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突然間,一道人影從前方竄起,手裡像是舉著一柄大刀,狠狠地朝著青玉和宋靜書的方向砍了過來。

2020-11-05By 0 Comments

宋靜書還沒有看清楚那人長什麼模樣,只看到那大刀發出幽冷晃眼的光芒,青玉就已經低喝一聲,舉起手中的棍子朝著那人迎了上去。

兩人很快就纏鬥在了一起。

青玉的功夫本就不弱,即使手中沒有什麼像樣的武器,可是這人也能與青玉糾纏這麼久。

看來,這人也不是什麼平庸之輩!

宋靜書幾乎從未見過,青玉當真與人動手時究竟是什麼情況。

她只聽莫言說過,青玉身手不凡。

當初她之所以能將青玉拿下,並且還壓迫他為自己做了那麼多事情。

予你纏情盡悲歡 一來是她的運氣好,二來也是青玉故意放水讓著她。

沒辦法,誰讓青玉早早的察覺到了,宋靜書身邊有個絕世高手的存在?

那一晚潛入靜香樓,若非是察覺到了莫言的存在,青玉也不會乖乖束手就擒……否則,青玉又怎會留在靜香樓做事?

後來許是被宋靜書的「潑婦」氣質所折服,青玉才心甘情願的留下。

這會子,宋靜書幾乎看不見青玉都用的是什麼些招式,總之只是用了一根棍子,就已經將那人逼得節節敗退。

眼瞧著那人就要舉手投降了,宋靜書身後突然又竄出來好幾道人影。

宋靜書手裡還捏著一根棍子,察覺到有人靠近后,連忙瘋狂的揮舞著手裡的棍子,「別過來!」

她回頭一看,至少有五六個男人,已經站在了她的身後。

為首的男人臉上長著一圈絡腮鬍,見宋靜書將這根棍子揮舞的眼花繚亂的,看起來像是有幾把刷子,便讓弟兄們往後退了幾步,眼神震驚的看著宋靜書……耍棍子。

這下絡腮鬍看明白了,這小娘子根本就不會武功。

倒是這棍子耍的像模像樣的。

「小娘們兒,老子險些被你給矇騙過去了!」

絡腮鬍仰頭大笑,朝著宋靜書走近了兩步,「哥哥我瞧著你這棍子耍的不錯,不如跟我回山寨,日日耍棍子給我們取樂?」

這是將她當供人取樂、玩雜耍的嗎?

宋靜書氣不打一處來,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

被人嘲笑的滋味,還真踏馬不好受!

青玉也發現宋靜書似乎被圍住了,想要抽身來保護她,偏偏這個人功夫也很厲害,將他纏得緊緊地。

一時半會兒,青玉還難以脫身!

「耍你大爺,往後退!」

宋靜書收起棍子,用棍子直指著絡腮鬍,大聲喝道,「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不客氣?」

絡腮鬍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一樣,一邊仰頭大笑,一邊毫不畏懼的往前走了兩步,分明沒有將宋靜書的話放進眼裡,「我倒是要看看,你要對我如何一個不客氣法?」

絡腮鬍弔兒郎當的看著她,又往前走了一步。

「我已經警告過你,是你自己不當回事。」

宋靜書倏地冷笑一聲,將手伸進了袖袋裡…… 絡腮鬍見宋靜書將手伸進袖袋裡,仍是不以為然,冷笑著說道,「我倒是要瞧瞧,你能掏出個什麼玩意兒來!」

論體型,他牛高馬大,宋靜書嬌小;

論性別,他是一個牛高馬大的男人,宋靜書不過是個身材嬌小的小娘子;

