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看著車輛遠去,北岡良子忍不住眉頭皺起,對方一直非常冷靜,根本沒有表現出一個青年男子面對自己這樣美麗的女子應有的傾慕之意,交談的話語間,處處都帶著警惕之意,顯然這一次精心設計的見面,根本沒有達到自己預想的效果。

2020-11-06By 0 Comments

儘管之前她就判斷藤原智仁不是一個可以輕易擺布和影響的人,但是對方如此的冷靜和淡然,還是讓北岡良子油然生出一種挫敗感,看來老師交給的這個任務並不好完成。

深夜,上海滬西的一處賭場外面,一個三十多歲,身穿黑色綢布緞子的男子,一臉沮喪地走出了大門,他摸遍身上的口袋,可是半天也沒有找出一根香煙,只好罵了一聲,無精打采地向家的方向走去。

不多時,回到了自己的家,掏出鑰匙打開房門之後推門而進。

可是打開燈光后,只見自己家屋子裡那張破椅子上,端坐著一個身形,頓時嚇得渾身一激靈,趕緊手忙腳亂的準備掏槍。

「老范,別緊張,是我!」

這一聲讓男子心頭一震,他抬頭仔細一看,這才發現,這個私自闖進他家裡的人,正是特工總部第一處的情報科長駱興朝。

「駱科長,是您大駕光臨啊!是什麼風把您吹到我這個破廟裡了?」特工總部警衛大隊小隊長范禾奇怪地問道,但是他手還摸在了腰間,搞不清楚對方深夜到來的用意,他總是不放心。

駱興朝沒有搭理他的問話,而是抬眼在范禾家中四下掃了掃,忍不住撇了撇嘴,聲音拉長了說道:「老范,要說你也在青幫裡面算是一號人物了,怎麼就住在這麼個破屋子裡,讓我好一頓找!」

范禾聽到駱興朝和他說這些不相干的閑話,有些摸不著頭腦,他這個人從小混跡在幫會裡面,沾染了一身的壞毛病,吃喝嫖賭,樣樣俱全,尤其是賭博,身上只要有錢,就會扔在賭場裡面,要不是此人也是好勇鬥狠的角色,在青幫裡面算的上一號人物,不然早就被賭場的人砍死在街頭了。

他一直是跟在李雲卿的門下,後來吳世財也入了門,李雲卿就安排他跟著吳世財,吳世財在青幫裡面是專門修槍的,幫會裡面的舊槍都會交給吳世財這幫手下修理,修好后就去郊外試槍,時間久了,吳世財的幾名手下都有一手好槍法,這一次特工部丁墨和李志群向李雲卿要人,李雲卿就把這幾個能打能沖的人手,交給了丁墨,於是范禾搖身一變,就成了特工部的行動隊長。 范禾看著駱興朝穩坐泰山,一點戒備的意思也沒有,也慢慢地放下了警惕之心,右手也離開了腰間,幾步走上前,拉過家中僅剩的一把破椅子,一屁股坐在駱興朝的身前。

聳了聳肩,勉強笑著說道:「駱科長,您就別笑話我了,我這個人天生窮命,發不了財,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有個地方安身就不錯了。」

他心中對駱興朝頗有畏懼,不敢得罪,於是小心翼翼地接著問道:「駱科長,您這麼晚找我一定是有要事吧,有用的著我的地方就吩咐。」

駱興朝對范禾的態度有些吃驚,看得出來范禾是非常客氣的。

「老范,我知道你手頭緊,想給你送點花銷,怎麼樣?」

范禾一拍胸脯,痛快的說道:「花銷?這就是真有事讓我辦了!您說吧,只要我能辦到的!」

駱興朝眼睛緊盯著范禾,緩緩地說道:「我想打聽一下,你們前幾天抓回來,安置在我們特工部公寓裡面的那位孫先生的一些情況。」說完,將一疊子鈔票放在桌子上面,「放心,絕不會讓老范你白忙活!」

可是讓駱興朝有些意外的是,原本應該驚慌失措的范禾,卻是出乎意料的平靜,他直接一把抓過鈔票,笑著說道:「駱科長,您想問什麼,我知道的都告訴您!」

駱興朝不由得有些氣的好笑,自己還是高估了這些地痞流氓的素質,真是只要有錢,根本沒有任何底線可言。

他冷聲說道:「老范,要是不能讓我滿意,我的錢可不好拿! 宅女的逆襲 我問你,那位孫先生到底什麼來歷?今天第二處怎麼突然多了不少生面孔?

