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現在的問題是非常的明顯了,那就是張一凡他們必須要救援上海的,而一旦開始救援上海的話,那麼就是等於被敵軍牽着鼻子走了,更加徹底的失去了戰爭的主動權了。可是不救的話,又不行,一旦真的不救援,那麼整個長三角勢必被敵軍佔據,而一旦救援的話,很容易造成福建兵力不夠,福建失去了空軍根本就沒有辦法抵擋敵軍的軍艦。張一凡以及所有的將領都是緊緊的皺着眉頭的,這是一種非常麻煩的事情了。張一凡很是清楚,如果不救援上海,讓四國聯軍的軍隊全部在長三角登陸,讓四國聯軍佔據了整個長三角,然後自己再和四國聯軍在整個長三角上作戰,持續的作戰,雖然最後自己也會取得勝利,可是那時候整個長三角可以說已經是毀滅了,那就真的是死了的心都有了,長三角可是自己的經濟工業重鎮的,失去了長三角無異於是斷掉自己工業上的一條胳膊了。

2020-11-03By 0 Comments

不僅是四國聯軍想要速戰速決,張一凡也是想要速戰速決的,誰也不想打一場長久的戰爭。

張一凡等人在福州苦苦思考,難以下決定的時候,在福州海面上的敵軍軍艦上的總指揮,英國佬很是高興,擡起自己的手臂,搖搖的指向了福州,那是氣勢還真的是有一種揮斥方遒的得意模樣,還真的意氣風發,他能不得意嗎,這是出自他的手筆。是他否定了其他將領集中全部兵力強攻福州,用最快的速度解決戰爭的方案,是他決定在上海登錄的,是他力排衆議的,是他的功勞,這是他的得意之作。

他清楚中國人一定是將自己最有優勢的空軍佈防在福建福州的,同時還會有陸軍的重兵把守福州,等待着自己前去自投羅網的,所以他選擇了兵分兩路。 圈黎圈外,總裁不談愛! 不管是集中兵力還是要兵分兩路,都是要看情境的,死板的集中兵力並不是好的辦法,戰爭的目的是爲了勝利,而不是要照搬前人的經驗,戰爭的藝術是要自己創造的,總是抄襲前人的人,是沒有前途的。

“諸位,以爲中國的張一凡會不會派出軍隊支援上海呢?“英國佬炫耀一般的問着日本人,他就是很看日本人不爽的,日本人這些年來居然脾氣大了,不過前一段日子日本人接連吃了張一凡的虧,這一點讓英國佬有了向日本人炫耀的資本,他總是認爲日本人一定是蠢得跟豬一樣的,不然怎麼會被中國人打敗呢。

“總指揮閣下,張一凡這一個中國人並不是好熱的,他並不像表面上的那麼簡單的。”日本人避而不答,轉而找了藉口掩飾自己的失敗,失敗並不是自己的過錯,而是敵人太強大了。 長生天闕 日本人絲毫不爲自己的遮羞而感到難堪,他並不覺得有什麼難堪的。

“中國人是一定要支援上海的。”美國佬這個時候還沒有那種霸主的氣勢,還是跟在英國人後面的一個跟屁蟲而已。

“不要把我們日不落帝國想象成爲你們這中新型的小國家。”英國佬傲慢的說道,用鼻子對着日本人,自己沒本事,還把天下所有的人都想象成爲你們那種沒有本事的人了嗎,真的是,井底之蛙是想象不到世界舞臺的大的。日本人氣得鼻子都歪掉了,可是卻並沒有做聲,他倒是想要看看這些西洋人是怎麼在張一凡的手上吃虧的,到時候自己在好好的說道說道這些西洋人,有什麼本事啊,還不是蠢蛋。

“哼,中國人是一定要救援上海的,一旦支援上海的話,中國人勢必最少要動用一半以上的空軍支援上海的,到時候就是我們拿下福州的時候了,真的想不到中國人是不是都是那麼笨的,居然將首都定在福州這種毫無防禦的地方,真的是蠢到到家了。”英國佬一副天下老子第一的模樣,好像是沒有誰可以逃脫他的手掌一樣的。

英國人的反應果然就是張一凡想的那樣,不管張一凡就或者不救,都是自己佔據上風的,自己都可以到到預定目標的,這一次在中國獲得的利益將會大於庚子培養獲得的利益的,自己將會成爲英國曆史上著名的人物。英國佬在做着白日夢的,或許他的計策算得上是成功的,他的陰謀算的上是對的,可是不管再怎麼厲害的陰謀總是會被破解的,從來沒有破解不掉的招數,只有沒有辦法破解的人。

身在福州的張一凡已經有了一定眉目,雖然算不得是什麼好的辦法,但是總歸是要比什麼辦法都沒有要來得好吧。

“我們自己缺少軍事實力,但是我們有沒有辦法可以讓那些聯軍自己起內訌呢?”張一凡問道,在自己缺少實力的時候,從對方下手也許會是一個好的辦法的。

“我看不見得,我想他們或許是不會起內訌的,這一次我們廢除不平等條約,他們是肯定要要戰勝我們,然後再次簽訂不平等條約,或者是我們將他們驅除,取得我們完全的主權。在這樣巨大的利益面前,是很難讓他們內訌的。”李烈鈞皺着眉頭,其實他心中還是有一句沒有說到,那就是真的想要讓他們起內訌的,那是不可能,頂多也就是自己一方出賣巨大的國家利益給其中的一個國家,換取他的罷戰,那那顯然是得不償失的,還不如一戰到底呢。

“現在還沒有打敗我們,想要他們起內訌確實是有點困難的,畢竟內訌大多數是因爲利益分配不均而引起的,現在他們有着我們這一個最大的共同的目標敵人,想要他們內訌,恐怕是沒有什麼機會的。”許崇智如今雖然是完全被架空,失去了軍權,可是張一凡需要樹立自己那種良好的形象,形容自己的大度,讓自己有開明君主的形象,去除那些想要投降的將領的疑慮,所以一直沒有動許崇智,還將他掉到了參謀部的。

“恩,想要他們內訌是有困難的,或者是不可能的。既然這些洋人給我們玩的是虛虛實實的把戲,那我們何不也玩這樣的遊戲呢?”張一凡皺着眉頭說道,他的腦海中是有一點模糊的靈感,可是卻並沒有非常的清晰的方案,並不是很清晰的。

底下的將領被張一凡這麼一說,也開始慢慢的想要往這個方向想了,他們都非常的清楚,張一凡自己也是軍伍出身的,張一凡在軍事上的本事並不會輸給他們的,張一凡並不是僅僅是一個主席而已,實際上更是整隻軍隊中最大的元帥了,他纔是整個軍隊的靈魂。

