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當然,最輕鬆的肯定要屬小玲瓏,對於會飛的她,蕭嵐幾人也只能暗自咬牙切齒,滿腹怨念了。

2021-01-30By 0 Comments

站在洞口處,衆人的衣發都被洞裏面的狂風吹得劇烈搖晃飛舞。他們齊齊向着洞中望去,雖然裏面有些黑暗,但是他們卻能清楚的感受到某種讓他們異常舒適,又似乎極爲熟悉的東西在召喚者他們!

這種感覺,其他人不知道,但是蕭嵐和小玲瓏卻非常清楚,這正是本源的氣息!這裏面,果真有太初本源!

“大家可能都感受到了,那種感覺,絕對是太初本源沒有錯!不過這洞穴之中也不知道有什麼險惡,千萬一定要小心,不管發現什麼東西,最好都不要亂碰!”蕭嵐雖然臉上有着激動之色,但內心其實很平靜,特意囑咐般說出這番話,希望進入後大家不要因爲即將接近太初祕境而發生不必要的危險。

“切……”小玲瓏不屑地撇了蕭嵐一眼。

若雪凌風表情依舊淡然而冰冷,不過眼中卻是怎麼也掩飾不了那閃爍着的異樣光彩。


至於雪兒他們,內心確實有些興奮,不過蕭嵐這句話卻也讓他們理智地平靜了許多。

他們相互的看了看,然後點頭,便各自在身前亮起了一個豆大光點,向着黑色洞穴裏面走去。

雖然這個洞穴看起來黑暗的滲人,不過裏面所存在的東西,對蕭嵐他們的吸引力更是巨大,足以讓他們壓制心中升起的那一絲懼意!

或許人類之所以能強大進步起來,正是因爲誘惑在裏面佔據了極爲重要的位置的原因吧。

洞穴裏面雖然很暗,不過蕭嵐他們憑藉身前那看起來豆粒大小,卻光芒耀眼的小小光明術,還是能將裏面看得真切。

這是一個不知通往何處,異常深邃的通道。四壁潮溼,泛着陰森森的刺骨寒氣,隨處可見的骷髏殘骸,皆是一些奇形怪狀的遺種異獸,給人一種像是走在通往煉獄般的恐怖錯覺。

刺骨的陰風從通道里面吹來,呼嘯陣陣,讓蕭嵐幾人不由的緊了緊身上的衣服。

“這鬼地方,有點滲人啊……”奧菲斯特將身前擋路的殘骨踢開,臉色有些不太好地抱怨道。

他其實有個很小的弱點,不怕世間任何東西,包括鬼怪亡靈,但是……卻獨獨對黑暗異常恐懼!

說白了,就是怕黑……

“小奧,你還是退後一點嘛,沒必要逞強哦,畢竟……嘻嘻,你怕黑嘛!”可可對奧菲斯特的性格很瞭解,忍不住捂嘴打笑他起來。

“咦?奧菲斯特,你居然怕黑!?”

“不會吧,奧菲斯特,你這麼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個子,居然會怕黑!!”

……

一時間,蕭嵐衆人都因爲可可爆料出來的“大新聞”而沸騰起來。這的確是一個很奇葩的事情,奧菲斯特這麼魁梧壯碩的男子漢,平時的表現也是異常生猛精神,沒想到……卻居然怕黑!這種屬性,不是應該只有弱弱的萌妹紙纔會出現的嘛!

“可可!”奧菲斯特怪叫,在光明術的光芒照耀之下,可以很明顯的看到,他的臉騰騰地就紅了起來,簡直就像是猴子的屁股~!

“嘿嘿……”可可向後跳了一步,繼續嘿嘿地打笑着奧菲斯特。

她們倆關係非常好,這種玩笑可以隨便亂開,根本不會在意什麼。

一番玩笑之後,洞穴之中這讓人驚悚而全身緊繃的怪異氛圍似乎也淡去了很多。

他們一路前進,除卻地上亂堆的殘骨,陰冷的寒風,就沒有出現過其他任何東西了。

就這樣走了半個多時辰,他們能感受到,這個洞穴一直在向下延伸,估計現在應該已經在地下一百多米深的地方了吧。

“咦,開始漸漸有光了!”

蕭嵐他們那個興奮啊,因爲這條黑暗深邃的通道終於不再黑暗,在那前方,開始出現了淡淡的昏暗白色光暈!

