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王天才道:“你說了半天,她到底是何方神聖,連大名鼎鼎的聶少爺都難見一面?”

2021-01-29By 0 Comments

“她就是夕萊聖國的聖女!”

“什麼!”衆人聞言,都是倒抽一口涼氣。

夕萊聖國的聖女,其地位,就好比是大蒙帝國的聖上。權力無邊,修爲通天。

不僅如此,夕萊聖國是信仰建國, 大唐俏郎君 ,當場就會被打死。

據說上一任聖女與魔教拼殺的時候不幸早亡,現任聖女‘妍’剛上任不到五年。年紀不過二十歲,正是芳華昭昭,又生得一副絕色容顏,引得各國皇子公爺爭相討好。

“難怪於你聶少爺的身份都難於一睹芳容!”

三人經過短暫的驚訝後,開始明白聶少爺剛纔的話。

秦天突然想到一個,問道:“此次的賞花大會,都城四大執絝會不會前去?”

聶少爺道:“這賞花大會,就是他們四人舉辦的。這一次不知道他們用了什麼手段,居然連妍兒小姐都給請來了。四大執絝的能量,果然是不可想象,你們有幸見到他們的話,可要抓住機會,一旦和他們結識,將是受用無窮。”

葛成嘖嘖嘆道:“那些可都是大蒙帝國的最上流,豈會和我們這種人結交,恐怕連見面的機會都不會有。”

王天才深表同意,連連點頭。

秦天冷笑道:“四大執絝很了不起麼,其它人我沒見過,但和其中一位郭公子卻是打過交道。”

“郭公子,當今國舅爺的小公子,四大執絝排第三,你小子不會惹到這位郭公子了罷?”聶少爺大是吃驚,神色間充滿了擔憂。

其它兩人也都一臉不解地望向秦天,聽秦天的口氣,不知他是如何把這位大人物給得罪了。

秦天於是將自己上次在竟拍會的事情說了一遍,三人聽完,一個個臉色難得之極。

秦天不但當衆掃了郭公子的面子,而且還將他的飛劍砸爛,這,簡直是讓人難於想象。

聶少爺沉吟道:“郭公子爲人最好顏面,把面子看的是極重,秦天你這次恐怕是闖大禍了!”

“我還不信了,他一個都城執絝子弟,無官無職,還能把我怎麼樣?”秦天可從來沒怕過事,什麼不公正的事情被他遇到,他指定要管他一管。何況這一次,自己吃了這麼大的虧,肩膀被刺一劍,無論如何也要討回來。

管他什麼四大執絝之一,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王天才想了想,道:“算了,我們還是不要去參加賞花大會了,要是秦天不小心和那位郭公子碰到,難免對方會對秦天不利。”

葛成點了點頭:“反正我們和那些人不是一類的,去了也白去。”

聶少爺有些可惜地將賞花玉牌收起來,不料秦天伸手奪了過來,道:“好好的賞花大會,爲何不去?你們三人賞你們的,我一個賞自己的,這個賞花大會,我還非去不可!”

葛成驚訝地道:“秦天,你千萬不能去。”

王天才也道:“這些人我們可得罪不起,能躲就躲吧。”

聶少爺正想開口勸他,秦天的擺手將他的話攔住,道:“我正愁沒機會和這位郭公子清算那一劍這仇,這一次的機會,我不能錯過。”

他的話一出口,三人瞬間沒了動靜,一個個驚訝地張大嘴,下巴險些要掉地上。

“你瘋了!他不找你的麻煩就謝天謝地了,你還要故意去找他的麻煩?這不是活膩味了麼?你可知道他的修爲早就達到通靈五重飛劍境,而且他父親國舅爺掌管皇宮欽器堂,身上的極品法寶無數,你根本打不過他。”聶少爺無比激動地道。

王天才雙眉緊緊地擰在一起,勸聲道:“就算你打敗了他,他會甘心麼?他父親一代國舅,掌管欽器堂,權勢滔天,以後你會有無窮無盡的麻煩找上門。”

葛成連連點頭,道:“忍一時風平浪靜,秦天,你大可不必惹這個麻煩。”

秦天聞言,不但沒有放棄,反而心中怒火越來越盛。


“什麼叫忍?我爲什麼要忍?”秦天狹長的目光中,閃出濃濃的恨意。接着道:“姓郭的用劍刺我,如果這都能忍,那我秦天和烏龜王八還有什麼區別,這道還修的有什麼意思!我輩修道,所爲何來!”

一聲怒吼,把在場的三人都給震住。

“修道之目的在於斬妖除魔,匡扶正義。什麼是妖,什麼是魔?”秦天冷哼一聲,又道:“他姓郭的仗勢欺人,目無法紀,他就是妖,就是魔!我斬的就是這種妖,我除的就是這種魔!正義從何而來?就是從我們的三尺青鋒下而來,不出劍,何來正義,不出劍,如何得證大道!”

