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神臨九天神術,這可是靈天教的不傳之祕,他怎麼可能會?”遠處衆人心驚,交頭接耳議論。

2021-01-31By 0 Comments

“你忘了,他的師兄得到了靈天教祖師天尊的傳承,裏面肯定記載了這一無上神術的修煉之法,傳給王天衝一招半式也並非不可能。”

這一神術很驚人,與靈天教的功法配成一套,修煉出自己的神靈,如真神凌駕九天,一手按下挾帶天之威嚴,威能無鑄。

剎那間風急電馳,怒雷奔騰,萬里無雲的截天指峯狂風大作,雲氣自四面八方攏聚過來,形成了厚厚的一層,其中一點金光燦燦發亮,與王天衝遙相呼應。

王天衝手印一變,金光頓時渲染整片鉛雲,與握雲成戟的神術一樣,自雲層中探出了一隻神靈巨掌,朝兔子拍下去。

赤發少年亦同時出手,滿頭血紅的長髮飛揚瀟灑,如跳舞的火焰,身上火袍與己身結合,竟然在這是昇華了,突越到一個嶄新的層次,化作一隻赤血鳳凰鑽到巨靈神掌中。

這是一種驚人的變化,赤發少年原本就極強,臉龐剛毅,濃眉如劍,此刻昇華,精氣神自天靈衝出,化爲了一隻燃燒着的神凰,讓王天衝的攻擊更加的神聖且恐怖。

血狼少年也同樣出手,雙目精光爆閃,張口大吼,手中的血色匕首化爲了一隻嗜血的魔狼,挾無邊血氣貫日沖霄,與巨靈神掌組合在一起。

其他幾人雖然不如王天衝、赤發少年和血狼少年,但實力同樣不容忽視,神力滔天澎湃,如衆星拱月般推動巨靈神掌壓下來。

“轟!”

山石崩裂,地動山搖,堅固的地面裂開了一道道裂縫,熱氣從地縫中衝出,伴隨着濃黑的硝煙和火光。

“死兔子,不過是低等的下妖而已,死吧!”王天衝雙目燃火,手中神印朝兔子平推過去。

原本就威勢驚人的神臨九天經過了衆人的加持,頓時聲威浩大,像真正的神靈挾天之怒火毀滅人間,神凰飛舞血狼伴隨,兔子的月芒神光被摧枯拉朽般湮滅。

“還敢罵本尊,兔爺要活剮了你!”兔子憤怒,對王天衝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極度惱火,跳腳大吼,頭頂明月皎潔生輝,一株金玉般的桂樹自黃金月華中抽枝發芽。

“靠,死兔子又變強了!”看到兔子的月中神桂,龍天心中不忿,沒想到死兔子進步也如此之大。

它所演化出來的桂樹很神奇,幾乎是實質一般,有淡淡的桂花香味瀰漫,輕輕一動,看似柔弱的樹枝居然擋住了巨靈神掌,讓其無法下降。

清涼之氣瀰漫,金黃色的光芒充斥着整個空間,一株皎潔的月桂自明月中生長出來,枝葉繁密,枝幹若虯龍,古韻滄桑,又有一種磅礴的大氣,很是驚人。

看到人們驚訝震撼的神色,兔子很嘚瑟,輕蔑的瞥了王天衝一眼,很臭屁的站起來,一隻爪子插着腰,一隻爪子扶着月桂樹,道:“什麼鳥東西,阿貓阿狗都敢在本尊面前跳舞,兔爺呸呸呸!”

它一連呸了好幾聲,金黃月桂擋住巨靈神掌,從中抽出了一小段嫩枝,輕描淡寫的抽在神掌旁的血焰鳳凰上。

“砰!”


一聲驚雷乍響,赤血鳳凰被月桂嫩枝抽得四分五裂,赤發少年的精氣神被破,火焰鳳凰哀鳴一聲飛回體內,那件火袍立刻暗淡下去,裂開了數道裂紋,赤發少年亦吐血倒退,萎靡不振。

王天衝心一沉,赤血鳳凰被破,巨靈神掌的威勢頓時下降,反被月桂樹頂到了天上去,雷鳴火光閃耀,讓他壓力大增。

然而不等他的心情平緩過來,兔子又是冷笑一聲,月中桂樹再抽新芽,一片金黃色的葉片墜落,像是日毀星沉,將血狼磨成了粉末,血狼少年亦受傷無法再戰。

遠處一隻龍爪神鷹和一隻三腳蟾蜍臉色一滯,眸中不由得露出了一絲忌憚之色,更有一陣後怕,身體都微微發抖。

尤其是龍爪神鷹,他是羿長弓的靈寵,爲護法神獸,當初被兔子一根月桂樹枝抽得骨斷筋折,如今看到王天衝等人的下場,頓時感到身體一陣發寒,渾身不自在。

這時兔子也感應到老熟人來了,轉過頭朝龍爪神鷹和三腳蟾蜍陰測測的笑了笑,讓它們差一點轉身就逃,實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啊!

