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當軒嘯聽到了自己的女兒的消息時,按捺不住內心的怒火便想衝去質問羅法。

2021-01-30By 0 Comments

卻被衛南華死死地拉住,「三弟,別著急,你別望了你,孩子的母親是雷昕,她是愛你的,所謂虎毒不食子,杞婕仙子決不會傷害雷昕,更不會傷害她的孫女兒。」

理是這個理。但在軒嘯的心中,著實怕那個女人發瘋。她與上官衍的那麼莫其妙的事,已經傷害了許多人。

雷昕就是他二人感情破裂的犧牲品,誰知道杞婕劫了自己的孫女兒想要做什麼?

軒嘯冷靜了小會兒,方才問道:「二哥,為什麼只有你一人,大哥與宮主在何地?」

衛南華嘆了一口,言道:「宮主大人不知去向,大哥……..大哥應當被龍族關押起來了!」

原來那日襲擊軒嘯他們的是龍族的黑龍守衛。這雷靈仙海之中的亂流頗多,當時秦法然與軒嘯被衝散了,只有衛南華與楊稀伯二人仍在一起。

當他們見得黑龍衛的真身之時,大吃一驚。隨後便運氣以求自保,卻發現自己的實力竟然被壓制到與凡人無異。

黑龍一擊甩尾,便將他二人殺得潰敗。

天旋地轉之時,衛南化以霧隱仙衣將自己護住。再想去救楊稀伯之時,卻現他已被黑龍擒住,朝海底游去。


就這樣。衛南華一路尾隨到此地,這些天來,一直在尋找機會救出楊稀伯。

不過睚眥似乎非常忌憚楊稀伯,並未急著殺他,反而是讓數百護衛輪番將他看守了起來,不知現在的情況如何。

二人將這些天發生的事告知對方后,均是吃尺不已。

但軒嘯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思前想後,突然問道:「大哥被擒的消息,羅法他們知道嗎?」

衛南華不知軒嘯此問何意,按他自己的想法言道:「他們既已結成同盟,想來這等事還是要相互通氣的!」

軒嘯搖頭否定道:「我恰好不這麼認為。」望著一臉疑惑的衛南華,解釋道:「你想想,以羅法的性子,如果手中有大哥,他會怎麼做?必是逼我二人現身。就像如果我女兒在他手中的話,他必然會以此要挾,讓我現身。因為我們躲在暗處遠比在明處對他的威脅大。所以無論怎麼看,這龍族的大長老絕非受制於人的蠢貨,想反,他比羅法預料的要高明得多!」

軒嘯微微一笑,再言,「如果我沒猜錯,襲擊我們的黑龍定是他一早就安排好的,說不定連羅法等人也變成了他的棋子。」

衛南華卻不以為然,言道:「按你所說,如果這個老傢伙當年這麼厲害,為何還要夥同敖廣這個外人來殺害祖龍呢?」

軒嘯言道:「這就更簡單了,他不想背負著殺兄的大罪,但是不可否認的是,他給敖廣的幫助比我們想象的要多。敖廣不是他請來的幫手,對龍宮自然是有所途,而睚眥也絕不會只單單要求祖龍被殺。」

衛南華被說得更加迷茫,問道:「那睚眥想要什麼?」

軒嘯搖了搖頭,笑道:「暫時還不清楚,不過這老傢伙迫不及待地想坐上龍王大位,狐狸尾巴早晚會露出來的,這兩日,盯緊了他,必有所獲!」

「你現在不急著找自己的女兒了?」

「著什麼急?她們現在不出現,那就證明絕對是安全的,那瘋女人最終的目的始終是上官衍,關鍵的時候不定還能為我所用,現在我們去找兩個幫手!」

兩人悄然無息地朝外潛去。

…….

