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站在她身後有些僵硬的柳珏看到的是M洲的號碼。

2020-11-03By 0 Comments

十分鐘后,肯尼斯拿著黑筆在合約上籤了文字。

簽完,他才吧文件推給柳當家。

愛之轉彎 柳當家卻沒動。

肯尼斯眉頭一擰,他咬著未點燃的煙,牙齒磨了磨,挺凶神惡煞的:「不想簽?」

柳當家:「……」

他只是沒想到會這麼順利。

不過他心性堅定,只恍了下神,就把合約簽好了。

拿著這份簽好的合約,同秦苒一起出來的時候,也不過半個小時。

他們九點進去,這會兒出來,也不過才九點半。

秦苒朝柳當家揮了揮手,重新把黑色的鴨舌帽扣到自己頭上,「柳當家,其他的事兒你們自行決定,我先走了。」

柳當家一行人有些愣的把秦苒送出去。

等程木把車開走。

原先站在門口的柳家其他人才憂慮的開口:「怎麼半個小時就出來了?當家的,是不是談得不愉快?」

柳當家看著那輛黑車的背影,沒有說話。

見柳當家不說話,一行人面面相覷,轉向柳珏,焦急的道:「柳珏,到底怎麼樣了?」

柳珏收回目光,他轉身看向身邊的幾人,「我們簽成功了。」

「不僅成功了,程先生準備的第二份55%的合約都沒有,60%成交的。」

60%只是他們最先定的價格。

談生意自然要鬆弛有度,這份60%的合約本來就是跟肯尼斯談判的,就如同肯尼斯拿出來的50%的合約。

程雋準備的第二份合約是55%。

程夫人她的名頭比程少爺……好用太多了吧?? “都招了?”

看着滿臉平靜的空幻,楚潔完全摸不着頭腦。

“算是吧。”伸了伸全身肢體,讓自己顯得舒服一點,空幻回味地晃了晃腦後的觸手,在看了看不遠處那三名靈魂級的靈族人,轉身向門外走去。

經過大門時,空幻似乎想起了什麼,對着一旁的守衛說道:“先關回去,等他們醒了之後,到技術局來告訴我。”

說完,空幻大踏步來向神殿主殿,一面毫不客氣地讓蝶舞上茶,一面蹦蹦跳跳地拾階而上。

誰知,空幻身體的協調性似乎出了點問題,一腳踏空……

砰……啊……砰……啊……

“楚……楚潔,拉我一……一把!”

“……”

巍峨的東部正神神殿,身爲主人的楚潔,正毫無形象地飄在祭壇半空做撲街狀,大祭司蝶舞則依舊堅持女僕之道,乖乖地做着端茶遞水的工作,而空幻和行政院長楚霞則坐在祭壇邊。

對於那幾名靈族人的處理,空幻的方法算得上是強大了。

在夢境之中,首先讓對方回到故鄉,然後讓精神恢復平靜的對方回到小時候,開始回顧一生,事實上,這是一種記憶回放。

大腦中其實記了很多東西,但一般情況下是無法回憶起來的,而夢境卻是一種回憶的方法。

在通過研究模式,先後研究了【改進識想法】、【意識幻境的構建】、【意識夢境的形成】和【夢境構成】幾項之後,空幻終於研究出了【夢界】這一神奇的東西。

而那名靈族人是第一個實際應用者,之後,數量了的空幻,更是大膽地在楚潔的幫助下,對另外三名靈魂級初期的傢伙使用。

在先後回顧了他們平凡的幼兒生涯,爭強好勝的少年生涯,以及混戰與搏殺的成年時光之後,外界不過十天,裏面過去的實際感知時間卻以及也有近半年。

而空幻則是通過夢界,在觀察了四人的【記憶回溯】之後,完全瞭解了這名靈族人所知的幾乎所有有關靈族的信息。

當然,如果這名靈族人心靈深處有很深的隱藏記憶,由於不能主動去查看,空幻可能並沒有看見,但現在獲得的這些東西已經足夠了。

“總的來說,這羣傢伙可以當成打秋風和迷途的杯具分子。”

