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用力地揮揮手

2020-11-05By 0 Comments

祝你一路順風

……

這首老歌,葉雄學會很久了,但是從來沒有此刻,這麼讓他感觸的。

現在的他,真恨不得馬上就離開這裡,離開修真界,回到地球,跟相愛的人相聚在一起,永遠都不分離。

孤月一直閉著眼睛,突然睜開眼睛,問:「這是什麼曲子?」

葉雄愣了一下,難道孤月喜歡音律?

心理學中介紹,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興趣愛好,哪怕再冷血,再冷傲的人,都有自己喜歡的東西。孤月長年獨自修鍊,沒跟什麼人接觸,喜歡音律,也並非不可能的事情。

畢竟,像這樣不食人間煙火一樣的女人,喜歡畫畫跟音調,都是正常的事情。

「我家鄉的一首曲子,叫《祝你一路順風》,講的是,背井離鄉的一幕。」

「背井離鄉的一幕?」孤月細似乎還在想著葉雄剛才的調子。

「這曲子婉轉動聽,催人淚下,在我們那裡非常有名,前輩有沒有長簫一類的樂器,讓我吹奏一曲,讓前輩鑒賞一曲如何?」葉雄問。

孤月突然臉色寒了下來,冷冷道:「我沒竹笛,也不喜歡曲子。」

說完,她閉上眼睛,繼續修鍊。

我只問臉簫,沒問你竹笛,你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葉雄看了一下周圍,赫然發現,前面有一片竹樹,就在十幾米之外。

「前輩,我想方便一下。」葉雄說道。

孤月沒有回答,但將繩子放長了。

葉雄走到竹林邊,挑了根竹子,砍下來,然後回到孤月旁邊。

孤月見他手裡拿著根長竹子,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但是很快就繼續閉上眼睛。

葉雄的手被綁住,很不方面,當下說道:「前輩,我的手綁了一天,有些麻了,能不能綁上雙腳?」

孤月想了一下,元氣透過雪蠶索,來到葉雄手腕處,綁住的繩子馬上就鬆開了。

然後,雪蠶索落到他的腿上,將他雙腿綁了起來。

「前輩,多謝了。」

葉雄雙手鬆動,開始製作起竹笛來。

竹笛看似很難,但是知道原理,製作起來並不難,葉雄當初就學過。

只要測量內徑,記住每個孔之間的距離,按照數據開孔,製作起來並不難。

不到一個小時,一支竹笛就做了出來。

葉雄將笛子放到嘴唇上,輕輕吹奏,天生般的笛音,從洞管之中,悠揚傳出。 笛音幽幽,化成一陣清風,吹過荒野,飄向天空。

曲調時而低沉幽怨,時而高昂激揚,那聲音聽起來,陣陣衝擊人心。

《祝你一路順風》這首歌,是當年小虎隊其中一個去服兵役,從而作的送別曲,是一首傳誦很多年的神曲。

此刻這曲子,在葉雄的演繹之下,傾訴於心,別有一番相思感覺。

孤月開始的時候,是閉著眼睛聽的,隨著曲調漸漸高潮,她的眼睛不由得睜開,目光獃獃地望著遠方,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