軒嘯外出的進候,在屋內留下一具軀體,與自己並無兩樣。

而此刻,白嬌嬌卻坐在他拉面前,橫看豎看,時不時還拿指尖戳他的臉,如自言自語般,言道:「你這小子,為可看來這般眼熟,難道我們以前見過?但是我活了這麼些年,除那僅有的一次,也再沒出過雷靈仙海了,不記得跟人類有過接觸……..」

說著說著,這具沒有元神的軀體慢慢虛化,終是消失不見,直到門被推開,白嬌嬌亦沒回過頭去。

軒嘯笑道:「城主大人沒經過我的允許,便私自進我寢舍,會不會有些冒失啊?」

「老娘進你的房,那是你的榮幸,你帶回來的小鬼又是何人,還不從實招來?」言畢,這才扭過頭來,似笑非笑的看了眼軒嘯,最終將目光停留在衛南華那張波瀾不驚的臉上。

軒嘯為二人引見一番之後,衛南華與白嬌嬌很快熟絡了起來。

白嬌嬌的心中對軒嘯更加好奇了,單衛南華這處變不驚的模樣,便知其實力不弱,雖有物以類聚的說法,但同樣兩個天賦異稟的人是很難成為過命的兄弟的。

白嬌嬌只是不知道,如楊稀伯與衛南華這等天賦與軒嘯相比,只得汗顏。

三人說笑一番后,氣氛突然尷尬了起來。


過了許久,軒嘯言才言道:「公主,我需要你的幫助!」

白嬌嬌眉眼一挑,言道:「哦?這次帶你前來極淵城,可是讓你幫我,可你還沒助我完成什麼大事,就開口讓我幫你,似乎有些不妥吧?」此言,半真半假,讓人難以捉摸。也許只是白嬌嬌性情如此,開了個無傷大雅的玩笑。

但軒嘯決沒有將此言當作完笑來聽,當即言道:「因為,我是竺之罨!」

當白嬌嬌聽到這句話的第一反應是想放聲大笑,可她還沒笑得出來,終於想想這絲熟悉的感覺來自哪裡。

白嬌嬌未道她信與不信,片刻后顫聲言道:「他還活著嗎?」

軒嘯自然知道她口中的「他」指的是誰,苦笑一聲言道:「他被我當年給宰了,不過你看到的他卻並非真實的他,而是一個人分出的元神而已。他叫做霍昌!」

軒嘯將霍昌的一切如數說了出來,聽得白嬌嬌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世上竟有這麼巧合的事,數萬年前沒解決的恩怨,到今時今日又讓眾人聚到了一起。

不過這都不是讓白嬌嬌最為震驚的。

只聞軒嘯言道:「祖龍前輩,此次也隨我們一起回來了!」

「啊!」白嬌嬌立時一聲驚呼,緊張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待她平復了自己的心情后,方才顫聲問道:「他在哪兒?」

軒嘯肅然道:「這正是我讓你幫我的事,此次與我同行的人中,除二哥南化外,還有位大哥,他叫楊稀伯,他如今被睚眥扣住了。我想信他應當是知道了我大哥的身份,才這麼做的。我猜他應當是沖著大哥體內的祖龍之魂去的!」

白嬌嬌恍然大悟,耐著性子將楊稀伯的事聽了一遍后,沉聲道:「你們難道不是刻將我父王的元神收為己用的嗎?」

軒嘯實話實說,「當初的一切都是誤打誤撞之下,才擁有了祖龍前輩的龍魂,後來得到前輩的認可之後,大哥才將龍魂融合,按照他的遺願將屍骨同化,煉成了真龍獸身!」

白嬌嬌的心中矛盾至極,又是高興,又是難過。

高興的是,父親在這世上終於還是留下了些東西;難過的是,那終將不是父親,只不過是他的影子。

不管如何都好,白嬌嬌早已有了選擇,淡淡言道:「先前我還在奇怪,大長老有什麼資格坐上龍王寶座,如今看來,讓他得逞的話,龍族上下,還真得落入他的掌心!」(未完待續。。) 軒嘯與衛南華的心在一瞬間被提了起來,不知白嬌嬌此言何意。

