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秦宇說罷便走了出去,他可在病房裡待不下去了,接下來林晚晚還指不定怎麼用故事來指桑罵槐呢。

2020-11-02By 0 Comments

秦宇在吸煙區為自己點了根煙,煙霧從他的指尖慢慢飄過,他深吸一口,吐出來一個煙圈,自言自語道:「不行,我得想個辦法對付一下她,要不然她還以為我好欺負。」

秦宇靈機一動,你會講故事我不會嗎?我也指個桑,罵個槐,

「哼,我這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秦宇又將煙嘴遞到自己唇邊,狠狠的吸了一口。

他走出了吸煙區,在走廊之中微微踱步,估算著林晚晚的故事講的也差不多了,便朝病房走去。

哼哼,小丫頭片子,竟然敢惹我,這次我一定讓你下不來台。秦宇已經為林晚晚量身打造好了一個故事,只待給葉文宇講了。

「請問,林沫沫的病房在哪裡?」秦宇正想著,突然被一個人打斷了。

季相如面上掛著標誌性的笑容,看向秦宇,靜靜的等待著他的答案。

又一個問大嫂的,秦宇目光在季相如身上上下打量著,季相如因為剛剛見完客戶,此時正穿著一身黑色西裝,手裡捧著康乃馨。

嗯,我知道了,這個人一定是大嫂的哥哥,不行,我一定要抓住這次機會。

想著秦宇臉上不經意間露出喜色,看向季相如示好的說道:「大哥,你是找林沫沫是吧?我是她弟弟,你也不用問為什麼沒見過我,等你見了她,她自然會告訴你。來來來,這邊走。」

秦宇不由分說的拉著季相如朝著林沫沫所在的VIP病房走去。

林沫沫還有個弟弟?我怎麼不知道。季相如有些好奇,但見他對自己如此熱情,還要帶自己去找林沫沫,季相如自然也很樂意。

咔噠,秦宇一把推開了病房的門,引著季相如便走了進去,邊走還邊興奮的說道:「你們看我帶誰來了?」

說著,他還特意看向了顧以寒,做了個得意的神色。

秦宇微眯著雙眼,美滋滋的。怎麼樣?我這次做的不錯吧。其實我也不用多少獎勵,要不你就把你的那輛林肯加長送給我,我還沒嘗試過在那種車裡玩玩呢,不過想想都刺激的不得了。

「這人是誰啊?」出乎意料的是,秦宇沒有聽到顧以寒的誇獎,也沒有聽到林沫沫的驚喜,而是一道來自林晚晚的質疑。

什麼!這不應該是大嫂的哥哥嗎?林晚晚怎麼會不認識,難道我搞錯了?不對呀,我明明聽到他說他要找大嫂的,我不可能聽錯。

季相如的目光首先落到了林晚晚的身上,看到她正坐在葉文宇的床頭,用手撫著葉文宇。

這應該是林沫沫的妹妹吧,躺著的那個應該就是她這次做手術的對象,葉家的孩子了。

隨即目光一轉,便看到了滿眼充滿著不善目光的顧以寒。

季相如剛剛還洋溢著笑容的面瞬時間冷了下去,兩道如劍的眉毛也彎在一起。他怎麼會在這!

不待季相如有所反應,林沫沫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你怎麼來了?」她有些驚奇,季相如怎麼會來看自己,而且還被秦宇帶進來了,難道秦宇不知道顧以寒和季相如之間有矛盾嗎?

