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石家的莊園真的很大,而楊柏在宴會之後,並沒有住在石家,反而自己一個人走出石家莊園,朝著山路而行。

2020-11-02By 0 Comments

「你這個人好奇怪,明明很強,可是卻很低調。」飄渺的聲音從楊柏的身後響起,石靈兒開著一輛斯巴魯越野車,跟隨在楊柏的身後。

「你幹嘛?我說了不用送。」楊柏看著石靈兒,晚上的石靈兒還穿著紫蘿花裙,而現在牛仔褲白襯衫,相當瀟洒。

「不是我要送你,局裡有工作。」石靈兒揮了揮手,再次說道:「順路,你趕緊上來,我也進市裡。」

楊柏走向副駕駛,的確看到副駕駛放著一件制服。楊柏拿起制服放在後面,手中留有餘香,那是石靈兒的體香。

「那什麼,這麼晚了,還有什麼任務?」楊柏好奇的問著,畢竟人家石靈兒是警察,對於這樣的職業楊柏還是很佩服的。

「你想知道?」石靈兒已經發動車,猶如凶獸一樣就竄了出去。楊柏都能夠感受到那種推背的感覺,趕緊抓了一下把手。

「你慢點開車,彪呼呼的。」楊柏一句話,就讓石靈兒臉沉下來,不過明顯打不過楊柏,讓石靈兒相當憋的慌。

「行,你現在是楊大師,你說我就說我了。不過我就納悶了,你這麼厲害的身手,周芷燕知不知道?」

楊柏搖了搖頭,無所謂道:「我就是一個普通人,會點武功怎麼了,用的到處宣揚嗎?」

「普通人?你家普通人會內力,你知道擁有內力代表什麼?」石靈兒的話,讓楊柏依舊搖頭,此時的楊柏心情很平靜,這一次英雄擂結束,楊柏就準備在塘子村貓冬。

「我就是種地的人,我不是什麼大師。石靈兒,以後你也不叫我大師。」

楊柏的話,讓石靈兒愣住了,兩側的路燈通明,遠處已經能夠看到市裡的燈火通明。

「看來我是小瞧你了,看來周芷燕的眼光的確不錯。」石靈兒點了點頭,不過馬上就高傲的揚起脖子,故意對著楊柏說道:「你說的,不讓我叫你大師,那以後我還是像原先那樣對你,你不會介意吧?」

「不會介意!」楊柏剛說完,就看到石靈兒一拳就砸了出去。如今的楊柏反應速度多快,一隻手穩穩的抓住石靈兒的秀拳,好笑說道:「你幹嘛?」

「你剛才說誰彪呼呼的?你知不知道侮辱辦公人員,也是犯法的事情?」石靈兒笑眯眯看著楊柏,全然沒發現自己的手被楊柏握住。

等石靈兒反應過來的時候,臉色一紅,趕緊抽了回來,趕緊握緊方向盤,有些不知道如何說話了。

「你到底有什麼任務?」楊柏還是好奇,而這時候石靈兒輕聲說道:「你都這麼強了,跟你說也沒什麼。上一次葛寶劍來查的案子有了一些眉目。」

「什麼?」楊柏就是一愣,這才想到自己當初殺死火狼傭兵斷七的時候,居然還留下證據了。

「那什麼,什麼眉目?」楊柏有點緊張起來,內心當中楊柏還是小老百姓,當然緊張了。

「邊防那裡傳來消息,火狼傭兵團有一個傭兵來到D市,應該是處理一些事情。或許找到這個人,就能夠知道當初是誰雇傭的斷七。

「又來一個人?」楊柏就是一愣,當初可是肖青山找的斷七,不是沒有人知道這件事嗎,怎麼又出現一個人。

「怎麼了?你怎麼出汗了?這天不至於吧?擁有內力的人不是寒暑不侵嗎?」石靈兒懷疑的看向楊柏。

棄女驚華 「沒事,火狼傭兵團很厲害嗎?」楊柏還是關心這個,結果卻聽到石靈兒翻了翻白眼,淡淡說道:「那看跟誰比,跟你這個凶人比,的確不厲害,就算傭兵團都來了,都不夠你一掌拍的。」