聞其低聲言道:「我不知龍族為何會在雷靈仙海之中,數十萬年來,似乎一直都是這樣。只記得父王曾經對我說過,這是我們龍族的使命,看守雷靈仙海,耐心地等待。

至於等待什麼,父親卻沒細說。據我所知,每一代的龍王是需要上一代傳承的,新的龍王誕生,象徵著龍族對雷靈仙海統治的又一段開始,同時也意味著上一代龍王生命的結束。

而他們交接與傳承的除了老天賦予的使命外,還有龍魂。

睚眥抓了你們的大哥,必是想強行將他體內的祖龍之魂取出,以便在兩日後,他生辰之日上,一舉拿下龍王之位,不允許出現任何變故。」

這麼看來,軒嘯的猜測似首是對的,睚眥並不是真心與羅法等人合作,他們相互猜忌,均不願受對方擺布,否則的話,以敖廣當年就會將祖龍的下落告知於睚眥,又怎麼到如今對楊稀伯的事隻字不提。

那麼問題是睚眥又是從何處得知楊稀伯得到了祖龍之魂的消息。軒嘯心中這般想到,若能將這關鍵之事理清,說不定還能從幾方勢力之中獲利。

白嬌嬌得知自己的父親當年竟然是死在家賊之手,氣得全身發抖,氣息狂躁無比。

如今手無縛雞之力的軒嘯與衛南華直呼受不了,被這威壓震得連大氣亦不敢出。

軒嘯小心翼翼地說道:「城主大人,現在不是發火的時候,當下我們應當通知長老之中反對睚眥的人,將他們聯合起來,否則憑城主大人一人之力實再不足以與睚眥為敵,何況他背還有眾多幫手。」

軒嘯此言非虛,到如今。至少聖界來的六大至聖仙君還未現身,他們對軒嘯的態度均是敵非友,不知何時會突然出現,給軒嘯以致命一擊。

白嬌嬌極力將怒火壓下,心中反而對那素未謀面的楊稀伯充滿了期待,幾息過後,白嬌嬌言道:「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也要將你們的大哥救出來,他的身上有我父王的魂,不能讓他落在睚眥的手中。如今。我們得想想如何將那幾個老頑固給說服。」

軒嘯訝道:「莫非你已知道他們是誰?」

白嬌嬌冷笑一聲,「這有何難,睚眥既然當初敢打我父王的主意,那麼肯定早已想到那幾個老傢伙會反對他,所以他便想方設法地讓那幾個老傢伙斷子絕孫,那幾個對我動手動腳的傢伙雖然死在敖廣的手中,其實不然,罪魁禍首當是睚眥才對。」

軒嘯本以為白嬌嬌被仇恨沖昏了頭腦,不曾想。她竟心中敞亮,對一切看得這般明白,再讓軒嘯高看了他一眼。

說話間,軒嘯讓鴻蒙以祖源之力迅速化出幾尊與他三人一模一樣的形體。而本尊側躲在霧隱仙衣當中悄悄地離開了。

為防不測,軒嘯刻意在這幾具分身之上留下了一隻噬元蟲。

…….

九敕今日大感不快,正因在龍宮之外見到了害死他兒子的真兇,這些年來。他一邊記著對白嬌嬌的怨恨,一邊記著當年他大哥對他的情,一直隱忍著沒對他那讓人恨之入骨的侄女動手。

今日在龍宮之外的相遇。讓他差之沒忍住出手,最終想到他哥的笑容,立時心中一軟。

此刻,他正一杯接著一杯地喝著悶酒,身前元氣突有異動,憑空生出三人,將他嚇了大跳,氣勢突變,周身金芒大作。

「九叔!」白嬌嬌急忙叫道:「是我,嬌嬌,別動手,我有事找你談談!」

九敕定睛一望,看清來人,氣勢未減,冷哼一聲,叫道:「我與你之間還有什麼好聊的,當年已經放你一馬,你這般肆無忌憚地出現在我面前,真當我不敢殺了你嗎?」

軒嘯見這老頭火冒三丈,亦是心驚膽顫。

九敕雖為兄弟九人中最年幼的一位,實力卻不比任何一位兄長差,試想他軒嘯與衛南華如今對上這至聖之境的怪老頭,他只需打個噴涕亦能叫軒嘯等人痛苦不堪,殺他們與捏死只臭蟲沒什麼兩樣,叫他們如何不擔心。

