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砰”的一聲,拳頭停止了攻擊,趙信的拳頭已經直定定的停在了範德成的面前。

2021-02-02By 0 Comments

範德成依舊在那高舉着刀,只是卻是再也揮不下去了,目光充滿呆滯。

趙信瀟灑地轉身向着座位走去,空中傳來他淡淡地聲音“我敬你是個有血性有義氣的漢子,我不殺你,但是你兒子必須死!你走吧… …”


“我敗了… …我敗了。”範德成跌坐在地板上,雙眼無神的看着趙信,忽然,他一個蒙的起身,一下子跪倒在趙信的面前:“求求你,求求你。放過我兒子吧,他還年輕,求求你… …” “幫主… …”還剩下的幾個小弟和軍師**傑一看到範德成跪了下來,急忙上去攙扶着範德成。

“不用理我… …”掙脫開了衆人,範德成朝趙信磕了幾個響頭,道:“求求你,如果你想要狂龍幫那麼我給你,求求你放過我兒子和我的這些個兄弟吧!”

“幫主,不要在求他了,要死大家一起死。”軍師**傑蔓滿眼含淚的看着範德成,如果要死,他真的沒怨言。

“是啊,幫主,我們和他拼了!”身後幾個小弟也是神情激動,多麼好的老大啊,在生死關頭還爲自己兄弟着想的老大,自己爲了他死又有何妨。

趙信看着所有人憤怒的看着他,他不知道自己是對是錯,是自己做錯了嗎?他沒有父母,也不知道父母的感情,他生活在那個年代只有無情的殘殺,一切都是爲了戰鬥而生存,他不理解爲什麼範德成不要命的救自己的兒子,但是他知道兄弟的感情,因爲他也有自己的兄弟,他能理解!

“範華,你真的把那小子… …”就在所有人憤怒的時候,門口傳來了林常生那興奮的聲音,他還在想怎麼折磨趙信,然後怎麼羞辱蘇子倩,可現實卻是那麼的殘。話只說到一半他就說不下去了,看着滿地都是四分五裂的屍體,他直接吐了出來。

“就是你,就是你,都是你害得,都是你!”範華一看到林常生,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上前一步抓起正在嘔吐中的林常生哭泣着咆哮道。

“額… …我… …我。”驚恐中的林常生只是呆呆的看着範華說不出一句話。

“都是你,如果不是你騙我讓我教訓他,我就不會成這樣,狂龍幫就不會因爲你受到牽連,都是你,我要殺了你!殺了你!”暴怒中的範華完全吧這件事全部都怪在了林常生的身上,他完全失去了理智,抓起林常生的耳朵就咬下去,嘶的一聲,林常生的耳朵已經被範華咬在了嘴裏。

“啊… …”捂着受傷的耳朵,林常生滾倒在地,悽慘的大叫。

“媽的,都是你,老子弄死你!”知道了原因的狂龍幫衆無不瞪着眼睛,怒氣斑斑的看着林常生,只是礙於趙信在眼前他們沒有那個膽量。

“呵呵,我來幫你吧!”趙信冷冷的說了一句。

就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趙信抓起桌子上的餐刀,快速的圍着林常生轉了幾圈,在所有人眼裏,趙信只是圍着林常生轉了幾圈。

在趙信停下來的時候,所有人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林常生,他們發現林常生身上毫無損傷,除了被範華咬掉的一隻耳朵,還有就是林常生本來飄逸的長髮全沒了,只剩下頭頂的那一小戳頭髮,看起來就像是蘋果頂上的那根枝幹。

所有人不解的看着林常生頭頂的那一小戳頭髮,就連有些瘋狂的範華都驚訝不已,這就是懲罰?就是剃了別人的頭髮?難道信爺突然變得那麼仁慈?好笑是好笑了點,可是現場沒有一個人笑的出來。

林常生在看到趙信拿着刀圍着自己轉的時候感覺自己要死了,可是聲音卻是卡在了喉嚨,怎麼都叫不出來,當趙信停止對自己轉的時候,林常生髮現自己居然還活着,可是看着所有人都盯着自己的頭頂,他不由好奇起來,難道上的是自己的頭頂?

