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漢唐帝國的修鍊文明,歷來比較坎坷,遠古的高深功法失傳,具體原因未知,暫且不提。

2020-11-11By 0 Comments

近古后修鍊文明時期,有高手大能自創功法,但在末法時代,同樣失傳不少。

保留下來的傳承,完整的修鍊功法,確實沒多少。

不過這個時候,趙慶宏已打開合金箱子,一百本功法呈現在庄有為面前。

搜集來的功法,全都是謄抄版本,倒不是印刷體,確實來自古修勢力,但不是古籍原本。

見到一箱子功法,庄有為依舊認為,完整的不會太多,恐怕大多都是不能修鍊的殘本。

但殘本對庄有為,同樣有很大作用,倒不會感覺失望。

「BOSS,這便是這半個月,搜集功法的收穫,這裡共有完整功法六十五本,殘缺功法三十八本。」趙慶宏出聲介紹起來。

「完整功法更多,有六十五本?」庄有為吃驚的問道,不得不承認,趙慶宏這一次帶來的收穫,確實給他巨大的驚喜。

「沒錯,BOSS不要著急,且聽我慢慢道來!」這個時候,趙慶宏賣完關子,倒無意繼續賣弄下去,開始認真的講述起來。

「這半個月時間,能有這麼大的收穫,主要集中在進化者聯盟會議後幾天。」

「在進化者聯盟會議前,差不多十天時間裡,集團動用各個渠道,僅搜集到十二本功法,皆為市面流通的末流功法,勉強能搬運元力那種,都不如集團原來的功法。」

「但在進化者聯盟會議后,第二天各大古修勢力代表,向我詢問東盛集團,搜集功法的相關問題,表示願意贈送一兩本功法,我趁機提出用各種資源交易。」

「就那兩天時間,帝國內二十三家古修勢力,都相繼跟我達成協定,用功法交易各種修鍊物資,其中有十一家勢力,都直接贈送一本功法。」

「這兩天達成協定,簽訂功法交換合約,連同贈送的功法,共有一百二十六本,包含殘缺功法。」

「緊接著,我調動總部的傭兵軍團,押送各種資源到各勢力,將合同約定的功法交易回來。」

「可惜只有三天時間,即便有直升機的速度,依舊只完成一部分交易,連同開始一段時間,搜集到手的功法,只有這一百零三本。」

「便是後面這三天時間,又陸續達成一些交易,現在還有在途功法,共計四十三本。」趙慶宏出聲解釋道。

其實按這樣說來,差不多是開始十二本,聯盟會議后一百二十六本,後期達成交易八本。

加起來便是,到手的一百零三本,在途的四十三本,共計一百四十六本。

這麼算起來,東盛集團原有十三本完整功法,二十一本殘缺功法,庄有為獲得修鍊資格,但不能公開外傳的真武密卷,共計三十五本。

這便意味著,等所有功法到手,庄有為有機會湊齊,一百八十一本修鍊功法。

「希望不是那種,濫竽充數的東西,或者沒什麼價值的雞肋吧!」驚喜激動過後,庄有為冷靜的想道,有些患得患失的感覺。

「老趙,那些古修勢力,怎麼會那樣配合,拿出這麼多功法交易?」

「還有集團這一次,要拿出多少資源交易?搜集功法很重要,但不能被對方敲竹杠,不要過度消耗資源,不能影響集團運轉!」庄有為詢問兩個問題,又嚴肅的提醒道。

「BOSS放心,用來交易的資源,都是積累起來的底蘊,不影響集團的運轉。」

「願意交換的人與勢力不少,那些修鍊功法就不是可居的奇貨,交易消耗的資源不算太多。」趙慶宏出聲解釋道。

「至於那些古修勢力,願意拿出功法交易,主要有三個原因,首先是那些功法本身,或殘缺不能修鍊,或修鍊效率很低,拿出來換一筆資源,算是很划算的買賣。」

「其二是那些古修勢力,現階段正摒棄門戶之見,推廣古修功法,擴大古修一脈的影響力。 絕情總裁請你好好愛我 那些功法,遲早都要公布出來,先用來交換一筆資源,同樣是非常划算的事。」

