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答對了。”阿玥笑着,卻是湊近給了士兵一個吻,緊接着抽身離開,扣動了扳機。

2020-11-06By 0 Comments

士兵腦袋一歪,頭部中彈死去。阿玥看着士兵的屍體,用手中的手機拍了一張照片,然後傳了出去。隨後電話震動,她轉身看着唐術刑等人的位置接起來,低聲道:“搞定了,人我已經替你們除掉了,還剩下一個指揮官,不過落在他們手中了,我可以現在就開槍打死他。”

“呵——”電話那頭的人笑道。竟是密使的聲音,“做得不錯。”

“我需要的不是誇獎,而是實際行動,什麼時候把有絕對療效的血清給我。”阿玥捏緊電話道。

“你應該說否則……”密使笑道,“你不能威脅我,我佔絕對優勢。明白嗎?絕對絕對的優勢,至於血清是否給你,就看你接下來會怎麼做了,我的手下絕對忠心,不用你滅口。也會選擇自行了結性命,不過你得負責給唐術刑等人解說下關於這座軍港的歷史。”

“爲什麼?”阿玥眉頭緊皺。“你們不是想掩飾嗎?”

“對其他人掩飾,對唐術刑他們不用掩飾,要知道他是很可貴的突變體,如果他不是,我們早就把他幹掉了,他有很珍貴的價值,指不定以後會突變成爲其他什麼東西。”密使呵呵笑道,“我們得利用他,利用他就得給他嚐到甜頭,他不是想搞清楚事情的緣由嗎?那就由你負責告訴他,反正你早就知道了,當年你也販賣過這個軍港的情報資料,因此遭到了cIa的追殺,可惜的是,幾乎沒有人對你手頭的寶貴資料感興趣,最高的出價者也不過幾十萬美元,但你清楚,這些資料價值至少上億,所以,你把資料銷燬了,但憑藉着高超的記憶力,你記下了資料上面的每一個字!”

阿玥冷哼道:“你以爲對我很瞭解?”

“那當然,我手裏幾乎有你所有的資料,否則我又怎麼能設計控制你呢?”密使笑道,絲毫不掩飾自己的狂妄,“你可以把你被我威脅利用的事情告知給他們,甚至是中國的古科學部,看看他們拿我有沒有辦法,只要我手中有把柄,任何人都可以成爲我的奴隸!”說着,密使掛掉了電話。

阿玥看着遠處的4人,深吸一口氣,又抓起望遠鏡四下看着,焦急道:“阿玲,你在哪兒?出來呀!這樣亂跑你會被殺掉的!”

倉庫門口,唐術刑和姬軻峯兩人面朝着那名指揮官一直沉默着,指揮官雙手抱着後頸部位,手指頭扣在手雷的拉環之上,面無表情的看着唐術刑。他並未立即動手,他的目的是想等唐術刑等人和那個狙擊手都露面之後,一次性幹掉他們,就算無法全部殺死,也至少讓大部分人重傷。

既然第一個毀滅倉庫的任務沒有完成,那就繼續執行自己的滅口任務,總得完成其中一個,他也清楚,就如自己威脅那些直升機駕駛員一樣,自己不死,上面的人也不會放過自己的家人,而且會株連九族,一是爲了保密,二是爲了殺雞給猴看。

“你是什麼人?屬於什麼部隊?你們的任務目標是什麼?”唐術刑看着指揮官問。

指揮官開始不回答,但又轉念一想,問道:“我需要和你們的頭兒對話。”實際上他是想拖延時間,儘量等唐術刑等人聚齊。

“我就是頭兒。”唐術刑看着他道,“說吧。”

指揮官笑了,只是搖頭。

“喂,把他帶過來,你們進來就知道他們的目的是什麼了。”進倉庫中查看了許久的顧懷翼走了出來,指着倉庫之中示意其他人進去。

指揮官立即抱着自己的後頸,用雙手遮擋住手雷,然後在唐術刑和姬軻峯的押解下慢慢走進倉庫之中。

進了倉庫,唐術刑看着顧懷翼扔在四下的燃燒棒和熒光棒,藉着這些東西的光源一眼就看到在其中的那艘軍艦。

看到軍艦的那一刻,姬軻峯也傻眼了,不由自主把槍口垂下,嘆道:“怎麼會是軍艦?而且看樣子還是非常老式的那種。”

顧懷翼領着他們來到船頭的一側,指着上面的字母道:“De-173,好眼熟!”

