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瓜子臉、柳葉眉,櫻桃小嘴,兩隻大眼睛裏水波流轉,雖然身材隱藏在白袍下看不清,但從胸前的起伏程度來看,應該也差不到哪去……

2020-11-06By 0 Comments

可以這麼說,除了臉色蒼白點,葉小曼的確是個一等一的小美人,即使比起林婉兒差點,也是跟蘇雪晴一個級別的,十六七歲的年紀,如果還活着的話,絕對是朵無數人爭搶的校花。

“漂亮……”張誠只得誠實的點了點頭。

葉小曼瞟了他一眼,貝齒輕輕咬住了下脣,鼓起勇氣說道:“那你……把生辰八字給我。”

“生辰八字?”張誠越來越摸不着頭腦了,“你到底想說啥?能不能直接點,我死都死了,你不會還要給我算個命吧?”

“我……我是想看看……咱倆八字合不合……”葉小曼害羞帶臊的背過身去,“還說自己是色鬼呢!我看你就是根木頭!”

八字……合不合?

張誠面露驚悚,看着葉小曼的背影顫聲道:“大……大姐,你該不會是想……”

“什麼大姐!我死的時候才十六歲!”葉小曼跺了跺腳,轉過身來氣哼哼的說道:“我就直說了吧,要我不通知陰司也行,除非你……你跟我配冥婚!”

瓦特!

張誠的下巴差點砸到地上,目瞪口呆的看了葉小曼半天。

“你……你開玩笑的吧?”

“誰跟你開玩笑了!我是認真的!”葉小曼飄到張誠的面前,直視着他的眼睛,“你就說同不同意吧!”

我了個大曹!

張誠在葉小曼咄咄逼人的目光中敗下陣來,慌忙退後兩步,擺手說道:“大姐……哦,不,小……小曼,你聽我說,雖然我知道自己風流倜儻、帥氣逼人,但配冥婚這種東西……是不是有點……有點……”

“咱們都死了!不配冥婚還能怎麼樣,難道還跑去扯結婚證?”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你看咱倆認識還不到半天,你這要求……是不是有點太突然了……就算你對我有意思,咱們……咱們也得先約個會、看個電影什麼的……互相瞭解一下嘛……”

張誠一張臉拉得老長,絞盡腦汁想着怎麼拒絕葉小曼。

雖然對方長得很漂亮,而且自己也已經死了,但是找個女鬼當老婆……他還真沒做好這個心理準備。

“這可是你說的。”葉小曼面無表情的說道:“那好,出去以後我就跟着你了,你去哪我就去哪。”

“啊?”張誠一愣,“這個……不用了吧,其實距離產生美……”

“不行!”葉小曼小臉一板,“如果你不同意,我現在就去陰司舉報你!”

張誠一聽頭都大了,只得點頭,“行行行,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

一聽這話,葉小曼瞬間露出一絲笑容,得意道:“那你現在就是我男朋友了,萬一出去遇上道士和尚什麼的,你可得保護我!”

“嗯?”一聽這話,張誠的眉毛就皺成了一坨,深深的看了葉小曼一眼,“你不會從一開始就打的這主意吧?想拿我當免費保鏢使?”

“誰說的……”葉小曼笑嘻嘻的說道:“鬼屍同修,以前聽都沒聽過,你以後肯定很了不起,嫁給你起碼不用擔心被法師給收了。”

“哼!”張誠低哼一聲,明白葉小曼的想法,這丫頭就是看着自己厲害,想找個靠山,所謂的配冥婚不過是個藉口罷了,其實是想跟着自己,這叫以進爲退。

沒想到現在連鬼都這麼狡猾了……鬼與鬼之間還能不能有點基本的信任! 不過張誠也無所謂了,願意跟着就跟着吧,反正別人也看不見葉小曼,只要不給自己惹事就行。

而且這丫頭懂得比自己多,跟鬼屍有關的事也能跟它商量下,總好過自己瞎猜。

“對了!你剛纔說我的魂魄是厲鬼?”張誠想了想,問道:“難道跟殭屍一樣,鬼也有等級?”

