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畢竟《九界傳說》中,主城都是有這種房子直接租或者賣給玩家。

2021-11-19By 0 Comments

讓玩家們在遊戲中體驗買房的樂趣之中。

可是….

「不是,我是想做一個展示屋。」

帝王s1嘻嘻一笑,臉上的肥肉一上一下,看起來十分討喜。

「行吧。」

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鬼點子。

但總之這些都全部是會寫在契約之上,倘若對方沒有按照契約上履行的話。

秦昊有權力不退還租金,同時還能收回店鋪。

「租金一千金幣,這是契約。」

桌子上擺在帝王s1面前的是秦昊準備好的契約。

沒有想到。

帝王s1好似想都沒想,就直接簽下了自己的名字,讓契約立即生效。

「夠果斷的啊。」

秦昊都有些詫異,這傢伙好像比他想象中的更加高深莫測一些。

還是說…

只是單純的傻?

正常人拿到契約肯定會檢查三遍又三遍,生怕自己被人給坑了。

但帝王s1隻是大概過濾一遍之後。

就立即簽下姓名,絲毫沒有半點拖沓。

「老闆,我的店鋪是….」

帝王s1搓著白胖的手,期待問道。

「17號。」

拿出一個號碼牌,交給帝王s1,秦昊的任務就算完成了。

這件店鋪的具體使用權暫時交接給他。

而帝王s1看見號碼牌后,也從背包中拿出1000金幣放在桌子上,在摩尼檢查無誤時便讓他離開。

「還剩下11間。」

秦昊望著手上的號碼牌,苦笑一聲。

雖然說要賽選這些想要在伊鎮開店鋪的人,但實際上他只是在詢問開的是什麼店鋪罷了。

面對面可看不出來對方內心中的小九九。

好比方說帝王s1,當初在拍賣行之中,他敏銳的嗅覺立刻發現了其他玩家沒有發現的商機。

這等精明的商人。

不可能會去做無用功,所以他開什麼展示屋,恐怕另有籌謀。

只是秦昊雖然作為租借方,怎麼也不可能去窺探別人的商業秘密,索性就等些日子,看看帝王s1能夠弄出什麼名堂來。

很快。

第四批人來到秦昊面前,依舊是相當熟悉的面孔。

戰神!

「這傢伙怎麼來了?」

看見他時,秦昊有種他還在露天礦場的錯覺。

當初從戰神眼皮底下渾水摸魚,搶走他弟弟的武器之後立刻逃走,當時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至今。

聯盟那把都還沒有任何動靜,恐怕還在和戰錘公會偷偷的談判。

具體的秦昊就不知道了,畢竟是兩家組織的事情。

看戰神現在的表情,恐怕心情並不太好。

「您好。」

戰神忽然強顏歡笑,揚起一絲熱情的笑容。

但是很假。

假到連一旁站著的摩尼都覺的有些不對勁,這意味著戰神這個人並不會控制自己的臉部表情。

「開什麼店鋪?」

老規矩,秦昊先提問了這件事情。

「店鋪….」

戰神聽見后卻是一愣。

向之前的人相似,他先是鬱悶了一小會,隨後低下頭,低語道:「請稍等片刻。」

看他的樣子,恐怕是在公會裡的管理聯絡。

無妨。

戰錘公會如果在這邊地方開店鋪的話,他倒是會很好奇,到底會開什麼樣的店鋪。

大約一分鐘之後。

戰神的行動很快,商量好后說道:「我們準備開一家專門雇傭兵之類的店鋪,如何。」

雇…雇傭兵?

這句話差點沒雷到秦昊,擱著玩戰爭遊戲呢。

但轉念一想,這不就是代練換了一種形容詞嘛。

「行。」

秦昊苦笑一聲,這群傢伙還真是腦洞大開,說道:「租借一個月一千金幣,這是契約。」

將契約擺在戰神面前。

戰神大致掃了一眼后,最終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相當罕見。

這種被公會派出來的代表,居然沒有拿回去讓他們的會長簽字,這就意味著戰神原本在戰錘公會中的地位就不低。

「多謝。」

戰神微微一笑說道,隨後轉身慢步離開。

說起來倒是讓秦昊奇怪。

前面來的這幾批人幾乎好像都是他認識的,換句話來說…第五批來的人會不會是….

「兄弟您好。」

果然!

頭上頂著那熟悉的公會標誌,鳳凰公會!

「大致說一下你們準備開的是什麼類型店鋪。」

秦昊苦笑一聲問道。

不過來者並非是那個處處與他過不去的狂劍,而是副會長冰心。

「又見面了。」

冰心不同其他人,首先開始就和秦昊熟絡熟絡。

可惜…

秦昊不吃這一套。

現在他還有不知道多少人要來繼續審核,哪有什麼功夫和人嘮嗑。

「店鋪。」

「呃…」

冰心見秦昊有些冷漠,臉上掛著的笑容卻絲毫沒有減少,只是猶豫了一小會後便開口說出具體的規劃。

這個規劃整整說了大約五分鐘,遠比之前幾批人加在一起都要多的多。

讓秦昊整個人都聽到頭昏腦花。

以至於到了最後,都沒有記清楚冰心到底在說些什麼。

「總而言之,我想租下兩家店鋪,如何?」

冰心終於結束了發言,開始滿心期待的望著秦昊。

租下兩家店鋪?

秦昊這句話倒是聽的一清二楚。

鳳凰公會的野心的確挺大的,這要求他還是第一次聽見。

。 看著辰辰愧疚的深情,讓喬夜宸的心裡很不是滋味。

他明明就是他們的爸爸,可是卻沒有辦法在他們面前說出口。

他不想傷了小傢伙的心,以前就很喜歡他們,所以很喜歡跟他們待在一起的感覺,現在知道他們是他的孩子,這麼多年來都沒有陪伴過他們成長。

喬夜宸的心裡無疑是愧疚的,以後的相處模式,大概會讓他更加小心翼翼和倍感珍惜。

他不知道,如果有一天被路棉心發現,他跟兩個孩子私底下偷偷見過面,甚至還帶他們出去玩過好多次。

路棉心會不會帶孩子離開一路之下,就會像5年前一樣,讓他再也找不到他們,消失的無影蹤。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