他順手摸了摸頭,發現自己那引以爲豪的長髮已經被趙信削落了,雖然傷心,而可是比起命來,這不是什麼大事,頭髮掉了還可以留,可是命沒了就完了。摸着摸着他摸到了頭頂的那一小戳頭髮,不由得心裏好奇,爲什麼剃光了還留着這一小撮幹嘛,他就隨手把自己的頭髮提了起來。

接下來所有人隨着林常生自己提起那一小戳頭髮開始,他們看到了歷史上最爲恐怖的事情。

隨着林常生提起那一小撮頭髮,從頭髮起連着的皮肉隨着林常生的拉動,整個皮膚隨着被抽了起來,那皮膚一圈圈的被提了起來,就好像是被削了皮的蘋果… …

時間不過幾秒鐘,整張皮就這樣被林常生自己抽了出來,看上去他就是一個活生生沒有皮的人,如果見過蛇被剝了皮的人就知道是怎麼樣的纏人,只是把蛇皮換成人皮罷了。而林常生他自己感覺不到一絲的痛苦,可見趙信的手法有多犀利和快速。

“啊… …啊!”

“啊… …”

不光是林常生的慘叫聲,所有看到這一血腥幕的人無不發出悽慘的叫聲,活生生看到一個人自己把自己的皮剝了下來還不知道,任誰看到這樣的場面都會發狂的,這不是什麼蠻荒時代,不是什麼獻祭,在這個時代就算是殺人都是覺得殘忍,何況… …

“殺了我… …殺了我!”直到過了好一會兒,林常生才感覺的道脫皮之痛,他痛苦的在地上翻滾着,可全身上下一絲皮膚都沒有,傷口碰到的地方都是刺骨的疼痛,他心裏只想到死,死了就什麼都不會痛了。

可是沒有人幫他,趙信只是冷冷的站着,其他人是不敢,看着滿身鮮血沒有一絲皮肉的林常生像野獸一般的嚎叫着,沒有人敢踏前一步。

“啊… …”瘋狂中的林常生瘋了一樣的衝向牆壁,他只有一個念頭,我要自殺,我要自殺,我要死!

“砰!”的一聲巨響,林常生的腦袋結結實實的撞向了牆壁,本來就沒有皮膚的保護身子更加的脆弱, 這一撞,林常生的腦袋就像是從是十幾樓甩下來的西瓜,砰的一下撞得四分五裂,紅的白的飛滿了整張潔白的牆壁… …

看到那麼殘忍的畫面,有幾個心裏承受壓力不住的小弟忍不住一邊大聲的哭着一邊扣動了收了的扳機:“你不是人,你不是人… …”雖然殺的也是自己的仇人,可是他們也不知道爲什麼要扣扳機,只是感覺扣了扳機心裏會舒服一些。 可是槍沒有在他們的預料中響起,在趙信感覺道他們情緒波動過大的時候就先下了手,又是這樣的無聲無息,不明不白的,幾個小弟就這樣死了,這回頭顱沒有斷掉,只是身體像是安了**一般,四分五裂開來。

離得最近的範德成和軍師都被幾個小弟爆炸而飛出來的碎肉沾了一身,看起來駭人不已。

“我早就該想到你是誰了!”**傑指着趙信驚恐的大叫。

“噢?我是誰?”趙信看着**傑有興趣的道。

“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模擬就是那天電視上說的那個百來個警察圍着還能擊殺衆人的那個神祕人,從你刀槍不入,快速的身手和留着一頭長髮我就應該想到是你!”**傑頹廢的說道,如果真的是這人的話,她們死的不冤枉,別說是他們,人家裝甲車都出動了還是沒能留住,自己憑什麼?憑手裏的幾把破砍刀嗎?