“怎麼樣,說,本尊威不威武,霸不霸氣?”兔子轉過頭,哆嗦着小腿,嘚瑟的看向王天衝,那樣子要多欠扁有多欠扁。

“死兔子還是這個德性!”龍天一聽直翻白眼,天知道它是怎麼了,心心念念要讓別人承認它威武霸氣。

其實龍天覺得,兔子的原名小乖起得很好,與月尊小巧合起來是“乖巧”二字,很符合它們的形象。

不過死兔子也不知道爲什麼,就是不滿意乖巧可愛的字眼,誰說就跟誰急,還給自己取名大明,給月尊取名小月,真是搞不懂?!

王天衝有苦說不出,神臨九天他不過得到了第一天的修煉之法,只能煉出神靈之手,而且還是殘缺的那種,對付一般人綽綽有餘,對付兔子可就不夠看了,被壓着打,精氣神都被鎮住了,無法開口說話。

他頭上冷汗直流,從來都是自己欺負別人,何曾被人打到這種境地,直接從神壇上被人捏住脖子摔下來,這種滋味很難受。

“臭小子,本尊問你話呢,居然膽敢不回答!”王天衝被精氣神被明月定住,一開口神力立馬要崩潰,兔子還以爲他不屑回答自己,頓時再次大怒,猛刷月桂,金色光芒如利劍錚然出鞘,破空射殺。

這一下子,連那些阿諛拍馬的隨從都被掃落下來,王天衝身後的人一個個神力不濟,臉色煞白,被震成重傷,只剩下他自己獨立支撐。

“轟!”

一陣前所未有的龐然巨力透過虛空壓在他的身上,一股窒息的感覺讓他頭昏眼花,後背全溼了,肌肉痠痛,站都站不穩。

兔子覺得很沒勁,乾脆拎起月桂樹,大開大闔掃過去,枝葉亂抖,一下子崩碎了巨靈神掌,天上鉛雲轉瞬消散,電閃雷鳴的異象全都消失了。

神術被破,銀色神紋如煙花般綻放,轉眼成空,王天衝再也支撐不住了,腿一軟倒在地上,錦衣玉袍被月華撕裂,頭髮散亂,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Wωω•TTkan•c○

而兔子則繼續駕馭這明月,化作一個皎潔的白玉盤子盤旋在他們的頭頂,將他們鎮壓在身下,月芒精氣如瀑布般噴薄而下,封鎖四面八方。 王天衝想死的心都有了,被一隻玲瓏可愛的小兔子爬到了頭上作威作福,這讓他很難堪,心都在滴血。

雖然到了這個地步,他已經知道兔子的實力絕對可以與最強人傑一爭高下,但它的外表很能欺騙人,若非剛剛被揍過,根本想不到它會如此兇猛。

而遠處觀望的衆人則更加的吃驚,有些人恨得牙癢癢,畢竟曾經吃過兔子的虧,巴不得有人能夠出頭治一治它的瘋病,沒想到連神臨九天之術也打不過它,沒天理了這!

“不知道徐靖靈施展神臨九天會有何等的威勢,那可是完整的祕法,絕對是驚天地泣鬼神的,乾坤都要震盪。”

“我現在迫不及待想要看看徐靖靈和死兔子的爭鬥,小師弟被打,不管是爲了面子還是什麼,他肯定要出來討一個說法。”

“這倒也是,希望他能夠治一治這是神精兔,要不然這生活沒法過了,死兔子太可恨了!”有人咬牙切齒,曾經吃過大虧。

兔子當然聽不到他們的談話,因爲大家討論的時候以祕法遮掩了起來,怕被兔子找到把柄,到時候又是一場禍劫。

明月皎皎,灑下漫天清涼神光,如山間清泉流淌而過,王天衝等人臉色發黑,被兔子壓得動彈不得,趴在地上很沒形象。

這一羣人個個修爲精深,身材英挺,尤其赤發少年血狼少年和王天衝,他們三個都是天縱之資了,如今卻被一隻小兔子壓得趴在地上,無論甘與不甘,總之他們所有的傲氣、所有的跋扈全都一朝散盡,如喪家之犬。