“艾爾德里奇號!”抱着後頸的僞魔方部隊指揮官冷冷道,“再提示一下,陰謀論中最著名的費城實驗!”

“費城實驗?”唐術刑嘴巴都合不攏了,“真的有費城實驗?”

姬軻峯搖頭:“一直說是陰謀論者最喜歡的謠言……”

顧懷翼也點頭:“不過這個軍港的確是在傳言中進行實驗的海軍造船廠對面,而且軍艦的編號也和傳言中一樣,他們就爲了掩飾這個?”

“那只是欲蓋彌彰,根本就沒有艾爾德里奇號,那些編號是後來塗上去的。”一身勁裝的阿玥出現在倉庫門口,手中還夾着一支女士香菸,“費城實驗的確存在,但和謠言中完全不一樣,後來的所謂陰謀論的真相曝光,都是美國政府自己做的,就是爲了用所謂的假真相去掩飾事情本身。”

“什麼意思?你怎麼知道?”唐術刑扭頭看着阿玥。

阿玥拿着煙朝他們慢慢走過去,走到軍艦跟前,仰頭看着道:“我曾經盜賣過真正費城實驗的資料,可惜很多人不識貨,所以,美國政府在掩飾真相的這一點上做得可以說是完美,完美到我將真相資料售賣的時候,遭到了很多潛在買家的嘲笑。”

“別賣關子了,說吧!”唐術刑看着阿玥道。

“這艘軍艦原名叫做唐斯號,編號爲DD375,屬馬漢級驅逐艦,排水量1500噸,1937年1月在美國太平洋艦隊開始服役,幾年後,也就是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事件爆發當天,這艘驅逐艦被日軍投下的多枚炸彈擊中,被炸得面目全非,完全癱瘓。1942年又被打撈出來,換上新殼重新改裝重新服役,保持一樣的編號,不過在這艘驅逐艦重新服役的時候,他已經被徹底複製出來了。”阿玥伸手指着那艘船道,“也就是說,美軍在撈出這艘船來的同時,又造了一艘與他一模一樣的軍艦,同樣的編號,同樣的名稱,絲毫不差。”

唐術刑聽到這點頭道:“然後用其中一艘進行實驗,就算有人曝光出來,真正在作戰的那艘軍艦上的士兵和軍官也會出來闢謠說,我們的軍艦正在太平洋某地作戰,對嗎?”

“是的。作戰的那艘唐斯號參加了很多不應該他去參加的大型戰役,但在資料中出了個紕漏,我就是抓住了這個紕漏發現的事情不對勁。”阿玥拍打着手掌上的灰塵,“官方資料中有自相矛盾的地方,一方面稱唐斯號是在1943年11月重新服役,但在官方的公開資料當中,又寫過唐斯號參加過1942年的中途島戰役……1942年的時候,這艘船還在水中泡着呢,正在打撈當中。”

阿玥說着又道:“但是我搞不清楚,到底哪一艘纔是真正的唐斯號,可能兩艘都是,因爲唐斯號是重塑的驅逐艦,真正意義上的那艘在珍珠港事件中就已經沉沒了……不過那些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美軍利用唐斯號所做的費城實驗到底是什麼?陰謀論中所說的是時間實驗,空間實驗,實際上差不多,只不過實驗一直在失敗當中,但最後一次實驗當中卻出現了意外,也就是這場意外導致了今天費城黃霧事件的誕生……”

“什麼?”衆人無比驚訝,連僞魔方部隊的指揮官都很驚訝,顧懷翼扭頭問,“以前的費城實驗導致了今天的黃霧事件?”

“不需要這麼驚訝,事實就是如此。”阿玥搖頭道,“軍方從唐斯號艦體身上帶回來的一部分東西中獲得了很寶貴的資料,同時也驚醒了一直深埋在地下的某個怪物,這就是真相!”(未完待續。。。) 阿玥的話讓在場所有人大吃一驚,任誰也沒有將當年的費城實驗與今日今時發生的費城黃霧事件聯繫在一起,不過經她這樣一說,便有些理解爲什麼在黃霧事件如此嚴重時,軍方還會派特種部隊來保護這裏,不過這些魔方部隊的人又是哪兒來的?

