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然而當晚,

2021-11-17By 0 Comments

江睿率先離場疑似不滿金像獎評委評選的新聞還是上了頭條,而他連獎盃都不樂意捧的行為也被媒體大肆渲染。

緊跟着,罵聲更極端了,說江睿不尊重國內頂級獎項,耍大牌,脾氣怪,各種各樣的黑。

林帆作為江睿的第一個狗腿子,看到滿屏的雜文也是心痛,說,「江睿,你就應該老老實實把表演看完的,那些媒體現在就瞅著靠你吃飯了,它們的眼睛都恨不得盯在你身上了,害……」

「沒事,這種小消息無所謂了。」

出乎意料的是,江睿的心情卻是不受影響,表演離場的人那麼多,全逮著自己拍,那些蠢蛋根本不需要多加理會。

有的時候,你在民眾心裏是錯的,那說出花來也都是錯的。

他現在只在等一個電話,昨天濤問打電話過來說是有線索了,所以他現在更應該沉得住氣等待才行。

而傍晚的時候,這通電話終於來了。

「睿哥,經過我七十二個小時,也就是三天三夜的拚命蹲點,我終於查到了,」

濤問的語速很快,話音里有着顯然的憤怒和不甘,但語氣卻是陡然一轉,瞬間悲傷了起來,

「但我也脫髮了……」

「……」

好傢夥,

這一番話差點把江睿的腰給扭了,你他么你能不能好好說話的?

於是擰了擰眉頭,

「下次帶你去髮廊補頭髮,你說吧。」

「啊,那怎麼好意思呢……」

濤問呵呵樸素一笑,於是認真道,「我查到那個安排韓磊黑睿哥你的人是誰了。」

江睿心頭一松,「是誰?」

「陳曉東,至於陳曉東後面還有沒有幕後指使我就不太懂了。」

果然是他……江睿頓時惱火了,他早就懷疑這個人了,但卻一直苦於沒有證據,於是語氣一緊,問,「有沒有證據,要鐵證的那種,僅僅只是錄像不行的。」

「嘿嘿。」

那頭濤問大概率是從來沒見過江睿這麼看重的時候,畢竟來了一周成天就是倒水送茶,所以難免有些飄飄然,逮著機會就裝逼——

「睿哥你放心,濤問我辦事,你放心,噗!」

他又吹了一口劉海,隔着屏幕江睿都能想像到濤問那嘚瑟成菊花的模樣。

「說吧,是什麼證據?」

「他們在昨天晚上約了在遇見咖啡廳見面,是一個3樓的VIP套間,我跑到小巷子裏,沿着窗外的安全欄和空調爬了上去,然後偷偷的錄了音,打死他們也想不到我的身手竟然如此敏捷,嘿嘿嘿……萬幸全都錄到了,哦,對了,睿哥,我還拍了照,那些東西他們賴不掉的。」

好傢夥,

江睿直呼好傢夥!

雖然濤問的一邊眼睛被劉海遮住了,但他的另一隻眼睛簡直就是鷹眼啊。

真牛逼,

有一說一,這麼不走尋常路的手法江睿以前還真就只在電影里看過……

「濤問……」

他深吸了一口氣,想給濤問一些誇獎,畢竟江睿向來都是這樣「禮賢下士」的好領導。

結果等到濤問很深情的回了一句「老闆」的時候,

江睿突然就覺得這人真是個奇葩,還是別誇了,免得飄起來…… 在那名接待機械人的指引下,墨然他們就是座上了上方的交通工具。在瑞德亞里大部分商業都是在一起,而生活區是在另一邊。畢竟要保持瑞德亞商業繁榮的話,那麼提供給傭兵或者商人居住的地方就是必不可少的。

墨然坐在車中,或者說被吊在車下。一旦轉彎,他都感覺自己是不是會飛出去。在上方的時候,墨然也是將下方商業區大致看了一遍。下方也是有一些交通平台的,不過還是有很多人選擇在上方觀察,若是遇到想要看看的店鋪,這才會降下去購物。