「靠,你早這麼說嘛,嚇死我了。」楊柏長舒一口氣,這才明白,自己已經厲害成這樣了,這讓楊柏頓時大笑起來。

「廢話,那是對你這個楊大師。不過就算你有內力,可是真要遇到什麼刺殺,狙殺什麼的,你還是小心吧,畢竟這些人動用的都是軍事裝備。」

「知道了,我多低調,跟我也沒什麼關係,那什麼,還是萬豪酒店,我就住那了。明天我就返回鳳縣。」

楊柏指了指前面的路口,此時石靈兒看到萬豪酒店,這才想到當初好像就是遇到周芷燕和楊柏等人。

「楊柏,你現在有身份有地位了,別老在農村趴著,種地有什麼意思的。」寒風把石靈兒的秀髮吹起,石靈兒很認真的看向楊柏。

「石靈兒,種地挺有意思的,錢在多,還是待在自己的家中最舒服。我跟你們不一樣,我習慣幹活。」

楊柏說完這句話,已經走進酒店大堂。而此時石靈兒看著楊柏的背影,卻輕聲自語道:「楊柏,你錯了,你已經和其他人都不同了,未來的你,將會成為巔峰的存在。」

石靈兒的車朝著警局的方向而去,而一輛灰色的桑塔納卻慢慢的跟在石靈兒車后。 夜色撩人,藍色圓月的光輝撒下,直接把整片大地染上雅緻的藍色。

奔跑在叢林間的巨獸,一時也不曾停歇,就彷彿不知道疲倦一般,直到藍月忽隱,天色漸明的時候,才緩緩的停住腳步。

「吼——」

劍齒虎輕吼一聲。

聽到劍齒虎的輕吼聲后,其背上的四人都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姜辰調理了一下靈力,然後睜開眼睛,朝四周望去。

此時天色已經漸漸明亮了起來,他們身處樹林的邊緣,身後樹木林立,前方則是一片廣闊的沼澤。

可能是由於正處在清晨的緣故,所以沼澤上瀰漫著厚厚的霧氣,抬眼望去,不過只能看見區區幾米範圍的場景。

這還是他們視力極好的緣故,如果是普通人進入這霧氣中,絕對是伸手不見五指。

看到眼前這情況,姜辰頓時明白為什麼劍齒虎大黃要突然停住腳步了。

沼澤里多生毒蟲,及喜水的妖獸。大黃不過只是普通的妖獸而已,靈智甚至比小火猴還差一些,看到這沼澤,自然是不敢輕易踏足。

「看這樣子,我們還是等霧氣散去些,再繼續趕路吧。」

姜辰皺眉打量了一番,只能如此說道。

黃大仙和金猿聞言輕輕頷首,沒有多言。

「這霧氣,怕是散不了的。」

林凡此時卻突然開口說道。

「哦?」姜辰聞言一愣,繼而轉頭看向林凡問道,「怎麼,這裡還有什麼不對嗎?」

聽到姜辰提問,林凡立馬出生解釋起來。

「你們可能是由於一直在南荒密林里修行的緣故,所以對崇幽城周邊的禁地都不太清楚。」

「怎麼?這裡還是一個禁地不成?」黃大仙聞言有些訝然。

「沒錯。」林凡點了點頭,「這裡名叫霧澤,常年大霧籠罩,裡面毒蟲異獸,危險重重。據說我們老城主要外出,都不會經過這裡,選擇繞行。

都怪我,如果我一直看著路的話,就可以提醒一下大黃了,就不會來到這裡了。」

林凡的臉上充滿了自責之色,語氣更是充滿歉意。

「嗐,多大點兒事啊,我們直接繞過去不就行了。」

看著林凡的樣子,姜辰輕笑一聲開慰到。

聽到姜辰安慰自己,林凡的臉色非但沒有好轉,反而更加羞愧起來。

「我們想要離開,怕是有些困難了。這霧澤的詭異之處就在於,只要靠近其兩丈之內,便會收到這霧氣的影響。你自己覺得你在後退,實際上卻已經深入到了裡面去了。」

聽到這話,姜辰也一改輕鬆之色,臉色頓時凝重起來。

「這……不會這麼邪乎吧?」金猿朝著四周望去,然後看向身後的樹林說道,「這樹林看著也不遠,要不我們試試,說不定我們還沒有怎麼受到影響呢。」

金猿的話音剛落,林凡的臉色頓時一變,連忙出聲阻止道:「別!大聖你別衝動,這霧澤詭異的緊。那些人來到這裡也是你這樣認為的,就朝著樹林走,結果怎麼走也走不到。等到那時回頭一看,就發現自己已經身處霧澤深處了。」