季相如循聲看向躺在病床上的林沫沫,此時的她面容微微帶著憔悴,比平時要白上不少,但卻遮蓋不住她原本的美麗面容,在季相如看來,此時的林沫沫也是別具風韻的。

「嗯嗯,我剛好路過這裡,想起你應該做了手術,便上來看看你。」季相如臉上再次掛起了一道微笑,朝著林沫沫解釋道。

聽到兩人的對話,秦宇也是鬆了口氣,我就說嘛!我怎麼可能把人帶錯地方,那小丫頭片子不認識,想來不是大嫂的親戚,那麼就是同事了,不管是什麼,反正是自己把他帶來的,怎麼著也算是有功吧。

「哦,我剛在外面打聽你的病房,便遇到了他,他說是你的弟弟,便帶我來了。」季相如見林沫沫兩眼在自己和秦宇之間帶著詢問之色來回徘徊,便開口解釋道。

嗯嗯嗯,不錯!不錯!我果然沒白帶你進來,還知道替我說話。

「沒錯,他在外面說要找你,我便把他給你帶進來了。」秦宇搖了搖頭接著說道,「這點小事兒也是我應該做的,不足掛齒,不足掛齒。」

同時秦宇瞥向林晚晚,臉上別提有多得意了。

切!不足掛齒你一直說,還強調人是你帶進來的幹嘛? 林晚晚隨即觀察到了顧以寒如匕首似的眼睛射在季相如身上,不懷好意的笑著朝秦宇說道:「嗯,你果然做了件好事。」

切,那是當然了。

不過秦宇很快聽出了林晚晚話語中的諷刺。

哼!你這就是嫉妒,赤~裸裸的嫉妒!

秦宇不屑一顧地望了林晚晚一眼,邀功似的向顧以寒問道:「怎麼樣,顧哥,這次我沒給你丟臉吧。」

這貨是真傻還是假傻啊!難道看不出來姐夫現在不高興了?

隨後林晚晚打量著季相如,這應該是姐夫的情敵吧?要不然怎麼他一進來,姐夫頓時間就不高興了?嗯,長得倒也挺帥,姐姐的魅力果然大啊。

「嗯,好,你做的很好。」顧以寒陰冷著雙眼看向秦宇,吐出幾個字來。

「那當然了,也不看……」秦宇還未說完,便感覺到了一陣寒意冷徹入骨,硬是將到了唇邊的話咽了回去。

現在這是什麼情況,難道我把人帶錯了?不行我得趕緊溜,看著顧哥的眼神多嚇人啊。

感覺風向不對的秦宇輕咳一聲,吞吞吐吐的說道:「那個,我……我突然有些……有些尿急,先出去上個廁所,你們聊,你們聊。」

說著秦宇便一溜煙的躥了出去。

看著措手不及的秦宇,林晚晚差點笑出聲,不過她也知道這種氣氛她可不能笑,憋得她身子不停的顫動,一陣內傷啊。

「我的女朋友,就不勞煩季總費心了,現在看也看了,沒什麼事,季總就去忙吧,我知道季總你日理萬機,因為看沫沫,耽誤了你的生意,我們可吃罪不起。」

顧以寒面對自己冷眼相待的季相如自然也不會客氣,嘴中更是強調著林沫沫是自己的女人。

「顧總哪裡的話,我們這個位置的人你還不是很清楚,哪裡有什麼忙不忙的,能做成的生意自然而然的就能做成,不能做成的就算勉強也沒有用。再說了我和林小姐也是朋友,來看看朋友的時間還是有的,倒是顧總好像有些擔心啊,林小姐可還沒說什麼,你這反倒下了逐客令,你這樣做也不顧及林小姐的感受,好像不太妥吧。」季相如也是針鋒相對,多承不讓。

說著季相如將花擺到了林沫沫的病床旁的柜子上,笑著向林沫沫,淡淡說道:「林小姐,這是我給你買的康乃馨,希望你早日康復。」

林沫沫心中對一見面就能掐起來的二人早已無奈,她還真有讓季相如早點離開的想法,當然她是不會說出口的,畢竟人家也是專程來看自己的,再加上自己還要做他的採訪,就更加不能說了。