“好了,我並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浪費在你們的身上,說罷,你們想怎麼死?”趙信看着眼神空洞洞的範德成幾人冰冷的說道,既然知道了自己的祕密就必須死。

“我只求求你放過我的兒子還有軍師,我的命你可以隨時拿去。”範德成發現一好像一下子蒼老了許多,這已經不是他的天下了。

“口口聲聲說要我不殺你兒子,可是我真的很爲難,我看你是個英雄想留着你,可是你又說放掉你兒子,你讓我很難辦啊。”趙信有些爲難的說道,確實,範德成是個重義氣的人,值得深交。

“爸爸… …爸爸我不想死,你求求我。”聽到趙信不想殺他老爸,範華就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撲上去抱住範德成的腿嚎嚎大哭。

“別墨跡了,兩個必須死一個,你們自己選吧。”其實趙信可以兩個都不殺,可是範華這樣的小人確實是個禍害,自己倒是不怕,可是蘇子倩呢?自己總有一天是要走的,難道要把這個禍害留下?

“爸爸,對不起了… …”範華他真的很怕死,他還有好多年沒有享受,他還年輕,他真的不想死,所有,他做出了一個他後悔終身的決定,他抓起地上的玻璃碎片狠狠地扎向了範德成的後腰。

“你… …”範德成滿臉震驚地看着範華,他做夢都想不到自己的兒子會對着自己下手,這就是自己捨命保護的兒子?這就是自己一手帶大的好兒子?他不敢相信。不要說他不敢相信,就連趙信和**傑都不可思議的看着範華。

“爸爸… …對不起,可是我還好怕死,我不想死啊,你活了一大把年紀了,可是我還年輕啊,爸爸,你就先走吧。”雖然嘴裏說着對不起,可是範華心裏卻沒有一絲的難過,只要自己活着就是好的。

“你個畜生!”**傑暴怒的上前狠狠一腳踢在了範華身上。

“是,我是畜生,可是誰不怕死,難道你不怕死嗎?現在有機會不死,誰願意去死,是,我是做錯了,可是我爲了我自己的生命我做的是對的!”範華吐了一口鮮血,表情扭曲的朝**傑咆哮着。

是啊,他只是爲了自己的生命做出了選擇罷了,誰不怕死?這個世界上示誰不怕死?

“沒做,你是爲了自己,你沒做錯!”趙信讚賞的看了看範華,在範華驚喜的眼神中,趙信臉色一板,接着冷冷的道:“如果好好培養是個梟雄,可是你實在太無知了,不要說你是畜生,畜生都比你高級,你他媽的是畜生都不如,人選擇自己的生命是沒錯,可你錯就錯在你連自己的親人都下得了手,你的生命是誰給你的?是父母,在毫無生存機會之時你爸爸還把生存機會留給你,可是你以爲心裏的恐慌卻想殺死你父親,該死!”

最後兩個字趙信幾乎是吼出來的,他是不理解父母的愛,可是他能體會到那種感覺,那是無私的愛,世界上沒人不怕死,可是爲了自己的子女,父母願意把生命換來子女的平安,範德成雖然是黑道人物,也做錯很多事情,可他是一個父親,他做的很好了。

“你去死吧!”趙信高高的擡起腿,就要往範華的脖子踩下去,要是這一腳下去,範華不死天都不容。

“不要… …”捂着受傷的腰,範德成大叫起來。

“嗯?”趙信疑惑的看着範德成。

“他終究是我的兒子,就算是他做錯了,我還希望你能放他一條生路!”範德成跪了下來,老淚縱橫的懇求道。

“… …”趙信內心深處被深深的震撼了,這是什麼一種感情,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很想哭,那麼大第一次很想哭,不爲什麼,就爲那偉大的父愛。