住所並沒有想像中的那樣舒適。而是一個非常簡陋的小格子。這些房間在可以說是寸土寸金的瑞德亞里已經很不錯了。他們因為身形的原因,他們被安排的房間只有十多平,高度只有一米多,讓他們只能是鑽進去居住。

「感覺這就是一個棺材位。」羅格看着那狹小的空間,不由低聲罵道。聽到他的話,墨然突然羨慕起在地球的那個狹小的宿舍,至少那裏還能讓他直起腰。

「這是什麼住的地方。羅格,你也太小心眼了吧!」就在墨然聽着羅格抱怨的時候,不遠處一名士兵就是走來大聲說着。好在他還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並沒有用地球上的語言交流,而是用神語,不然的話被有心人聽到,絕對是一個不小的麻煩。

「這就是我們目前能住的地方。」羅格看到那名戰士,原本抱怨的臉色瞬間變得不苟言笑起來。「若是你能找到更好的地方,我不介意。」

聽到羅格的話,那名戰士有些不滿起來。「你應該知道,這些房間都是給那些奴隸住的。」不知道這名戰士從什麼地方知道這樣的事情的,但是顯然他對於自己的住處是非常不滿意的。

「知道,那又怎樣?」羅格雙手一攤。「若是你能找個更好的地方,我不介意啊!」

「你應該知道,一個良好的後勤補給才是能夠提升隊伍的戰鬥力。若是休息都不好的話,怎麼又力氣去贏得勝利。」說到這,這名戰士幾乎差點是吼出來了。

那些狹小的房間看上去真的是無法讓人好好休息。房間進去還只能彎著腰,房間中也沒有什麼床鋪,只有一個三十公分高的軟墊。

這樣的房間是用來給一些奴隸販子裝奴隸用的,那些奴隸販子在一個落後的低等星球進行奴隸捕捉,然後帶到一些高等文明那裏進行販賣。

不過能夠購買的人大多數都是經濟實力非常雄厚的,同時審美觀也是很重要的。畢竟這些離開原本生存地方的奴隸或者動植物想要適應新的地方,絕對要進行特殊的關注和保護。若是沒有特定的保護,那些生物或者奴隸絕對活不過幾個小時。

「我知道,二等兵。」羅格冰冷地回答著。「我們都是學過這些理論的。」在說到對方軍銜的時候,羅格體現出了一種少有的嚴肅。這些人將他和墨然孤立起來,他自然知道,這個時候挑這個問題並不是住宿的問題,而是他們內部互不信任的問題。這些人中很少有當時和他們一同畢業的學員,幾乎都是後期京華號帶來的警察或者星港駐軍部隊,本身就沒有什麼凝聚力。

那名士兵聽到對方的話,知道羅格是以軍銜壓制他,在這方面他知道自己是沒有任何的辦法的。敬了個禮,表示自己知道自己錯了。

「羅格,我感覺他說的沒有錯。若是沒有足夠的休整,我們之後怎麼去完成那些任務?」另一名士兵上前說道。之前開口的二等兵這個時候走到遠處,顯然知道若是論道理,他是會被羅格壓死的。

看着這名士兵,也算是曾經的袍澤,畢竟是同一個學院畢業的。顯然那名二等兵就是他在背後指使前來的。

「難道這些我不知道嗎?」羅格深吸一口氣,隨後看着那名戰士。隨後望向周圍那些戰士。他們現在應該從精靈那裏知道,他的那些星沙的價值並不高,佐德船長對於他們已經算是非常不錯的了。他們現在擁有的只有手中的那幾百神族交易金,雖然是羅格掌握的。

「你說的那種情況是在後備資源充足的情況下才能做到吧!」羅格沉聲說着,隨後望向周圍那些戰士。「若是連這點資源也不規劃一下,我們怎麼支撐到任務完成的時候?在這寸土寸金的地方,你指望能夠住上別墅?」

「我們可以選擇那些危險稍微大一些,然後有足夠賞金的任務。」那名戰士立刻反駁。「之前我們就是看到好幾個可以劫掠的任務,那些任務我們有信心去完成,而且回報也是足夠。」

