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然後,還不等他們驚訝完畢,後面又一連串的畫面切換,有些他們能說出名字,有些他們從未聽聞過,但後面出現的人物,每一個都是當世的超級存在。

2020-11-11By 0 Comments

「這個是……光明裁決者,賈巴爾戈登?連他都來了……這可是無限緊接洞虛圓滿的人物啊!」

「博羅!他是博羅!俄國至強者……」

聲音幾乎是從咽喉處直接嘶吼而出,旋即整個聯盟會議陷入了一片死寂,這一天來到濟島的超級強者足足有三十餘位,更別說還有東南洲的洞虛圓滿沒有出現。

「一旦他們開戰……」

李興民口乾舌燥:「我們韓聯盟半數國土都將被淪為廢墟的……」

「天神在上……」整個會議上的領袖們幾乎都在祈禱仙神保佑了。

邪王傲妃謀天下 ……

當越來越多的強者到來時,韓聯盟的所有領袖都沉默了。

「太陽國的至強者,素戔嗚尊……」

「劍中王者,西門無劍……」

「泰聯盟,白度苦僧……」

「青洪六門,赤劍皇蕭長生……」

……

一個個名字宛如九天玄雷般轟擊在韓聯盟領導人的腦海,李興民臉上的悚色僵硬在那裡,彷彿恆古不化的雕塑一般,其他領導人直接石化在那裡,張大了嘴巴卻發不出聲音。

「除了李新歡以外,東南洲的四大洞虛圓滿強者都來了……」

但緊跟著李興民眼睛一瞪,不敢置信。

足有近千米的駭浪直接從外海席捲向的濟島方向,那駭浪之上赫然站著一名手持黃金三叉戟,一身金色鎧甲,宛如古老神話之中的戰神般,見到他時,李興民幾乎是呻吟出來的:

「傳說中亞特蘭大的海神!這是一尊真正的凡俗之神啊!」

古希臘傳說之中的三大神祇之一,與戰爭智慧女神、北歐之神齊名的海神波塞冬……

李興民以為,海神應該是唯一還存活的凡俗之神,但在看到烈陽破開迷霧之時,一道轟天光柱垂直而下,一名滿頭金髮,臉上掛著燦爛笑容,看著溫和可親的俊美青年,宛如天神下凡般從光柱之中緩緩降下。

整個韓聯盟會議內如同投放了一顆導彈,頓時炸開:

「太陽的後裔!阿波羅!」一個消失了千年的存在,對於他的歷史早已被塵封。

李興民口乾舌燥、兩腿顫顫、背脊冰涼。

「該死的,立即下令,濟島附近三十六縣全速撤離!」

東南洲四大洞虛圓滿!

古希臘海神波塞冬!

太陽的後裔阿波羅!