“他不死也可以!”在範華驚喜萬分的眼神中,趙信高高擡起的腳落了下來,只是踩在了他的脊椎骨上。

“咔嚓”一聲輕響,範華的整條脊椎骨斷裂開來,所有人都知道人的脊椎骨一斷,那就說代表着這人會永遠的成爲廢物,而範華也將會牀上度過餘生。


“謝謝,謝謝!”抱着昏迷的兒子,範德成老淚縱橫一個勁的對趙信道謝,他知道趙信已經手下留情了。只要兒子不死,那就是好的。

“你是一個好父親,也是一個好幫主,你用你的愛拯救了你的兒子,也拯救了你們狂龍幫,哎… …算了,你們走吧!”趙信朝範德成擺擺手,他不知道爲什麼他會手下留情,對於一個優秀的戰士來說這是不可能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

“謝謝,謝謝,我以後一定不會在金江市出現了,幫裏的事情我也會交給軍師處理,你放心,以後我們不會在相見了。”好像是在對自己說,也好像是對趙信說的,現在範德成只感覺到能活下去是多麼的幸運,他老了,真的老了。

“大哥… …”**傑聽到大哥這樣說,急忙叫道。

“你不必多說了,現在我也沒有那個心思去管理了,只是希望能好好的度過餘生,這也是報應吧,以前我做的太多的錯事了,只是希望你能幫狂龍幫好好的發展,哎… …” 那聲音裏充滿了不捨和對世間的無奈,抱起昏迷中的兒子,一步步朝飯店門口中去。

一代梟雄,只落得一個這樣的下場,不知道他是不是可悲呢? 第二天,所有人在被上一次的‘外星人’事件之後又活生生的給嚇了一次,三星級德川飯店居然發生大規模包紮,死亡人數達到30,沒有一人生還。 網上無數的網名推測,是不是飯店的名字是和倭寇國的名字齊名的,所以遭到了一些血性華夏人經過密謀很久的報復,而經過網友的‘人肉’之後,飯店老闆被查出來確實是潛伏在華夏多年的臥底… …

網上說什麼的都有,從電視上看到這條消息的時候趙信微微一笑,人啊,想象力就是好!他用腳趾頭都想得出這是哪個軍師,現實的狂龍幫老大**傑的所謂了,畢竟一下只死那麼多人處理起來很麻煩的,這一場大火可是掩蓋了很多的真相。

在網上所有人震驚的同時黑道也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金江市數一數二的狂龍幫的範德成宣佈幫主之位讓給了軍師**傑,自己卻帶着受傷的兒子遠居國外,就在衆人衆說紛紛之時,現任幫主卻公佈了一張趙信的照片,並告訴衆人所有狂龍幫的幫總見到此人必須退避三舍,如果誰衝撞了此人就要收到凌遲處死,但是他也沒有告訴所有人的原因,這也爲趙信披上了一層神祕的面紗,黑道各界各個猜測這個人士神祕來頭。

學校裏也炸開了鍋,身爲學校裏教師中人稱白馬王子的林常生也神祕的是失蹤了,警方也加入了調查,可是誒有一點兒頭緒。有一些知道林長常生是蘇子倩男友的老師還安慰蘇子倩什麼好男人有的是,舊的不去新的不來。蘇子倩只有搖頭苦笑,不是家裏的殺人所謂還能是誰。

… …

那次蘇子倩的昏迷也讓她很是防範着趙信,只要趙信一站到她身後,她就是下意識的捂住後腦,現在她是杯弓蛇影了。 看到她這個樣子,趙信只能搖頭苦笑,自己要打昏她還用站到她身後嗎?不過爲了不在嚇唬蘇子倩,趙信也是整天憋着笑,悶聲看着她不說話。

“信爺,你不打算工作嗎?”蘇子倩看着像只發狂的公牛似的直往自己嘴裏塞着飯的趙信問了一句,她不知道爲什麼自己現在叫趙信信爺一點都不繞口,一定是他一天威脅自己導致的,她心裏憤憤不平的安慰自己。

“爲什麼要工作?”趙信頭也不擡起來,繼續和飯菜做着鬥爭。

“難道你要讓我一個文弱的小女子養活你?”蘇子倩不樂意了。

“那上次不是送給你兩千萬美金了?難道用完了?”趙信擡起頭驚訝的看着蘇子倩,嘴裏慢慢的飯菜掉了出來他也不去理會,經過這些天自己上網的研究,可是知道兩千萬美金可是天文數字啊,這婆娘不是那麼的敗家吧?