林沫沫臉上一陣苦澀,訕訕的笑了笑,剛要道謝,就被顧以寒一句冷冷的話打斷了。

「季總可真是不好意思,沫沫她對花粉過敏,不能聞花香的,你的好意我們收下了,至於東西,你還是帶回去吧。」顧以寒看向季相如,眼神和和微微上揚的嘴角都帶著玩味。

顧以寒!你這麼做是不是有點過了,人家再怎麼說,也是來看我的,而且我們兩個根本沒有什麼,人家也說了只是拿我當朋友。

林沫沫心中有些不悅,柳眉也微微變得顰蹙起來。

我真的重生了 大BOSS纔是真絕色 「哦?林小姐對花粉過敏?我怎麼不知道?上次在我公司林小姐可還說我辦公室的花很香呢,我還準備送林小姐一些,怎麼到了這裡,林小姐就對花粉過敏了?莫不是顧總不想讓林小姐收我的禮物,故意這麼說的?」

季相如怎能不知顧以寒的意思,他直接將其點破,笑著看向顧以寒,我看你怎麼說。

林晚晚此時也為顧以寒捏了把汗,要是答不上這一番博弈可就輸了。

林晚晚從兩人的話鋒開始便站到了顧以寒這邊,至於什麼原因,就連林晚晚自己都說不上來。

顯然林晚晚小看顧以寒了,再怎麼說顧以寒也是商業圈裡的老油條了,要是這麼一句話都接不上,他真的可以回家種地去了。

「哦?季總是認為你比我更加了解我女朋友了?如果季總不相信,我現在就可以讓沫沫檢查一下。」顧以寒輕疑一聲,隨後篤定的說道,彷彿他才是真理一般。

顧以寒慢步走到林沫沫的床頭,一把將季相如為林沫沫買的康乃馨一把扔到了垃圾桶里,隨後叫來了護士,開口說道:「麻煩你把垃圾桶倒一下。」

「好。」那護士答應一聲,便將盛放著季相如所送鮮花的垃圾桶拿了出去。

林晚晚心中大呼霸道,心中不由得有些崇拜顧以寒,姐夫真是太強勢了,面對自己的情敵都這樣,簡直無敵了。

季相如面色一下變得凌厲,呼出的氣也像刀鋒一樣在空氣中充斥著,顧以寒也是不懼,向著季相如踏出一步,嘴角上揚,帶著挑釁看著季相如,整個病房都變得壓抑起來。

林沫沫看著隨時都有可能出手的兩人,心裡不由得慌亂,奈何自己處在這樣的位置,替誰說話都不好,於是連忙向林晚晚求救。

看到林沫沫的眼色之後,林晚晚心領神會,自然明白姐姐的意思,隨即站起身來,乾咳兩聲,拉著季相如的臂膀,微微用力,笑著說道。

「這個哥哥有所不知,我姐姐確實對花粉過敏,上次在你公司聞了之後,回去胳膊起了不少的小點子,想來我姐姐不好意思跟你說,這次你送花來,倒讓二位產生誤會了。」

林晚晚說著便面露責備朝著林沫沫小聲呵斥道:「姐,你看看你做的都是什麼事啊,現在弄的這兩個大哥哥誤會了,多不好啊。」

林沫沫心中不由得誇讚林晚晚聰明,應聲答道:「季總,我妹妹說的都是真的,不過上次是季總辦公室的花真的很香,我一時忘了,也沒在意,過後我也覺得沒必要再提了,所以也就沒跟你說。」

這時倒垃圾的護士回來了,季相如望向垃圾桶內,此時已是空空如也,瞪了顧以寒一眼只好作罷,極不情願的朝著顧以寒拱了拱手,說道:「如此倒是季某誤會顧總了。」 「這哪裡能怪季總啊,要怪也怪我,沒跟季總說清楚。」林沫沫看著火藥味十足的兩人連忙打著哈哈說道。

季相如心中對顧以寒十分不爽,臉色也是十分難堪的說道:「這哪裡怪你,我錯就是錯了,作為季氏集團的總裁,錯誤我還是敢承認的,倒不像某些人。」

某些人?是在說姐夫嗎?林晚晚有些搞不懂季相如話中所指。

林沫沫也是一頭霧水,什麼意思?意思是說顧以寒犯錯了不敢承認了?

