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秦風則是微微揚起嘴角,非常期待三天後的那場盛宴!

2022-04-02By 0 Comments

好戲,即將上場!

。 百草園中央之地。

原本平坦的地勢中,忽然一座山體從地下深處破開地表,以極速沖向天宇,轉瞬之間,形成一座高聳入雲的巍峨大岳。

一時間,整個百草園發生劇變,大量凶獸發出惶恐的吼聲。

均不約而同凝望向那座忽然冒出來的山體。

只見山頂之上,出現了一隻渾身雪白如玉的巨猿,正在奮力捶打自己的胸脯,如戰鼓之聲激蕩轟擊天宇。

其腳掌與手掌呈血紅之色,雙眸宛若兩輪血日,一舉一動間,透出讓整個百草園都在震顫的威壓。

這是一頭純血凶獸,名曰朱厭。

朱厭一族,極其好戰,一旦進入戰鬥必會不死不休。

這時,一頭火鳳凰,一條黑色巨蟒,一頭體積壯碩如山的巨牛從遠處飛奔而來,向山頂之上的朱厭發出雷霆一擊。

三道氣勢如虹可破山河的殺招,在朱厭的眼中似乎就像是過家家一般簡單。

只見朱厭大袖一揮,便輕而易舉的破開了三尊凶獸的猛攻,更是對着山下流露出不屑的笑容。

火鳳凰怒吼道:「朱厭,你好歹也是純血凶獸,如今已步入靈尊境界,何苦又要禍害整個百草園,不怕有傷天和嗎?」

朱厭聞后,絲毫沒將火鳳凰的怒意放在心上,近乎變態的猙獰一笑道:「有傷天和,我正是這麼想的。」

轟!

朱厭雙手拍擊合十,一股滲人的能量因子從天幕之中下垂,覆蓋向四面八方。

火鳳凰見狀,頓時心裏一沉,大呼道:「你敢!」

隨即,三尊凶獸聯手殺向朱厭,然而還未殺到近前去,只見朱厭眸子裏射出大片血光,向三尊凶獸傾瀉而下。

火鳳凰,黑色巨蛇,青色巨牛,三尊凶獸見狀連忙出手。

分別祭出自己最強的一擊。

轟隆隆!

半空中,徹底化作一片靈力海洋,各類符文殺招彼此交織,引發天哭異象,浩瀚的靈力波動弘揚四野八荒。

噗!

火鳳凰當場吐出大口血水,龐大的身軀搖搖欲墜。

黑色巨蛇身上的光澤驟然暗淡,一雙豎瞳奄奄一息。

青牛的牛角直接被斬斷,龐大的身軀轟然一聲墜落在地,砸出一方深淵出來。

境界修為的差距是無法靠勇氣彌補的,這尊朱厭已經進入靈尊境界,論殺力之強,不說是在整個百草園內,放眼整個修羅戰場,那也沒有幾尊狠茬兒可以與朱厭正面攖鋒。

朱厭透出的靈力覆蓋方圓兩萬里,轉瞬之間,封鎖方圓兩萬里,大呼道:「修羅戰!開啟!」

剎那之間,無論是在山野之間奔騰的飛禽走獸,亦或是正在尋幽探密的人族強者,其頭頂上空紛紛出現了血紅色的修羅印記。

修羅戰,乃是修羅戰場最為血腥恐怖的戰役。

想要開啟修羅戰,必須要具備靈尊境界的修為,通常修羅戰分為兩種,第一種就是正常範圍內的族群戰爭。

第二種,如同朱厭這樣,憑藉一己之力開啟修羅戰,讓覆蓋範圍里的生靈自相殘殺,形成修羅場,反哺修羅戰場。

不過朱厭的目的卻不是為了反哺修羅戰場。

純粹是為了自己可以衝擊靈聖境界,然而靈聖境界,必須捕捉一縷獨屬於自己的契機,朱厭的契機便是開啟修羅戰,讓方圓兩萬里之內的生靈被修羅印記所脅迫,展開互相殘殺,戰場便會衍生出一股純粹的修羅殺意,朱厭核心目的便是為了那股修羅殺意,只要可吞噬修羅殺意,便可進入靈聖境界。

