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眾人皆知紅狐難尋,這定遠侯攜著夫人進獵場竟還得了三隻紅狐,眾人心中是不得不佩服。

2021-11-16By 0 Comments

「恆誠所得獵物雖少,可紅狐去極難得,收穫也算頗豐。」

聖上今日收穫豐富,龍顏大悅,賞了不少獵物給朝中的重臣,唐恆城也收到了幾隻聖上賞賜的獵物。

景逸走到唐恆城身旁拍了拍他肩膀,討好對唐恆城道:「紅狐能否勻我一隻?」

這景逸乃皇后胞弟,毅國公府唯一的嫡出世子。

而唐恆城拒絕乾脆,不留商量的餘地,「不能,我家夫人需要做身斗篷過冬,勻你一隻如何能夠?」

景逸白了他一眼,不給便不給,還秀什麼恩愛?

景逸眼尖,注意到唐恆城袖子不顯眼處竟綉了一支桂花帶著幾片葉子,便翻起唐恆城的袖子道,「這成親后竟變得這般騷氣,這衣袖上還藏著綉了支女兒家的桂花?」

唐恆城扯回自己的袖子,「我家夫人執意要給我做身衣袍與靴子,她在我的衣袖綉支她喜愛的桂花,怎麼,你有意見?」

原本看到這桂花時,唐恆城也愣怔了一會,只是這是初綿糖給他繡的桂花,也接受了下來。

「嘖,嘖,嘖……這成了親果然不同,一口一個我家夫人。」

唐恆城懶得搭理他,轉身離去尋初綿糖,可景逸卻追了過來,追著唐恆城問道:「紅狐不勻給我便算了,白狐可不可以勻我一兩隻?」

他可是看到賴棟也提著幾隻白狐。

「不可,我家夫人還要做身白色斗篷,換著穿。

方才取笑他騷氣,如今還想要他的白狐?

沒門!

景逸:「……」

做人可不要這般貪心,紅的與白的都要。

他可是答應了夫人獵幾隻白狐回去,如今兩手空空,臉上怎麼掛得住?這唐恆城,自從娶妻后兄弟在他眼中什麼都不是。

此刻景逸只能遠遠望著唐恆城命侍衛將這些紅狐與白狐送回侯府去。

慈寧宮裡,柳沁蘭遵照長姐的意思過來陪伴太后。

今夜裡聖上特召來朝廷重臣進宮夜宴,這些大臣皆攜了家眷來,柳沁蘭猜想長姐是為了讓她眼不見為凈。

畢竟這樣的場合表哥定會入宮來,而表哥如今新婚,定會攜了夫人一起入宮來,故而讓她過來慈寧宮躲個清凈。

「蘭兒,今夜宮裡熱鬧,難為你卻在此陪著哀家。」

柳沁蘭知道太后心裡明鏡似的,只是不點破。

「來陪伴您,這是沁蘭應該做的,貴妃聽聞您身體欠安,心中萬分著急,本想親自過來陪伴太后,卻因在孕中不便侍疾,只好命沁蘭一人前來。」

太后拍了拍柳沁蘭的手,道:「貴妃有這般心意便足夠了,一切以皇嗣為重。」

慈寧宮裡皇帝特意安排了太醫輪番看顧著。雖說在宮中將養著,可太后對自己的身體狀況如何自然清楚,一年到頭來苦藥不斷,病情依舊反反覆復。

年輕時為了絆倒自己的死對頭,不惜利用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自從那次小產過後落了病根,如今到了這個年紀后,只能拖著這副病軀。想來這也是應得的報應,怨不得旁人。

柳沁蘭也算是自己看著長大的人,心中對她也很是疼愛,只是有些事情不能改變,也不可改變。

柳沁蘭正在喂太后喝葯。待太后喝完葯後接過身邊嬤嬤遞過來的香帕,替太后擦拭嘴邊的殘汁。

太后一陣輕咳,柳沁蘭忙給她順背。

待氣息安穩后,太后還是把心裡的話與柳沁蘭道,「孩子,我知你心裡苦楚,也知你從小便對恆城動心,一心所念的便是嫁給他為妻。當你靜姑母告知哀家,老侯爺在世時便為恆城定下了婚約,我也著實吃了一驚。你靜姑母早年喪夫,膝下只有恆城。恆城這些年常在邊陲之地,幾年裡都難以回承安一趟。你靜姑母心裡苦,可她卻不對外人道。現下她唯一念的便是恆城能夠平安,順心。如今恆城已娶妻,這已然是定局。你與恆城對哀家來說手心手背都是肉,哀家對誰也不能夠偏心,如今哀家只願你能夠想開,為自己另尋一條好路來,將來也一樣過得順心。」

