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爲什麼?”

2021-01-29By 0 Comments

“其實一開始我也走進了誤區,認爲你夢中的那個人就是你要找的那個男人;可是我算了孟軒的生辰八字,他不是你要找的那個人呢?”

“那誰是我要找的那個人呢?”

“其實你就是孟軒的轉世?”楚羽寒無奈的說道,三個女人都滿臉不可思議的看着他;他繼續說道:“一直以來我都認爲你就是你夢中的那個女人,這也是因爲你是女人的緣故吧;可是我卻忘了輪迴轉世之後性別有可能會變得,更何況孟軒已經輪迴了一次,所以說第三世他轉世成了一個女人,也就是你!”

吳娜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楚羽寒,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前世竟然是個男人,這讓一般人都接受不了;難道真的像那首歌裏面唱的那樣孟軒也不想下輩子做男人嗎?

“這個沒什麼稀奇的,輪迴轉世的事情誰也預計不了的;男的變成女的,女的變成男的都很正常。”

“這麼說吳娜就是她夢中的那個男人,那麼既然這樣的話;那麼那個女人也有可能轉世成男人吧!”李雪純看着楚羽寒說道。

“理論上是這樣的!”楚羽寒尷尬的說道。

“什麼叫理論上?”

“其實那個女的轉世之後還是女的,也就是說這一世你們兩個都是女的,所以是不可能再一起的;除非是……”楚羽寒的話沒有說完,但是她們都知道他想要說的是什麼;現在這個社會這種情況的也有,可是畢竟不被大衆所接受啊。

“我只想知道,要怎樣才能讓我不再繼續做這個夢?”其實吳娜一直關心的只是怎樣讓她不再繼續做那個夢,至於其她的她就不關心了。

“唯一的辦法就是解開忘魂湯的封印,讓你們在這一世了卻心中的那份思念。其實你一直找不到男朋友就是因爲你心中的執念太重了,因爲你孟軒的那一世執念直接影響到你的今生!”楚羽寒對吳娜解釋道。

“可是那個女人是誰呢?”李雪純疑惑的問道。

所有人都看着楚羽寒,楚羽寒無奈的用手指着李雪純說道:“是你?”這下子她傻掉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是吳娜夢中的那個女人。

“你不會是開玩笑的吧!”李雪純不相信的看着楚羽寒,她覺得這笑話一點也不好笑。

楚羽寒很嚴肅的說道:“你們覺得我會用這件事情開玩笑嗎?”看到楚羽寒這麼嚴肅的說話,大家都知道他是認真的。

“楚哥,你有什麼辦法幫我嗎?”吳娜比楚羽寒要小兩個月,所以她叫楚羽寒楚哥。

“現在你們也知道了,你們兩個這一世都是女孩子;所以是不可能再續前緣的,我想我給你們兩個解開忘魂湯的封印,你們了卻上一世的情緣吧;上一世的夫妻,這一世做姐妹也挺好的!”楚羽寒說完就給了她們兩顆黑黑的藥丸,那是閻君讓鬼差帶給他的;看來閻君已經知道了他要做什麼了。

“這個藥丸可以讓你們解開前世的記憶一個時辰的時間,你們有什麼話就快點說,我們先出去了!”說完拉着王妍走了出去!

電梯裏,王妍看着楚羽寒說道:“這麼想到表妹居然和吳娜是!”剩下的她沒有說,但是她知道楚羽寒懂得。

“這就是緣分,冥冥中早就註定了!”


“不知道我們上輩子是什麼關係呢?”電梯裏面沒有人,所以王妍靠在他身上笑着問。

“有可能是甲乙丙丁,反正上輩子的事還是不知道的好,那也是一種痛苦不是嗎?”

