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竟然能夠持平他三千多年的道行。

2022-02-05By 0 Comments

「大道之姿,天道之引,束!」

李天然也沒有想到自己施展一下自己的精妙道法,就會引發這麼大的動靜。

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當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之前所使用的聖人之軀道具是有多麼的強大。

以至於,他現在舉手投足之間,就是大道本身所在。

羅無道拚命抵抗。

他的那些觸手,只要被「女帝」的目光所到之處,就會自動化為烏有。

而此時,「女帝」正視起了他。

他本來與自己的契約神獸上古玄龍的合體,也瞬間地消散了。

恢復成了正常模樣。

那些被他掠奪來的生命,再一次地回到了原本的生命宿主的身體裡面。

「這是……這是傳說中的言出法隨……不,這是目光所及之處,皆為灰燼的聖人之目……」

羅無道一臉絕望地癱坐在了地上。

自己的契約神獸上古玄龍,正在拚命地用自己龐大的身軀抵抗著「女帝」的目光。

「女帝」搖了搖頭。

他沒有想到自己控制了女帝的身體之後,竟然能夠將大道之姿的核心力量發揮得如此淋漓盡致。

這一片區域。

方圓幾百里,完全淪為了他一個人的束縛空間。

一開始他認為很小。

跟自己在狗狗身體裡面的時候差不多大,沒想到,會這麼大。

以至於這魔教教主羅無道都沒有發現異常所在。

大道之姿的空間尿性是很獨特的。

在自己的個人空間裡面,他就是創世神盤古那樣的存在,哦不,是比盤古還要厲害的造物主,這裡的法則,隨便他使用。

可以這麼說,在他的個人空間裡面,他就是無敵。

「嗷嗚!」

上古玄龍不斷地鳴叫著,奈何,它就算是真的血脈純正的五爪神龍,也沒有辦法撕裂空間,它只能選擇硬抗「女帝」所釋放的法則之力。

「毀滅吧!」

「女帝」輕抿了朱唇,沖著上古玄龍露出了淺淺地笑容。

霎時間。

上古玄龍露出了極為驚怖的表情,龍眼都已經擴大到了銅鈴般大小。

「嗷嗚~~」

一聲長長的悲鳴,它的身軀四分五裂,滾燙且炙熱的血液飄灑在一地。

血肉模糊。

還沒有完全侵入地表,就化為了粉塵,消失在了人世間。

「什麼?你竟然,竟然如此輕易地就讓上古玄龍灰飛煙滅了!」

剛才狂妄無比的羅無道,瞬間就被破了心裡防線。

當初他強迫上古玄龍認他為主的時候,可花費不少功夫啊,上古玄龍甚至跟他的真身打得有來有回,是一個超級強大的神獸。

而且擁有極為純真的五爪金龍(或五爪神龍)血脈。

怎麼可能會如此輕易地就被消滅了?

「羅無道,你的這具分身,我就先收下了,回頭遇見了你的真身,我一併剷除!」

「咳咳咳……蘇暖暖,本座輸在你的手裡,本座不服,但是,本座想要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你到底是誰?你怎麼可能會在短短地三個月之內,就能夠變得如此強大……啊,是你!你竟然附身在了蘇暖暖的身體之內,難怪了,本座這具分身輸在了前輩手中,本座心服口服。剛才對前輩的徒弟多有得罪,是本座的這具分身管教不嚴,還請前輩莫要往心裏面去……」

羅無道倒是一個聰明的人,他前面還是凶神惡煞,後面在女帝的額頭上,看到了李天然一閃而過的臉。

他馬上就變得謙卑了起來。

本來還準備做出反抗的姿勢。

一下子,就放棄了反抗。

「別打老夫和老夫徒弟的注意,否則,下一次死的就不是你這具分身了,而是你!」

李天然不打算給他再開口的機會。

一道毀滅法則,瞬間施加在了他的身軀之上,眨眼間,羅無道的這具分身,就極其痛苦地死去了。

正在他準備離開女帝身體的時候。

突然女帝的身體就被人給抱住了。

「前輩,前輩,真的是你!你知道嗎?昨夜你不辭而別之後,人家是有多麼的難過嗎?那種心死的感覺,太疼了,比現在胸口上的傷勢還要疼,不信的話,你摸摸看嘛!」

柳如煙這個傢伙!

尼瑪。

胸口上受了那麼重的傷勢啊。

剛才還趴在地上死氣沉沉的樣子,現在就這麼用力地抱住了我?

這也太假了吧?

難不成,女孩子的柔弱都是裝出來的嗎?

平日裡面自己擰個瓶蓋都費力,結果自己扛著一桶水都能夠一口氣地上個十八樓?