在說到這個的時候,他的聲音迅速低了下來,看上去更像是低吼著。說完,他就是看了看周圍,防止有人暗中觀察。

正如他想的那樣,希維族一直在暗中觀察著這個從前從沒有遇到過的種族行為。「好鬥,不團結」等一些不好的詞語已經在他們不知道的時候被釘在了他們的身上。

「沒有武器,沒有信息。就你這樣,你怎麼畢業的。」聽到他的話,羅格猛然衝上去,抓住他的機甲外架,將他的面孔直接拉到他有些肥胖的面龐上。瞪着雙眼死死盯着他。「若是你能帶着我們活着回去,你就來。若是不能,你就少說點話。」

說到這,羅格就是憤然推開他。隨後望向周圍那些戰士。

羅格將最現實的東西說了出來。這些都是他們之前有過考慮,但是卻刻意迴避的事情。他們沒有武器,沒有資料。雖然劫掠布朗族物資的回報是很大的,但誰也不知道他們將會遇到什麼。何況他們手中像樣的武器都沒有。

至於爆矢槍,那種能暴露他們科技實力的武器他們已經不會再使用了。

「你要知道,我們現在什麼情況都沒有,若是不想讓你的愚笨害死我們全部人,那就少說點。想回去,那就做點有用的事情。」羅格看着那些戰士說。

顯然,回去是他們所有人都期盼的。但是他們也是知道,這件事執行起來是有多麼渺茫。現在的他們就連在這裏存活都是很困難。雖然在執行任務的時候,他們會跟隨在商船的護衛隊里,但是沒有先進的武器,他們甚至無法完成既定的任務,商隊可不會什麼都給你的。往後的話,甚至在做劫掠任務的時候,還要準備自己的飛船。

不過這些都不是他們現在可以想到的,因為就連眼前的事情都沒有過去,他們自然沒有權利說以後的事。

顯然這一次羅格是生氣了。他自然可以選擇散夥,大家各走各的。被孤立的時候可沒有人想到他。現在受到這樣一點委屈,他們就在他面前訴苦,提要求。羅格可是沒有那麼好脾氣的。

眾人都是沉默了,羅格說的事情是他們必須去面對的。

「或許我們可以分開做任務,這樣比接一個任務更加保險一些。」這時候,另一邊走來一名士兵,他沉聲說着。他看了看一旁的戰士,顯然他們是打算分開做任務了。

羅格想要說什麼,但是卻發現自己沒有足夠的理由去拒絕這樣的想法。而一旦這樣去做的話,不可避免的就是他們這個小隊面臨解散一條路。

看着他們身後那些戰士,羅格突然感覺到一絲無奈。他們的人數是比他和墨然多的,那麼當最後的資源只是集中在他手中的時候,他需要面對的也是所有人的不平衡。

「況且,若是出現什麼問題的話,也是可以防止我們全部受困。」這是一個分散風險最好的辦法。

羅格知道這是最好的辦法,況且他接到的那個任務只需要五六名雇傭兵,並不需要他們全部參與。那麼剩下的人總不能在這裏等待。

「好吧!」羅格知道自己這樣答應下來代表着什麼。不僅僅代表着他們這個團隊的解散,還代表着他們之後將會走出不同的道路。

但是這是沒有辦法的,他現在並沒有多少的理由去拒絕他提出來的理由,若是他不同意的話,那麼最後可能會導致更多的麻煩。現在將風險分散或許是一個比較好的辦法。

隨後羅格就是將自己身上的幾百交易幣平均分了出去。當然,這也是算上精靈的份。畢竟現在這些黑土族的精靈也是和他們一起的。若是不算上他們的話,最後難免不會讓他們心中不滿。

況且具羅格所知,除了精靈長老還有一個女精靈會跟着他和墨然的。那麼這樣分配之後,他會多得一點,當然這是羅格的小心思,眾人並不知道精靈內部已經不是非常團結了,就像是羅格他們這樣。雖然不知道具體的原因,但是現在精靈的確和他們一樣分成了三個小團體。