既然被敵軍牽着鼻子走是不行的,一定是要改變思路的。

張一凡的腦海中,靈感越來越清晰了,自己的空軍是一定不可以調離福建的,空軍一旦調離福建的話,那麼龜縮在福建馬尾港的海軍失去空軍的支持,片刻之間就會被四國聯軍的還海軍吃掉了,吃得連渣滓都不剩的,吃的連骨頭都沒有剩下的,那到時候自己海軍就像是甲午海戰中的北洋艦隊一樣的可悲了,那可絕對不是自己想要的。

關鍵點還是回到了原來的地方,要怎麼樣救援上海,纔是上策,上海是屬於必救之地,不容有失。選擇怎麼樣的救援纔是關鍵,這或許將會是這場戰爭的轉折點了。張一凡在思考着,他已經慢慢的理清了頭緒,現在需要的是如何順利的將上海救出來了。

張一凡並不是非常的清楚衆位將領都有什麼好的辦法,但是他自己並沒有什麼好的辦法,這是由於國家實力上的差距造成,並不是什麼什麼計謀可以扭轉的,計謀也是需要國家實力作爲後盾了,沒有國家整體實力作爲後盾,在怎麼樣的計謀都顯得蒼白無力的。 但是如果在實力相差不多的時候,計謀往往是可以取到決定性的作用,用孫子的話說,實力那是正,計謀那是奇,要正奇相輔相成纔是王道的,只側重於其中的一種,那是不可爲的。

張一凡既然已經猜測出了敵人的戰術目的,便就有可能想出破解的辦法,四國聯軍無非就是要將空軍調離福州,從而可以迅速的攻擊福州取得勝利,或者是空軍不敢支援上海,他們佔據長三角取得利益,就是這麼兩種目的。

“大家都有想到什麼好的辦法了沒有的。”張一凡順口問了一問衆位將領,只是他心中的思緒已經越來越清楚的了,他已經差不多可以想出辦法的了。

衆位將領被張一凡這麼一說其實也是大致上已經有了一定的模糊的想法,只是還不夠清晰,還處於哪一種叫做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地步,還沒有完全清晰。

“我覺得我們現在歸根結底就是要將那些洋人的軍隊打敗,乃至消滅,殲滅,讓他們全軍覆沒那樣纔可以根本性的解決問題不是嗎。那麼現在我們需要將敵人的軍隊殲滅的話嗎,我們只有可能在陸地上或者是空軍的作戰半徑之內,纔可以實現這個目的的。目前我們在海上是完全沒有能力將敵人消滅的,這一點相信大家也都是明白人的,並不需要我多說吧。”張一凡已經很清晰了,現在他看似再跟將領陳述,講解,可是實際上他是在將自己的思路理清理順,他要做到萬無一失的。

底下的將領聽着張一凡的講解,心中已經開始有了一些想法,只不過現在他們的想法還是屬於比較模糊地階段,還沒有完善,還只是一個粗略的範疇,而且他們還想聽聽張一凡這一個軍委主席是有什麼想法的。

“而如果要在陸地上將敵人殲滅話,那就需要用一些計謀了不是嗎,那就需要一些辦法了不是嗎。既然敵軍想要我們將我們的兵力調離福州,實現調虎離山,那我們就如他們的意思嗎,我們就將兵力調離福建不就可以了嗎,他們不是想要攻擊福州嗎,那我們就將福州大大方方的讓給他們不就是了嗎,何必要死守福州呢。”但是實際上張一凡是不可能放棄福州的,如今的福建尤其是福州已經被他打造成爲一個專門的海軍基地了,怎麼可能讓列強來破壞呢,那樣的話,自己這幾年在海軍上的努力不是等於付之一炬嗎,上海的造船廠都還不知道能不能保住呢,這個時候要是再放棄了福州造船廠的話,那麼自己想要發展海軍的夢想不是全部完蛋了嗎,要知道這裏面的一些設備並不是目前國內可以製造的,一旦這兩個造船廠被破壞掉的話,那麼自己在想要獲得那些設備就有些難度了。

底下的將領一聽張一凡這麼一說,顯然都是有些嚇壞掉了,福州現在雖然還只是被認定做是暫時的首府,但是也不能讓外國人侵佔啊,而且福建尤其是福州的這裏,可是基業所在啊,怎麼可以放棄呢。

“主席,這萬萬不可啊。”李烈鈞急忙勸阻道,他是真怕張一凡放棄了福州的,他倒不是考慮到造船廠這個因素,他是考慮了到了一旦放棄了福州,勢必軍心動搖的,那就已經是未戰先敗了,福州是必須屹立不倒的。

張一凡呵呵一笑,放棄福州那是不可能的,怎麼可能放棄福州呢,那是斷然不可能的。張一凡這一笑,還真的讓下面的將領有一些擔心的了,深怕張一凡要是玩真的,那可就玩大了,可是他們就自己對張一凡的認知來看張一凡是不會做那種傻事的,所以都深深的看着張一凡,非常疑惑的看着張一凡,想要看一看張一凡到底是想要幹什麼的,他們都想要知道張一凡到底是想要幹什麼的。

“呵呵,放棄福州,那是假象,那是假的,那是要讓那些洋人以爲是真的,就是要讓那些洋人以爲是真的就可以了其他事情就好辦了。”張一凡言語之中透露出着暗自的得意。

“洋人不是要讓我們的空軍離開福州嗎,那我們離開就是了,很簡單啊,如他們的意思嗎。這可是機密是屬於絕對不允許泄密的事情,我想你們是知道這件事情的重要性的。”張一凡似有所指的說道,在座的人除了李烈鈞,許崇智之外都是系統軍官,完全忠誠於張一凡的,是根本就不需要擔心泄密的問題,而唯一有可能泄密的也就是許崇智以及李烈鈞兩人了,但是張一凡還是相信這兩個人是不會泄密的。雖然這兩人之前並不是和自己一個黨派的,但是這兩個人還是很有民族大義的,就張一凡對這兩個人在歷史上的瞭解,這兩個人並不是那種出賣國家利益的人。雖然是這樣,但是這並不代表着張一凡就不會做一些防範措施了,張武的參謀二處並不是吃乾飯的,雖然他們目前在電子情報技術上是計較差勁,但是在做一做錦衣衛的工作還是有餘力的。

“主席你就放心,出了這個大門我們隻字不提。”許崇智率先表率道,他覺得張一凡的這一句話是說給他聽的,畢竟在座的除了他以及李烈鈞都是屬於張一凡的死忠,而在自己和李烈鈞兩人中,自己是屬於那種有前科的人了,許崇智如今是已經完完全全的看清楚了國內的形勢,國內在無人可以和張一凡抵抗了,他是已經下了決心要跟隨張一凡做一番事業了。