他們太激動了,走了這麼久,終於要找到目標了。七人不由的加快了腳步,不過他們卻沒有慌亂,還是比較冷靜。因爲前方可能會出現一個會魔法的遺種,他們必須要小心一些!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終於,他們走到了光暈散發之處,一個巨大的洞穴,就這般呈現在他們眼前。

這是一個直徑至少五百米,高几十米之大的洞穴,頂部倒掛着各種大小不一的暗色鐘乳石,周圍石壁呈橢圓狀,上面凹凸不平,生長着許多奇怪的黑色魔草。

最爲奇特的是,在洞穴中央處,有着一個直徑五米左右的奇怪圓形小坑,因爲隔得遠,蕭嵐他們看不清裏面有着什麼,卻可以看到有着陣陣奇怪的昏暗氣體從裏面冒出。

在這個圓坑的邊緣之處,竟是趴着兩個看起來非常嚇人巨蛇!這兩隻巨蛇有十多米長,半米多粗,全身漆黑,背部有着一道三米多長的暗紅色紋路,從頭到尾,無不被黑的發亮的鱗甲覆蓋,一種讓人心神不緊恐懼緊繃起來的暗灰色魔氣,從兩頭巨蛇身上散發,像是來自惡魔的召喚一般!

這兩頭巨蛇,正是比奇爾族長口中所說的斷魔妖獸!它們爲上古遺種,體內血脈強大,可惜因爲這片天地得不到開啓。它們的血液擁有一種魔性物質,可以讓魔法師的魔力消散,並且難以再次聚集體內!

此刻,它們正擡着那最爲嚇人的腦袋,盯着突然闖入自己巢穴的蕭嵐七人,黑色的信子嘶嘶地吐着,可以看到它們那雙可怕的恐怖眼睛中閃爍着危險的光芒!

嘶~!

兩條巨蛇,也就是斷魔妖獸動了,像是離弦之箭,身體從盤繞變成一隻利箭一般,速度飛快地朝蕭嵐七人而去,帶着撲面而來的嗜血之氣,以及一種懾人心魄的魔障邪意。

“散開!”

七人大叫,而後分別散開,同時也都在準備魔法!

“冰的精靈呀,請你幫助我,凍結一切污穢吧!魔法——凍結術!”

“偉大的火之精靈啊,請你傾聽我的祈禱!魔法–火焰球!”

“可滋潤萬物,亦也能淹沒天地的水之精靈呀,請展現你的威嚴吧!魔法——水彈破!”

“集於天空中億數萬的雷因子,刺穿天地一切邪瘴!.魔法–雷箭!”

……

七人的反應都很快,因爲在進入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一時間,這片洞穴之中五顏六色的光芒爆發,各種魔法陣現形,魔法氣流奔涌,魔法威壓散發。

包括小玲玲,也都加入了戰鬥。龍本來就是好戰種族,況且這戰鬥還關係到太初本源,她自然不會錯過這次的戰鬥。其一手“奔土泥流”,直接將兩頭巨蛇所在的石地化爲泥澤,讓兩個斷魔妖獸身體陷入困境之中,一時間無法掙脫行動,驚呆了奧菲斯特,碧戴斯,若雪凌風,可可四人!

他們怎麼也想不到,看起來不過才七八歲模樣的小萌妹,會爆發出這樣恐怖的魔法。這“奔土泥流”他們雖然不知道是怎樣的一個魔法,但是可以顯而易見的是,絕對是一個不弱的大地魔法,魔紋至少超過一百道!

而,小玲瓏看起來不過才七八歲,明顯是個**! 第八十八話 兇殘

因爲被小玲瓏的魔法“奔土泥流”所困,所以兩頭看起來很嚇人的斷魔妖獸暫時只能被動接受大家的攻擊。雖然說衆人的魔法等級都比較低,殺傷力有限,但是對斷魔妖獸的打擊還是不輕的,洞穴之中響起了斷魔妖獸刺耳詭異的叫聲。

兩頭斷魔妖獸嘶吼之聲越發淒厲與兇悍,它們身軀在泥澤之中狂亂扭擺,並且其背上的暗紅紋路在發光,隨後它們張口,有着一米之大的魔法陣亮起,暗紅色光芒耀眼,一道道暗紅色的魔力小蛇從裏面源源不斷飛出,向着蕭嵐七人急速而去,有着呼呼聲,落下便是轟鳴爆炸,威勢亦也不弱!

這魔力小蛇源源不斷的飛落,便就是一陣陣的猛烈地狂轟亂炸!

