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空蕩蕩的大街,因為鳳瞳魔隼的突然出現,夜城中的居民全部壁入了屋中,而那些寄居於夜城中的強者,則都一個個隱匿在城市地各個角落,靜觀著事態的發展,但『夜之家』的酒館外卻是人滿為患,一幫子人正在為夜曦送行。

2021-02-03By 0 Comments

「昕姨、大家,我出門啦!」寒夜劍附背,穿著一件白色的絨背心,夜曦告別了面前的所有人。

「小曦,記得按時回來知道嗎!你爹離開前交代過,千萬不要離開那位前輩太遠,不然會有危險的!」臨行前,夜昕又叮囑了幾句,事情的原尾,以及夜曦到底是去跟誰修行,夜昕是完全清楚的,因為周圍人多嘴雜,她也只能隱晦地提醒夜曦,要不然事情暴露,可能會給夜曦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不過能讓一隻領域級別的天獸來接,這位前輩想來也不是凡人,定然是一位超強的存在;一時間,所有人的腦海中都產生了這樣的想法。

因為怕鳳瞳魔隼動怒,公會成員並沒有將夜曦送到城外;一個人走出東門,看著足足有半個城門高的巨型魔獸,夜曦也不禁砸了咂舌。

鳳瞳魔隼那犀利的目光也在第一時間鎖定住了夜曦,「我們又見面了。」

「隆隆」的聲音回蕩在夜曦的耳邊,這隻鳳瞳魔隼竟然說話了……

(一天一更,求打賞~~~好看求您點下推薦、收藏) 「魔獸在成長到玄獸階別後,就會擁有不低於人類的靈智,在成長到天獸的階別後,就能與人類溝通,像我這種領域階的天獸能夠說話,很稀奇嗎?」見到夜曦一副驚異的表情,鳳瞳鷹隼的聲音繼續傳來。

「沒、沒……只是有些嚇一跳。」夜曦喃喃了一聲,在這個龐然大物的面前,已經變得不敢接話,那種無形的壓力一直壓迫著他。

「上來吧,我們得快些才行。」鳳瞳鷹隼巨大的身體緩緩轉過去,將背面留給了夜曦。

夜曦不敢吱聲,直接爬到了對方的脖子位置。

「好了!抓緊別掉下去了!」隆隆的聲音回蕩開的同時,鳳瞳鷹隼雙翅張開,周圍頓時狂風大作,吹得夜曦身體開始上浮,趕緊抓住其背上的羽毛,他這才發現這鳳瞳鷹隼的羽毛看似柔軟,但真正抓起來猶如鋼針一般,雖然不傷人,但卻異常堅硬。

雙翅一陣,巨大的身形已經騰空,在夜城的東門外震蕩起了一陣狂沙,「唳!」嘹亮的鷹啼響徹天際,鳳瞳鷹隼一飛衝天,瞬間已經略出百米。

「小鬼,這種速度還受得了嗎?」飛行在高空,鳳瞳鷹隼那熟悉的聲音再度傳來。

「恩,沒什麼大的問題。」夜曦緊抱住鳳瞳鷹隼喊道,實際上大部分的急流都被鳳瞳鷹隼的身體擋去,真正能吹到夜曦身上的風並沒有多少,「長壽森林和夜城的相距甚遠,就算以你的速度也應該要飛一兩個月吧?」

「豈止。」巨大的鷹瞳掃了一眼背後的夜曦,鷹的頭顱非常靈活,這一回頭將近一百八十度的旋轉,嚇了夜曦一跳,「我們得利用空間通道,不然橫跨夜龍北境,你們帝國那些隱藏起來的老傢伙肯定是會來干擾。」

「空間通道?在天上嗎?」夜曦眼眸一亮,如果在其他地方,那麼在上一次去長壽森林的時候父母應該就會利用那個通道,只不過他們沒有用,或者他們沒辦法用,自己在那個時候連魔力都沒有,飛天遁地難免出意外,所以只能老老實實地走路。

