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瘋子甩了甩胳膊,回過頭來看着雲天那邊的黑衣人。

2020-11-02By 0 Comments

“爲什麼不弄死他們?”

對於雲天的舉動,瘋子頗爲好奇的問道。

戰場上的廝殺本就是你死我活。

“只不過是一些螻蟻,殺與不殺都不是問題,留着力氣吧,還有事情呢!”

雲天拍了拍瘋子的肩膀,兩個人立刻向着外邊走去。

“對了,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爲什麼輕輕一下,我就動彈不了了?”

比賽之後,一直都沒有機會見到雲天,瘋子現在最想不明白的就是那場戰鬥。

雲天的拳頭又怎麼可能比自己的腳風厲害呢。

那一次對決,明明是他佔優勢,可是卻怎麼也爬不起來,難道說雲天會什麼魔法嗎。

瘋子是一個直腸子的人,所以他必須要問個明白。

“中國的古拳法而已,別說讓你動彈不得,如果嚴重可以瞬間讓你斃命!”

雲天微微一笑,古拳法的奧祕他也不是一時半刻就能說清楚的。

時間有限,潘瑤和天幕小隊還在和對方的科技人員火拼中。

身在外部的他們,可是處於被動狀態,一個小時也僅僅只是估計而已。

所以他們必須要快,否則再想逃出去,比登天還難。

“那麼就是說,你只需要一招就可以打倒我了?”

瘋子依舊是如鯁在喉,自己的近戰實力絕對是一流的,可在雲天的面前,他難道一招就能打敗自己嗎。

“原則上是這樣的,但是想要找到那個點的話絕對沒有那麼容易,等出去再跟你說。”

雲天推開了七區的鐵門,門外又衝過來五六個黑衣人。

不過他們在面對雲天和瘋子的時候,簡直就是送死一樣。

“好吧,但不管怎麼說,從今天起,我的命就是你的了!”

講道義,重義氣,這或許就是雲天之所以會救瘋子的原因所在。

一拳將一個黑衣人的胸口打出一個凹痕的瘋子,對着雲天說道。

王妃是個交換生 就是這句承諾,開啓了兩個人一輩子的友情。

“你的命你自己留着就好了,現在我們要先逃出去,否則誰的命都保不住!”

雲天一腳踢翻一個黑衣人,隨着鐵門的打開,眼前長長的通道盡頭,傳來一聲聲的慘叫聲。

兩個人也不怠慢,拔腿就跑,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沒有人知道變故是什麼,

“對方啓動干擾,指令發生錯亂!”

重生軍校:腹黑少將,欠調教 而此時,沒有硝煙的戰場上,潘瑤也是壓力倍增。

雖然通過監獄長的手機侵入對方的內部網絡,但是因爲帶寬的限制,她無法做到完全掌控。

此時技術小隊已經開始屏蔽程序,只不過暫時還沒有壓制住潘瑤的攻擊。

可是對於她的操控,也有了很強的干擾,潘瑤只能苦苦支撐着。

各種指令不斷的輸入,一場拉鋸戰正在上演。

“潘瑤!開門!”

雲天和瘋子很快就跑到了三區的位置,有了瘋子帶路,根本不需要潘瑤的導航了。

“稍等一下!”

潘瑤這邊的汗水也開始留下來了,靈活的十指在鍵盤上不斷的輸入怠慢。

對方干擾讓指令發生扭曲,原本打開三號囚室的命令,現在無法使用。

所以她必須要儘快的梳理出其中的規律,那上個字符來回跳動,潘瑤努力的尋找着。

“是瘋子!瘋子在這!”

就在雲天和瘋子站在三號區域苦苦等待着開門的時候。

突然他們身後傳來了一聲怒吼。

瘋子回頭一看,那個小子不是四號區域的囚犯嗎。

看樣子三號囚室的指令,誤打誤撞的打開了四號監獄的大門。

“好吧,看樣子還要多費點手段了!”