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儘快地撐開魔法防禦罩,斷魔妖獸的一番反擊突然,迅速,而且猛烈之極,碧戴斯,可可,奧菲斯特三人被能量小蛇的的爆炸擊中了好幾下。奧菲斯特還好,身強力壯的,這點傷影響不大,但是碧戴斯和可可卻受了不輕的傷。

“居然還敢反擊!”小玲瓏怒了,用“奔土泥流”這個魔法本意就是想將斷魔妖獸困起來,他們好輕鬆解決,沒想到這兩個傢伙居然還能反擊的這麼猛烈。

只見不過七八歲大小,明明幼*女一般的蘿莉小玲瓏全身帶着金色的光芒,小腳一踏,整個人像是一顆炮彈,劃出金色的光華線條,向着泥澤之中的斷魔妖獸爆射飛去。

“吃本小姐一拳!”小玲瓏嬌斥,那看起來白嫩柔弱的小手揚起,在一片燦爛的金光之中,便給腦袋比磨石還要大的斷魔妖獸蛇頭猛然一拳。

轟!

一種像是一拳捅破一座山峯的奇怪悶響爆發,小玲瓏那嬌嫩,還沒有一個蘋果大的小拳頭,居然一拳便把一個斷魔妖獸的腦袋給打爆了,黑色的血液,漫天的肉醬與骨屑,小玲瓏身上有金色光華阻攔,沾染不到半點!

本來還想繼續釋放魔法攻擊的碧戴斯,雪兒,若雪凌風,奧菲斯特等人,頓時就被嚇尿了。各個眼珠子都鼓出來了一般,嘴巴也是忍不住地大張,一臉呆滯,努力地告訴自己剛剛肯定是眼花了!一定是眼花了!

媽蛋,這到底還是不是幼*女小蘿莉了,這一拳要是打在人的身上,那個人估計要被直接打成肉沫沫吧!

想到此處,衆人不禁都打了一個寒顫。

特別是蕭嵐,也許是小玲瓏現在人類的女孩模樣讓他忘記了,其實小玲瓏本身可是以身體強大而聞名世間的龍族!而且還是龍族最爲至高無上的祖神龍體!

咕嘟……

蕭嵐嚥了一口口水,使勁地搖了搖頭,讓自己回覆清明,而後雙手在飛快的刻畫魔紋,口中喃喃念着魔法咒語。

“疾風招來,爲吾幻化出猛獸獠牙,將你的威勢告訴世人!魔法——疾風獠牙!”

很快,不過轉眼之間的功夫,蕭嵐便將一個強大的魔法完成。這是一個超越魔法學徒的魔法,其魔紋達到一百一十三道,組合雖然算不上覆雜深奧,但是其威力卻非常強大,將風的鋒利與恐怖,第一次讓魔法師見到!


也就是說,這是風系魔法中的第一個可以造成殺傷力的魔法。在自己的手臂上刻繪出魔紋,可以將風在其手掌之中幻化成一個鋒利的獠牙,隨後像是一個彎月一般地將其扔出去攻擊敵人,普通巨石,可以直接擊穿!

就像是開門見山一般的將風的恐怖告訴魔法師,所以這個風系魔法也不太容易學會,何況蕭嵐現在還是魔法學徒,並非魔法師!

“去!”

蕭嵐精神力控制,手掌之中狂風匯聚,而後對着另外一隻斷魔妖獸的腦袋猛然揮去。

呼~!

只見一個青色的彎月從蕭嵐的手中飛出,帶着狂烈的呼嘯之音,向着斷魔妖獸急速飛去,在昏暗的洞穴之中產生一道美麗的青色光線!

那斷魔妖獸背上的暗紅色條紋光滿閃爍,在其嘴前形成一個比之前更加大的魔法陣,光芒暗紅,似乎要飛出更加強大的能量小蛇。

不過可惜,有時候魔法對決不是靠誰的魔法強大!

斷魔妖獸的魔法釋放速度慢了一步,而就這麼一步之遙,蕭嵐的“疾風獠牙”就劃破了它的暗紅魔法陣,然後威勢沒有半分減弱地落在其腦袋之上。

鋒利的青光一閃而過,斷魔妖獸的大腦袋就被一分爲二,黑色的血液肉汁隨之飛濺的老遠。

“第一百一十三道風系魔紋魔法,疾風獠牙!”若雪凌風冰冷的白色眸子中有着莫名的沉重之色,他緩緩吐出這句話。


奧菲斯特,碧戴斯幾人被若雪凌風的話驚住了,一百一十三道魔紋魔法!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有人能在魔法學徒境界,就可以使用出超過一百道魔紋的魔法呢!

要知道,在亞特蘭蒂斯大陸之上,魔法學徒和魔法師的差距,並不只是會經歷魔法精靈洗禮,要開啓魔源,或者戰意,這其中還有一個最直接的差距就是,魔法學徒無論在怎麼努力,也不能掌握並且使用一百道魔紋魔法!