此時的李天然,是真的很無語。

他正準備不理會這個柳如煙,直接操控女帝身體遁去的時候。

突然,天灰濛濛地沉淪了下來。

一道劍光。

閃爍在了「女帝」的眼前。 「宏偉,我回來了,你不歡迎嗎?」紫琪當年跟朱宏偉關係還是挺好的。

「當然歡迎,大美女回來,我怎麼可能不歡迎,這些年你去哪裡了?」朱宏偉子字沒提莫曉輝,因為他覺得這刻提莫曉輝已經是毫無意義。

紫琪以為朱宏偉會替莫曉輝抱不平,有些失望:「宏偉,你不仗義?輝受了不少苦吧?」

一說到莫曉輝,朱宏偉當然覺得有必要說說,有些憤慨的道:「灰太狼為了你,為了你差點都對女人沒有興趣了,幸好有楚洛的出現,不然……」

紫琪深感有勁敵出現,假裝不知道似的,顧著吃驚道:「楚洛是誰?」

「楚洛是灰太狼的老婆,是她讓灰太狼快樂起來的。你一走了之,音信全無,剛開始灰太狼就像發瘋了一般,後來消沉,對異性沒有興趣,沒楚洛的出現,恐怕灰太狼還在消沉著。」朱宏偉越說越氣憤。

「灰太狼是輝的綽號吧?蠻可愛的,以前輝對我的好,我就覺得他像這樣的形象。」紫琪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她曾經多少次想要的生活狀態。

輝,我們可以過上幸福的好日子了!

吃了多年的苦,也算有了好的回報,不免在心裡安慰著自己。

「你還知道灰太狼對你好,你也太自私了?失去了才知道人家的好,晚了?」朱宏偉憤怒道。

「宏偉,別這樣,我回來就是要給輝幸福,你應該支持我吧?」紫琪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支持你!?那楚洛怎麼辦?人家可是結婚了?」朱宏偉提醒道。

「就算他們結婚了又怎麼樣?不過是娃娃親,沒感情基礎的?」紫琪一步步的試探著。

「沒感情基礎怎麼啦?我看他們現在挺好的。你就別動歪腦筋,破壞別人的幸福?」朱宏偉的正義感拿了出來。

「這麼說你是不支持我咯?輝現在的狀況應該不是很好吧?」紫琪語氣里有些威脅的意味。

「你想怎麼樣?就算現在狀況不算好,我相信灰太狼有能力度過危機。」朱宏偉是相信莫曉輝能力的,畢竟大家共事多年。

「我可以讓輝寸步難行,宏偉,你相信嗎?」這完全是紫琪赤果果的威脅話。

朱宏偉被鎮住了:能說這樣的話而且平靜無波,看來她是有備而來。她憑什麼有這種自信?

仔細打量了一下紫琪的穿著打扮,朱宏偉得出了自己的判斷:「發財了也別這麼狂,你以為可以一手遮天?」

「不信你就試試,宏偉,沒這自信我是不會說出這樣的話的。輝是我的,筱筱也別想跟我搶。」紫琪敲山震虎,大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

「筱筱怎麼會跟你搶?」朱宏偉笑了起來:筱筱可是我的,她怎麼會跟你搶灰太狼?

「紫琪,你變了,我不再認識你了,就請念在之前的情分上,你放過灰太狼吧?」朱宏偉帶著懇求,因為他覺得莫曉輝和楚洛在一起之後,比以前開心快樂多了。

「宏偉,如果輝是娃娃親,那他不是騙了我的感情?你們怎麼都覺得是我錯了?就算我離開不對,那他騙我是應該的嗎?當年我可是付出了真感情的,不然我也不會回來重溫舊夢?」紫琪帶著憤怒說出了自己的理由。

朱宏偉一聽,覺得在理,無可好辯。

是啊,是灰太狼不對在先啊!

。他將自己緊緊鎖在房間里,拿出他和她的合影,那是在上大學的年紀,在彼此都無比欣賞對方的陽光里,宋厲星失聲痛哭,原來他對她的思念從來沒有過減少,他以為隨着時間他會漸漸淡忘過去,可是時間卻告訴他,越彌足珍貴,越捨不得忘記。

宋厲雪也被宋厲星的模樣嚇得魂飛魄散,她從未見過堅強永遠都在笑的哥哥,其實他的心一直都有一個窟窿,好不容易有人填滿,卻用的豆腐。

「哥哥,你們之前一直對家唐不滿意,這次意外,我也掉了孩子,……

《馬甲大佬A爆了》第366章欣賞對方 李星星好奇地探頭一看,牛皮紙封面上方寫有「梧桐市松花縣公安局」,橫寫的,字體比較小,下面豎著寫「戶口證」三個大字,均是繁體字,再下面則是關於日期的小字,只有年月日,該填寫日期的地方則是空白。

翻開第一頁,李大柱首先寫上她的名字:「李星星」。

字跡工工整整,極有風骨。

接下來需要填寫的是別名、民族、性別、出生、地址、原籍、出身、成分、住址、職業、文化程度和宗教信仰、兵役狀況、婚姻狀況、政治身份、服務處所等等等等。

列得十分詳細。

然而,李大柱並沒有全部填寫,只填了以下幾項。

民族:漢。

性別:女。

出生:於1942年12月8日出生,地址:梧桐市松花縣大李子村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