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穆七的眼睛亮了亮,「真的嗎?塵哥哥不能騙我。」

2020-11-02By 0 Comments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你的畫本來就很有靈氣,肯定有很多人會喜歡的,要是反響不錯還可以拿去拍賣。」

「那拍賣后的錢可不可以捐給那些有心臟病,但是沒有錢救治的小朋友?」

她自己就有這個病,所以很能明白這種痛苦,通過網路她知道這世上還有很多可憐貧窮的人。

穆塵沒想到天天在家的小七會說出這樣的話,心裡很有感觸。

他的小七不僅僅是外表單純乾淨,心地也是真的很善良。

「難得你有這樣的心,到時候我會給你成立一個慈善基金會,專門幫助小朋友好嗎?」

「好,塵哥哥最懂我的心了。」

穆七本來還想要給他介紹自己的畫作,突然聽到穆塵肚子傳來的叫聲。

「塵哥哥,對不起,都怪我見到你太激動了,你還沒有用餐吧?」

穆塵有些不自在,他知道小七在等他,所以瘋狂趕路,確實沒有顧得上用餐。

「咳咳,我不餓。」

「肚子都叫了還能不餓?最近我學會了做義大利面,你回房間洗漱一下,我給你做。」

「交給廚子做就好了,不要累著自己。」

「只是一碗面而已,哪能累著我。」 網游之金剛不壞 小七性格一直都很溫柔。

看著丫頭的背影,穆塵感慨道,他的小七是真的長大了。

泡了一個澡出來,小七已經在房間等候。

「哇,塵哥哥,你身上這是肌肉嗎?」

穆塵就裹著一條浴巾出來,他沒想到小七這麼快就做好了。

精壯的上半身露出線條優美的肌肉,頭髮上以及身上還有一些沒有擦乾的水珠。

穆塵的身材和聲音已經是一個成熟的男人,不再是當初的少年。

穆七之前都是在屏幕前看到男人的肌肉,這還是頭一個出現在她眼前的人。

她很好奇的用手戳了戳,「哇,彈性挺好的呢。」

面對像是研究新大陸一樣研究自己的小丫頭,穆塵紅著臉,立馬裹上了一件厚實的浴袍,生怕被小丫頭多看了兩眼。

「手藝不錯。」穆塵借著義大利面掩飾自己的害羞。

「那當然啦,都是按照塵哥哥的喜好做的。」穆七托著臉頰道。

回到家穆塵覺得溫暖了不少,他在工作,小七就趴著看偶像劇。

過了一會兒小七離開,穆塵看了看時間不早,他也該休息了,關了電腦準備入睡。

門口出現換完睡衣的小丫頭,還抱著一隻小玩具熊,她打著哈欠就進來了。

「丫頭,你不回房睡嗎?」

小七困極了,撩開被子就爬了上來,還將她的小熊放好。

「以前塵哥哥回來都是和你一起睡的,塵哥哥,我好睏先睡了,晚安。」

她熟練的在他懷中找了一個合適的位置,抱著他的腰沉沉睡去。

當年可以一起那是因為她還是一個小孩子,如今已是少女,他怎能隨便抱她呢?

她不懂男女有別,他是懂的。

想要叫醒她又捨不得,小丫頭已經睡著了。

嘆了口氣,算了,明天再和她說吧。

穆塵關了燈,他這幾天也是太累了。

剛剛躺下就要睡著,小七的一條腿就那麼旁若無人的搭了上來。

不偏不倚,正好就在特殊的位置。

穆塵快哭出來了,小傢伙睡覺還是這麼不安分。

伸手將她的腿放下卻發現穆七就沒穿睡褲,細膩的肌膚觸感在掌心滑過。

「咚咚咚」他的心跳加快,不知不覺他的小傢伙已經長大。

他連忙收回手不敢再碰她分毫,只是一顆心激動不已。

想著當年她還在襁褓的時候那麼小一點,比初生的小貓兒大不了多少。

「塵哥哥……」穆七在他懷中輕喃。

穆塵溫柔的撫過她的一縷秀髮,「我在,七兒。」

這個生下來就沒有母親,父親又遠離她,還帶著心臟病的可憐丫頭,他將她寵成了掌中寶。

什麼嫂子,他壓根就沒有想過娶妻。

七兒,我一定會治好你的病,讓你像正常的女孩一樣生活。 這種關頭之下,那花虞竟是冷笑了一下。

她忽地一下收回了銀劍,將那把劍插在了地上,戴著黑色手套的右手,懶洋洋地撐了上去。

面上有些似笑非笑的,左手卻出乎意料的撫上了她那及腰的長發。

食指拉住了其中的一縷髮絲,將那髮絲纏繞在了自己的手指上。

把玩著自己的頭髮,笑容魅惑。

「容咱家提醒一下諸位,咱家乃是雍親王身邊的奴才。」就連她的聲音都懶洋洋的。

只是面上的醉意卻已經消失了。

那一雙黑亮的鳳眸,竟是帶了些許輕蔑和狂傲。

一個奴才,在這些天之驕子面前狂傲。

這事情若是之前發生了,別人一定會以為這個奴才瘋了。

現在也是如此。

「這個奴才是瘋了吧?」

「呵!目中無人,她算是個什麼東西!?」

「似這種閹狗,早就該亂棍打死了。」

在場的有顧及褚墨痕的,卻沒有顧及她一個奴才的。

尤其這些人身份尊貴,何曾被一個奴才用這種眼神看過。

頓時引起了眾怒。

花虞卻好像是沒察覺到一般,她只是身子一歪,將自己的重心,都放在了那撐著劍的右手之上。

總裁太霸道,萌寵小嬌妻 唇邊還掛著一抹冰涼的笑容。

「雍親王又如何?本皇子現在就要你死!」褚墨痕面色猙獰,幾乎是咬牙切齒地吐出了這麼一番話來。

「哈。」花虞把玩著頭髮的手忽地一下頓住了,她一下收了手,抬眸看他。

那眼中凌厲非常!

