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童阮阮倔強的抿著嘴,咬緊了牙關,就是不吃。

2020-11-02By 0 Comments

慕淵臨冷哼了一聲,突然,他將勺子轉向遞到自己嘴邊,吃入了嘴中,但並未吞下去。

緊接著,他捏著她的下巴,將她的頭強行轉了過來,吻上了她。

他強行餵了進去。

童阮阮被迫吞咽而下,要不然沒法呼吸。

喂完這一口,慕淵臨鬆開她。

童阮阮忽然揚起手,要打他!

「你打我一巴掌,我就喂你一口,打吧,多打幾下。」

慕淵臨揚起一抹邪惡的微笑。

阮阮氣得發抖!

這個男人怎麼這麼不要臉,無恥之極!她憤怒的將手放下。

她才不要再用這種噁心的方式吃東西。

「到底是你自己吃,還是我喂你?你選,不過如果是我選,我當然願意選後者了。」慕淵臨自己喝了一口湯,然後指了指自己的唇。

童阮阮頭皮發麻,忽然有些慫了。

她立刻端起了湯,自己喝了起來,然後乖乖的吃起了東西。

她可不想讓男人用這種噁心的方式為她。

童阮阮憋屈的吃著東西。

一開始是憋屈的,可是肚子的確是餓了,吃著吃著,胃口又大了起來。

慕淵臨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感受著她扁扁的肚子,因為吞咽食物而漸漸的鼓了起來,這才滿意一笑,也慢悠悠的吃起東西來。

整個過程中,他都是這樣抱著她,沒有放下。

……

飯,終於吃完了,童阮阮的肚子圓鼓鼓的,可是看著自己身上的睡袍,她有些惱。

得趕緊離開才行,得想辦法把這個男人給甩掉。

她拿起自己的手機。

昨天晚上吃飯的時候,她出於擔心,所以將手機關機了。

現在打開手機之後,她輸入了密碼。258小說網

她剛要打電話讓人給她送套衣服來,慕淵臨直接將她的手機奪了過去。

童阮阮嚇了一跳,有些惱怒,「你幹嘛?你又想摔我的手機嗎?我手機都已經被你摔壞了一部,你還想怎麼樣?」

「你要打電話找救兵,想離開我?」

每次一提到這個,慕淵臨就會惱火,周遭都涌動著一股可怕的氣息。

童阮阮緊皺著眉,「難不成想跟我一輩子待在這裡嗎?你不要做事了?」

「你想出去可以。」慕淵臨將手垂下,手機塞進她的手裡,「我可以讓人來送衣服給你,但是你要答應我一件事情。」

童阮阮問,「什麼事情?」

慕淵臨一把扣住她的腰,「你主動陪我一下,我就放你走,而且我答應,不會跟蹤你。」

「……」

童阮阮氣得發抖,「你無恥!」

「我就是無恥,但你更應該清楚,我們兩個什麼都發生了,一次跟一百次有什麼區別?你要是不同意,那我就再把你困在這裡三天三夜。」

他偏要讓這個女人主動一次,在清醒的情況下。

或許是為了滿足自己不安的心,他就要這麼做。

只要能有那麼一次,讓他覺得這個女人是他的就夠了。

「……」

童阮阮攥緊了拳頭,心臟狂跳。

一次跟一百次沒有區別,可是她一次都不想跟他做。

但是她也知道,她要是不願意,會被這個男人困在這裡。

這一筆筆賬她都記著,一定會讓他痛苦的,給她等著!

童阮阮低下頭,顫抖的手解開了自己睡袍的腰帶,主動脫下。

美麗的身體徹底一覽無遺。

慕淵臨的目光都不由得變的灼熱。

他上前,握住她的雙肩,俯下身子吻著她的額頭。

「阮阮,你真乖,你知道我有多愛你一副乖乖的樣子嗎?」

愛?這個字一說出口,童阮阮心頭一顫,而且是劇烈的,有那麼一瞬間,她愣住了。

可是,僅僅只是一瞬間而已。

她和慕淵臨之間哪裡還有愛?剩下的只有恨,這個男人真是夠噁心,連這種無恥的話都能說的出來。

他真是屁股決定腦袋。

「吻我,快點。」他的聲音在她耳邊催促著。

慕淵臨有些等不及了,他主動閉上眼睛。

童阮阮咬著牙,忍著心頭痛恨的感覺,踮起腳尖吻上了他的唇。

她的吻帶著排斥,但依然可以讓他無法控制。

終於,慕淵臨忍無可忍,主動將她抱了起來,扔在了床上。

……

一切結束。

童阮阮穿好了衣服,準備要離開。

忽然,她想到什麼,轉過頭,冰冷的目光看向床上正在躺著的男人。

「風門的人,你把他們全都殺光了嗎?」

如果這個男人真的那麼殘忍,那他簡直比惡魔還要可怕。

慕淵臨點了一根煙抽了起來,慢悠悠的說,「這麼擔心幹什麼?你情郎在裡面?」

童阮阮微微眯了眯眸子,冷厲道,「看來這幾年,你變得越來越不會說人話了。」

她出聲嗆他,他也不生氣,輕飄飄道,「是不是想救他們?我倒是可以給你這個機會。」

救他們?

