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等等!好戲纔剛開始呢,現在走是不是太早了點?我還想留下來繼續看看魏局長怎麼耍威風呢!”秦洛這時卻拉住了剛要邁步的夏冰,笑眯眯地開口說道。

2021-02-03By 0 Comments

“你是誰?”魏勇沒想到一個毛頭小子居然也敢當面奚落他,臉色頓時難看地質問道。

“你幹什麼?”夏冰沒想到秦洛會突然跳出來,當下秀眉微蹙地低聲呵斥道。

“別急,其實我挺欣賞你的。雖然我不明白爲什麼你要針對我!作爲一個有良知的公民,見到這種情況,怎麼也得爲你這樣不畏強權,大公無私的警察說兩句公道話對吧?”秦洛卻是一臉淡定地微笑道。

“魏局長,那傢伙是秦洛,就是他打的我,千萬別放過他!”在審訊室內聽到門外動靜的杜海科當即大喊了起來。

“還愣着幹什麼?趕緊把這傢伙給我控制起來!”魏勇聞言一愣,立馬對着身邊的警員吩咐了一聲,就快步走進了審訊室當中。

“魏局長,你怎麼纔來呢?”杜海科見到魏勇不禁一陣埋怨。

“杜少,實在抱歉。我接到杜總的電話之後就立馬過來了。讓你受委屈了,一會我在蔚藍酒店給你擺一桌壓壓驚,就當是給杜少賠禮道歉了!”魏勇立馬對着杜海科點頭哈腰,一陣諂媚地道歉。

秦洛和夏冰看着魏勇這幅嘴臉,差點沒把隔夜飯給吐出來。真不明白警察隊伍當中怎麼回出現這麼個敗類?

而秦洛這時也顧不得去看魏勇和杜海科了。因爲魏勇帶來的一個警員已經掏出了手銬,就朝着他走了過來。顯然是打算把他給拷了!至於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用腳指頭都能夠想到。

“拷我簡單,在想打開可就難了。這點你要考慮清楚!”秦洛笑眯眯地對着那個警察提醒道。

“少TM廢話!你這樣的老子見多了。識相點!”那警察毫不客氣地將秦洛的雙手給銬了起來,一把就推進了審訊室當中。

秦洛也沒抵抗,不過這下他和瀋海科的身份就徹底調換過來了。對方變成了受害人,而他則變成了嫌疑人!

“MD,你小子剛纔不是挺狂麼?老子看你現在還怎麼狂?”見到秦洛被銬,杜海科頓時涌起了一股報復的快感,冷笑着對一旁的魏勇道:“魏局長,這小子剛剛打了我,我可咽不下這口氣!”

魏勇眼珠一轉,立馬就明白了杜海科的意思,當即對着那個警察使了個眼色:“你留下,陪着杜少,其他人都給我出去!”

說着,魏勇就先一步走出了審訊室。

“魏局長,你這樣做不合適吧?”夏冰這時面色一沉地提醒道。

“合不合適不用你來教。這裏現在已經沒你的事情了。馬上給我離開,不然我讓人請你離開!”魏勇卻是毫不客氣地冷哼道。

夏冰咬了咬紅脣,快步地朝着派出所門外走去,同時拿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她一直以來都不怎麼想要打的電話。

“小冰? 天賜空間:農家辣妻種田忙 ?”郭濤坐在局長辦公室內,突然接到夏冰的電話,顯得十分開心。他是市局的局長,也是夏冰進入市局刑警隊的領路人。但因爲夏冰的性格問題,兩人一直很少聯繫。

“不好意思郭伯伯,今天遇到一件事情,讓我不得不向您求援!”夏冰沒有廢話,直接就將之前發生的一切直接告訴了郭濤。

原本還很高興的郭局長在聽完夏冰的話之後,一張臉已經陰沉到了極點。

“我明白了,你就在東湖派出所等着我。我最多十五分鐘就到!”郭濤估計了一下驅車前往東湖派出所的時間,叮囑了一聲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而夏冰卻望向了派出所內,美眸不由得出現了一抹擔憂地神色。雖然她知道秦洛身手應該不錯,但眼下這個情況,是鐵定要吃虧的!手被銬着,他指不定要被杜海科和那個警察怎麼虐待呢!這下她倒是有些後悔非要留下秦洛了!