「最後一點,那便是BOSS你的實力名望,那些古修勢力願意交好BOSS,交好東盛集團,得知東盛集團搜集功法,積極響應配合,這是很明顯的示好行為。」

「這些功法之中,那十一家勢力贈送的十一本功法,還有五本比較高深的功法,都限定只允許BOSS你修鍊,交易那五本功法,只是簽訂修鍊一次的合約,付出的資源很少。」趙慶宏具體解釋道。

贈送的那十一本功法,指明僅限庄有為修鍊,這是沒得說的事。

交易一次修鍊權的五本功法,只付出很少的資源交換,同樣要遵守相關契約精神。

或許功法到東盛集團手裡,怎麼處理不用管功法所屬者,這些謄抄版本的功法,都不會看一眼就損壞。

何況一人修鍊后,還能互相傳教修鍊。

這十六本功法,是否真的僅庄有為一人修鍊,確實只有契約精神約束。

但趙慶宏沒打算,違約在集團內部,公開那十六本功法。

畢竟庄有為與東盛集團,從末世新紀元之初,都始終保持正面形象,若有違約的行為傳出,將會造成一波聲望危機。

不過這些問題,庄有為無意過問,大致明白原因后,就開始翻閱起這些功法,通過雙眼攝入、意念轉化,將這些功法收入系統,充實主修功法待合成的資料庫。

庄有為現在的魂念強大,再複雜的人體經脈圖,都能過目不忘、瞬間牢記。

那些複雜的文言文,所描述的修鍊奧義,庄有為都能快速理解,幾乎是在看見后同步完成。

這種感覺,庄有為的雙眼,就像智腦的掃描儀,他的腦子如智腦一樣,將掃描到的信息轉換成數據儲存。

但再怎麼快速,一本功法少則五六副人體圖,幾百個上千個文字,多則幾十副人體圖,上萬個文字描述,即便只是過目一遍,同樣要不短的時間。

更何況這一次,有著一百零三本功法…… 【主修功法:待定。綁定者為混元體質,搜索各屬性功法,合成最契合的神功。】

【修鍊功法-待合成】

當前功法儲備:一百三十八(完整/殘缺)

金:真武密卷、庚金劍典(殘)、金身玉骨功……(二十六)……

木:神農經、元靈聖功、長春功……(二十四)……

水:弱水決、覆雨翻雲功、萬象雲霧決……(十八)……

火:純陽心決、焚炎決、九陽神功……(二十一)……

土:無量真經、厚土決、磐石功……(二十三)……

冰:冰魄神功(殘)、冰玉心經、寒靈決……(十二)……

風:旋風無影功、三分歸元典(殘、偏風屬)、逍遙遊(殘)……(八)……

雷:太清雷法(殘)、雷動八荒、天雷神決(殘)……(六)……

光:暫無

暗:暫無

「一百三十八本功法,包括殘缺,系統都認可收納,作為合成功法的儲備。」

「從功法搜集的量來看,算是一個不錯的結果,只可惜屬性分配,已呈現很不均勻的現象。」

「常見的五行功法,五種屬性平均超過二十種,最多的金屬性已有二十六種。」

「但五行變異的三奇屬性,只有冰屬性有十二種,風、雷屬性的功法都很少,三奇屬性的功法,平均不到十種,連五行的一半都不到。」

「更嚴重的是陰陽所顯化的光、暗屬性,現在更是一種都沒搜集到,系統尚未提示可合成,應該便是缺光、暗屬性的功法……」

看完新得到的一百零三種功法,庄有為進入系統界面查看,確定全都收錄成系統儲備資源,合成功法的儲備已達到一百三十八種。

但這一百三十八種功法,具體的屬性分配失衡,讓庄有為意識到這個問題,暗自分析起來。

根據系統的提示,他作為混元體質,要搜索各屬性功法,合成最契合的神功。

這裡不曾說起,要保持各屬性平衡。

或者說,不是每種屬性功法一樣多,才能達到合成功法的平衡。

「那些強大的功法、或者是完整的功法,蘊含的屬性奧義,涉及到的經脈運行,肯定會更多一些,對合成功法的作用很大。」

「系統收錄功法,原本的順序有變,但又不具備明顯的規則,很可能是將合成作用,比較強烈的功法,排列在屬性表的前面。」

「這說明功法的品質,高深與粗劣,確實有很大影響,那些稀少的屬性功法,或許該用品質來彌補數量。」

「只不過現在搜集功法,不便於操作這個問題,尤其是殘缺功法,只有系統兼容並包,其餘修鍊者無從評估。」想到這些問題,庄有為感覺很無奈。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搜集功法這條路,他現在只能來者不拒,沒辦法挑三揀四。