就算無法一步功成,也能讓朱厭進入半步靈聖,剩下的那半步也是可以通過後期修鍊而走完的。

這樣一來,方圓兩萬里內,所有的生靈都成了朱厭的鼎爐。

要想離開這修羅戰的範圍,唯有完成修羅印記的指示才可以,否則將會被永遠的困在這裏,不得超生。

朱厭已在百草園之地潛移默化修鍊了漫長時間,整個百草園的精華地氣已經被朱厭吞噬殆盡。

修鍊過程中,火鳳凰聯合之前的火麒麟以及其餘的凶獸屢次向朱厭發難,然而那個時候的朱厭羽翼未豐,幾次都敗下陣來,可每一次都能逃之夭夭,事後火鳳凰等凶獸需要花費漫長的時間才能再一次找到朱厭的蹤跡。

直到這一次,朱厭終於不用向百草園內的凶獸妥協。

正在給傅源護法的姚嵐三人,也被捲入了修羅戰。

姚嵐頭頂浮現出七個修羅印記,李長青是六個修羅印記,老道士則是兩個修羅印記。

老道士氣的直拍大腿,大罵道:「哪個畜生開啟了修羅戰,這不是害人嗎?」

修羅戰的規則便是根據頭頂上的修羅印記決定,如姚嵐是七個修羅印記,她便需要擊殺七位靈王,才能讓修羅印記消失,從而離開修羅戰的範圍。

修羅印記的出現,是根據每一個人的具體戰力來決定的,而非修為。

李長青必須擊殺六位靈王才能離開。

相對而言,老道士的壓力就要少很多了。

可這裏面還有一個令人心累的現實,頭頂上修羅印記越多的人,自然就成為其餘人重點照顧的對象,總不能讓戰力強的將戰力弱的逐個擊破。

這會兒,老道士已經敏銳的感覺到附近有十餘位靈王展開了自相殘殺。

了解到這些之後,姚嵐深深的嘆息了一聲道:「我本不願殺戮。」

李長青亦是說道:「誰願無緣無故的開啟殺戮。」

老道士心虛不已的說道:「那我們怎麼辦?」

「不動手的話,就要被困死,可能到了最後,會被頭頂的修羅印記吞噬神魂。」

話音落下后,遠方就殺來了七八位靈王境界的狠人,正朝着姚嵐他們這裏趕來。

姚嵐狐疑道:「我們明明沒有泄露任何氣息,怎麼會被發現的?」

老道士解釋道:「只要我們成心想要參戰,修羅印記會直接給我們指引方向,讓我們面對同境界的對手。」

李長青看了看頭頂的修羅印記,緊緊握住了拳頭。

「也罷,到了這一步不參戰也不行了,我們先離開這裏,給傅源讓開地方,總不能在這裏開戰打擾傅源閉關。」

姚嵐凝重點頭,隨即三人火速御風而行離開此地。

不久后,他們便和那七八位靈王正面相遇了。

姚嵐和李長青毫無意外成為了被重點針對的對象。

老道士也只能在姚嵐和李長青的身後打下手,正面決戰,他這位靈王境招架不住幾下的。

方圓兩萬里,徹底亂了!

