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王恩正經常外出採藥,一走就是半個月甚至更久,她就自己照顧自己,順便替王恩正接待一下找上門來求醫的病友。

2021-02-01By 0 Comments

直到有一天,趙青山找上門來。 嘴角帶著淡淡的邪笑,東方修哲緩步向著醉月晨走去。

邁出的每一步,都會讓醉月晨的心跳不禁加快些許。

此時的醉月晨表情凝重,心中暗想:「這種無形的壓迫感,我只有在『三元亞次方』中才感受過,沒有想到在這樣的比賽里,竟然也有讓我如此緊張的壓迫力。」

「嗖嗖嗖!」

醉月晨可不想坐失先機,她再一次發動了「空間魔法急射箭」。

數十根魔法箭,從不同的方位憑空出現,每一根魔法箭,都離東方修哲不足一根手指的長度。

「怎麼會這樣?」

原以為這個突襲會有所成效,可是醉月晨卻是吃驚地看到,發動的這一根根魔法箭,竟然全都被定格在了半空中。

「同樣的招式,對於我來說,再使用一次不會有任何作用,你還是省省能量施展一些我沒有見過的招式吧!」

東方修哲笑著說道,他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這難道是『領域防護』?」

腦中閃過這個念頭,醉月晨不禁被這個想法嚇了一大跳。

要知道,能夠使出「領域防護」的人,都是聖級強者,幾乎是站在巔峰的人。

眼前這個少年,小小年紀,就算他打娘胎里開始修鍊,也不可能達到聖級之境。

那他剛剛所用的是什麼招式,難道他是一位特殊系斗師?

「既然『空間魔法急射箭』對你無用,那你試試我的這一招如何?」

醉月晨突然大喝一聲。不見她有任何動作,天空之上那密如雨的魔法箭傾盆而下。

看得出來。這一次的醉月晨,打算用數量戰勝對手的奇特招式!

東方修哲驟然停下腳步,眯著雙眼,抬頭望著那逐漸放大的魔法箭。

「轟~轟~~轟~~~」

巨響接連傳出。

然而那數以萬計的魔法箭並未能命中目標,在它們沖向東方修哲的時候,被水系魔法「漩渦歸海罩」給防了下來。

那一根根魔法箭,觸及到「漩渦歸海罩」后,就像是一條條弱小的魚。無法抵抗那急速旋轉的水流,不得不被迫屈服。

「什麼?」

醉月晨的那雙眼睛差點瞪出來。

她雖然料到了這次攻擊未必能夠湊效,但卻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少年竟然還能夠瞬發魔法,而且還是如此強大的「漩渦歸海罩」。

值得一說的是,在眾多防護魔法當中,「漩渦歸海罩」未必是最強悍的防護。但卻是此時此刻最有效的魔法。

真正的魔法高手,懂得因時因利施展魔法,以最小的能量消耗,發揮出最大的功效。

正是因為醉月晨也是這樣的魔法高手,所以她只憑這個「漩渦歸省罩」便已經看出,眼前這個少年的魔法造詣。絕對不簡單!

「魔法師?」一直目不轉睛觀看戰鬥的洛凡也是一驚,「難道這個少年是一個魔武兩修者?」

就在洛凡猜測不定時,醉月晨已經將她的那張「飛狐雙子弓」拉開。

魔法奧術.雲開穿龍槍!

只見一根由數種魔法元素凝聚而成的魔法箭,在離開弓弦的瞬間,竟然急劇膨脹。眨眼的工夫,已經變成了數米長。說其是一根長槍都不為過。

醉月晨的這一招,可以輕鬆地破開「漩渦歸海罩」!

然而,讓她始料不及的是,東方修哲竟然主動撤去了魔法防護罩,屈指一彈,「斷陽指」已然發動!

「轟!」

兩股能量碰撞在一起,瞬間各自消散,產生出的強大能量氣波,連比賽台下的數名裁判都掀飛了出去。

如此霸道的衝擊,頓時讓觀眾席里的議論聲戛然而止。

無數觀眾,瞪直著雙眼,張大著嘴巴,神情獃滯地注視著下方的比賽台。


醉月晨的弓弦再次撥動,接連不斷的奧術發動。


東方修哲神情淡然,「斷陽指」也是接連使出。

剎那間,轟鳴之聲不絕於耳。

這似乎又演變成了招式速發的較量。

突然,醉月晨再次使出瞬移,人已經到了半空之中。

手中的「飛狐雙子弓」,突然被她給扔了出去,這個意外的舉動,不知會讓多少人感到詭異?