「這您就問對人了,這些事情我都參與其中。」范禾哈哈一樂,然後身子前傾,刻意壓低了聲音,「這個孫先生叫全名叫孫向德,是中統局的特工,抓捕的當天就投降了,人還是我拷打的,兩個小時就招供了,聽說此人還和李主任是舊相識,就給安排在了公寓里。」

中統局特工!駱興朝這時終於搞清楚了孫向德的真實身份,還好不是軍統局上海站的人,他不禁心頭一松。

「那今天那些生面孔是怎麼回事?」駱興朝接著問道。

駱興朝接到寧志恆指令他調查孫向德的真實身份,可是一時沒有頭緒,也不敢冒險直接接觸吳世財的手下,正在為難的時候,手下的人發現,在第二處突然多了很多生面孔,駱興朝本能的感到事情不好,所以他乾脆決定,當天晚上冒險接觸范禾,直接獲取情報,如果范禾不肯合作,最後他也做好了滅口的準備。

范禾有些不屑的說道:「那些都是投降過來的中統特工,孫向德把他的手下都出賣了,發消息把這些人從公共租界引了出來,我們設了一個埋伏圈,這些人就全部落網了,除了兩個人反抗,被當場擊斃,其他人一進了審訊室就都投降了,這些中統特工也不過如此。」

駱興朝一聽到這裡,心頭一驚,這麼多中統特工就這麼容易的被人抓捕了,還這麼快就投降了敵人,不用說,中統局在上海的特工肯定又被一網打盡了。

「我聽說這位孫向德會被任命為第二處的處長,現在他又立下了大功,看來很快就會走馬上任了。」駱興朝說道。

「沒那麼簡單,聽財哥,不,聽大隊長說,孫向德還要釣出一條大魚來,這個處長才能給他做?」 兄弟戰爭妹妹的桃花債 范禾故作神秘的說道。

這把駱興朝嚇了一跳,一下子損失這麼多中統特工還不算完,還要釣出一條大魚?一定是身份更加重要的人物,這可是個絕密的情報。

「你跟我說說,他怎麼釣出這條大魚?」駱興朝追問道。

范禾笑嘻嘻地看著駱興朝,突然話鋒一轉,開口問道:「駱科長,您打聽這些事情是做什麼?」

駱興朝眼中凶光閃過,頓時讓范禾嚇了一跳,他趕緊揮手解釋道:「駱科長,您別誤會,其實你不說我也知道,您是日本人安插在特工部的耳目,對吧?」

駱興朝一愣,半天沒有說話,范禾從駱興朝的眼睛看不出任何端倪,便陪著笑臉接著說道:「前幾天,我無意中聽見李主任對大隊長的一次談話,李主任說您是日本人安插在特工部的耳目,負責監視大家的一舉一動,他讓大隊長做事的時候要小心一些,對您要多加提防,別讓您抓住什麼把柄!」

原來駱興朝的日本內線身份,其實在特工部高層中並不是什麼秘密,不知土原敬二出於什麼原因,對這一點並沒有太多掩飾,反而直接下令讓駱興朝擔任情報科長的職務,這就讓丁墨和李志群有所警覺,就是聞浩也被這個突然的任命嚇了一跳,他沒有想到,自己手下還潛伏著這樣一個眼線,這麼久了,自己竟然沒有看出一點端倪。

這一次土原敬二得到孫向德被捕的信息,確實是駱興朝向土原敬二彙報的,原因就是他詢問過給孫向德包紮的陳醫生,這件事情並不保密,還是有跡可查的,如果最後被特工部的人找上門來,自己無法作出解釋。

反正駱興朝還有一層身份,那就是日本人的安插在特工總部的眼線,他把這件事情彙報給土原敬二,到時候就可以完美地解釋為,自己是為日本人打探的消息,特工總部也難以追究自己的責任。

