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白起等人接過丹藥,神情堅定不已,輕輕頷首,開始吞噬手中丹藥,楚帝這才回身凝視著楊廣,面色陰沉至極。

2022-03-24By 0 Comments

「怎麼,朕的出現,隋陽皇還想很不開心啊!」

楚帝戲謔說道,楊廣此時就像老婆被睡一樣,憤怒中帶著不可思議,內心裡著實接受不了。

「楚帝,葬神谷都無法讓你隕落,看來爾註定要成為朕的勁敵!」

「既然如此,今日朕一併送你們下地獄!」

「楊廣,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你我幾日未見,你為何還是如此自信?」

「葬神谷都奈何不了朕,你有何手段儘管使出來!」

楚帝聲如巨雷,體內神龍九變運行而起,一身修為瞬間達到四品武聖境巔峰,周身紫金之光繚繞,帝王金身釋放而出。

霎時間。

虛空祥雲籠罩,萬里天空充斥著無盡威壓之力,楚帝猶如九天之神,懸空而立,霸道無比。

「帝王金身?」

「四品武聖境巔峰?」

「他,到底在葬神谷內,得到了什麼機緣?」

楊廣心神輕顫,以為楚帝再臨,他依舊可以輕鬆碾壓,但現在楚帝修為與他不相伯仲。

要想斬殺楚帝,難!

「楊廣,今你我之間,是時候有個了斷!」

「想要正面交鋒,朕成全你,四品武神境巔峰而已,朕不懼你!」

楚帝周身紫金,手執一桿長戟,浩瀚磅礴的戰意蔓延,烏髮飛揚,雙目睥睨,霸道的很。

「不懼朕?」

「秘術提升的修為而已,今朕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天壤有別,我們不一樣!」

「活著不好?離開葬神谷苟延殘喘下去,藏身於大陸角落,朕或許可以放你一條生路,可你卻自尋死路,朕豈能容你?」

楊廣乃是無天黑龍化形,若非他修為跌落,以武神之姿,早已將楚帝一指碾碎,豈會容他在此叫囂? 許林聳了聳肩膀,淡淡地說道:「我這個辦法,當然是好辦法了。」

「那你倒是說這個辦法是什麼啊!」陳柔皺着秀眉,不悅地出聲說道。

「不能說。」許林回應道。

「看,我就知道,這分明就是在騙人的嘛!」聽到許林的話,陳柔的臉上立刻露出了「我就知道會是這個樣子」的表情,冷哼一聲,出聲說道。

「為什麼不能說?」汪蠻蠻問道。

「不能說就是不能說。哪裏還有為什麼?」汪蠻蠻的話,讓許林頓時覺得有一些哭笑不得,旋即又是出聲說道。「不過,我可以跟你保證,如果按照我所說的來做的話,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機率是可以成功將那批貨物找回來的。」

許林的話,讓汪蠻蠻的雙眸頓時一凝,精美的臉龐上浮現出認真之色。盯着前者,問道:「你說得可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許林回答道。

汪蠻蠻又是問道:「那需要我們做什麼?」

「給我時間就行,三天的時間,」許林伸出了三根手指,說道,「我會離開三天,我會在這三天內將這一批貨物給帶回來,只不過,你們的安全,就得靠你們自己了。」

聽到許林的話,汪蠻蠻愣了一愣,她完全沒有想到許林給出的要求居然是這麼的容易。

就僅僅只是離開三天的時間而已嗎?

陳柔聽到許林的話則是口中發出了一聲冷哼,陰陽怪氣地說道:「哼,誰知道你說得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啊,說不定你看到形勢不對,想要跑路而已!」

許林頓時就覺得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他跑路?不是,他跑什麼路啊?

許林臉上頓時就露出了無奈之色。對着陳柔說道:「不是,我工資都還沒有領到呢,我就為了救你們,好幾次把自己的性命都給搭上了,你說我圖個什麼啊我?不是,今天晚上你是怎麼了?幹嘛老是懟我呢?」

陳柔的臉色也是變得有些不自然地說道:「誰,誰叫你以前都是那個樣子,哪裏清楚你到底說的是不是真話。」

聽到陳柔的話,許林頓時就覺得要暈了。敢情還是自己的錯了?

就在這個時候,汪蠻蠻出聲說道:「好了,既然你需要三天的時間,那我就給你三天的時間,能不能夠度過這次危機,就看你的了。」

汪蠻蠻的話聽在許林的耳里讓他覺得非常無奈,說道:「拜託,大老闆,我是人不是是神。我哪裏可以那麼準確無語的交待你完成我辦的事情?我只能夠說儘力,好嗎?你現在在千萬不要再給完全壓力了,可以嗎?」

聽到許林的話,汪蠻蠻的俏臉上也是浮現出了一抹不好意思的神色,旋即目光就變得非常認真地對着前者說道:「總之,拜託你了。」

許林看到汪蠻蠻這麼認真的對自己說話。他也收起了玩笑之心,淡淡地點了點頭,出聲說道:「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的,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汪蠻蠻也是輕輕地點了點頭,問道:「那你現在就走嗎?」

