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眼前恢復了神廟外的景象,原來他一直都沒離開過那個地下城,甚至離神廟也沒有多遠。

2021-10-26By 0 Comments

這時候,有個清麗的女聲傳來:

「科特·霍爾特,我是白鷹公國公主安德莉亞!

現在我宣佈,你因為在白鷹公國境內因為殺害了兩名瘟疫醫生的罪行被起訴。

我宣判:罪名成立!執行死刑並立即執行!「

霍爾特聽到這句話后,最後的一點希望也沒有了,垂著頭一言不發。

又等了一會,見沒有動靜,他狐疑的抬起頭,見眼前五個穿着奇裝異服的人根本沒有動手的打算,都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着。

「咳,愛德華,該你動手了!」

安德莉亞輕咳一聲說道。

「別看我,我說過不殺人的!」愛德華高舉雙手說道。

騎士公主又看看莫妮卡,莫妮卡向後退了一步,尷尬的笑道:

「我……我也沒殺過人,所以……」

安德莉亞又看看旁邊兩個未成年人,更不能讓她倆動手了。

她無奈的對鍊金術士說道:

「愛德華,你讓我審判,我按照公國法律審判了。

你不會讓我了連劊子手都兼任吧?「

「安德莉亞,你不會是也沒殺過人吧?「

鍊金術士試探著問道。

騎士公主聳聳肩,理直氣壯的說道:

「魔獸我是砍過一大堆,但是人真沒殺過!

我是公國公主!殺人的事情哪需要我來動手!」

「哈哈哈……」

此時被封在鋼塊里的霍爾特差點笑出眼淚來。

他狂笑着說道:

「沒想到抓住我的竟然是一幫菜鳥……連個人都不敢殺……哈哈哈……」

「那現在怎麼辦?」

安德莉亞覺得這場鬧劇有點不好收場。

「先不管他了,讓他自己在這裏涼快一會吧。

我們先去他說的地下祭壇看看。

走的時候把他帶上就行,回白鷹城后交給市政廳處理吧。」

愛德華說道。

隨即幾人便丟下鋼塊里封著的霍而特,重新走進了神廟。

他們來到巨大神像的背面,這裏果然有一個向下的樓梯。

他們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

果然在小屋的中間找到了那個小型的祭壇。

祭壇后也有一間柜子大小的密室。

可是祭壇上霍爾特所說的光芒虛影卻不見了!

「能感受到那種神力嗎?」

愛德華問身邊的艾爾文。

娃娃臉牧師剛剛哭過,鼻子還一抽一抽的。

他閉眼仔細感受了一下,搖了搖頭。

「真奇怪了?怎麼和那傢伙說的不一樣?」

愛麗絲奇怪的說道。

7017k 對於湖口縣縣城發生的事情,張有德一無所知,此時正面無表情地望着被兩名站班衙役帶上來的劉波。

「劉波,知府大人念在你一心伸冤的份上,特派本官重新審理此案。」等劉波跪下后,李青雲不動聲色地望着他,「本官問你,由本官審案你可心服?」

「小民相信知縣老爺會給小民作主,對知縣老爺審案心服口服。」劉波聞言連忙給李青雲磕了一個頭。

前段時間,李青雲只憑馮老大的一張狀子就敢接下馮家的案子,為此不惜前去德安縣找鄭文協商,並且成功給馮家伸冤,不僅在湖口縣的百姓心中豎立起了不小的威望,而且也給了劉波一個莫大的希望。

與馮老大的案子相比,他的這個案子可要簡單很多。

另外,李青雲是陳伯昭的姑爺,而陳伯昭對劉波有救命之恩,又暗中鼓勵他上告,因此雖然李青雲倚重張有德,但劉波相信李青雲能還他一個公道。

「好,既然你心服,那麼本官問你,這狀子上說的事情可是實情?」李青雲點了點頭,拿起桌子上馮老大的狀子,沉聲問道。

與上次不同的是,由於楊雲貴成為了刑房的司吏,故而這回馮老大的狀子是由別人代筆所寫,但內容與上次一模一樣。

因為楊雲貴寫的狀子條理清晰、滴水不漏,故而誰也寫不出比他更好的狀子。

「啟稟大人,句句屬實,張有財恃強強暴了小女劉小蓮,導致小女投湖自盡,並且讓人活活打死了小兒劉湖。」劉波聞言,一臉悲憤地說道,「請大老爺給小民作主。」

聽聞此言,周圍看熱鬧的百姓紛紛搖頭嘆息,很多人都知道事實是什麼,但是誰敢開口得罪張家呢?