“主席,你就放心,我李烈鈞也是同樣出了這個大門就隻字不提的。恰好我的軍隊是防守福州的,這些天我倒是可以安心的在司令部這裏研究研究這次戰爭。”李烈鈞表態更加堅決的,他的堅決也是因爲有原因的,他也想要幹一番事業的,如今中國地面上還有誰可以阻擋張一凡統一的大業呢,自己抱緊張一凡是必須的,而且李烈鈞已經看出了張一凡在限制曾竹偉的軍事實力,他可以判斷得出接下來將會是限制蘇賢達以及石全義的軍權的,那麼接下來就是他的機會了,所以他需要用自己的忠心來賺取前程的。

“恰好我本來就是在參謀部的,這些天應該好好的研究這一次的戰鬥。”許崇智見到李烈鈞這樣到底表態了,那自己也趕緊表態的,自己不表態的話,到時候萬一真的因爲某一些原因而泄密,那就會全部怪到自己的頭上來了,許崇智可不認爲張一凡會懷疑他自己的死忠分子。

“那也不是不可以的。你們可以在這裏看看我們中國人是怎麼樣揚眉吐氣的。是怎麼樣將洋人打垮的,是怎麼樣將洋人的趕出中國的,是怎麼樣收回屬於自己的主權的。“張一凡字字擲地有聲,他的聲音在告訴這裏面的將領,中國的主權是必須要收回的,漢族是不被允許欺負的。

張一凡也是見到這兩個將領既然這樣表態了自己在不說出想法,在不說出辦法的話,就顯得很不信任人,也是容易失去別人的忠心的,何況自己有意把握掌握這兩個人不讓他們泄密,那既然這樣何必賣一個順水一般的人情呢。

“我的想法很簡單,大家看看還有沒有更好的辦法。我的辦法就是既然敵軍想要我們離開福州,那我們就大大方方的將空軍調離福州,好讓他們知道我們的空軍已經離開了福州,然後選在在福州登陸,選擇進攻福州,而我們再趁着這一個機會將敵人一舉殲滅。”張一凡的信心倒是十足的。

“可是我們的空軍一旦調離福州,哪裏還有什麼力量可以殲滅敵軍的了,難道我們要選擇在福州和他們進行陸軍的決戰嗎,那樣雖然我們是不會輸,可是戰爭會將我們以前的建設毀壞掉的,而且福州一旦被攻擊就很容易讓其他的軍閥冒險攻擊我們的,這樣的風險太大了。”許崇智不無憂慮的說道,他說的也確實都是實情的了,那樣做風險很大。

“我們可以狸貓換太子的,這就是我們這一回需要做的事情,我們需要用我們那些民用的飛機冒充戰機,用來迷惑敵人眼睛。”張一凡很有把握的說道,在這個飛機生產能力匱乏的時候,張一凡自然是沒有餘力發展民用的飛機了,但是如果有一些有錢的商人要購買民用飛機,張一凡並不介意飛機制造公司爲他們建造的,畢竟那也是錢啊。

但是光那些富商們定製的飛機那是少的可憐的,根本就不足以迷惑敵人的,還有很大一部分是屬於試驗機,現在的飛機性能處於急速提升的時候,早期製造的一些飛機不適合現在的軍事用途了,畢竟還是有不少的。

這些飛機加起來是遠遠不足500架的,也不足以用來迷惑敵人。張一凡自然是有其他的辦法用來解決這個問題的了,不然怎麼可以的呢實現的呢。因爲他本來想要讓列強知道的就是自己有一部分的空軍前去支援了上海的戰局,還留下了一部分的空軍防守福州的。 “我們那些民用飛機以及實驗機型加起來也不夠就是一百架左右而已,而且洋鬼子恐怕也不會上當的,這一次洋鬼子好像也不傻的,福州是我們的必守之地,如果貿然的將全部的空軍投入支援上海的話,那麼顯然是有點不可能的,就連我們自己都也是不相信的,何況是那些洋鬼子呢。”李烈鈞也是有些懷疑的,洋鬼子會上當嗎。

“當然了,如果我們將所有的空軍全部派去支援上海的,是顯得很不可能的,而且也很沒有必要的,敵人雖然不一定會猜到的出來我們是要做什麼的,但是肯定是會有疑心的不是嗎。但是如果我們派出一部分的空軍支援上海,留下一部分空軍防守福建,那不是顯得很有無奈同時也很真實的嗎。我們將自己空軍拆成了兩部分的,任何一部分都不足以消滅聯軍在福州或者是上海的海軍,但是這些空軍看起來又有足夠的力量來防止敵人的軍艦,真要拼命的話,聯軍的海軍和我們的空軍都是將是兩敗俱傷的,而已戰與不戰的主動權還在聯軍的手上,那麼這樣的話,兩部分的空軍都失去了作用,都被敵人牽着鼻子走,這不是聯軍最想要看到的結果嗎。”張一凡慢慢的分析到,聯軍很顯然是不會讓自己的海軍和張一凡的空軍拼個你死我活的,而張一凡也是不會讓自己的空軍覆滅的。

李烈鈞以及許崇智聽到,心中一想果真如此的,如果自己空軍分開了,在福建就沒有辦法阻止聯軍的登陸,除非死磕的。而空軍一旦失去了對付海軍以及登陸時的陸軍,那麼空軍在很長一段時間將會是一個擺設,一個用來和聯軍海軍對峙,又沒有實際作用擺設。因爲登陸的陸軍是選在在了上海以及福州這樣的城市,登陸之後他們很快就會進入城市,進行巷戰,空軍就失去了作用,張一凡再怎麼也是不會派出自己的空軍轟炸自己的城市吧。

而不遠處海上的聯軍艦隊中,聯軍司令英國佬並不着急的,因爲他的事情,因爲不管是張一凡做出什麼樣的結果,都將是自己佔據上風的,因爲自己的軍事實力擺在那裏的,自己聯軍的軍事實力明顯是強過中國人的軍隊,根據幾十年來的經驗以及事實,英國佬在還沒有開戰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斷定了中國人的失敗是必然的。

而今天他看見了中國人的飛機開始往北飛了,而他從中國境內的間諜接到的情報也是顯示中國開始派出飛機往北飛行,前去支援上海的戰局了。

英國人非常的得以,中國人的空軍已經被他成功牽制到了上海了,福州纔是他的第一目標,至於上海那不過是煙霧彈,那不過是用來掩護的,那不過是用來將張一凡的空軍牽制住的辦法,並不是他的首要目標,當然隨着戰局的不斷變化,上海是可以作爲第二選擇的,是可以作爲一個備案的,是可以作爲一個備胎的。