顧以寒對季相如所說心知肚明,那件事始終如刺刀般狠狠地扎在顧以寒的心頭之上,每次提起,顧以寒都是後悔不已,心裡隱隱作痛。

面對季相如所說,顧以寒雙眼微眯,眸底之中充滿了冷意,仿若化不開的萬年寒潭,嘴唇慢慢吐出一句話來:「季總可真是能為別人費心,先把自己的後宮處理好再說吧。」

顧以寒嘴角帶著一絲譏笑,好像在笑季相如,又好像在自嘲。

季相如搖了搖頭,不以為然的笑著說道:「顧總真是取笑我了,我哪裡有顧總那種艷福,紅顏知己多不勝舉,個個還都貌美如花,真叫人羨慕不已。」

隨即季相如話鋒一轉,接著說道:「不過顧總,我可要奉勸一句,林小姐可是個好姑娘,顧總千萬別再做了負心人,到時候作為林小姐的朋友,我可不答應。」

季相如的話好像是在開玩笑,但字字扎心,顧以寒眼中的寒意更甚。

「當然,身為一個有魅力的男人,身邊有一些紅顏知己自然也是正常,等什麼時候季總也像我一樣有魅力了,就不會羨慕了。」

顧以寒毫不示弱的接著說道:「至於季總的勸告我想那倒是多餘的了,我和沫沫之間都是毫無保留的。」

林沫沫聽到顧以寒所說,心中不由得鄙夷:哼!什麼人啊!說謊話也不嫌臉紅,什麼叫我們之間毫無保留,明明是我對你毫無保留,而我一點都不了解你。

哦?毫無保留?那林沫沫怎麼還問我關於程可歆的事,知道后還有些驚訝?

季相如當然知道顧以寒說的可不是什麼真的,而是在將他的軍,季相如也懶得理會,聳了聳肩笑著說道:「希望真的如你所說。」

隨後也不理會顧以寒的反應,徑直走到了林沫沫的面前,頓時間換上一副親人的面容,嘴角微微上揚:「這次你和你弟弟剛剛做了手術,身子還很虛弱,剛好我認識一位營養師,這兩天我便讓他給你做些補品。」

林沫沫聽了知道自己肯定不能答應,連連拒絕:「季總,這怎麼好意思呢,你的好意我心領了,至於你說的營養師,我看還是算了吧。」

林晚晚的眼神落到季相如身上,不由得感嘆,老姐的魅力可真是大啊,一個個的都這麼關心啊。

「你看,這不是就跟我見外了?我們都是朋友,更何況你也在做我的採訪,等你早日好了,我也好接受你的採訪,來提高我公司的知名度呀!」季相如再次開口說道。

我……

開什麼玩笑?用我的採訪來提高你的知名度,怎麼可能?季氏集團的知名度難道還不夠響嗎?

雖然林沫沫知道這根本就是季相如讓自己妥協的理由,但她根本沒有辦法拒絕啊,總不能說,不行,我不想早日康復做你的採訪吧?

「這……」林沫沫有些為難的說道,同時她側目看向了顧以寒,看他怎麼說。

誰知道顧以寒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被林晚晚答應下來:「好啊,好啊,這樣吧,一會兒我給你個聯繫方式,到時候你直接讓那個營養師聯繫我吧,我怕他來的唐突,打擾到我姐姐休息。」

哪裡有人嫌棄別人給自己送補品啊,要是怕吃不了這不是還有我呢嗎?

見林晚晚答應下來,林沫沫暗道不好,連忙喊道:「晚晚!」

林晚晚卻不以為然,安撫地看了林沫沫一眼,隨意的說道:「姐,你怎麼忍心辜負你朋友的一片好意的。」

「我……」林沫沫被林晚晚咽的說不出一句話來,所以也不管了,反正這件事也不是自己答應的,顧以寒應該不會找自己茬吧。

「好好好,那就辛苦你了。」季相如見林晚晚直接替林沫沫答應下來,面露喜色朝著她感激道。

「不辛苦,不辛苦。」林晚晚也是笑著回答,她此時覺得季相如有點傻乎乎的,我是來吃的,有什麼辛苦的。

礙於林晚晚的原因,顧以寒也不好再多說什麼,站在那裡一言不發。

季相如想了想,自己還是下次再來吧,現在顧以寒在,哪裡能跟林沫沫聊的上,盡和他打嘴仗了,而且還影響自己在林沫沫心目中的形象,划不來的。

此時季相如並沒有了玩味的興頭,他是真的想追求林沫沫,具體原因甚至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也許是因為林沫沫和其他女子不太一樣吧。

