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盛錦煊的性子和盛老爺子不同。

2020-11-12By 0 Comments

盛老爺子念舊情,卻不代表盛錦煊也念。

更何況一朝天子一朝臣,盛老爺子退去之後,盛家便由盛錦煊掌家,他自己身邊有他自己信任的人,那些人遠比他要更得盛錦煊信任,他又怎麼會讓他繼續伺候在身邊,處處管束著他?

盛老爺子搖搖頭:「不會的,錦煊是個重情義的。」 不知道顧念有沒有得救,她現在怎麼樣了。

她傷的一定很重,密道狹窄,躲都沒地方躲。

顧念該不會……該不會是出事了吧!

「我昏迷多久了?」楚昭陽嗓音沙啞地問償。

「一個多月了。」施弘澤答道。

這麼久了!

楚昭陽一驚,怪不得,覺得自己混混沌沌的,彷彿錯過了許多事情。

一個多月,顧念如果傷好了,肯定要來守著他的,那姑娘才不放心他呢。

可現在他醒來,卻完全不見顧念的蹤影。

楚昭陽本就不好的臉色更是慘白的厲害。

他猛地抓住施弘澤的手:「顧念呢!她在哪兒?她受了重傷,現在在哪兒?」

原本沒什麼力氣的,可心掛顧念,竟是牢牢地攥緊了施弘澤的手腕。

「她……到底怎麼樣了?」會不會……會不會已經……

施弘澤是知道顧念身上的槍傷的。

傷的兇險,稍微不好,可能真就沒命了。

所以此時,便立即明白了楚昭陽的意思。

他抿了抿唇,說:「顧念沒事,搶救過來,傷已經好了。」

因為最近都在圍著楚昭陽轉,每天做的事情就是聚在一起討論楚昭陽的情況。

他也沒顧得上顧念那邊。

楚嘉宏和向予瀾始終攔著,他有心要幫忙,也沒辦法成功的把顧念帶進來。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等楚昭陽醒來。

有楚昭陽發話,什麼事都解決了。

這會兒,施弘澤可不會替楚嘉宏和向予瀾遮掩,直接照實說:「楚家把你的事情都封鎖了,顧念不知情。她胸下腹上的位置中槍。」

施弘澤在楚昭陽的身上指點了一下傷處,讓他清楚。

「很兇險,能救活是運氣好。之前一直在津市養傷,傷還沒好利索,線都沒拆,就回來B市找你。得知你受傷,在這兒昏迷不醒,就要來見你。但是楚先生和楚夫人攔著她不讓見。」

「施醫生!」向予瀾臉色一變,立即打斷他的話,「這是我們的家事!」

施弘澤譏嘲的揚了揚唇角。

楚昭陽便清楚,這其中的事情,遠不止施弘澤說的那麼簡單。

父母是個什麼性子,他再清楚不過。

「呵。」施弘澤輕笑一聲,「我知道顧念跟楚少的感情,帶她來見楚少。楚夫人攔著不讓見不說,竟還說她跟我勾搭。」

楚昭陽立即便嚴厲的看向了向予瀾。

「既然是楚夫人把我牽扯進來了,那這事兒,也不能說跟我無關了。」施弘澤冷聲說道。

「顧念現在怎麼樣?」楚昭陽現在還顧不得向予瀾。

他等不及的想見顧念,安她的心。

她傷沒好就來看他,還被向予瀾攔著。

以向予瀾的為人,絕不會客客氣氣的攔,說話難聽,甚至動手都有可能。

顧念的傷,又哪能受的住動手?

施弘澤譏嘲道:「楚夫人派了保鏢守著,直接把顧念往外拖。顧念那傷,自己走路動作都不能太大,更何況被人拉扯著。保鏢的動作,可不會輕了。傷口當即就裂開了,昏了過去。我想給她在醫院開間病房,楚夫人也攔著不讓,是想讓顧念死的意思。無法,我也只能跟楚恬把她送去了附近的醫院。」

「夠了!」向予瀾失聲叫道,「你們都給我出去!」

施弘澤已經把他知道的事情都說了,自然也不會在這兒多呆。

這些賬,自有楚昭陽慢慢跟向予瀾算。

施弘澤冷冷的看了向予瀾一眼,就帶著其他醫生都出去了。

關上病房門,向予瀾這才說:「是,是我攔著顧念不讓她見你,因為她不配!是我讓保鏢對她動手了,她自己不知羞恥,答應了我的事情回頭就反悔。她該死!她死了才好呢!」

「呵。」楚昭陽冷笑一聲,「她要是該死,那我這條命也要該死了。」

「我看你是著了魔了!為了她你連自己的命都不顧。她一條賤命,怎麼值得你賠上性命來救!她口口聲聲說愛你,可事到臨頭卻貪生怕死,棄你不顧,這樣的人,怎麼配!」

「可我這條命,恰恰就是她救的。」楚昭陽冷冷的看著向予瀾,感到心寒。

她為什麼就這麼不喜歡顧念?