許林想了一想,覺得自己也很久沒有回去了,所以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說道:「恩,我現在就去處理,早點處理早點安心。不是嗎?」

汪蠻蠻說道:「行,那你去吧,這幾天。就靠你了。」

許林不再多說什麼,轉身離開。

看着許林的背影漸漸在自己的視線中消失,不知道為什麼,汪蠻蠻突然心中有一股莫名的不舍,讓她都覺得分外的奇怪。

「你真的相信他能夠幫我們將這個事情解決嗎?」張瑩在這個時候出聲詢問道。

聽到張瑩的話,汪蠻蠻轉過身來,搖了搖頭,說道:「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們現在也只能夠死馬當活馬醫了不是嗎?」

……

從悅府世家離開后,許林找到了一個無人角落,然後將身上的外套換了下來。在空間壓縮手環拿出了另外一件風衣披在了自己的身上,同時將自己臉上的易容面具給撕了下來,旋即瞪大著雙眼,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氣,說道:「真的是,不容易啊!」

重新做回許林。讓許林感覺心情都有一點愉悅。

伸了伸一個懶腰,許林沒有過多的猶豫,叫了一輛的士,然後直奔南區分局。

當許林來到了南區分局后,吳應雄正巧還在武衛局裏,並沒有離開。

見許林來到南區分局,吳應雄沖着他招了招手,說道:「許林,你這麼晚怎麼……」

還沒有等到吳應雄說完,許林就出聲問道:「你是不是現在正在查找大蠻基因科學研究公司貨物被劫的地點附近的監控畫面?」

許林的話,讓吳應雄臉上的表情在一瞬間就驟然大變,彷彿像是見着了鬼似的,他驚恐地看着許林,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我當初就在場。」許林回答道。

「不是,你當初在場?那我怎麼沒有看見你?」吳應雄出聲問道。

「我易容了。」許林說道。

「易容……」吳應雄臉龐上浮現出了錯愕之色,旋即恍然大悟,指着他說道,「呆在汪蠻蠻的那個男人就是你……

「噓……」

許林連忙捂住了他的嘴巴,說道:「你別說那麼大聲,我這個身份可是保密的!要是傳出去的話,讓別人知道的話就完蛋了!」

吳應雄連忙抿了抿嘴巴,然後看着許林,臉上露出了疑惑之色,出聲問道:「不是,你怎麼會想着易容,你這是玩潛伏呢?」

許林輕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說道:「反正,一言難盡,等到時候再跟你說吧,現在先說正事,能不能夠看到監控器上的畫面?」

吳應雄臉上頓時浮現出了一抹嚴肅之色,皺着眉說道:「那個監控器,我已經讓馬克調查了,但是他說那個監控器已經遭到了破壞,裏面的畫面想要看清楚,恐怕很難,他現在正在努力的修復中。」

聽到吳應雄的話,許林的臉龐上頓時就變得凝重起來。

。 宗政景曜躺在穿上,將雙臂枕在腦後,悠閑的看著坐在自己腰上的顧知鳶:「你覺得呢?」

顧知鳶搖了搖頭:「若不是你,又會是誰?你為何要讓宗政秋雅和我一起?」

宗政景曜眉頭微挑:「因為宗政秋雅和你在一起,他們想要殺你,定然會有所顧忌,若是宗政秋雅出事情了,父皇一定會徹查此事的。」

顧知鳶垂下了眼瞼倒是自己錯怪宗政景曜了,她很猶豫,關於圖騰的事情,要不要問宗政景曜。

宗政景曜瞧著顧知鳶的模樣,抬手將自己散落在地上的外袍撿了起來,將內襯翻了出來,指著上面的圖案說道:「你想問這個?」

顧知鳶抿了抿嘴唇:「你若不想說就別說。」

這算是機密了,顧知鳶覺得這個秘密是關乎宗政景曜的命的事情。

「我母妃不是本國的人,這是她的家族的圖騰。」宗政景曜緩緩開口,他愛顧知鳶,也相信顧知鳶。

顧知鳶一怔,果然!