“我秦天修道不求登尊封神,只求道在心中。有仇報仇,有怨報怨,躲躲閃閃,只會讓心中的憋屈越積越多,直到將一切道性全部埋沒。修道,是青鋒一指斬塵緣,是白骨尚存復仇念,沒有害怕,不需隱忍,只需斬盡一切阻礙,勇猛精進!”

秦天的一番話,讓得其它三人低頭,再也說不出話來。

將玉牌抓在手中,秦天無比堅定的道:“是兄弟就不要勸,三日後,我一定會赴這賞花大會!”

“唉!”

三人齊嘆一聲,都清楚秦天的脾氣,既然說的出口,也一定會如此去做。

“別人說你狂妄,還一點沒錯。我們勸不了你,但願你動手前多多考慮一下自己的前程,不要讓自己以後悔恨纔是!還有,到時候你別想一個人行動,我們會牢牢看住你。”王天才的搖了搖頭,走出大廳,不知是被秦天的一番話感悟,還是因爲秦天的倔強而無奈。

聶少爺深深地看了秦天一眼,道:“你既然非去不可,就要記住,你是九五宿舍的人。是榮,是辱,我們都一起,我先去打探消息,看看郭公子有些什麼舉動。”

葛成張了張嘴,卻發現自己不知道說什麼。

“走吧,一場風雨看樣子就要來了,話說本少爺還沒做過這麼刺激的事情呢?”聶少爺拍了拍葛成的肩膀,兩人追着王天才的步伐而去。

“那就一起瘋狂一把!”遠處,傳來王天才的大叫聲。

望着他們的背影,秦天嘴角掀起一抹微笑。忽然發現,這纔是真正的兄弟,有勸,有爭,最後卻還是要在一起。 夜深如水,皎月如盤。

秦天端坐在屋中書桌前,右手拿着金石符筆,一筆一劃地在符紙上畫着一個個奇形怪狀的符號。

他正在努力地練習畫符,念涵坐在他身旁的椅子上,手中拿着一疊畫過的符紙,靠在椅子上睡地正香。

金毛則打着巨大的呼嚕,四腳朝天地睡在牀上。


一陣輕風從窗外吹進來,捲起念涵的頭髮,吹地桌上的符紙沙沙輕響。

最後一筆畫完,秦天臉色露出一絲喜色。

“我感覺我的陣符術已經達到了一品陣符師的瓶頸,不用多久就能突破它,成爲一名真正的陣符師。”秦天緩緩地放下符筆,將剛纔畫的那張符紙鋪在手中,仔細地檢查了一番。

雖然這張符紙並沒有成功,但秦天已經知道自己的問題所在。

一級的符篆,共有一百道筆劃,秦天現在能夠成功的畫出前面的九十九道,唯有這最後一道無法成功。

“只要堅持練習,畫完這最後一道筆劃,我就能夠成爲一名令人尊敬的陣符師!”

噬魂玉飛了出來,望着秦天手中的符紙,搖了搖頭,道:“天哥把陣符一道想的太簡單了,雖然只有最後這一筆沒成功,但是整個一百道筆劃,最重要的地方恰恰是這最後一筆。”

說罷,她伸出肉呼呼的手指,伸手指了指符紙上的筆畫,繼續道:“天哥你看,這最後的一筆看似簡單,其實不然。前面的九十九道筆劃都各爲一筆,唯獨這最後的一筆必須穿過了前面所有的筆畫。 秦吏 !”

秦天恍然大悟,眉毛緩緩皺了起來:“難怪我一直都沒辦法畫好這最後一筆,原來這其中竟還有這等道理,爲什麼莫問心講課的時候,並沒有提到這一點?”


噬魂玉解釋道:“授人於魚,不如授人於漁!有些東西講的太直接了反面不好,我現在也後悔把這最後一筆的真義說給你聽。因爲這最後一筆,更多的是靠領悟,方可成功,現在你聽了我的一番話,就相當於約束了你的想象能力,這會侷限你的悟性。”

“領悟?”

“不錯,最重要的在於一個‘悟’字,並非靈魂強大就可以輕易成功。除非能夠遇到傳說中的萬籟之境,瞬間可以將自身的神識變地清靈,悟性也能變地異常的強大。萬籟境中一點悟,說的就是這個道理。”噬魂玉見識非一般的廣大,詳細地解釋給秦天聽。

秦天好奇地問道:“萬籟之境要如何才能實現?”

噬魂玉擡頭望着窗外,聲音變地有些悠遠。

“萬籟之境,是傳說中的一種心靈至高境界,是可遇不可求的。在我的那個年代,也聽說過一個人達到這樣的境界,那就是有符尊者之稱的那一位大賢之士。據說他就是通過進入萬籟之境,才能一朝得悟,成就八品陣符師!”