再加上之前到來的博羅、盧卡勃爾、賈巴爾戈登等超級強者,任何一個都足以毀滅半個韓聯盟了。

如今幾乎半個世界的超級強者都匯聚東南洲濟島之上。

濟島港口,當這些存在降臨時,許多中小勢力,洞虛以下的強者紛紛撤離,想要在這些人手上分一杯羹?那與虎口奪食根本沒有區別。

沒辦法,單單四大洞虛圓滿聯手就足以威懾當世所有大國,哪怕美利堅也要避其鋒芒,何況還有傳說中的兩大凡俗之神。

(本章完) 房中燭光搖曳,炭爐中正旺的炭火讓得整個房間都染上了熱意。

炙熱的氣息,帶著灼人的溫度,讓人彷彿都要燃燒起來。

君璟墨垂眸看著近在咫尺的姜雲卿,鼻尖滿滿都是她身上的葯香,而向來清冷的女子此時卻是臉頰微醺,彷彿染上了醉色一樣,微張著嘴唇望著自己。

她漆黑的眸子里再無他色,燭光之下,滿滿都是他的倒影。

再開口時,君璟墨聲音染上了几絲沙啞之色。

「卿卿……」

「君璟墨…」

姜雲卿剛開口,便被他低頭覆上了嘴唇,唇/舌/交/纏之間,讓得她嘴裡盈滿了他的氣息,她退縮,他上前,她躲避,他緊追不放。

直到兩人都有些氣息微喘,而他身上染上了滾燙的熱意時,君璟墨才猛的鬆開了她,緊緊抱著她將頭靠在她頸間喘息了一聲。

姜雲卿喉間泛著癢意,退開一些眼神朦朧的想要看他,卻被他快速蒙著眼:「別這麼看我……」

她於他來說,如同最美味的甜食,讓人時時刻刻都想要吞入腹中,卻又怕唐突了她,哪怕兩人早有了夫妻之實,君璟墨仍舊不願委屈她。

姜雲卿伸手覆蓋上眼前的手,就感覺到那手心一顫,她將他的手拉下來了一些,看著君璟墨額間浮出的細汗,看著他明明想要到了極致,卻依舊隱忍的模樣,輕輕在他掌心裡親了親。

隨即靠上去,低聲道:「這個月心蠱的血食還未取……」

君璟墨眼神一暗,雙眼緊鎖著姜雲卿的臉上,就見到她微側著頭時,耳尖通紅,那雙慣來清冷的眸子里更是染上几絲水霧漣漪。

他喉間滾動,只覺得心跳如鼓,手中攬著她的腰時,灼熱的嚇人。

他試探著靠近她耳邊,輕含著她的耳垂,沙啞道:「卿卿,可以嗎?」

姜雲卿一聲低喃,那微弱的低「嗯」了一聲,彷彿允諾了他所有的動作,讓他所有的理智和隱忍瞬間化為一空。

君璟墨低頭再次擒住她微紅的嘴唇,這一次卻是毫無保留,滾燙的氣息籠罩在她身上,恨不得將她揉進骨血之中……

……

房中燈火未熄,穗兒臉頰通紅的站在門外,聽著裡面傳來的聲響差點砸了手中的銅盆,哪怕她未經人事,卻也知道那些聲音代表什麼。

她剛想開口驚呼,旁邊的葉三就眼疾手快的一把伸手接住了盆子,然後伸手捂著差點驚呼的穗兒,拉著她離開了門前。

等到了遠處,葉三才鬆開了手,穗兒頓時跟受驚的兔子似的,結結巴巴道:「小,小,小姐他們……」

他們怎麼能親熱呀,他們還沒成親呢!

葉三看著她燒紅的臉頰,羞得不能自己的神情,半點都不似之前在落霞寺中那般彪悍,不由笑出聲來:

「王爺已經備了聘禮,年節之前便會去孟老將軍那邊提親。」

「你們小姐和我家王爺都是認定了彼此,在聖前也已經過了明路,再說姜小姐和王爺都不是拘泥之人,又不是玩玩鬧鬧的,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一天後。

張凡與白竹音來到一片綠洲之前,巨大的綠洲。

在死亡海域的深處竟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綠洲,綠洲範圍非常大,面積至少有數千平方公里。

綠洲中有著一些獅子,狼等等動物,而且還有著巨大的水泊。

這一切顯得很是動人,但是張凡卻感到一股驚訝。

因為他身後是無盡龍捲風旋風甚至流沙,還有許多毒素等等,但是他身前卻是和諧而充滿生機的綠洲。

「一處死亡籠罩,一處生機勃勃。」張凡眼眉微挑:「生死之道嗎?」

天道只是一個統稱,其中包含了三千六百條大道,不論是劍道、刀道還是眼前的生死之道,都是天道之中的一種。

「張凡,這些動物和外面動物可不一樣,你發現了嗎?」白竹音的聲音響起。

張凡立即注意這些動物。

果然。比如獅子,這裡的獅子速度更加快,比外界的獵豹都要快的多,而且據張凡觀察,這獅子的力量也大的驚人,甚至超過外界的大黑熊。

這裡的兔子也不是一般的兔子,張凡親眼看到兔子一動,就產生了一道殘影。

張凡點點頭,眼睛微眯起,這片綠洲所蘊含的天地靈氣已超越了崑崙墟,這應該是天地質變后才發生的劇變,就像剛才那隻能產生殘影的兔子,它的速度已達到了音速的境界,隱隱有結丹的趨勢,若是再有時間成長,往後只怕能成為妖修。

穿過綠洲時,白竹音沒有受到一絲威脅,反而有幾隻餓虎直接攻擊了張凡,雖然這些餓虎實力還不如金丹修士,但卻讓張凡感到無比奇怪。

「當初你穿越這裡時也是這樣的情況?」要知道的,在沒有得到絕情仙劍時,白竹音不過才先天境界,在這樣的地方可以說是十死無生的。

「是的,我也很奇怪。」

兩人聊著,穿過綠洲之後,就是一片被冰雪覆蓋的山谷,這裡的氣溫至少有零下百度。

「就在這片山谷之內。」

白竹音停在了山谷之前,雙手在虛空之中結印,她身負的古樸仙劍頓時化作流光,直接衝擊向面前的山谷。

下一刻,眼前的景象赫然變化,原本的冰天雪地消散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碧綠嫣紅,宛如江南初春、百花爭艷,一股溫和的風掠過張凡,隨即面前是一座綻放著光彩的小樓。

「倒像是江南雅居。」

張凡微微一笑,面對白竹音的邀請,他拒絕了:「既然是屬於你的傳承,我就不進去了。」

「為什麼?」

白竹音聞言一怔,目光凝向張凡,這是劍仙傳承之地,別說靈元,哪怕是留在小樓處的秘寶都足以讓舉世之人瘋狂,可她發現張凡的眸子之中沒有一絲慾望,反而是淡淡的清明。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不好,我怕傳了出去不太好解釋。」

張凡微微一笑,揚揚手道:「去吧,有人來了。」

白竹音聽著明白了,美眸轉了轉,剛想說話,又聽到張凡淡淡的聲音:「你放心煉化吧,有我在這裡,誰也進不去。」

白竹音神情複雜,深深的看了張凡一眼,似乎還想要說些什麼,話到咽喉最終化作了兩個字:「謝謝。」

張凡摸了摸下巴,目送白竹音進入小樓,看著那一抹白色身影消失,他淡淡的呢喃了一聲:

「未來上界再見了。」

從他踏入綠洲開始,他的神念早已覆蓋了一片小世界,絕情劍仙確實隕落了,連一絲殘魂都沒有留下,她所蘊含的靈元只怕不單單是靈魂感悟那麼簡單,甚至還包括了她畢生所剩的仙元。

一個劍仙擁有的仙元多可怕,哪怕只有百分之一也足以讓白竹音破境渡劫了,張凡相信白竹音是知道的,所以當初沒有直接煉化靈元,一方面或許是害怕煉化過程受到干擾,另一方她何嘗又不是為了再見自己一面?

