趙侖還沒有來得及慘叫,他的小弟弟便已經永遠的離開他了。

“啊!”

這下子,趙侖徹底失去了他的幸福人生了。

“林凡,我艹你大爺的!”

然而,任憑趙侖怎麼辱罵,林凡都已經聽不到了。因爲他已經抱着清幽,一個瞬移出現在了別墅外面。這操作,着實讓清幽一陣驚訝。

“你是怎麼做到的?”

“怎麼樣,想不想跟我一樣,成爲一個武林高手?”

“想啊。”清幽嘟着小嘴,撒嬌道:“那樣的話,我就不用總是扯你的後腿了。”

“再等等吧,過幾天,我會想辦法幫你築基的,讓你成爲一個跟我一樣強大的高手。”

本來林凡是可以直接從神祕商店購買築基丹的。可是現在,因爲神祕商店全新改版的關係,所有的商品都變成未知的了。也就是說,現在林凡購買東西,就像是在抽獎。在沒有付錢之前,他也不知道自己會買到什麼東西回來。而且,這又不是單機遊戲,也不存在讀檔什麼的。

所以,林凡才不能給清幽一個確切的時間來答覆她。

其實,清幽也知道,林凡這麼做,無非就是想讓她安心而已。畢竟,這修煉一路,哪裏可能會這麼的順利。她想着,只要自己儘自己所能,不給林凡拖後腿就行了。這次的事情,對於她來說,的確是個教訓。都怪自己,對於國安局的信件太過放心了。結果沒有想到,居然會是趙侖這傢伙佈置下的陷阱。

林凡帶着清幽回到了賭場,清幽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洗澡了。她這幾天,一直被關在那個暗室之中,連飯都沒有的吃。這趙侖也只有平時的時候,會給她一點水喝。因爲只有這樣,趙侖纔有機會從精神上擊潰清幽,讓清幽成爲自己的人。

然而,清幽的韌性實在是出乎了趙侖的意料。不管趙侖使用什麼手段,清幽就是誓死不從。無奈之下,趙侖只好打算使用媚藥了。還好林凡的及時出現,才讓清幽免卻了這一難。假如林凡再遲到個兩個小時,恐怕現在的清幽,就已經是趙侖的人了。

林凡安排大冰去給清幽煮了粥,連續三天沒有進食,這個時候是不能直接吃飯的。畢竟要用小米粥來暖暖胃,之後才能慢慢的吃別的東西。當然,對於林凡來說,那情況就不一樣了。他這鐵打的身子,就是一個星期不吃不喝都沒有關係的。畢竟,他現在也是結丹級別的強者了。

清幽吃完飯後,便拉着林凡想要去做男歡女愛的事情。不過,林凡卻並沒有答應清幽的要求。別忘了,現在的清幽纔剛剛恢復,身體還是相當的虛弱。以她現在的狀況,怎麼可能承受得住林凡的進攻。林凡可不想因爲自己一時的慾望,害的自己的女人出現任何損傷。

這幾天,林凡一直在派人調查那個被誤殺的人,到底是誰。因爲他有種直覺,這個被殺死的無辜者,一定不一般。

幾天後,林凡像往常一樣出門散心。畢竟,一直窩在賭場裏,也不是那麼回事。本來他是打算帶着清幽一起出門的,可是昨晚經過了一番惡戰之後,清幽已經在牀上爬不起來了。這個時候,林凡也就不能強迫清幽起牀了不是。

所以啊,林凡就想着,自己出門來給清幽買點禮物什麼的。順便,等有機會的時候,自己也得會松江市看看於揚和柳溪她們了。這麼長時間不見,也不知道她們兩個現在怎麼樣了。當然,除了她們兩個之外,還有瑞雯雯和劉倩(瑞雲),嗯,還有一個海倫。

“你們……你們想要幹什麼?”

“幹什麼?”幾個猥瑣的聲音傳入了林凡的耳朵裏,“小美人,你這麼漂亮,不如陪我們哥幾個爽爽好了。要知道,我們可是斧頭幫的人呢。斧頭幫,你可聽說過?” 什麼情況,這斧頭幫的人都這麼猖狂了嗎?居然光天化日的,就在欺負小姑娘?