“所以我們就要珍惜這輩子!”王妍緊緊的握着楚羽寒的手說道。

聽到王妍這麼說,楚羽寒的心不由的痛了起來;因爲他已經知道了自己沒有多少時了。人生最痛苦的本事死亡,而是活着的時候就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死,這是一種煎熬,明明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永遠的離開,可是卻不能告訴身邊的人,那種痛苦不是誰都可以承受的。

夜,慢慢的降臨;看着燈紅酒綠的都市,楚羽寒已經沒有了往日的那種興奮,他覺得這裏的喧鬧讓人心煩。這就是大都市的苦惱,永遠的生活在喧鬧之中;生活的壓力總會讓人喘不過氣來。

“妍姐,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怎麼辦?”楚羽寒突然試探的問道。王妍不知道他怎麼會問這麼莫名其妙的問題,不過還是笑着說:“我會和吳娜夢中的那個女人一樣,隨你而去!”她說這話的時候很深情,楚羽寒知道她或許真的會這麼做。

“傻女人,千萬不要這麼傻;就算沒有我,你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你今天怎麼說這些話啊?”王妍疑惑的問道,她感覺今天楚羽寒有些奇怪,好像很傷感的樣子。

“因爲我被吳娜的夢境感動了!”楚羽寒笑着說道。

“不知道雪純和吳娜會怎麼解決這事情呢?”

“她們這輩子是不可能再續前緣了,不過其實做姐妹也挺好的!”楚羽寒淡淡的說道。

“真沒想到這世間竟會有這樣離奇的事情,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還真不敢相信呢?”王妍感慨的說道,這些事情對於她來說的確是夠離奇的。

“世間之大無奇不有,我們也不用太奇怪了!”

此時的賓館裏面,吳娜和李雪純手裏拿着藥看着對方;兩個人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她們是很好的閨蜜,可是誰也沒有想到上輩子她們居然是那樣的關係,這讓她們怎麼能接受的了。

“真的要吃嗎?”吳娜看着李雪純問,李雪純也是苦笑一下說道:“吃了吧,事情總要解決的!”說完自己將那顆藥吞了下去,吳娜也將那顆也吃盡了嘴裏。

等待三世的輪迴,那前世的約定;是宿命還是什麼,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大街上,王妍依偎在楚羽寒的懷裏;兩個人坐在路邊的長椅上,就這樣相互凝視着對方。夜晚的天氣還是有些冷的,楚羽寒已經將自己的衣服脫了下來蓋在她的身上,或許這樣會暖和一點;女人即使是到了冬天也不會穿上很多的,這一點是所有女人的通病。

“不知道還要在京城待多久,我有些想回金陵去了?”王妍在他懷裏說道。

“怎麼這麼快就要回去了呢,不多陪陪伯父伯母嗎?”楚羽寒好奇的看着她問。王妍湊到他耳邊小聲的說了些什麼,只見楚羽寒的臉上露出笑容。

“還有幾天就可以回去了!”

“很快就要過年了,今年我終於不用一個人過年了!”王妍緊緊的抱着楚羽寒說道。


時間真的過的很快,一轉眼楚羽寒離開家鄉已經快一年了,他自己也沒有想到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從一個窮小子變成現在的身家;好像這一切都是從他認識王妍開始的吧,或許王妍就是他命中註定的福星;可是自己將會離開她,永遠的李凱她了。

“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去吧!”王妍可能是真的有些冷了,再看看楚羽寒將他的衣服給了自己,他身上也穿得比較單薄,肯定也會冷的吧,所以提議回去了。楚羽寒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於是將王妍從長椅上背起來,就這樣將她背在身上。

路燈下,他兩幸福的身影慢慢的被拉長……只是不知道這個幸福能有多久! 時間過得很快,京城的事情也告一段落了;袁飛揚與蕭正天爲了感謝楚羽寒,分別讓他擔任了南北兩方玄學會的理事,不過楚羽寒倒是不怎麼在乎這個,不過也沒有拒絕。

回到金陵之後,楚羽寒又開始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他打算過完年就離開金陵;他不想讓王妍看着他死去,那樣實在是太殘忍了,他只想一個人靜靜的等待着生命的終結。

現在已經到了年尾,就算是 南方也有些冷了;不少人已經裹上了厚厚的羽絨服,不過楚羽寒的卻只是穿着一件羊毛衫,對於他來說這點寒冷還不算什麼?