同樣沒必要挑三揀四,在系統尚未出現,更準確的提示前,他只能儘力搜集更多功法。

意念進入系統界面,查看收錄功法的結果后,又思索一連串問題,但用時不過幾十秒。

在趙慶宏看來,庄有為只是粗略看完功法,在比較各種功法的優劣,故而閉目回憶思索。

若不是系統界面,九級進化這個層次,沒辦法進入魂念空間,頂多強化感知,有一定的魂念探查力。

趙慶宏現在才六級巔峰,還是靠資源堆積起來,面臨中期到後期的瓶頸,魂念更是遠有不如。

「老趙,搜集功法的任務,還要繼續執行下去,原定的搜集期不變,同時注意信息搜集,各大勢力有什麼壓箱底秘傳的功法,給我整理出一份資料。」

「後面的功法搜集,要多留意三奇冰、風、雷屬性,和陰陽演化的光、暗屬性。現在搜集到的功法,主要為五行屬性,冰、風、雷三種屬性的很少,光、暗屬性更是沒有一種。」庄有為出聲提醒道。

「這一點我倒沒怎麼留意,不過當世所流傳的功法,確實五行比較常見,其餘屬性相對稀少。」趙慶宏出聲說道,儘管不是很清楚,但大體認知差不多。

「冰、風、雷這三奇屬性,應該存在一些,不難搜集到,但光、暗屬性確實很少,多為隱世秘傳,或許要費很大的功夫,都不一定有所得。」趙慶宏不是叫苦邀功,只是不敢承諾保證什麼。

「儘力去搜集吧!」庄有為無奈的說道,他明白趙慶宏所言不假。

漢唐帝國古修鍊一脈,有著相對完善的修鍊理論,其中包括屬性之說。

天地為混沌,開天分陰陽,陰陽化五行,為大地之根本。

五行合三奇,冰、風、雷充實萬物,衍化四季之變……

這個理論認為,五行是屬性的根本,三奇作為補充,便是整個大地,所涵蓋的屬性,便是整個世間的本質。

高於五行的陰陽之變,乃至更高層次的虛空混沌,不可能被人力所掌控。

但陰陽可演變成光、暗,同樣成為屬性的補充,這是蓋亞星漢唐古修一脈,所缺失的一個版塊。

至於天羅星的修鍊文明,直接是陰陽演化成光、暗,光、暗兩種屬性作為世間本質,修鍊功法都是這兩種屬性。

反倒是對屬性研究,有所進步的時候,其餘屬性的存在,都會被光、暗正統視為異端。

戀戰新夢 庄有為不否認光、暗屬性,但他認為天羅星的文明,獨尊光、暗屬性,否定抑制五行、三奇,這是無比錯誤的發展。

或許正是這個原因,天羅星的修鍊文明,最高只能達到第五境,后四境從未有人達到。

「在漢唐文明起源,更早的修鍊鼎盛時期,陰、陽兩種屬性都不乏存在,這只是光、暗的本源表現。」

「只不過傳承到現在,陰、陽屬性的修鍊功法,幾乎都已失傳,湮沒在歷史的洪流中。」

「現在要搜集光、暗屬性的功法,確實不容易啊!」

「只是不知,光明教廷與黑暗議會,從天羅星帶來的光、暗屬性功法,現在還有多少保留傳承?」從現在掌握的信息來看,光明教廷與黑暗議會,所修鍊的功法,都是光、暗屬性。

只不過,庄有為先前與杜蘭特接觸,或審問杜蘭德、萊恩的時候,都不曾詢問功法的問題。

畢竟那個時候,庄有為不需要功法,沒有提前開始儲備,但現在同樣不算遲…… 「兵兄,現在局勢如何,你那邊沒什麼問題吧?」趙慶宏離開后,庄有為立馬聯絡兵十三,準備讓他幫忙搜集功法。