“大家看到了吧,中國人已經開始派遣飛機前去支援上海了,只有飛機纔可以用最快的速度到上海支援上海的戰爭。”英國佬非常自傲的說道。

“不過中國人這樣明目張膽的讓我們知道他們已經將飛機派遣到了上海,恐怕這裏面會不會是中國人在耍什麼陰謀詭計吧。”美國佬善意的提醒着,他覺得這很不可能,中國人勢必要救援上海,而且很有可能要派出空軍支援,那是很正常的,可是中國人他會讓我們知道嗎,中國人肯定是巴不得越是隱蔽越好,好讓我們不知道他們的空軍有沒有離開福州,從而使得我們不敢進攻福州纔是啊。

美國人直覺這其中肯定是有問題的,但是他又不知道問題是出現在哪裏的。

小日本看着也覺得這其中肯定是有問題的,也覺得很有問題,可是他就是不說,他就要眼看着這些西洋人吃虧的,因爲日本人的軍隊是被派去了進攻上海,而不是進攻福州的。從一開始日本人就知道西洋人也肯定是要利用自己等人的,不過被派去了上海也正好是日本人的意圖,他們已經連續兩回吃過張一凡的虧了,他們不會選擇福州這個地方的,所以在英國人提議讓日本人前去進攻上海的時候,日本人便欣然同意了,只留下了少部分的日本軍艦前往福州的,日本人根本就沒有想過要在福州登錄的。

這個時候要進攻福州,日本人是沒有權力發話的,而且他也是不會在意的。日本人瞧着英國佬的自大,真的也是非常的憤怒,自大的英國人還以爲中國人還是幾年前的樣子嗎,還是幾年前那種誰都可以欺負的樣子嗎,自大的英國人居然連後勤都沒有做到位的,日本人很想知道,如果真的登錄福州成功過了,萬一被中國人的空軍阻斷了海軍,使得已經登陸地陸軍沒有辦法接受海軍的彈藥補給,那麼那些已經登錄的陸軍怎麼辦。

顯然自大的英國人並沒有考慮這一點,他認爲中國人是沒有辦法阻止自己的軍艦登陸到中國的土地上的,幾十年來的事實證明了,中國人根本就沒有能力守住自己海岸,英國人的軍艦可以隨時在海岸上登陸的。

日本人看着戰機往北飛了,可是他什麼都沒有說,他什麼建議都沒有發表,他也什麼都不想說的,日本在這裏的只有幾艘中小型的軍艦,而且說了也只能喚回來英國人的嘲笑,有什麼好說的。

“呵呵,我敢斷定,中國人一定是派出了一部分的空軍前往上海,還留下一部分的空軍等待我們的,不過那一些空軍是沒有能力阻止我們的登陸的。”英國人把握十足的笑道,中國人的行動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覺得中國人已經被他牽着鼻子走了。

是時候開始進攻了,他率領艦隊已經到達臺灣海峽有一天的時間了,這個時候中國人才作出決定啊。不過一切都是很正常的,中國人顯然是被自己打了一個措手不及的。

英國佬在決定什麼時機出戰是做合適的,而身在福州的張一凡也在猜測着英國人率領的聯軍會在什麼世紀出戰的,戰爭很多時候打的就是一個時間差的。

“大家估計英國人會在什麼時候選擇進攻呢?這個英國人會選擇在什麼時候進攻這是非常關鍵的事情?”英國人會什麼時候進攻,張一凡對這件事情並沒有太多的把握的,情報尚且會出現錯誤,何況是猜測呢。

底下的幾個將領也都是在思考着,英國人會選擇在什麼時候進攻,這關係到了能不能順利實現計劃的。因爲張一凡實施這個計劃是需要時間的,需要英國人給予足夠的時間的,倘若英國人給予的時間充分的話,那麼勢必沒有辦法阻止英國人率領的聯軍的登錄,除非自己願意付出空軍的代價,但是一旦失去了空軍,那麼自己在國內以及國際上的威懾力量就消耗了。

但是如果真的到了那個時候,那也只能值棄車保帥了。

“聯軍是不會等待太久的。”

“我也是這樣覺得的。”

“但願英國人給予的時間足夠吧。”張一凡慢慢的說道。張一凡這一回的野心可是大了,他並不是要僅僅的將英國人率領的陸軍留在中國,就連那些海軍的軍艦也要把他們留在中國的,本來張一凡是沒有準備要冒風險將那些軍艦留下來的,畢竟那是要以自己的空軍來做賭注進行冒險的,可是現在英國人居然使出了這樣的招數,那麼自己說不得就要讓個那些軍艦也留在中國了。

聯軍的軍艦並不是很多,當然這是相對於那些國家的整體海軍實力的,如果那些軍艦全部都是中國人的軍艦的話,那麼現在中國人的海軍力量也不至於什麼都幹不了的。

張一凡並沒有想要真的用空軍支援上海的,他既然已經讓浙北以及蘇南的陸軍前去支援上海了,那麼自然是不準備用空軍支援的,或者說是暫時不想用空軍支援的,要等到將福建的戰事了結了之後纔會安排空軍支援上海的。

而且這一次的戰鬥,他要拿出那種還不成熟的武器-航母。這個年代的航母技術要求並沒有後世的那種那麼高的要求,最早的航母還是英國人用商船改裝而成的,這個時候的艦載機速度低,重量完全沒有辦法和後世的相比,導致了起飛速度也根本就不需要後世那麼高的起飛速度了,這也就讓這早期的航母的建造會相對簡單一些,不過儘管是這樣的,張一凡下令建造的航母算不得上真正的航母,準確的說應該是有飛機在上面起飛降落的大型萬噸輪而已。

這樣的航母並沒有太多強大的戰鬥力,但是如果用來出其不意的話,還是可以去到很好的效果的,在這個還沒有航母,飛機也只能在海岸線上飛一飛的時代,是誰也想不到會在海上出現戰機的,但是這就是張一凡要讓他們吃一驚的地方。 本來張一凡是不準備動用技術還沒有完全成熟的航母的,何況還只有兩艘呢,張一凡不想出動的一個重要原因那就是深怕萬一航母被聯軍的戰列艦摧毀,戰機沒有地方停落也是個死,那自己就真的欲哭無淚了。

但是這個時候自己是不得不動用技術還不成熟的航母了,只能是用航母先湊合着用了。

從福建起飛的空軍直接飛往了浙江,飛往了上海那個方向的。張一凡在算着時間,他在算着那些戰機可以什麼時候可以達到目的地的,

張一凡在算着時間,英國佬也是在算着時間的,他在估算着時間準備進攻,準備登陸的,他從來沒有想過登陸是需要祕密進行的,自大的英國人從來就沒有在中國人的手中吃過虧,所以他的直覺告訴他,中國人都是一羣羔羊而已。

