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畢竟如果上級知道這麼多獄警還要一個囚犯救才能脫險,恐怕會臉上無光。

2020-11-06By 0 Comments

“對了,我已經給你安排好了一個單間,以後你就住在那裏,雖然條件不好,不過不用和那些傢伙接觸,也算是比較僻靜。”

對於雲天的救命之恩,他也只能如此回報了。

這裏是監獄,要想有空調衛生間是不可能的,但單獨的關押室還是有的。

平日裏不用勞作,也不用集體用餐,雖然狹窄了一點,但也算是安靜。

“不用了,謝謝你的好意,我還是和別人一樣住大牢房吧,我比較喜歡熱鬧!”

雲天微笑着搖了搖頭,他可是來找李清揚的,並不是來度假的。

只不過爲了不引起對方的注意,雲天並不能直接詢問李清揚的下落。

而且誰知道李清揚在進入這裏之後,用的是什麼身份呢。

所以他只能慢慢的找了。

“你確定嗎?那些囚犯有的時候不受控制!”

副監獄長一臉疑惑的看着雲天,這裏可不是普通的監獄。

裏面關押着的囚犯,更是一個比一個兇惡,隨便拿出來一個,都足夠人爲之驚恐的了。

否則他們又怎麼會被送到這最嚴厲的沙漠監獄中呢。

“當然確定,以後或許還會麻煩你,希望到時候在通融吧。”

雲天點了點頭,他倒要看看這裏的囚犯到底有多瘋。

看着雲天堅定的臉龐,副監獄長怎麼也無法理解這個人的思想。

他好像就不是被抓緊來的,更不想是一個犯人。

既然雲天要求了,副監獄長自然也不能阻攔,於是對着獄警安排了一聲,雲天帶着腳鐐,一步步的向着裏面走去。

b區監獄的大門緩緩開啓,面對着那層層鐵柵欄的牢房,雲天卻滿臉的期待。 整個沙漠監獄分爲前後兩部分。

前面是辦公大樓以及獄警的宿舍。

後半部分,就是監獄區域。

中間被一分爲二的監獄,左右各是a區和b區。

a區關押的都是*亦或者是國際犯罪組織的頭目。

b區則就是暴徒區,不管是殺人如麻的殺手,還是齷蹉不堪的變態。

每一個人的刑期基本上都在一百年以上。

也就是說,幾乎上就沒有人可以活着離開這座監獄。

b區又分爲六個牢房,每一個牢房都是單獨修建。

爲了方便管理,六個牢房都是單獨的關押囚犯。

雲天抱着被子和私人用品,站在六號牢房的門口。

隨着鐵門緩緩打開,他終於進入到了他隸屬的監獄。

元後傳 監獄分爲兩層,一層被稱作水牢,都是單間,專門是給犯了錯的罪犯準備的。

沿着鐵梯子一路向上,來到了二樓的位置。

在這裏,又分三個牢房,每一個牢房裏都有一排排的上下鋪。

鐵製的牀,死死的鑲嵌在牆壁上,以防止囚犯用起作爲武器。

至於鐵門也不大,周圍全都是鋼筋構成,從外邊可以清楚的看到牢籠裏的一切情況。

“你就是這裏了,好好表現,不要搗亂!”

獄警對着身後的雲天說道,從腰間摸出了鑰匙。

這纔將雲天的手銬腳鐐全部打開,而云天則看着裏面的那些囚犯。

雲天的到來,讓裏面的囚犯也都向着門口望了過來。

尤其是幾個傢伙,還揉着下巴一臉壞笑的看着雲天。

很明顯這些傢伙和外邊那個黑大個的獄警一樣,只不過雲天可不會在失手了。

“進去吧!”