兩人一個吹奏,一個傾聽,短短几分鐘,就彷彿經歷滄海桑田一樣。

終於,曲調在長長的尾音之中結束了。

「吹什麼吹,吵死了,不許吹。」孤月突然霍地站了起來。

月滿西樓 還嫌吵,不知道剛才誰聽的那麼入迷。

葉雄聳了聳肩,也不敢再吹,怕惹怒這個老妖婆,那就麻煩了。

孤月走到兩株樹中間,手中一道白菱飄過,兩株樹之間就纏了一道白菱。

她輕輕一躍,就落到白菱之上,吊著睡覺。

她睡覺的時候,依然手裡拿著雪蠶索,葉雄沒有辦法,只好在她旁邊的地上,從儲物戒之中,拿出一個帳篷裝好,鑽進去睡覺。

一夜無話。

第二天,葉雄還在睡夢之中,腳被拖一下,直接驚醒。

「起來,趕路。」孤月喊道。

葉雄站起來,腳上的雪蠶索突然鬆了,然後又纏到他的手上,將雙手綁住。

他已經對這樣的待遇麻木,只好站起來,將帳篷收好,乖乖地跟著她離開。

兩人御空飛行,剛飛出幾公里,突然天邊一道流光,朝這邊飛來。

金丹修士來了,葉雄內心一喜。

如果是金山寺的人,自己就可能得救了。

眨眼之間,那道流光就來到面前,化成一名身穿紅衣的男子。

男子外貌四十多歲,身穿火紅色長袍,國字臉,留著短短的鬍子,看起來威風凜凜。

「你是誰,為何擋住我去路?」 美男剋星釘子戶 孤月冷冷地問。

「我乃火山上人,久聞孤月威名,今天一見,果然名不虛傳,真是絕代佳人。」火山上人笑道。

說這話的時候,他目光不停地打量著孤月,一副風流倜儻的模樣。

見對方目光火辣辣的掃落自己身上,孤月露出厭惡的表情,不過她還是忍住,畢竟對方也是名金丹修士,在沒有太過份的情況下,她也不好主動出手教訓。

「你有什麼事嗎?」孤月不想跟他多說廢話。

「我想向你討要一個人。」火山上人手指葉雄,說道:「此人殺瑪雅火山神龍,已經觸犯我們火國,我奉火王之意,要帶他回去。」

「抱歉,他已經我是的人了,此人殺了水國的王子,水王正在通輯他,你又不是不知道。」孤月拒絕。

「此地離火國很近,離水國還有很長的距離,葉雄犯我火國的事情,罪不至死,只要你讓我帶他回去受審,我保證,到時候絕對把他歸還給你們水國處置。」火山上人說道。

「葉雄在瑪雅火山動手的時候,沒見你們這麼快派人過來,現在他才剛說出他懷著《混沌歸元功》,你們就派人過來。說什麼殺火山神龍,都是胡說八道。」孤月冷哼。

「這麼說,你不願意交人了?」火山上人冷冷地問。

「想搶人,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既然這樣,我就得罪了。」

火山上人似乎早就知道談不攏,一言不合就動手,身上湧起強盛之極的火元氣,元氣粒子在他身體之內擴散出來,飄蕩在身體周圍,蓄機待發。

「躲遠一點,如果你想逃跑,我會殺了你。」孤月望著葉雄,鄭重地警告。

葉雄揮揮手,說道:「前輩,你這雪蠶索不如收回去,這麼厲害的法寶,用來對敵正好。你放心,我絕對不逃。」

「這樣的對手,還不配讓我使用雪蠶索。」

孤月冷哼一聲,將手中的雪蠶索鬆開,氣勢洶洶地朝火山上人迎上去。

「前輩,加油,我在前面等你。」

葉雄說完,一溜煙逃了。

這可是金丹修士打架,他雙手被綁住,不逃得遠遠的,被殃及池魚就麻煩了。

他一口氣,逃出幾公里,背後傳來轟轟的聲音,從那聲音之中,就可以想像,這一場大戰有多麼的激烈。

再逃出幾公里,葉雄這才停了下來,急道:「火兒,冰兒,劍兒,快出來,想辦法把這該死的雪蠶索弄開。」

三靈從內世界裡面出來,各顯神通,再次嘗試將雪蠶索解開。

這一次,葉雄的時間比較充足,不像上次那麼緊。

遺憾的是,無論火靈怎麼燒,邪劍靈怎麼劈,冰靈化身怎麼使用神通,就是沒辦法將雪蠶索解開。

「娘的,這鬼東西到底是什麼,怎麼會這麼難弄?」葉雄破口大罵,急道:「冰兒,你最有見識,快想想,還有什麼方法解開?」

冰靈化身想了片刻,認真地說道:「有一個辦法,一定解開。」

「什麼辦法?」葉雄急問。

「把手砍斷。」

火靈跟邪劍靈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個方法,真是不錯。」火靈道。

「別鬧了,你們快想想辦法。」葉雄真是急了。

「主人,這雪蠶索由雪蠶絲所鑄。這雪蠶絲是修真一道,有名的堅韌材料,加上又被煉成本命法寶,我看沒有孤月幫忙,是絕對解不開的。」冰靈化身說。

葉雄頓時頹廢地坐在地上。

他本以為,用《混沌歸元功》,將人引誘過來,自己就可以趁機逃掉,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這鬼東西這麼堅韌,根本就解不開。雪蠶索既然是孤月的本命法寶,她肯定會有感應,哪怕自己逃到天涯海角,她都能找到。

只有一個辦法了,就是讓孤月幫自己解開。

葉雄乖乖地原路返回,不然讓孤月知道他想趁機逃跑,肯定會對他更加防犯。

回到那裡的時候,大戰已經結束,周圍變成一片廢墟。

孤月傲然地站在半空,半點傷都沒有。

反觀火山上人,身上不少地方染了血跡,看來吃了不少虧。

「孤月仙子果然名不虛傳,我不會就這麼罷休的,咱們走著瞧。」

火山上人放了句狠話,化成一道流光,離開了。

(本章完) 火山上人剛離開十幾公里,突然面前一道流光閃過,擋在他面前。

「來者何人?」火山上人震驚地問。

來人身影出現,是名身穿白衣的中年男子,白衣襟襟,身上散發著一鼓傲氣。

「冰三重,是你?」火山上人十分震驚。

冰三重是水王的弟弟,在水國享有很高的知名度,被稱之為三王爺,火山上人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他。