難道他從來就沒有想過自己這樣明目張膽的想要在福州登陸,這樣明白的告訴中國人會有什麼樣的結果,難道他不知道這樣做會導致中國人集中兵力防守福州嗎,難道他就不知道這樣會增加他的傷亡嗎。這些其實他是有想過的,只是他不說而已的。

英國佬其實並不是傻子,他知道日本人是巴不得自己的艦隊全部覆沒了纔好呢。英國人在中國地面上的勝利是導致了這個英國老的自大,但這並不是意味着他就真的完全傻掉了,並不意味着他這麼多年來帶兵打仗的經驗就消失了。

還是有的。英國人算着中國人的空軍離去已經很久,而且他也從自己在中國地面上的情報人員那裏得知中國人的空軍目前應該是是在浙江的,中國人的空軍行動越來越隱蔽了,自己的情報沒有辦法清除的刺探到了。

但是着一些並不重要的,着一些並不是重點的,重點的是所有的人都以爲他是要在福州登錄,直接進攻福州,速戰速決,中國人在福州集結了很多的兵力,那也就是意味着中國人在福建的其他地方兵力就會少了的,畢竟中國人的兵力就是那麼一些,就是那麼一些擺着的。

英國佬看了一眼自己的懷錶,說道:“向南行駛。”英國佬的這個決定讓法國人,美國人以及日本都有一點蒙掉了,什麼向南行走,不是要走福州登陸的嗎。

“司令官閣下,我們不是要在福州登陸的嗎?”卑謙的日本人卑微的低着自己的頭,眼睛都有一點不敢看英國佬的。

“我們不在福州登錄了,我們準備往南,在福州南部的一個地方登陸,這是我臨時的決定的。中國人一定會佈置很多的兵力在福州等待我們的,我相信如果我們真的在福州登陸的話,那麼我們面臨的將會是一場災難的。儘管我並不知道中國人會在福州安排什麼陷阱等待我們,但是作爲一個軍人,理性的分析告訴我,選擇在福州登錄的話,會有災難等待我們的。”英國佬老神自在的說道,英國佬雖然是老神自在的,但是法國人美國人以及日本人就很不爽了,雖然現在是你總司令沒錯,是的,你是總司令,但是這樣重要的軍事行動,你總是要事先和我們商量的吧,我們可不是你的下屬啊,我們是聯軍的,只是暫時聽令與你的。

不管是美國人還是法國人以及日本人都是臭着一張臉的,這分明就是沒有把我們放在眼裏的嗎。但是法國人美國人以及日本人還是不得不將聽從英國佬的命令。

張一凡的直覺認爲英國人是會在福州登陸的,但是這種事情是靠猜得,所以帶有很多的不確定性的,這個年代的打仗已經不是古代時候的打仗了,古代的一些軍事理論已經不適合這個時候,所以張一凡並沒有放鬆絲毫,他時刻派人盯着聯軍艦隊的動向。

他覺得聯軍如果是要登陸的話,那麼應該是要登陸的了,畢竟自己在福建已經沒有了強大的空軍,至少說空軍相比原來已經弱小不少的了。

但是這一天張一凡接到了消息,那就是聯軍的艦隊消失不見了,在海面上已經沒有辦法觀測到聯軍的艦隊了。這個時候,張一凡心中有些顫抖了,這些洋人到底是要搞的哪一齣啊,不再福州登錄的話,那麼你們想在哪裏登陸的呢,可定是不會選擇在上海的,如果還是要選在上海的進行登陸,那不是脫了褲子放屁多此一舉嗎。

敵人的目標一定還是福州的,只要攻下了福州或者說是動搖了福州了,那麼就肯定可以讓自己這個政權發生不好的變化,那些洋人才可以用最快的辦法獲得自己想要的戰果,這一點是肯定不會錯的。

既然是這樣的話,洋人的目的還是福州的話,洋人不是選在在福州登陸,那一定是要選在在福州附近的地方登陸的。那麼剩下的敵人應該是要從北方呢還是從南方呢,張一凡瞬間就判斷出來了,敵人是一定會在福州的南方進行登陸的,而不是福州的北方,因爲福州的北方還有着自己的戰機在呢,洋人是肯定不會選在在福州的北方登陸的。

還有一種可能就是英國佬是在故作玄虛,要讓自己將兵力調離福州,然後在真正的在福州登陸,但是這種可能性很小,自己是肯定要有足夠的兵力守衛福州的。洋人是肯定想要避開自己空軍,不想讓自己的艦隊受到自己空軍的打擊,保持海上的控制權,保持着海上的絕對優勢,可以讓自己主動選擇進攻還是撤退的。

洋人是一定要選在在福州南方登陸的,至於是在南方的哪裏,那就不是很清楚,不夠肯定不會距離福州很遠的,距離福建境內距離福州遠的那一些地方,沒有什麼戰略價值,洋人即使攻打下了,並不會真正的打擊到張一凡的。

“先派遣兩個師的軍隊往南方前進,至於空軍就先按兵不動。”張一凡留着空軍不僅僅是爲了守衛福州,更多的是要不讓洋人知道的,他不想讓洋人知道自己已經知道了他們目的,猜測到了他們的計劃。留着空軍在福州不僅是爲了防止洋人的調虎離山,也是爲了麻痹洋人的,如果這個時候自己的空軍也往南飛,別洋人知道了,效果肯定是會降低不少的。

張一凡和英國佬兩個人就像是在下暗棋一樣,誰也不清楚對方是在怎麼排兵佈陣的,大家都是在靠着猜測,靠着推理來進行戰鬥的。

英國佬他並不是選在集中在一點進行登陸的,他很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在中國的地面上的話,自己沒有空軍支援自己的陸軍,那麼就一定不可以讓自己的陸軍太過密集了,不然的話,中國人的轟炸機一旦來臨的話,自己的士兵講死傷慘重的,所以他選擇了將自己是兵力分散開來,從福清一直到了莆田一帶都將會有他們的士兵在登陸的,他選擇這樣登錄方式,爲的也是不讓自己在登錄的時候,遭遇了中國人的空軍攻擊時太過受到損失的。

英國人覺得事情的進展還是非常的順利,到目前爲止自己的軍隊開始登陸了,而登錄的這些地方,都很明顯的沒有強大的防守,自己的士兵很容易就登陸了,並沒有受到任何有實質性的阻攔。

英國佬看着最後一批的士兵離開的軍艦,他的心算是放了下來了,他最怕的就是自己的士兵在登陸的時候,被中國人攻擊,那個時候是自己整個艦隊最爲無力反抗的時候,如果是那個時候遭遇到了中國人的空軍攻擊,那麼自己的艦隊如果想要救援那些士兵話,必然要遭遇空軍強大的炮火,而如果選擇不救援的話,那麼那些士兵必然是要遭遇死亡的,這兩者都是自己不能接受的。

