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當前天上人間團隊、月夜迷城團隊、小南國團隊已經度過二十四次任務,將開啓團隊對抗死亡遊戲任務,請各團隊通過投票的方式選出團長,團長擁有很高的權限,請慎重選擇……”

2020-11-05By 0 Comments

看到這句話,我們都愣住了,顯然沒想到地獄使者又推出了新的死亡遊戲模式。

“怎麼回事?團隊對抗是什麼意思?很多團隊一起廝殺嗎?”

大家都驚呆了,面面相覷間,都希望有人站出來都解答一下大家的疑惑。

這時候,任羽軒嘆了口氣,出聲道:“果然是這樣,終於來了。”

聽到任羽軒的話,我們都向他投去疑惑的目光,只聽他繼續道:“其實在經歷了這次五羣混戰,我們就應該想到,除了我們之外,可能還有幾百幾千甚至幾萬個羣陷入了死亡遊戲,大家都要經歷四十四個任務。而同期也就是進度一樣的團隊,會被拉出來分在一起進行對抗,比如我們三隻隊伍的進度都是二十四次,而像我們一樣的隊伍應該還有一些,換句話說,以後我們將是對手!”

“進度一樣?難道我們經歷的任務都不一樣嗎?”

無敵龍蛋養成系統 我若有所思,這次的任務只有我們五支團隊,如果還有其他團隊且跟我們進度一樣的話,那麼他們第二十四個任務就不是這次的生化危機,而是別的任務。

一念及此,我趕忙和月夜迷城的人,對照了一下前面經歷的二十四個任務,果然發現不太一樣!

任務相似率大概一半一半的樣子,比如恐怖高校和皇帝夢任務,大家都經歷了,而逃離中天大廈這種隨機觸發任務我們有,月夜迷城的人卻是沒有,他們接到的是別的任務。 如果每個團隊接受的任務都不完全相同的話,也能解釋爲什麼鍾明月殺了接近十萬人,吳菠菜卻活了下來,因爲他們團隊根本沒經歷這個任務。

可是不對啊?即便前面的任務不太一樣,團隊死亡對抗總是都要經歷的吧?吳菠菜爲什麼沒提過呢?

難道地獄使者限制了他的言論自由?

我心中疑惑着,怎麼都想不明白,而這個時候另外兩個團隊已經開始選團長了。

月夜迷城在投票之後,所有人都選擇了張勝;而趙曉呈本來也是月夜迷城的人,可是身份轉換後,她現在是於夢彤,代表小南國投了她自己一票,順理成章當上了光桿團長。

當他們兩人成爲團長後,皆是拿起手機接受着地獄使者發來的消息。

“我們也趕緊投票吧。”見到這種情況,陳旭建議道。

於是大家就拿起手機開始投票。

目前我們團隊有十七人,我們團隊的十個人都活着;蘇飛隊只剩下他自己還有白山和蕭薔三人;鄭二月隊也是三人,分別是鄭二月、楚牧以及鄭淵擇。

閃婚厚愛:誤嫁天價老公 除了我們這三個小隊外,還有個一直昏迷不醒的夏天。

一番投票之後,我沒有任何意外當上了天上人間團隊的團長,而且看票型我竟然得到了全部的票,甚至鄭二月和蘇飛他們也將票投給了我。

看到這種情況,我心中自然是高興的,這也算是一種認同吧。

成爲團長後,地獄使者就給我發來了一堆信息,我將這些信息整理了一下,得到了很多驚人的情報!

目前經歷二十四次任務的團隊一共有九十八個,加上我們新晉的三個團隊一共有一百零一個。

這其中每個團隊都有來自地獄使者的實力評級!

分別是s級、a級、b級、c級、d級。

九十八個團隊中,d級團隊有30個,c級團隊50個,b級團隊13個,a級團隊4個。

而評級爲s的團隊只有一個,叫做“死亡夢之隊”!

當我看到這個隊伍的名字時,地獄使者再次發來新的消息:“死亡夢之隊爲團隊只剩最後一人,或者團長可以選擇進入死亡夢之隊!一旦團長選擇進入,則其所在的團隊成員全部被抹殺!”