瘋子搖了搖頭,他和這四號監獄可是有着深仇大恨。

之前的兩個傢伙,都是從這四號監獄出去的。

被他活活打死之後,四號監獄的老大,可是暴跳如雷。

在外邊就是幫會老大的他,說過一定會給他的兄弟報仇。

對於這一點,瘋子當然相信,因爲被他打死的第一個傢伙,就是他的親弟弟。

“瘋子,沒想到在這裏遇到你了!”

很快,走廊外就走進來一羣人,將那唯一出口死死的堵住。

爲首的壯漢滿臉絡腮鬍,一雙虎目也透出駭人的光芒。

當年的他,第一桶金就是在格鬥場裏得來的。

身高馬大的他,作爲一個拳師,有着相當不錯的戰鬥經驗。

或許後來因爲當了老大,就不在練拳,但是功夫底子還是有的。

站在他身邊的幾個傢伙,也都是身材魁梧的外國人。

突然得到自由的他們,並沒有立刻向外跑去。

這麼好的時候,爲什麼不先把之前的積怨解決一下呢。

現在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看着瘋子站在那裏,他們也都動了殺心。

“別廢話,有本事就一起來好了!”

瘋子握了握拳頭,一臉冷笑的對着那些傢伙擺了擺手。

剛剛得到自由,確實應該慶祝一下,而慶祝方式最好的,就是用人血。

“給我弄死他!”

絡腮鬍一聲大吼,帶着自己的手下向着瘋子衝了過來。

瘋子這邊自然也蓄勢待發,渾身鮮血好似在燃燒的他,渴求一場過癮的殺戮。

“吧嗒!”

就在雲天準備衝上去幫忙的時候,身後的鐵門突然緩緩打開。

而此時三區裏所有的牢房都被開啓了。

“雲天,程序錯亂,趕緊去找李清揚!”

潘瑤緊咬着牙,將自己的天賦完全的發揮出來。

不斷尋找着線索的她,依舊不能完全自由控制,只能無奈的選擇開啓整個三區。

“瘋子,這裏交給你了,我去救人!”

不能怠慢,李清揚可是說了,現在他仇敵不少,恐怕瘋子這羣敵人之中,也有李清揚的敵人。

“好的,放心吧,我給你殺出一條血路!”

瘋子點了點頭,話不多說的他,向着那羣人撲了過去。

猶如一隻發瘋的雄獅,不斷的將一個個敢來挑釁的鬣狗,撕得粉碎。

雲天則轉身快速的衝入了三區之中,而此時三區已經亂作一團。

樓梯上,不斷滾落着一個個的囚犯,在這個三區裏,算是整個監獄裏最魚龍混雜的地方。

幾個幫派隨着鐵門開啓,第一時間發生了鬥毆事件。

看着那不斷在鐵梯上翻滾的人羣,雲天雙手一拉旁邊的架子,爬到了二樓的位置。

此時囚犯們都打做一團,作爲外來的人員,雲天當然不辨敵友了。

“李清揚!你在哪?”

幾次呼喊,可是在那人聲鼎沸的監獄裏,根本就沒有應答。

雲天一拳打倒兩個扭在一起的傢伙,踩着他們的身體,向着人羣中擠了過去。

一點點的,雲天終於擠到了前面的位置,而此時鮮血橫流的三區裏,他終於看到了李清揚的人影。

和大叔相親以後 但此時他可是一身的狼狽,身體下壓着一個人的他,還在不斷的用左拳攻擊着他的臉龐。

可是圍在他左右的人員,拳頭好似雨點般砸在他的後背,試圖藉此來營救隊友。

“給我讓開!”

突然,一個小個子怒吼一聲,分開人羣衝了過來。

而他的手上,則握着一把鋒利的牙刷。

牙刷,平日裏大家都會使用的東西,但是在監獄裏,它可是難得一見的利器。

雖然監獄也有規定要定期收回並檢查,可還是有人有機會偷偷私藏。

將那塑料的牙刷握把,用水泥地一點點的磨尖,就變成了一種可以殺人的利器。

現在那個小個子就握着那鋒利的牙刷,向着李清揚撲了過來。

兩個人在監獄外就認識,也是李清揚把這小子送進來的。

如此深仇大恨,他終於有有機會復仇了,雙眼血紅的他,揮動手中牙刷,向着李清揚的後頸刺了過去。

在他們作奸犯科的檔案裏,命案也不過在加上一個檔案袋罷了。

根本不在乎的他,目的就是要了李清揚的命。

可就在那鋒利的牙刷眼看就要刺入李清揚後頸的時候,雲天凌空一腳,直接踢在了他的手腕上。

夏日的小雨 那乾瘦的傢伙,頓時一聲慘叫,右手完全變形的他,抱着手臂向後退去。

“你還捨得來啊!”