太后不忍心告訴柳沁蘭,不管恆城是否有婚約在身,她都不能夠與他結為夫妻。

「太后,沁蘭心中明白,沁蘭也祝願表哥與表嫂夫妻恩愛,和睦。您可要聽太醫的話,安心休養,不要再動心神為我們這般憂心。」

柳沁蘭故作強顏歡笑,太后也不揭穿了她。盼望了這麼些年,怎可能這般容易想開。

如今柳沁蘭已芳年十九,前幾年因要給亡母守孝推脫了不少大臣想要結親的意,到如今,孝期早已過,柳沁蘭的婚事還沒有著落。太后心知柳沁蘭這是在等唐恆城。而柳沁蘭的父親也是這個意,便將柳沁蘭的婚事一拖再拖。

馬車裡綠雁拿了一盒東西出來,「夫人,塗些東西在手,這是將軍吩咐的。」

初綿糖也不知唐恆城是何意,礙於綠雁緊緊盯著她,便只好順了唐恆城的意。

進宮前綠雁回侯府喚了馬車來,唐恆城在前邊騎馬,此刻只綠雁與初綿糖在馬車裡邊。

皇宮裡的一切皆富麗堂皇,太和殿中,皇帝夜宴群臣,歌舞不斷。初綿糖飲了兩杯清酒,現下只覺犯困。

女眷與大臣分側而席。

正中央,這些女子正應著琴聲施展曼妙的身姿,衣袂飄飄。

初綿糖撇開視線看了看對側的唐恆城,見他正專心欣賞著歌舞。而此時唐恆城也正好看了過來,二人短暫對視了一眼后初綿糖傲嬌低撇開了頭。

這歌舞有什麼好看的?竟這般看得入迷?

唐恆城對此一頭霧水,心想,這小祖宗明顯是不開心了,這宮宴確實是無聊了些,初綿糖第一次參加這樣的宮宴,也難怪她不耐。

夜宴結束后,眾人又隨帝后一同等上了宮船,游湖看景。

皇后帶著眾妃嬪與命婦在船的一層中,而皇帝與眾大臣在另一層。

先前景逸直接尋了初綿糖,厚著臉皮向初綿糖討了兩隻白狐。而初綿糖得知景逸討白狐送給自己夫人後,非常慷慨把白狐皆送給了景逸。

夫妻二人的態度截然不同,景逸對唐恆城的小氣鄙夷不已。

考慮到初綿糖第一次進宮,宮船之上又不允許帶自己的丫鬟上去,初綿糖便只能孤身一人在女眷中,唐恆城特尋了景逸,想要拜託他的夫人與初綿糖做個伴。

為了答謝初綿糖慷慨送他白狐,景逸欣然接受了唐恆城的請求。

此湖乃涵清湖,是皇宮裡最大的湖,每逢宮宴,皇帝都喜在此游湖。

在此處能看到許多宮殿的一側,從此處遙望,借著宮殿隱隱的光,能看到宮殿大概輪廓。

夜晚的湖面倒映著明月,盪起粼粼波光,倒影著多彩多色的宮燈,微微秋風吹拂,撫過這些千嬌百媚的女子。

初綿糖與景少夫人相談甚歡,能感受到景少夫人並非如其他人一般看不起她商人之女的身份。

女子好看的皮囊不止男子喜愛,女子也同樣喜愛。景少夫人原就是個極歡喜有好看容顏之人,對著初綿糖這張近乎完美的臉本就無可抗拒,一番談話后對初綿糖一些不同於世俗的看法驚嘆。