林凡順着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到了一個小巷子裏。只看到幾個染着各種顏色的殺馬特,正將一個年輕少婦給圍在了中央。看着少婦的模樣,倒是有幾分姿色。不過這身材,的確是夠惹火的。也怪不得這些年輕人控制不住自己的下半身,出來找人家的麻煩了。

“斧頭幫是什麼東西?我沒有聽說過。我警告你們,你們要是再不讓開的話,我可就要報警了。”

聽少婦的口音,應該不是本地人才對。不然的話,她也不可能不知道斧頭幫的事情。在整個夜龍省,斧頭幫可以說是隻手遮天了。所以,基本上夜龍省的人,也都知道這個斧頭幫的人到底有多麼不好惹。

而這個少婦上來就說斧頭幫是什麼東西,甚至還要打算報警。這分明就是不給斧頭幫面子啊,在夜龍省,還真的沒有幾個普通人,敢這麼跟斧頭幫的人說話。看起來,這個少婦要倒黴了。

“報警?”黃頭髮的殺馬特看到少婦正在掏手機,直接上前一步,將手機給搶了過來。“你特麼居然敢報警,真當我們哥幾個不存在呢?”

少婦這下子慌了,她一看就是那種生活在上流社會的女人,對於社會底層的這種流氓事件,根本就沒有絲毫應對的經驗。你當着人家的面報警,人家怎麼可能會給你這個機會。她不會真的以爲,自己說報警,就能把這些人給嚇跑吧?

“你們,你們幹嘛搶我東西!”

“小美人,你是不是還沒有搞清楚狀況啊?我們是斧頭幫的人,用你們的話來說,我們就是一羣打家劫舍的黑社會,你覺得,搶你點東西難道不正常嗎?”

少婦無話可說了,畢竟,這種事情她也沒有什麼經驗啊。

“我勸你最好還是乖乖聽我們的話,這樣的話,我們還能保證你的安全。否則的話,我們一生氣,殺了你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話一出,直接就把少婦給鎮住了。她哪裏見識過這場面啊,被嚇壞了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你們,你們到底想讓我幹什麼?”

“其實也沒有什麼了。”紅頭髮殺馬特一臉的淫笑,“就是想讓你陪着哥幾個樂呵樂呵。你也看出來了吧,哥幾個好幾天都沒碰過女人了。你這身材這麼性感,嘿嘿,不如先給哥哥我口一個?”

“呸,你們這羣流氓,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們得逞的。”

這個少婦倒是有幾分骨氣,只不過,你這麼做,不是在激怒這些人嗎?林凡覺得,自己要是再不出場的話,這個少婦可能就要出事了。

“小婊砸,我告訴你,你別特麼給臉不要臉。老子想上你,那是給你面子。換了別人,就是求我,我都未必會上他。”

“那是你的事情,跟我有什麼關係!”

“喲,倒是挺倔啊,哥幾個,給我把她扒了。我倒是想看看,她還能反了天不成!”

“住手,都特麼給我滾蛋!”

林凡雙手揣在褲兜裏,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走了進來。

“你小子特麼是誰啊?知不知道我們是什麼人?”黃頭髮一臉輕蔑的看着林凡,絲毫沒有將他放在眼裏。

“我是誰?我就是個過路的,看到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所以過來制止一下而已。你們幾個,趁我沒有生氣之前,趕緊給我滾蛋。否則的話,一會打起來,可別怪我沒有給你們留情面。”

“艹,在這地界上,還從來沒有人敢跟我們斧頭幫的人這麼說話。小子,你特麼是活膩了吧。”

正說着,紅頭髮殺馬特從後背拿出了一把斧頭,看樣子倒是挺兇悍的。只是,不知道這實力究竟如何。

“哥幾個,還愣着幹嘛,幹他!”