童阮阮眼底閃過一絲疑惑。

難道他們沒有死?不然慕淵臨把他們都殺了,她還怎麼救? 童阮阮剛要開口,忽然,慕淵臨打斷她的話,「你不是早就想走了嗎?還說這麼多幹嘛?不擔心我會後悔?」

他輕輕抖了抖手裡的煙,漆黑的目光盯著她,充滿了欲.望,「還是,你想再來一次?我隨時奉陪。」

童阮阮緊緊捏著手裡的包包,想到那些不堪的畫面,她恨不得殺了這個男人。

童阮阮轉身離開,砰的一聲摔門而去。

……

「兩個小傢伙,你們的媽咪來了。」王幸宜去他們的房間里叫他們。

可是,兄妹兩個人靠在床頭,一人懷裡抱著一個小熊,並且手拉著手,目光齊刷刷的落在王幸宜身上,隨後又神同步的將頭轉過去,一臉氣呼呼的模樣。

童蘇喬開口,「不要見媽咪,讓她走開,討厭她。」

「Even、joe,你們別這樣,你媽咪昨天晚上是因為有急事,所以才沒來的。」

王幸宜從凱伊那裡得知了一些狀況,雖然具體不太清楚,不過她知道,凱伊是不會拋下她的孩子們的,肯定有急事。

王幸宜是大人自然了解,不過要這兩個小傢伙理解,卻沒有那麼容易了解了,在他們眼裡,那是他們最親愛的媽咪,已經答應昨天晚上會來陪他們的,可是她食言了,還不接電話,甚至關機,他們當然生氣了,要給媽咪懲罰,讓媽咪知道,大人做錯事也是要受到懲罰的,懲罰就是寶寶們不理她了。