現在看着順利的實現了登錄,作爲總司令的這個英國佬算是心中鬆了一口氣,只有登陸上去了之後,那麼後面的是事情就會好辦一些的了。這一次登陸因爲是出其不意的,所以登陸的軍隊是有攜帶部分的重武器上去的,並不是光光帶着步槍上岸的。

一旦自己順利的在福州的下方登陸了,那麼就相當於是在福州的腹部,相當於是在這個政權的心窩子捅了一刀,這個時候只要自己英國聯合其他國家,一定是可以讓中國地面上的其他軍閥開始進攻張一凡的,英國人相信那個時候張一凡的這個政權是必然要垮臺的,而自己大英帝國在中國的利益並不會受到分毫的損害,相反還會獲得更多的。

而着一些纔是自己真正的目的的,英國人非常的清楚,如果光是靠自己的力量想要攻下福州那是很困難,或者說是不可能的,因爲中國人有強大的空軍存在的,那麼自己的軍隊送到了福州等於是將自己的士兵送入了戶口,還不能實現自己的目的,那自己還有什麼資格作爲一個將領呢。

不僅要如此,自己在實現了讓這些士兵順利登陸之後,還要將自己龐大的海軍停泊在福州附近的海域,用來牽制張一凡這個政權的空軍。 自己的海軍一旦停泊在福州附近海域的時候,那麼張一凡勢必要用空軍防守福州的,否則的話,自己完全可以用海軍炮轟福州城的,可以用強大的海軍攻下福州的。而一旦中國人的空軍被自己牽制在了福州之後,那麼上海以及福州南邊的兩處戰場就會形成對自己很有利的局面。

相信沒有了空軍的支援,那麼中國人的陸軍是根本就沒有辦法和自己聯軍陸軍相比較的。

這纔是這個英國佬真正的作戰計劃,用自己的海軍牽制張一凡空軍,使得張一凡的空軍主力不能離開福州,同時又沒有辦法攻擊自己的海軍,使得自己另外兩處戰場的陸軍可以取得勝利。

張一凡確實是沒有想到英國佬率領的聯軍是這樣的作戰計劃的,他是真的沒有想到,他一心想着聯軍是想要取福州的,所以將福州守得固若金湯的,可是他根本就沒有想到聯軍存的是這樣的心思。

張一凡在聯軍登錄的第一時間就知道了,就清楚了聯軍是在福清以及莆田一帶登陸的時候,他當即就準備將空軍派去前去支援福清以及莆田的。可是張一凡稍微一想就停了下來,沒有命令空軍前去支援福清以及莆田的,原因卻也是簡單的,那就是萬一聯軍還有軍艦沒有被自己發現呢,一旦自己的空軍前去支援莆田以及福清,那麼必然導致福州無法應付聯軍的海軍,那麼福州勢必會遭到聯軍的海軍的攻擊,而且自己停泊在福州馬尾港的大批軍艦也將覆沒,那是自己不能容忍的。

張一凡的耽擱讓英國佬率領的聯軍順利的在福清以及莆田登陸了,等到了聯軍的軍艦重新開到了福州馬尾港附近遊弋的時候,張一凡徹底的明白了英國佬的作戰計劃了,他知道自己是上當了,或者說自己已經是棋輸一着了。

張一凡緊緊的皺着眉頭:“這一次,英國人的作戰計劃,顯然並不簡單的,我們這一次算是徹底的上當了。這一次的上當也可以說是我們不得不這樣做,我們處於被動的狀態,纔會這樣的。這一切都是過去的事情了,現在大家想一想要怎麼樣解決這一次的戰鬥。”

“主席,英國人沒有真正的在福州強行登陸這對我們來說是一件大好事的,我們已經不需要太多的陸軍用來防守福州了,我們的那些防守福州的陸軍完全可以解放出來,用來進攻福清以及莆田方向的洋人了。那樣的話,我們絕對是可以勝利的。”許崇智急速的回答道。

“主席,我也是這樣想的,既然英國人不選擇在福州登錄,那等於是換了一個戰場而已,對我們來說反而有利的。”李烈鈞這一次倒是和許崇智的想法完全一致了。

包括陳思凡,魏德海,林宇等人的意思都是非常的明白,那就是用空軍一級少量的陸軍防守福州,在福清以及莆田一帶將洋人消滅掉。張一凡也是這麼一個意思的,英國人的這個計劃是出乎自己的意料,但是對自己卻是更加的有利,他並不覺得英國人的這個計劃是好的,如果是他當做司令的話,他會用海軍配合強攻福州,而不是用這樣的策略的。他並不知道英國人出於什麼樣的心思會這樣做,但是很明顯的雖然自己的空軍只能用來牽制他到海軍,但是其實對自己更加有利的。

張一凡想不通爲什麼英國人會這樣做,那是因爲在英國人的眼中,中國人只有空軍存在威脅性,至於陸軍以及海軍則是不堪一擊的,所以他纔會做出這樣的決定的,他和張一凡在做着那些作戰計劃的時候都是在缺乏足夠有效情報的情況下做出的。

此時軍艦上的英國佬很是得意,他爲自己的得意之作感到驕傲的,這是出自的手筆啊,英國佬非常炫耀的用鼻子對着日本人,而日本人則是相當的無語了,他以爲英國人會是做出什麼樣驚天地泣鬼神的手筆呢,結果居然是這樣的爛招的,日本人很想告訴告訴英國人,你以爲在中國的陸軍在沒有空軍的支持下就是廢物對吧,那麼你就等着哭吧,但是這些話日本人會不會說出口,日本人已經見識而來中國人陸軍的厲害了,他們可是沒有英國人的那種驕傲自大的心態了。

“諸位,以爲這一次戰鬥多長時間之內,我們可以取勝的。”英國人遠眺福州海岸,好像自己即日就可以踏上福州了一樣的,那種姿態叫做勝券在握,那種感覺叫做煮酒論英雄。

作爲這一次美國方面的指揮官他也並不清楚中國人陸軍的具體戰力,他還是用以前的經驗來判斷的:“中國不堪一擊,我看用不了五天,就可以打到福州了,到了福州之後,一天之內就可以拿下福州的。”

英國佬嗯了一聲,點一點頭,好像覺得美國人說的時間還不夠快,還沒有體現他這一個總指揮的英明,作爲總司令的英國佬顯然並沒有見識到了中國人陸軍的戰力的。

聯軍方面的法國指揮官微微的皺着眉頭,他有點想不通的,之前中國陸軍到底有多麼的孱弱,多麼的不堪一擊那是經過多個國家論證的,經過多個國家實踐檢驗的,法國人很難相信中國人可以在短短的三四年的時間之內打造出一支可以戰勝自己等國的陸軍。

