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潘叔,我來幫你。”唐若走到他旁邊,幫他掏出了煙,點上。

2020-11-01By 0 Comments

潘大偉只抽了一口,聽着那邊一萬多人震聾欲耳的高喊聲,笑了笑:“胡隊與小白的口才得到正常的發揮,騙人的技巧也真是越來越好了。”

唐若笑:“還是讓他們一直這樣正常發揮下去吧,大家吃他們這一套就最好了。”

每次的兩人一唱一和就可以引出衆人的愛國心、振奮士氣,因此還是留下這個習慣好。

潘大偉點頭:“留着,必須留着。”

他們能三言兩語就挑起基地衆人士氣,自身爲人給衆人的印象是一個方面,另一方面,何嘗不是衆人心裏就有收復自己家園的美好夢想。

不是一切夢想,都甘願被折掉翅膀。

他潘大偉的夢想是收復國家,其他人的哪裏不是呢?!

早上的閱兵順利進行,讓這一萬多人士氣振奮之後,衆人打喪屍便更有勁頭了。

“幹掉它們!幹掉它們!”

“殺死它們,殺死它們!”

“消滅它們,消滅它們!”

每天的城牆交接上,都充斥這樣的聲音。

由於白七坐會議室主位,他完全沒有顧忌哪一方的勢力,也不顧忌大佬們是如何爭鬥的,他只把各大佬手中的武器與人員都發揮到最大,那些大佬包括錢將在內,差點連家中褲衩有幾條都被翻出來,支援基地城牆上的士兵。

大佬們連連感嘆:少年白彥,風華正茂;書生意氣,揮斥方遒。

這樣的指點江山,也只有他了。

半個月後,第一批的離子槍被製作出來。

艾梅達斯戰記 其中投入生產時,所用的電量竟然比估計還要多,因此基地中的住宅區是大批量的停電又停電,當然,****有電的只有隨便團隊大院,因爲他們用得是太陽能!

龍魂戰尊 這半個月期間,錢將與胡父全部抱着被褥直接住在了隨便團隊的大院。

兩人大包小包過來時,還警告了一番:如果你們不讓我們入住,我們就去二號大街貼小廣告,告你們虐待長輩!

一個是胡浩天的親老爸,一個是視白七爲兒子的錢叔叔……都是親人,一起住吧!

錢將與胡父有電用了,看得其他大佬也都眼紅無比。

過慣了有電的日子,誰願意每天點蠟燭啊?!

勉強湊合了兩天已經是極限,再湊合半個月?

沒門!

於是他們也都舔着臉皮,全都抱着自己的被褥住了進來。

搶光了我們的武器,挖光了我們的士兵,不讓我們安享晚年的清福?

我們也去二號大街貼小廣告告你們!

好吧,於是如此,隨便大院又住進來一批大佬。 人太多,衆人還都是各大叔級的,混雜住一起也不適合,胡浩天那棟別墅就住了幾個人,於是他們就直接搬了出來,把那棟別墅讓給了衆大佬居住。

胡浩天搬出別墅入住白七的別墅時,白七自然不同意。

笑話,把他的主臥改成兩套,讓他的二人世界同別人分享?

就算給胡浩天住游泳池他都不同意!

白七義正言辭的拒絕道:“房子太小住不下了,胡隊,住庭院吧,寬敞明亮還不用走路。”

胡浩天一手把楊黎拽在手裏,一手拿着手榴彈威脅,雙眼閃爍着荒原上餓了十天的公狼那種兇惡的目光:“你要是不讓我住,我就跟你同歸於盡!”

從兄弟情誼到手足相殘,他統統都說了一遍。

文字遊戲 滔滔不絕,措詞尖酸,行文刻薄,舌燦蓮花。

於是,三樓的一間主臥終於被分隔成兩間。

由於都是男女夫妻,爲了晚上的滾牀單能盡情盡興,兩個房間之間不僅隔了厚厚的牆面,還隔出了一道走廊。

每天早上出房間門的胡浩天與出房間門的白七四目相望。

一方端的是瀟灑自在,一方顯得是從容優雅。

相互用眼睛捅了對方一萬刀,然後,攜手下樓又是好基友。

好了,這下連帶軍方大院都不用去了。大家直接在胡浩天的別墅裏頭,吃着早飯就能把事情給商量了,有空還能相互再在嘴上逞逞能,多麼愜意。

放下一切安安穩穩過日子,也挺好。

這個年輕人,沒有自己等人想象中的浮躁,做事也有條有理,最主要的是基地這樣一來,軍權就高度集中統一在他手中了,這樣更加好調度,聽指揮。

確實,都挺好。

如果他們還是學葉家父子那樣冥頑不靈,繼續鬧繼續打壓隨便團隊,對方真的很可能會下殺手,哪裏還有這樣的舒服房子住着,美好佳餚吃着?!

權力與生命哪個重要?