“葉子,馬上就過年了;你要不要去逛逛街,買些自己衣服什麼的?”楚羽寒看着坐在辦公桌旁看小說的葉子,這大半年來葉子的工作也是很認真的,對於她的身世楚羽寒很同情,所以不由自主的關心她。

“不用了,我有衣服的!”葉子笑着說道,自從楚羽寒從京城回來之後,好像變了很多;對她也多了很多關心,這讓她有些奇怪。

就在這時王妍從外面走了進來,今天她穿着純白色的羽絨服,可是下身卻穿着短褲和絲襪;這真是爲了美死都不後悔啊!看着她一進屋就朝手心哈氣,楚羽寒笑着走過去握着她的手;她的手十分的冰涼,就好像剛握了冰塊一樣。

“怎麼穿這麼少,不能嗎?”楚羽寒的聲音很溫柔,王妍握着他的手笑着說:“穿那麼多就像個熊一樣,難看死了?”

“所以啊,你現在就是‘美麗凍人’啊!”楚羽寒捏着她的鼻子笑着說,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總是喜歡捏她的鼻子了。

“今天我們去買些年貨吧,馬上就要過年了;我們也要準備一下嘛,欣姐她們可是說要一起吃年夜飯的哦!”王妍笑着說道。

“新房子也裝修好了,不如我們今年就在新房子裏面過年吧!”楚羽寒回答道。從京城回來的時候,蘇小小就告訴他別墅已經裝修好了,讓他隨時都可以入住;不過楚羽寒一直都沒有告訴王妍,直到前幾天他才說;不過還受了王妍一頓埋怨呢,不過他還是能夠感受到王妍內心其實是很開心的。

畢竟那是楚羽寒自己的房子,是他和王妍未來的家。陽光公寓雖然也是王妍的,可是畢竟是他前夫留下來的,楚羽寒不可能永遠住在那裏的,因爲那不是屬於他自己的家。

“葉子,你要和我們一起去辦年貨嗎?”王妍笑着看着葉子說道,對於這個妹妹她一直都很疼愛的,就當自己的親妹妹一樣。

“不了妍姐,你和寒哥去吧!”葉子可不會破壞他們兩個人的二人世界,所以果斷的拒絕了。

楚羽寒將車直接開到了金陵最大的百貨商廈樓下,這個時候百貨商廈裏面已經人滿爲患了,幾乎全都是購買年貨的;畢竟春節是國人的傳統節日。

楚羽寒牽着王妍的手,不讓她再人羣中被擠散了;現在餓這種人流量要是擠散了,恐怕找都找不到了!兩個人在商場裏面慢慢的逛着,王妍這裏看看那裏挑挑,女人逛街就是這個樣子,不逛到走不動路了是不肯回去的。不一會兒楚羽寒的手裏面就拎滿了東西。

等他們要回去的時候,楚羽寒的陸虎車裏面你已經被塞得滿滿的了;看着這些東西就算是楚羽寒的抵抗力已經很好了也不得不驚歎,這個時候他看着王妍的眼神已經不一樣了。

“我是不是買的太多了?”王妍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她今天也不知道爲什麼這麼開心,所以一時沒有控制住自己的購物慾,所以一下子買了一車的東西。

碧雲天別墅區 楚羽寒看着眼前的這棟三層別墅,笑着對身旁的王妍說道:“這裏以後就是你的家了,你就是這裏的女主人了?”說完將一串鑰匙放在了王妍手中;而王妍依偎在他肩膀上幸福的笑着,輕輕的說道:“應該是我們的家纔對!”說完兩個人將車子裏面的東西搬回了別墅。

除夕 對於國人來說這一天就是一年的結束,也是新的一年的開始;所以五點多的時候徐欣、劉麗、藍芳芳她們都來了,這個時候正和王妍坐在客廳裏面包餃子呢?而作爲這裏的唯一的一個男人,楚羽寒當然什麼事情也不用做了;因爲做什麼他都插不上手。

“鈴……”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我在小姨這裏,你可以過來一下嗎?”電話裏傳來蘇小小的說話聲,從京城回來之後楚羽寒也就見過她一次;對這個癡情的女孩他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韓芊瑜的別墅其實離這裏並不遠,走路五分鐘就到了;楚羽寒跟王妍打了個招呼就朝着韓芊瑜的別墅走去。這個時候蘇小小已經在門口等他了,看見楚羽寒過來之後立刻跑過去摟着他!