「林小姐,你多注意休息,正好我那邊還有些事就先走了,下次再來看你。」季相如面色溫柔,語氣也是極為輕細,林沫沫不由得控制住內心的感嘆,要是顧以寒也像他一樣就好了。

可是如果顧以寒真的變成他這個樣子,我還會喜歡顧以寒嗎?我到底喜歡顧以寒什麼呢?他那麼壞!

等等?季相如剛剛說什麼?林沫沫從失神中走了回來,有些無奈,大哥,你可饒了我吧,下次千萬別來了,你這和顧以寒見一次掐一次的,我都快忍受不了你們兩人了。

「真是感謝季總關心了,我會多注意休息的。」林沫沫先是客氣的回答道,接著向季相如推脫道,「季總其實不用來照看我了,我這邊也沒什麼事,醫生也說了,多休息休息就好了,倒是季總你打理著整個季氏集團,整日里業務繁忙,我也不好意思耽誤季總的時間。」

嗯,不錯,說的不錯!我還以為你不會拒絕呢。

顧以寒聽著林沫沫所說,微微點頭,顯然對其表現很是滿意。 季相如仍然笑著,不過這一絲笑容在其臉上略顯僵硬:「林小姐放心吧,即使再忙,看望朋友的時間我還是有的。」

季相如雖然心裡知道林沫沫這是客氣話,她壓根就不想讓自己來,可是自己不來行嗎?林沫沫生病了,顧以寒天天都在她身邊照顧著,而自己卻不來,那還怎麼追?指不定完蛋了。

所以季相如寧願厚著臉皮來,也不願順著林沫沫的意思。

「好了,季總的時間金貴,我們也就不多耽誤了。」對於季相如,顧以寒一向是以牙還牙,以血還血的,季相如既然看不慣自己,那自己又怎麼會給他好臉。

「沫沫呀,你就在病房裡好好休息,季總再怎麼說也是大老遠的跑了一趟,我也出去送送。」顧以寒朝林沫沫望了一眼,淡淡的說道。

林沫沫聽了顧以寒所說一下子懵了,不知道顧以寒葫蘆里到底賣著什麼葯。

你和季相如好像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鬼才相信你會好心的去送他呢?

兩人出去不會打起來吧,林沫沫心中有些擔心。

於是她一邊恩了一聲答應著顧以寒,一邊又朝著林晚晚吩咐道:「晚晚,你也出去替我送送季總吧。」

林晚晚自然明白姐姐的意思,一口答應下來:「好。」

林晚晚還未起身,就聽到季相如拒絕道:「不用了,你姐姐現在身體還虛,還是留個人在身邊照顧著吧。正好我和顧總也挺長時間沒見面了,正好聊兩句。」

季相如也想知道顧以寒送自己出去他要幹嘛,心中也是十分不屑,顧以寒,我看你能拿我怎麼辦?像你這種人就不配擁有愛情,上次顧遲將程可歆娶了,這次我要把林沫沫給娶了。

林晚晚雖然鬼點子多,但季相如本人都拒絕了,她頓時間也沒了辦法,有些無奈的看向了林沫沫,好像在問現在怎麼辦?

對於季相如的拒絕林沫沫也有些無奈,不過倒也不算意外,畢竟兩人都是大家族的下一任掌舵人,再加上彼此之間有些矛盾,誰也不服誰也是正常。

「那好吧,季總路上小心。」林沫沫此時也沒有別的辦法,也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禱兩人都別衝動。

咔噠一聲,vip病房的門剛剛關上,林晚晚就跳下了床,坐到了林沫沫的床頭,八卦的問道:「姐,你魅力可真不小啊,怎麼除了姐夫,還有另外一個備胎啊,快跟我說說怎麼回事。」

林沫沫對自己的這個妹妹有些無語,怎麼就備胎了!

