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直短髮不慌不忙的向傅芊芊解釋:「是這樣的,閣主,您身體現在的機能尚未恢復,如果您現在出去的話,必定會吃虧,所以……」

2020-11-12By 0 Comments

粟色披肩捲髮男人笑著接下了剩下的話:「閣主又說了,等您的身體在這裡恢復的差不多的時候,再出去,也不多,只需要三天!」

傅芊芊:「……」

她都承諾要做這個閣主了,她居然還要在這裡待三天。

「你們兩個叫什麼名字?」

粟色披肩捲髮男人恭敬的低頭:「焦任!」

直短髮男人亦恭敬的低頭:「孟開!」

焦任,孟開!

這兩個名字聽起來有點怪怪的。

哦,她想到了一個詞:焦不離孟。

焦任笑著輕撩了一下發梢,一隻手臂勾著孟開的肩膀:「對了,閣主,以後如果您要找我的話,可以直接找他,我們兩個住在一起!」

傅芊芊:「……」

傅芊芊皺眉看著這兩人親密的樣子,腦海中浮現出傅芊芊以前曾經看過的某些腐文:「什麼意思?」

焦任當著傅芊芊的面,親了一下孟開的唇角,而孟開並沒有躲開,反而目光略帶寵溺的看著他:「就是這個意思!」

傅芊芊:「……」

傅芊芊感覺自己的三觀受到了嚴重的衝擊。

極品盜竊系統 可這是通幽閣,不是她的黑鷹突擊隊,她現在想命他們分開,恐怕也是不可能的。

輕撫了一下額,傅芊芊轉移了話題:「我問你們,我在這裡躺了多久?」

焦任馬上回答:「回閣主,您整整躺了一個月。」

一個月了呀,怪不得她的身體現在變得這麼僵硬。

而且,她居然整整躺了一個月了,又是在那種情況下被通幽閣給救的,那麼……裴燁應當已經著急了吧?

如果她不儘快出現,不知道他又要做出什麼事來。

她還答應了傅老爺子那天中午要回去吃他做的糖醋排骨,恐怕……他也失望了吧?

她失蹤了這麼久,估計外面已經找她找的炸鍋了。

她摸了一下自己的身上,現在她現在什麼通訊的機器都沒有。

她朝二人伸手;「你們兩個誰把手機給我,我要打兩個電話出去!」

孟開仍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閣主有令,在您出去之前,不可以跟外界人聯繫,所以,我們不會借您!」

傅芊芊:「……」

很好!

焦任,孟開!

這兩個名字她記住了。 三天後。

地下研究中心裡。

伴隨著兩聲劇烈的重物落地聲,焦任和孟開兩個人被傅芊芊狠狠的撂倒在地上。

而與焦任和孟開倆人對陣了幾招之後,原本在兩天前還一直被輾壓的傅芊芊,此時筆直的站在兩人面前,她的面上沒有半點吃力,相對還很輕鬆。

焦任和孟開兩個人起身之後,便同時再一次朝傅芊芊攻擊。

傅芊芊不慌不忙的躲開了兩個人的攻擊。

焦任和孟開倆人對視了一眼,用力全力的前後攻擊傅芊芊。

可,即使是這樣,傅芊芊面對著兩人同時的攻擊,還是遊刃有餘。

與他們又對陣了幾招之後,傅芊芊的面上已經露出了幾分不耐煩,然後冷冷的看著眼前的人眯眼道:「現在……可以結束了!」

話落,她驟然握住焦任的手腕,抬腳狠狠的踢中了焦任的腹部。

另一邊,見孟開的拳頭已經逼至,傅芊芊低頭躲開了孟開的拳頭,手肘狠狠的擊向孟開的胸口。

焦任和孟開兩個人一前一後的再一次倒在了地上。

倆人因為傅芊芊的力道,跌倒在地上,久久爬不起來。

看著那倆人倒在地上,傅芊芊雙手負在身後,緩緩走上前,傲然睨視二人。

「怎麼樣?你們兩個……服了嗎?」

焦任和孟開倆人對視了一眼,隨後……他們兩個人忍著身上的疼,掙扎著爬起來,同時對傅芊芊單膝跪地:「我們二人服了!」

聽到這裡,傅芊芊的眉角微揚。

「現在,我可以出去了嗎?」

焦任和孟開看了一眼傅芊芊小指上的閣主專用尾戒:「當然可以!」

「把門打開!」傅芊芊冷冷的一聲喝令。

孟開立刻拿出打開地下研究中心的電子鑰匙,隨著『嘀噠』一聲,地下研究中心的大門隨之而打開。

看著地下研究中心的大門打開,傅芊芊鬆了口氣。

她終於可以從這裡出去了。

她抬起自己的左手看了一眼左手上的尾戒,眉頭皺了一下。

這個尾戒,可真礙眼。

她看了一眼身後的二人,眸底閃過一抹精光。

既然她那個不負責任的父親,可以將他的閣主之位傳給她,那麼……相同的,她也可以將這個閣主之位傳給別人,眼前不是正好就有兩個合適的人選嗎?

當傅芊芊要拔掉小指上的戒指時,焦任立刻提醒:「閣主,自閣主將這閣主之位交給您之後,您這閣主之位便只能是您,而且……這個信物戒指,也只能您一個人戴。」

「什麼意思?」傅芊芊皺眉:「不就是一個戒指嗎?」

「這不是普通的戒指,裡面輸入了新任繼承人的數據,其他人根本無法戴上這個戒指,否則,裡面就會釋放出致命毒素。」

「裡面繼承人的數據要怎樣更改?」傅芊芊問。

既然可以更改繼承人的數據,只要把數據更改了不就成了嗎?