「那你和嫻貴妃?」顧知鳶又問,她早就看出端倪了,宗政景曜和嫻貴妃彷彿是背道而馳的。

「他們想要我做他們的傀儡。」宗政景曜仰著頭看著屋頂。

顧知鳶一下子就明白了,宗政景曜是什麼人,天之驕子,怎麼可甘願做別人的傀儡,就這若是還不幹架,那才不正常。

「你放心。」宗政景曜抬手將顧知鳶的頭髮纏繞在自己的手上,輕聲說道:「有我在,必定負你周全。」

顧知鳶緩緩趴了下去,將臉貼在了宗政景曜的胸膛:「我會幫你的。」

「好。」宗政景曜說。

顧知鳶的眼神明滅一瞬,大概明白了宗政景曜的意思了,可這個事情太難了。

「老七的成年禮快要到了。」宗政景曜說。

顧知鳶一怔,眼中露出了一抹不可思議:「他才多大?成年禮?」

「十歲,就會舉行成年禮。」宗政景曜說,他看向顧知鳶的眼神越看越疑惑了:「你不知道。」

顧知鳶的心中咯噔一聲:「咳咳,忘記了,忘記了。」

「你的意思是?」顧知鳶愣了一下一下子反應了過來:「皇上這麼久沒有立太子,是在等宗政無憂成年?」

宗政景曜點了點頭,顧知鳶的心中瞭然,畢竟宗政無憂是唯一的嫡子,不給他給誰,只怕宗政文昊不會善罷甘休的。

「睡覺。」宗政景曜摟著顧知鳶,緩緩閉上了眼睛。

此時在皇宮之中,嫻貴妃眼神冰冷,一隻手緊緊握著拳頭:「他還是不願?」

「是!」

「好啊。」嫻貴妃眯起了眼睛:「他以為,沒有了他本宮就沒有辦法了么?天真!脫離了本宮,他也做不到!」 聞白嫣想起了小時候歸遲哥哥對她的好,心裡的酸意少了些,可不安感還是存在,給自己打氣,增加信心,笑著說:「也是,歸遲哥哥小時候還說過要娶我當新娘的。」

顧姑姑當然想要成全聞家和顧家的聯姻,這樣,她在裡面的利益才能最大化,繼續說:「所以啊,等走秀結束,你就去給歸遲一個小小的驚喜。」

「顧姑姑,你沒有把我回來的消息告訴歸遲哥哥吧!」聞白嫣問著。

「沒有,沒有,我哪能參和你們年輕人的事情。」

「那就好,對了,顧姑姑,我家最近新出的那個項目,你叫姑父去試試吧。」

「是嗎?聞家願意給我們家這個機會?」

「什麼機會不機會,我們不是親戚嗎?」

「……」

聞家與顧姑姑所嫁的人,算不是親戚,就算是有那麼一點親戚關係,也都是繞到了十八線開外,連姓氏都不一樣。

親戚也要看什麼時候,像現在就是親戚,像之前苦求無門的時候,那就不是親戚,顧姑姑心裡明白的很,她年輕的時候傲氣,那些豪門真正的繼承人看不起她的身份,那她就不嫁入豪門了,自己找了個鳳凰男,不就是有錢嗎?她也能成為豪門。

這些年過去,曾經的傲氣,變成了壓在最底下的自卑,無疑她不是顧家真正的血脈,別人看不上她很正常,豪門,不是有錢,真正的是像這次秀場給人們展現的東西——底蘊,當然,如果你富可敵國,超過這些豪門,當然也能承認你,可是,可能嗎?光是唐氏今天展現出來的這些收藏品珠寶,價格就估算不出,有幾件首飾還是有錢也買不到,這還只是能夠給眾人看到的冰山一角。

顧姑姑早過了要變成豪門的打算,但她要是能夠促成顧歸遲和聞白嫣這一對,她的收貨就大了。

大人們的任何舉動都是有著其他深意,聞白嫣不知道顧姑姑的小心思嗎?她知道,但她為了顧歸遲,就是能用點好東西吊著顧姑姑,也願意隨著顧歸遲的叫法,喊這個女人顧姑姑,但沒了顧歸遲,這個女人什麼都不是。

秀場繼續,但在後台,因為最後出場,寧榮暫時坐在化妝間等候。

這時,傅野走了進來,在化妝間找幾位漂亮的化妝師妹妹聊了一會兒,得到了幾張電話號碼,雖說在和別人說話,可眼角餘光總是會落在了在角落裡坐著的那一位身上。

絕世美人,少有的冰雪美女。

美則美,冷也冷,傅野不喜歡這種類型的,但這不能防癌自己欣賞吧!

走過去,很有禮貌的開口:「你好,我叫傅野,你是寧榮吧,我聽過你的歌,真有水平,可以認識一下嗎?」

寧榮的手指停住,把右耳的耳機拿下,然後,抬起頭看向比她高很多的男人,開口:「你好。」

「你就是每天都要這樣聽音樂,然後創作出歌曲嗎?」傅野來了興趣。

寧榮:「不是,環境太吵,我想靜一靜。」

說話一直都很直白,這次也不例外,但把傅野頓住了,在花叢裡面打滾的浪蕩子第一次遇見這麼棘手的雪花,說:「你是在嫌棄我吵到你了?」

寧榮:「沒有,我說的是環境很吵,這是我的一個習慣。」

傅野聳聳肩,架起一條腿,坐姿懶散,身形狂野,挑眉:「是嗎?那好吧,我就當我沒有吵到你了,我和唐綿綿是剛認識的朋友,聽說你們還有葉靈是同一個寢室的?」

寧榮:「嗯。」

傅野晃了晃腳,直接開口:「那能不能直接把葉靈的聯繫方式給我呢?我很喜歡她演的小師妹角色,想要找這位演員要個簽名。」

寧榮:「葉靈就在外面,你等下可以直接找她要簽名,聯繫方式,沒經過葉靈同意,我不會給你。」

「行吧!既然不能給就算了,美女,我先走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