「四殿下莫不是忘了,咱家還治好了王爺的腿,順帶皇上的身子,如今也是咱家在調理!」

她眯著眼睛,身子往前傾了一瞬。

聲音懶洋洋的,卻帶著一股說不出的危險。

「四殿下若是要殺了奴才,就儘管來,且看這整個夙夏,還找不找得出第二個能醫治王爺傷腿的人來!」

此言一出,四下俱靜。

所有人面上的表情,一瞬間都僵住了。

沒錯,這奴才非但是治了,而且還治好了!

皇上還賞賜了她那麼多的東西。

雖說到底還是個太監,可到底和別人,是不一樣的!

「還是說……四殿下本就包藏禍心,偏就不想要王爺的腿好,所以,才會這麼急迫地想要了咱家的命!?」

她說著,還歪著頭對那褚墨痕輕笑了一下。

「皇上的身子還健朗著呢,四殿下就這麼急切,怕是不好吧!?」

「你胡說八道些什麼!?」褚墨痕沒有回答她的話。

倒是旁邊的白玉恆忽地發難。

他整個人飛撲上前,就要伸出手去抓住那花虞。

原本想著花虞是無論如何都掙脫不開的,只是因為她剛才所說的話,白玉恆不敢對她下死手。

這個人心思縝密,當著所有人的面說出這樣的話來,褚墨痕就是沒有包藏禍心,也被她潑了一身的髒水。

何況褚墨痕心裡所想的究竟是什麼,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

別說是今日,往後只怕這個花虞出了些什麼事情,旁人都會往褚墨痕的身上想。

正是因為這樣,白玉恆才變了臉色,連風度都顧不上了,就要跟她一個奴才計較。

誰知,他千算萬算都沒有算到。

這花虞看起來瘦弱無比,身手卻極為矯捷。 竟是一轉身,便避開了他去。

讓他撲了個空

「喲,白公子這是怎麼了,被咱家說中心事,心虛了?」也不知道她是怎麼做到的,一瞬間和白玉恆拉開了很遠的距離。

原本她站著的地方,只留下了一柄銀劍。

「你……」白玉恆滿臉驚訝。

他的功夫不差,可是竟連她的一片衣角都沒抓到。

醫術、武功!

這個人,究竟是誰!?

「好!」就在這詭異的氣氛當中,忽有一人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大聲叫好。

所有人……

洛無憂額角猛地跳了一下,轉過頭,就瞧見梁巍之那個愣頭一臉興奮地盯著花虞看!

興奮!?

沒錯,就是興奮。

這傻子前幾日還叫囂著要將花虞剝皮抽骨呢!

現在又是吃錯了什麼葯了?

「承讓承認!」更加讓人理解不得的,是那花虞一本正經地對他拱了拱手,謙讓了起來。

???

這兩個人腦子不好吧!?

「刺啦!」然而變故就在此時,那褚墨痕忽地拔起了花虞留下的那柄劍。

運起攻勢,便向那花虞襲了過去!

這說起來不過就是一眨眼的事情,幾乎所有人都愣住了。

就連白玉恆也沒能反應過來。

花虞面色變了變,正想要避開他的攻勢,卻感覺自己的手上一緊,隨後被來人一扯,整個人都跌入了他的懷抱當中。

她驚了一瞬,抬眼,便看到了一個精緻絕倫的下巴。

「將!」與此同時,褚墨痕的劍,也被人給擋了下來。

「啪——」擋住他的劍的人力氣極大,將他整個人震開不說,還讓他連著後退了好幾步,撞到了身後的桌椅之上,發出了沉重的聲響。

褚墨痕虎口發麻,然而這些都比不上他心中的怒意。

他猛地抬起頭來,便看到了一身黑衣的劉衡,收回了自己的劍,對他躬身行了一禮,道:

「四皇子,下官失禮了。」

再看那花虞,身旁已經站了一個長身玉立的男人。

男人面容俊美非常,狹長的鳳眼當中,帶著絲絲涼意。

看得人遍體生涼。

褚凌宸!?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王、王爺!」猖獗的花虞,在褚凌宸的懷裡,頓時變成了乖巧的兔子。

這個人是什麼背後靈嗎?

每次出現得恰到好處。

褚凌宸眯著眼睛,打量了她一瞬,面上有些皮笑肉不笑的。

「好玩嗎?」

全能護花學生 也、也就一般吧……

「刺激嗎?」

還、還行吧……

「美人的身子軟不軟?」

觸感極佳……

這些大逆不道的話,花虞一句都沒敢說出口,她扯了扯唇,笑得十分的狗腿。

然而褚凌宸的面色卻並沒有因此而有所改變。

反而變得更加的涼薄了起來。

那雙墨瞳當中,危險無比。

「衣服穿好,頭髮束好! 活在回憶裏 還是,要本王幫你?」他也順手勾起了她的頭髮放在手裡,用她之前的方式勾纏著她的髮絲。

花虞臉都僵了……

這個人都不知道在背地裡看了多久,如今卻才出現,簡直是陰險到了極點。

「不、不勞煩王爺!奴才自己可以!」她忙掙開他的懷抱,一抬眼,就看見劉衡將她的外袍撿了過來,遞給了她。 有穆塵在身邊,穆七睡得十分踏實和香甜,在她的世界中穆塵就是她的一切,他是朋友是兄長,更像是父親一樣照顧她,讓她很有安全感。

穆塵卻是一夜沒怎麼睡好,直到天亮他才迷迷糊糊睡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