可是李志群把駱興朝是日本人內線的事情也告訴了吳世財,就是因為吳世財做事手腳不幹凈,膽大妄為,什麼事情都敢幹,如果被駱興朝告到日本人那裡,只怕就不能善了了。

可是他們的談話被范禾偷聽到了,范禾這才知道,原來這位駱科長的真實來頭這麼大,竟然是日本人面前的紅人,就是特工部的幾位主任也不敢輕易得罪,頓時心中就多了一分心思。

所以今天駱興朝一開口向他打聽消息,范禾馬上就答應了下來,就是透漏給駱科長消息,也不過是給日本彙報而已,根本毫無風險,又何況還有大筆的好處。

駱興朝聽到范禾這麼說,心中的一塊石頭落地,好在自己還有這個身份做掩護,不然范禾雖然貪財,還真不至於這麼合作,什麼事情都合盤托出。

駱興朝意味深長的看了看范禾,右手緩緩地摸著自己的下巴,考慮了片刻,最後突然一笑,開口說道:「老范,你還真是一個聰明人,我倒是小看你了,好吧,你既然知道了,那就把這些話藏在肚子里,不要到處去傳閑話,不然我可是不答應的。」

「明白,明白!駱科長有事請儘管吩咐,以後有什麼消息,我一定向你彙報,到時候您也替我向日本人美言幾句。」范禾連聲答應道,他還指望通過駱興朝巴結上日本人,以後未必沒有發達的機會。

駱興朝懶得看他的這副嘴臉,擺了擺手,繼續問道:「你說清楚,孫向德準備要釣的大魚是什麼人?」

范禾這個時候撓了撓頭,有些不確定的回答道:「這個人應該是和孫向德接頭的中統特工,我就聽了大隊長禿嚕過一句,好像代號叫蝙蝠。」

「蝙蝠!」駱興朝眉頭一皺,他並不清楚蝙蝠的事情,但是這個人一定非常重要,「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準備動手抓人嗎?接頭地點在哪裡?」

范禾這個時候搖了搖頭,回答道:「抓捕時間我不知道,不過我聽大隊長的口氣,好像就這兩天了,至於接頭的地點,我更不知道,估計行動之前才會告訴我們這些人。」

吳世財雖然不是專業的特工,但還是有些腦子的,不會什麼事情都和手下人說,哪怕范禾是吳世財的心腹。

駱興朝聽到這裡,半天沒有說話,他覺得今天的詢問,得到的信息已經很多了,中統局的事情他不知道上面是什麼態度,上級的命令只是讓他調查孫向德的真實身份,現在已經完成任務了,至於接下來的具體措施,都是要彙報后等待指令行事了。

至於范禾,今天駱興朝本來沒有打算讓他活,他直接向警衛大隊的一線人員打聽消息,這個事情可大可小,他可以放過無辜的陳醫生,但殺范禾卻是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因為這是一個真正的漢奸。

不過從目前看來,范禾對駱興朝打探消息不僅沒有懷疑,而且非常的配合,因為他以為駱興朝是為日本人提供消息的,駱興朝決定不能打草驚蛇,還是等候上級的指令,看情況再行定奪,且讓他再活幾天。

想到這裡,駱興朝微微一笑,站起身來,說道:「老范,你很識時務,響鼓不用重鎚,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痛快,你為我提供消息,就是給日本人做事,以後我自然會關照你,錢也少不了你的,不過我們之間的談話都是要保密的,你也不想讓吳世財找你的麻煩,對吧!」

范禾連聲答應道:「對,對,駱科長,以後我就聽您的吩咐,您就看我的表現。」

駱興朝不再多言,揮了揮手,幾步出了房間,消失在夜色之中。又到了雙月票時間,每次雙月票到來,老藤都是心情緊張。

哈哈,本來想章后求月票,最後還是厚顏開單章。

現在民國這本書的成績很好,比我預想的要好,都是大家的愛護和努力,真心感謝,請大家以後也繼續支持,我會把故事保質保量地寫下去,不辜負大家的期望。

不多說了,請大家集中投票,別浪費了手中的月票,我爭取這三天都三更,哈哈,有點底氣不足!

我爭取!