「這樣啊……」

金猿聞言縮了縮腦袋。

「那我門怎麼辦?」

黃大仙站起身來便前方眺望一陣,發現除了一片白茫茫外,就再也看不到,這讓他不禁有些煩躁。

跟黃大仙不同,姜辰此刻卻並沒有多焦躁。他明白現在既然自己等人已經算是被困住了,那麼焦躁是毫無作用的。

「對了,聽你說的這些,肯定是有人跟你講的吧?」

姜辰突然抬起頭來看向林凡,出聲問道。

「這是崇幽城人都知道的,算不得什麼秘密。至於真實性,這個倒是不用懷疑。這是從霧澤里走出來的人親口描述的。」

林凡輕聲解釋道。

「有人走出來過?」姜辰聞言眉毛一挑。

黃大仙和金猿也是臉色一喜,看向林凡。

「快說,他們怎麼走出來的?」

「既然他們都能夠走出去,那麼我們沒道理不行。」

黃大仙和金猿接連開口道,心裡陡然湧上一抹希望。

看到三人都看向自己,林凡的連忙出聲解釋起來。

「在霧澤存在以來,我聽說過的從霧澤逃出來的人,只有兩個。他們能出來,是因為他們在深入霧澤以後,都碰到了一座祭壇。他們嘗試靠近祭壇以後,便直接被傳送到了霧澤後面的林子里,直接逃出生天。」

「祭壇?」姜辰的神色微微一滯。

「沒錯,就是祭壇。」林凡微微頷首,接著道,「反正流傳下來的說法,就是如此。不過由於這兩人早就不在了緣故,所以也並不能確定這消息的真實性。」

「祭壇?什麼鬼祭壇,不會是騙人的吧?」

黃大仙的臉上流露出狐疑之色,皺眉說道。

林凡輕輕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我也不清楚,不過後來也有人覺得這祭壇是什麼機緣,主動深入霧澤,不過卻沒有一個出來的。」

「說這麼多,還不如直接試一下,看看能不能到底是不是真的走不出去再說不就行了。」

金猿此時突然開口道,話音剛落便直接從大黃的背上一躍而下。

「我往這後面走,看看能不能靠近林子不就行了。這林子距離我不過丈許多遠,最多兩息我就能碰到那樹。兩息后我不管進沒進到林子里,我都給你們發個信號就行。」

金猿的話音一落,便直接朝前竄去,直接被霧氣遮蓋住身形,姜辰等人連阻止都來不及。

沒辦法,現在他們也就只能等待金猿的消息,看看林凡所說究竟是不是真的。

「老白,老黃聽得到嗎?」

兩息時間瞬間流逝,本來面向樹林的姜辰等人,突然聽到身後的霧澤里,傳來了金猿的聲音。

「老金?是你嗎?」

黃大仙試探著出聲喊到。

「你們聽得到啊,太好了,看來我走的還不算遠。我試試能不能離你們近點啊。」

黃大仙的聲音一落,金猿的聲音便緊接著響起。

聽到金猿的話以後,姜辰的臉色頓時一變。 對於許多人來說,這一晚上是無法平靜的。D市的格局重新被洗,那些牆頭草們終於感受到一絲慌亂,慶功宴會之後,石龍宵就領著石家的人開始暗中吞併其他家族的勢力。

