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禮物?這是什麼東西?”看着手中用花花綠綠的小石頭串成的圓環,雖然還是很好看,但靈雪顯然還不知道禮物這個詞彙,於是果斷地提問。

2020-11-04By 0 Comments

而空幻在對方欣賞了一會兒之後,這才親手爲對方帶了上去,然後用欣賞的眼光看着自己的勞動成果,雙眼中流露出讚許的神情。

“禮物,就是爲了表達祝福和心意或以示友好的東西,是人與人之間互贈的物品。”

說到這兒,空幻有些感慨,自己一直以來都只是讓她們做這個做那個,似乎還真沒怎麼關心過她們。

“靈雪,一直以來你都辛苦了,做的很好,現在是豐收祭,所以這串項鍊禮物,就算是你辛苦的一點小小的報酬吧。”

雖然靈雪在項鍊帶上之後,用觸手託着項鍊看的樣子很萌,但空幻不得不說,自己果然還是缺少點設計天賦,或者說,某些適合人類的飾品外形並不適合嘎嘎猿。【淚目】

拍了拍手,空幻將之前的胡思亂想拋開,笑了笑說道:“好了,就這樣,反正現在族羣並不忙,今天你就好好休息放鬆一下吧,我放你一天假。”

“那麼,我就先走了。”

說完,空幻就在靈雪疑惑的神情之中,轉身飛速消失。

城牆建築工地

“來,楚霞,帶上這個。”

“這就是項鍊嗎?怎麼是這個樣子?啊,我不是說它難看。”

還忙碌着指揮衆人建築城牆的楚霞,疑惑地用精神力感受着脖子上的項鍊,動作很平靜,但觀察方式卻讓空幻有些無語。

這其中主要的問題是,裝飾品一般都是要用視覺去看的,而空幻這串項鍊的主要特點也在於色彩,像楚霞這樣用精神力去看,不是有點暴殄天物麼,項鍊會哭的口牙。

抽了抽嘴角,空幻將楚霞的視線移過來,這才盯着對方的眼睛,用教育的口吻說道。

“不要用精神力去看,那個世界是無色的,太單調了,這種飾品就是要用眼睛去看的,那樣你纔會發現,彩色的項鍊很好看的哦。”

說完,空幻就伸出雙手,打算將剛剛親自掛上去的項鍊先取下來,讓楚霞欣賞,同時哀嘆着什麼時候才能弄出鏡子。

但楚霞卻握住了空幻伸過去的手,然後微笑着搖了搖頭。

“謝謝,這樣就很好,不用取下來了。”

愣了愣,空幻看着楚霞平靜的雙眼,也同樣露出了一絲和緩的微笑,然後指了指不遠處的集市說道:“都去休息一下吧,難得的豐收祭,大家這段時間都很累了不是嗎。”

然後,空幻在楚霞深邃的眼神注視之下,再一次消失的無影無蹤。

嘎山集市

“空幻!”

“啊!!啊咧?”

看着眼前突然冒出來的楚潔,空幻被嚇得倒退一步,差點將身後一名嘎嘎猿撞翻。

幸好後面那位嘎嘎猿兄反應快速,而且在見到楚潔時,也是露出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後立刻閃到一邊。

(楚潔啊,你在嘎山的聲望到底是多少口牙!)無奈地揮去額角的黑線,空幻將視線從那位嘎嘎猿處收回,重新望向楚潔,然後伸手拍了拍對方的肩膀。

“能不能不要這麼神出鬼沒啊,楚潔。”

“呵呵,知道了,那麼,空幻你在幹什麼呢? 盛世嫡女:病嬌王爺要娶我 說起來嘎山還從來沒有這麼熱鬧過了,不過蝶舞都不陪我出來玩。”顯然對方沒有一絲一毫的自省,但空幻對此也毫無辦法。

(你是小孩麼?)