可是直覺告訴他這一次並不簡答的,中國人是有準備的,不然是肯定不會貿然下令廢除不平等條約的,難道中國人的底氣真的只是源自於他們的空軍嗎。

日本人諂媚的笑着:“我看啊,我們可以在四天的時間之內就可以拿下福州了”

英國人聽着感覺是好了一點,四天就四天吧,即使中國人沒有一點抵抗也是要話一些時間的呢。英國人時刻注意着自己在福州南部的軍隊動向的,他需要知道自己的軍隊現在進展如何。

一切如同他所料的一樣,中國人的抵擋還是像清軍的抵抗一樣,堪稱微乎其微的,中國人的陸軍不足爲懼的,自己的軍隊推進速度是很快的,幾乎可以說是沒有遇見中國人像樣的抵擋。英國人很得意。

張一凡也很得意,他現在可以確定了聯軍已經沒有後備的軍隊,或者說暫時沒有後援了,而自己現在的目標就是用最快的速度將在福州南部的聯軍消滅。張一凡通過軍委下令給了在前線的將領,放棄抵抗,不管是在福清的還是在莆田的軍隊全部往北部靠攏,在預定的地方集結兵力。

張一凡是不會讓自己在福清莆田一帶的劣勢兵力去和聯軍的優勢兵力硬碰硬的,他要先將自己兵力集中了形成戰鬥力之後纔會讓軍隊出戰的。而自己早先派出的兩個師應該已經快要到達了福清,畢竟福州距離福清並不會遠的。

福清已經和從福州派下來的兩個師回合了,至於莆田方面的守軍也快了,而後續從福州下來的陸軍相信也很快就會到達的。先頭部隊即將開始進行阻擊,不再讓聯軍往北運動了,已經依據地形開始形成了防禦。

英國人皺着眉頭了,自己的軍隊在福清和福州的交接處遇見了抵抗,而起抵抗還不弱的,這些抵抗目前是完全沒有辦法阻擋自己聯軍的腳步的,英國人皺眉的關鍵是那些軍隊並不多,充其量也就是兩個師多一點的規模,這麼一點軍隊居然可以阻擋自己聯軍的腳步,那麼如果中國人的軍隊再多一些的話,是不是意味着自己的軍隊將會戰敗,甚至會連離開中國的機會都沒有了。

美國人以及法國人也都開始皺着眉頭了,事情果然沒有那麼簡單,自己聯軍雖然看似在作戰計劃上是完全贏得了中國方面的軍隊,可是實際上自己低估了中隊的戰鬥力了,低估了中隊的裝備了,還以爲中國人軍隊的裝備還是像以前的那樣落後的。

英國人已經開始遇見這一次或許會戰敗了,他在急速的動用着自己的腦袋,他不允許失敗的。而此時此刻戰場的最前線,到處都是士兵,有洋人也有中國人。血花伴隨着子彈的飛梭而在空中綻放,子彈伴隨着一道道嫋嫋的硝煙射出槍管,優美曲線一樣的運動着,帶走了一個個的生命。

炮彈像是長了眼睛一樣的精準。聯軍的士兵有一些都愣住了,他們沒有放過過來的,中隊的炮兵不是一羣擺設嗎,什麼時候開始他們炮兵有了這樣的水準幾乎可以和自己國家的陸軍相比較了,聯軍的前線的幾個低級軍官牢騷滿肚,更多的是覺得自己好像是被耍了。

“是誰跟我們說中國人的軍隊不堪一擊的,光是眼前的這些軍隊就足夠阻擋我們前進的腳步了,雖然還有軍隊沒有集結,可是中國人同樣還是有援軍的。”

“我們缺少足夠多的野炮用來對付中國人的炮陣的。”這個軍官的帽子上面全是飛塵了,他的話剛剛說完,就有一棵炮彈落到他們不遠處。 他們在抱怨他們的指揮官,他們不明白他們的指揮官爲什麼會做出這樣的決定,面對着中國人強大的炮火自己這支軍隊怎麼可能頂得住呢。而和他們相反的是怎是他們對面的中隊了。他們已經開始慢慢的拋棄了對於洋人那種懼怕的心理了,他們已經開始慢慢的樹立了屬於自己軍隊的信心,他們已經開始相信自己這支軍隊是可以完全戰勝洋人的。

“那一些洋鬼子也不過如此嗎,我還以爲有多厲害呢,我還以爲他們的裝備是有多麼的厲害呢。”處在一線的一個小小軍官,在阻擋洋人成功之後,他們已經開始慢慢的建立了信心,再也不是晚清時期那種懦弱的軍隊一見到洋人的軍隊就知道逃跑的了。

“是啊,舒暢,痛快,這樣打仗纔是痛快的,那些洋鬼子也就是那樣的嗎,我看他們在訓練上也不見比我們優秀什麼的。看看他們在我們這個連排這個級別的軍隊組織,我看不怎麼行啊,我覺得還是我們的這種連排組織好。”

“那需要說,聽說我們班組,連排的着一些組織戰術全部都是我們軍委主席早年的時候一手操辦的,能不厲害嗎?”又是一個小小的軍官,他滿臉崇拜的摸樣,看那表情像及了後世那些追星族一樣的了。

“是啊,可是就是不知道我們軍委主席他們就能想出這麼好的辦法,想出這麼優秀的軍事組織呢,要知道就連現在洋人的這些組織戰術也沒有我們的厲害的。”這個小小的軍官就略微顯得理智呢,他知道這些槍炮都是從外國傳過來的,主席他怎麼會想到這些戰術。

“我說你真的是笨啊,你說你爲什麼想不出來,主席就想得出來呢,那是因爲人家聰明過所以人家纔可以當得上的主席的,不然早就換成你是主席了。主席要是沒有這麼厲害的話,他敢和洋人開戰嗎,還是同很多個洋人的國家開戰的。”又是一個崇拜張一凡的低級軍官,直接將剛纔的質疑聲音撲滅了。

、現在的軍隊中是充滿了一種對於張一凡的崇拜,那種崇拜是建立於張一凡早期建設軍隊時候復出的努力,一直近期來持續不斷地軍事勝利,纔會導致了軍隊中對張一凡是那麼的崇拜。

這一點崇拜還不是很厲害,那些沒有理想沒有目標的純粹是爲了拿軍餉的士兵從來就沒有想過要崇拜張一凡的。而着一些張一凡清楚一些,這也是張一凡的目的,他希望軍隊中崇拜自己,但是又不要盲目的崇拜自己。此時身在福州的張一凡也是和聯軍司令英國佬一樣的時刻關注着戰局的發展的。