“不… …不是,只是你不是要融入這個社會嗎?那工作就是最好的融入方式了,你想想啊,你要融入這個社會一定要接觸很多人,可是你一天只是上網瞭解這些,你能理解多少呢?再說了,工作的話,你可以認識很多的美女,可以看到很多的東西,也可以賺到更多的錢啊!”蘇子倩一聽到說倩的事情,連忙岔開話題舉了一大堆工作的好處。其實她真的是害怕了趙信了,害怕自己時不時被敲昏過去,能讓這個傢伙離開那就更完美了。

在蘇子倩一臉盼望的神情下,趙信思考了良久,緩緩地點了點頭。他不在乎多少錢,也不在乎什麼美女,可是他真的很想融入這個社會,本來他還想着怎麼回到瓦羅蘭,可是那麼久以來,他喜歡上了這個花花大世界。

“那… …那信爺你打算是做什麼工作?”蘇子倩差點要高聲歡呼起來,雖然趙信在身邊很安全,而且趙信人確實不錯,可是自己不是虐待狂,不喜歡一天到晚堤防自己被敲昏過去。

“嗯,我也不知道,反正走一步看一步吧,要不我就一天殺人賺錢。”趙信拿了根牙籤剔着牙毫無所謂的說道。

“你能不能不要一天殺人,除了殺人你還會做什麼?”蘇子倩咬牙切齒的看着趙信,她真心不明白這個傢伙怎麼那麼好殺。

“我也不知道,反正感覺到殺人挺有趣,再說了,我是在維護世界和平,我殺的人都是壞人,OK?”趙信誇張的比了個OK的手勢。


“OK?你還知道OK?”蘇子倩驚訝的眼睛都快掉出來了。

“Woman, don’t look down on me.”(女人,不要小看我。)絲毫不理會蘇子倩那快驚訝的掉出來的眼球,一大串標準的英式發音。

“你… …你怎麼學會的?”要不是看到趙信那詭異的身手,蘇子倩一直認爲被人騙了。

“噢,你房間那臺電腦有好些歐美的小電影,只不過時間太短了,我就學着學着就學會了啊,沒想到你還喜歡這個!”趙信大大咧咧的說道。

小電影?歐美的?一時蘇子倩想到了什麼,小臉通紅,她電腦是有這些東西,可是都沒有看過,只是上班的時候聽到同事們說過小電影裏的情節,一時好奇忍不住偷偷在一個男老師的電腦上拷貝了一些,到晚上的時候想看,可是一想到是那些東西,她又實在太過羞恥一直沒敢看,沒想到倒是便宜了趙信。

“額… …我也不知道那些是什麼,你這個人真是,人家是問你想做什麼啦,難道你一天殺人,想做殺手嗎?”蘇子倩好事臉紅紅的不敢正視趙信,她害怕讓人看到自己羞恥的一面,她知道自己的臉一定很紅。

“殺手?”趙信很興奮的道。

“不是吧?你真的打算去做什麼殺手?”蘇子倩也不顧臉上紅彤彤的樣子是那麼的誘人,抓着趙信的手臂搖晃道。

“不是,是保鏢,我是保衛世界和平的人,怎麼可以去做殺手呢?你看我那麼斯文的人去做殺手不可惜了嗎?”趙信很有正義感的說道。

“額… …保鏢!”蘇子倩額頭冒起三根黑線,很有正義感,保護世界和平,他不知道之前殺了多少人嗎?

