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秦新月看向辰夜道:“那位長孫然姑娘爲了救你施展冰心**功辰夜你可知道代表着什麼嗎”

2020-11-06By 0 Comments

不待辰夜應她秦新月轉瞬後掃向念晨的目光中頓時有着幾分無奈和憐惜

“在平日裏冰心**功只是一門gōngfǎ雖然高深也僅是gōngfǎ也大多數武者xiūliàn的gōngfǎ一樣xiūliàn之時吸納天地靈氣但”

儘管是對念晨有着憐惜可秦新月在說話的時候仍然是對長孫然有着欽佩甚至是動容:“她救人施展冰心**功就要將處子之身交給你因爲冰心**功還有另外一種功效融合魂魄”

辰夜一驚難怪當天好起來後自己的魂變層次就猛然提升進而要面對進入初形境界時候的天罰雷劫

原以爲那是鬼真人送了自己一場造化後所以才這麼快原來並不是這樣的可這一切竟然是長孫然付出瞭如此大的代價才換來的

自己一直以爲是負了她可從來就沒有想過原來的負會是如此之大

念晨神色亦是大驚冰心**功什麼的究竟怎樣神奇她完全不理會劍宗所擁有的gōngfǎ比之冰心**功絲毫不弱可長孫然已經將女子最爲珍貴的身子給了辰夜

孫偉和黃雨看着念晨心中不由大爲心疼

乾老道:“這是事實當天xiaojie就是這樣做的老夫勸過xiaojie可xiaojie沒聽你們要知道xiaojie資質過人尤其與冰心**功有緣因此也被當成是下代門主來栽培可失去了冰心**功xiaojie就不能進入一線天無法從那裏面獲得傳承”

“非但不能獲得傳承沒有冰心**功進入一線天‘死’是唯一的下場”

“長孫姑娘進入一線天了明知是死她爲什麼還要進你還有其他的人爲什麼不阻止”辰夜喝問

乾老苦澀的點了點頭:“這件事除卻老夫之外沒有人知道xiaojie回到殘陽門不曾和任何人提起過老夫不想讓她進可xiaojie的脾氣xiaojie說她進一線天中死了我門中高手就不會知道xiaojie曾經爲辰小少爺你做過的事情他們只會說xiaojie接受傳承失敗而死所有的罪責都怪不到你的頭上”

辰夜緩緩閉上了眼睛長孫然的容顏不自覺的浮現在腦海中與這個女子之間有太多的恩怨情仇她本該可以活的好好的爲她所想得到的一切盡情肆無忌憚的謀劃着可因爲自己

明知要死她都爲自己斷絕了所有的麻煩辰夜無聲大笑他不想負任何人可事實上這一路而來他負的人已經太多太多了

“辰小少爺你快些隨老夫趕去殘陽門吧xiaojie救了你就等於你的身體中有着冰心**功的影子老夫相信你可以在一線天中平安的將xiaojie帶出來的”

乾老哀求着道:“現在只有你才能救xiaojie了多年來xiaojie吃了太多的苦好不容易遇見我殘陽門她纔有了新生的機會她不能這樣就死了啊”

秦新月眉頭輕蹙道:“乾老是吧不可否認長孫然姑娘對辰夜付出太多救也是應當但一線天我聽過除非冰心**功xiūliàn成功者才能在裏面平安辰夜並未xiūliàn過此gōngfǎ就算如你所說有此gōngfǎ的影子卻也不能保證他zìyóu出入更別說救人了”

“那難道就眼睜睜的看着xiaojie死去”乾老怒吼道他也知道秦新月說的沒錯可眼下這是唯一的機會

秦新月沉聲道:“你將長孫然姑娘失去處子之身的事情告訴殘陽門衆高手他們應該有辦法救出長孫姑娘至於隨之而來對辰夜的怒火這些我們都可以接着”

乾老搖頭道:“沒用的你不是殘陽門的人不知道一線天的祕密更不知道xiaojie所揹負的xiaojie是以下代門主來栽培的換言之她進入一線天是直奔着傳承之地而去那個地方無人可以進去包括我殘陽門門主”