「火山上人,你明知道孤月是本王看中的女人,還敢對她下手,活得不耐煩了?」冰三重殺氣大盛。

名門老公壞壞噠 火山上人突然想起關於冰三重的傳聞。

傳聞,冰三重追求孤月,一直追求六十年,被稱之為水國最痴情的男人。奈何孤月一心向道,無心男女私情,所以一直都拒絕他。但是,這不妨礙孤月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他曾揚言,誰敢對孤月不利,就是對他不利,他會不擇一切手段對付對方。現在自己對孤月下手,身上又受了傷,估計是凶多吉少了。

「三王爺,我並不是想對付孤月仙子,只是受火王之命,帶走葉雄而已。孤月仙子神通廣大,我跟她一戰受傷頗重,但是她沒有絲毫受傷,冰三爺你可以放心。」火山上人連忙解釋。

「無論她有沒有受傷,你對她出手,就是得罪我,準備受死吧!」

冰三重說完,身上釋放出強大的威壓,就想動手。

「三王爺,等一下。」火山上人急道:「我是火國的金丹修士,如果你殺了我,就是跟火國為敵,我想你也不想跟火王為敵吧?」

「你騙得了孤月,騙不了我。火王才不會跟你這種無恥之徒做朋友,更不會讓你去抓葉雄,你只不過是打火王旗幟,在為非作歹而已,別以為我不知道。」冰三重冷哼。

火山上人沒想到他了解的這麼清楚,當下心裡十分焦急。

突然,他靈機一動,說道:「三王爺,那怕你殺了我,孤月仙子也不知道你的好,你這樣也是做了無有之功。況且,如果我拚命一戰,自爆金丹,你估計也不會好過。」

「你在威脅我?」冰三重怒道。

「不敢,我只是替三王爺不值。三王爺為了孤月仙子,終生不娶,讓人無比的欽佩,但是,為什麼三王爺一直追不到孤月仙子,難道三王爺不知道原因?」火山上人問。

冰三重的臉,頓時崩了起來,怒道:「你這是在嘲笑我嗎?」

「不敢,我只是有個辦法,能讓三王爺跟孤月仙子成為神仙伴侶。」

冰三重頓時就停手了,目光凝望著他。

不得不說,火山上人的話,擊中他的脈門。

「你倒是說說,如果你敢騙我,我一定會讓你死得很慘。」冰三重事先警告。

……

孤月從半空落下,來到葉雄身邊,臉不紅氣不喘,絲毫沒有大戰過後的感覺。

不愧是冰雪一族的二號人物,這實力不是蓋的。

「孤月前輩,厲害。」葉雄朝她豎起拇指:「三兩下子就將那什麼狗屁下人打得落花流水,不愧是水國的護國一族。」

「少拍馬屁,哪怕你拍得再多,也逃不過一死。」孤月冷冷道。

「能跟孤月仙子風雨同路過,哪怕死,也值了?」葉雄笑道。

「少廢話,走吧!」

孤月那繩子抓在走里,拖著他,御空離去。

「孤月前輩,不知道此去水國,還要多久?」葉雄問。

「問這些幹什麼?」

「我想知道,自己還有多久命。」

「五天左右。」

葉雄嘆了口氣,說道:「沒想到只剩五天,就沒了性命,天妨天英才啊!」

孤月懶得理他,浪費口舌。

兩人馬不停蹄地趕路,白天趕路,晚上休息,轉眼之間兩天就過去了。

這天,兩人路過一座深山中的鎮,裡面非常熱鬧的樣子。

孤月感覺有些累,這兩天啃乾糧吃得她都有點膩了,當下拉著葉雄走下去。

兩人剛走進小鎮,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孤月仙子,是你嗎?」

渡夫成仙:家有總裁初長成 葉雄轉身一看,一道熟悉的人影出現在他面前,赫然是當初在木國登基大典上,作為水國使者的水國三王爺冰三重。當時,葉雄當著他的面,把冰樓殺了,他恨自己入骨,沒想到會在這裡碰上。

一個孤月已經很難對付,現在加上一個冰三重,這次真是凶多吉少了。

葉雄頓時頭疼起來。

「三王爺,你怎麼會在這裡?」孤月不咸不淡地問。

冰三重這個老朋友,孤月已經認識幾十年,也知道他的心思。作為水國守護一族,冰三重是水國的王爺,所以儘管孤月並不喜歡他,還是跟他之間保持著友好的關係。

「我受水王之命,前往瑪雅火山抓葉雄,沒想到他已經落到你手裡,這下我倒是省了不少事。」冰三重道。

「我把他交給你,到時候你直接交給水王就行了。」孤月說道。

葉雄臉色大變,如果孤月把自己交給冰三重,以他對自己的仇恨,這下真是只有死路一條了。

冰三重可不比孤月這麼頭腦簡單,容易忽悠。

「人是你抓到,自然由你帶回去給我大哥,我怎麼敢搶你的功勞?」冰三重笑了笑,道:「再說,現在修真一道有些傳言不太好,說葉雄跟水月有什麼瓜葛,你正好也去跟水王解釋一下。」

孤月點了點頭,道:「我也正有此意,水月還年輕,被這傢伙花言巧語欺騙而已,我相信水王能理解的。」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