“可惡,放我起來,我來自小靈天闕,我師兄亦在峯頂,你難道不怕我師兄下來對付你嗎?”王天衝羞憤開口,不過語氣不再那麼橫了,有點色厲內荏的樣子。

事實上他心裏也在打鼓,沒想到遇到了兩個奇葩,按理來說像龍天和兔子這樣的強者,應當在峯頂接受戰皇的戰意洗禮纔對,在這裏根本就是浪費時間。

像紫源天、雷嬌霄等人都在努力登頂,要藉助戰皇的戰意來洗禮己身,從而做出突破。

與戰皇遺留的戰意相比,虛空果實雖然珍貴,卻仍要差了一籌,大凡實力強大的修士都是讓手下去尋找虛空果實,很少有這樣親自溜達出來的。

只是龍天根本就是孤家寡人一個,哪有什麼手下隨從可以使喚,而兔子又看不上截天指峯上的東西,它純粹就是無聊帶小咿旅遊來着。

而王天衝很不幸,他專橫跋扈了很久,除了其他一些敵對勢力,很多人都會賣他師兄小靈神一個面子,不想卻惹上了龍天和兔子。

他們一個什麼都不知道,一個什麼都不在乎,管他什麼小靈神大靈神的,反正有什麼事先揍一頓再說。

龍天走過來,伸出手在兔子的明月玉盤上輕輕拍了拍,一股大力透過空氣打在王天衝幾人的身上,震得他們想吐血,鬱悶到發狂。

“你……”王天衝臉色難看,剛剛表明自己的身份,甚至擡出了師兄的名號,卻仍然被人當面打臉,讓他羞怒。

“你什麼你,本尊還沒說話呢,輪得到你開口嗎?”兔子跳了跳,明月沉浮,壓得王天衝臉都碰到地面了,吃了一嘴的土灰。

隨後它又很拽的瞥向龍天,道:“小子,你是故意的吧?”

遠處衆人聽聞都撇嘴,死兔子這純心是膈應人,誰說這句話都好,就它不行,把人鎮壓了,而後站在他們的頭頂說這句話,怎麼聽怎麼彆扭。

王天衝等人想死的心都有了,頭埋得底底的,看着地上的裂縫恨不得鑽進去,永遠都不要出來纔好。

“你是誰,難道不怕得罪大人嗎?”赤發少年開口,他性格比較沉穩,雙目如有神住,一直都沒有說話,此刻終於忍不住了,道,“大人若是知道你這樣對待他的師弟,必然要出來討一個說法,到時你將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好大的口氣,他真當自己是神靈嗎,可以獨尊九天十地,別忘了你們現在任我拿捏!”龍天冷笑,濃密黑髮披肩,根本不怕。

他對這些所謂的天才妖孽根本不感冒,身具玄黃血氣和神祕石珠,自己的運道不比別人差,未來的成就不會弱於他人,只要好好修煉即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他自然也不會客氣。

不過他也知道赤發少年並非誇口,小靈神有這樣實力,南域昊天府爲人族聖地之一,其中天資橫溢者不會比永旭之塔少,徐靖靈能夠脫穎而出已然足以說明了一切。

他見過雨慕晴和欲談香出手,兩個都是絕頂的人物,一個以夢情生花的起手訣打敗養氣境巔峯修士,一個則修煉出了神道境界才能涉及的道意,單單是她們兩個龍天都打不過,惶論與其媲美的小靈神了。

龍天甚至懷疑哪怕是如今的自己,也走不過欲談香夢情生花的起手式,那一招的奧妙至今想來仍然感覺雲裏霧裏的,毫無頭緒。

赤發少年臉色一變,修煉界弱肉強食,龍天說得沒錯,自己如今身爲魚肉,只能由人宰割,他們專橫跋扈,不由分說攻擊別人,兩者已經是敵人了,龍天沒有理由放過他們。


想到這裏他不由得對王天衝有些怨氣,他和血狼少年雖然來歷不及王天衝,但也很非凡,也沒有王天衝的這等驕氣,對他目中無人的態度也很不滿。

只可惜他們敗於小靈神之手,被收爲手下,如今受命保護王天衝,自然要出手,也助長了王天衝的囂張氣焰。

其實他們心裏只認定徐靖靈爲主,因爲徐靖靈的實力得到了他們的承認,認爲其將來可以主宰天地沉浮,自願追隨,而連徐靖靈的幾個師兄弟都沒有被他們認可。

這也從側面說明了小靈神的可怕,他的稱號並非是衆人的錦上添花,而是在血與火中打出來的,南域修士聞之色變。

“那你想要怎麼樣?”赤發少年不得不底下頭,畢竟這裏是試煉戰場,不見得就沒人可以抗衡徐靖靈,身爲階下囚,他無法繼續高傲。

不過王天衝可沒有這麼好的脾氣,他天資非凡,遠超同齡人,如今也才十七八歲,於修煉一途年紀很輕,卻達到了同齡人難以企及的高度,從小在別人的恭維中長大,無法忍受這樣的對待。

“赤心,何必跟他們廢話。”王天衝很不滿,赤發少年語氣的變化讓他不耐煩,“我就不相信他們敢對我怎麼樣,趕緊放開我,否則今日之辱,他日我一定加倍奉還。”