秦新月還待說什麼被念晨攔下她輕聲道:“辰夜你快隨他去殘陽門救長孫然吧她這一生的確很不容易”

辰夜慢慢張開了眼睛看着念晨道:“你可願意隨我一起去殘陽門”

念晨心中頓時爲之一顫但她搖了搖頭道:“你說的很對邪帝殿的事劍宗需要做足準備而我的無上劍體也需要沉心xiūliàn才能夠進化成功隨你到處奔波會讓我分心的”

“你安心去做你的事待我無上劍體大成後我會去中域找你”

辰夜默然片刻終是不在多說什麼與秦新月三人告辭了一聲後旋即帶着乾老向着殘陽門所在方向快若閃電般的而去

目送那心愛之人的遠去念晨迎風站立片刻後輕輕的拿下了那張遮掩住她臉龐的面紗

面紗之後是一張精緻無比足以傾倒衆生的臉龐白哲的肌膚猶如吹彈可破般泛着許些健康而動人的紅潤哪怕是黯然神傷都叫人迷戀

北方有佳人傾國傾城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小師妹,他已經走遠了!”

許久後,孫偉來到念晨身後,柔聲道。

“我知道,可我就想這樣的看着他,儘管他已不在。”

念晨輕柔的聲音,輕輕的響徹了起來:“曾經,我和他很近很近,近到,只要我想,他就會在我身邊。可是,辰家和皇室的對立,他的根基被廢,以及我的竟導致數年時間中,我和他在帝都中,就好像倆個陌生人一樣。”

錦繡小娘子 “當我再一次見到他的時候,我看見了他臉龐上,再度洋溢着曾經的自信笑容,我以爲,再次相見後,我對他,不會再有兒時的情感,畢竟曾經所有情感都只是兒時的,可沒想到”

“我還清楚的記得,在鎮國王府,我們倆人數年後的次正式相見,當我看到,他看我的目光和神色中的陌生,甚至是疏遠的時候,我的心,突然痛了!”

“從那時起,我就知道,此生,我的生命中,就不能沒有他的存在,師兄,你可知道,我好喜歡他的”

倆行清淚滑落,少女無聲悲笑:“命運,卻是如此的和我們倆人開了個巨大的玩笑。你們總在問我,我已經可以放心,爲什麼辰夜就放不下?”

“其實,不是他放不下,也不是我放下了,是我們之間,存在着太多的現實,那些事情,縱然可以遺忘,卻不能代表沒有生過對於這些事,我忘不掉,辰夜他,更加不會忘記!”

孫偉默然,陪着念晨,猶若石柱般,站立在這,許久許久!

日正當空!

前方,一座高聳山峯,近乎是連接了天與地,雄偉之資,讓人感嘆天地的廣闊與神奇。

然而,那山峯生就十分奇怪,約莫半山腰過後的其上峯巖,卻是自這裏開始,一分爲二,分別向着更高處延伸而去。

正是如此的山峯,如果站在半山腰上,那開始分開的峯上看向天空,就會現,視覺出現了錯覺,天空上的驕陽,似也因此被一分爲二,同一個天空中,彷彿同時出現倆輪烈日,只不過,烈日同樣不是完整的!

這裏,就是殘陽門所在地,而殘陽門的由來,也正是如此奇峯所導致的景象命名!

“辰小少爺,我殘陽門,共分"shuangfeng",各有一名峯主,在峯主大人之上,就是門主大人了。”

乾老指着左手邊的山峯,道:“xiaojie的師傅,是左峯峯主阮纖卉!辰小少爺,峯主大人極爲疼愛xiaojie,所以是值得信任的人,如果對你有什麼怨怒的話,還請小少爺您看在xiaojie面子上”

“你放心,眼下,一切以長孫姑娘性命爲重!”

辰夜眉頭輕輕一皺,淡淡道:“乾老,你的意思是,在殘陽門中,還有人是不值得信任的?”

聞言,乾老嘆道:“任何一個地方,都是江湖,既然是江湖,就避免不了爭鬥。左峯有我家xiaojie,並且指明瞭是下代門主繼承者。右峯自然不服,右峯峯主全兆先座下弟子蘇清,在xiaojie還沒有入門之時,是殘陽門最優秀的弟子,被寄予厚望,所以”

辰夜緩緩點了點頭,沉聲道:“而今長孫姑娘已經進入一線天,我若要救她出來,就勢必要再開一線天,到時候,全兆先以及你殘陽門門主,就會知道一切,你怕全兆先會刁難?”