“那當然了。”葉小曼點點頭,像花蝴蝶一樣在張誠身邊繞了幾個圈,小臉上滿是抑制不住的笑容。

其實剛纔它也是走了一步險棋,張誠的魂魄是厲鬼修爲,如果真想滅口的話,揮手之間就能讓自己魂飛魄散。

不過從二人萍水相逢,他卻願意冒險幫自己脫身這一點來看,葉小曼就發現張誠雖然神祕,但是卻心地善良,所以才起了跟隨之心。

表面上它這麼做是爲了找個靠山,躲避人間法師,但其實卻另有緣由,現在暫且不表。

不過葉小曼現在看張誠是越看越順眼,對於張誠的問題自然也是耐心解答。

“鬼修跟屍修一樣,也大致分爲幾等,分別是幽魂、怨靈、厲鬼、鬼首和鬼王,同樣分爲上中下三品。”

張誠算了算,興奮的說道:“這樣我豈不是比你還高兩個等級?那厲鬼又有什麼厲害的手段?”

葉小曼撇了撇嘴,“達到厲鬼修爲,魂魄就不懼日光,而且像上身的話,不用拍滅三燈,直接就可以硬上,一般人根本不能抵抗。”

“硬上……聽起來很厲害的樣子。”張誠嘴裏嘖嘖作響,見葉小曼不說了,問道:“沒了?”

“沒了……”葉小曼聳聳肩,“我還只是幽魂,關於厲鬼我就知道這麼多,其他的你自己慢慢琢磨唄。”

“哦……”張誠撓了撓頭,突然起了八卦之心,“你剛纔說最厲害的是……鬼王?那後面還有嗎?是不是閻羅王、牛頭馬面這些都是鬼王?”

“大哥,我只是幽魂!”葉小曼無語的再次強調。

“切!”張誠悻悻的哼了一聲,“你好歹也當了幾十年的鬼了,一問三不知……要你何用!”

“你還好意思說我!你還是鬼屍同修呢,千古未聞好不好!居然連屍修和鬼修都分不清楚!”葉小曼柳眉倒豎,作勢點點張誠的腦袋,“我現在知道你是怎麼死的了,肯定是笨死的!”

“懶得理你!”

張誠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發現已經耽擱很久了,現在旁邊可還擺着一大攤爛肉,要是趙老頭回來發現,自己可說不清楚。

葉小曼沒有身體,修爲又低,加上現在還是白天,它哪敢自己出去,最後只得暫時附在那枚壓口錢上,讓張誠貼身收好,等天黑之後它再出來。

離開地下室,還好趙老頭還沒回來,張誠將鐵門重新關好,飛快的離開了圖書館。

經過今天的事,張誠現在絕對是江城一中最出名的學生了。

一場全校大會,從開除變成表彰,最後又變成開除,搞得就像鬧劇一樣,只不過被開除的對象卻換了人。

副校長縱容兒子打壓他,陳建民和王芬串通起來陷害他,最後卻都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吃盡了苦頭。

經過這麼一鬧,全校師生對張誠的看法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以往大家最看不起的人,居然會因爲見義勇爲被市上表彰,而且還爲了學校的聲譽忍辱負重這麼久,所有人心裏或多或少都感到有些羞愧。

張誠回到教學樓,就不斷的有學生拉住他道歉,就連一些不認識的老師也對着他頻頻點頭,眼神裏再沒有一絲鄙視,剩下的都是善意和感激。

他回到班上,還沒進門就聽見四眼的叫喊聲,伸頭一看,發現四眼坐在桌子上,正唾沫橫飛的講着什麼,四周圍滿了同學。

“說出來你們可能還不信,誠哥抓那幾個歹徒的時候,我也在旁邊幫忙,你們不知道,誠哥那個生猛啊!三拳兩腳就把十幾個歹徒全乾翻了,我想出手都沒找着機會!”

“是不是真的,這也太玄了吧?一個人打十幾個?”

“十幾個算什麼?就是來一百個,在誠哥手下也是一堆渣渣!”

“四眼……哥,你跟誠哥關係這麼好,知不知道他是怎麼變得這麼厲害的?透露一下唄!”