無奈地吐槽,空幻抓起一串項鍊,但很快又停了下來,然後將項鍊放了回去,重新拿出了一個小兔子雕像。

因爲他突然想起,像楚潔這樣的正神,用來帶在身上的東西顯然是不好用的,因爲她們要經常性瞬移,連衣服都是幻化出來的。

所以,擺放在屋子裏的小雕像,顯然比項鍊更合適作爲禮物。

“給,你的禮物。”

“禮物?”狐疑地看了看空幻,但對於手中看起來精製的小雕像,楚潔還是顯得很喜歡:“禮物就是送東西吧,空幻你有在夢裏說過,不過從來沒送過就是了。”

“呵呵,難道豐收祭要送禮物?”

“嗯,這個,也算是吧。”聽到楚潔的隨口之言,空幻有些尷尬地笑了笑,但當他重新擡起頭來時,卻只能滿頭黑線地看着絕塵而去的楚潔,而對方還很有禮貌地留下了一句。

“那麼,我去給咱的女僕大人送禮了,好好休息哦,空幻。”

擦了擦冷汗,空幻疑惑地看了看被裝在藤框中的一堆物品。

“也不知道8051、小靈韻和楚玲那邊怎麼樣了。”

這時,前方一個熟悉的身影經過。

(誒,暗血?)

想了想,空幻還是從藤框中取出一個手鐲樣的東西,然後向暗血走去。

(雖然是同一個人,但差別還是很大,而且對方也是女的。何況,不是也有很多人會給自己送禮嗎,所以,也沒什麼吧……大概。)

……

暗血收到禮物時,反應很是冷淡,只不過對手鐲的製作技術,進行了一下‘客觀公正’的點評而已。

當然,是負面的。

但空幻還是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一絲欣喜。

仔細想想,自己這個空幻,從人類時期開始,似乎就有些孤僻,而三意識分身繼承空幻的性格,即便有細小的差異,但大體上幾人依然有些孤僻。

這麼算來,這次暗血收到的禮物,雖然不算第一次,但也應該很少吧。

帝妃臨天 想到這兒,空幻自己也有些默然,他好像一個禮物都沒有收到過。

然後,農田。

“這個,灰理,我是男的啊。”

當在農田查看穀米狀況,計劃着明天的收割安排的白農,收到了空幻遞過去的一串很是漂亮的項鍊之時,整個人都囧了。

那神情,要多古怪有多古怪。

“你在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

空幻很自然地瞭解到對方的想法,並立即予以堅決的反駁,要不然會出人命的。

看了看四周,發覺白敏不在,空幻這才說出了原因:“這是給白敏那個丫頭的啊,當然是要你自己去送,反正我這次做了這麼多,就當豐收祭大派送了。”

“哦,嚇死我了。”重重地舒了口氣,白農擦了擦額角的冷汗,這才握着這串項鍊向白敏所在的地方飛去。

“喵的,同樣是我,思想怎麼這麼不潔呢?”

“那麼,接下來是誰呢?”