看到這裏,我暗暗咂舌,這條規矩顯然是爲了限制死亡夢之隊太過強大,因爲在死亡遊戲中掙扎,能攀附上一個強大的團隊非常重要,如果沒有代價就可以進去,只怕每個新晉團隊的團長都想進去。

這樣的話,平衡落差太大,也就失去了對抗的意義,所以用抹殺的團員的方式來限制。

團長本身就是團員選出來的,這樣的領袖肯定是大家認可的,那麼團長不顧團員生死,毅然選擇加入死亡夢之隊的情況會非常少見,這大大限制了死亡夢之隊的實力。

不過即便如此,死亡夢之隊目前仍是排名第一的團隊!

這時候,地獄使者又問道:“吳小白是否願意加入死亡夢之隊,此機會只有一次,放棄作廢!”

當這條信息出現在屏幕上的時候,我就看見圍在我身邊每個人的表情都很古怪,即便是跟我關係最好的程智,都吞嚥了一口唾沫,緊張兮兮的看着我。

我衝着程智翻了個白眼,無語道:“死胖子,你就這麼不相信我嗎?”

程智聞言一愣,隨即尷尬的摸了摸後腦勺,裝腔道:“沒有啊,我肯定相信你啊。”

我無奈笑了笑,懶得揭穿他,而是拿起手機發送道:“我拒絕!”

我心裏明白,死亡夢之隊肯定是非常強大的,首先能在一大堆人中脫穎而出成爲團長,不管是什麼原因,都至少證明這個人是一個領袖,而一堆領袖扎堆抱團,那種情況想想就很恐怖!

我無法否認,加入死亡夢之隊活下去的機會更大,可是我不可能這麼做。

當我拒絕之後,地獄使者就發來新的消息:“請爲你的團隊取一個名字,之後將會有初始評級。”

看到這句話,我馬上徵求了一下大家的意見,名字肯定是要重新起的,否則叫天上人間的話,其他小隊通過這個隊名找到我們,直接攻擊我們也是有可能的,畢竟大家現在已經站在了對立面。

起名字這種事大家各抒己見,有要求帥氣點的,有要求騷一點的,不一會十多個人每人出了一種,什麼“非主流小隊”、“夜總會小隊”、“帥哥美女小隊”……一大堆亂七八糟的。

最後我還是選擇了鄭二月提出的“聖母小隊”。

這個名字聽起來就很騷,而且很符合我們團隊的定位。

當我發送這個名字後,下一刻羣裏出現了新的消息:“聖母小隊已被記錄,當前評級爲b級!之後將根據各位在任務中的表現,決定上升評級還是下降評級,評級越高,獎勵越高。”

之後,地獄使者又公佈了獎勵,其中d級團隊每次任務的固定獎勵是一萬冥幣,c級是兩萬,b級是五萬,a級是十萬,而s級每次任務的獎勵是……五十萬!

“我滴龜龜!這差距也太大了吧!d級隊伍五十個任務跟s級隊伍一個任務獎勵一樣!”程智驚呼道。

我點點頭道:“不錯,所以我們要趕緊提升評級。”

就在這時,羣裏關於其他死亡團隊的信息刷新了一下,b級團隊增加到14個,a級團隊也增加到5個,換而言之,月夜迷城團隊評級是a?

看到這裏,我們都是驚了一跳,朝着旁邊那羣人望去,卻見他們臉上都帶着抑制不住的笑容。

想想也是,一百多隻團隊,只有一個s,五個a,而他們剛進入就是a,肯定很自豪。

白山一臉不爽道:“媽的!我們才b,他們憑什麼a啊,真的煩。”

我乾笑一聲,也沒搭話,對於這個評級,我覺得還是挺正常的,就說這次的任務,拋開其他,我們團隊幾乎完全被任羽軒算計了,如果不是鍾明月改變主意,我們團隊第一時間就被團滅了。

而在這個過程中,無論是我、楚牧還是鄭二月,都沒有發現異常,完全被算計在內。

可以說任羽軒一個人,就值一個評級a。 就在我們望着手機屏幕上的信息,若有所思的時候,羣裏關於死亡團隊的信息又刷新了一下。

只見原本一百零一個團隊,竟然變成了一百個。

我愣了一下,隨即臉色一變,驚道:“趙曉呈去死亡夢之隊了!”