“從前方傳來的戰報,大家我清楚了吧。”張一凡手上拿着剛剛拿到的戰報,他這一次算是鬆了一口氣的,戰局穩定了,佔據朝着有益於自己的方向發展了。

“主席,現在福清一線的軍隊已經基本上穩定了,聯軍是沒有辦法突破我們的防線,根本就沒有機會抵達福州的機會。”

“是的,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英國人沒有辦法推進了,他們註定只能將戰線推進到目前的位置了,然而這還不夠的,這還並不是我們想要的結果,我們並不是簡單的只要將聯軍獨擋在哪裏的,我們需要用最快的時間將那些聯軍消滅,不然遲着生變的。”張一凡這一回算是露出了屬於自己的霸氣,他再也不需要隱藏了,打完了這一次戰爭,中國將真正的在國際立足了,再也不是那些任人欺負的國家了,而自己也將真正的確立在國內不可動搖的統-治地位了,那麼用不了幾年的時間,中國將會發展成爲一個強大的國家。

底下的將領這一回也算是感覺到了張一凡在慢慢的變化了,他們在張一凡的語氣中感覺到了霸氣,感覺到了信心十足的。而他們自己對於目前的戰局也是抱着樂觀的態度的,聯軍對於自己真的是沒有威脅的,如果是換成了兩三年前的中國,那麼10萬的洋人陸軍來到了中國鐵定是可以將中國搞個天翻地覆的,可是現在不行了。他們對於中國也充滿了絕對的信心,不過他們知道目前最大的任務是將聯軍的軍隊全部消滅,一個不留的消滅,徹底的將洋人打怕了。

“現在不管是我們還是洋人都將已經將兵力佈置到了戰線上了,剩下的比拼的就是軍隊的戰鬥力,以及後勤補給這一塊了。我相信洋人再沒有多餘的軍隊可以進攻中國了,我們完全有把握將那些洋人的陸軍全部消滅的,戰場上具體的指揮作戰那就是各位的事情了,我希望大家用最小的傷亡換來敵軍最大的傷亡,記住我們接受聯軍的投降。”張一凡自然是要接受聯軍的投降了,自己爲的目的並不是要將聯軍全部消滅的,戰場上沒有誰會不接受降兵的,除非是像抗日戰爭那種的,不然你不接受降兵那就是逼迫敵軍和你決一死戰的,會白白浪費自己的軍力的。

底下的將領都非常明白張一凡的意思,不管是洋人還是自己都已經完成了排兵佈陣了,剩下主要的工作已經是換成了戰場是具體的作戰指揮了。

“保證完成任務。”魏德海以及李烈鈞等帶兵的將領信心十足的拍着胸脯說道,在各方面都佔據優勢的情況下,你要在不能勝利,那你這個指揮官也就不用當了。

有關張一凡和聯軍之間的戰事進展不僅被張一凡以及洋人時刻關注着,國內的那些大小軍閥也是時刻關注着戰事的發展,他們很想知道張一凡的實力到底是怎麼樣的,他和聯軍之間的戰事結果誰纔會取得勝利的。

尤其是福州南部福清戰場的開闢更是讓那些大小軍閥天天睜着眼睛,不睡覺也要關注戰事的發展,有很多的軍閥他們都想出兵,可是都在猶豫不決的。

陸榮廷是這樣的,唐繼堯也是這樣的,這兩個人都想要佔據更大的地盤,一個想要玩能夠廣東發展,一個想要朝着湖北發展,可是他們從福清戰場上得到的情報顯示張一凡在面對着聯軍的時候顯然是有餘力的,並不是那種力不足的樣子。

天價婚寵:總統大人輕點愛 他們果斷的放棄了進攻張一凡的打算,他們不會做那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他們算是完全的見識到了張一凡軍隊的戰力了,從二次革命到討伐袁世凱,到消滅段祺瑞以及日本人的聯軍,張一凡率領的軍隊從來都是沒有輸過的。他們相信這一次張一凡還是不會輸的,除非洋人加派更多的軍隊過來,不讓你憑藉現在的10萬軍隊想要打垮張一凡那是在做夢的。

西南軍閥的陸榮廷以及唐繼堯想到的事情,身在東北的馮國璋,張作霖以及西北的一些小軍閥都想到了,他們之間雖然有一些小動作,但是都不敢進攻張一凡,同時他們在心裏也默認了一個事實那就是這一戰將會徹底的將張一凡推上統治的地位,不僅是名義上,更主要的是藉助這一戰張一凡將會贏得全國的民心,從此國內再沒有誰可以同張一凡抗衡了,很多人已經開始想着要投靠張一凡了,他們想要權力而已。

在這些人當中的話,蔡鍔是屬於最早的,他已經早就準備要投靠張一凡了,純粹是因爲覺得只有張一凡才會能力將中國帶向強大而已。 惹上豪門:總統大人請放手 而現在則是增加了一個閻錫山,閻錫山本來就是那種牆頭草的性格,他只想保住自己山西的地盤。他已經在開始想要要這麼投靠張一凡,自己需要什麼樣的價格,有什麼樣的砝碼,而張一凡會開出什麼樣的砝碼,什麼是張一凡的底線,閻錫山已經在準備了。

閻錫山的準備並不影響其他人的決定的,不少人都開始動搖了和張一凡作對的決心,而那些小保安團之類的,他們則是沒有關心這些的,他們從來想的就是可以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上作威作福就可以了,不過已經那些人中已經有一些比較有見識的人開始意識到了張一凡政治清明是不會自己這種存在的。

中國人這些大小軍閥的作爲並不讓英國佬率領的聯軍滿意,在英國佬的計劃中應該是自己的大軍可以將中國人的軍隊壓着打,然後中國境內的那些大小軍閥就會開始一起攻擊張一凡的勢力,隨後張一凡的勢力將會四分五裂,將會崩潰,然後他們在聯合指定一個聽話的代理人替他們維護列強在中國的利益。

可是戰事的進展完全不是他想的那樣的,他拿着手裏的戰報,手在顫抖,他真的懷疑自己聯軍面對的到底是不是中國人的軍隊,他都有點懷疑這些陸軍是不是德國人替他們訓練的,這些陸軍訓練有素,裝備精良,有豐富的實戰經驗的。

其他幾個列強的代表也大都是陰沉着臉的,就連日本人也是一樣的,雖然日本人希望英國佬受挫,但是他也希望對中國的戰爭取得勝利的,可是眼下戰報顯示,照目前這種形勢的話,聯軍勢必會輸掉的。 此時此刻的日本國內高層,他們在猶豫,他們在猶豫要不要將加大在這場戰爭中的賭注,要不要加派兵力,加派軍艦。雖然現在還沒有倒聯軍失敗的時候,可是這個時候聯軍的高層並沒有對聯軍報太大的希望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