一百道魔紋,是一個坎,過了纔算是魔法師!

何況,蕭嵐此刻使用的還是一百一十三道魔紋魔法,這簡直就顛覆了他們從小接收到的魔法認知!

“嘿嘿,其實這沒什麼奇怪的、只要精神力夠強大,魔力夠充沛,對魔紋的理解夠深刻的話,是不存在掌握不了魔法什麼的。雖然一百魔紋是一個認證標準,但是這個標準不代表不能夠被打破。因爲,當初制定這個標準的人,是魔法師,而不是萬能的神,說是什麼就是什麼。”蕭嵐攤手,臉上露出燦爛笑容,對其他人解釋道。

“切,這有什麼值得好奇怪的。”小玲瓏從半空中落下,一臉不屑道,因爲在她眼裏,這樣的事情根本連難度都算不上。

衆人對小玲瓏的傲嬌公主脾氣早已習慣,並未在意她的話,不過卻也還是有些感悟。

這一刻他們才覺得原來自己與蕭嵐,小玲瓏似乎不在一個世界裏。特別是雪兒,雖然一路前來,總覺得蕭嵐和小玲瓏神神祕祕的,但是也未曾想得太多。

只是此刻,她才恍然明白,原來只是因爲兩者都很厲害,遠超過了她!

而若雪凌風,則是低着頭一語不發,白嫩的小手緊緊地握着拳頭,他很不甘心,成爲強者一直是他的夢想,但是此刻他卻被蕭嵐和小玲瓏遠超。雖然蕭嵐比他大三歲,但是這種能在魔法學徒便跨級使用百道魔紋魔法的資質與實力目前他根本掌握不了!不是說比誰早一點成爲魔法師,就能代表着以後一定能比那個人厲害!

況且,那小玲瓏看起來才七八歲的樣子,比自己更是小的太多,根本就無法與他們相比較!

他不甘心啊,他可是那個家族的唯一傳人,號稱家族中千年難遇的奇才,在平時刻意掩飾許多資質之後,都還被稱作少年天才的,平日那麼努力的修習魔力,刻苦的學習魔法的他!

居然!比不上眼前的這兩人!

“斷魔妖獸沒什麼值得收藏的寶貝,血肉看起來噁心兮兮的,我們還是趕緊找‘生源靈花’吧!”蕭嵐並沒有在意大家的奇怪變化,看着正在漸漸恢復的泥澤道。

一般來說,魔獸身上都會有值得魔法師收藏的物件,比如利爪,獠牙,皮毛,血液,臟腑等,何況這斷魔妖獸還是傳承自上古的遺種。可惜,事實並沒有想象的那麼好,這斷魔妖獸除了一身黑色的血和肉,便什麼都沒有,連蛇類精華蛇膽都沒有!

被蕭嵐打斷飄飛的思緒,衆人也就不在繼續深思了。縱然想的再多,事實已是如此,唯有將之認清楚,看明白,然後用一顆明悟的心去面對今後,去改變今後,纔是他們可以,也是唯一能做的。

“這些牆壁上的魔草應該就是‘生源靈花’吧?”衆人分散,在洞穴周圍的牆壁之上觀看着。

這些暗色的石牆之上,生長着一株株黑的透亮的三寸高,看起來特別嚇人,像是帶着劇毒的毒草。簡直用手摸都會起雞皮疙瘩,哪裏像可以解救他們魔力消失的藥草!衆人都有些不太相信!

“我在比奇爾密室中翻到一些關於‘生源靈花’的描述,的確是這些沒錯,不過得開了花的才行,沒開花的確實蘊含了劇毒。而且就算是它們開的花也不是用來吃的,而是放在手心,用精神力將其蘊含的神祕力量抽出,吸入體內!”蕭嵐對大家解釋着,並也拔起一株開了花的“生源靈花”,按照他說的方式開始吸取裏面的神祕力量。

大家一看蕭嵐都開始做了,也就不在擔心,反正並不是吃進肚子裏。他們各自拔起開花的“生源靈花”,而後以冥想之態坐下,開始用魔力吸取“生源靈花”裏面的古怪力量。

蕭嵐雖然說的好像很瞭解一樣,其實他也只是在比奇爾的古書籍中看到,並沒有真正嘗試過。他想到反正也不是吃進肚子裏,所以纔會無所顧忌。

他精神力蔓延,覆蓋在手心,將“生源靈花”包圍着。很明顯的,就能感受到“生源靈花”中蘊含着某種特殊的力量。 第八十九話 破損的空間鏡面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