“八品!”秦天抽了一口涼氣,在他的認識裏,如今的天陸最高的陣符成就也不過是七品。

噬魂玉點了點頭,臉上並沒有太多的驚訝。繼續道:“能夠得此機緣的都是大能大賢之輩,受到上天的眷顧。萬籟之境可遇不可求,但有一些特殊的功法運用起來時,雖達不到萬籟之境的效果,但也能對修士的領悟能力提升一些。”

秦天連忙問道:“什麼功法?”

“大寂滅聖女吟!”噬魂玉慢慢地將這個功法的名字說了出來,又補充道:“這是來自西域的一道十分特殊的功法,並非一般人可以修煉,只有身具業念之人才能修煉。業念,就是普通民衆上傳的香火之力,是一種由信仰聚積而成的力量。”

秦天似乎聽明白了一些,萬籟之境可遇不可求,這套‘大寂滅聖女吟’又不能修煉,看來自己只有苦練的命了。

“不過天哥也不用灰心,如今你的陣符術已經進步很快了,這些天藉助金石符筆練習,提升的速度是以前的數倍。我看不用一年,一定可以領悟出這最後一筆!只要刻苦的練習,終可以證得大道!”噬魂玉轉頭望着秦天,笑着鼓勵道。

“不錯!只需刻苦,再加上金石符筆的幫助,我早晚能達到一品陣符師!”秦天暗自點頭,重新取出一張符紙,拿起金石符筆,準備接着練習。

篤!篤!篤!

可就是這個時候, 絕品天醫

“進來吧。”秦天一猜就知道外面敲門的一定是吳有晴。

果然,門被打開,一身白衣白褲的吳有晴微笑着走了進來,這時念涵也醒來了。

“喔,少爺,我睡了很久了嗎?”念涵擦了擦嘴角,一臉慚愧地道。

秦天笑了笑,道:“都說是不用你在這裏陪,你非要陪着,我在這裏練習畫符,你一定是覺得太悶就睡着了。”

念涵吐了吐舌頭,轉頭望見吳有晴,笑着迎上去:“吳姐姐,你來叫我回去休息的麼?”

吳有晴點了點頭,道:“晚上我爹去尚書大人家裏喝酒,剛纔老管家送信回來,說是今晚不回家了。尚書大人剛得一子,不少官員都去賀喜,想必要鬧一個通宵。”

這位尚書大人和吳遠的私交極好,吳遠能夠從西寧城調到都城養老,也是出自他的幫忙。

秦天之前從老將軍口中聽說過這位清廉愛民的尚書大人,想不到這位尚書大人老年得子,真是可喜可賀。笑了笑道:“天色不早了,你們回去休息吧。”

吳有晴和念涵兩人手挽着手,一齊朝後院走去。

秦天送她們回了屋,重新回到自己的屋裏,正要繼續練習畫符,突然前院傳來一陣急切的腳步聲。

“嗯?”秦天神識一張,立刻發現有一個修爲極高的人躍過將軍府的城牆,迅速朝自己這邊奔來。

將軍府分前院和後院,後院是家眷的住所,前院是客房。秦天住在前院,靠近大門,而吳有晴和念涵住在後院。

“好大膽,竟然有人敢夜襲將軍府!”秦天伸手一揮,將蠟燭吹滅,正準備躍出窗去瞧個究竟。

突然,一個女子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不必出去了,我已經進來了?”

秦天神色大變,臉上一下子變地難看之極!

瞬間而至,完全感應不到她是如何潛進屋的!

強自鎮定下來後,秦天身子微微一晃,面色陰沉地轉過身來。

黑夜中,藉着淡淡的月光,秦天看見一位黑衣蒙面的女子,此刻正閃動着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望着他。

雖然看不到對方的容顏,但秦天一眼就敢確定,黑衣之下,一定是位絕代佳人。

月光下,照出她那修長的身材,緊身的黑衣將她曲線曼妙的身形展露無遺,腰間墜着一塊巴掌大小的極罕見的紫金玉。大而靈動的一雙眸子泛着藍寶石一般的光芒,挺尖的鼻子晶瑩剔透。

這女子看上去並不是中原人物。

女子的身材與容貌尚在其次,讓秦天真正驚奇的是她的修爲。

在神識掃描的時候,她身上的靈氣看上去只有通靈五重的樣子。然而一名通靈五重的修士不可能悄無聲息地潛入秦天的房間,深更半夜,黑衣蒙面,看上去就不像是幹好事的。


“你看夠了?”,黑夜中,那女子突然開口。字正腔圓,聽聲音完全看不出是異地女子。


近距離的觀察,對方給秦天的感覺就是一名通靈五重的飛劍境高手。

“難道她有什麼祕法能夠將自己的修爲壓制住,給別人以錯覺?”秦天心中一動,神色自然地道:“半夜三更,姑娘闖將軍府,不知有何指教?”

正正當當的來將軍府,從正門進來則是‘貴幹’,像她這般鬼鬼祟祟的半夜潛入,便是‘指教’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