“哈哈!誠哥是我鐵哥們,我當然知道了!不怕告訴你們,誠哥拜了個世外高人爲師,他是大師兄,我就是二師弟,以後要是有人敢欺負你們,你們就報我們師兄弟的名字!”

“對!有誠哥和四眼哥在咱們班上,以後我們也不怕被人欺負了。”

“就是,連沈萬文都弄下課了,以後誰還敢惹咱們高三一班的人!”

“說起來那王芬也是真可惡,這幾年不知道坑了我們多少輔導書錢,老子早就看她不順眼了,誠哥這次真是幹得漂亮!”

“對!還有王安琪,仗着家裏有點錢就拿鼻孔看人,以爲自己多了不起了!結果跟誠哥一比,她就是坨屎!”

“咦?話說誠哥跑哪去了,咋這麼久還不回來,我還要當面向他道個歉呢,我以前錯怪他了。”

“對,我也要跟他道歉,一想起以前做的那些事,我就忍不住想抽自己幾個耳光!”

張誠淡淡一笑,悄悄離開了教室。

眼下這些同學熱情高漲,自己一現身肯定又是一番糾纏,這個逼就留給四眼慢慢去裝吧……

在學校裏找了個僻靜的角落,張誠一直待到放學鈴響,才慢悠悠的朝着校門口走去。

晚上跟林婉兒約好了吃飯,這事他可不敢忘。

不過還沒走到校門口,他遠遠的就看見一羣人圍在一輛奧迪a6周圍。

出什麼事了?張誠心中一沉,快步走了過去。

等他走近才發現奧迪後備箱是打開的,裏面塞滿了鮮豔欲滴的玫瑰花,光看這數量也不便宜。

周圍圍觀的大部分都是學生,不少女生看見這一車的玫瑰,眼睛都快變成了桃心。

“哇~好浪漫啊,難道是要求婚嗎?”

“如果有人對我這樣,我一定會幸福死的!”

“奧迪a6耶!聽說低配也要幾十萬吧?一定是什麼富二代!”

шшш●т tκa n●C〇

“哇!這歐巴長得好帥啊!腿這麼長,不會是模特吧?”

反套路快穿 “林老師這麼漂亮,不花點心思怎麼可能追得到,不過看在這999朵玫瑰的份上,林老師估計會答應。”

……

“求婚?林老師?”張誠愣了一下,心裏莫名涌起一股怒氣,撥開人羣走了進去。

果然,在人羣的中心,一個三十左右的男人,手裏正捧着一束玫瑰,半跪在地上,對着林婉兒不停的說着什麼。

這傢伙咋一看還是長得人模狗樣的,穿着一套修身的深藍色西裝,肩寬腿長,還很騷包的繫了條紅領帶,頭髮梳得一絲不苟,長相也有幾分帥氣,的確是一副青年才俊的模樣,難怪旁邊的那些女生要犯花癡了。 林婉兒不知道什麼時候換了套衣服,一件淺色裹身連衣裙將她完美的身材展現得淋漓盡致,而恰到好處的裁剪又不顯得暴露。

特別是那雙美腿,套着黑色絲襪,性感而又迷人,臉上的雖然只化了一點淡妝,卻讓本來就光彩動人的俏臉,更加的豔麗無雙。

張誠只瞟了一眼,就覺得自己那顆早已停滯的心臟,都開始蠢蠢欲動,更別提圍觀的那些男性,不管是老師還是學生,都露出一臉豬哥相,兩隻眼睛都快粘到林婉兒的身上了。

那男人半跪在地,一邊直勾勾的看着林婉兒,一邊絮絮叨叨的說着些什麼。

命中註定撿boss 但林婉兒卻顯得非常不耐煩,直接偏過頭,連看都不看他一眼。

“張誠,你來了!”林婉兒看到張誠走出來,頓時眼睛一亮,嘴角也露出了一絲笑意,理都不理跪在地上的男人,徑直走了過來。

“呃……林老師你化妝了?”張誠上下打量着林婉兒,喉結習慣性的聳動了一下。

林婉兒俏臉一紅,更顯得嬌豔欲滴,連周圍的女生都看呆了。

“你說今天要請我吃飯,我當然要打扮一下了,怎麼?不好看嗎?”