看了看還剩下十幾樣的東西,空幻在空中不斷依靠着氣流,慢慢地滑行着。

雖然在嘎山認識的人很多,但空幻總想將這些送給最親近的人,但算來算去,似乎除了靈雪、靈韻之外,就只剩下原嘎嘎小隊的人們了。

“想來想去,結果我還是那麼孤僻啊。”苦笑着搖了搖頭,空幻終於想起了一個人。

楚琴

對於靈魂級的空幻而言,此刻雖然自然散發的球形精神力,擴散的範圍只有幾十米。

但依靠不低的精神力控制能力,將精神力凝成一束進行的掃描模式,卻有幾公里半徑,所以要找一個人還是很輕鬆的一件事。

看着正坐在山崖邊修煉着識想術的楚琴,空幻嘆了口氣,小心地降落到對方身旁。

而整個過程,楚琴都毫無反應,看起來已經進入深層次的識想鍛鍊之中,可是……

坐在山崖邊,空幻望着遠處熱鬧的集市,回望了一下此刻神情平靜的楚琴。

一開始,對方被空幻寄予了厚望,當初在電石巢穴時,更是被分配爲臨時頭領,成爲空幻之下的第一人,做的也的確很不錯。

如果一直堅持下去,現在的族羣族長恐怕就不是靈雪,而是楚琴了。

但是,楚琴看起來很穩重的外表下,卻有顆過於急功近利的內心,在出現數次事故之後,空幻不得不將其安排到了輔助工作上。

雖然這樣做的空幻,其本來目的只是好心地想給楚琴上一個保險,或者說將楚琴安排到適合的地方,但空幻這樣的動作,帶給其她人甚至於楚琴的感覺,卻是‘空幻對楚琴產生了疏遠’這種情況。

而之後,空幻又越來越忙碌,導致沒有多少……或者說根本沒有時間去關注她,導致這種情況更加嚴重。

在現在的空幻看來,當時楚琴不適合做那些事,不是還可以帶在自己身邊不是,但那時空幻卻沒那麼多想法。

不知道是不是被疏遠,讓楚琴感到很不適,以至於內心產生了迷惘,十幾年前就已經是靈魂級中期的她,到現在實力卻還只是靈魂級高期。

但就在這十幾年,從前大多弱於她的原嘎嘎小隊成員們,楚霞、楚潔、楚玲、楚電、楚易都已經是幽神級;楚正、楚臣雖然存在感極低,但也是靈魂級巔峯的守護神;唯獨之前空幻非常看好的楚琴,卻依然只是靈魂級高期。

十幾年幾乎不得寸進,此刻的楚琴卻依然在練習着識想術,空幻也不知道該說是楚琴想不通呢?還是楚琴固執。

但究其根本,還是空幻自己不擅長用人和管理吧,這是空幻自己考慮出來的結論。

如今有了一次三意識分身,從最弱小的時候開始修煉,空幻也知道了很多修煉上的關鍵,並總結出了一些經驗。

除了個體資質的問題外,修煉的提升,主要還是在於心理上。

陰魂級向靈魂級突破,需要的,是一個較爲穩定的目標或者信念,而且保持內心的純淨,這就是有時靈魂級給普通人的感覺,就是‘很固執卻又很單純’的原因。

也就是說,心思越複雜,越難提升。

而總結族羣現有七名幽神級的經驗,他也得出,靈魂級向幽神級突破,更是需要一股近乎執念的,用玄幻點的話說,就是尋找自己的道。

楚琴現在的這種情況,顯然是因爲心理的迷惘,導致修爲的止步不前,但對此空幻也毫無辦法,他對自己的言語和說教能力的信心,完全是負數。

看了看不遠處漸漸下落的太陽,以及身旁依然沒有從修煉中退出來的楚琴,空幻嘆了口氣,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然後,他從背上的藤框中取出一串項鍊,想了想,又取出一個手鐲,輕輕地放到楚琴身前的草地。

落魄千金:薛少認真疼 “今天好好休息一下吧,去逛逛集市。”

說完,他也不管楚琴有沒有聽到,就從山崖上跳出,展開翅膀滑翔着離去。

而在山崖上,楚琴緩緩睜開雙眼,看了看地上的兩件物品,又看了看飛遠的空幻,輕輕地咬了咬牙,緊皺的眉頭卻漸漸鬆開。

※※※

11月12號,中心省嘎山市和水藍省的穀米收割正式開始;

11月21號,一省一市的收割完成,所有穀米,除留下基本的食物以外,其餘的全部入倉,並一邊開始依靠驅趕重型恐龍等方式,加緊加快修建二環以內的省際土路;一邊安排向全族羣已經改制完成的省市運送種子,用於明年的種植。