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問題,剩下的大佬紛紛選擇生命與安享晚年了。

純晶的副作用解決也在一個月過後,取得顯著成效,雖然還是有副作用,有異能暴動的危險,但是確實是提升實力的好辦法。

誰也不能保證,只吸收晶核晉級就沒有副作用。

白七把這些東西也放在了任務大廳讓衆人換取,同時像醫藥說明書一樣,清清楚楚標明瞭這些提純晶核的副作用,一切換與不換和舍取全靠他們個人。

爲了振奮人心,白七直接把基地的倉庫大打開,所有的積分都當天就統計出來,當天就可以兌換到東西。

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現如今只要在喪屍潮中肯拼搏,都可以得到大批量的晶核!

基地下頭的喪屍屍體堆滿門口,堆成一堵牆面!

土地與城牆上,每一寸都沾滿了紅色血液。

離子槍的出廠標誌着殺戮機器的產生。

當白七拿着離子槍在城牆上做演戲示範,朝着底下的喪屍****而出時,周邊的人都是無聲的、震撼的。

如同上演科幻大片一樣,這光束無聲,卻像閃電般快,幽靈般射到喪屍頭顱上,就直接穿透它們的頭顱。

這是恐怖的武器,這纔是最可怕的殺戮機器!

第一批的給了那些參戰的普通人員。

異能、槍支、離子槍、炮彈……

飛濺的血漿,殘缺不全的屍體,將基地外頭這一片區域演繹成了如同地獄一般的景象。

豈讓我華國國土再遭怪物踐踏,我們要收回這個國家!

這個喪屍潮經歷整整89天,當大家以爲要如此打上一年時候,突然有天就發現喪屍不再過來了。

“贏了嗎?”

“打完了嗎?”

“喪屍不來了?”

“沒得打了?”

衆人站在城牆上,聞着惡臭味,看着底下的斷肢殘手,有一絲的茫然。

這一次的喪屍潮退去與上一次的感覺全完不一樣。

這一次雖然也是驚心動魄,也是滿腔鬥志,但是打贏後除了喜悅,衆人似乎都還有那麼一點點的失落感。

因爲上一次完全是在動盪的情況下進行的喪屍潮對抗,不知道三級喪屍什麼時候過來,不知道自己的性命什麼時候會失去……

但是這一次,他們全完不懼怕了,不怕三級喪屍,不怕一波又一波過來的二級喪屍。

他們打的遊刃有餘,他們打的滿腔熱血,每天惦記的事情是今天又可以換多少積分,換多少的食物,換多少的武器……還有多久能夠晉級?

他們真的都沒有考慮過,什麼時候會失去性命。

直到白七的聲音在基地的廣播中傳出來:“各位英雄,祝賀你們走過末世中的第一步,是的,這個喪屍潮我們打完了,但是不要失落,因爲市區中還有幾百萬只喪屍給你們作爲獵物,讓你們精進自己的實力,這個世界上沒有結束的故事,只有死亡的心,心不死,一切都在繼續。”

胡浩天聽着這個廣播,搖了搖頭,笑罵了一句:“耍賤都跑到廣播中去了……”

然後,廣播中白七有道:“現在,請基地中除開值班守門人員,其他人都集合到南門去,如果發生擁擠,請保持好隊形,如果發生踩踏事件,請作案人員到監獄自首。”

唐若此刻就在白七的旁邊,聽得他在喪屍潮結束後,召集衆人去南門,十分不解:“基地十幾萬人都集中南門去?是不是太多人了,擠不下的吧?”

“不用管。”白七說,“他們會自己安排好位置的。”

“那麼多人去南門做什麼?”唐若繼續不解。

“我要發獎勵,帶着你一起。”白七說着,心情愉悅的拉着唐若出了廣播站。

隨便隊員都已經在門外,看見兩人出來,都展顏笑了:“去南門?”

“南門好啊,高啊,城牆現在是足足有40米了。”

“嗯,高的地方好啊,看得清楚嘛。”

衆人跟在白七與唐若後面一路走到南門。

路上,雖然經歷了喪屍潮,倒是也整潔無比。

這都虧了大家實力強悍,輪班有度,基地中還有人收拾的緣故。

此刻看見隨便團隊紛紛讓開路,同時打招呼:“白少,胡隊,唐姐……” 之後,也分成之前上城牆打喪屍的組隊一樣,整齊有序的跟在後頭,向着南門走去。

到了南門的休息室,白七拉着唐若的手笑道:“進去好好打扮一下,我們等下要一起發獎勵的。”

“發獎勵?”唐若看着周邊的人再次不解,“發什麼獎勵?”

白七微微一笑,十分傾城:“你猜。”

南門有個小鮮肉,一顧傾人城,二顧傾人國,三顧欠人抽!

潘曉萱與楊黎站在一旁,笑嘻嘻的拉着她進了休息室:

“來嘛,女孩子都該打扮一下。”

“是呀,至於什麼獎勵,我們等下不就知道了。”

唐若一愣,她也不傻立刻意識到了什麼,隨着潘曉萱與楊黎走進去,回頭看了白七一眼,他回了一個安撫性的微笑,就被隨便團隊的其他隊友簇擁着走了。

“黎姐,”到了休息室內部,唐若看着潘曉萱連落地鏡都拿出來,她握着自己的手,帶了一絲激動的輕聲說,“我與白彥,是要結婚了麼?”