論力氣,絡腮鬍搬起一塊巨石都好不吃力,宋靜書一看就是手無縛雞之力。

在這樣力量懸殊的情況下,絡腮鬍不相信,宋靜書還真能掏出什麼玩意兒來,能將他制伏。

因此,絡腮鬍肆無忌憚,甚至饒有興緻的盯著宋靜書,嘴裡不正經的調笑道,「小娘子長得很不錯,這身材也很有味道!不如跟了哥哥我,將來讓你吃香的喝辣的?」

說著,絡腮鬍就伸出手,打算去勾宋靜書的下巴。

宋靜書厭惡的扭過頭,狠狠地斥了一句,「滾開!」

隨後,只見她不知從袖袋裡抓起什麼東西,狠狠地從朝著絡腮鬍幾人撒了過去。

一陣紅色的煙霧升起,絡腮鬍率先發出一陣慘叫聲,接著其餘幾名壯漢,也紛紛凄厲的慘叫起來,捂著眼睛倒在地上不住打滾兒。

宋靜書冷冷的看著他們在地上打滾兒,冷笑道,「我已經警告過你們了,是你們自己不聽。」

這時,青玉和原本纏鬥在一起的壯漢,也停下了動作,一臉詫異的看了過來。

冷魅校草獨寵乖乖女 誰也沒想到,會突然出現這樣的變故。

看著幾名壯漢倒在地上不斷呻吟,宋靜書臉色清冷的站在一旁。

青玉一閃身來到她身邊,擔憂的問道,「宋姐姐,你沒事吧?」

宋靜書搖了搖頭,目光冷凝的盯著不斷打滾兒的絡腮鬍。

「你給他們撒的這是……辣椒粉?」

青玉看著空中飛舞的紅色煙霧,嗅了嗅後有些詫異的說道,「你居然隨身帶著這玩意兒?」

「這玩意兒怎麼了?方才我不是用這玩意兒自保了嗎?」

宋靜書看著青玉一臉大驚小怪的樣子,輕哼一聲,拍了拍手。

不管是這個時代也好,還是二十一世紀也罷,女人們都是那些歹徒瞄準的對象。

曾經宋靜書出門前都會隨身攜帶防狼噴霧,但是在這個時代沒有防狼噴霧的存在,因此她便自製了辣椒粉,隨身裝在袖袋中,一旦遇到危險立刻撒出去一把,不就自救了?

青玉看向宋靜書的眼神,儼然像是在看神仙一樣。

半晌后,青玉豎起手指頭,咂舌說道,「高,這一招實在是高!」

方才與青玉顫抖在一起的壯漢,此時也拔腿跑了過來,沖著絡腮鬍不住大喊,「大哥,大哥你這是怎麼了!」

絡腮鬍卻是顧不上回答他,仍是捂著眼睛慘叫不停。

天魔弈 扛著大刀的壯漢站起身來,沖著宋靜書厲聲喝道,「妖女!你使了什麼妖術?你對我大哥做了什麼?!」

妖女?

妖術?

宋靜書忍不住沖他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道,「喂,你是不是小人書看多了!」

她不過就是撒了一把辣椒粉好嗎?

就在這時,一聲虎嘯聲在山林中響起……

宋靜書和青玉相視一眼,從彼此眼中看到了驚愕!

這山林間,果真有猛獸存在!

瞧著這會子天色已經擦黑,虎嘯聲也漸漸逼近,若是這個時候撒開腳丫子狂奔的話,指不定還會遇到什麼野獸!

於是,青玉當機立斷,看了一眼身旁粗壯筆直的大樹,對宋靜書說道,「宋姐姐,抓緊我!」

隨後,宋靜書只聽到一陣風聲響起,她整個人就騰空而起。

就像是,那一晚在周家,周友安帶著她飛向房頂一般……

青玉抓著宋靜書的胳膊,迅速的帶著她竄上了樹頂。

這棵大樹約莫有好幾十米高,宋靜書坐在枝丫上,看著地面上躺著的絡腮鬍們,就像是王八大小似的……

宋靜書承認自己這個形容詞用的不是很恰當,但是瞧著青木臉色嚴肅,宋靜書也循著他的視線看過去。

只見他們此刻坐落的這棵大樹,算是山林中最高得了,能縱觀整片山林。

可惜的是,這裡就是一片荒山,甚至幾座山頭上也都沒有人家居住。

瞧著虎嘯聲越來越近了,扛著大刀的壯漢不住的沖絡腮鬍喊道,「大哥!你們趕緊起來啊!我們要趕緊回去了,大老虎又出現了,已經離我們越來越近了!」

看來,這些強盜是知道這隻大老虎的,甚至對這隻大老虎十分膽怯!