而另一邊,周潔則剛剛結束了和秦洛母親夏蓮的通話,將這裏的情況直接告訴了夏蓮。在她看來,現在這種情況,一向對兒子心疼護短的夏蓮行動起來,效率絕對比秦南山高得多!實際上秦南山之前在接到秦洛的電話之後,也僅僅是催促警察快點出警,然後派了兩個保鏢趕緊趕往現場罷了。只不過兩個保鏢到的時候,現場已經被夏冰處理好了。

“夏所長,你怎麼出來了?秦洛呢?”周潔看到派出所門外的夏冰,有些詫異,趕緊上前詢問道。

“你還沒走?”夏冰眉頭一皺,不免有些心煩意亂。

“秦洛還沒出來,我怎麼能走?實話跟你說吧,秦洛的身份非同一般,他可是南山集團董事長秦南山的獨生子!”周潔這時道出了秦洛的身份威脅道。

“秦南山?那個華夏首富?”夏冰聞言一愣,顯然也有些意外。當即對秦洛就更加好奇了起來。這個華夏第一富二代,倒是給她一種和其他二世祖不一樣的感覺! 第二十二章 悲劇的魏局長

“知道就好!如果不想影響擴大,就趕緊把人放了吧。免得到時候下不來臺!”周潔沒好氣地冷哼道。不知爲何,她打心底有些排斥夏冰。那種敵意絕對不是因爲夏冰剛纔針對了秦洛而已!

“很抱歉,你暫時恐怕還見不到他。現在他已經不在我手上了!”夏冰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

“什麼意思?他人呢?”周潔聞言,立馬就緊張了起來。

夏冰將裏面的事情三言兩句地解釋完,隨後道:“我已經將事情通報給上級領導了,市局局長正在趕來的路上。等人到了,自然就能把秦洛救出來了!”

“屁話,等你的人到了,黃花菜都涼了。我家少爺要是在裏面被那什麼狗屁魏局長和杜海科欺負了怎麼辦?”周潔聞言,卻是一陣怒不可遏。平時很少對外人發火的她此刻居然連粗口都爆出來了,可見內心又多焦急。

“不行,不能等你們的人。我得馬上進去。我就不信這一個分局局長就能一手遮天了!”周潔越想越不放心,也不顧夏冰的阻攔,直接衝進了派出所內。

而此時魏勇正呆在夏冰的所長辦公室內喝着手下人剛泡好的一杯茶,表情淡定地冷笑道:“那個姓夏的小姑娘居然還想跟老子鬥,毛都沒長齊呢,真以爲我是被瞎大的?居然還敢威脅我?”

“魏局,我聽說那小娘們好像有什麼後臺很牛逼的樣子,這樣搞會不會有事啊?”手下那個警員卻有些不放心地提醒道。

“狗屁的後臺。她從市局調過來的時候我就查過她的底子了,也沒見她跟什麼大人物接觸過,不過是以訛傳訛罷了。真要又什麼後臺,至於來這裏當什麼派出所所長麼?”魏勇聞言,卻是一聲嗤笑,壓根就不以爲然。

網游之我是吸血蚊 這倒是,不過杜少那邊怎麼處理?這樣放任他跟那個秦洛關在一起,不會搞出人命吧?”那個警員話鋒一轉地提醒道。

“你一說我還真有點納悶了,這個秦洛的名字,我好像在哪裏聽說過,一下子又想不起來了!”魏勇拍着腦袋,苦思冥想着,卻始終沒有頭緒。

“該不會是哪一家的公子哥吧?”警員試探着提醒道。

“就算是哪一家的公子哥,估計也是什麼小人物。要不然老子怎麼會不知道有這麼一號人?等等……這小子姓秦,該不會是秦家人吧?”魏勇突然靈光一閃。

“秦家?哪個秦家?”警員一愣。

“在東海還能有哪個秦家?不過這小子哪怕真是秦家人,估計也就是個旁系的外圍人物。只要一會把案子坐實了,秦家真要找上門來也不怕!秦家也未必回因爲一個小角色大動干戈和杜啓川過不去!”魏勇沉吟了片刻,最終下了結論。只可惜秦洛剛回國沒多久,這位局長大人平時也不怎麼關注八卦新聞,都把心思放在女警員的肚皮上了,自然是認不出這位第一富二代的身份的。

“不好了局長,外面有個女的闖進來了,說什麼是南山集團的人。讓我們必須馬上釋放秦洛!”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警員慌慌張張地從外面跑了進來,臉色有些難看地彙報道。

“什麼?南山集團?”魏勇蹭的一下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這下還真被我給猜對了!”

