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現在南方大陸的形勢對於白虎一族極為的不利,他這個時候也越來越小心了,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那麼他將成為整個白虎一族的罪人了。

2021-02-02By 0 Comments

「這一次到了雲武宗,我們只是跟他們談判一下就行了,現在跟他們發生衝突也沒有什麼太多的必要,咱們要去東都城,這裡面的明暗勢力實在是太過複雜了。」葉川沉聲道。


「這個隨便你啊,反正今天把事情解決了!」白墨的意思就是不要拖沓,原本的他倒是不怎麼著急,但自從聽金十八說起了這些事情之後,他的心情也是出現了反覆。

白墨帶著葉川直接從高空中飛了下來,葉川倒也是體驗了一把真正的急速狂飆。

「呵呵,這雲武宗的宗門所在地元力倒是非常的濃郁啊……」葉川呵呵一笑,他感覺這元力還是非常的不錯的,至少比他們天河宗那邊的元力要強很多了。

為什麼很多人願意去強大的宗門?因為強大的宗門他們的各項基礎設施都是非常的不錯的。

「這個你不知道?一個宗門的所在地實際上就是這個宗門的根基,天河宗那樣的地方要是真的元力濃郁的話,你以為現在還會是你們的宗門么?早就不知道變成了誰家的宗門了。」

白墨的調侃倒是讓葉川感覺到了真實,實力,一個宗門只有實力強大才配擁有更好的資源。

現在的葉川想著的是他未來的宗門到底應該怎麼辦才好?如果選擇的地方不好,那以後就算是想要發展也沒有太多的發展前途。

葉川笑著道:「這看元力的濃郁程度到底怎麼看啊?」

葉川雖然知道一個宗門有根基,但是他對於整個宗門的架構和理解還不是非常的全面。

宗門的根基相對於很多人來說很難理解,有些人覺得是人才,有些人覺得是環境,有些人覺得是管理能力。

但是不管怎麼說,環境的確是一個宗門發展的基礎,你要是沒有這個基礎,就算是想要發展起來恐怕都很難。

「這元力的濃郁程度一般高手自行就能夠感知了,當然了一般武尊境以下雖然能夠感知到元力的濃郁程度,但是真正的持久度他們是感受不出來的。」

「持久度?」葉川有些誘惑的看著白墨,顯然他不是很明白這個意思。

「持久度的意思就是元力能夠持久的如此的濃郁,就好比之前的雷鳴塔,其實他每一層的元力濃郁程度都是很高的,可一旦你吸收了之後呢?他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夠有如此濃郁的程度……」白墨笑著道。

葉川點點頭道:「元力的聚集不也是這麼回事么?」

「當然了,這個就是持久度了,恢復的越快就說明了持久度越高,到時候咱們在東都城建一個宗門的時候,選址也是一個極為複雜的事情,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真正的把宗門的總部建立起來的。」白墨沉聲道。

葉川和白墨兩個人肆無忌憚的走在了雲武宗的道路上,一路上看著他們的人雖然很多,不過已經出現在了雲武宗的宗門所在地,很多人都不知道這兩個人到底是幹什麼的。

一般這種情況下,誰又願意去惹是生非呢?反正葉川他們不搭理別人,別人也很難會去搭理他們的。

「這他娘的雲武宗的宗主府到底在什麼地方啊?咱們這麼漫無目的的去找也不是這麼回事啊?」葉川苦悶的說道。

白墨嘿嘿一笑道:「前面有一個美女,咱們過去搭訕一下?」

葉川看了看白墨那一臉賤笑的樣子,他倒是有些無語了,這白墨現在很大程度上都已經變成了一個色虎了,不過他現在也習慣了白虎的樣子,他總是嘴皮上比較的溜,但是一直都沒有付諸於實際行動之中。

「美女,請問一下雲武宗宗主府怎麼走啊?」白墨笑嘻嘻的看著幾個穿著雲武宗服飾的人走了過來,他笑著問道。

「你們是什麼人?」為首的一個女子看著白墨和葉川很是戒備的問道。

「咳,你們這是什麼態度嘛,我和你們宗主是朋友,這一次他邀請我們過來對他的宗門進行一番指導,你說我們是什麼人啊?」白墨這小子現在胡謅的本領也是日漸高漲了。

「啊……」眾女都是一陣的驚呼,隨即那個領頭的大美女笑眯眯的說道:「原來是宗主大人的朋友,那我帶你們過去吧?」

白墨微微點頭道:「好,那就勞煩這位美女了……」

幾個人往前走著,原本還色眯眯的他一下子就變成了一副高高在上的感覺。

葉川倒是不怎麼吱聲,白墨的確是有這個資格,他現在的實力放眼整個東勝神州恐怕能夠戰勝它的人也不算是很多了。



葉川的實力雖然不濟,可是在雲武宗應該也算得上是一個很厲害的角色了。

雲武宗宗主府。

雲俊豪正在那邊和吳用商量著關於天河宗的事情,哪裡知道已經有人來報。

「啟稟宗主大人,門外有您的朋友來了……」

「我的朋友?」雲俊豪有些詫異,這自己的朋友倒是不少,不過真正的跑到自己的宗門卻沒有跟自己打招呼的人倒是很少了。

「不錯,由內門柳飄飄師姐帶過來的,說是您的朋友……」

「請!」雲俊豪也有些奇怪,他想要知道到底是誰?不過他一點都沒有擔憂,畢竟這個是自己的主場,他還需要擔憂什麼呢?