不就是不喜歡顧念的身份嗎?

一心想找個名家千金,覺得面上有光,卻絲毫不管他的想法。

真要是為他好,為什麼要這麼傷害顧念?

「你知道顧念是怎麼傷的嗎?她是為了救我。她帶我逃跑的時候,迎面來了R組織的人,朝我們這兒開了槍。可她把防彈衣從身上脫下來給我了。」

「當時,密道漆黑,什麼都看不見。只能聽到槍響。她在我前面,不能確定那一槍到底是沖著什麼位置。有可能是胸口,也有可能是腦袋。」楚昭陽指點了下自己的額頭。

「如果是額頭,她躲了,死的,就是我。可她不躲,死的,就是她。」楚昭陽沉聲道。

「可她連遲疑都沒有,生生的擋在我面前,明知道自己可能會因此而死,也毫不猶豫。她是替我擋了子彈。她不是棄我於不顧,而是受了傷,直接昏迷不醒。她根本無法選擇留在我身邊,是我讓人把她扛走的。」

—題外話—三更全~

春節特別篇之狼人殺(12)

衛子戚:「嘖,魏之謙的智商,真是特別詭異。」

魏之謙:「怎麼詭異了!我智商很高的!我生意做得很大的!」

衛子戚:「可是玩遊戲的智商不怎麼樣。解藥和毒藥都沒來得及用就死了,呵呵。」

魏之謙:「那也是你們把我投死的!」

顧念:「……好了好了,死人不要說話,要我說多少遍啊。」

魏之謙:「……」

下章繼續~ 陳管家聽著盛老爺子毫不猶豫的話,見他這般信任盛錦煊,驀的就想起了今天的事情來。

他低聲說道:

「老爺,您就這般信任小公子嗎?」

「今兒個他不該出城的,您為什麼不攔著他?」

「他這一去,若是讓人察覺了,到時候定會惹來麻煩的。」

盛老爺子聞言說道:「攔不住的。」

「可是……」

陳管家臉色微沉,「就算是攔不住,可也還是要攔啊。」

「小公子如今是盛家的公子,盛家為姜雲卿所做的事情已經足夠多了,無論是跟南陽公主的合作,還是這次替姜雲卿在皇城這邊牽制南陽公主,盛家欠她的已經還盡了。」

「如今皇城之中正亂著,而且南陽公主勢必會派人去追捕姜雲卿,要是讓她知道小公子摻合在裡面,到時候可怎麼是好?」

盛老爺子知道陳管家的擔心,更知道他話中的意思。

他擺擺手說道:

「有些東西一旦欠了,是還不清的。」

「而且盛家之前所做的事情也並不是在幫姜雲卿,而是在幫自己。」

「姜雲卿之前之所以要讓盛家和魏寰搭上關係,甚至拉著盛家一起替魏寰奪權,為的是保全盛家而不是她自己,她所做的一切不過是看在錦煊的面子上,想要保護他所以才拉盛家一把罷了。」

盛老爺子不是個看不清楚事情的人,他心裡透亮的很。

他們盛家和姜雲卿之間,根本談不上誰幫誰。

盛家看似是在幫姜雲卿,可是從頭到尾姜雲卿都把她自己摒棄在外,哪怕最初的合作也是直接將魏寰推上前來,讓盛家直接和魏寰合作,淡化了她跟盛家之間的關係。

姜雲卿看似利用盛家,可實際上卻從未做過什麼讓盛家為難的事情。

她對盛家所做的那些,與其說是想要借盛家之力,倒不如說是她察覺到了盛家如今鼎盛之下的頹勢,也看出了盛錦煊和盛家處境的尷尬,所以出手幫了他們一把罷了。

除此之外,她還替盛錦煊調養了身子,甚至替他續命。

哪怕盛家今日的確是替她牽制了魏寰,冒險做了一些事情,可是說起來還是盛家欠姜雲卿的。

有些人情好還。

有些人情卻是還不清的。

特別是姜雲卿這種,盛老爺子也沒有想著要去還清,人情雖然是負累,可是有些時候也是紐帶,能夠讓盛家和姜雲卿保持聯繫,一直穩住關係的籌碼。

盛老爺子不是那種盲目的人,又怎麼會看不明白姜雲卿所做的那些,最後得利的到底是誰?