可惜,回答他的,仍舊是絡腮鬍們不住的慘叫聲。

被辣椒粉辣了眼睛,的確也只能倒地哀嚎了。

看著他們的模樣,宋靜書又有些於心不忍,便對青玉說道,「要不,幫忙將他們也弄到樹上來吧?」

「好歹是幾條人命。」

「你不忍心?你可別忘記了,方才他們要打劫我們!甚至,要對我們下殺手!」

相比宋靜書的於心不忍,青玉一臉淡漠的說道,「更何況,方才不是你對他們撒了辣椒粉么?」

宋靜書有些尷尬。

清了清嗓子,「話是這樣說的,但他們不是還沒來得及打劫,就被我們給制伏了么?不過好歹是幾條人命,若是就這樣淪為老虎腹中餐,也實在是太殘忍了。」

「更何況,我還有自己的打算!你先去幫幫忙,我等下子再詳細告訴你!」

看著宋靜書眼中狡黠的光芒,青玉就知道她有了什麼壞點子,只得對她叮囑道,「你抓穩了!老虎也會爬樹得,你自己當心。」

說著,青玉飄然而下。

他這番話嚇到了宋靜書,眼神有些驚恐的不住看來看去。

狼情脈脈 青玉輕飄飄的落在地面上,宋靜書連忙沖幾名壯漢說道,「你們要是答應我一個要求,我就讓我的朋友幫你們上樹!」

那扛刀的大漢,獨自一人也著實來不及將這些人搬上樹,聽著那「簌簌」的聲音越逼越近,連忙答應道,「好!十個要求我都答應!」

宋靜書這才滿意的點頭。

青玉與那壯漢,合力將絡腮鬍幾人也搬到樹上后,兩人也一縱身上了樹,青玉飛快的來到宋靜書身邊。

眨眼間,一頭體型碩大的老虎,就出現在了樹下。 宋靜書活了這十七年,從未見過體型如此壯碩的老虎!

那老虎眨眼間就竄到了樹下,靈敏的鼻子在樹下嗅來嗅去,很快就抬頭看向了樹上。

宋靜書頓時一顆心就懸在了半空中,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沖青玉小聲說道,「這隻老虎個頭也太大了!若是要撲人的話,怕是就連那絡腮鬍都眨眼就被撲倒了。」

青玉也點了點頭,一臉凝重,「這隻老虎的確很壯碩。」

「眼下我最擔憂的,便是今晚要如何度過。」

青玉看了一眼越來越黑的天,沉聲說道,「老虎本就會爬樹,若是再出現其他猛獸的話,咱們今晚怕是就危險了。」

若是只有他一個人的話,用輕功離開不成問題。

但還帶著宋靜書,身上還背著從宋家村帶走的蔬菜雞蛋!

方才與那強盜打鬥時,已經碎了不少雞蛋了。

宋靜書想起宋大宇說的還有野豬什麼的,頓時也驚得一身冷汗,「老虎會爬樹,野豬會拱樹,咱們當真是太危險了。」

分散在對面幾棵大樹上面的絡腮鬍們,即使眼睛不能看到此刻是什麼情況,但是方才與青玉打鬥的那壯漢,正在小聲給他們解說。

「大哥,大老虎此時就在樹下,咱們在樹上。」

「大哥,那大老虎正抬頭看著我們呢。」

「大哥,大老虎的獠牙露出來了,好可怕啊……」

「大哥,不好!那大老虎正在爬樹!」

聽著強盜不斷的念叨,宋靜書只覺得聒噪,這廢話也太多了!

換做是她,恨不得直接一口將他吞下去!