“局長,現在怎麼辦?”之前那個警員頓時也慌了。

“急什麼?南山集團又怎麼樣?別忘了這裏是派出所!”魏勇一聲訓斥,隨即快步走出了辦公室。

走廊內,一臉鐵青的周潔正被兩個警察左右攔截着,不准她入內。

“怎麼回事?”魏勇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顯然是明知故問。

“魏局長,這女人說是南山集團的,吵着要見秦洛!”其中一個警員解釋道。

“你是南山集團的?”魏勇揚着腦袋,一臉審視地目光上下掃量着周潔那在職業套裝之下的傲人身段,不由得雙眼一亮。

“沒錯。你們抓錯人了,趕緊把我家少爺秦洛給放出來。不然事情鬧大了,你這個局長位置怕是都坐不穩!”周潔露出了厭惡地神色,卻是毫不客氣地威脅道。

“你又算是什麼東西? 九死天絕 ,也得恭敬地喊一聲伯伯。別自以爲是秦家人就可以無法無天。秦洛犯了事,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就算你是南山集團的人,來了也沒用!”魏勇卻裝着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很是不屑地冷哼道。

“混蛋,秦北又怎麼比得上我們少爺的身份?要知道我們少爺可是南山集團的繼承人!”周潔氣急,忍不住怒罵道。


“什麼?就那小子,還南山集團繼承人?你怎麼不說他是秦南山的兒子?”魏勇聞言,卻是冷笑出聲。他倒是知道秦南山又一個兒子,卻不知道名字。只知道人在國外留學呢!

剛從外面走進來的夏冰也聽到了魏勇的話,臉上卻露出了古怪地神色。

“沒錯,秦洛就是秦南山的兒子。魏局長,恐怕這次你踢到鐵板了!”夏冰倒是從周潔口中得知了秦洛的身份,此時也不介意爆出來噁心一下魏勇。

“夏冰?你怎麼又回來了?你說什麼?你說的是真的?”見到突然出現的夏冰,魏勇又是一愣。又想起她說的話,立馬就瞪大了眼睛。一股不好的預感突然從心底冒了出來。

“現在的網絡這麼發達,是真是假網上搜一下就知道了!我怎麼敢騙魏局長呢?”夏冰揮了揮手中的手機,冷笑着說道。

魏勇的臉色頓時難看到了極點。他發現自己要悲劇了!而且這下子可能萬劫不復!

“哪個傢伙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居然敢抓我兒子?趕緊讓你們負責人給我滾出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女人憤怒地聲音突然從大廳之外就傳了進來。

周潔聞言,卻露出了驚喜之色,趕緊衝着外面喊道:“夏總,我在這裏呢!”

“小潔?秦洛呢?”從走進來的夏蓮見到周潔,立馬開口問道。

而此時魏勇的老臉就相當精彩了。普通人他不認識沒關係,但作爲秦南山的妻子,而且也是東海市出名的女強人夏蓮,他認不出來就怪了! 第二十三章 秦洛的惡趣味

“夏總,秦洛還被他們關在裏面呢。這位魏局長說秦洛犯了法,一定要秉公辦理!”周潔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當即挑着眉毛望向了魏勇。

魏勇那一張老臉當即憋成了豬肝色,差點要哭了。本以爲秦洛就是個無關緊要的小角色,踩了也就踩了。可誰曾想他就是南山集團的太子爺啊?

“魏局長?好像在哪裏見過你!不管了,你說我兒子犯法了?他犯了什麼法了?說出來讓我這個當媽的也聽聽!”夏蓮打量了魏勇一眼,隨即發揮出了護犢子的秉性,毫不客氣地冷哼道。

在夏蓮面前,魏勇哪還有半點的囂張氣焰?頓時就陪着笑臉解釋道:“誤會,都是誤會。夏總您稍等,我馬上去把秦少爺給您帶出來!”

“誤會?我來了你說是誤會了?我警告你,我兒子要是少一根寒毛,我跟你沒完!”夏蓮毫不客氣地威脅道。

魏勇趕緊一邊好言解釋,一邊給自己的心腹使了個顏色。那心腹見狀立馬就朝着秦洛所在的審訊室就跑了過去。魏勇現在也只能祈禱,秦洛不會被杜海科和那個警員欺負得太慘了!今天出門還真是沒看黃曆啊!得罪誰不好,得罪了秦洛這位太子爺?不對,簡直就是瘟神啊!都怪那個該死的杜海科!

杜海科此時可不知道魏勇把他給記恨上了。即便是知道,他現在也顧不上了。因爲就在魏勇的心腹打開審訊室房門的瞬間,雙眼就瞪圓了,露出了難以置信地驚愕之色。

之間杜海科和原先留下來的那個警員,此時正渾身是血地躺在地上不斷地哀嚎着。而秦洛則是一臉輕鬆地坐在椅子上,就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般。

這尼瑪是什麼情況?難道是我開門的方式不對?