得意地晃了晃手中的杯具,空幻笑着說道:“靈族的生活模式等信息,在之前的彙報中,大家也都知道了,我們的推論差不多,所以我也就不多說。總的說來,他們只要說了的,都沒有撒謊,只是很多東西都沒說而已。”

說道這兒,空幻神情僵了一下,扭了扭身體,讓自己被擰的略顯痠痛的腰部舒服一些,然後瞪了楚潔和楚霞兩人一眼。

“好吧,我不廢話了,實際上,靈族人恐怕比我們想象的要強大,或者說,強大很多。而且,他們……嗯,怎麼說了,應該是兩個物種甚至更多物種的混合體纔對,最主要的是,似乎還是老朋友。”

在瞭解到靈族的本質之後,說實話空幻也很是驚訝。

靈族的本質,完全是一個精神力專精的種族,他們的主要組成成員,在空幻用朋族瞭解的方式劃分之後,被分成了三個部分:【統御】、【主戰】、【繁殖】。

【繁殖】是他們最基礎的部分,也是三個部分中唯一具有繁殖能力的部分。

每一個靈族部落都有一個繁殖巢穴,這其中生活着兩種生物:幻靈蟲和雙鐮蟲。

好吧,沒有錯,這就是一千多萬年前的那兩種傢伙,只不過都進化了而已。(事實上,空幻也不知道算是進化還是退化。)

其中讓空幻感到意外的是,本來應該屬於統屬關係的幻靈蟲和雙鐮蟲,似乎在這一千多萬年間發生了某種共存融合,使得雙方的關係進一步產生變化。

在巢穴之中,幻靈蟲進化成了一種簡單的,類似大腦一樣的蟲子。

剛剛出生的幼體,除了這個如同大腦的身體之外,甚至連移動都無法進行。

一般而言,這種情況下的幻靈蟲,即便是精神力再強悍,也不過是等死而已,但他們還有雙鐮蟲;

雙鐮蟲,進化(?)成了一種怪異的大型蟲子。

他們是依靠下身兩腳直立行走,中部兩手靈活使用工具,上方兩肢鐮刀作爲近戰武器的物種。

一般來說,身體這麼複雜,再怎麼也應該有三級大腦在支撐吧,但問題是,他們的大腦相比曾經空幻所見的雙鐮蟲,非但沒有升級,到現在,乾脆沒了。

囧,對此,空幻在夢界中初見之時,就感到一陣陣的無力,那些新生的雙鐮蟲根本就是一灘爛泥,任由靈族隨意擺弄。

而現在這種詭異的情況就是:幻靈蟲有腦無身;雙鐮蟲有身無腦。

好了,這時候誰都知道要進行組合模式了……

不去理會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這中特異進化的結果就是:每一個幻靈蟲出生之後,都會和同樣新生的雙鐮蟲,融合共生成爲一名真正的靈族,幻靈蟲做大腦控制身體,雙鐮蟲爲身體,接受控制,並提供大腦營養等等東西。

這兩者的關係,看起來很想機師和機甲的關係一般,讓空幻不得不吐槽。(怪不得上刑是作爲控制者的幻靈蟲滿不在乎。)

這樣兩者結合起來,產生的後果就是,他們的個體實力很強大,普通靈族都有接近朋族祭司的實力。

而更讓空幻感到羨慕嫉妒恨的是,他們的繁殖率也很高,這就顯得有些鑽自然界的空子了。

因爲這兩者其實應該是兩個物種。

幻靈蟲雖然大腦只有四級,卻精神力超高,造成體型稍顯龐大,只有在出生幾天之後,如果沒有進行融合,纔會產生繁殖系統之類的獨立生存系統,成爲真正的繁殖部分成員。

而雙鐮蟲因爲缺少大腦這個佔用身體複雜度的東西,繁殖率也很高。

這樣一來,無論幻靈蟲還是雙鐮蟲,都是繁殖率不低的物種,雙方大量融合之下,就產生了一個實力強大,數量也不低的新物種——靈族。

天賜嬌妻:祁少乖乖投降吧 而那些沒有融合的幻靈蟲幼蟲和雙鐮蟲幼蟲,在幾天之後,纔會緩慢成長成爲可以繁殖的部分。

也就是說,靈族的繁殖是完全獨立的,成長爲真正的靈族之後,已經不再擁有繁殖能力,所以每個靈族部落的繁殖巢穴都是他們的發展核心。

御繁華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靈族,都是用雙鐮蟲作爲身體,也有少部分靈族使用其它特殊的物種,於是便形成了形形色色的氏族。

