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獨孤宦也從來不會主動去找夏楚離,幾乎都不會踏出梅苑半步。

2020-11-03By 0 Comments

夏楚離之所以會被帶回來,完全是因為獨孤宦因滑胎變得精神失常,所以夏懷茶才將他帶回來給了獨孤宦。

可是獨孤宦也是時而不喜歡他,時而又像一個真正的父親一樣待他好。

「尚可。」

夏楚離聲音都啞了啞,顯然不想提及這件事情。

枕上歡:天降鬼夫太磨人 這幾個月里發生的事情太多了,夏懷茶不是真的夏懷茶,父親失去孩子不是意外,而且……夏懷茶死了。

在夏懷茗揭露夏懷茶的一刻,突然出現的獨孤宦把夏懷茶殺了,匕首上有毒。

這怎麼可能是一個瘋子幹得出來的事?

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獨孤宦是在裝瘋,他早就發現了一切,只不過沒有能力改變,只能等待一個機會。

現在發生的一切,夏楚離沒有想到會這樣,獨孤宦應該更沒有想到。

「嗯。」

慕雪依應了一句,便沒有答話了,關於凜劍山莊的事,她自然是知道的。

只不過,沒興趣去管。

只要她能達到自己的目的即可。

桃花眼掠過常人無法撲捉的寒芒,妖冶危險。

修長如玉的手微轉動茶杯,抬起輕飲,優雅矜貴。

「慕雪依,你什麼時候離開這裡?」

夏楚離看著她,直接喊她本名,他也是奔著武林大會來的,武林大會結束后也不打算回凜劍山莊了。

原計劃是在江湖上闖蕩一番,沒有想到會遇到她。

「武林大會結束。」

慕雪依如實回答,她不會停留太久的。

「那你要去哪兒?」

夏楚離下意識問道,雖然心裡已經有了答案,她會回自己的攝政王府,畢竟她是攝政王。

慕雪依不再言語,她還要回那個地方一趟,碰到狼軍的那個林子。

只不過她這次要去林中深處,而不是外圍,內圍危險度也比外面高上百倍。

見她不回答,夏楚離也不多問了,真是……從來沒見過像她這樣的人,就是寡言,也沒這麼寡言的吧。

也太過於冷漠了,任何人離得她再近,也會從心底油然而生一股距離感,遙不可及。

夏楚離不由得朝她坐近了一點,可是那種感覺還是沒有消失。

他煩躁的皺了皺眉,拋去這種莫名其妙的感覺。

慕雪依用完膳之後回到樓上的房間里,夏楚離坐著,思索半天,也跟著上去了。

畢竟……他好像沒有房間。

洛雨塵平靜的眼眸里,映照出二人一同離去的背影,他起身,也上樓了。

「作甚?」

慕雪依停在門前,然後轉身看他。

夏楚離有些尷尬,不自然的別開視線。

「我、我可以進去嗎?」

「不可以。」

慕雪依果斷拒絕,一般來說,她不喜歡別人進她房間,雖然這只是客棧。 「就一小會兒。」

夏楚離也知道男子進女人的房間不太好,畢竟男女有別,可是現在還下雪,他還真不知道該去哪裡。

「理由。」

重生后我在大佬面前拽炸天 慕雪依沒有急著開門,沒有拒絕也沒有允許,只是冷漠的說出兩個字,理由。

允許他進去的理由。

「現在下雪。」

這人怎麼一點都不通情達理?冷冰冰的!

夏楚離好似忘了自己也是這樣一個不通情達理的人,他脾氣不好,要是換作有人要進他房間,估計連商量的餘地都沒有。

直接丟出去!

「這裡不止我一人。」

慕雪依淡然自若,這並不足以成為可以進她房間的理由。

夏楚離:「……」

一個女人怎麼這麼婆婆媽媽的,不想讓他進去了斷來說就是,還理由!

「我只認識你一個。」

夏楚離覺得自己耐心快被磨光了,要是換作別人他估計就動手了,管他是不是理虧。

慕雪依雙手環胸,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緋薄的唇瓣不緊不慢的說出幾字。

「我不認識你。」

「……」

他媽的,在月下寨搶了他的位置這不算,畢竟是贏來的,但是之前……

她她,她還看了他身子,輕薄了他,現如今居然說不認識他?!

夏楚離感覺自己肺都要氣炸了,連殺人的想法都產生了,氣死他了!

「進。」

正打算髮作的時候,慕雪依出乎意料的允許他進來了,於是,夏楚離那股火氣憋著難受,但發作也不是。

要是慕雪依再說一句拒絕的話,夏楚離估摸得發飆了,因為他脾氣本來就暴躁。

「關門。」

慕雪依先行坐下,對著剛進來的夏楚離說。

夏楚離:「……」

他用力甩了下門,門顫動了,要是他再大力些,毫無疑問,門會直接塌了。

夏楚離坐在她對面,窗戶沒關,冷颼颼的,這才發覺,她沒有關窗,離窗戶近的地上,都有一層薄雪。

「你怎麼不關窗?」

夏楚離硬生生的把那句『你有病吧』給咽回肚子里去了。

「不冷。」

慕雪依身體的體溫就很低很低,隨著她內力越深厚,寒冰訣的修鍊,體溫只會越來越低。

她對於現在的天氣變化,也沒了感覺,不會冷,也不會熱,因為她體溫就是冰涼的。

「怎麼可能不冷。」

夏楚離上前把窗子關上了,他內力深厚都能感到一絲寒意,她怎麼可能會不冷,雖然她武功也很高強。

但,是個人都會怕冷的!