再次拜謝!謝謝! 寧志恆很快就接到了駱興朝的彙報,他沒有想到孫向德竟然是中統局新派往上海的人員,此人不僅把自己的手下全部出賣給日本人,甚至還要把中統在上海的潛伏小組組長「蝙蝠」引出來。

對於這個蝙蝠,寧志恆並不陌生,他上一次是從石川武志手中僥倖逃過一劫,可是現在看來,這一次只怕是難以倖免了。

可能是因為身處軍統局的原因,對於中統局,寧志恆一向沒有什麼好感,他和中統局有限的幾次接觸都不太好,甚至手上還有中統特工的多條人命。

但是他心裡有一個原則,那就是只要願意投身抗日的中國人,那就是自己的同伴,既然自己已經得到這個消息,寧志恆實在是不忍心眼睜睜看著蝙蝠落入陷阱,他決定還是要努力一次,盡量地救出蝙蝠。

「通知木魚,如果有消息就儘快回報,我們盡量採取營救行動,但願還來得及!」

「是!」易華安點頭領命。

「再讓左剛的行動組隨時待命,行動就在這兩天,要時刻等候指令,準備應變措施。」

上海公共租界,上海情報站的安全屋裡,吳華榮和羅武青正在和王漢民相對而坐。

自從上海市區解除了大搜查,刺殺隊就藉機躲回了公共租界,回到了上海站。

「吳科長,你們這一次乾的漂亮,炸死了談判代表,成功阻止了日本人的談判,局座對此非常的滿意,發電嘉獎,並準備給你們敘功。」

蠍女王駕到 王漢民滿臉的笑容,這一次的爆破案,自己的上海站也是有一部分功勞的,敘功報告上必須要著重的書寫一筆。

自從他來到上海組建情報站以來,可以說是毫無建樹,甚至是損兵折將,最後不得不把上海站的機關轉移到公共租界里,花費了大量的精力和資金重新設立情報站,為此總部對他非常的不滿意。

幸好這一次爆破案終於得到了總部的肯定,自己也是與有榮焉。

吳華榮卻是沒有太多的喜悅,這次進入上海市區,刺殺隊損失了十四個手足,都是跟隨他多年的部下,每一個都是鐵骨錚錚的漢子,寧願殺身成仁,也沒有偷生投降,可是主要目標仍然毫髮無損,以後的刺殺行動想來會更加困難和殘酷,也不知道最後有幾個人能夠活著回去。

他勉強一笑,開口說道:「王站長,這一次也多虧了魏隊長的幫助,為我們提供了掩護,不然就差點回不來了,報告上我也會著重敘功的。」

王漢民笑呵呵地一拱手:「那就多謝老弟了,不是我貪功,我們上海站實在是太需要借這一次的機會,鼓一鼓士氣,不然這個隊伍就不好帶了。」

吳華榮和羅武青相視一眼,他們也都是知道上海站現在在處境,日子確實不好過。

王漢民又接著問道:「這一次總部來電,詢問一件事情,日本新組建的部門特工部,在搜查的時候抓捕了一名孫姓男子,男子很快投降了,總部詢問是不是我們的人?」

吳華榮搖了搖頭,說道:「我手下的人,除了犧牲的就全帶回來了,沒有這個人。」

羅武青眉頭一皺,開口問道:「會不會是情報科的人?」

此話一出,大家都是搖頭,這個信息雖然是總部傳回來的,但是肯定是上海情報科上報的,因為軍統局在上海只有情報科和上海站這兩個單位,總部來電詢問,就說明情報科也不知道這個孫姓男子的身份。

唐時月 王漢民說道:「以情報科的能力,應付這樣的搜查不會出問題,他們在上海可是潛伏已久,暗中隱藏的實力到底有多大,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王漢民總是感覺這些同屬軍統局的同事們神出鬼沒,行蹤詭秘,對此頗為忌憚。

「不是我們的人就好,你們沒有回來這兩天,我一直擔心這件事,估計不是地下黨就是中統的人,看著吧,日本人一定會有大動作,很快就可以知道,到底是哪方面的人要吃這個虧了。」

三個人商量完畢,各自分別擬定電文向總部彙報。

隔天的上午,駱興朝的正在辦公室里閉目養神,手下的特工崔元風敲門而入,低聲彙報道:「科長,那個孫向德動了,就在剛才李主任親自去把他從公寓里接出來,帶到警衛大隊去了。」