聽到我的話,大家皆是將目光投向趙曉呈,卻發現剛纔還在屋裏拿着手機的趙曉呈,已經不見了蹤影。

“草!這小妞跑的也太快了吧?”旁邊傳來龔傑不爽的聲音。

“別管她了,我們趕緊想想怎麼辦。”

張勝說着,目光望向我們這邊,卻發現我們也在看他,於是笑了笑,衝我們道:“不管怎樣,這次的生化危機任務已經結束了,接下來我們將會面對更爲艱難的團隊對抗模式……我們團隊叫‘肉鬆餅小隊’希望能和你們‘聖母小隊’組成聯盟,共同在死亡遊戲中活下去……”

說着張勝臉上露出誠摯的目光,然後將目光轉向我。

我猶豫了一下,跟鄭二月和楚牧商量了一下,他倆都沒有意見,一百個團隊混戰,結盟是必然的。

雖然在這次的任務中,我們兩隻團隊發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但總歸沒有給彼此造成什麼不可挽回的傷害,而且最重要的是大家都知根知底,對面還有個近乎妖孽智商的存在。

可以說這次結盟對於我們團隊只有利沒有弊,我沒理由拒絕。

答應結盟之後,還要談一些細則。

不過這個時候,地獄公交車已經開進了山谷,這次的任務讓大家都很疲倦,於是我們決定先回去休息,晚上去月夜迷城做客,再商討一下死亡遊戲以及結盟的具體事項。

決定之後,我們就搭上了血色的地獄公交車。

車上還是那個穿着白大褂,只露出一雙陰森森眼睛的司機。

他只是冷冷的看了我們一眼,就發動了車子。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我們回到了市區,下車之後,我們又打了三輛車,朝着陳旭的別墅開去。

在門口的時候,和夏露露阿銀他們告別的時候,陳旭建議他們也搬過來。

但是夏露露的意思是你們就四間臥室,不太方便,等到時候在附近重新租個房子。

就這麼聊了幾句,我們就分開了。

回到房間後,我只覺得渾身上下說不出的疲倦,直接倒在了牀上。

林素也是如此,靠在我的肩膀上,很快就睡着了。

看着她睡着時恬靜的模樣,我臉上露出溫柔的笑意,想着時間如果能停留在這一刻就好了。

這般想着,我伸手輕輕捋了一下她額前的髮絲,熟睡中的林素眉尖微微蹙了一下,雙手習慣的伸過來抱住我的胳膊,然後,在她的脣邊,浮現出淡淡笑容,就這麼安心地睡着。

我躺在那裏不敢動彈,怕吵醒她,就這麼盯盯的看着她,過了一會,睏意也上來了,就合上眼。

……

當我睜眼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我大概睡了五六個小時。

林素已經醒來,雙眼一直注視着我,見我睜眼,說了幾句情話,然後我們就起牀了。

此時歐陽娜、趙安靈、李君如正在廚房忙東忙西,三個男的則是坐在客廳裏吹比。

見我們出來,程智笑着招呼我過去一起吹,林素則是去廚房幫忙。

坐下後,我們聊起了關於其他團隊的問題,我們團隊的實力評級是b,在一百個團隊中屬於上游水平,這個水平本身倒也不用太過擔心。

聊着聊着,我忽然想起了吳菠菜,馬上給他打了個電話,想問問他關於團隊對抗一系列的事情。

可是讓我沒想到的是,他的電話竟然打不通。

在我們參加生化危機任務的時候,吳菠菜給我打電話說糾集了一羣考古專家跑太湖挖仙器去了。

太湖在江南市,離京城挺遠的,我估計他現在可能在水下,沒信號。

這麼想着,我給他發了個短信,讓他能回電話的時候回一個。

之後,我放下電話,繼續聊着剛纔的話題……

晚上七點半,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半小時,我們都收拾了一下,然後坐上陳旭的車朝着月夜迷城趕去。

路上還拐道接上了夏露露和阿銀。

月夜迷城地處京城最繁華的國王大街,那裏寸土寸金,想在這個地界上拿下這麼大的夜總會,光有錢肯定不行,還要有關係!

