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端木小惠看了陸小西一眼,欲言又止,於恆去停車場取車,陸小西陪着端木小惠站在路邊。

2022-02-20By 0 Comments

於恆把陸小西送到小區門口,陸小西邀請二人上樓,端木小惠笑道:「這次不上去了,將來你家我們會常來,你抓緊給我找個弟媳婦,不然來了沒人做飯吃。」

放下手裏的衣服,陸小西洗洗臉,脫掉身上的長袖襯衫,掏出白色體恤套在身上,在商場端木小惠就讓他穿上,他沒還意思。

手機鈴聲響了,電話里傳來蕭晴的聲音:「你的事忙完了嗎?我帶孩子在奮鬥路披薩店,你要是有時間也過來吃吧,我點了一份大的。」

陸小西摸摸肚子,看了一下手錶說道:「怪不得覺得餓了,原來快十二點了,我馬上到。」

龍人披薩店裏擺滿了卡通玩具,來店裏吃披薩的大部分是帶着孩子的家長和年輕情侶,陸小西找到坐在窗口的蕭晴,蕭晴的小姑娘剛剛會說簡單的字,胖嘟嘟的粉臉,大眼睛繼承了媽媽的優點,發現陸小西坐在她身邊,忽閃著大眼睛好奇地望着。

陸小西逗小姑娘:

「會說話了嗎,給叔叔說一個,叫媽媽。」

「爸爸。」

陸小西一楞,又教小姑娘:「叫媽媽。」

「爸爸。」小姑娘執拗地仍然叫爸爸。

陸小西咧嘴一笑,這孩子真好,是你們誰教的說話,挺認親的。

蕭晴白了陸小西一眼:「別臭美,這孩子從學說話時就這樣,讓她叫媽媽,她偏偏叫爸爸。」

「姑娘叫什麼名字?」

蕭晴見陸小西問孩子的名字,笑道:「開始他爸爸給取個名字叫思思,我說不好,像是讓孩子撒尿,我給起的名字叫夢夢。」

陸小西伸手抱起小姑娘說道:「夢夢,會叫媽媽嗎?」

「爸爸。」小姑娘不眼生,伸出小手去摸陸小西的臉。

蕭晴怕孩子尿在陸小西身上,接過孩子說道:「已經告訴你這孩子學說話就這樣,你是故意的。」

陸小西嘿嘿笑道:「童言無忌,童言無忌,這孩子我喜歡,太好了。」 跟在身後的蘇羽苦笑着搖搖頭,龍小雲對他的莫名憎惡他大概也清楚原因,只是連他也沒想到會這麼巧,龍小雲竟然是龍家子嗣!

龍千鈞帶他來京都的時候,他還沒意識到前者口中的龍家是京都四大家族之一,當他在車上知道的時候,他又沒將兩者聯繫到一起。

也正是在龍小雲出面的那一刻他才頓悟,估計當時龍小雲看到蘇羽的那刻也是萬分詫異。

兩者互相知道彼此的身份,卻又互相不知道彼此明面上的身份,當暴露后,明顯是龍小雲的怨氣更大。

畢竟某人的身份,在這個和平的年代,實在不敢恭維。

當然,解釋的話以後再說,眼前的事卻是讓蘇羽極度擔憂了起來。

龍小雲打了龍萬山!

而且是為了龍千鈞!

也許是龍小雲常年混跡軍隊,性子耿直,意識不到潛在的問題,但這一拳打的,真是將龍千鈞打到了深淵。

龍小雲呵護自己的三哥,看似沒問題,但打的對象卻是她的二哥龍萬山,一個實實在在的龍家子孫,一個萬人敬仰的龍家二爺。

龍千鈞十一年不曾回歸龍家,剛一回來便「拉幫結派」,「指使」龍小雲毆打龍家二爺,這份罪,不能讓龍小雲抗。那怕後者咬定是自己主動打的龍萬山,龍家對外也不會承認這個事實。

因為一旦承認,那麼龍家兄妹不合的事實便會瞬間刷爆四九城各大新聞頭條。

龍千鈞未曾回歸,龍小雲不問家事,全靠龍萬山撐著的龍家,怎能容忍龍萬山被一個「外人」欺負?