許是大老虎也是嫌強盜聒噪,抬起頭髮出一道兇猛的虎嘯聲,宋靜書他們只覺得就連樹都顫抖了一下,整片山林里都回蕩著老虎那兇猛的咆哮聲,令人心下膽寒不已。

好在,看來這幾個強盜命不該絕,又或許是那大老虎的體型實在是太過壯碩。

只見它往樹上爬了約莫兩三米的距離后,壯碩的身子就滑了下去。

這樹榦有筆直又沒有枝丫,這隻大老虎爬起來沒有那麼輕鬆。

可即使是如此,一隻兇猛的大老虎就在樹下徘徊著,時不時的張開它的血盆大口,換做是誰,也會被嚇得瑟瑟發抖吧?

宋靜書緊緊抱著樹枝,看著大老虎再一次試圖爬上樹去,嚇得牙齒都在打顫。

「青玉,你說,它能不能爬上去?」

雖然,大老虎此時正在爬絡腮鬍所在的大樹,但宋靜書還是被嚇得面如土色。

這麼大一隻老虎,誰知道它一頓需要吃多少才能果腹?

若是吃了那絡腮鬍幾人,還不夠塞牙縫的,她與青玉不是也危險了嗎?

青玉臉色凝重,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大老虎的動作,沉聲答道,「難說!老虎就如同貓一般,看似體型壯碩,但是爬樹對它們而言,並非是一件難事!」

「這意思便是,它能爬上樹?」

宋靜書聲音帶著哭腔,「完蛋了完蛋了,今晚咱們是不是要死在這裡了!」

都怪劉氏!

原本他們能早早啟程回寧武鎮的,可劉氏偏一直死纏著她,害得她不但沒有吃午飯就起身了,還在這荒山野林的地方遇到猛獸!

眼下,宋靜書又感到無比慶幸。

當初宋大宇幾次三番天都不亮就進城,好在沒有遇到這大老虎啊……

大老虎一直怕不上去,許是有些煩躁了,不住的圍著樹榦打轉兒。

最後,狠狠地一掌拍在了樹榦上!

大樹狠狠地顫抖了一下后,還能看到東西的那名強盜,眼疾手快的抓住了絡腮鬍,避免他掉落下去。

天色越來越晚,月亮已經升到了頭頂,清冷的月光照耀著山林間的一切。

葉影帝家的二貨馬 宋靜書肚子也餓了,從包袱里掏出點心遞給青玉,兩人一邊吃點心,一邊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老虎。

那強盜突然轉頭看向他們,見他們正在吃點心,舔了舔嘴皮子,「女俠,你們還有吃的嗎?」

這強盜還是有幾分眼力見的,能看出青玉與宋靜書之間,定是宋靜書做主。

宋靜書看了他一眼,還是從懷裡掏出幾塊點心朝著他扔了過去。

強盜準確無誤的接過點心后,給絡腮鬍一塊后,自己也連忙吃了起來。

其餘幾名強盜,非但看不見周遭的一切,還沒有點心吃,還要餓著肚子承受來自大老虎給的恐懼!

不知他們在樹上待了多久,總之宋靜書瞧著夜越來越深了,她也漸漸地犯困起來。

那大老虎知道自己爬不上去,索性就蹲坐在樹下,死死地守著幾人。

看這樣子,是要與他們打持久戰了……

見宋靜書困意十足眼睛都睜不開的樣子,青玉難得貼心的將自己的手放在樹榦上,沖她說道,「要是困了,就靠著我的手眯一會兒吧!這裡有我盯著便是。」

宋靜書打了個呵欠,也沒有矯情的拒絕,直接將額頭放在青玉的手背上,雙手抱著樹榦合上了眼。

這樹榦粗糲不已,直接將額頭放上去,很快就會被壓出褶子來,又痛又癢。

青玉一邊要看著樹下的老虎,一邊要伸出手,將宋靜書圈在懷裡,以免她睡著后鬆開手會掉下去。

不過,他卻是不敢靠她太近,只能做出將她圈在懷裡的動作,將她放在她身後。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