12月2號,豐收祭正祭結束,農耕收割之後,整個族羣重新迴歸平靜,而乘着還未完全入冬,天氣稍微平和,一省一市的建築,也開始進入最後時刻。

時間,就這樣一點點地流逝,當我們跨出一大步,邁入新的一年時,已經是4個月後了。

又一年的1月1號,中央行政院。

此刻,寬敞的大院子裏,正在舉行着一次高層的閉門茶話會。

尤物當道 有關這個【茶】,其實也就是一些看起來像茶的樹葉而已,所以在味道上,也就不能抱有什麼期待。

不過,至少可以讓喝膩了甜水的衆人,都感到別有一番風味。

對此,找遍整個一環的白農,已經感到很是滿足,當然,如果沒有空幻和暗血的抱怨,他會更滿足。

而此時參加會議的,也只有七人:空幻(職務不明,可作爲行政顧問)、白農(同樣職務不明,可作爲農牧顧問)、暗血(族羣民兵的最高指揮官)、靈雪(族長,名義上最高統帥)、楚霞(教育部長,統管所有學校)、楚潔(東部正神)、楚電(西部正神)、楚易(南部正神)、戰鐮(北部正神)、楚琴(發改部部長,統管發展改革部門)。

雖然對於楚琴是何時、因何突然間醒悟了,空幻和衆人一樣一頭霧水,但楚琴不說,衆人也不好問。

但這卻不妨礙瞭解楚琴能力的幾人,將其安排到這個重要部門任職,何況,現在的楚琴已經是靈魂級巔峯。

(恐怕兩三年內,族羣可以再出現一位幽神級了。)這是楚霞當時,見到一直以來都處於若有若無狀態的楚琴時,對周圍的人們發出的感慨。

至於四部正神齊聚一個地方,這裏還要涉及到神殿領域的一個問題。

一般來說,一個神都離不開自己的神殿領域的,當然,8051所說靈神可以,但現在族羣連陰神都還沒有,那東西就暫時不用想了。

不過,因爲四部正神神殿,都是遷移到嘎山城外的,之前還沒想過神殿領域問題的衆人,在第二座神殿移來之後才發現,兩座神殿都不低於四級的神殿領域,居然因爲擴散範圍較大,而在邊緣區域相互交織在了一起。

而在這個交織的地區,彷彿是公用的神殿領域一般,兩個神都可以出入。

不過,其作用可能因爲不同神的領域抵消,而只剩下最初的保護亡魂和讓正神行動這兩個,但對衆人而言,依然算是意外之喜了。

而由於四座正神神殿分屬四面,交織起來的領域,正好將中央的行政院等幾座核心建築給包圍,使得四位正神都可以在這裏自由活動。

說起來,這還是四位正神在成爲正神之後,第一次能夠面對面地聚集在一起,所以四方都顯得有些唏噓感慨,即便一直大大咧咧的楚潔也是如此。

“這次也只是大家聚在一起閒聊一下,順便談談某些東西。”

等大家都閒聊的差不多,靈雪這時纔將正事提出來。

因爲這些正事大部分都是計劃好的,所以也只算是讓衆位高層瞭解一下實施的情況而已:“按空幻所說,明年正式改制完成之後,就要設定【節日】和【大會】。”

“節日,說實了就是玩,暫時就定了兩個:一個是【豐收祭】,時間是每年穀米收割的前後,分爲初祭和正祭,要做的,主要就是【聚會】和【祭天】;另一個是【年祭】,時間就是每年1月1號,要做的同樣是【祭天】和【聚會】,不過年祭鼓勵親人聚會,而不是地區聚會。”

“大會,這個想來我也不用說是什麼東西了吧,我們現在就在開小會,大會只是說人更多,時間更長而已。暫定的只有一個,就是每年1月2號至10號,開【年會】總結一年的發展,並規劃下一年所需做的事情而已。”

這時候,靈雪看了看周圍大多沒什麼表示的人,自己也暫時放下手中的文件,端起茶杯開始品味起人生來。

而她脖子上,那一串亮閃閃的項鍊,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燦燦生輝。

當然,同樣的還有楚霞和楚琴,楚潔則把玩着手中的小雕像。

不知怎麼的,這一幕讓空幻感到了一種莫名的壓力,讓他的行爲都顯得拘謹起來。

如果這些飾品放在空幻所來的人類社會,那隻能算是毫無特色,但此刻搬到如今纔剛剛出現閒暇時間,開始釋放創造力的嘎嘎猿文明之中,則成了不折不扣的藝術品。

簾幕卷清霜 特別是當作爲高層,更多的是標誌人物的靈雪她們帶上之後,不到幾天,嘎山的女性就幾乎人手一串,甚至於部分男士也不甘示弱,當然,那給空幻的感覺更像是多了一羣巫師。