。 「這還真是人……」陳偉糾正道:「或者說,魔血。」

魔血池與龍血池之間的差別,還是非常大的,龍畢竟是傳說中的生物,魔卻並不少見。

魔血最大的好處在於,不止蘊藏強大的靈氣,更包含濃烈的狂躁血氣,與七殺拳相結合,修鍊效率成倍提升。

畢竟,七殺拳本身就是根據魔神殘軀領悟得來,魔血能起到提升作用,不在意料之外。

陳偉動身走入血魔池,坐下,開始精進七殺拳,看看能別能領悟到其它東西,超越已知範圍。

他現在所在的這塊血魔池,建立在魔神殘軀的手掌之上,半握狀態,有兩三百米寬。

空氣中肉眼可見,一絲絲血氣飄散。

「喲,這不是六長老的嫡傳,咱們內門天驕林思帆嘛,執行任務回來,怎麼都不跟我們幾人打個招呼?」

說話這人,都不需要陳偉去回想,系統已是先一步將對方的信息排列在身旁。

姓名:羅力。

年齡:22歲。

修為:神力中期二重。

身份:七殺宗五長老座下嫡傳天驕弟子。

結仇原因:三月前,比試大賽上,被林思帆跨境界擊敗,當眾丟臉。

好傢夥,連結仇原因都調查到了?這天星門,還真有點東西。

陳偉內心決定,如日後天星門與自己之間無正面衝突,不主動對天星門出手。

這個情報組織留着,會有大用處的,他堅信。

「我們之間的關係,應該沒有要好到那個份上吧?」陳偉享受着血魔池在這炎炎夏日,給身體帶來的一絲冰涼感,反問。

既然是結下了梁子的仇敵,又同為長老嫡傳,內門天驕,何須看人臉色?

這傢伙!

羅力與身旁幾人明顯一愣。

放在從前,這傢伙絕對不敢那麼跟羅力說話才對。

原因很簡單,羅力與林思帆之間,天賦差距雖然不高,林思帆甚至要更勝一籌。

但,論家世背景,羅力與林思帆之間,卻是有着天壤之別。

林思帆只是一個小家族的大少爺,羅力卻不同,父親與皇室有關。

之前那場筆試,林思帆不想招惹上羅力這傢伙,打算故意落敗,誰知,他有了一點優勢,立馬膨脹,只差沒把林思帆祖宗十八代都扒出來,冷嘲熱諷一番。

林思帆氣不過,靈氣暴漲,抓住機會,將羅力擊飛下台,奪得勝利。

自那以後,林思帆基本都是繞開羅力行動,能不接觸,就不接觸,以免被報復。

可現在,陳偉成了林思帆,自然不可能再慣着羅力。

家族與皇室有關又如何?

實在敵不過,大不了開傳送陣回藍星,養精蓄銳,製造大量天才弟子,總有一天,能把他們連根拔除!

總之,重活一世,又有系統傍身,絕對不能讓自己活得太憋屈。

「林思帆,你出去一趟該不會是獲得什麼奇遇了吧?」羅力謹慎問。

「看起來像嗎?」陳偉反問。

「既然如此,你還敢在我面前這麼囂張,是真不把我放在眼裏啊!」羅力語氣突然變得嚴厲起來。

「我為什麼要把你放在眼裏?」陳偉又問。

「你這傢伙!」羅力伸手,便想要抓住陳偉的衣襟,將他從血魔池裏拖拽出來,好好教訓一頓。

砰!

陳偉直接以一縷靈氣,將羅力三人震飛出去十幾米遠。

羅力還好,眼疾手快,及時用靈氣形成護盾,至少還站着。

反觀另外二人,因為來不及反應,此刻,猶如人仰馬翻,好不狼狽。

「陳偉,你找死!」羅力正愁這些日子肚裏憋了不少火氣,無處發泄,陳偉此番行為,無疑於是給他找了一個合適的動手時機。

「蠻熊王,交給你了。」陳偉扭頭看一眼趴在肩膀上睡覺的蠻熊王,輕微抖了抖肩。

蠻熊王則因為沒抓穩,撲通一聲掉落進血魔池中。

旋即,破水而出。

砰!

雙腳落地時,身軀恢復正常大小。

「……」羅力當場愣住,緩緩抬起頭,滿臉黑線,道:「化形期妖獸?」

另外兩人已是被嚇得失聲尖叫。

「啊!這種地方為什麼會出現化形期妖獸。」

「快跑吧,不跑的話,會被殺掉的!」

二人連爬帶滾,迅速離場。

叛徒!

羅力見二人走得如此果斷,內心狠狠罵道。

若今天能活着離開,事後絕對不會放過那兩人。

等等!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