“對,我要做一個盡職盡責的好保鏢!”趙信意氣風發的說道。

“我看是世界上最危險的保鏢,主任還要時不時防範被你敲暈… …”蘇子倩小聲的嘀咕着。 保鏢?說通俗點兒就是男保姆。在主人遇到危險的時候,要用身體擋子彈的傻瓜差事。

也不知道那個倒黴蛋敢招趙信過去當保鏢,不怕折壽嗎?


這是蘇子倩想了幾天得出的結論,要趙信當保鏢,那人一定會到大黴的,也不知道是那個傢伙祖墳上要冒青煙了。

而當事人趙信卻一點即將要禍害別人的覺悟都沒有,大步走在街上,這裏看看,哪裏看看,見到一個人就問一句,哪裏招保鏢的,如果不是看趙信人長的帥,可能找就被人當做是神經病處理。好在碰到一個好心的大叔,他告訴趙信城南東路有個華龍集團,哪裏需要招收保鏢,說完還給了趙信兩元錢做地鐵。

看着趙信的背影,大叔不經感慨的搖了搖頭:“好好的一個小夥子爲什麼要做鴨子呢?可惜了,可惜了。” 他已經當趙信是隻鴨子了,見過有身穿名牌服裝有着高貴氣勢的人去做保鏢的嗎?只能說名義上是去做保安,其實是去找富婆,不過這樣光明正大做鴨子的人勇氣可嘉啊。

如果趙信知道這位他心裏看成是好心大叔的人會說這話,不知道會不會又有人要被殺掉。 趙信身穿的這身衣服還是當時威脅着蘇子倩說要給自己買最少十萬元以上的衣服,不然不去工作,當時把蘇子倩那個氣啊,有穿十萬元以上的衣服去工作的?好說歹說終於換成了五萬的。

華龍集團是一個全國十大知名集團,華龍集團只是總公司的總稱,它旗下的公司多不計數,它經手的有名牌服裝,和高等時尚名牌包包和一切貨物運輸。就像很多知名大公司一樣,華龍集團也有一個自己的保安公司,這公司也算是國內挺知名的集團,凡是有重要領導來視察都是首選華龍集團的保安公司,這裏面多的是特種退伍兵和一些武術學校的優等生,可以說這個保安公司是高手雲集的。

“你是要去華龍集團嗎?”對面的一個大眼睛的美女男滿臉笑意地問坐在靠着窗口沉思的趙信。 她很是奇怪,爲什麼這個俊美的男子爲什麼要留着那麼長的頭髮,演員嗎?看着不像,要是演員他早就紅了,何況在華龍沒有自己不知道的演員。

“是啊,你怎麼知道?”趙信疑惑的睜開眼睛答道,眼前是一位看起來十五六歲的小美女,大大的眼睛正一眨一眨的看着自己。

“有什麼奇怪,這趟車就是開往華龍集團的列車,這車裏的人都是去華龍集團的。”小美女笑呵呵地說道,說道華龍集團眼睛裏有着驕傲的成份。

“噢?”趙信不敢相信的看着小美女。這也太誇張了吧,這華龍集團再有錢也不能自己修一趟列車吧?

“看來你不是本人地人了,也不只是華龍集團裏的人,可是爲什麼會出現在這列車上?今天華龍集團已經把這列車都包了下來,是專門接送來華龍應聘的人員啊?”小美女很是好奇,她是華龍集團老闆的二女兒韋翠玲,也是這一次華龍集團的總考官,她雖然年紀小小,可是她卻是異常的聰明,在十二歲的時候她就破例拿到了哈佛大學的碩士學位。

“我是看到這裏寫着華龍兩個字就上來了,難道上錯了?可是那個大姐說這個是華龍的車沒錯啊?當時我要遞給她兩元錢她都沒收。”趙信一臉的不相信,手舞足蹈地對着韋翠玲形容那個大姐的摸樣,當時他可是抓着那個恐龍大姐問這是不是華龍的車,那個大姐連聲說是,還一個勁的把自己推上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