而明面之上,石松鶴已經讓人開始用大量的資金開始打一場所謂的經濟戰。

明蘭大廈,趙家擁有一棟大樓,三十三層最頂樓的房間當中,能從這裡看到D市的一切。趙懷谷此時正站在窗戶之外,手中的紅酒已經灑落,房間凌亂無比,都是被趙懷谷所砸。

而趙懷谷的身後吳道然也頹然的坐在沙發之上,凝重的看著窗外的夜色,仰天長嘆。

「老趙,看來這次我們失算了,馬繼武這個大師真是廢物,居然連一個小子都打不了。一個農村出來的臭小子,怎麼能夠擁有內力。」

吳道然的話,讓趙懷谷再次砸碎手中的杯子,而房間之外傳來趙麒麟鬱悶的吼聲:「父親,D市南郊的工廠被石家佔據了,還有鳳縣周圍一帶被常家人佔據。」

吳天也鬱悶吼道:「爸,完蛋了,我們暗中的勢力,都被石家給吞了。」

「都給老子閉嘴,慌什麼慌,不就是損失一些嗎?他石家和常家就算在厲害,他們無法徹底吃下我們。」

趙懷谷冷冷的坐了下來,根本不聽其他的,此時的趙懷谷猙獰的看著吳道然。

「老吳,知道紅日鋼廠的葉善嗎?」趙懷谷的話,就讓吳道然一愣,不過馬上不屑的說道:「那個土大款葉善?自認為這幾天鋼廠發達,就想成為世家豪門,他做夢呢?」

「這一次我們輸了,不過楊柏的事情,還是交給葉善。老吳,葉善這個人相當陰狠,雖然他們葉家想要成為世家那是不可能的,底蘊還差一些。」

「楊柏那麼厲害,葉善怎麼可能對付?」吳道然就是一愣,本能的不想在得罪楊柏。

「葉善是不簡單的,他們葉家不是兇狠嗎?在說都在一個縣裡,葉善這個所謂的南霸天,就讓他們互相咬去。而我們這段時間,應該去省城避避風頭,而且打好省城的關係,我們兩家可以東山再起。」