而且這次來的可是鳳瞳鷹隼這種高階飛行魔獸,想來這通道也應該在天上,空間通道真是無處不在。心中感嘆的同時,鳳瞳鷹隼也是讚揚地看了他一眼。


「要到了,抓緊了!」鳳瞳鷹隼一聲鳴啼,雙翅一震速度驟然加快,夜曦俯卧在背後也不敢大意,緊緊地抱住它的身體。

數秒之後,夜曦突然感到一陣天旋地轉,但自身的意志趨勢著他,令他硬生生地熬過了最難受的階段,死死地攥著鳳瞳鷹隼的羽毛。

「小鬼,我們到了。」聽著鳳瞳鷹隼的話,夜曦緩緩睜開眼睛,這才發現下方已是一片林海,遙無邊際,林海之上霧氣纏繞,令得這片森林多了許些神秘。

「等下我就不降落了,你自己跳下去吧。」聲音傳來的同時,鳳瞳鷹隼飛行的高度已經開始降低,近乎是貼著林海飛行。

「下去吧。」原本直線飛行的鳳瞳鷹隼開始在原地盤旋起來,夜曦緩緩從它的背上站起來,望了一眼下方的林海,正是那面熟悉的湖泊,這裡應該便是長壽森林的中心了。

沒有猶豫,直接從鷹隼的背上跳了下去,極速下落;而在夜曦跳下之後,頭頂上方傳來一聲鷹啼,緊接著周圍的氣流絮亂起來,令垂直下落的夜曦跟隨著空氣旋轉起來。

暗自苦笑,本來的落地點是選在湖畔,被這麼一吹竟然斜斜地朝著湖心落了下去,在空中強行穩住身形,現在的他能力被封印,不能在水面行走,無法在水下呼吸,而且自己連游泳都不會,估計等下會被嘲笑死……

幻想著那悲哀的結局,夜曦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但就在他將要接觸到湖面的時候,一層藍色的光幕浮現在他的身周,將他完全包裹起來,下落的速度也隨之減緩,輕輕接觸了一下湖面,那包裹著他的藍色光球再度上浮朝著湖畔飛去,安然落於湖畔之上。

「這是……」雖然知道這是誰做的,但他的心中還是有些驚異,看向面前的湖泊,原本平靜的湖面開始擴散起了圈圈漣漪。

一座黑色的小島緩緩從湖底浮出,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場景,但夜曦依舊是冷汗直淋,特別是當那一對幽綠的蛇瞳直視他的時候,身體不自覺地僵硬了,在這一剎那,他感覺自己的精神從身體中被剝離出了一樣。

「小傢伙,我們又見面了。」蒼老的聲音回蕩,夜曦也在同時感覺到了輕鬆,這種威壓遠遠超過了之前那隻鳳瞳鷹隼,一直知道守護獸強橫,沒想到竟然強悍到這種程度,而面前的霧雨螣蛇,似乎比當初遇到的那隻冰牙白虎還要強了許多。

夜曦緩緩朝著湖心處只露出了半個頭的霧雨螣蛇據了一個躬,喃喃出聲,「蛟爺爺。」

「不!與這『蛟爺爺』相比,老夫更希望你直接稱呼我為『螣蛇』!」這一剎那,湖面劇烈震蕩,霧雨螣蛇那頭顱猛地拔高百丈,巨大的身軀呈現在了夜曦的面前,那頭顱,估計有小半個湖泊那麼大,但此時它原本幽綠的蛇瞳,卻泛著湛藍的光輝。

「我說的沒錯吧?水的守護者。」

愣愣地看著霧雨螣蛇呈現在自己面前的形態,夜曦已經完全失去了意志,兩眼無神顯然是嚇得不輕,此時螣蛇的高度已經遠超周圍樹木的高度,只是這麼一截就有那麼長,那要是全出來,豈不得有幾百米,說不定會有近千米。

夜曦心中驚恐的喊叫著,今天真的是長見識了!

「螣蛇前輩……」沉默了將近數分鐘,夜曦喃喃回應道。

「心理素質還算過硬,當初小雨在看到老夫這副身軀的時候直接便嚇暈了過去,整整暈厥了三天。」螣蛇將身軀緩緩縮回湖泊之中,只留了一個頭顱在外面,但這個頭顱也有幾十丈的高度。

「咳!」微微咳了一聲,鎮了鎮神,夜曦自然知道螣蛇口中的那個小雨是誰,不過他這次來這裡可不是來嘮家常的,「螣蛇前輩,其實我這次來……」

「小傢伙先不要著急,你的事情我已經聽夜麟說過,至於能提升多少,五個月之內就看你自身的能力了。」螣蛇的聲音傳出,蛇瞳上湛藍的光芒消散,恢復了原本的幽綠,「老夫還有很多事情想要問你,而且,我隱隱感覺你身體里有很多熟悉的東西。」