然後是主戰部分。

【主戰】,人如其名,這個部分的成員是負責戰鬥的成員,只有他們才能真正稱之爲靈族。

他們相互之間組成了嚴格的社會,用精神力交流,以精神力強度爲實力判定,強者爲尊。

平時戰鬥之中,雙鐮蟲的堅實身體,更多隻是作爲移動工具和最後防線。

主要的戰鬥,都是靠着各自強大的精神力,來控制地底生物進行的,直到最終消滅敵對的同類。

而因爲生存環境是地底洞穴的原因,所以他們的領土是以地底自然洞穴爲基礎。

最初處在各個地底洞穴的人,並不知道其它同類的存在,但隨着人口的增長,他們開始沿地底河流探索,從而發現了其它的同類。

嫡子難 如此一來,處於各個被土地隔開的洞穴,相互之間開始聯繫,但這種聯繫帶來的不是和平,而是戰爭。

漸漸地,靈族在漫長的戰鬥與交流之中,建立起了脆弱的管理結構,形成了幾十個組織,相互征伐,各個組織的語言也各式各樣。

這其中,主戰的靈族,在空幻結合對方的分類和朋族的分級之後,分成了普通靈族(精神力實力等同於祭司)、精英靈族(精神力實力等同於實力偏下的大祭司,即靈魂級初、中期的大祭司)、高等靈族(精神力實力等同於實力強大的大祭司,即靈魂級高期的大祭司)。

他們組成了靈族的中下層,是靈族主要戰鬥力量。

若非知道靈族內部依舊在打得不可開交,而且大多是貌合神離的以地底洞穴爲單位,使得單個洞穴中,精英靈族以上的成員並不多,否則稍稍計算了一下靈族中,接近大祭司實力的個體數量的空幻,恐怕會擔心死。

不過,真正引起空幻注意的是,靈族的統御階層。

【統御】,顧名思義就是老大,是boss,是……,反正是危險人物。

好吧,最形象的對比,按那名靈族所言,當時感受到靈月的精神力時,他們就認爲靈月是一名統御級別的存在。

甚至因爲靈族內部,各個氏族外形差異很大的關係,加上平時在地底也沒遇到過其他文明物種,所以誤以爲靈月也是一名靈族統御者,因此在之後纔會有投降之舉。

而如果夢境的回憶誤差不大的話,這名身爲精英靈族的靈族成員,所見過的統御級的確是一名幽神級。

可問題是,按他所說,靈族幾十個組織的首腦,都是這個級別。

“那麼,靈族有幾十個幽神級,甚至……更高?”空幻鬱悶了,對比起來,朋族是要數量沒數量,要實力沒實力呢?

當然,這只是他一時的抱怨而已,相比起精神力專精的靈族,朋族不僅僅有精神力,還有力量和能量了。

而且,這名靈族的隊伍也只是迷途者,領隊的高等靈族還被地震給壓死了,顯然他們的失敗與最近靈族越來越激烈的行動無關。

分析四人的記憶,甄別差異之後,空幻得出結論:靈族內亂嚴重,無力外擴;靈族一心地底,無意地表;靈族實力單一,無甚威脅。

當然,‘靈族整體實力強大,必須提防’也是結論之一。 與此同時。

沐宗元的墓地。

十點,沐老爺子一行人到達。

沐宗西跟沐家幾個主要的人都在,不過沐子凝不在。

「子凝她今天去談一件重要的事了,」沐宗元同沐老爺子解釋,「趕不回來。」

沐子凝事情一向多,沐老爺子沒有任何奇怪的地方,只頷首:「沒事。」

他側身,準備要走,卻見沐楠還站在路邊,長身玉立的,看左邊十字路口的方向。

「小楠?」沐老爺子頓了一下,才溫和的問道,「你怎麼不上去?」

他以為沐楠不敢上去,有些怯。

「我等我我媽過來,」提起寧薇,沐楠臉上的表情好了很多,他低頭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她馬上就到了,還有兩分鐘。」