看着羅格將身上僅有的交易金分出去,墨然不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去做。或許羅格現在這樣做是最好的。

「這些交易金最多只能換一個不錯的武器,而且以你們的身形,應該還是需要特別製作。」在眾人分得交易金后,他們都是散去了。這也是象著着他們這個團體的解散。看着那些離去的身影,墨然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他甚至感覺有些人可能今生都也見不到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之前經歷的緣故,他總是感覺,有些人真的是離開之後就再也不見了。

看着那些人離開的背影,墨然沉默了起來。不過,他的沉默並不代表那個女精靈不會說什麼。她將現在他們的境況說了出來。原本若是資金充裕的話,他們是能夠給五六個人配備一些非常好的裝備了,但是現在他們就有些捉襟見肘了。

「能不能有更好的辦法,婉留。」羅格不見了他嚴峻的臉,換上了一絲獻媚。

墨然突然感覺這應該才是羅格應該有的模樣,而不是之前那樣。

「那你們現在是打算怎麼做?將所有的資金用在買裝備上,還是投資?」婉留,那名黑土族女精靈看着羅格問,右手掂量著自己分得的三十幾枚交易幣。

聽到婉留的話,默然有些吃驚,對精靈們的學習能力感到吃驚。他們現在已經能夠根據得到的信息分析一些情況了。這樣的進步速度簡直是駭人聽聞的。這樣一個種族的存在本身就是非常不合常理的,超常的學習和分析能力,他們的手法和羅格之前的做法是一樣的。

將所有的情況分析清楚,讓別人選擇。

不過之前是羅格讓那些同伴選擇,這個時候卻是婉留讓他們選擇。

「分散投資。」想到這樣一個詞,墨然就是知道精靈為什麼也是分成三個小勢力了。並不是他們不團結,而是他們同他們同伴一樣,不願將所有的希望壓在一個人身上。與其說他們內部分裂,不如說是他們故意這樣做的。

想到這,墨然就是感覺這些精靈有些讓人恐懼起來。

「你也不用擔心,畢竟我們有着同樣的目的。幫助你們也是幫助我們自己。」長老自然是看到墨然有些煞白的臉色,他知道婉留的話已經讓他想到了很多。「我們現在加在一起也只有一百四五十的交易金。你們打算怎麼做?」

「不知道啊!就是因為不知道才是需要你們幫助啊!」羅格似乎還沒有察覺到這些精靈的異樣。

原本看上去是人類一直在庇護著這些精靈,最後他們才是到達這裏,並依然還活着,但是現在看來,他們反而成為了精靈在外界活下去的工具了。

這並不是一個很好的想法,但是這種想法總是讓墨然不住的想,甚至想到他們的分裂有沒有這些精靈參與其中。若真的是這樣的話,這些精靈的進步和用心真的是讓人恐懼了。

越是深想,墨然越是覺得自己身體有些發涼。那是一種深深的恐懼。他甚至都不知道這些精靈在他不知道的時候做過什麼。但是羅格看上去並不驚訝,似乎他知道這件事一樣。

。 在鍾平的身後,還跟著三人,分別是顧翰、江鵠和那個S級的戰士。

進入這方小世界之後,三人的氣息皆是有了不同程度的漲幅,可依然沒有突破原有的境界。

他們這些人中,就數江鵠的境界最低,實力也是最弱,一天一夜的長途跋涉,讓他此時早已是疲憊不堪。

江鵠喝了一口在小世界中找到的靈水,終於是恢復了一點力氣,鼓起勇氣問道:「鍾先生,還有多久才能找到那靈力的源頭啊,還有就是,找到靈力的源頭之後,我們真的能夠晉陞嗎?」

顧翰和戰士心中也有同意的疑問,皆是停下腳步,一臉希冀的望著鍾平。

鍾平冷笑道:「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們,哪那麼多廢話?若是不相信我,跳幾十米觸摸一下光幕,自己出去吧。」

三人聞言皆是不敢再多言,低下頭默默跟著鍾平。

鍾平冷笑一聲,繼續擺弄著手中的羅盤。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