乾老道:“肯定會!不過,xiaojie畢竟優秀之極,縱然全兆先不承認,也不敢借這個機會不顧xiaojie的性命,但肯定對小少爺你諸多懷疑與刁難?”

辰夜眼瞳微微一寒,笑道:“還是那句話,一切以長孫姑娘性命爲前提,任何人,若敢在這個上面搗亂,即便是右峯峯主?我也不介意你殘陽門另外選一個!”

“多謝辰小少爺!”

三國之帝霸萬界系統 乾老不由感嘆了聲,他來找辰夜,本沒有抱太多希望,只是因爲長孫然曾經用冰心**功救過辰夜,這個契機無法忽視,除此之外,更多的就是一種祈禱了。

或許,就算最終仍舊不能成功,那麼,在臨死之前,讓自家xiaojie見上辰夜最後一面,就算是死,想必也會毫無遺憾的。

可乾老實在沒有想到,短短數年時間,這個當初,根基被廢了的的少年人,而今,竟然已經成長爲了地玄境界的高手!

如此實力,在殘陽門中,莫說放在年輕一輩,即使整個殘陽門內,單論修爲者,在辰夜之上的,已是不太多了。而除了修爲之外呢?

乾老也算是對辰夜有所瞭解,因此,他相信,辰夜的實力,絕對不止地玄一重這麼簡單!

右峯峯主全兆先,殘陽門第三號人物,一身修爲,已達地玄九重境界,離巔峯之列,也只一步之遙,可辰夜所說的那番話,叫乾老深信不疑!

“乾老,走吧!”

辰夜帶着乾老,閃電般的向着殘陽門左峯閃電般的掠去!

乾老下山來找他的時候,長孫然已經準備進入一線天,按照乾老的說法,算算時間,在一線天中,長孫然差不多已經呆了半月之久!

沒有了冰心**功,即便現在的長孫然有着力玄六重境界的修爲,也難以在那裏面平安太久。

腦海中,浮現出那個坐在輪椅上,卻絲毫沒有因爲身體的殘疾,而又任何頹喪之感,反而時刻目光中涌動着攝人精芒,行事自信,無論對敵對己,都能保持足夠冷靜的女子,辰夜內心中,忍不住的有着一絲掛念掠過。

不管辰夜是否對長孫然有情,可有一個事實無法忽略,後者,是他第一個女人!

或許倆個人心中都明白,由於雙方之間無法抹去的恩怨情仇,致使即便有了肌膚相觸的關係,二人以後,也未必可以真正走到一起。

可長孫然的付出,現在辰夜知道了,那就不能繼續負她!若再負了她,辰夜過不去自己的良心。

至於未來要如何相處,不是現在所要考慮的!

“唰!”

剛入殘陽門所在山峯,破空之風便是迎面而來,隨即,數道身影踏空而現,出現在了辰夜二人所在的半空之上。

“原來是老乾啊,回山了啊!”

瞧見了來人後,那幾個人的神色,頓也是有所鬆懈了一下,其中一人笑道。

辰夜眉頭隨即挑了一挑,這幾個人,都是力玄境界的高手,殘陽門整體實力固然不弱,卻還沒有這麼多的人手,可以讓力玄高手來做守山警戒之用。

看來,長孫然進入一線天,也是令得這個勢力保持了高度的戒防!

從這幾個人對待乾老客氣的態度,也是能夠瞧個明白,長孫然在殘陽門的地位,否則,通玄境界都不到的乾老,可當不起他們的如此客氣,武道世界中,實力爲尊這個概念,十分清楚!

乾老衝着這個幾人抱了抱拳,道:“老夫下山了一躺,現在急着趕回見峯主大人,就不與你們多聊了。”

“老乾,這個年輕人是誰啊?”