又是一拳搗在那個傢伙的臉上,他終於控制不住的暈了過去。

一臉汗水的李清揚擡起頭來,看了看站在他身前的雲天。

當年小時候打架,也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誰讓他不是格鬥之王呢,每次都要靠雲天搭救。

“其實我還想再等會的,不過看你這麼慘了,剩下的交給我!”

雲天微微一笑,一腳踢在一個試圖撲上來的傢伙胳膊上。

同時空中轉體,另一隻腳,精準的踹在了的他腦袋上。

落地的瞬間,右腳再擡,鞭腿又一次的踢在了那個身材健碩的傢伙身上。

“漂亮的旋風腳!”

鼻青臉腫的李清揚不忘坐在那裏大聲的喊叫着。

放佛小時候的事件又一次會放了一樣,當年的時候,雲天就是喜歡這樣做。

“別拍馬屁了,我們走!”

很快,伴隨着雲天猶如旋風的鞭腿,幾個傢伙立刻被全部踢翻在地。

時間不斷的被壓縮,他們剩餘的時間不多了,於是李清揚急忙跟隨着雲天,向着牢門跑去。 現在,整個沙漠監獄亂作一團。

不斷用處的囚犯,都在試圖衝破這層障礙的阻攔。

在潘瑤和技術部的對抗之中,整個監獄所有的現代化設施都開始無法控制。

雙方你來我往的交戰,現在各種亂碼開始讓系統都快要到達飽和的狀態了。

誰都不能完全控制下,時間越發的緊張了起來,帶寬限制潘瑤太多太多的命令無法及時進入了。

帶着李清揚一起,他們衝到了通道口,而此時地上橫七豎八躺着的傢伙,就是剛纔衝過來要收拾瘋子了。

但是現在,唯有瘋子一個人渾身是血的站在那裏。

“沒事吧?”

看着光着膀子的瘋子渾身是血,他現在真的猶如野獸一樣。

雲天急忙關切的問道。

“沒事,都是這些傢伙的血,就憑他們,還想打倒我,真是門都沒有!”

瘋子擦了擦臉上的血,一臉冷笑的吐了口唾沫。

“這位是?”

李清揚看着那面目猙獰的瘋子,很明顯,他是和雲天一夥的。

但是他怎麼從不知道,雲天有這樣的朋友呢。

“送葬者的瘋子,但是現在是咱們的夥伴了,你現在戰鬥力不足,給我們指路!”

來不及在介紹什麼,雲天從耳朵裏拿出那個微型耳機遞給了李清揚。

現在外邊的喊殺聲越來越大,也不知道是囚徒佔據優勢,還是獄警更勝一籌。

現在他們可是要從b區穿越到a區,唯有衝出去才能做到。

“好吧!準備出發吧!”

沒有了機械手臂的李清揚,急忙接過耳機,三個人形成倒三角隊形,向前快速奔跑着。

被愛判處終身孤寂 再一次回到那個走廊裏的時候,外邊密密麻麻全都是囚犯。

因爲走廊太窄,這麼多人無法同時涌出去,所以在這裏人擠人。

但現在不僅僅只是擁擠,隨着擁擠的發生,脾氣暴躁的他們開始相互攻擊。

整個走廊裏現在都是鬥毆場所。

“滾開!”

就在這時,瘋子一聲怒吼,那粗狂的聲音不斷的在走廊裏迴盪着。

很多囚犯立刻停住了拳頭,驚恐的看着瘋子。

他們並不認識雲天,即便雲天打贏了擂臺,他們也都不知道。

但是他們誰都認識瘋子,這個佔據了伙房頭的人物,能夠坐上那個位置,就絕對不是善類。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