白墨和葉川進來的時候,雲俊豪倒是一愣,看著這兩個人,雲俊豪就算是想破腦袋也沒有想得出來自己到底什麼時候認識這兩個人的。

百煉飛升錄 雲宗主……」葉川拱拱手,算是和雲俊豪打了個招呼,一旁的白墨卻一聲不吱。

柳飄飄看著雲俊豪,跪下道:「啟稟宗主,這兩個人說是宗主大人的朋友,飄飄斗膽把這兩個人帶到宗主大人的跟前。」

「我的朋友?兩位,好像我雲俊豪和你們並不認識吧?」雲俊豪沉聲道。

「雲宗主見笑了,以前不認識不代表以後不認識吧?呵呵,我們兩兄弟來到雲武宗,就是想要和雲宗主交個朋友的……」葉川笑著道。

「跟我交朋友?哼……」雲俊豪有一種被戲耍的感覺,這兩個到底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他都不知道,一上來就要跟自己交朋友?

一旁的柳飄飄愣神的看了看葉川等人,沒有想到他們根本和宗主大人不認識。

柳飄飄沉聲道:「你們兩個也太過分了吧?」

白墨笑著道:「美女別生氣嘛,以後我們和雲宗主成為了朋友,雲宗主還是會感謝你的。」

吳用在一旁看著葉川,冥冥之中他感覺有那麼絲絲的熟悉,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在什麼地方見過了。

雲俊豪沉聲道:「閣下到底是什麼人?來我雲武宗到底有什麼目的?」

「我是來自天武宗治下天河宗的人……」葉川有些直截了當的說道。

雲俊豪原本還散落的目光一下子凝成了一條直線,他看著葉川沉聲道:「天河宗?哈哈哈哈,你好大的膽子!」


「雲宗主看來還記得我們天河宗,這一次過來我們主要就是為了解決一下之前在天河宗發生的一些不愉快的事情……」葉川微微一笑道。

雲俊豪冷聲看著葉川道:「天武宗的人都是這麼的沒有規矩么?這蘇和軒到底是怎麼教育下面人的?」

「呵呵,蘇老宗主已經是退下了,現在是肖凌峰肖宗主為我天武宗宗門領袖!」葉川道。

「肖凌峰?就他?這蘇和軒到底想什麼東西?」雲俊豪似乎對於肖凌峰不屑一顧。

葉川沉聲道:「雲宗主,今天我來呢,不是為了天武宗的事情,純粹的就是為了化解天河宗的一些矛盾,希望雲宗主能夠給我這個面子。」

「你的面子能值什麼?我雲武宗偌大的宗門,少宗主竟然慘死在你們天河宗,如若不滅了天河宗,難消我心疼之恨!」

雲俊豪此刻終於是說出了自己的想法,現在的他真的是非常的鬱悶,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做事情都面面俱到的,但是他需要的就是威懾力。

這個是他最為寵愛的一個兒子,他現在也很無力,只有拿這個最弱的天河宗來撒撒氣了。

難不成他真的去找陰武宗的人報仇?又或者去跟天武宗的蘇和軒硬拼?再或者去找葯宗的人評評理?顯然都是不值當的事情。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天河宗只能夠是他唯一的選擇了,在他看來,天武宗治下那麼多的宗門,就算是滅了一個天河宗的話,天武宗也不可能受什麼話的。

白墨沉聲道:「我老大的面子不值錢?那我倒要看看雲武宗宗主的面子能夠值多少錢?」

雲俊豪冷眼看著白墨道:「小子,這裡是雲武宗,說話跟我客氣一點!」

葉川冷笑道:「看來雲宗主是沒有跟我談下去的必要了啊,你要滅我天河宗? 單純少女淪爲豪門玩物:貼身小女傭 ……」

「大言不慚,本座就是要滅了這天河宗,你又能夠把本座怎麼樣?」雲俊豪心中也是鬱悶的很,這小子到底又什麼依仗?竟然敢在這邊個自己大放厥詞?

吳用之前來報,這天河宗的整個情況,他也是了解的非常的清楚了。

天河宗宗主陸天行,乃是天武境一重的人,就算是他這兩年有進步了,那也不過是天武境二重左右的人,能夠有什麼威脅?