可想而知,接下來龍千鈞的路,會有多難走,步履維艱都是輕的,甚至可能步步生死。

原因無他,當龍千鈞公然和龍萬山發生衝突以後,龍家的人會全部站在龍萬山的隊伍,而因為龍萬山一脈師出有名,龍老爺子也無法制止。

這期間若是有誰一個「不小心」把龍千鈞弄死了……

呵呵,龍老爺子還能為了一個死人把龍家二爺處死或者驅逐家族?

在這種情況下,龍千鈞想進龍家,幾乎是不可能的。

當然,也有別的方法,那就是背水一戰,破釜沉舟,將龍萬山拉下馬!

這是唯一的辦法,也是逼不得已的辦法。

……

幾人住的地方位於龍家東廂房,傳統家族依舊是左為尊,右為輔,蘇羽等人被安排在東廂房還能理解,可龍家三爺竟然也被安排在這裏,可見龍家對龍千鈞的不重視程度了。

不過龍千鈞也沒在意這些,但是蘇羽臉色有幾分難看,因為他和溫姐被安排在了兩個房間。

這他媽什麼意思?

老子還不能跟自己女人住一屋?

蘇羽當時就想把龍家給掀了,還是龍雲兮跟他解釋了一下是溫姐主動提出來要和她住一個房間,這才把某人的怨氣給平復了。

至於溫姐提的要求,蘇羽也理解,雖然明面上溫姐對他的某些過分言語甚至行為不生氣,但涉及到底線問題,溫姐還是死死把守着呢。

只不過另外一點讓蘇羽疑惑的是,龍千鈞回到龍家這麼久,龍老爺子竟然連見他一面都沒有,難道就連龍老爺子也不待見這位被驅逐的兒子嗎?

蘇羽有點納悶,不過這是人家的家事,他也不好多問,還是那句話,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管他龍家暗流涌動爾虞我詐呢,跟他一個外人有什麼關係?

回到房間沒多久,正準備眯眼休息一會的蘇羽突然聽到房外走廊上有一陣輕巧的腳步聲,彷彿被人刻意壓制着一般。

蘇羽猛的睜開眼睛,如果是龍家下人,是絕對不可能壓着步子走路的,這時,腳步聲在他的門前停了下來。

頓了幾秒后,來人輕輕推開房門,貓腰鑽了進來,還小心翼翼的把房門關上。

「沒想到龍小姐還有這種嗜好呢?」

蘇羽躺在床上,一隻手撐著腦袋,一副痞子的模樣,卻不曾想,龍小雲轉身的一瞬間便射過來一柄軍刺。

鏹!

一聲刺響,蘇羽抬手劃開軍刺,整個人彈跳而起,躲避掉龍小雲飛身撲來的一擊直刺。

「我靠,你有病啊。」蘇羽驚呼著抵擋來自龍小雲的連環攻勢,黑刀遊刃有餘的將軍刺劃開,卻一直沒有反擊。

龍小雲冷著臉,一聲不吭,手中軍刺翻轉,變化莫測,彷彿不給蘇羽划個口子就不滿足一樣。

飛踢,膝頂,肘擊,軍人的近身格鬥技巧被龍小雲完美的傾泄出來,拳拳到肉的聲音讓外面聽到聲音的下人們頭皮發麻,卻是沒有一個人敢過去制止。

不遠處一間廂房,三名神態蔚然的老人坐於茶台前閑來談聊,聽到聲音后,三名老人老人同時皺眉探討起來:

「四妞怎麼跟三娃帶回來的客人打起來了?」

「要不要過去看看?不能讓人在咱家把咱閨女欺負了。」

「你得了吧,讓我好好安享晚年行不行?老胳膊老腿的,我還能蹦噠的動嗎?」

「喝你的茶吧,你聽聽那聲音,是廝殺的動靜嗎?」

第一個說話的老人只是靜靜地聆聽了一會便自顧自的喝起了香茶。

正如他所言,兩人打鬥看似激烈,可實際上沒有一擊是殺招,而蘇羽更是以守為主,完全沒有反擊的意思。

砰!