崔元風是駱興朝的老部下,當初在上海站時期,就是駱興朝小組的成員,後來一起被捕,也還是跟著駱興朝,一直都是駱興朝的心腹。

這一次駱興朝特意安排他去盯著孫向德住的那所公寓,孫向德一直在這裡養傷,一旦出動,就一定是要有大動作了。

駱興朝趕緊起身,來到窗口處,看著外面的動靜,果然看見李志群一行人正往警衛大隊走去。

崔元風也來到窗口,指著其中一個人說道:「那個穿中山裝,走路有些不方便的,就是孫向德。」

「明白了,此事要絕對保密。」駱興朝點頭說道。

「是!」

駱興朝揮手示意讓崔元風退了出去,自己快步出了辦公室,走出了特工總部的大門,然後快走了一段距離,來到街頭一個煙攤上,買了一盒香煙。

掏出鈔票付了賬,眼角餘光看著左右無人,低聲說道:「目標動了,穿中山裝,行動不便,中年男子。」

說完轉身離去,他的任務已經完成,剩下的就是情報科行動隊的事情了。

這一次的行動要求迅速,傳遞消息必須要快捷,以便給行動隊時間來安排,所以左剛的行動組早就有人守在街口,等候駱興朝的消息。

這個時候李志群也帶著身穿便裝的特務們出了特工部,車輛一出街口,早就等候的兩輛轎車便遠遠地跟在身後,車上正是左剛和他的幾名隊員。

「跟著他們,知道了接頭地點就好辦,我們把動靜搞大些,讓他白跑這一趟。」

左剛早就按照寧志恆的吩咐制定了多套行動方案,以破壞特工部的誘捕計劃。

特工部的車輛很快來到了城東的一條街道附近停了下來,一行人下了車,分散開來,步行向街道里走去。

不多時就按照各自的位置各自就位,李志群和吳世財來到豐華咖啡館對面的一棟大樓的房間,從這裡的窗口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對面的情景。

在前後路口都安排了幾個人把守,剩下的六個人陸續進入了豐華咖啡館,其中就有身穿中山裝的孫向德。

孫向德身上的傷勢並沒有完全好,走起路來還有些不便,他在咖啡館的門口停留了一下,看清楚懸挂的招牌,這才邁步走了進去。

遠遠地跟在他們身後的左剛,目光一直盯在孫向德的身上,看到他進入了咖啡館,就確定了對方的接頭地點。

他轉頭對身邊的行動隊長周浩說道:「看見了吧,那個走路有些不便的人就是孫向德,這個人已經投敵,造成了很嚴重的後果,你最好是清除了他,如果不行,也要發出警報,總之不能讓他們誘捕成功,對方安排了不少人,一切就看你的了。」

然後他指了指咖啡館西側的路口,說道:「行動結束后,如果不能夠順利脫身,你就從這裡撤退,我會帶人在這個路口接你。」

周浩點頭說道:「放心吧,組長,對付這些青幫地痞,我還是有把握的。」

左剛仔細地叮囑道:「別大意!這些人沒有那麼簡單,你要小心一些。」

孫向德進入咖啡館的時候,咖啡館里的人並不多,五個特務已經偽裝成顧客,守在裡面。

孫向德來到最裡面的一個座位坐了下來,從這裡可以很清楚的觀察到整個咖啡館里的情景,而且蝙蝠一旦進入,因為地處最裡面,一時也很難脫身。

孫向德看了看手錶,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三十分鐘,他點了一杯咖啡,拿起一份報紙等候著蝙蝠的到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西裝革履的男子,手提著一個小皮箱走進了咖啡館里。