可白嬌嬌卻在自己這親叔叔的面前,顯得不卑不亢,淡定自若的樣子反而讓九敕難以下台。

九敕掙扎了半晌,終是斂去那逼人的氣勢,冷聲道:「有事快說,說完便…….走,我這府上不歡迎你們。」

他本來想道,「說完就滾雪」,但一念及白嬌嬌,憶起當年終究是他的兒子自尋死路,心中嘆了一口,為她的那聲「九叔」,終於還是心軟了。

白嬌嬌心中一喜,但表面上仍是風平浪靜,淡淡道:「如果九叔知道當年害死父王的真兇,九叔會怎麼辦?」

九敕全身大震,面上儘是那不可思議的神色,驚道:「此事不是早有定論嗎?」接著冷哼一聲,將頭別過一邊,怨聲道:「若非你引狼入室,你父王怎麼死?我兒又怎會早逝?」

白嬌嬌輕嘆道:「九叔,你回答我的問題便可,我絕不會無緣無故對你說這些陳年往事!」

「那還用說,不管是誰害死了大哥,我就是拼上這條老命,也會讓他與大哥陪葬!」九敕斬釘截鐵地言道

白嬌嬌突然厲聲道:「如果這個人是二叔,又當如何?」

九敕手腕一抖,掌心的酒杯立時被捏個粉碎,立時橫眼怒聲道:「這等大逆不道的話怎可隨便亂說,你快走吧,就當今日我們沒見過!」

白嬌嬌輕笑一聲,「九叔此刻趕我走,那就證明我說這話是有道理的,而且你一定也有所懷疑,我不但不會走,接下來還會告訴一件讓你更吃驚的事!」

九敕已經被嚇得不清,當年他的確懷疑過他二哥,便此事後來被他給否定了,說來話長。此時聽聞白嬌嬌將往事提起,驚得他心亂如麻,絕不願相信這是真的。

沒想到白嬌嬌還有更驚人的消息,按住自己狂跳的心,低聲道:「說吧!」

「你兒子不是我殺的,更不是我害死的,如果一定要找一個真兇,除了敖廣外,還有一人,他就是二叔……..你別急著反駁,九叔想想,他們死後,誰最獲利?」白嬌嬌見九敕忍不住想要反駁,立時將他打斷,搶先說道。

九敕滿面怒容,「沒有誰能獲利,我兒子與老三老六家的孩子對他根本沒有威脅,他為什麼要這般做,這麼多年來,我一直隱忍,不想如今你卻變成這番模樣,搬弄事非,挑撥我兄弟的感情,你怎麼對得起大哥?」

白嬌嬌並不生氣,耐著性子言道:「他們死了,的確看不出有誰獲利,但是有一個人卻會倒霉。」


白嬌說得沒錯,那個倒霉的人正是她自己,想想當初白嬌嬌剛要被冊封公主之時,便發生了這大小數件事,眾人還沒回過神來,白嬌嬌就已經被轟出了龍宮。

說這一切不是有人預先謀划穩妥之事,誰信?

九敕是個聰明人,怎麼不知白嬌嬌意有所指?仔細一想,正如她所言那般,面色立時數變。

多年來,他早將這一切淡忘了,是不願記起這些傷心往事。今日看來,這如同漿糊一般的往事竟然有這麼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軒嘯等人知道他心中糾結著是否應當相信白嬌嬌。

他三人並不著急,足足見他沉默了個把時辰,言和張口道:「你們打算怎麼做?」

白嬌嬌見他面色平和,知道他這是妥協了,言道:「不是我們打算怎麼做,而是幾位叔叔打算怎麼做。你們從心底是排斥他登上龍王之位的,不是嗎?」

「反對就有用嗎?」九敕臉上透露著無奈,「這些年來,我們不同意他繼承大位的兄弟早被他打壓得無力還擊,終日保悶聲不吭,如今龍族上下只聽他一人號令,做上龍王也只差一個形式而已,憑我們幾人又如何同整個龍族對抗?」

九敕說得不無道理,但白嬌嬌仍是信心滿滿地言道:「但是他名不正言不順,上位必遭人非議,我們既然要反對,就得有合適的理由。」

「合適的理由?哼……..說得容易,如今在龍族他的話就是天,任你再合適的理由,也難以扳倒他!」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