就在「飛狐雙子弓」脫離她的手掌瞬間,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兩道光芒閃爍,兩隻靈動的青白飛狐赫然出現。

這兩隻飛狐,踏空飛奔,在它們的後背之上,被一根不斷延伸的細絲相連。

「再接我這一招!」

「天陷!」

人在半空中的醉月晨,接連喊出。

好似接受到了她的感覺,一支詭異的巨箭,驟然間在兩隻飛狐連接的細絲上出線。

這支巨箭,箭頭竟然是一隻樣貌猙獰的怪物,正張著巨口,像是要吞噬一切。

此時的東方修哲,雙眉皺起,不是因為「天陷」這招式,而是因為那把「飛狐雙子弓」。

「竟然可以幻化出獸,這似乎不是普通的弓,難道是魔器?抑或是……」

時間不允許他做仔細的觀察,那支巨箭已經飛了下來。

就在關鍵的時刻,陰陽眼中的「吞噬能量」接合著「魔尊千手」已然發動。

一尊巨大的魔像,赫然出現,利用那密集的手掌,擋住對方這支巨箭的同時,魔像巨口一開,吸食起箭身上的能量來。

看到這一幕,洛凡臉色大變!


醉月晨更是被嚇得有些走神!

「醉月晨,快點放棄這場比賽,你與他的戰鬥。實在是太危險了,他不是普通人!」就在這個時候。洛凡再也顧不上許多,出言喊道。

聽到這話,醉月晨更是一驚,她非常了解洛凡的為人,這種時刻絕對不會開玩笑。

「這個少年,他到底是何許人也?」

望著快要被吞噬殆盡的「天陷」,醉月晨不得不承認,今天的對手實在恐怖!

就在她準備聽從洛凡的建議。決定放棄這場戰鬥時,沒有想到下方的少年竟然在她的眼皮底下消失了。


醉月晨這一驚可是非同小可,周身的毛孔都不禁滲出了冷汗來。

正準備施展探知,沒有想到洛凡的聲音再次傳來:「他在你的斜後方,小心!」

醉月晨不敢回身,因為時間不允許,她再次施展空間瞬移。移動到了百米外的半空。

醉月晨總算是看到了剛剛消失的東方修哲,可是,她的臉色卻是為之一變。

此時的東方修哲,竟然手持著醉月晨的那張「飛狐雙子弓」,好奇地研究著。

「還我!」

醉月晨當即就想過去搶奪,誰知就在這時。人影一閃,洛凡竟然攔在了她的身前。

「先放棄這場比賽,兵器的事,我會幫你要回來!」

洛凡表情嚴肅,說這話的時候。視線牢牢地鎖定住東方修哲。

醉月晨有些猶豫,最後選擇相信洛凡。 江湖詭聞錄 ,她照洛凡還差好多。

而以見識與目光來論的話,她更是不及洛凡!

「我決定放棄這場比賽!」醉月晨突然對著下方的裁判員喊道。

眾位裁判在一愣之後,總算反應過來,揮動著手中的旗子,宣布比賽結束!

雖然這個結局有些意外,但還是在觀眾席中爆起了雷鳴般的歡呼聲來。

「我們贏了,我們贏了!」

休息區內的慕榮派,神情激動,眼眶之中閃爍著激動的淚花。

慕榮霽抬頭看著半空中的那道身影,那個已經在她的心裡佔據了一席之地的弟弟,一股難以抑制的興奮之情竟然讓她放開喉嚨大喊道:「我們取得冠軍了!」

休息區內的幾位跟班老師,正是相互抱成一團。

「爺爺,他贏了,我果然沒有看錯,他是值得我去追求的人!」觀眾席的一處,葉風雪雙手抱胸,眼中光芒閃爍。

葉秋寒這一次沒有再說什麼,他一開始就知道了這結局,只是沒有料到自己的小主人自從分別之後,變得更加強大了。

對於自己孫女的一廂情願,葉秋寒不想再多干涉,讓這一切隨緣。

「小兄弟,比賽已經結束,你們贏了,可不可以把你手中的兵器還回來?」

洛凡凝視著東方修哲,語氣平和地說道。

然而,隨著他的話落,空氣似乎變得稀薄起來,氣氛的緊張度更是再上一台階。

醉月晨也正用一雙銳利的眼神盯著東方修哲,雖然未說話,但她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無論如何都要將「飛狐雙子弓」拿回來!

「原來如此,與其說這是一件魔器,倒不如說這是一件下品級法器,難怪會如此不一般!」

通過陰陽眼的分析之後,東方修哲終於得出了結論。

以他現如今的煉器水平,雖然還無法煉製出法器之類的裝備,但卻掌握了如何鑒別!

「小兄弟,我可是與你們『羅修魔武學院』的先代校長有交情,能否看在我的面子上,把那張弓還回來?」洛凡再次問道,並且已經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

「能否再給我一點時間,馬上就好了!」

東方修哲正在利用「解陣術」解讀著這張弓的內部陣法。


「把它還給我!」

醉月晨可無法忍受自己的心愛兵器,被別人把玩,當下便爆發起來。

只見她手臂平伸,無數條堅韌的藤蔓,帶著不同尋常的能量波動,筆直衝向東方修哲。(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王翠郁看到趙青山的第一眼,就嚇得一聲尖叫。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