話音落下的瞬間,螣蛇的眼中閃過一絲藍光,夜曦瞬間就感覺到了身上的異樣,原本藏在身上的那捲《神獸錄》殘章竟然飛了出來,在一層藍光的包裹下緩緩上升,飛向了上方的螣蛇。

「哎……螣蛇前輩,這個是……」等夜曦反應過來的時候,殘章已經落到了螣蛇的面前,看見對方雙目緊盯著那張黑色的紙片,夜曦也不在搭話。

但在下一秒,紙片突然燃燒起來,轟然爆開,聲響劇烈,令夜曦心臟一緊,《神獸錄》的殘章就這麼沒了……不是說好了破壞不了的嗎?

正在夜曦黯然傷神的時候,天空中那團炸開的火焰突然收縮,匯聚在一起,似乎凝成了一個形狀,火焰消散的同時,一道虛影出現在了螣蛇的面前,赫然便是殘章中介紹的炎光獸,兩米多長的體型,和殘章中的一模一樣。

「排名七十的炎光獸嗎。」螣蛇緊盯的目光令炎光獸的虛影微微顫慄了一下,身體一轉迅速縮小,再度化成了一張黑紙。

「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膽小,就連剩下來的精魄也是一樣。」見虛影消失,螣蛇的語氣中略帶著嘲諷,黑紙緩緩下落,落在了夜曦的手中。

「這是……」見到如此驚奇的一幕,夜曦已經驚訝地無法說話,難道這才是殘章的正確用法?

「小傢伙,看你剛剛的舉止,似乎很重視這《神獸錄》的殘章。」將殘章送還給夜曦,螣蛇蒼老的聲音再度迴響而起。

「是的,螣蛇前輩,前不久意外獲悉有關《神獸錄》的信息,還獲得了其中一卷殘章,所以對這《神獸錄》產生了興趣,所以試想著將來能夠收集齊著一本《神獸錄》。」夜曦抱拳鞠躬,語氣充滿了誠懇。

「收集齊《神獸錄》嗎。」霧雨螣蛇緩緩靠近夜曦,令後者感受到了巨大的威壓,「這難度可是並不是一點點啊。」

「前輩放心,無論任何困難我都會去想辦法克服的!」

「不,我指的並不是外部帶來的困難,而是殘卷的本身。」

「殘卷的本身?」夜曦緩緩抬頭,近距離看著螣蛇,光這個頭就聳人得很。

「就像你剛剛看到的一樣,其實你手裡的殘卷就是用炎光獸的一縷精魄所制,甚至可以說是一隻不完整的炎光獸,但就算是不完整的炎光獸,依舊有不小的戰鬥力;因為炎光獸生性膽小,遇水則懼、觸水則亡,所以在感受到你身上純粹的水元素之後便沒有反抗,要換成其他人,估計早就被殘章之中的炎光獸攻擊而重傷了。」

夜曦心生疑惑,院長在將殘章交付於自己的時候並沒有提醒自己,難道是忘了嗎,並沒有糾結這個問題,直接問道:「那前輩的意思就是,這殘章之中的魔獸,其實也是相當恐怖的存在嗎?」

「沒錯,每卷殘章代表一隻魔獸,排名越前實力越強,而且殘章都是由那些魔獸的精魄製成,所以也會具有那些魔獸的脾氣,如果貿然侵入其中,說不定會被殘章內的魔獸攻擊,傷及自身精魂,想收集齊《神獸錄》,也就困難在此。」

聽了螣蛇的解釋,夜曦恍然,還好院長給自己的是炎光獸,不然說不定會出什麼亂子……

猶豫了片刻,夜曦試探地問道:「前輩,似乎對這《神獸錄》極其地了解?」

「恩,因為這《神獸錄》就是我的主人在生前創造的。」

(欠更一章,明天補上。~) 「你的主人創造的?你的主人?!」對於霧雨螣蛇所說的話,夜曦的注意力並沒有落在是誰創造了《神獸錄》,而是落在了霧雨螣蛇主人的身份上,能成為守護獸的主人,這必需要何等的實力啊……