「老趙,那個楊柏不好對付的。我們還是打消這個注意吧,不過你說讓葉善解決,那是葉善跟楊柏的事情,我們別參與。」吳道然深吸一口氣,不想招惹楊柏這個傢伙。

「老吳,強者的確是強者,可是我們有錢。真的把我們逼急了,我就請出真正的殺手。我就不信,那麼厲害的人,難道不怕子彈嗎?」

趙懷谷陰柔的說著,而這一刻趙懷谷好像擁有一些自信,拿起手機,找到一個號碼慢慢打了過去。

房間內再次傳來趙懷谷諂媚的話語,而吳道然也在旁邊附和。趙家和吳家已經準備前方省城,而楊柏未來要面臨的或許就是葉善猶如毒蛇一樣的出手。

楊柏這一晚上睡的很舒服,金丹再次壯大,濃郁的靈氣在楊柏的體內運行,讓楊柏感受到一絲不同。

楊柏發現自己的靈霧好像能夠按照自己的年頭幻化,楊柏昨晚上玩了半天靈霧,能夠讓靈霧在手中凝聚一把霧刀,還有霧鏟子什麼的,相當靈活和鋒利。

「我怎麼感覺自己好成蜘蛛俠了?」楊柏進入夢想之前,感覺有點好笑。等楊柏醒了過來,陽光揮灑,這一覺將近睡到十二點。

楊柏收拾一翻,換上一套運動服。在樓下的餐廳吃點飯,然後楊柏就前往銀行把手中的支票給兌換了。

看到手機傳來的簡訊聲,楊柏嘿嘿一笑,有錢有地才是楊柏想要的生活。楊柏從銀行里走出,沿著街路就準備打車返回鳳縣。

就在楊柏招手的時候,楊柏突然發現前方停著一輛斯巴魯越野車,這個車應該是石靈兒的車。

「石靈兒怎麼在這裡?」楊柏就是一愣,而就在這愣神的功夫,這輛斯巴魯車猛的加速,朝著楊柏這個方向而來。

楊柏瞳孔一縮,看到開車的居然是一名白人,這更讓楊柏驚奇了。白人戴著黑色的墨鏡,墨鏡的下方隱約有一道疤痕。

「老外怎麼出現在這裡了?開著石靈兒車?」楊柏眼看著越野車從自己的身邊路過,而就在這時候楊柏敏銳的聽到石靈兒微弱的哼聲。

「什麼?」楊柏猛的激發金瞳,隨著金瞳的激發,越野車後備箱當中,石靈兒綿軟的躺在裡頭,渾身都在顫抖。

「石靈兒被抓了?」這一下楊柏猛的朝著越野車衝去,楊柏的速度很快,差點就撲到越野車。不過前面正好有一輛車拐彎,差點都撞倒楊柏。

「該死,不能夠讓越野車離開!」楊柏再次繞過汽車,看到斯巴魯車朝著另一邊而去,楊柏深吸一口氣,雙腳發力。

楊柏猶如利劍一樣衝出,這樣速度居然讓過路的女子的衣裙就吹動起來,惹得過路女一聲嬌呼,反覆被楊柏那個一樣。

楊柏才不管那一些,急速的跑動,此時的楊柏猶如閃電一樣。朝著斯巴魯的車追去,前方正好有一個衚衕,楊柏猛的一踩牆壁,翻上衚衕院牆,直接越過朝著另一個街面追去。

楊柏的身影,好像讓開車的白人發現,只是從後視鏡當中冷冷的看著楊柏。楊柏憑藉雙腿追著車,這讓白人露出一絲不屑。

楊柏越過街面,已經提前出現在斯巴魯車的前方。等斯巴魯車轉過彎看到楊柏擋在路面的時候,白人也是一愣,不過馬上就露出殘忍的笑容。

楊柏當場就發現,白人的手中出現一把手槍,上面帶著長長的消音器,這樣的手槍,讓楊柏就是一驚。

槍口顫抖,楊柏就感覺三道子彈準確的朝著自己而來。楊柏能夠看到子彈運行的軌跡,身形一晃,楊柏連續一個翻滾就輕易的躲避開來。

而在翻滾的同時,楊柏也能夠看到子彈再次而來,準確的打進水泥地上,飛濺起來的碎石,從楊柏的眼前劃過。

這樣的功夫,斯巴魯車猛的沖了出去。這一次斯巴魯再次加速,而楊柏從地上站了起來,再次沖了出去。

楊柏也同時加速,雙腳彷彿踩著火輪一樣,這樣可怕的速度,讓身後一些司機都發愣了。尤其一輛紅色捷達眼看著自己的車被楊柏超過,楊柏就這麼跑到自己的前方。

「不是吧,就算我五十脈,怎麼還有人跟汽車賽跑?」司機驚訝的看著楊柏,而楊柏早就一個急速,朝著前方追了下去,惹得司機揉了揉眼睛,差點撞車。

「不行,這樣不是辦法!」楊柏就算有內力加持,能夠保持超人的速度,可是無法跟汽車相比。

「靈霧,激發!」楊柏瞳孔一縮,就在斯巴魯車轉彎的時候,猛的一抬頭,一道靈霧化為靈霧彈出現在手中。

楊柏猛的把靈霧彈扔了出去,正好砸在後備箱的方向。靈霧彈碎裂化為水滴順著縫隙的方向,流了下去。

「我就不信你不停下!」楊柏體內的金丹再次運轉起來,感受到自己靈霧的方位,楊柏繼續朝著前方跑去。

楊柏雖然被斯巴魯車甩開很遠,可是大致的方位楊柏能夠感受到。楊柏利用靈霧的氣息,朝著斯巴魯的方向而去。

十五分鐘后,楊柏終於感受到靈霧的氣息逐漸穩定下來,應該車輛已經停了下來。不過靈霧的氣息太微弱了,看來距離太遠。

「幸虧車子停下來了,如果再開一段距離的話,或許這招就沒有用了。」楊柏朝著前方在此跑去,這一刻楊柏有點著急,畢竟石靈兒落在陌生人的手中。

楊柏跑了將近二十分鐘,才發現自己已經走進一個廢舊的造紙廠當中。造紙廠已經在郊區了,楊柏甚至越過一個破舊的小區。小區的建設年代應該很久遠,居然都是那種紅磚,這裡應該是動遷的範圍,只有零星的住戶,估計也是釘子戶。

造紙廠很亂,裡頭的設備早就沒有了,這裡好像都是破爛。等楊柏走進來的時候,就看到兩道清晰的車胎印出現在地上。

「就是這裡,累死我了。」楊柏再次喘息一下,連續的跑動讓楊柏也吃不消。等楊柏再次感受到靈霧的氣息,靈霧已經徹底沒有,應該已經被空氣給干透了,畢竟靈霧也是液體。

「進去看看,石靈兒千萬別有事!」楊柏說完,再次融入靈霧身體消失不見。楊柏已經隱身朝著廠房而去。

楊柏找了半天,才在廠房的後面發現一處平房。平房的窗戶都是用木板割斷,裡頭傳來冷冷的聲音。

「石靈兒,石警官,今天落在我的手中,難道你還不說嗎?」白人身材很高大,將近一米九,四方臉,鷹鉤鼻,語言倒是很流利。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