而比初綿糖更大膽的便只有唐恆城。景逸與唐恆城兒時便已結交為友,她從景逸的口中知道唐恆城不少的獨特之見。

此刻景少夫人覺著此二人能夠結為夫妻實乃天作之合。

兩人沉醉於湖景之。

雲貴妃身邊的丫鬟來到了初綿糖的身邊,道是雲貴妃宣見定遠侯夫人。

雲貴妃乃鎮國公府嫡長女,而鎮國公乃是太后的兄長。

景逸的夫人想到,若按照關係,雲貴妃乃定遠侯表姐。如今定遠侯新婚,雲貴妃想要見見他的新婚妻子也實屬正常。

這個初綿糖也是知道的。有了拜見過皇后的經歷,初綿糖心中也穩定了些,不似之前那般緊張。

「去罷,我在這等你回來。」

宮船上,帝后與眾妃嬪都有自己單獨的船間休息,船間里,擺設布置得也像帝后與妃嬪自己的宮殿里。

初綿糖隨著丫鬟到雲貴妃的休息處。

初綿糖想起在靜心院見過的柳沁蘭,二人的長相,眉宇間有幾分相似。

「你們大婚後這些日子裡,如今才尋了機會見你一面。成親后在侯府的日子可否習慣?」

「勞娘娘掛心,侯府生活清閑,綿糖還快便適應了如今的生活。」

「習慣就好。女子出嫁后的日子與未出閣是大有不同,想我剛進宮的那段日子總有些不適應。」

「許是娘娘思家之意,挂念家中親人。」

「是啊,哪有人離家不念家的,如今卻也習慣了。」

初綿糖:「……」

她就不是個會念著初府的人。一樣一口,雙倍快樂。

喝完「精神刺激秘葯」腦袋已經開始疼了,因為已經適應了好多天,已經習慣了。

「武者的精神秘葯」下肚,沒有那種強烈的刺激感,只有頭腦異常清醒。

「難道這是增加專註力的藥劑嗎?」

沒過兩分鐘,清風就知道下出的結論太早了。

兩種秘葯配合

《木葉之極詣須佐》第九十七章雙倍快樂? 這麼想著,李大雪心裡總算好受了一些。

話說另一邊,宴酒酒回到房間之後坐在床上陷入了沉思。

她低頭看著自己平坦的腹部,怎麼也無法想象她竟然就要做母親了,要知道她在後世連戀愛都沒有談過,直接跳了幾級,她覺得這個速度有點可怕。

可一想到她腹中有了自己的孩子,和自己血脈相連的人,她忽然又覺得其實有了孩子也沒什麼不好的。

不過有了孩子她就不能像之前那樣三天打魚兩天晒網了,畢竟養孩子可是很花錢的,她的孩子自然得用最好的。

另外她還得儘快搬離這個地方,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出生在滿是惡意的村子里。

而且這個世界的醫療技術也不好,她得先找幾個合適的大夫,免得到時候難產……

宴酒酒這一想就控制不住了,思想就像是關不上的水龍頭,從孩子出生到念書,再到最後成親生子,宴酒酒恨不得想到孩子的一生。

而這些處處都需要錢。

宴酒酒盤算了一下手裡的銀子,連之前的一共算下來也才一百多兩銀子,聽起來是很多,但養孩子是遠遠不夠的。

至於她的便宜未婚夫肖三郎,宴酒酒根本沒把他歸咎在她的未來當中。

他們只是一段路程的合作夥伴,過了這段時間他們就分道揚鑣了,自然沒必要提及。

宴酒酒正在發獃,宴稻忽然走了進來道:「姐姐,我是要當舅舅了嗎?」

宴稻雖然還小,但該懂的他都懂了,宴酒酒的事大家也沒刻意隱瞞他。

「是啊,你想不想當舅舅?」宴酒酒看著懵懂的宴稻,溫柔的問道。

「想,我喜歡外甥女。」宴稻看著宴酒酒平坦的腹部期待道:「那他什麼時候才會出來啊?」

提到這個宴酒酒算了一下,距離她到這個世界已經快兩個月了,也就是說她腹中的孩子也將近兩個月了,懷胎十月,還有八個來月她的孩子就要出生了。

想到之前她經歷的那些事,她還得多吃點好的補補,她自己需要長身體,孩子也需要營養。

而這些都需要銀子。

一想到賺錢,宴酒酒就躺不住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