林凡倒是沒有想到,這幾個殺馬特居然這麼狂妄,居然光天化日之下,就這麼衝自己來了。難道,他們就真的覺得,這夜龍省沒有王法了?看起來,整治斧頭幫的事情,已經是迫在眉睫不能再拖延下去了。要是繼續這麼拖下去,還不知道有多少無辜的人要受害呢。

就比如說今天的事情,如果不是林凡心血來潮,突然想要出來給清幽買點東西。那他肯定就不會遇到這件事情,而這個少婦,也肯定會被這幾個殺馬特給侵犯。說不定,這些喪心病狂的傢伙,還會直接殺人滅口毀屍滅跡。反正,類似的事情,斧頭幫也沒少做。

然而,這幾個人的實力,實在是太菜了。林凡三拳兩腳,就給他們全部放到了。

林凡突然覺得,這一次,斧頭幫的人是不是背鍋了?感覺這些人的實力,完全不是斧頭幫應有的水平啊。

“你們幾個,到底是什麼人?”


其實啊,這幾個殺馬特就是附近學校裏不學無術的幾個混混,在學校裏犯事之後就被學校給開除了。他們想來想去,覺得實在是沒有什麼事情能做,索性就出來做小流氓了。他們心想着,背靠大樹好乘涼啊,於是就各自買了一把斧子,然後裝作是斧頭幫的人。實際上,他們就是跟斧頭幫的人提鞋都沒有人收。

“老……老大,其實,其實我們幾個都還是學生而已。我們只是惡作劇,並沒有真想要做什麼,求求你,放過我們吧。”

紅頭髮殺馬特第一個認慫了,剛纔就屬他叫囂的最囂張,沒有想到,先認慫的也是他。

“對對對,這位大哥,其實我們就是鬧着玩的,您千萬別當真啊。我們這就走,我們保證以後再也不敢了。”

說完,黃頭髮殺馬特就打算逃跑。

不過,林凡怎麼可能會這麼輕易就放過他們。

“給我站住,你們剛纔不還說要幹我嗎?怎麼,這麼快就慫了?”

這幾個人那叫一個悲催啊,今天是他們第一天出來打劫。本想着弄點錢回去上網的,結果沒有想到,居然遇到了這麼一個秀色可餐的少婦。他們這一下子就動了別的心思,卻沒有想到,林凡會突然出現橫插一腳。 “這……”這幾個殺馬特面面相覷,要是知道林凡有這等手段的話,他們早就逃之夭夭了,哪裏想到會是這麼一個結果啊。

“我倒是很想問問,如果今天不是我打敗了你們,而是你們把我按在地上摩擦,那結果又會是怎麼一個結果呢?”

其實,這個問題根本就不需要問。既然他們已經下定決心要做壞事了,那他們肯定就已經有了思想準備。就好比他們打算搶劫的時候,就已經想過會遇到反抗的事情。而且,他們手裏還各在拿着斧頭。剛纔朝着林凡衝過來的時候,一點都不像是在開玩笑的。

可想而知,如果林凡剛剛打不過他們的話,那估計林凡這會已經死掉了。

“湊你大爺的,老子跟你拼了!”

這時候,白頭髮殺馬特忍不住了。這傢伙一直就沒有說過話,屬於那種比較陰狠的類型。這種人,要麼一直不動,要麼就直接來一手狠得。剛纔出手的時候,林凡就能夠感覺到,這個小子身上的戾氣很重,的確是一把打架的好手。

只不過,他身上的戾氣太重了。想要讓這樣的人聽話,那就必須要給他打到服氣爲止。

林凡看準了對方的進攻路線,只是輕輕一拳,就給他打飛了出去。是的,直接打飛了出去。別忘了,林凡可是真正意義上的修煉者,他的力量強度,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住的。這還是林凡在有意控制的前提下,若是他全力一擊的話,恐怕這會這小子已經涼涼了。

白頭髮整個人直接撞在了身後的牆壁上,然後又栽在了地上。等他踉蹌着站起來的時候,嘴裏已經滿是鮮血了。

“看起來,你們還是打算要我的性命啊?那就沒的說了,今天你們都得死!”

“湊你的,老子特麼又不是嚇大的。你有本事,就來殺了我啊?”