“你怎麼不在家裏過年啊?”楚羽寒疑惑的問道,他有些奇怪這個時候蘇小小怎麼會在這裏。

“我來陪小姨過年啊!”

“哦!”想到韓芊瑜一個人,楚羽寒也就理解了;畢竟一個人過年實在是太孤單了,這種滋味楚羽寒嚐了十幾年。

“其實人家想了你!”蘇小小小聲地嘀咕着,她本來以爲楚羽寒聽不到的,可是楚羽寒卻聽得清清楚楚。

“小小,你這又是何必呢;你知道我時間不多了!”楚羽寒無奈的說道,自己之前都不能給她什麼,更何況自己的日子已經不多了,就更加給不了她什麼了。

蘇小小是知道事情的真相的,每每想起這個她的心就不由的會痛;楚羽寒可以爲了王妍放棄自己的生命,如果換做是她他會這麼做嗎?她很想問一下楚羽寒,可是卻不知道怎麼開口,她害怕聽到自己不想聽到的答案。

客廳裏面,韓芊瑜已經充好了咖啡;看見楚羽寒笑着說:“喝杯咖啡吧,剛衝的!”楚羽寒坐在沙發上,韓芊瑜的家還是那樣的寧靜,一個人的生活總是孤單的。

“你家裏今天挺熱鬧的啊,來了很多人吧!”韓芊瑜笑着問,她這裏是可以看到楚羽寒的別墅的,可是在楚羽寒的別墅中卻看不到這裏;所以她纔會知道楚羽寒的家裏來了很多人。

“是啊,都是一些朋友;要不芊瑜姐你麼也一起過去吧,人多也熱鬧一點!”楚羽寒突然說道,他覺得韓芊瑜和蘇小小兩個人實在是有些孤單;再說這樣的機會以後恐怕都不可能有了吧。

“好啊!”韓芊瑜笑着說道,而蘇小小卻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着她,她本來很希望小姨答應的;因爲她也想和楚羽寒一起過新年。可是她也知道小姨的性格不喜歡熱鬧,正當她沮喪的時候沒想到韓芊瑜竟然答應了。

韓芊瑜是一個喜歡安靜的人,沒事的時候總是喜歡一個人獨處,可是沒想到她居然會答應楚羽寒的邀請;這可不是她的性格啊……


王妍看着楚羽寒帶着連個女孩子回來,而且都還是她認識的人,不但沒有生氣反而笑着歡迎。

“韓總和蘇小姐怎麼回來,真是我們的榮幸啊!”王妍詫異的說道,對於韓芊瑜和蘇小小的到來她也是沒有預料到的。

“叫我芊瑜就好了,我們和小寒也是朋友;正好過來湊湊熱鬧,兩個人過年實在是太無聊了!”韓芊瑜笑着對王妍說道。

“是啊,妍姐姐不會不歡迎吧!”蘇小小也笑着問。雖然王妍知道蘇小小也愛着楚羽寒,可是她已經不擔心了;因爲楚羽寒對她的心是真誠的,而且他們已經打算結婚了,所以她知道蘇小小是沒有機會代替自己的。

“當然歡迎了,人多熱鬧一點嘛!”王豔作爲這裏的女主人自然有她的待客之道,熱情的讓韓芊瑜和蘇小小坐下;這時其她的女人又都坐過來和韓芊瑜以及蘇小小熱情的攀談,這些人都是在商業圈中混的,對於韓芊瑜這樣的商界女神自然是想好好的結交一番的,有這樣的機會怎麼會錯過呢?