“好看好看!簡直是太好看了!”張誠小雞啄米似的點着頭,眼睛卻瞟向地上的西裝男。

林婉兒一見,連忙解釋道:“這是我們學校的李老師,我跟他沒什麼的……”

還沒說完她的聲音就越來越小,到最後幾乎聽不見了……她跟張誠只不過是師生關係,似乎沒有必要跟他解釋,而且周圍還有那麼多人看着呢。

張誠眯了眯眼,知道了西裝男的身份,原來這傢伙就是教高二的那個李文,聽說是仗着家裏條件不錯,而且還有親戚在教育局當領導,以前就騙過很多實習老師,沒想到現在居然又把髒手伸向了林婉兒。

“林老師,這種人不用理他,咱們去吃飯吧。”張誠笑了笑,李文在他眼裏不過是個小角色,根本就懶得計較。

“等等!”被當成空氣的李文站了起來,斜着眼睛打量了一下張誠,陰陽怪氣的說道:“你是誰?”

張誠現在的這身打扮,十足一副屌絲模樣,跟李文光鮮的行頭一比,簡直土得掉渣了。

“我是誰?”張誠眉毛一橫,直接握住了林老師的小手,“你覺得我是誰?”

“你你你……”林婉兒的纖纖玉手突然被張誠抓住,心口頓時小鹿亂撞,有心掙脫,卻又使不出力氣,連脖子都羞紅了。

死張誠,這次我要被你害死了……

林婉兒又羞又急,都不知道怎麼辦好了,周圍的吃瓜羣衆也是掉了一地的下巴。

這這這……這是什麼情況?

林老師真跟張誠好上了?

師生戀都這麼高調!居然在校門口公然撒狗糧!

還有天理嗎!還有王法嗎!我要打妖妖靈了!

“你……你們!”李文臉色大變,差點氣炸,想自己縱橫情場多年,泡妞還從來沒有失手過……

以前也有不少清高的實習生,嘴裏喊着不要不要,最後還不是乖乖的爬上牀分開腿!

就只有林婉兒,自己已經用盡了手段,這次還下了血本,她居然還是對自己不理不睬,更氣人的是,她居然選擇了一個土得掉渣的窮學生。

這是什麼?這簡直就是赤果果的侮辱!

李文將手中的玫瑰狠狠扔在地上,用一種惡毒的眼神看着張誠,強忍住即將爆發的怒火。

“有種,敢跟我李文搶女人!你叫什麼名字?”他今天一大早就請假去準備這些東西,一弄完就火急火燎的跑到校門口守株待兔,還不知道今天開會的事,自然也不知道張誠的名字。

“搶?你有資格跟我搶嗎?”張誠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拉着林婉兒就要走。

“等等!”李文急走幾步,一把搭住他的肩膀,挑釁道:“怎麼?有膽做沒膽說? 送君一個天下可好 怕了?”

張誠的眼裏瞬間燃起了怒火,給臉不要臉,這就怪不得我了!

他剛轉身準備暴揍李文一頓,卻被林婉兒一把拖住了手,“別理他,咱們走吧,你不是要請我吃飯嗎?去晚了該沒位置了。”

“哼!”張誠放下手,看在林婉兒的面子上,放了他一馬。

李文卻不知道自己剛剛逃過一劫,一見林婉兒這麼維護張誠,臉都氣成了豬肝色。

“呵呵……林婉兒,我還以爲你眼光多高呢,結果居然找了這麼一個貨色,吃飯?他能請你吃什麼?不會是路邊攤、麻辣燙吧?哈哈哈……”

“關你什麼事!”林婉兒怒道:“我們願意吃什麼就吃什麼!就算是吃麻辣燙我也開心!”