他並沒有身爲犯人的覺悟,仍舊傲氣,不認爲自己有什麼地方做錯了,從小受到長輩的寵愛,加上幾位師兄的保護,眼界不行,還未意識到這裏已經不是他的宗門聖地了,由不得他作威作福。


赤發少年暗歎一聲,不再說話,他只是負責保護王天衝而已,如今力也出了,實力不如他人且戰敗,哪怕王天衝被人殺了,也不可能把過錯推到他的頭上。

血狼少年也一樣,他和赤發少年都比較沉默,也頗有些看不起王天衝,覺得他不過是仗着他人的庇護耍威風的廢物而已,雖然修爲不弱,心性卻不行,日後難有大成就。

不過其他幾個修士可就不一樣了,看到王天衝擡出師兄的名號,也紛紛開口,喝道:“小子,快點把我們放了,要不然有你好看的!”

“沒錯,只要你把我們放了,我們少主大人有大量,纔不會跟你們一般見識。”

“對,趕緊放開我們,否則你一定會後悔的!”

龍天翻翻白眼,這羣人還真是奇葩,他都無語了,感覺跟以前看小學生吵架一樣,特別的無聊,太過幼稚了。

兔子可不這麼想,人可是自己捉到的,王天衝他們居然要求龍天當人,把本尊當成什麼了,再次蹦了一下,震得衆人頭昏目眩,道:“嚷什麼嚷,什麼放不放的,統統給本尊閉嘴,身爲本尊的俘虜,居然無視本尊的威嚴,太可惡了!”

王天衝等人心頭一驚,這才發覺鎮壓自己的可不是龍天而是這尊兔爺。

不過這也怪不得他們,兔子畢竟是獸類,龍天又在戰鬥結束的當口走過來,自然讓他們以爲兔子是龍天的靈獸或者是龍天找來的幫手,下意識的認爲它們是以龍天爲首的。

“小咩咩,把靈藥拿過來。”兔子眼珠子一轉,咧開嘴巴笑了笑,朝小咿招招手。

“我叫小咿,不是小咩咩!”小咿很小聲的嘀咕了一句,極不甘心的把虛空果實遞了過去。

兔子可沒跟它客氣,一把抓過來,拿着靈藥放到王天衝眼前,很是得意的搖了搖,道:“你是不是很想要這株靈藥?”

王天衝臉色一喜,以爲兔子被自己唬住,想要放了自己,並且把靈藥都送過來,當下開口道:“當然,這是我師兄定下來的靈藥,只要你放了我,把靈藥還給我,這筆賬我可以不跟你計較。” “是嗎?”兔子似笑非笑的咧開嘴,眯着眼睛打量王天衝,左看看,右看看,看得他全身發毛,涼嗖嗖的。

王天衝不是傻子,腦子還沒糊塗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隱隱約約感到了一絲不對勁,沒有再像大爺一樣的對兔子頤指氣使,語氣也有了稍稍的變化,不再那樣盛氣凌人了,硬着頭皮道:“當然,只要你放了我,把靈藥給我,這筆賬咱們一筆勾銷。”

不過他心裏還在發狠,如今身不由己,不得不低頭,打算事情結束後找人找回場子,一定殺了龍天和死兔子,否則這口氣實在難以嚥下。

兔子閉上眼睛,兩隻前爪負在背後,裝作老成的樣子在明月玉盤上踱來踱去,步伐聲震盪,透過空氣傳到王天衝他們身上,震得他們七上八下的,心情忐忑不安。

“這隻死兔子,不會真的想要化干戈爲玉帛吧,不對勁啊?”龍天狐疑地看着兔子,心中思緒難明。

兔子的神經質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曾經對着呼延家的神道強者破口大罵,除了這副外表,連哪怕一個細胞都不像是兔子,沒理由會放過這個整人的機會。

不過它這樣子愁眉苦臉的踱來踱去,倒真的是讓人摸不透其心中所想,大家好奇心一下子就被勾起來了,一雙雙眼睛直愣愣的看過來,截天指峯上一時間鴉雀無聲。

“吼!”

天空中,雲戟和戰鼓的戰鬥已經到了尾聲,一龍一虎攪動天地風雲。而實際上戰鼓一直被壓着打,鼓面都裂開了。

王天衝眼睛充血,這隻戰鼓很非凡,是他師兄徐靖靈於一處藏寶地得到的,原本有十二個,一旦擂動可以召喚出十萬天兵戰魂。

不過歲月悠悠,葬去了太多,如此驚人的戰鼓也難以抵擋,被磨滅得只剩下了一隻,這也是徐靖靈把它交給王天衝的原因。

只可惜他自己亦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只能艱難地擡頭。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