慕雪依沒有出口阻止,靜靜的坐在一邊。

夏楚離沒有像平常男子一樣戴面紗,他目光觸及銅鏡之時暗了暗。

這張臉……

終究也只是會被人厭棄!

也許,他真的很醜吧。

「那個白衣男子……你喜歡他么?」

夏楚離有些羨慕洛雨塵清冷如仙的容顏,那般勝似謫仙的容顏,怕是很少有人不會喜歡吧。

慕雪依指尖有節奏的敲著桌面,眼底冷清薄涼,沒有溫度,漠然開口:「你覺得呢?」

這般冷漠無情的她,又怎會喜歡他人?

可夏楚離卻不這麼覺得。 正打算敲門的洛雨塵一頓,那隻修長的手停在了空中,站在那一動不動。

心裡竟隱隱有些緊張。

莫名其妙的,他越來越奇怪了。

緊接著,慕雪依冷漠的說了一句『不可能』。

意料之中的回答,洛雨塵抿了抿薄唇,放下那隻正欲敲門的手,轉過身離開了。

一向清冷淡然的眸子,閃過連他自己都不曾發覺的失落。

慕雪依曾對水炎冽說過『我們試試吧』,但也只是單純的試試而已。

夏楚離看著這個冷漠到了極致的女人,也無可奈何,也許她就是這樣冷情的一個人。

慕雪依忽的站起身,去床上躺著,把床簾放下,這裡多了一個人,她也不好練功。

冷王追妻:庶女本輕狂 畢竟,她不想暴露寒冰訣。

她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朝夏楚離丟了一個瓷瓶過去。

「解藥。」

「什麼解藥?」

夏楚離接住了瓷瓶,他又沒中毒,需要什麼解藥?

「背後的彼岸花。」

她紋上去的那朵彼岸花,而且紋完之後她給他灑了藥水,那可不是普通的藥水。

外敷內服都可以讓人練功時內力提升,只不過外敷的話,得劃破肌膚,只不過使用的話會有副作用,不定時的全身無力,身體絞痛。

這個藥水是她第一次製作的,可能會失敗,她當然不會拿自己做實驗,剛好她救了夏楚離,就拿他做實驗了。

她這麼一說,夏楚離臉突然漲紅,暗罵一聲登徒子,看了他身體不說,居然還給他下毒!

「如果那是毒,你現在就不會在這裡了。」

她也不會去救人。

床簾之後傳來冷漠又漫不經心的聲音,她可沒有那個閑情,救了人又去把那個人殺了。

這一點夏楚離也是知道的,他把丹藥吞下了,瞪了一眼那個方向。

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很不爽很不爽!

有種想揍人發泄的感覺!

但偏偏這人又揍不得!

夏楚離氣悶不已,直接拿起桌上那杯水一飲而盡,這茶那麼難喝,她都下得去口?

隔壁一間房,紅衣男子摘下臉上的面紗,露出一張魅惑無比的臉,他媚眸半眯著。

其實當初,他是去找了慕儀賢,然後下了不少功夫,才當了慕雪依的側君呢。

子祈和女皇做了一筆交易,他才當成了慕雪依的側君,至於那筆交易是什麼……

呵。

他撫平了衣袖,滿是魅惑的眸子微眨,眼底最深處卻是一片薄涼,

窗外的寒風吹過,衣袖被吹得掀開,露出血痕,是被動物抓的。

他露出一抹妖嬈的笑,十分的危險:「這隻小畜生的膽子倒是不小。」

子祈跟了慕雪依一路了,見她不急不緩的,倒是有些像是遊玩。

還真是讓人捉摸不透啊。

「那隻狐狸你把它弄哪去了?」

一身暗紫長袍的千邪出現在房間里,他神色陰冷,讓人不寒而慄。

「自然是放了。」

只不過是教訓之後放的而已,畢竟……這小畜生竟然敢傷他!

一想到這,子祈目光一閃,唇角微挑起弧度,異常狠厲。 千邪看著他手臂上的血痕,尤其是在他雪白的肌膚上,尤為醒目,很難讓人忽略。

放了?

呵,他可不相信這個男人是什麼心善之人,比起狠辣,這個人可是比他還要狠!

對別人狠,對自己更狠!

簡直就是一個瘋子!

「你連她都打不過,還想著跟那個老東西斗嗎?」

子祈含笑看他,魅惑的眸子帶有譏諷和輕蔑,口中的這個她,自然是指慕雪依。

聽到這話,千邪臉色有點難看,黑沉可怕,他從未想過,會輸給慕雪依。

而且……

居然殺不了她!

他想殺的人從來沒有殺不了的!

「我會殺了她,至於那個老東西,我也會將他碎屍萬段!」

陰冷可怕的語氣,滲透著無數戾氣,可見他恨極了那個人。

「若是將慕雪依給他,他就真的殺不了了,畢竟慕雪依體質可是萬里難挑一的,更何況……她修鍊了寒冰訣。」

寒冰訣是老東西給那畜生的,再由那畜生跟著慕雪依,並引導她去修鍊寒冰訣。

子祈曾聽說過,寒冰訣必須要有天生體寒的人修鍊,並且使用還需要極為深厚的內力。

隨著境界越高,實力越強,甚至以一敵萬都是小菜一碟,但也同樣,越後面越危險,甚至在修鍊途中變成冰雕都有可能。

亦或者是走火入魔!

千邪目光暗了暗,看來那老東西對慕雪依另有目的,可是他為什麼要慕雪依修鍊寒冰訣?

他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傳說寒冰訣化水成冰,也無懼冷暖,只不過對於有些方面倒是苛刻,即便是體質陰寒也不能避免。」

子祈放下手中的茶,妖媚的眸子閃過嫌惡,果然是粗茶。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