隨着手銬腳鐐被打開,監獄的門也被打開。

這裏的門並不是用鑰匙的,而是由電腦控制。

這樣就避免了像雲天這樣的撬鎖高手有機會逃脫。

所有監獄的大門,都是由智能芯片控制的。

抱着塑料臉盆和毛巾,雲天走入了牢房之中。

身後的鐵門重重關閉,獄警轉身就走。

雲天看着左右兩邊那五顏六色皮膚的傢伙,而他們也在看着雲天。

靠近門的位置,一個牀上靠着一個又黑又壯的大漢。

三十多歲的他正值壯年,一雙眼睛死死的盯着雲天,那一臉的笑意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事。

其他的人或坐或站的看着,不過每一個人的臉上表情都不相同。

同時雲天也發現,靠近大門的囚犯,都是身高體壯的傢伙,而越是往裏,越是年紀大的人。

每個牀位都有人,所以雲天一路向着裏面走去。

很快,雲天就知道爲什麼是這個原因了。

因爲最裏面竟然是廁所。

監獄的廁所只有一米高,蹲在裏面都能露出腦袋。

而靠近那裏的牀位,自然是可以聞到臭烘烘的味道。

雲天皺了皺眉頭,看樣子這監獄裏也分爲三六九等。

“都老實點,別給我出什麼幺蛾子!”

看着雲天走到自己位於最裏面的牀位,坐下來的他,看着獄警離開。

一言不發的他,不需要惹事,因爲遠處一個傢伙,正一步步的向着他走來。

從位置上來看,他算是這個監獄的最底層了,刺鼻的尿臊味充斥着他的牀鋪。

但是讓雲天覺得最無法理解的就是,隨着那個傢伙走來的時候,後半部分的囚犯竟然也那麼開心。

那種幸災樂禍的模樣,真是讓雲天無法理解,難道他們忘記,自己也是被欺負的傢伙嗎。

“你用不用笑得那麼開心啊?”

雲天忍不住,對着臨牀的一個傢伙說道。

乾瘦的他好像是一個癮君子一般,蜷縮在自己的牀鋪上露着黃牙的看着雲天。

皮包骨的他,笑起來就好似一個骷髏,臉上的皮都皺成一團。

“因爲你來了,他們就不會欺負我了啊!”

這個傢伙,簡直就是看到了救世主一樣。

不過他對於救世主的出現,可不是叩拜,而是譏諷。

“有的時候事情不要太早下定論。”

雲天嘆了口氣,原本他還覺得這些人有些可憐。

畢竟被武力壓制下的生活,一定相當壓抑,但是現在雲天真是一點都不覺得他們有什麼好憐憫的了。

說話間,那個娘裏娘氣的傢伙已經走了過來,乾瘦的他竟然一臉的傲嬌。

“喂,新來的,懂不懂規矩啊?”

說話的聲音就好似貓夾了尾巴一樣,尤其是那掐着腰的模樣,更是讓人犯惡心。

“什麼規矩?”

雲天一臉鄙視的擡起頭,看着那個傢伙。

進來的時候他已經看到了,他竟然住在第二個牀位上。

按照理解,這傢伙竟然是這個牢房裏的二把手,可是看着他那細細的胳膊,也不像能打的樣子。

“規矩就是,老實聽話,一天三餐,除了早餐之外,其他的必須上繳。”

這個僞娘說話的時候,還不忘身處蘭花指,這就讓雲天想到,他走起路來一扭一晃的模樣。

“就憑你嗎?”

雲天冷笑着,看着這個傢伙,如果這樣的都能當二把手,他恐怕主要就靠他的菊花吧。

“我告訴你,別囂張,否則你會死的被誰都慘,不過我也可以給你一個機會!”

女了女氣的僞娘對着雲天跑了一個媚眼,真是驚出了雲天一身的雞皮疙瘩。

“什麼機會?”

雲天一臉冰冷的看着這傢伙,真想不到,這種人是怎麼跑到這所監獄裏的。

“做我的姐妹啊,沒事伺候伺候我,只要我覺得滿意,就讓你做這裏的三把手!”