勢大力沉的一腳,狠狠地踹在蘇羽的胸口,將他踹的人仰馬翻,整個人後背貼着地,兩條腿以一種很不雅觀的姿勢搭在凳子上。

見這模樣,龍小雲嘴唇忍不住掀起,卻被她強行憋了回去。

「出氣了吧?我的龍指揮官!」蘇羽站起身,隨意拍打了幾下身上的灰塵,便一屁股坐在桌子前,倒了一杯茶,遞給龍小雲。

「打累了吧?喝點茶,休息休息。要是還不滿意,待會我再讓你踹兩腳。」

「想不到判官先生還有調戲人的嗜好。」禮尚往來,抓住機會龍小雲便嗆了回去

蘇羽苦笑着解釋:「都是誤會,我是真沒把你和龍家聯繫到一起。」

「看來獄門的情報系統也就那樣。」龍小雲挑眉戲謔道。

蘇羽無奈的搖頭,這女人怎麼還得理不饒人起來了?怎麼什麼都嗆?

蘇羽不知,當龍小雲看到他出現在龍千鈞身邊的那一刻,差點沒忍住提刀跟他幹起來。

龍千鈞是誰?是他的親哥,龍小雲是他親侄女。

蘇羽是誰?

國際上公認的世界第一殺手,FBI,ICPU以及華夏的國安局都有他的黑色檔案,其中后兩者還長期保持着對他的通緝。

如此危險的一個人出現在她至親的兩個親人身邊,你覺得她會有什麼反應?能忍住當時不翻臉已經夠給某人面子了,要不是南非那次兩人合作還算愉快,你看龍小雲拿不拿槍崩了他。

「現在你知道了吧?除了跟着我來華夏的虞天行,你是唯一一個知道我身份的人。」

啰里啰嗦解釋了一大堆,蘇羽無奈的攤手說道。

「你告訴我這麼多,不怕我舉報你?」龍小雲眯眼笑道。

蘇羽臉色平靜的回道:「我怕我不說清楚,你更會舉報我。」

事實上蘇羽也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尤其是暴露給一個擁有官方身份的人,但龍小雲是個例外,例外到連蘇羽都沒想到這悍妞有這麼大背景。

先不說龍家子女的身份,就單單龍衛首領這層保護san,就足以讓龍小雲在四九城,不,是整個華夏橫著走。

其次,龍小雲是龍雲兮姑姑的事情,這對蘇羽來說簡直就是晴天霹靂,他估摸著,要是沒這層身份,龍小雲怕是還不會發那麼大脾氣。

畢竟誰也受不了自己最親的人身邊經常跟着一個殺人魔頭啊?

最後,龍小雲龍衛的身份也給蘇羽打了一記強心針,龍小雲敢舉報他嗎?蘇羽不敢保證,但至少兩人先前合作還算愉快,再者說,龍小雲舉報他,就不怕他暴露她的身份嗎?

到時候讓眼鏡在華夏散播一些有關華夏神秘特工的詳細事宜,怕是總首長都能把龍小雲給撤了。

蘇羽可不是什麼愛國憤青,你敢卸磨殺驢,老子就敢讓你在華夏待不下去,誰慣着誰啊?

或許是對蘇羽印象不錯,又或許龍小雲雖然性子耿直,但還沒蠢到拿華夏特工的事情跟蘇羽拼,總之,聽了蘇羽的解釋以後,她再也沒有出口威脅蘇羽了。

「希望你說的是真的,若是讓我發現你靠近三哥有其他目的,我一定會追殺你到天涯海角。」龍小雲神色冷冽的回道。

蘇羽滿不在意的聳了聳肩:「別搞得好像我在巴結他似的,要不是他死拉硬拽,我吃飽了撐的往華夏政治中心跑?」

沉吟了片刻,龍小雲出聲替龍千鈞解釋道:「估計三哥也意識到這次回來不完全,所以才拜託你保護雲兮。」

「說到這我倒要感謝你了。」蘇羽皮笑肉不笑的揶揄道:「你那一拳,硬生生把我們四個從懸崖邊打到了深淵低谷。」 包間內,韋明軒跟劉冰冰幾個,正咄咄逼人的讓陳寧跪下學狗叫呢。

沒想到,忽然就見到韋康帶著一群部下來了!

韋明軒瞬間睜大眼睛,失聲到:「爸,你怎麼來了?」

這一刻,劉冰冰、梁小敏,宋娉婷等人,全部都傻眼了。

尤其是劉冰冰,她怎麼也沒想到,陳寧一個電話,她男友的父親,在她眼中屬於冀州最厲害的人物,竟然就屁顛屁顛的趕來了。

她睜大眼睛,驚恐的望著陳寧。

陳寧在她眼中,一下子變得深不可測起來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