見到夜曦一臉震驚的表情,霧雨螣蛇繼續說道:「準確的說並不是我的主人,而是所有守護獸和元素妖精的主人。」

聽到這句話,夜曦不禁冷吸了一口涼氣,心驚不已,能成為十二護獸和元素妖精共同的主人,那豈不已經是神了嗎?一想到這些,他再度看向手中的《神獸錄》殘章,既然是神創造的東西,肯定不單單回事介紹魔獸那麼簡單,絕對會有其他的用途。

這樣一想,收集齊殘章的心卻是更堅定了。

「小傢伙,你想太多了,我主人並非是神,要不然也不會隕落,我們這些守護獸也不會到處流離成為無主之獸,元素妖精也不會最後落得要去跟普通的修鍊者簽訂契約的慘況。」霧雨螣蛇蒼老的聲音幽幽響起,充滿了苦澀。

「在這千萬曆史的傳承下,又還能有多少妖精和守護獸保存下了完好的傳承記憶,守護獸們應該會好一些,畢竟我們不止傳承記憶,連實力也可以傳承下來,只要時間一到,我們的實力和記憶就會恢復到完整的狀態;但妖精則不同,他們與人類接觸極為密切,大陸上也沒少流傳妖精消失的傳言,如果在記憶還沒傳承完畢就隕落,那麼就算再次重生,記憶也會變得殘缺。」

說到這裡,螣蛇的目光再度看向夜曦,「我想現在的水妖精就是這個情況,可能已經連她的守護獸是誰都記不得了吧。」

聽到這句話,夜曦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臉,被螣蛇猜中了,小藍的確是連自己的守護獸是誰都忘記了,不過忘記的應該不只是這些,所有守護獸以及元素妖精的身份小藍似乎都未提及過,想來也是在傳承完畢之前就死亡,記憶破碎地過於嚴重。

「有些扯遠了。」螣蛇的雙瞳再度恢復了以往的肅然,看著夜曦說道:「你想收集這《神獸錄》的殘章,老夫雖然無法幫你收集,但卻可以給你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畢竟這《神獸錄》是主人創造的,所以我也有所了解。」

「那多謝螣蛇前輩了!」夜曦鞠躬,洗耳恭聽。

「《神獸錄》中一共記錄了七十隻魔獸,七十隻魔獸中,守護獸佔據十二個名額,其餘都是由上古魔獸和異獸組成,小傢伙,應該知道異獸是什麼吧?」

「螣蛇前輩,小藍在和我簽訂契約的時候就和我提及過異獸的事情,所以還是有所了解的。」夜曦點頭,異獸就是普通的魔獸在體質上發生了變異,自身能力產生了異化,而且異獸的成長速度似毫不亞於修鍊者,所以潛力恐怖。

「小藍應該就是這一任水妖精的名字吧,還知道異獸,看來她的傳承記憶還保持在最低的底線上。」螣蛇嘆了一口氣,繼續道。

「你手裡殘章中的炎光獸就屬於異獸,是火光鼠的異化形態,雖然本身的實力卻不算頂尖,但異化之後的炎光獸擁有了許多奇特的能力,所以才被主人記錄進《神獸錄》中的。」

「《神獸錄》中,每種元素的魔獸佔據五個名額,當初我也好奇問過主人為何要這樣記錄,但主人並沒有回答,想來應該有什麼其他的作用,畢竟平白無故的事情,主人可是不會去做的。」

果然!夜曦心中暗叫一聲,這《神獸錄》里果然還藏著什麼東西。

「最後我在和你說下排名吧,《神獸錄》中前十二位就是我們十二隻守護獸,具體是如何排名的,主人從沒有提及過,所以我們都不知道;在我們之後,我記得比較清楚的就是第十三名和第十四名的兩頭上古魔獸,『金翅應龍』以及『不死鳳凰』。」

「這兩頭魔獸的實力緊隨我們守護獸之後,而且擁有上古血脈,能力特殊,在整塊大陸也已經處於頂尖的存在,不過現在想要在遇見他們應該很困難了,如果我猜的沒錯,它們應該全部成了神,成為了真正的神獸。」螣蛇聲音平靜,語氣淡漠,沒有絲毫的羨慕,似乎這應該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金翅應龍?不死鳳凰?」夜曦輕輕念叨著兩頭神獸的名字,這不死鳳凰他還是有聽說過的,龍依似乎就是接受了鳳凰的傳承,領悟了鳳炎屬性,實力暴增,但這金翅應龍……