娛樂富三代 殘陽門的幾個高手旋即問道,看向辰夜時,神色中,不復剛纔的客氣。

“哦,他是xiaojie的朋友!”見到幾人面色並未柔和下來,乾老再道:“他是xiaojie兒時的朋友,專程來***的。”

“兒時的朋友!”

幾個人釋然了幾分,可旋即,其中一名二十七八歲左右的年輕人,目光中流露出一抹警惕的意味,隨即淡淡道:“老乾,現在是什麼時機,你比我更清楚,整個殘陽門都全面戒備,縱然這個人是長孫師妹的朋友,現在,也不適合帶上山吧?”

“他叫白鑫,xiaojie的愛慕者,而且這幾個人,都是右峯之人!”

永生仙墓 乾老壓低着聲音飛快對辰夜說了一聲,然後對着白鑫等人笑着說道:“老夫可以保證,他的確是xiaojie兒時的好朋友,諸位可以放心。”

“放不放心,不是你老乾說了算的。”

那白鑫擺了擺手,說道:“這樣,既然他是師妹的好朋友,就讓他在山下先住下來,等師妹出關後,在帶他去見也不遲,就這樣,年輕人,你快些離開吧!”

“不行,他今天一定要上山,諸位,還請讓開吧!”事關長孫然性命,乾老也顧不得面前幾個人的身份了。

聞言,白鑫神色一怒,喝道:“老乾,就算你是師妹身邊的人,若破壞了殘陽門的規矩,也要受到門內嚴厲懲罰,老乾,你別逼我出手,不然以後可就不好相見了。”

“你”

“乾老,算了!”

辰夜伸手拉住了乾老,旋即縱身一躍,二人直接向着左峯而去。

“大膽!”

“滾!”

不待白鑫追過來,辰夜眼神一寒,屈指一彈,一股勁風暴掠而出,下一瞬,那白鑫身體猛地一震,一口鮮血噴出,身體狼狽的倒飛而出。

周圍那幾人頓時倒吸了口涼氣,那白鑫,可是在前不久踏進了力玄境界,以他的年紀,也算得上是修爲天賦不弱了,竟在那個看起來,年輕了許多的陌生人手中,如此輕而易舉的被擊傷?

“趕快去稟告峯主大人,這事兒有古怪!”

能夠輕易擊傷白鑫,陌生人的修爲可想而知,又偏巧在這個時候來到殘陽門,而且還是老乾親自帶上山,若說半點不正常都沒有,怕是沒人相信。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左峯之上有着連片依山而建的房屋沒有想像中的大氣恢弘除卻中心處的廣場顯得極爲整潔與不凡之外這裏整體看起來很是低調

讓辰夜略是有幾分凝重的是當踏進殘陽門左峯之時他就能夠感應到頭頂這方無盡虛空中散出一股奇特的波動

雖不強烈卻給人一種壓抑

“辰小少爺但凡有人進入了一線天后"shuangfeng"上空就會有如此波動在告訴所有的人波動在意味着一線天正在運行換言之xiaojie如今在裏面並未出事”乾老解釋着說道

辰夜問道:“你的意思是如果波動消散一線天就停止運轉而長孫姑娘就會”

乾老重重點了點頭旋即向着廣場盡頭某一座房屋急奔去

“老乾回來了啊”

一路走過所遇見的人都是客氣的與乾老打着招呼能夠看出他們的客氣與方纔所見到的白鑫等人客氣有一些不同

白鑫等人的客氣是有些裝出來的全都是看在長孫然的面子上左峯中的這些人則是將乾老當成了自己的客氣

但見到辰夜後每一個人神色都有所變化

這個陌生的年輕人在他們的感知力下竟無法感應到他的修爲

出現這種情況一般來說有倆種情形一個就是陌生年輕人的修爲遠在他們之上所以他們感應不到另外就是後者是個普通人沒有xiūliàn過不在武道路上行走

可倆個情形放在陌生年輕人身上都顯得太詭異

辰夜的年紀在他們眼中太年輕這樣的年輕若說修爲遠在他們之上萬萬無人相信可是這個年輕人若半分修爲都沒有也太不可能

行走之間步伐穩健略現削瘦的身影給人帶來一股極大的堅韌之感而身在左峯上猛烈狂風彷彿視他不見就憑這些陌生年輕人絕對不會是普通人

“倆位我想求見峯主大人還請通報一下”到達那座同樣低調的房屋前時乾老恭敬的對着房子前那倆個猶若雕塑般的人說道

“老乾來了進來吧讓那個年輕人也一同進來吧”