「這也是不可以的!」

「說重點!」傅芊芊沉下臉。

「是這樣的,這戒指的數據是有密碼封鎖的,如果想要重新更新數據,必須要有密碼才行,而密碼只有上一任閣主才能解鎖!」

傅芊芊:「……」

上一任閣主?那意思不就是得她那個不負責任的爹來解鎖?如果她一直找不到她的那個不負責任的爹,就只能繼續當這個勞什子的通幽閣閣主了?

一想到這裡,傅芊芊的臉便黑了。

斗破之無上之境 傅芊芊危險的看著眼前的二人。

「你們兩個既然是老閣主的手下,你們兩個人是否知道密碼?」

焦任呵呵笑著:「這個我們兩個怎麼可能會知曉,再說了……別說我們不知道了,就算是我們兩個知道的話,我們兩個也不可能會告訴您的!」

傅芊芊:「……」

這兩個混蛋。

孟開直著腰恭敬的看著傅芊芊:「還請閣主以大局為重!」

傅芊芊:「……」

她現在想罵人,而且,瘋狂的想揍人。

特別是她那個不負責任的爹,如果他現在出現在她面前的話,她肯定會狠狠的揍他一頓,至於那什麼禮義孝道,先拋至腦後。

更何況,這樣的爹,讓別人怎麼也孝不起來。

深吸了口氣,傅芊芊將心底里的火氣一點點的按壓了下去。

「我之前讓你們兩個出去調查傅家的事,怎麼樣了?」傅芊芊看向孟開。

焦任皺眉:「閣主,您怎麼不問我呀!」

傅芊芊看也不看焦任一眼,依然只看向孟開。

焦任:「……」

孟開立刻便開口回答:「回閣主,您讓我們查的事,已經查到了,今天上午,傅氏集團會召開股東大會,內容是,傅氏集團總裁打算宣布您的死訊,並且,以您父親的身份接收您手上的40%股份!」

聽了孟開的話,傅芊芊的臉一點點的冷了下來,甚至還透著一絲危險。

「呵,他倒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將我手上的股份拿去。」

這個結果在傅芊芊的預料之中。

在她知道自己躺了一個月之後,她就猜到傅明聲不會坐在待斃。

她活著的時候,傅明聲便想盡了辦法,想將她手上的股份奪過去,更別說她失蹤了一個多月,他就更加按捺不住了。

傅明聲是傅芊芊的父親,女兒死了,而這個女兒又沒有配偶和子嗣,他傅明聲便成了傅芊芊第一順位繼承人。

他接手她的東西,這在法律上是合法的。

還真是巧啊,居然是在今天。

焦任問道:「閣主,您現在打算怎麼辦?」

傅芊芊嘴角勾起冷鷙的弧度:「我的東西,我向來不會交給任何人!」

焦任興奮的看著傅芊芊:「閣主,要不要我帶人和您一起殺去傅氏集團,將您的股份搶回來?」

傅芊芊:「……」

腦子呢?

「你剛剛說殺?」傅芊芊冷冷的看著他:「殺誰?」

傅芊芊的渾身上下散發出危險的氣息,令焦任下意識的縮了縮腦袋。

「不殺,那您說該怎麼辦?」

「自然是以合法的方式,拿回屬於我自己的東西。」

焦任:「……」

孟開聽出了傅芊芊的意思:「那閣主,需要我們做什麼?」

傅芊芊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把你的手機給我!」 傅氏集團

因為傅氏集團今天要召開股東大會,所以,從早上開始,便不斷有豪車出現在傅氏集團的門口。

上午九點鐘,傅靈月和鄭書城兩個人同時出現在傅氏集團的樓下。

傅靈月本來是沒有資格參加股東大會的,可是,她央求了傅明聲要在一旁旁聽,傅明聲便答應了她。

為了參加這次股東大會,傅靈月提前讓人為自己定做了一套禮服。

她要讓所有人都知道,傅家現在就只有她一個千金小姐。

傅明聲若是接了傅芊芊的股份,等傅明聲百年之後,傅明聲的股份還不都是她的?

傅芊芊死了,現在她手上的股份也要被傅明聲接收了,越想她的心裡就越覺得高興。

剛下車,鄭書城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鄭書城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手機上顯示的號碼,便推開了傅靈月挽住自己手臂的手,說自己要接個公司的電話,然後走向了門外不遠處的拐角。

傅靈月黑著臉看著鄭書城推開她走向拐角。

剛剛,就在鄭書城推開她的時候,她眼尖的看到鄭書城的手機屏幕上顯示著一個名字:公司助理。

雖然,他手機上面電話標註的是公司助理的名字,可是,傅靈月早就將閻小敏的電話號碼背了下來,那號碼……是閻小敏的電話。

又是閻小敏那個狐狸精,真是陰魂不散。

鄭書城都已經跟她訂婚了,她還總是纏著鄭書城不放。

以前在學校的時候,閻小敏還知道收斂一些,在旁人面前,絕對不會透露一點對鄭書城的心思。

可是,自打高中畢業之後,閻小敏就越發的大膽,竟然三番五次的找鄭書城,竟是連掩飾也不想掩飾了,真是一個名副其實的狐狸精。

更讓她氣惱的是鄭書城的態度。

鄭書城現在對她越發的敷衍,竟然還打著公事的幌子,與閻小敏通電話,將她當傻子一樣的耍。

她咬牙站在原處,遠遠的看著鄭書城與閻小敏打電話。

只見,鄭書城的面色溫柔的對著手機說著些什麼,好像是在安慰著閻小敏。

不一會兒,鄭書城掛斷了電話,才重新回到了傅靈月身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