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當年,陳二就是從這裏消失的!難道這次的天地饋贈和那個滿穴點亮的孩子有關?”

2021-01-29By 0 Comments

但緊接着,他又搖了搖頭。

五年了!沒有絲毫音訊,東方家族所有人都認爲當年那個驚豔了整個東方家族的孩子已經被黑衣人給殺害了。

一個修煉者想要處理一具屍體的方法有很多。最簡單的,一道火焰就足夠了。

可懷疑歸懷疑,找還是要找的。,如果再找到了另一個天才呢?


天地饋贈可不僅僅是滿穴點亮那麼簡單了。

滿穴點亮只代表着修煉天賦高,修煉速度會很快!可天地饋贈卻是代表了最後的氣運!

天地氣運加身的人,成就肯定不會低的!就算有一天那人放棄了自己以前的路,轉身走別人的老路,境界也會一日千里!

一直到搜索到那個結界的時候,東方玄突然就愣了!

他居然看到了將盡一百個孩子正在那裏圍着一堆食物瘋狂的吞食。

有一個年輕人在一旁指揮。

“那裏,那裏還有饅頭,慢點吃!唉,那裏還有呢,別搶啊!”

“臥槽!你把我的雞腿拿走了!那是我的!”

說着說着,指揮的年輕人也加入了搶糧大軍。

正在納悶的時候,身後不斷傳來破空聲,東方問天帶領着一羣人也趕了過來。可當他們看到這些孩子後,全部傻眼了。

“玄叔,啥情況啊?”東方問天一臉懵逼的問道。

“我也是剛過來啊,不知道啊。”東方玄一臉懵逼的答道。

這時候,身後突然有人喊了起來:“笑笑!是笑笑!”

主脈的一位女長老一邊哭着一邊喊着“笑笑”兩個字,向着人羣跑去。

這時候有個滿臉油膩的小女孩擡起頭看着向自己跑來的女長老,先是滿臉疑惑,然後突然就哭了。

“娘!”小女孩直接就撲到了女長老的懷中。

緊接着,人羣中不斷的走出一些人,開始“認領”那些孩子。

在談了半天后,東方玄等一些莫名其妙地人終於瞭解了。

原來這些孩子都是東方家族曾經的“失蹤人口”。

所有被認領的孩子經過一番檢查後,居然發現,這些孩子不僅修爲提高了,他們的修煉天賦也提升了!

包括東方問天在內的十位脈主看着這些孩子眼睛都放綠光了。就如同盯着沒有任何保護措施的小綿羊一般。

甚至把天地饋贈的事都給忘了。

剛纔還在指揮的年輕人看到這羣人眼神有些不對勁,於是揮了揮衣袖,大聲說道:“都別動!這些是我的跟班!”

聽着年輕人喊話,十位脈主和衆長老一愣。

東方玄呆住了。

“你……你是,陳二?”東方玄嘴脣微動,眼睛裏有些溼潤。

陳二看着蒼老的東方玄,微微一拜,喊道:“陳二拜見脈主!”

這五年,東方玄無時無刻不在自責,他覺得自己既沒有保護好寧致遠,又沒有保護好陳二,是自己親手葬送了罪脈的兩大未來。

所以本就蒼老的他在五年中愈發憔悴,整個人都透露出一股沉沉的氣死。

如今,他竟然看到了被自己無數次認定已經死亡的陳二突然出現,他又怎能不激動?

“好!好!好!”

一連喊了三個好字,東方玄擦了擦眼睛,說道:“活着就好!活着就好啊!”

東方玄說這句話的時候,身上死氣居然開始緩緩消散!

這位老人,終於在看到陳二安然無恙之後,解開了一些心結。

這時候,從人羣中,擠出來一位長相精緻,身穿紅衣的姑娘。

她仔細端詳了一下陳二後,嘴角微微上揚,儘量保持平靜的說道:“小跟班變帥氣了啊。”

語氣中,滿是興奮與激動。

陳二看着變化很大的以若,所有的機靈勁全部都消失了,只是撓了撓頭,憨憨的“嗯”了一聲。


“咋還這麼憨啊!”以若調皮道。

陳二聽了這句話,彷彿又感覺回到了五年前。

於是他沒羞沒臊的說:“肚子裏裝的學問多了,壓的。”

以若噗嗤一笑,回頭把姐姐以惜也給牽出了人羣。

以惜和陳二互相點頭,算打過招呼後,就聽以若一臉驕傲的說:“姐姐你看,我就說陳二會沒事的!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小說裏都這麼寫的!”