這個時候是上午十一點,咖啡館里的人並不多,除了兩個顧客以外,都是特務偽裝的五個顧客。

看到又有人進來,幾個特務都是暗自把目光掃視了過來,孫向德也不知道蝙蝠的真實身份和模樣,一時也拿不準,不過現在時間偏早,他決定先觀察一下。

這個身穿西服的男子自然就是周浩,他神態自若地來到孫向德相鄰的座位上坐了下來,將手中的皮箱放在腳邊。

服務生迎上前來,周浩點了一杯咖啡和甜點,然後也取過一份報紙觀看著。

孫向德心中一動,他看了看手錶,雖然比約定的時候要早一些,按照約定,他應該等到十一點三十分才可以和對方接頭,可是他還是忍不住試探一下。

「這位先生,您的氣色不太好,是著涼了嗎?」孫向德開口問道。

按照約定,對方應該接著說:「我只是心臟不好,您是醫生嗎?」

然後孫向德再作答,之後還有幾句暗語,只要對上了,對方就是他們要找的神秘特工蝙蝠。

就在孫向德出口詢問周浩的時候,其他五個特務都將注意力集中了過來,他們就等著周浩回答后,孫向德發出動手的信號,然後就一涌而上,對目標實施抓捕。

聽到孫向德的問話,周浩卻是一臉奇怪地看著他,然後鼻子裡面哼了一聲,懶洋洋的回答道:「有勞您費心,我能吃能睡,身體好的很。」

說完,還頗有不願意理睬閑人的模樣,身子稍微轉了一個角度,以側面相對,顯然是不願多說。

此人不是蝙蝠!

孫向德只好尷尬的點了點頭,轉過身來,再次拿起報紙,接著等候目標的到來。 應對完孫向德的試探,周浩也看了看時間,皮箱里的定時炸彈已經定好了時間,還有五分鐘的引爆時間,自己脫身是沒有問題的。

他抿了一口咖啡,好整以暇地看著手中的報紙,不多時,就喊來服務生,問道:「衛生間在哪裡?」

服務生點頭答應道:「先生,請跟我來!」

周浩起身隨著侍應生離開了大廳,後面的衛生間,點頭對侍應生說了聲謝謝,然後推門而進。

抬手看了看手錶,還有一分鐘的爆破時間,看著身邊無人,他幾步來到衛生間的窗戶處,打開之後輕輕一縱,竄了出去。

衛生間窗戶下面有一條小走廊,周浩略微辯認了一下方向,快步離開。

安置在皮箱裡面的梯恩梯炸藥威力很大,尤其是在相對密閉的咖啡館大廳,威力會更足。

而且布置的距離和孫向德比較近,只要爆炸成功,光是震蕩威力,就足以將孫向德活活震死。

爆炸聲一響,周圍埋伏的特務們一定會蜂擁而來,在此之前周浩必須要儘快的脫離危險之地。

這個時候在咖啡館對面的李志群和吳世財正在仔細觀察著街道上的人流。

李志群指著對面,對吳世財吩咐道:「之前大廳里有兩個人不是我們的人,五分鐘之前又進去的一個西裝男子,一會兒執行抓捕的時候,把這三個人也要帶回去,他們就算不是蝙蝠,也很有可能是蝙蝠派來探路的人員,總之任何可疑人員都不能放過。」

李志群此人早年在地下黨工作過,又專門去蘇聯接受過特工訓練,之後又加入中統局,從事特務工作,這些年來一直處於情報一線,特工經驗之豐富,遠不是一般特工所能相比的。

現在他手下能用的都是這些青幫草莽人物,趕鴨子上架,也只能慢慢地調教。

好在吳世財也是頭腦精明,對李志群的指點領悟的很快,他點頭答應道:「是,一會把裡面的人全部抓起來。」

咖啡館大廳里,孫向德的目光不時的掃向大門,他再次看了看手錶,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十分鐘,這個時候蝙蝠應該快要出現了。

他轉過頭,目光掃過相鄰的座位上,突然覺得不對,他覺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麼。

剛才那位穿西服的男子要去洗手間,這沒有什麼問題,可是在旁邊放著一個小皮箱,要知道在這個時候的民國,治安是很差的,尤其是在上海這樣魚龍混雜的大都市裡,小偷慣盜到處都是,偷盜和搶劫幾乎時時都在上演,把這個皮箱放在這裡,是不是有些太大意。

孫向德畢竟也是老牌特工,頭腦也是很縝密,如果在平時,孫向德還不至於這麼敏感和警覺,可是今天情況特殊,由不得他多生提高警惕之心。

但是他又有些猶豫,他當然不能因為一個未知的皮箱就放棄這次見面,他給旁邊的特務使了個眼色,讓他們去查看一下皮箱,自己則是起身離開了座位,向大廳內另一側走去。

一個特務快步上前將皮箱拿了起來,放在桌子上,解開皮扣,就要打開。

「轟隆!」

一聲巨響在眾人的耳邊炸響,整個大廳都是劇烈的一震,一股強烈震蕩波以皮箱為中心,瞬間就輻射向四周。

一股熾熱的波浪,伴隨著巨響,夾雜著周圍物體的碎片向四方激射,彷彿一朵妖嬈的巨大火花!

「噼啪!」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