這個白頭髮的殺馬特倒是有幾分骨氣,因爲他的那幾個同伴,早已經嚇得癱軟在了地上,一句話都不敢說了。甚至,他們都已經後悔帶上這個白頭髮的殺馬特了。要是因爲他一個人,導致自己也被殺,那豈不是很虧。

“這位大哥,我們跟錢鑫其實也是今天才認識的,我們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他想殺你,但是我們不敢啊。我們還只是孩子,求求你,饒過我們吧。”

“對對對,錢鑫,你特麼想死的話,那就一個人去死吧。我們還年輕,我們可不想跟你一起死。”

白頭髮的殺馬特,名字就叫做錢鑫。聽到自己的同伴這麼說,錢鑫這心裏也是一陣難受。本來以爲自己認識了兩個同道中人,大家能夠一起混跡江湖,就像是武俠小說裏面的兄弟一樣,快意恩仇。可是沒有想到,這還不到一天功夫,他們就直接背叛了。

“你們兩個,簡直就是我錢鑫的恥辱!你們滾吧,我再也不想看到你們了!”

“老大,你也看到了吧。這個錢鑫跟我們就不是一夥的,剛纔搶劫還有那啥的想法,都是他想的,跟我們無關啊。求求你,饒過我們吧。”

林凡看着錢鑫,冷笑道:“認識這麼兩個慫貨,值嗎?”



“哼,誰的人生還沒有遇到過幾個人渣。我本來還以爲,這兩個人能夠當我兄弟的,沒有想到,這才一天不到,他們就出賣我了。看起來,兄弟這種東西,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不,”林凡搖搖頭,“你只是沒有遇到對的人而已。錢鑫是吧,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鬣狗門。”

“鬣狗門?”錢鑫皺起了眉頭,“就是那個不入流的小門派,卻敢跟斧頭幫硬懟的鬣狗門?”

“是的,聽說過沒有?”


“當然!”錢鑫一提起鬣狗門,整個人都興奮了。“那鬣狗門的二當家林凡,可以說是天下無敵。據說,就連斧頭幫的幾個長老聯手都不是他的對手。只不過,聽說他已經死了, 隨身空間:重返知青點 。”

“你覺得,就憑趙侖那個垃圾,能夠輕易殺死我嗎?”

林凡笑了笑,說道。

錢鑫大吃一驚,“難道所,您就是大名鼎鼎的鬣狗門二當家林凡林二爺?”

“如假包換,怎麼樣,跟我混吧。當然,如果你不同意的話,那我就送你進局子。相信我,我林凡想要做的事情,就沒有做不到的。”

“那感情好啊,能夠跟着林二爺,那是我的榮幸啊。只是沒有想到,咱們會在這種情況下見面,真是慚愧啊。”

“行了,別說那麼多沒用的廢話了。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林凡的人了。你給我記住,以後這種打家劫舍的事情,別出來做,還不夠丟人現眼的。至於你的這兩個渣渣同伴,我看就讓他們滾蛋好了。他們這種人,不配做你的兄弟。”

錢鑫點點頭,回答說:“嗯,二爺你說了算。只要是二爺您的命令,讓我幹啥都行。”

“你們兩個,還不滾蛋嗎?”

紅頭髮、黃頭髮殺馬特傻眼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跟自己交手的就是鬣狗門的二當家林凡啊。怪不得自己三個人聯手都不是他的對手呢。因爲別說是三個人了,就是再來幾十個,也不是他的對手啊。傳說中的林凡,那可是連斧頭幫五大長老都不放在眼裏的存在啊。

早知道這樣的話,他們就應該學習錢鑫不怕死的精神,說不定自己也能跟着混進鬣狗門了。到時候,自己再出來混吃混喝,可就方便的多了。只可惜啊,這個世界上沒有賣後悔藥的。既然錯過了,那就是錯過了。

林凡看得出來,這個錢鑫是個可塑之才。剛纔紅頭髮和黃頭髮對少婦下手的時候,錢鑫就在一旁鄙視的看着他們兩個人。很明顯,對於那兩個人的做法,錢鑫也覺得噁心。而且,剛纔錢鑫出手的時候,那種不怕死的衝勁,纔是真正吸引林凡的。

他現在,就需要這樣的一個人,去保護自己的那幾個紅顏。畢竟,自己只有一個人,分身乏術啊。 雖然紅頭髮和黃頭髮對於錢鑫很是羨慕,但是眼下他們兩個人繼續待在這裏顯然是不合適了。說不準,林凡一個反悔,那他們兩個就真得玩完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