似是看懂了夜曦的心思,螣蛇淡淡說道:「蛇修萬世化麟成蛟,蛟修萬始蛻麟成龍,龍修萬年,據天地精華匯聚龍角,再修千歷凝成金翅,稱應龍!這應龍就是這麼來的。」

聽著螣蛇的解釋,夜曦微微張了張嘴,萬世、萬始……從一條蛇成為一條龍,魔獸修鍊所需要花費的時間、精力,果然不是他們這種人類所能想象的。

「這麼說來,螣蛇前輩也是有機會成為應龍的咯?」


聽得夜曦的話,螣蛇突然笑了起來,「小傢伙你想多了,我們守護獸和魔獸不同,我們從被創造出來的時候就被灌輸了使命,我們的實力、能力、形態都是固定的,無法成長、無法變化,所以我們絲毫不會去羨慕那些能成為神的魔獸,因為他們打從一開始就什麼都沒有,靠著自己努力,消耗了千萬曆史才得以到達了巔峰,而我們在出世的那一刻就具有一切,所要經歷的磨難自然也會少很多。」

「最後在提醒你一點,《神獸錄》殘章,相鄰的兩卷殘章是會互相感應的,所以可以憑藉這一點來尋找。」螣蛇說完,再度盯在了夜曦身上,「《神獸錄》的事情我已經說完了,接下來我們還是先來解決一下你身體內部的事情吧。」

「那個,螣蛇前輩,似乎還有事情沒有告訴我吧。」夜曦訕訕一笑,螣蛇所指自己身體內部的事情他當然明白是什麼,不過眼下他有一件更迫切知道的事情。

「你說的是其他守護獸的信息吧?」螣蛇的聲音傳來,語氣中似是有些笑意,令夜曦感覺有些不好意思。

「既然你已經決定收集《神獸錄》的殘章,那就靠自己去發掘吧,在這條路上,你定然會遇到他們。」


「好吧……」被對方拒絕,夜曦也沒有再說什麼,不過螣蛇說的也不無道理,有些東西如果靠自己的實力得到的,那感覺就會大大的不同。

「先讓我來看看你體內到底是什麼吧。」蒼老的聲音出的同時,螣蛇的雙目閃過了一絲藍芒,在這一剎那,夜曦感覺自己的身體被徹底透視了。

「竟然是上古的元素封印陣法!」螣蛇的語氣略顯驚異,湖水震蕩,此時的它顯然也非常驚訝,「小傢伙,知道你身上的封印是誰下的嗎?」

夜曦搖搖頭,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略顯擔憂地問道:「螣蛇前輩,這個封印很嚴重嗎?」

巨大的頭顱左右擺動了一下,「並不是很嚴重,這種封印只存在於最初的時代,是我的主人專門為了鍛煉我們守護獸而創造出來的封印,就算在那個時代,會這種封印手段的也就只有了了幾人,竟然還可以在這個時代看到,真是不可思議。」

「最重要的是下封印的人竟然理解這封印的妙用,想來下封印者應該是擁有傳承記憶的上古魔獸,或者存在無數歷史的強者,不然是無法辦到這種事情的。」

「那螣蛇前輩能解開這道封印嗎?我現在可是被這封印折騰得不輕呢。」聽到螣蛇的話,夜曦也有些哭笑不得,沒想到這用在守護獸身上的封印陣法竟然用在了他這個守護者身上。

但在夜曦出口詢問的時候,螣蛇卻是搖了搖頭,一看到那巨大頭顱左右搖擺的動作,夜曦的心瞬間就碎了一地,「這種封印之所以奇特,就是因為它沒有單純的壞處,而且,想解開這道封印,只能去尋找下封印的人。」

「但是,我現在連下封印的人是誰都不知道,要我怎麼去找啊!」夜曦無語了,這樣子下去,自己的能力遲早會被徹底封印的……

「不用過於擔心,我想下這道封印的人對你也並沒有惡意,既然他知道這道封印用法,肯定也了解這封印的優劣,我想時候一到他就會出現,幫你解開封印的。」

「……」聽著螣蛇的話,夜曦無話可對,但總覺得又有些不對,「螣蛇前輩,你剛剛說我體內的封印是為了鍛煉守護獸而創造出來的,可該怎麼鍛煉呢?」

「小傢伙,你有解開過這封印嗎?」

「解開過。」

「那感覺如何呢?」

「非常厲害!」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