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秦楓隨手一卷,將困住四目山鞘的黑洞攝入袖中,落向山陰關。

2022-05-10By 0 Comments

瞬間,山陰關中大亂。

。。 「不!」秦楓的靈魂嘶吼,竟是再度撲向前去,試圖阻擋攻擊。

在玄魂戒的幫助下,強盛的精神力席捲而出,化為一面盾牌,抵擋着那一撥撥攻擊。

「轟!」

肉體還在之時都難以抵擋,此刻僅剩靈魂,又如何抵擋得住。

秦楓的靈魂遭受攻擊,竟是被撕裂,靈魂之力驟降,變得虛弱不堪。

分身早已被滅,天魁斗仙已然無法驅使,控獸紛紛回到玄魂戒中,諸多寶物亦難以催動。

「筱予……」他已是毫無戰力,虛弱地呼喊著,放不下心中的執念。

而此刻的洛筱予卻是睜開了眼,只是眸中泛著幽光,身體赫然被幽蓮公主重新控制了。

她瞥了眼秦楓,沒有理會,掃了眼四周,冷冷地說道:「想要滅殺本公主,痴心妄想!」

「幽蓮公主,受死吧!」霍天仙尊抬手,風雷火同時洶湧而出,更有仙器呼嘯而出,攜帶着恐怖聲威。

「轟咔!」

「洛筱予」施展出黃泉靈體,卻同樣不是對手,一瞬間,便是遭到創傷。

先前,洛筱予便是受傷,此刻幽蓮公主控制着軀體,壓下傷勢,卻依舊擋不住,傷勢爆發,更為嚴重,鮮血淋漓。

與此同時,秦楓靈魂深處終於傳來聲音,透著一絲無奈:「前一次剛結束不久,消耗還未恢復,沒想到你竟再次陷入危機,還變成現在這番模樣。哎,她被魔族侵蝕嗎?若是能夠驅除魔族之魂,一切便都可結束了吧?」