好吧,現在這個社會,男女分別神馬的還是表想了,否則真出現,也只是男性被欺負罷了,看看幽神級中有多少女性就知道了,嘎。

至於這些飾品……想想那些考古挖掘出來的幾千年前的裝飾品,大家就可以想想空幻做出來的東西,以及嘎山的成員們的跟風之作的水平了。

“對了,白農,明年改造完成,後年就要正式開始使用年號,曆法上真的沒問題嗎?”這時候,似乎發覺有點冷場,自覺身爲主意識應該做帶頭作用的空幻,轉頭看向一旁的白農。

白敏因爲慢慢開始學習起小兔子們的交流方式,而長時間和十幾個,由嘎山高層們挑選出來的,擅長能量控制,並且聰明機靈的嘎嘎猿一起,悶在了那些網兔現在所在的嘎山城一角。

以至於最近,被妹妹拋棄了的白農,看起來很有些形單影隻的蕭瑟感。

這讓空幻等人都感到很是好笑的同時,卻也不好說什麼。

點了點頭,白農顯然沒注意到空幻正在想的東西,否則會不會惱羞成怒,來個‘白農大鬧會場’的戲碼就不得而知了。

“一開始,我的想法是等有了一部完善的歷法之後,再在遇上大事的時候,才正式開始使用年號。”

“不過,這兩年的使用看來,每年其實一樣要更新曆法,實際上用上年號反而會更加方便些。”說到這兒,白農自嘲地搖了搖頭:“所以,只能說我以前考慮的太少了,但現在改過來也不遲。”

“哦,那就好。”笑了笑,空幻看向靈雪,對方也瞭解地點了點頭說道:“其實,明年改革正式完成,一城十七省的正式完善,也算得上是絕對的大事了,所以,明年1月1號,就定位爲元年1月1號吧。”

“對了,稱呼就用‘公共紀元’,也就是‘公元’吧,這上面不帶什麼色彩,正好可以在以後遇到文明物種時,向他們推行,以便於整個雙月星甚至以後宇宙的統一使用,畢竟我們不可能一個物種統治世界。”

說到這兒,就能顯出空幻的野心。

但對此,在場幾人都沒什麼想法,在確定元年後,用公元元年的話,那麼算起來今年就是公元前1年。

說起來似乎也沒什麼不好,而記錄歷史的人也能有個依據了。

代表文明進入正軌的歷法,就這樣在幾人討論下定了下來,嘎嘎猿的文明雖然還沒有正式開始推行曆法,但在在座幾位心中,早已經開始運行了。

“不過,現在族羣是不是應該取個名字呢?”楚霞開口說道:“難道一直用嘎山?還有嘎嘎猿,我們可以稱爲人了吧。”

“嘎山也不錯,不過我對空幻的取名能力表示嚴重懷疑,所以大家想個更好的名字吧。”這時候楚潔居然首先跳了出來,讓空幻好一陣尷尬。

“那個,你們有什麼好意見麼?”

“我們這一族的標誌攻擊就是電力,也就是雷霆,所以我覺得可以叫雷霆族。”

“感覺好像俗了點。”空幻在腦海中想了想,還是不怎麼滿意地搖了搖頭。

而楚霞似乎也不同意,畢竟這讓她想起了在雷雲中的遭遇。

雖然那次,楚霞因禍得福長出了雷霆之翼,但帶給楚霞更多的還是當時轉化時的痛苦,所以她也搖了搖頭說道:“還是用其它的吧,說起標誌,除了雷霆,我們這一族還有大量的祭司……嗯,對了,我們嘎嘎猿很團結,要不叫團族?”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