「你媽媽?」聞言,沐管家一愣,「你媽媽怎麼來了?」

沐家其他人也覺得奇怪。

最近峰會,限飛限行,昨天晚上沐楠跟他媽打電話大部分都聽到了,對方還在京城。

沐楠走後,沐老爺子還著重說了一下寧薇的事情。

這兩天沐家人也越來越不敢小看沐楠,都也還記得寧薇的事兒。

怎麼現在就要到了?

「剛好有張票,」沐楠聞言,頓了下,才開口,他正說著,路口一輛商務車緩緩往這裡開過來,「她到了。」

知道看到寧薇從車上下來,沐家這些人才敢相信。

只是心底覺得奇怪。

沐家這些人有幾個是認識寧薇的,一行人時隔十幾年,再次見面,都沒怎麼說話。

沐老爺子注意到寧薇的腿果然好了,他同寧薇打了招呼,就沉默的往台階上走。

只有沐家那位總策劃,看了眼載寧薇來的這輛車。

「你看什麼?」身側有人問了一句。

總策劃略微頓了下,遲疑著開口,「那輛車,你看像不像柳家的車?」

京城幾大家族的車牌號都有特定的區號。

柳家車牌號挺囂張也挺好認的。

「你說的好像有點,」挺總策劃一說,那人微頓,「前面的四個連號一樣……」

這兩人相互對視了一眼,聯想到昨晚寧薇在京城,現在就到了魔都,還在峰會的情況下,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十分驚訝……

**

秦苒離開柳家,也沒有立馬回顧西遲那裡。

而是找了一家不太遠的甜品店。

她一向不喜歡吃甜的,嗜辣,最近有點喜歡上了甜品。

程雋就在距離這裡兩條街遠的地方,這條街還好,隔壁的那條街已經完全封閉了。

秦苒一手拿著勺子,一手拿著手機。

手機頁面,顯示著同言昔的對話——

【大神,我明天有時間,一起去吃火鍋?正好給你看看我的新歌。】

提起火鍋,秦苒皺了皺眉。

不過她也沒拒絕言昔,回了一個「好」過去。

她對面還坐著一個戴著金絲邊框眼鏡的秦部長,他拿出來一份文件給秦苒:「小姐,這是我下午要跟極限漫端簽署的合同,您看看。」

極限漫端的事兒主要是秦苒牽線的,做完合同后,陸知行就讓中年男人務必讓秦苒親眼看完。

惡魔的午夜圈戀 秦苒吃了口蛋糕,又放下手機,伸手接過來合同。

秦家立的合同一向專業,跟秦苒敘述的也非常相近,還補了秦苒沒有注意過的律師條款,「只用一個內測名額?」

看完後面幾條,秦苒微微一頓。

「這是六爺要求的,」秦部長說到這裡,他看了秦苒一眼,「小姐,你最近是不是在畫畫?」

「嗯。」秦苒絲毫不覺得愧疚的點頭。

秦部長「哦」了一聲,有些明白為什麼陸知行對秦苒完全沒轍。

公司編程部多少人沖著那位P神而來,到今天一面都沒有見到。

難怪陸知行不喜歡跟那些人說話。

不然聊天的時候那些人詢問P神去哪了,陸知行能怎麼說,說秦苒不去實驗室了,tm的又跑去畫畫了??

「對了,這是您的那本漫畫試行合約,您先簽一下,」秦部長又拿出來另外一份合約,然後掏出來一支筆遞給秦苒:「大概下午,秦家跟莫家合作的消息就會放出來。」

秦苒看了看,就簽了自己的名字。

一式兩份。

「這兩份合約我要帶到極限漫端,等他那邊蓋章了,我再送一份給你,明天我聯繫您吧。」秦部長看秦苒簽完了,就收起了合約,同秦苒道別。

出門之後坐到車上,他才打了一個電話給陸知行。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