僞娘一聲冷哼,那高傲的模樣,讓雲天恨不得直接一拳打在他的下巴上。

“好了,小號手,別廢話,老子我看上你了,只要你把我服侍好,你就不用睡這裏了。”

就在雲天噁心的想要一腳將他踢飛的時候,突然後面又走過來一個人。

他就是住在這第一張牀上的傢伙,外號蠻熊,那一身結實的肌肉塊,好似一個個炸藥包一般。

一臉邪笑的他,直接摟着那被叫做小號手的傢伙,噁心的模樣真是讓雲天汗毛倒豎。

“滾開,沒心情理你們!”

雲天進來之前雖然有些心理準備,不過看到這樣的情景,頓時感覺到一陣無語。

這種搞基的事情他還第一次見到,尤其是那個小號手一副發嗲的模樣,真是讓人心裏發寒。

但云天現在可沒有心情理會這種奇葩的傢伙。

進來之後他才發現,這監獄不僅森嚴,而且還分區域關押。

這樣一來,即便是李清揚在b區,他也只有十八分之一的機會和他同一個牢房。

最強萬界大穿越 而現在看起來,李清揚並沒有在這個牢房中。

看樣子,自己要用一下那個副監獄長的人際關係了。

但是不確定李清揚在那個監獄,他也沒有辦法調動啊。

如果頻繁的調動,一定會被對方發現,到時候引起警覺,可就得不償失了。

心情煩躁的雲天,厭惡的白了一眼這兩個傢伙。

現在他必須要儘快找到李清揚,否則還不知道天龍能夠堅持多久呢。

“你小子是不是皮子癢了,看樣子非要老子硬幹你才爽是不是!”

沒想到雲天竟然敢這樣和自己多話,蠻熊頓時握緊了拳頭。

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硬上了,倒也別有風味。

看着坐在那裏的雲天,相信這小子一定會很舒服。

“好啊,那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

對於這種蠻牛型的對手,雲天一臉冰冷的說道。

要想打倒他,不用三招就夠了。

雖然很不想一進來就惹事,但如果非要惹事,他也絕對不怕事。

“你小子皮癢!”

蠻熊冷笑一聲,不給他點厲害他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一揮拳,他就要好好的教訓教訓這個膽大妄爲的傢伙。

“幹什麼呢!”

就在這是,突然監獄門外,傳來了一聲怒斥。

蠻熊急忙轉身,向着鐵柵欄外邊看去。

“沒事!沒事!玩玩而已!”

蠻熊急忙挪開了身子,一臉賤笑的對着外邊喊道。

雲天此時也纔看到,監獄門外,那個黑大個的獄警正站在那裏。

一臉奸笑的他,看着坐在裏面的雲天。

“喂,你給我過來一下!”

剛纔被副監獄長呵斥住的他,其心不死。

趁着副監獄長去往醫院之後,又回返了這裏。

非法成婚 身爲獄警,他當然有行走的權利了,一臉冷笑的他,對着雲天勾了勾手指。

雲天憋着一肚子氣,真恨不得現在就弄死這個傢伙。

但迫於無奈,他也唯有走到了鐵柵欄前,一臉冰冷的看着那個黑大個。

“小子,如果不現在乖乖就範,老子可以保證你不受欺負,否則的話,你知道後果!”

黑大個獄警一臉淫笑的對着雲天說道。

雖然他不是什麼監獄長,只是一個普通的獄警,可在這裏依舊是掌管着這些囚犯的自由。

“你給我記住,我會擰斷你的脖子,而且很快。”

雲天死死的盯着這個可惡的傢伙,竟然敢想要侮辱自己。

這種事情他絕對不會原諒。

“好吧,老子是想要你的第一次,既然不這麼固執,蠻熊,我去轉轉,半個小時候回來。”

黑大個一臉冷笑的用警棍打了打鐵柵欄。

這句話很明顯,半個小時內這邊不會有獄警干預了。

“好的,明白!”

蠻熊當然知道這個傢伙的意思,一臉淫笑的他,晃動着拳頭,向着雲天走了過來。 背對着蠻熊,雲天都聽得到那骨節的脆響。

悠悠轉身的他原本對於這所謂的規則非常的不屑一顧。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