「怎麼姐?還不好意思了?你可別跟我狡辯哪,明眼人一看就看出來那個什麼季總對你有意思了,別告訴我你沒看出來。」

對於季相如喜歡自己的事,林沫沫也隱隱約約猜到一些,但好像作為朋友,季相如做的又沒什麼。

「姐,你倒是說話啊,不會真的想釣我胃口吧,我可還想知道怎麼讓兩個響噹噹的總裁喜歡上自己呢,妹妹我也好學習學習,到時候也給你找上個好的妹夫不是?」林晚晚見姐姐半天不說話,有些急了,接著問道。

「我……我說什麼呀?」林沫沫對自己的妹妹徹底無語了,說的好像是自己主動勾/引他們兩個似的。

「當然是說你是怎麼勾/搭上那兩個年齡不大但成就不小的帥歐巴的了。」

「什麼叫勾/搭啊。」要勾/搭也是他們兩個主動勾/搭我的,尤其是顧以寒,我怎麼可能去主動招惹那種人。

「額……是認識,認識,一時嘴快,用詞錯誤,用詞錯誤。」林晚晚尷尬的解釋道。

林沫沫看妹妹這架勢,問不出來個結果是不肯罷休的,於是搖了搖頭,朝著她說道:「都是我在做採訪認識的。」

林沫沫自然不能說她和顧以寒是在民政局認識的了,要是被林晚晚知道了,到時候又免不了一頓追問,自己要是一時說漏了嘴,那一切可就全完了。至於季相如本來就是在採訪的過程中認識的。

「採訪中認識的?難道是屬於一見鍾情,不會這麼強吧?」顯然林晚晚認為姐姐說的有些差強人意,向著林沫沫質疑道:「兩個頂級集團的總裁,會在記者招待會讓一個記者吸引眼球?姐,你確定不是在跟我開玩笑?」

林沫沫也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圓了,只好硬著頭皮說道:「是專訪,那種一對一的專訪,公司派我去做他們兩個人的專訪,為了完成任務,我也便硬著頭皮去了,可是採訪這兩個人談何容易,我便天天在他們公司門口守著,也許是我的毅力堅毅吧,讓他們兩個另眼相看了。」

「真的?就這麼簡單?」林晚晚兩道眉毛微微上挑,有些懷疑林沫沫所說。

林沫沫見妹妹信了大半,便更加篤定的說道:「當然了,我好好的騙你幹嘛。」

同時有些不甘的說道:「你認為很簡單嗎?你去扛著著大相機試試看啊,我也不知道被前台和保安數落了多少次呢!你竟然還不信我!」

說著林沫沫小嘴嘟了起來,脖子一扭,好像賭氣了似的不再看林晚晚。

「好了,姐,我信你還不成嗎?」林晚晚還以為姐姐生氣了,開口哄道。

「哼!」林沫沫依舊不理會,故意一副生氣的樣子。

「姐?你確定這樣好嗎?」林晚晚詭異的笑著,兩條眉毛上下飛舞著,同時手嚯的一下子鑽到了林沫沫的被窩裡,朝著林沫沫的小腹抓了過去。

林沫沫很怕癢。作為她的妹妹,林晚晚深知這一點。

「晚晚,快停下了,好癢啊!」林沫沫由於身子還很虛弱,不能有大幅度動作,奈何癢的她受不了了,只能一點一點的蠕動著身子,嘴笑的合不攏了都,卻帶著一絲痛苦之色。

「你原諒我沒?」林晚晚朝著自己的姐姐威脅的問道,同時手上的動作更加兇猛起來。

「咯咯咯!我……我原諒了!咯咯!晚晚,快…快停下來。」林沫沫被癢的上氣接不上下氣,向林晚晚求道。 林晚晚見姐姐向自己妥協了,手上動作便停了下來,還是不放心的說道:「你可不許耍賴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