「帶張有財。」李青雲瞅了一眼劉波,不動聲色地吩咐道。

「張有財叩見縣尊大人。」張有財被衙役帶上來后,神情輕鬆地給李青雲跪下磕了一個頭,他根本就不認為自己會輸了這場官司。

「張有財,你可認罪?」李青雲讓書吏把劉波狀子的內容讀了一遍,不動聲色地問道。

「縣尊大人,劉波所告純屬栽贓陷害,劉小蓮水性楊花,人盡可夫,由於給小民家裏送魚后不慎失足落水,就誣告小民強暴,想要從小民這裏訛錢,小民不堪其擾,給了其二十兩銀子,也免了其十兩銀子的債務。」

張有財早有準備,有條不紊地說道,「後來,劉波見小民好欺負,就縱容其子劉湖前來敲詐,小民萬般無奈,又給了他一筆錢,誰料他拿着錢吃喝嫖賭,突然得了疾病暴斃,劉波於是再度勒索小民,小民怕他賴上小民一輩子,故而沒給,他就像瘋狗一樣咬小民!」

「你胡說,我家小蓮清清白白,從沒有做過那種有傷風化的事情,是你強暴了她,使得她受辱自盡。」劉波聞言頓時激動了起來,「我親眼目睹你讓家僕毆打我家劉湖,使得他傷重不治。」

「肅靜!」李青雲一拍驚堂木,制止了情緒激動的劉波,然後說道,「劉波,本官已經看了仵作的驗屍報告,上面明明白白地寫着身無傷痕、暴病而亡!」

「大老爺,你有所不知,本來仵作已經對小兒的屍首驗了傷,並且上報了給了縣衙,小民於是就把小兒下葬。」

劉波一雙有些混濁的雙目中頓時閃出了淚花,「縣衙拖了三個多月才審案,可仵作的驗屍結果卻變成了暴病而死,那個時候小兒的屍首已經腐爛,不要說驗屍,就連辨認也難。」

「縣尊大人,他這是狡辯,妄想混淆黑白。」張有財冷笑了一聲,高聲說道,臉上流露出一絲得意的神色。

「傳仵作!」李青雲見狀皺了皺眉頭,開口說道,準備聽取證人證言。

「草民叩見知縣大人。」仵作是一個身形消瘦的中年人,跪在了李青雲的面前,湖口縣只要有死屍都由他驗屍。

「仵作,本官問你,劉湖是被毆致死還是暴病而亡?」李青雲盯着仵作沉聲問道。

「啟稟知縣大人,劉湖確是暴病而亡,小民並無在他身上發現任何傷痕。」仵作抬頭望着李青雲,高聲說道。

「你撒謊,你明明說我兒是被毆打致死,致命傷是後腦處受到重擊。」劉波聞言被激怒了,一臉憤怒地指著仵作說道,「要不是你,我怎麼會白白等三個多月。」

仵作的臉上頓時流露出了愧疚的神色,不敢抬頭看劉波。

「肅靜。」李青雲再度拍了一下驚堂木,警告劉波,「劉波,沒有本官允許,你再開口的話,本官就要判你個咆哮公堂,重則二十!」

劉波聞言咽下了嘴裏的話,恨恨地望着仵作,一臉的氣憤。

「既然你說他是暴病而亡,那麼就簽字畫押吧。」李青雲視線落在了仵作身上,不動聲色地說道。

縣衙的文書已經吧仵作剛才所說之話記錄了下來,給仵作重新將記錄的內容念了一遍,然後仵作隨即上前簽字畫押。

仵作隨後被帶了下去,一名中年穩婆和鎮上醫館的大夫被帶了上來,還有醫館給人開藥方時的藥方冊子,以作存根,以備查詢時所用。

「穩婆,本官問你,劉小蓮落湖的前一天你是否去過劉家,告訴劉家的人劉小蓮由於是初次****,下身受傷,故而去鎮上的醫館給劉小蓮抓了葯。」李青雲看了一眼劉波的狀子,問向了穩婆。