李文不理林婉兒,轉向張誠說道:“沒錢還學人出來泡妞,像林老師這種長相氣質,再怎麼也得去些有檔次的地方,有本事你帶他去豪庭大酒店吃飯啊!你敢嗎?不是我嚇唬你,就你這樣的,怕是把自己賣了也吃不起!哈哈哈……”

“豪庭大酒店?”張誠皺了皺眉,這地方他聽說過,是江城頂尖的一家五星級酒店,裏面的餐廳,號稱是全江城消費最高的幾家餐廳之一。

當然,貴自然也有貴的道理,裏面的廚師和食材也是最頂級的,據說酒店還長期包了一架專機,每天從世界各地將新鮮的食材空運過來。

江城一些有頭有臉的人物都喜歡光顧這裏,一來可以彰顯自己的身份,二來這裏的菜品也的確是好吃。

不過一頓像樣的飯吃下來至少也得上萬,可不是普通家庭所能承受的。

“張誠,別聽他的,那些地方都是坑人的,我知道一家特色羊肉館,味道也挺好的,咱們去那吃……”

張誠眨眨眼,想了想說道:“林老師,這傢伙說得也有點道理,既然今天是爲了感謝你,那當然要去好地方了,我看咱們就去豪庭大酒店吧!”

“噗……哈哈哈哈……”李文放肆大笑起來,嘲諷之情溢於言表,“婉兒,我看出來了,這傢伙不光窮,還死要面子!你知道在豪庭吃頓飯要多少錢嗎?你不會打算之後洗盤子還債吧?”

“不就是豪庭嗎?有什麼了不起的。”張誠拉住林婉兒的手,直接朝校門外走去,“林老師,我今天請你吃頓好的,咱們就去豪庭!” 看着張誠拉着林婉兒走出校門,李文的臉色陰晴不定,想了想跟了出來。

“張誠……”林婉兒還有點猶豫,“要不咱們還是換一家吧?犯不着跟這種人賭氣。”

“林老師,我沒賭氣啊,這豪庭大酒店既然消費那麼高,肯定味道也不錯,我還沒去正兒八經的酒店吃過飯呢,今天正好可以見識見識。”

張誠說完拿出手機,叫了個滴滴,很快一輛比亞迪停在了校門口,張誠拉開車門,很紳士的請林婉兒上了車。

“媽的!打滴滴還敢裝逼!” 既然放手,就別回頭 李文牙都要咬碎了,拉開奧迪車門鑽了進去,慢悠悠的跟在了張誠他們後面。

今天他可是下了血本了,雖然車子是租的,但是身上這套衣服和鮮花都是真金白銀買來的,甚至連酒店房間都訂好了,原以爲今晚能血戰沙場,沒想到最後連毛都沒撈到一根,還在校門口出了把洋相,他的心簡直都要滴血了。

老子今天就跟你耗上了!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敢不敢去豪庭吃飯!

很快,司機就將車開到了豪庭大酒店門前,現在還不到下午6點,離飯點都還有一會兒,但酒店門口的停車場已經停滿了車子,放眼看去,基本都是豪車,奔馳寶馬都算是普通的。

滴滴司機似乎也覺得自己的車太寒酸了,不好意思開進去,在停車場外就讓張誠他們下了車。

張誠也無所謂,拉着林婉兒走到酒店樓下,擡頭一看。

嚯……好傢伙!豪庭酒店的主樓足有三十多層,後面還有兩棟十來層的附樓,一片燈火輝煌,看上去就像皇宮似的。

豪庭大酒店作爲五星級酒店,集住宿、餐飲、娛樂爲一體,可以說只要客人需要的,酒店都可以提供。

當然,豪庭最出名的還是這裏的餐廳,位於主樓頂上三層,在這裏用餐,不僅可以享受到精緻美味的佳餚,華麗奢侈的環境,而且還可以飽覽江城繁華的夜景,絕對是一種美妙絕倫的體驗。

可以說,在這裏吃頓飯已經不單純是味覺的享受了,而是身份的體現,逼格的提升!

酒店門口人來如織,每一個都是衣着講究,舉手投足間都流露出一種上流人士的味道。

這些人看見張誠穿着窮酸,還傻乎乎的站在門口到處望,十足一副鄉巴佬模樣,都微微皺眉,刻意的繞開,好像生怕沾到什麼髒東西。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