在雲俊豪看來,這隨隨便便派出一些內門弟子出去,就能夠把這天河宗的人殺個片甲不留。

可是沒有想到的是,現在天河宗的人竟然直接打到他的們上來了,而且還威脅他。

是可忍孰不可忍!

雲俊豪看著葉川的樣子,整個人也是非常的不淡定了,你一個天河宗的人竟然敢如此的威脅堂堂雲武宗的宗主,這說出去豈不是讓人笑話。

「吳用,先把這兩個天河宗的人給我滅掉了再說……」

雲俊豪原本也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主,現在他怎麼可能會給這幫人機會呢?尤其是兩個送上門來的人,他是絕對不會放過的。 read336;

雲俊豪現在算是非常的清楚了,這幫人絕對不能夠給他們任何的機會。

威脅他?那簡直就是找死,葉川看著吳用,也是笑了起來道:「看來上一次青光雷霆暴沒有把你給滅了,還真的是有些遺憾了。」

「你……」吳用一下子想起來了,這小子不就是那天蒙著面的那小子么?

「你……你是陰武宗的那個……」吳用的有些驚駭的看著葉川,一下子說話都有些哆嗦了起來。

「嗯?」雲俊豪看著葉川,又看了看吳用道:「就是他殺了我兒子?」

葉川冷笑道:「雲宗主,我可沒有殺了你兒子,我只是目睹了整個事情的過程而已,殺了你兒子的人是陰武宗的人,而我乃是天河宗的人。」

吳用沉聲道:「宗主,我懷疑這個人就是之前的那個小子,那小子的實力平平,如若不是因為青光雷霆暴的話,根本不可能有機會殺了少宗主的。」

「有一句話叫做多行不義必自斃!雲武宗的少宗主怎麼了?難不成就能夠到我們天河宗胡作非為么?雲俊豪,你兒子在我們宗門,想要姦殺我小師妹,就算是我出手殺了他又如何?各為其主的道理我相信你還是懂的吧?」葉川不屑的冷笑道。

「各為其主?這個道理我當然懂,不過我更加懂得一個道理,那就是實力為尊。吳用,還愣著幹什麼?」雲俊豪沉聲道。

吳用也不猶豫,直接一劍朝著葉川的方向奔襲過來,臉上帶著一絲殘忍的笑意。

「嘭!」

一道劍光在葉川的跟前閃過,這吳用的眼神瞪的老大,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跟前已經是被這個年輕人給劃破了。

他知道如若不是此人收手的話,恐怕現在自己已經是橫屍當場了。

「你……你竟然這麼厲害?」吳用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他沒有想到此人竟然如此的厲害,讓他著實沒有想到。

「雲宗主,我既然來到了你雲武宗,自然是做好了萬全的準備,我希望你也能夠認清楚形勢,如若在有這樣的行為,那可就不是這麼的簡單了。」

葉川根本沒有任何的畏懼,他整個人看上去都是非常的自信,倒是讓雲俊豪一下子給愣住了。

「你當真是天河宗的人?」雲俊豪此刻也是有些奇怪,他不是不想出手,之前讓吳用出手實際上就是看看這個人到底是什麼實力?

雲俊豪看得出來,眼前的這個人實力在天武境二重左右,而吳用的實力可以說達到了天武境七重了。

這兩者之間的差距,雲俊豪當然知道的清楚,這也是為什麼現在的雲俊豪臉色這麼難看的一個原因,此人到底是誰?怎麼可能變成這個樣子呢?

一個天武境二重的人,竟然一招就將一個天武境七重的人給*退了?

最讓雲俊豪不敢動手的一個原因,是因為在葉川的旁邊,白墨至始至終都是一動不動,而讓雲俊豪感覺到可怕的是,他竟然看不出此人的實力。

要知道雲俊豪作為武尊境的強者,一般天武境以下的人實力他是看的非常的清楚的,正是因為他看不清楚,所以他一直都沒有動。

現在他正在權衡利弊,要是吳用真的把葉川給殺了的話,那說明這兩個人根本就是酒囊飯袋,甚至可以說是傻子,白白過來送死的。

但是現在,他不得不重視起來了,這幫人的來頭實在是有些讓人看不懂了。

一旁的柳飄飄,也是被這一幕給震撼到了,這吳用可是他們內門的翹楚,實力還是非常的不錯的。

卻沒有想到人家過來的人是如此的囂張,現在的她也算是見識到了,即便是在宗主大人這樣的超級高手面前,也是有人可以如此的從容的。

雲俊豪此刻倒是冷靜了下來了,葉川的這句話說的很對,這兩個人一看就不是傻子,那麼他們既然來到了自己這邊,那就是有完全的準備的。

「雲宗主,我葉川既然能夠來到了你雲武宗,自然是有我自己脫身的辦法,這一次過來我絕對是懷著誠意來解決這件事情的。」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