隨即,一道金光自秦楓那殘破不堪的靈魂之中閃爍而出,射向洛筱予。

強盛的金光令得眾人一驚,不由停下了攻勢。

而洛筱予則是發出一聲驚呼:「這……好精純的金之力……竟然還帶着一絲神王氣息?」

金光照射進洛筱予的體內,直奔靈魂而去,金光散發着凌厲之氣,消除著魔族的氣息。

「可惡!休想!」幽蓮公主的聲音傳開,「洛筱予」一陣掙扎,面容變得猙獰,身上爆發出濃濃的幽冥之氣。

霍天仙尊等人望着這一幕,皺起眉頭,卻是沒有再攻擊。

強盛的金光照耀秦楓與洛筱予,將二者相連。

但那幽光卻也格外滲人,不斷抵擋着金光的入侵。

金光爆發出的金之力在驅除幽蓮公主,卻不料洛筱予慘叫連連,遭到創傷。

「本公主已徹底佔據此女,你們休想將本公主驅除出去!傷我就是傷她!」一道嘶吼自洛筱予的靈魂發出。

「該死,魔族之魂與其已然徹底相融,侵蝕得極為徹底,而吾還未恢復,就連先前的損耗都還未能恢復過來,恐難以驅除。」秦楓的靈魂深處傳音道。

「什麼?連你也不行嗎?」聞言,秦楓一陣失神,剛剛出現的一絲希望就要幻滅。

可就在這時,一道微弱的聲音自洛筱予的靈魂深處陡然傳出:「凱瑞奧……是你嗎?我等了你數十萬年,終於等到你了嗎?」

聽得這聲音,秦楓只感覺靈魂深處傳來一陣顫動,顯得無比激動。 其實。

在顧長生看到這些妖獸的老巢之中都是老弱病殘之時,便生出了一個極為大膽的念頭。

掃蕩妖獸的大後方。

在主要戰力都參與圍攻人類島嶼的情況下,妖獸大後方的實力肯定空虛。

在百年以上大妖缺少的情況下,或許妖獸大後方會比前往人類島嶼更安全。

還能在斬殺妖獸的同時,獲得妖獸的收藏品,如一些妖獸佔據島嶼上的珍惜靈草、靈果和煉器材料等等。

雖然有着一定的危險,但在小心謹慎之下卻還是頗具可行性的。

如果只是顧長生自己倒是可以這麼干,但現在身邊多了一個崔陽不行了。

雖然崔陽有着練氣七層的修為,但對於顧長生來說只是一個累贅。

況且。

兩人的關係,還沒有好到將自己的所有手段在其面前毫無顧忌的施展。

所以再多了崔陽的情況下,這個大膽計劃就實施不了。

之所以選擇繼續向大型島嶼進發,是因為對方在玄龜島上對他頗為照顧,所以顧長生準備打算通過將其安全護送到大型島嶼之上,來報答。

繼續在海上潛行。

因為不能將海柳船的速度調整到最大,再加上遇到路線上的一些人類佔據的島嶼,或大型妖獸群需要繞道,讓本來預計一天一夜的路程變得更慢長起來。

……

第三天上午。

顧長生和崔陽兩人不眠不休的在海上潛行之下,終於靠近了他們此行的目的地:大型島嶼長青島。

長青島因為有靈脈,島上充滿了濃郁靈氣,再加上地理原因,讓島上的植被常年四季都保持翠綠狀態,所以才被取名長青島。

整個島嶼有方圓二三十里之巨,是普通中型島嶼的四五倍。

再加上島上常年有結丹期的老祖坐鎮,所以吸引來很多修士。

據說光是築基期的大修士就有上百之多,而練氣期修為的更是數以千計。

反而因為靈氣濃郁的原因,島上的凡人卻是不多,只有區區上萬,和一般中型島嶼上的凡人相當。

當顧長生和崔陽兩人滿懷期待的靠近長青島十里範圍內時,卻發現了周圍有多股妖獸巡邏。

「這是什麼情況?」

「難道妖獸還敢圍攻大型島嶼長青島不成?」

顧長生驚訝道。

「不可能,要知道大型島嶼可是常年有着結丹期的老祖坐鎮,再加上有大型陣法和大量修士,根本不可能攻下來。」崔陽斬釘截鐵道。

「如果是多個結丹期妖獸率領數以萬計的妖獸群哪?」顧長生不為所動道。

「……」

崔陽聞言,讓她本來覺得不可能的事也變成了可能。

因為一般情況下都沒有考慮結丹期的存在。

現在連圍攻玄龜島這樣的中型島嶼都出動了結丹期的存在,圍攻大型島嶼長青島便可想而知,起碼結丹期存在的妖獸肯定不止一個。

可即便如此,崔陽也不相信大型島嶼長青島會守不住。

可要如何在被數以萬計團團圍困的情況下,進入長青島就成了問題。

天空有飛行妖獸巡邏。

海上也亦是如此。

現在來看,想要進入長青島,只有從海中潛行進入這一種方法比較可行。

顧長生其實不想進長青島的,但架不住崔陽的哀求,便只能答應。

並在心中暗道:將對方送到長青島后,自己就再偷偷從島中溜出來。

實在是經歷過數以萬計的妖獸圍困玄龜島一役后,讓他對長青島能否抵禦妖獸群的圍攻沒什麼信心。

玄龜島上的慘劇還歷歷在目,那真是凡人的地獄,修真者的噩夢。

顧長生感覺自己能逃出玄龜島已經十分幸運了,他可不想再經歷一次類似的事件。

他能幸運的逃脫一次,下一次就不一定有這般幸運了。

別說妖獸群中還有結丹期的存在了,就是三百年以上的大妖,都不是他所能夠對付的。

心中打定主意后,顧長生便不再多想。

接下來。

取出海靈珠將其激發后,就憑空出現個一人高的半透明氣泡,將顧長生包裹在了其中。

緊接着。

崔陽就看到顧長生的身影就慢慢和氣泡一起,消失在了她面前。

連帶着顧長生的氣息也消失了。

如果不是顧長生剛才還站在他面前,並且沒有走出海柳船的動作,她都快真的以為海柳船上只有自己一個人了。

這種既能隱身,又能隱形的法器紫雲閣也有不少,但有如此效果的卻是不多。

之後。

崔陽就看到一個半截的手伸出來,讓她走過去。

當她踏進剛剛氣泡的範圍內后,才看到站在其中的顧長生。

「顧大哥,你這件法器很巧妙啊!」

「呵呵!就是一件能在海中隱形的法器,你作為紫雲閣的掌柜,肯定見多了。」顧長生謙虛道。

之後。

顧長生就收走了兩人腳下乘坐的海柳船,兩人便和隱身氣泡一起慢慢沉入了海水之中。

這時。

顧長生才發現了不妥。

因為海靈珠激發出的隱形氣泡本來是給一個人用的,只有一人高。

現在塞進兩人後便顯得有些擁擠,即便崔陽是個身材修長的女性。

短時間之內還好。

這時間一長,便不可避免的出現肢體接觸,弄得兩人都有些尷尬。

但現在是非常時期,兩人便當做沒什麼發生的同時,也只能盡量約束身體,避免頻繁接觸。

因為顫寂結丹期妖獸的存在,顧長生就控制着兩人所在隱形氣泡慢慢沉入百丈深的海底。

因為海靈珠有避水珠的功效,所以不用擔心在海底的呼吸問題。

即便是沉入海底,一向謹慎的顧長生也不敢使用真氣划水。

而是在海底找了兩根相對結實的水草,尋找到一隻沒什麼修為的磨盤大小巨龜,用水草綁到其身上后,緩慢的向長青島所在的方向拖動。

雖然如此做會讓兩人的速度十分緩慢,但卻是勝在安全。

即便是迫切想要去長青島的崔陽,也對次沒有意見。

畢竟和人身安全比起來,慢點也能夠接受。

一個時辰過後。

當顧長生兩人在海底潛行到一半,也就是距離長青島還有五六里之時,卻看到了海底巡邏的妖獸。

只是和海面上巡邏的妖獸相比,少了一些。

這個發現,讓兩人更加謹慎起來,連帶着速度都降了下來。

於此同時。

也不敢催促拖拽他們的巨龜,就這麼走走停停的往長青島的方向慢慢行進。

有時還會出現方向性的偏差,但都會在顧長生小心謹慎之下用水草慢慢調整過來。

這讓原本一個時辰就能走完的一小段距離,硬是讓兩人走了三個時辰。

當天空夕陽西下之時。

顧長生兩人才算是穿過重重阻礙,在一處不起眼的地方登上了長青島。

島上因為植被長年翠綠的原因,遮掩身形很容易。

再加上顧長生和崔陽兩人始終在海靈珠激發的隱形氣泡之內,便很好的躲過了多股巡邏妖獸的小隊,慢慢的向長青島中心靠近。

這些妖獸也只是在長青島最外圍轉悠,圍困長青島的同時,也在防止有人逃脫。

所以。

隨着兩人的逐漸深入,這些妖獸才逐漸消失起來。

當深入長青島五里內時,才發現了一些巡邏的修士。

對兩人盤問一番后,就將兩人待回了長青島上的城鎮:長青城。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