說到底,論實質性的好處,姜雲卿是得了一些。

可那些看不見的好處卻是盛家得的多。

比如盛家接下來幾年安穩,比如盛錦煊和他的身子,再比如將來盛家能在大燕留下的退路,還有能從呂氏商行得來的好處,這樁樁件件哪一樣不是旁人求都求不來的?

盛老爺子聲音沙啞說道:

「你也別覺得姜雲卿好像佔了盛家便宜,實際上說起來,是盛家佔了她的便宜才是。」 「你說她口口聲聲說愛我,是啊,她就是這麼愛我的,用生命愛著。」楚昭陽手指著門口。

那日,顧念就是站在門外的走廊上。

「而你,卻把用生命來愛我的女人給趕走。攔著她不讓她見我,用言語侮辱她,讓保鏢傷害她!你說你是為我好,而你就是這麼為我好的!不顧我的意願,一再傷害在乎我,愛我的人!攖」

向予瀾驚訝的吸了口氣,她沒想到,事實的真相竟然是這樣的。

可隨即,她又固執的想,楚昭陽說的,也不一定是真的償。

楚昭陽那麼在乎顧念,為了她,對她說謊也不一定。

為了保住顧念,明知道顧念對不起他,卻仍舊要為她說話。

是了,自從楚昭陽幼時出事,到現在,跟她說話還從來沒有這麼多過。

除了這次,他就沒跟她說過那麼長的句子!

沒想到,兒子跟自己多說幾句話,還是為了別的女人。

向予瀾越想,越覺得委屈,心酸。

她悲從中來,她對他不好嗎?

為了一個外人,他竟然這麼說她。

小時候他剛剛被救回來,看著那麼可憐,她日夜守著他,擔心他。

他不愛說話,她就一直悄悄地從旁觀察,哪怕他變了變眼神,她都要努力的猜,他在想什麼,他想做什麼,他想要什麼。

她恨不能把一切最好的都給他,也想給他找個最好的女人,配得上他。

難道不對嗎?

她怕他難過,接受不了,瞞著顧立成的事情。

她這麼為他著想,對他還不夠好?

他竟然還質疑她,對他不夠好。

向予瀾覺得自己忍不下去了,萬分委屈的說:「你怎麼能這麼說我!我一心一意為了你好,卻沒想到,到頭來卻被我的兒子誤解。我這顆心真是白費了!」

「我為什麼那麼對顧念?呵!」向予瀾仰頭嗤笑一聲,「你以為顧念救你,就真是那麼愛你嗎?她不過就是內疚而已!就算她為了救你,死了,又能怎麼樣?一命抵一命而已!」

「你還不知道吧!她爸,顧立成,就是當初綁架你的綁匪之一,後來逃掉的連個人,其中就有他!」穆藍淑說什麼楚昭陽早就知道,並不怪顧念。

這種話,她才不相信。

向予瀾覺得,這就是穆藍淑為顧念開脫的借口!

「我怕你知道了會難過,所以才瞞著。可沒想到,你竟然為了顧念怪我,怪我這個當母親的!我十月懷胎,拼了命的把你生下來,到頭來,在你心裡還不如一個顧念!」向予瀾越說,越覺得自己委屈極了。

「既然這樣,那我也沒什麼好瞞的了。總不能為了那麼一個女人,讓你誤會我!」向予瀾擦了擦眼淚,吸著鼻子,委屈的說,「顧念是救了你,沒錯。可那是她應該的,是她本就欠了你的!」

「你說,她父親那麼傷害過你,我們怎麼能讓她進楚家的門?她沒資格!」向予瀾說道,「我就是不想你知道了以後,痛苦難過,才瞞著你的。」

向予瀾咬牙切齒的說:「一見到顧念,我就想到顧立成對你做的,我如何能不恨!」

楚昭陽冷冰冰地說:「不是顧立成害得我。」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