想到這,張凡直接催動真元,打出一道道劍氣分化在這片山谷之外,等到渾身真元消散后,吞天魔功直接運轉起來,進入修鍊狀態。

絕情劍仙小世界里的靈氣濃郁度要遠遠大於外界,他雖然暫時沒法突破化神境界,卻可以藉助這裡的充沛靈氣,把自己的修為穩固至元嬰圓滿的極限。

外界雖然有強者踏入了這片小世界,但按張凡的估算,他們至少要花費兩到三天才能真正穿過暴風區域跟綠洲區域。

一天的時間,張凡的真元得到了補充,神念籠罩之下,他發現越來越多的修士闖入了這片小世界之中,而且暴風區域的力量似乎有了減弱,他目光迴轉看了一眼身後的小樓,知道白竹音已經開始煉化絕情劍仙的靈元,所以才導致暴風區域的力量在衰減。

「可惜我沒有任何劍陣的法門,否則能布下劍陣足以拖延三天以上的時間。」在張凡的神念下,他赫然發現有四名洞虛圓滿已踏入了這片小世界。

第二天的時間很快便過去了。

張凡從修鍊中醒來,目光直接凝向前方一片開闊地,遙遙的有身影緩速前進。

「到了,終於到了,你們快看,那裡有發光的閣樓!」

「上帝啊,懸浮在虛空之上的閣樓,恐怖這一個閣樓都是法器!」

「我們快,加速通過這片該死的綠洲!」

這些人完全無視了張凡的存在,都目光狂熱的盯著懸浮在半空的閣樓。

張凡眼睛微眯。他能夠感應到這些人身上,都有龐大的氣息,尤其其中為首的三人,赫然已經堪至洞虛前期極限的時間,甚至猶有過之,隱隱踏入了洞虛中期。

「嗯?竟然有人在這裡?喲呵,一個黃皮猴子,給老子滾開!」

沖在最前方的是一名金髮男子,他背後有一雙赤色血翼,速度最快。

「敢入此山谷者,死!」

張凡雙指並一,一道凝鍊至極的飛刀直接破空襲去,瞬間掠過那名金髮男子。

「元嬰圓滿也敢放肆……」

他張口一團烈焰噴出,狂妄的笑聲嘎然而止。

後方強者紛紛停流了身形,神色微變,他們親眼看著洞虛前期的血翼米蘭達被洞穿了腦袋,整個人於虛空中炸開,化作一團血霧。

「元嬰飛刀秒殺洞虛前期?」

「你是……張凡?」

(本章完) 穗兒聽著這話,心裡總算放下來一些,可依舊臉頰紅彤彤的,低聲嘟囔:「可他們還沒有成親,你們王爺也不能占我家小姐便宜呀……」

葉三不由翻翻眼皮:「誰占誰便宜還說不定呢。」

他家王爺身邊從來都沒有過女子,更從未流連過煙花之地,到現在也是二十多年童子身好嗎?

穗兒聞言就踢了他一腳:「你說什麼?」

復仇新娘別惹我 葉三猝不及防挨了一下,看著叉腰瞪圓了眼睛,奶凶奶凶的穗兒,忙道:「沒什麼,我說我家王爺和你家小姐天生一對。

穗兒瞪了他一眼,這才哼了一聲,抱著銅盆轉身就走。

葉三不由揉了揉小腿,低聲咕噥:「真兇……」說完連忙跟了上去,湊到穗兒跟前說道:「小丫頭,廚房裡還有沒有什麼吃的,我餓了。」

「你餓了關我什麼事?!」

穗兒瞪他一眼。

葉三見她奶凶奶凶的樣子,連忙裝可憐,眼巴巴的看著她:「你就當行行好,你都不知道,我這幾天跟著王爺四處跑,就沒吃過一頓飽飯,一回城王爺就來找你家小姐了,我到現在連晚飯都還沒吃……」

穗兒神色動搖。

葉三見狀捂著肚子,可憐兮兮的說道:「我好餓……我快餓死了,穗兒,好穗兒……」

穗兒到底心軟,開口:「好了好了,別叫了,廚房裡都是剩菜,怕是已經涼了,林媽媽她們也休息了,不如我給你做碗麵條?」

「你還會做飯?」

「當然了,小姐最喜歡我做的點心了,誇我做的芙蓉糕比酒樓的廚子做的還好……」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