“就那些小說,也不是我吹,給我一晚上閉着眼睛都能寫一籮筐出來!”陳二繼續不要臉的說道。

人羣中,滿頭白髮的東方冥看着自家孫女和陳二聊的這麼投機,嘿嘿一笑,也不知道他心裏在想些什麼。

這笑聲,直接讓旁邊的東方問天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用怪異的眼神看了自家父親一眼,頓時渾身一哆嗦。

“看什麼看,臭小子!”東方冥照頭就是一巴掌。

“爹,這麼多人呢,留點面子啊。”東方問天無辜道。

東方冥也感覺到自己的做法有些欠妥,又是嘿嘿一笑。


其實,不能怪他失態,當初陳二失蹤的消息被他知道後,他差點就帶人掀翻了整個東方家族。

開玩笑,聖人的後人在自己家裏失蹤,這後果誰能承受得住?

所以說這五年,如果有人比東方玄還難受,那一定就是東方冥了。

“問天,你說咱家以若和陳二般配不?”東方冥沒頭沒腦地的問了一句,嚇得東方問天直接就不知道說什麼了。

“陳二,爲什麼裏面的孩子都還是進去時的大小,偏偏你自己長大了?”東方問天趕緊轉移話題,但他看向陳二的眼神就不是很友善了。

“拜見族長。”陳二對着東方問天先是一拜,然後說:“這個問題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反正就是我長大了,他們都沒長。”

一個和沒有回答一樣的回答。

於是,東方問天的目光更加不善了。

然後陳二有緩緩說道:“家主,剩下的這些孩子,也別分配了,我們商量好了,他們既然是我的跟班,那就同我一起入罪脈!”

一句驚天,當時就有幾位脈主出言反對。

東方問天滿頭黑線。

這些“孩子”中,有好幾個是和自己一般大的!

但是沒容他反對,一旁的東方冥直接拍板定案。

“我同意了!”

東方冥此時可不管什麼十脈的態度,現在的他,心裏和東方玄想的是一樣的。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安頓好所有人的東方玄滿面春光,他說什麼都沒有想到,陳二不僅回來了,還帶回來三十多天賦很強的“孩子”。

罪脈現在最缺什麼?丹藥,器具?功法?都不是!罪脈最缺的是人!是能幫助罪脈進行傳承的人!

這一下子多了三十多人,東方玄豈能不高興?


於是罪脈決定連續三天,大肆慶祝!

只不過,看着那一桌子飯菜,陳二就失了胃口。

還不如自己在結界中吃的好呢!

可陳二不知道的是,罪脈之所以能拿出這些東西來,還是因爲最近一段時間,那個“小偷”不再光顧的結果。

第二天一早,陳二就被東方玄帶去了主殿。

當他們倆到的時候,其餘八脈脈主和東方問天早已經等候多時了。

“哼!一個新加入的弟子就敢讓族長和幾脈主等這麼久,未免太沒大沒小了吧!”

陳二順幾不可查的皺了皺眉,然後順着聲音就看了過去。

他不知道,爲什麼這個人對自己會有這麼大敵意。

“這是人脈脈主,東方尚承,一直和咱罪脈不對付,不用搭理他。”

陳二點了點頭,果然還真就沒搭理東方尚承。

見到陳二這種態度後,東方尚承就要發飆,可誰知東方玄先一步發難。

“定的時間還沒到,究竟是我們來的晚了還是你們來的早了?”

“東方玄,你……”東方尚承再次想發飆,就又聽東方玄說道:“如果人脈脈主不想等,自可先行離去!畢竟也沒人逼着你在這裏等不是?”

一句話,直接就把東方尚承的話給懟了回去。

覺得自己丟了面子的東方尚承就要拿出屢敗屢戰的精神再次發難的時候,一旁的東方毅然發話了:“現在不是鬧矛盾的時候!等事情問完你們兩家再自行解決。”

這次連自己的盟友都發話了,東方尚承心裏再不舒服,也不好說什麼了。

“哼!”冷聲一聲,便在一旁生起了悶氣。

“好了,各位脈主回到各自的位置!”東方問天見他們鬥得差不多了,這纔開口說道。

一旁的東方冥見此,滿意的點了點頭。

“待會兒族長問什麼,你只管說什麼便是,無需隱藏。”東方玄囑咐完,就坐到了排名最末的那個位子。

“陳二是吧?”東方問天面帶和藹的微笑,嘮家常般的問道。

陳二感受着周圍傳來的壓力,嘴角稍微翹起。

“這麼多人一起給我釋放壓力?然後還裝的一副和藹可親的樣子?”陳二心裏想着,但臉上還是裝出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


不就是演戲嘛!搞得跟誰不會一樣。

“弟子陳二拜見族長拜見衆脈主!只是不知道族長召弟子前來所爲何事啊?”陳二低着頭,臉上憋着笑意。

就這麼點威壓還敢拿來施展?恐怕他們是不知道精壯老頭生起氣來是啥樣的,印魔島上的妖王們又是啥樣的。

就連結界中整天一副笑臉的文聖,裝模作樣地瞪個眼,也比這些要強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