「啟稟知縣大人,民婦確是去過劉家,也去過醫館,不過不是因為****受傷的事情,而是劉小蓮因為與人私通次數太多,患有婦科疾病,民婦是去給她抓治療婦科疾病葯的。」穩婆搖了搖頭,高聲說道。

劉波見穩婆如此污衊女兒劉小蓮,剛要開口反駁,冷不防見李青雲瞪了他一眼,於是把到了嘴邊的話給咽了回去。

「王大夫,穩婆所言是否屬實?」隨後,李青雲看向了跪在穩婆身旁的醫館大夫。

「稟大人,千真萬確,當天穩婆確實從醫館里拿了治婦科病的葯,小人的藥方冊子上有這個記錄。」王大夫是個四十多歲的男子,點了點頭后說道。

「既然如此,那你把治療婦科病的藥方和治療****下身受傷的藥方給本官開出來。」李青雲並沒有質疑他的話,翻閱了一下藥方冊子,在對應的那一天,果然記着一個藥方,於是淡淡地說道。

王大夫不敢怠慢,連忙按照李青雲的要求把兩個藥方寫了下來。

「穩婆,你可認得這兩個藥方里的藥材?」拿起兩個藥方看了看后,李青雲發現藥方冊子上的藥方果然是治療婦科疾病的,於是望向了穩婆。

「稟告大老爺,民婦自幼習得一些醫術,認得那些藥材。」穩婆聞言一口承認,臉上流露出一絲得意的神色,正是憑藉着這門手藝,哪家女人有什麼婦科病的話都會先找她,由她去拿葯。

李青雲雙目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精光,揮了一下手,讓穩婆和王大夫為剛才所說的口供簽字畫押。

劉波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前面的人證和物證都對他不利,難道這次的審案又要像前兩次那樣?

圍觀的百姓們紛紛搖頭嘆息,劉波想跟財大氣粗的張有財斗,豈不是找死嗎?

張有財的嘴角掛着得意的笑容,他就不相信了,什麼也沒有的劉波能把這個案子翻過來。

等穩婆和王大夫被帶下后,一個面貌兇惡、一臉的橫肉的壯漢被衙役帶了上來,李青雲認得此人,上次劉波找他伸冤時在酒樓里見過,張有財的心腹張五。

「小人叩見知縣老爺。」張五老老實實地跪了下去。

「張五,本官問你,你可否毆打劉湖?」李青雲望了他一眼,不動聲色地說道。

「小人雖然面相長得凶了點兒,但可以發誓,並沒有毆打劉湖。」張五這回聰明了,不再說自己一向奉公守法了,規規矩矩地回答。

「如此說來,你並沒有用重物重擊劉湖的頭部?」李青雲面無表情地問道。

「稟大人,絕對沒有。」張五想都不想,一口就否認了。

李青雲聞言,知道從張五口中問不出什麼,於是讓張五簽字畫押,取了他的口供。

接下來,他又傳訊了劉波在狀子中列舉的幾個證人,這幾個證人在張五率眾毆打劉湖的時候在場。

可惜的是,與前兩次的審理一樣,那幾名證人紛紛推脫不知此事,這使得審理的結果越來越對劉波不利。

等審完了所有的人證和物證后,劉波的臉色已經變得慘白,像前兩次一樣,那些知情者竟然沒有一個願意說句實話。

「劉波,你對這個結果是否心服?」李青雲翻閱了一下那些證人的證詞,抬頭問向了劉波。

「知縣老爺,他們都在撒謊,請知縣老爺給小民作主。」劉波回過神來,以頭觸地跪在了那裏,悲聲說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