可以說張勝的人脈關係比蘇飛大的多。

車子行到夜總會門口的時候,老遠我就看到一身花花綠綠還染着黃毛的龔傑,站門口聊着小姑娘。

原本龔傑的身份跟我一樣,只是夜總會的服務生,但是經歷了死亡遊戲後,他因爲運氣好迅速成了張勝的心腹,地位也水漲船高,明面上已經是月夜迷城的總經理了。

這個年紀,能在這個這麼大的夜總會當上經理,可以說是年少有爲,雖然他穿着打扮還很社會,直白點就是low,但並不妨礙小姑娘對他投懷送抱,那左擁右抱的好像人生贏家一樣。

龔傑看見我們後,衝我擺了擺手,道:“張總在六樓等你們呢,上去吧。”

我們點點頭,穿過玻璃門走進了夜總會。

現在正是高峯期,夜總會正是熱鬧的時候,一進去就聽到令人熱血沸騰的音樂,這是我第一次來月夜迷城這麼高檔的夜總會,平常小三層的天上人間我就感覺很高端了。

裏面非常大,而且人超多,舞池裏基本都站滿了人,卡座就更別說了,全都是喝的醉醺醺的人。

進去之後,我就看到了在一樓的蘇飛和鄭二月他們。

我們打了個招呼後,就聽到蘇飛酸道:“媽的!張勝這貨真的是個財迷,深陷死亡遊戲還有心打理夜總會啊……”

“那有啥辦法,人家願意花這個精力去打理,你羨慕也沒用。”白山摟着蕭薔,嘴裏嚷嚷着,然後又道:“行了別說那麼多了,我們趕緊上去談,談完下來嗨,這地方真的挺不錯的!”

跟他們三個好像回家一樣自來嗨的狀態,旁邊的鄭二月、楚牧還有鄭淵擇則是安靜的多。

鄭二月和楚牧是因爲本身性格就冷淡,鄭淵擇則是有些害羞。 我們聚在一起後,蘇飛商議道:“談事的話不用上去那麼多人,我跟鄭二月、楚牧、吳小白再帶上阿銀跟蕭薔上去就可以了,其他人在一樓找個卡座先玩着。”

其他人並無異議,白山就訂了個卡座帶他們玩去了,我們六人則是進入電梯,按了六樓的樓層。

坐着電梯上到六樓,門開的一瞬間,兩個服務生衝我們微微低頭,喊了一聲晚上好。

我微笑着衝他們點了點頭,走出電梯,一條鋪着綠色地毯,藍色壁毯的走廊呈現在我們眼前。

踩着柔軟的地毯走過走廊,一轉彎,一座很大的空間呈現在我們眼前,當時我們就全懵了!

我無法形容這裏奢華到什麼程度,入目處,是一座圓形的游泳池,裏面盛滿了清澈透明的水,四周鎏金橫樑,白玉石磚,擺滿了花花草草,就跟中世紀歐洲的皇宮一樣。

在游泳池後面,有一間很大的會客廳。

張勝和任羽軒坐在沙發上交談着什麼,邢玢宇則是坐在另一邊,低頭玩着手機。

當張勝看見我們後,忙站起身,臉上露出了笑容,微笑道:“大家來了,快請坐。”

我們坐下後,大家相互打了個招呼,就直接切入正題。

張勝作爲月夜迷城的主人,目光掃過我們一圈後,朗聲道:“各位,死亡遊戲進展到現在這個階段,越來越危險,只有結盟,我們才能活的更久,白天的時候已經說過了,大家都沒意見吧?”

蘇飛點了點頭,道:“那是自然,只是結盟的話需要制定什麼盟約之類的嗎?”