王幸宜有些無奈,她轉過身,離開了房間,關上門。

童蘇喬緊緊握著哥哥的手,「哥哥,我好想媽咪喲。」

剛剛童蘇喬裝的好辛苦,差點撲出去找媽咪了,她真的好想她,特別的想,平日里她都黏著媽咪,現在看不到媽咪了,她著急死了。

童嘯卿撇了撇嘴,「妹妹,媽咪昨天對我們失言了,她騙我們,要讓她知道我們生氣了。」

童嘯卿捧著妹妹的小臉,在她臉上親了一口,然後按著她的頭,靠在他的肩膀上,「哥哥保護你,陪著你,我們暫時不理媽咪,她太壞了。」

「哥哥……」童蘇喬抱著身旁的人,充滿了安全感,可是卻一臉的難過。

童嘯卿就像一個小大人似的,無奈的搖搖頭,「沒辦法呀,我也想媽咪。」

兄妹兩個快要撐不住了。

童阮阮坐在沙發上耐心的等待,害怕傷到孩子,所以她不敢貿然衝進去,只能等王幸宜為她傳話。

王幸宜一出來,童阮阮立刻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怎麼樣了?他們說了什麼?」

總裁歡,嬌妻愛 王幸宜有些無奈,她來到她身邊,攤了攤手。

「兩個小傢伙生氣了,你昨天晚上沒來,他們一夜也沒睡,打你的電話也打不通,所以……」

王幸宜扯了扯嘴角,後面的話不需要她多說,已經很清晰了。

童阮阮心裡又心疼又著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昨天晚上發生了非常重要的事情。」

到底發生了什麼?能夠重要到你拋下兩個孩子?」

童阮阮嚴肅道,「我沒有拋下他們。只是……」

「……」

看到童阮阮欲言又止,很為難的模樣,王幸宜也不再追問,「董事長沒關係,你不用跟我多說,我理解的,只是兩個小傢伙那邊你可得好好解釋一下,好好想個說辭吧。」

童阮阮輕輕嘆了一口氣,「讓我去跟他們說吧。」

自己作為母親得主動一點了,畢竟小傢伙還小。

王幸宜一點點頭,「嗯。」三k小說網

童阮阮去了兩個小傢伙的房間。

她來到門口,輕輕敲了敲門。

「寶貝們,媽咪來嘍,可以進去嗎?」童阮阮的手觸上門把手,她多希望自己可以衝進去,抱著兩個孩子。

童阮阮真擔心孩子們不原諒她,在想著對策。

可是兩個孩子,在房間裏手拉著手,期待著媽咪趕緊進去抱他們。

可是兩個小傢伙心裡還是好氣,硬是扛住了,氣呼呼的開口,「我們不要理你,壞媽咪,你這個大騙子!」

「……」

聽到孩子氣呼呼,但是又委屈的聲音,童阮阮心都碎了,「寶貝們,媽咪知道錯了,昨天不應該食言,可是媽咪有非常要緊的事情臨時要去辦,我知道是我不好,你們給我一個補償的機會好不好?媽咪今天晚上親手下廚給你們做好吃的,都是你們喜歡吃的好嗎?」

「……」

童蘇喬和童嘯卿,互相望了一眼彼此,兩個小傢伙神同步的撇撇嘴,兄妹兩個緊緊握著彼此的手。

聽到孩子不說話,童阮阮擔心極了,最終還是忍不住打開門走了進去。

「嘯卿,喬喬。」

童阮阮走了上去,她坐在床邊,看著兄妹兩個手拉著手互相依偎著,她心裡不由得有些欣慰,「媽咪真的知道錯了,我向你們道歉,請你原諒媽咪。」

雖然他是大人,但是錯了就是錯了,她昨天晚上就是食言了,白讓孩子期待等了她那麼久。

聽到幸宜說,兩個孩子昨天晚上等了她一夜沒睡,她心裡難過極了,鼻子都酸酸的想哭。

童阮阮這麼真摯的道歉,兩個小傢伙心軟了,不過心裡還是氣呼呼的。

童蘇喬問,「媽咪,那你到底幹了什麼?為什麼不來?什麼事情有我們重要?」

「寶貝,當然沒你們重要了,任何事情都沒你們重要。只是媽咪被迫要去處理那些事情,媽咪是大人,有些事情身不由己,不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有些事情等你們長大就明白了。」

阮阮不能跟他們說的太清楚。

童嘯卿看著媽咪難過的臉,他比妹妹要稍微懂事一些,「媽咪,那你最愛我們嗎?」

「當然了。」童阮阮毫不猶豫,「你們是媽咪在這個世界上最愛的人,媽咪再也不會愛別人,只愛你們。過來好不好?讓媽咪抱抱,媽咪真的好難受。」

她是真的難受,被慕淵臨困了一天一夜,沒有見到自己的寶寶,她又怎麼能不難受?

兩個小傢伙像乖乖的小奶貓似的,爬了上去,鑽進了童阮阮的懷裡。

童阮阮一手抱著一個,心裡終於得到了些許安慰。

「媽咪,我們什麼時候可以過去和你一起住呢?為什麼一直都在小宜阿姨這裡?就算你忙,我們和你一起住,你也可以忙呀,我們不會纏著你的。」童嘯卿說。

他們只想離媽媽更近一些,現在住在小宜阿姨這裡,好像他們是小宜阿姨的孩子似的。

童阮阮心裡難過的要命,她眼淚汪汪的看著自己懷裡的兩個孩子,她也捨不得和他們分別呀,可是看著兩個小傢伙眼淚汪汪的看著她,好像要滴出眼淚似的,童阮阮的心疼壞了。

「好,媽咪帶你們回家和媽咪一起住。」

「太好了。」兩個小傢伙興奮的不得了,緊緊的抱住了童阮阮的腰。

童阮阮摸了摸他們的小腦袋,「不過你們要答應媽咪,要聽話。」

「當然了,我們會聽媽咪的話。」童嘯卿像個小大人似的說。 「那好,媽咪明天一早就帶你們回去,今天晚上我給你們做好吃的。」

「好耶。」童蘇喬興奮的不得了,「媽咪,寶寶超愛你的。」

小公主白白嫩嫩的可愛極了,聲音都是軟綿綿的,聽得心都化了。

「媽咪也愛寶寶們。」她在這兩個孩子額頭上分別親了一下。

所有的陰霾都被一掃而空,只要能夠見到這兩個孩子比什麼都好。

……

翌日。

葉衛開著車,載著童雨馨來到到了童家別墅。

「大小姐,到了。」

他打開了車門,請童雨馨下車。

童雨馨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眼底閃過一絲尷尬,還有怨念。

她捏著包包下了車。

砰一聲,葉衛關上車門,剛準備坐上駕駛位。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