很快在衆人的努力之下,一桌豐盛的除夕宴就做好了;這裏面每個人都做了幾道拿手好菜,就連韓芊瑜也露了一手;不過只有蘇小小和楚羽寒沒有動手;前者是對自己的廚藝完全的沒有自信,後者是那些美女們根本不讓他動手,說什麼男人就應該遠離廚房,其實她們哪裏知道楚羽寒的廚藝是很好的。

“各位美女,我先敬大家一杯; 明末王爺之系統在手 ,而且還是這麼多人;今天真的很開心!”楚羽寒坐在主位上端着酒杯笑着說道。

在座的幾乎都知道楚羽寒的身世,所以都知道他這時真情流露。女人都是多愁善感的動物,聽楚羽寒說這麼煽情的話,都有些感動的想要掉淚;不過今天是除夕,所以大家都忍着呢。

“好了,不說這些讓人傷感的話了;大家幹了吧!”做爲這裏年齡最大的女人,徐欣笑着說道。於是大夥紛紛端着酒杯幹了,這裏的每一個都是好酒量,那都是歷練出來的;所以氣氛很是濃烈。

當新年的鐘聲敲響的時候,所有人都歡聚在院子中放着煙花;看着她們歡快的唱着跳着,楚羽寒嘴角露出笑容;或許這是最後一次這樣幸福了吧! 開往西南的火車慢慢的駛出了金陵車站,楚羽寒坐在車上看着窗外慢慢遠去的建築,他的心情十分的悲涼,因爲他要永遠的離開他的愛人,他不知道王妍會怎麼樣;或許她會傷心欲絕吧!

“ 如果沒有我的出現該多好啊!”楚羽寒自言自語道,想到王妍直到他離開後的樣子,他的心就彷彿被針扎的一般,痛;那是撕心裂肺的痛!

“小夥子,我可以坐在這裏嗎?”一聲蒼老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他擡起頭看見一位衣衫襤褸的老人顫巍巍的站在那裏看着他,那眼睛已經有些渾濁了,可能是因爲年紀大了的緣故吧!

“老大爺,您坐吧!”楚羽寒很有禮貌的說道,對於老人他一向都是很有愛心的。

“小夥子遇到什麼傷心的事情了,怎麼大過年的看你一點都不高興啊!”老人可能是看出了他有心事,好奇的問道。

“老大爺,我沒什麼事情,只是離開家鄉遠行,有些不捨而已!”楚羽寒勉強的笑着說,他當然不會告訴老人自己的事情,說出來也只不過是徒增煩惱而已。

“年輕人總是要自己出去闖蕩一番的,離別總是傷感的嗎;年輕人要學會堅強啊!”老人笑着說道。可是他並不瞭解楚羽寒內心真正的痛苦,這種痛不是能癒合的。

楚羽寒這次是回家鄉的,一年都沒有回去了,自己也應該回去看看了;看看父母的墓,是不是已經長滿了野草;看看那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家鄉,還有那羣可愛的鄉親們。之後的行程他還沒有安排,反正就當給自己放個假,好好的放鬆放鬆吧。這一年來自己好像沒有怎麼休息過,或許以後就能永遠的休息了。

此時的金陵,王妍開着車瘋狂的找尋着楚羽寒的身影,可是不管她怎麼找都找不到;從白天到天黑,能去的地方她都已經去了,可是卻怎麼也找不到。

空曠的別墅內,王妍癱坐在冰涼的地上,她怎麼也向不明白爲什麼楚羽寒會不告而別,爲什麼他要丟下自己不辭而別啊;看着手中的那封信,她已經淚流滿面。

“妍妍,你沒事吧!”徐欣走進來問道,後面跟着的都是王妍要好的閨蜜。

“小寒走了?”

“爲什麼會走呢,是不是你們吵架了!”徐欣納悶的問道,她很瞭解兩個人之間的感情,而且楚羽寒也不是那種負心的人啊。這時她拿過王妍手中的那封信,看了起來。

妍姐,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恐怕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會去哪裏;請原諒我的不告而別,這一年來我很開心,沒想到我這樣的一個鄉下來的毛頭小子居然會被一個大美女愛上;這是老天對我的眷顧嗎?或許是吧,可是似乎老天是爲了懲罰我,它不想讓我陪着心愛的妍姐,不像我給她最完美的幸福;難道我的幸福只能是短暫的嗎?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