“嗯。”張勝呵呵一笑,然後將目光轉向任羽軒道:“羽軒,你來說吧。”

任羽軒點了點頭,面無表情道:“我是這麼想的,一百個團隊如果進度一樣,那麼接新任務的時間應該也是一樣的,所以盟約的第一條就是情報交換,每次任務遇到新的團隊,記錄對方的信息,相互交換。”

我們點了點頭,像這種對抗遊戲,情報自然是重中之重。

任羽軒細看了我們一眼,繼續道:“第二條爲合作,即如果我們兩隻團隊在同一個任務中相遇,由雙方團長根據任務協商決定怎麼解決,絕不能在背後相互捅刀子……”

他話說了一半,蕭薔忽然冷笑一聲,打斷道:“呵呵,這條是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礎上,可是在生化危機的任務中,你利用我們,幾乎將我們全部害死,這種情況下,我們如何信任你?”

蕭薔的話攻擊性很強,而任羽軒聽了卻並不生氣,只是淡笑一下,平靜道:“那很正常,因爲當時我們並不是盟友,但現在結了盟,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我們會把你們團隊的人當成我們自己人。”

“哦?是嗎?”蕭薔若有所思的盯着任羽軒,過了好一會,才幽幽道:“姑且先相信你,不過讓我發現你騙我們,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放心吧。”任羽軒罕見的笑了一下,然後接着道:“暫時就這兩條,剩下的還要等我們經歷過一次團隊對抗,才能清楚那是什麼樣的規則,不過在那之前,我們需要分析一下我們雙方的實力。”

“分析實力?”我怔了一下。

任羽軒點點道:“是的,知道實力才能方便佈局,實力分爲三種,第一種是高智商,就你們團隊來說,只有你和楚牧達到了高智商的標準;第二種是接受過軍事訓練的人,擅長使用各種器械;第三種是特殊能力,這個就比較廣泛了,夏露露的夢境預知、林素的修羅眼、鄭二月的催眠能力,都屬於特殊能力。”

聽到他的話,我皺了皺眉,遲疑道:“你的意思,是讓我將團隊中每個人的信息都告訴你嗎?”

任羽軒默默點了點頭,道:“是的,不過爲了讓你們放心,我可以先公佈我們團隊的個人信息。”

說着,他拿出一疊文件放在桌子上攤開,上面記載了“肉鬆餅小隊”十二個人的詳細情況。

我大概掃了一遍,發現他們團隊中,任羽軒和徐曉愛是高智商者。

而接受過軍事訓練的有兩人,一個是邢玢宇另一個叫李浩明。

至於特殊能力者,他們團隊中只有一個作死流的龔傑,說是實力,我覺得搞笑的成分更多一些。

這時候,蘇飛看我們聊起了實力層面,哪條都不沾邊的他有些尷尬,摸了摸腦袋,問道:“那除了這三種人外,其他人有什麼作用嗎?”

任羽淡淡一笑道:“有的,這是我剛剛纔發現的……地獄商城中一共有八種兌換物品,重生十字架首先是必須兌換的,空間戒指只要一萬冥幣也可以兌換出來,剩下的就是仙器和鬼怪僕從了,而在僕從這塊我有一個想法,剛纔還測試了一下……”

任羽軒說着打了個響指,一個穿着紅色衣服的女鬼憑空出現,靜靜的站在任羽軒身後一動不動。

看到那個女鬼的瞬間,我們先是驚了一下,隨即臉上的驚訝變成錯愕。

因爲這女鬼的形象太……

整體來說跟別的女鬼差不多,紅色的長裙,慘白的皮膚,冷漠的眼神,但是最古怪的是這個女鬼是個光頭,這讓原本嚇人的厲鬼看上去多了幾分滑稽。

我咧了咧嘴,跟旁邊的楚牧對視一眼,沒想到看起來沒有情緒的任羽軒,還有如此搞怪的特質。

“這女鬼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楚牧疑惑道。

“嗯。”任羽軒站起身,走到紅衣女鬼旁邊,緩緩道:“事實上我一直疑惑地獄商城只有這麼點兌換的東西,隨便兌換幾樣就沒的換了,多餘的冥幣該怎麼辦呢?於是我做了一個實驗,實驗後發現,厲鬼僕從是可以進化的!”

“可以進化?”

我們都是愣住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