未等通傳房屋中已是傳出一道淡淡聲音來

“皇玄境界”

辰夜眉梢輕挑說話之人應該就是左峯峯主阮纖卉想不到已經達到了皇玄境界難怪能夠感應到自己是個年輕人

房門推開並不是太大的房子裏面卻不顯得昏暗而房間面積當踏入之後現甚爲寬敞皇玄高手已可以使用空間之力雖無法獨力開闢出一方空間但要使所在空間給人呈現出不同的感覺這還是可以輕而易舉能夠做到的

房子正中有着一名看起來年約四十多歲的中年女子盤腿坐在pútuán上容姿秀美體態豐腴她在微笑着給人慈祥的長輩模樣面對乾老也絲毫沒有所謂一方高手的威勢其整個人看起來就和這房子的外表一樣極其的低調

“見過峯主大人”

阮纖卉擺擺手淡淡道:“老乾你照顧然兒多年極得她信任的同時你也把她當成自己的孫女兒對然兒你可謂盡心又盡力可這一次關乎着然兒這一生的成就你卻突然在此之前悄悄下山不讓然兒知道想必就是特地將這個年輕人找到並帶回我殘陽門老乾你是何用意”

不愧是左峯峯主與修爲無關這阮纖卉的確對長孫然的一切都極爲清楚作爲師傅她確實很稱職

辰夜上前一步道:“在下辰夜是長孫姑娘在大華時候的朋友今天來”

關於生在長孫然和自己身上的事辰夜並不想隱瞞什麼已經半月了縱然在一線天中長孫然還沒有出事卻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了

不等辰夜開門見山的說話阮纖卉柳眉猛地輕蹙道:“你就是辰夜”

邪帝殿的傳話果然是在北域無處不在啊

“正是”

阮纖卉沉聲道:“雖然我並不知道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但必定不是好事不管你爲了什麼還請你快些離開吧不要讓我和然兒難做”

這樣的反應還算客氣畢竟沒有直接動手拿人

辰夜淡淡笑了聲道:“我此來是爲了長孫姑娘的安危不知前輩是否會趕我離開殘陽門呢”

“什麼意思”

阮纖卉看向乾老冷聲問道

辰夜道:“長話短說長孫姑娘的冰心**功而今已經失去不及時救她出來她就會死”

“什麼”

阮纖卉真正大吃了一驚比起乾老比起殘陽門中的太多人她更加明白辰夜這話中的意思所代表着什麼涵義

如果他沒有在說謊那麼已不僅僅是長孫然會死

“老乾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以阮纖卉的身份和修爲現在都無法冷靜下來事情太嚴重了

辰夜應道:“當年是我重傷爲了救我長孫姑娘才這樣做的前輩當下不是說這些的時候請前輩再度開啓一線天我去救長孫姑娘出來”

“你救”

阮纖卉怒極大笑:“辰夜你怎知道一線天固然可以再度開啓但這需要集合本座右峯峯主以及我殘陽門門主三人之力纔可以做到而如此短時間中接連開啓倆次一線天中的難度就會相應增加一倍以上”

“然兒已經去了半月之久憑她的實力已經深入一線天辰夜你對一線天不曾熟悉過進去後你如何短時間內找到然兒失去了冰心**功且要面對雙倍威力的挑戰然兒她”

阮纖卉恨道:“除卻這些之外我殘陽門每次培養下代門主都是耗盡了心血方是可以讓然兒有着足夠的實力去接受最終的傳承”

“現在然兒冰心**功不在也就意味着至少數十年內我殘陽門都不可能栽培出第二個長孫然來即使遇到了比然兒更加出色之人”

“辰夜你該死啊”

阮纖卉霍然起身恐怖的氣息頓時席捲而出整個房間彷彿是處在了狂風暴雨之中即使是面向辰夜而去乾老同在房間中以他的實力此時已趴在了地面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