杜蘭特回歸黑暗議會,當前處在一個關鍵時期,庄有為不能直接聯絡,避免泄露什麼信息。

杜蘭特作為黑暗議會、光明教廷,現在僅存的八級進化者,他掌控黑暗議會毫無壓力,甚至會因為天羅星這一層因素,間接掌控光明教廷的勢力。

這個時候,不宜泄露杜蘭特,早已投向庄有為的事實。

庄有為要搜集光明教廷、黑暗議會的功法,通過留在西歐羅巴洲的兵十三,間接負責比較合適。

要黑暗議會的功法,讓兵十三秘密拜訪杜蘭特,直接取來即可,不算什麼問題。

但光明教廷的功法,只能靠兵十三硬搶,或杜蘭特暗中謀奪。

只不過兵十三,不是庄有為的下屬,不能直接安排任務,作為朋友的身份求助,肯定要委婉迂迴一些,首先打招呼詢問近況。

「局勢比較穩定,科研團隊的研究,都已進入正軌,各勢力的保衛力量,現在都很克制和諧,反倒是那些科研學者,有不同意見的時候,爭吵起來像是要生死約戰一樣!」兵十三出聲說道。

「學術爭論,主要還是用思路、成果,去說服不同意見者,尤其在這個開放的時代,不會真出現什麼生死戰,只要保衛力量不發生衝突,局勢就能維持穩定!」庄有為點頭說道。

「老莊你沒見過那場面,那些人爭論起來,或團隊內部爭論,或對其它科研團的爭論,可不管你對象是誰,只要有碰面討論,有交流的機會,都會演變成爭吵。」

「你絕對想象不到,那些一二級進化,二三級進化的老頭子們,爭吵起來那個氣勢,可不比高層次進化者,戰鬥時的氣勢比拼差!」兵十三充滿驚嘆的說道。

「這個無關實力,但凡取得成就的科研學者,必定都有其偏執的一面。」庄有為雖不曾見識,但比較理解那種場面。

「說起來,留在西歐羅巴洲的日子,倒是比我預期順利一點,沒多少出手的機會,看那些學者們研究爭吵,同樣算是一種樂趣。」兵十三出聲說道。

漢唐古修鍊一脈,所講求的閉關修鍊,往往都是為沖關突破。

真正的日常修鍊積累,不是一味的戰鬥苦修,需要適當的調節,行路萬里、遊歷天下,更是磨鍊心境,完善修鍊理念,增加領悟契機的行為。

兵十三在科研團隊所見,算是豐富他的見識,科學研究不同於修鍊,但鑽研的各個方面,與修鍊進化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由淺入深、從低到高,由已知到未知,探索高峰,征服未知……

這段時間,兵十三勉強煉化魂元結晶,倒取得一定的進展,修鍊很順暢,積累很快,算是一大意外之喜。

「兵兄,這次聯繫到你,是我有事找你幫忙。」敘舊交流一番后,庄有為終於提起正事。

「有什麼事,你要找我幫忙,難道是西歐羅巴這邊的事?」兵十三出聲問道。

如果是天羅秘境,科研團隊相關的事,算是兵十三這段時間,原本都要負責的問題,庄有為不會額外提起。

如果有帝國內的事,更不會找兵十三幫忙。

因此兵十三,幾乎直接想到,可能是西歐羅巴洲這邊,天羅秘境之外的事。

「我要黑暗議會與光明教廷,所有的修鍊功法,若方便得到西歐羅巴洲,其餘小勢力的功法,我同樣都需要。」

「兵兄你在西歐羅巴洲,找機會秘密拜訪杜兄,兩人合作完成這件事。」庄有為直接說道。

「搜集功法,這倒是沒什麼問題,黑暗議會自有杜兄提供,光明教廷的功法儲藏,只要掌握具體情報,奪取過來不難。」兵十三回答道,爽快的答應下來。

庄有為沒提什麼幫忙的酬勞,兵十三同樣不在意,幫忙換來的人情更重要。

「那行,只要是功法,不論是否完整,修鍊條件苛刻,殘缺的功法都來者不拒。」

「不過你們把握限度,注意自身安全,控制局勢影響,我只是要功法,複製、謄抄都行,不是要搶走西歐羅巴洲,那些勢力的傳承功法。」庄有為出聲提醒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