“怎麼?現在要請我出去了?”秦洛卻是心如明鏡,算算時間應該也差不多了。以周潔那小妮子的性格,這件事情鐵定老孃夏蓮第一時間就知道了,不鬧上門來纔怪呢。他雖然還隔着好幾堵牆,但夏蓮衝進派出所的那一嗓子也早就聽到了!

“額……秦少,您沒事吧?誤會,都是誤會。您趕緊走吧!”那警員趕緊陪着笑,吧秦洛的手銬給打開了。

“誤會?那他們呢?”秦洛點了點頭,隨即指了指地上還在不斷哀嚎的杜海科二人。

“額……我什麼都沒看到!也不知道這裏發生了什麼!”那警員忙不迭地搖頭說道。

“你還挺有意思的!”秦洛聞言卻是哈哈一笑,拍了拍那傢伙的肩膀,隨後就走出了審訊室。


見秦洛完好無損地從裏面走了出來,周潔和夏蓮頓時雙眼一亮。夏蓮還不放心地仔細檢查了一下他周身上下,確認沒受傷之後,這纔算是放下心來。


而魏勇此時卻露出了驚疑不定之色。要知道秦洛在審訊室內呆了至少又十幾分鍾了!難道杜海科和那個下屬沒有對秦洛動手?夏冰望向秦洛的眼神也透着一股詫異,同時更加好奇了起來。

“哦對了,魏局長,你還是先去審訊室看看吧,又意外驚喜哦!”秦洛好不容易將老媽給搞定,這才扭過頭,對着魏勇笑眯眯地提醒道。

魏勇心裏頓時‘咯噔’了一下,轉身就朝着審訊室那邊跑了過去。等他來到審訊室,看到裏面的情況時,雙腿一軟直接就攤在了地上。只見那警員和杜海科渾身是血的躺在地上,被揍得都快沒人樣了。他也沒看出來這秦家大少爺原來還是個狠人啊!

“怎麼樣魏局長?就問你驚不驚喜?意不意外?”秦洛這時帶着周潔等人也來到了審訊室外,笑眯眯地對着失魂落魄的魏勇詢問道。

其他人看到裏面杜海科二人的慘狀,也露出了愕然之色。很快就反應了過來,這定然是秦洛的傑作了!

魏勇好不容易扶着門框站了起來,也顧不得秦洛的揶揄,趕緊跑上前查看着杜海科的傷勢。

“放心,都是皮外傷!我可不敢下狠手,怕魏局長告我故意傷人啊!對了,我之前打開了手機的視頻功能。前半場他們說的一切和後半場他們對我出手的畫面,都錄了下來。魏局長有沒有興趣看一下?”秦洛這時晃着手中的手機,對着魏勇再次問道。

可秦洛還沒得意一會呢,就發現手中一空,手機居然被夏冰給搶了過去。

“證據傳給我吧。手機一會還你!”夏冰淡淡地說了一句,就掏出了自己的手機開始操作了起來。

秦洛一頭的黑線,頓時就無語了。這女人還真是不跟自己客氣啊!

就在這個時候,派出所外警笛大作,很快,一大幫警察在郭濤的帶領下就朝着這邊走了過來。見到夏蓮居然在場,郭濤的神情一愣,趕緊上前打了個招呼。

而在見到郭濤的瞬間,魏勇就知道自己徹底完了。一切僥倖和希望完全破碎,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雙眼空洞了起來。

“帶走!”瞭解的事情的經過,並且看到了夏冰手機內的證據之後,郭濤面無表情地對着手下揮了揮手。

緊接着魏勇和杜海科等人就被警員們架了起來,一個個帶了出去。包括魏勇帶來的那幾個心腹,也一個都沒放過!

“夏總,實在抱歉。沒想到今天回發生這樣的事情。這都是我的責任!讓您和秦少受驚了!”郭濤這時對着夏蓮一臉歉然地說道。

“好了郭局長,我們也不是初次見面了,這些話不用多說,我只希望以後不會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夏蓮嘆了一口氣,知道郭濤是救兒子才趕來的,也沒好意思再發作,就揮手就此揭過了。

在確認兒子沒事後夏蓮就走了,衆人也算是鬆了一口氣。而周潔此時卻有些好奇地小聲問道:“少爺,你把那個杜海科收拾得可夠慘的啊!不怕杜啓川找你麻煩啊?”

“沒事,大部分是皮外傷,頂多在醫院裏躺上十天半個月的!不過嘛……”秦洛不以爲然地撇撇嘴,卻故意賣了個關子。

“不過什麼?”周潔追問道。其他人也紛紛投來了好奇地目光。

“剛纔出手的時候一個沒留意,貌似在他某個脆弱的部位踢了一腳。先聲明啊,我絕對不是故意的!”秦洛立馬一臉無辜地解釋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