“呵,你已經猜到啦?”楊黎笑着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不用緊張,“小白這次據說花盡心思,他們早早就商定好,這次喪屍潮結束,就完成你們的婚禮,現在算不算是一場世紀婚禮?”

“當然算世紀婚禮!我都沒有看見過他們的計劃是什麼,只知道今天幫你打扮,唉,弄得好神祕。”潘曉萱在一旁挑眉,“我們是不是也該鬧洞房什麼的,向他們收取大個紅包才把新娘子交出去啊?”

“哈哈,”楊黎笑道,“小田要是一來跟你說:曉萱,你快把唐姐交給白哥吧。我看你哪裏還會收紅包,直接乖乖聽話就把人交了。”

“哪有……”潘曉萱羞澀。

她與田海說開情意之後,在喪屍潮中感情日益精進,若不是她覺得兩人的感情還需要沉澱一下,也許田海也趁着這次機會,一道與她步入婚姻大堂了。

之前的婚紗禮服都已經被潘曉萱拿着放在空間內。

當初的三套婚紗,挑的都是保守型,袒胸露背那是沒有了,反正都是盡顯端莊之色,有露的部分也全都被蕾絲水晶鑽鑲嵌上。

楊黎拿着對唐若比了比:“喜歡那套?”

潘曉萱道:“三套全都過一遍,反正末世前新娘子都這樣!”

有些富貴人家,也許三套婚紗都還不夠呢,中式西式統統都要來一遍。

楊黎道:“那也得挑一套在主客之前和婚禮宣誓穿呀。”說着挑了一件一字領長袖款,下襬層層疊疊輕紗瀰漫的拖地婚紗道,“不如就這件吧,端莊又不失小性感。”

唐若想到的是另一個問題:“爲啥婚紗會在你的空間裏?”

她明明記得婚紗掛在她衣帽間的深處。

潘曉萱笑道:“你覺得這種監守自盜的事情,除了想給你一個驚喜的枕邊人還有誰呢?”

唐若瞭然,果然是白七把衣服都早早放在潘曉萱準備好了。

“好了,就不用在爲這事糾結了。”潘曉萱繼續道,“該挑婚紗了,我的今天最美的新娘。”

唐若肯定不會責怪白七的這番舉動,自然就放下這事。仔細的挑了挑兩人手上的婚紗。

看來看去,也覺得剛纔楊黎提議的那件最合她眼,也不再緊張害羞了,拿過道:“就這件吧。”

邂逅成定,相識成注,今生愛怨癡慕只與白七,既然如此,在大喜的日子裏,就不要緊張了,反正是此生必嫁之人。

“事不宜遲,趕快穿上看看……”

在兩個姑娘的幫助下,唐若穿上那件婚紗。

婚紗有點點大,楊黎又幫着縫了縫,固定好。

在鏡中照自己,唐若有微微的失神。

每個女孩子都有一個夢想,夢想自己此刻是世界的焦點,身邊有一個永遠愛護寵着自己的男人。

婚紗其實就是女人心底一個最溫暖、最柔情的夢。

然而,她今天也穿上了這樣的婚紗,要與白七在衆目睽睽之下舉行婚禮……

裙袂飄飄,心旌搖曳,憧憬心悸。

唐若握着自己的交握的手,心中輕輕顫抖。

踏破紅塵,終於在今天與他雙宿雙飛。

“好看,簡直美翻了!”潘曉萱拿着vd錄像,“最美的新娘,名叫唐若,今天要嫁給白彥!”

楊黎也是笑着稱讚一番,然後就擺開潘曉萱空間拿出的化妝品準備辦唐若化妝。

頭飾居然也早有準備,還是個大皇冠。

楊黎邊幫着唐若帶上固定好,邊笑道:“小白是想你成爲他的公主呢。”

“還在基地這個城牆上舉行婚禮,不是公主是什麼?”潘曉萱亦笑,拿着dv一刻都沒有放下,“新娘子有着被幸福暈紅了如蘋果般的臉,有着被愛陶醉了幸福的眼眸,完美!”

喜氣洋洋。

勝戰,婚禮,都是喜氣的由來。

拖地的婚紗,潔白的頭紗,鑲滿磚石的皇冠……

當休息室門口有人敲門,當她們把大門打開時,愣的不止是站在門外的白七,還有站在門內的唐若。

今天的白七穿了一身黑色金絲絨燕尾服,帶了端莊的領結,胸口還配了一朵粉色的玫瑰禮花。

BOSS,請放手! “我的新娘,好美。”白七笑,向她遞上一束粉色花球。

唐若接過白七遞來的鮮花,眼中帶有一絲驚訝:“哪裏來的鮮花?”

玫瑰鮮豔欲滴,紅中泛白,這樣拿在手上都覺得花香撲面而來,沁人心脾。

在末世中,不要說鮮花,連植物都極爲珍貴。

白七沒有在她的空間種植玫瑰,又是從哪裏來的玫瑰花?

“用愛情的魔法變的。”白七繼續微笑,向她伸出臂彎。

唐若垂首,伸手挽上他的手臂。

相親相愛相守相攜。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