唐術刑看着那名指揮官道:“你不是政府的人,你是誰?誰派你來的?”

指揮官笑着,然後悄悄拉開了手雷,不過拔出安全環的聲音還是驚動了聽覺極好的姬軻峯,姬軻峯一腳將其踹遠,而指揮官則在倒地之後又掙扎着爬起來,朝着他們撲了過去。

五秒!指揮官手中的五秒延遲手雷可以給他充足的時間,但在他衝過去的瞬間,繞到其身後的阿玥又朝其背部狠狠踹上了一腳,讓指揮官整個人直接飛向了唐斯號驅逐艦的底部,緊接着被自己的手雷炸得粉碎。

手雷炸開之後,軍艦本身卻沒有發生任何損傷,而爆開的手雷氣浪和其中的鋼珠被軍艦表面的一層東西給吸了進去,就像手雷是被扔進深水之中引爆的一樣。

唐術刑等人看着被炸成兩半的指揮官屍體竟然依附在軍艦艦體一側漂浮着,就像是周圍失去了重力,完全處於一個真空的範圍中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姬軻峯慢慢爬起來,看着眼前的奇觀。

阿玥倒是很冷靜:“其實我也不清楚,畢竟我不是專家科學家之類的。只是看過資料,上面提到過這是一種怪異的空間力場。可以消融大部分的能量。”

唐術刑慢慢靠近,但又不敢走得太近,隨後問:“真正的費城實驗到底是怎麼回事?”

阿玥笑笑道:“你們要去的是特拉華河上的那座火焰島吧?除此之外,我想不出任何你們到卡姆登市來的理由。”

唐術刑和顧懷翼都點頭,隨後姬軻峯反問:“你怎麼知道的?”

“美國政府不是傻子,他們早就注意到在島上發生的一系列所謂的自然現象,但因爲以前的科技能力有限,一直到二戰爆發之後。他們纔開始着手對島嶼進行研究,他們擔心某些現象帶來的先進科技技術被軸心國率先發現。於是動用了國內和從歐洲前來的科學家,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資源,開始進行研究。”阿玥又點起一支菸,不斷四下看着,像是在尋找什麼東西,“他們發現但凡有軍艦從小島周圍經過的時候。其雷達就會失靈,最終從這裏開始入手發現了島嶼周圍有一層熱磁場,也就是永久性磁場,在當時除了利用電磁之外,人類還沒有發現過有永久性磁場,同時這種磁場是無法穿透的。”

唐術刑搖頭:“磁場無法穿透什麼意思?是有什麼類似能量場的東西包裹着這座島嗎?但從前在島嶼上生活的人又是如何上去的?”

“不是那個意思。”顧懷翼在一側解釋道。“熱磁場換個角度說和磁場熱處理類似,也就是在磁場中居於距離溫度附近將材料保溫若干時間後冷卻,或以一定的速度在磁場中冷卻的熱處理過程,在實行這個過程之後,可以永久性改變物質的性能。而磁場在自身產生變化的過程當中。如果其中發生了物質碰撞,可能誕生不同的空間。同時在空間中衍生出與先前存在空間中的相同物質,但物質卻因爲磁場和空間的對撞導致了本體的變化。”

阿玥默默點頭,唐術刑、姬軻峯兩人只是看着他們,然後對視一眼,緊接着搖頭,表示完全聽不懂。

阿玥上前道:“用大白話說,就是他們發現島嶼周圍存在其他的空間,但不知道空間的性質,是多重空間,也就是平行世界,亦或者是可以通過這個空間回到過去,亦或者是前往未來,明白了吧?只是當時人們所說的概念與這個相同,但並未誕生出平行世界的直接定義……”

美國軍方確定空間存在之後,發現沒有東西可以達到穿透磁場的速度,子彈都不行(最快的子彈也是21世紀美國山迪亞實驗室,利用磁場加速器,發射出的達到每秒20公里左右的速度,是普通子彈速度的幾十倍,但不可能達到音速),要穿透必須超過音速,突破音障纔有可能,而在當時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接近音速,更不要說超音速。

“後來在一位科學家的提議下,決定利用磁場本身進行衝擊對撞來達到突破,但在資料中並未提到這位科學家的名字,有人稱這個科學家就是愛因斯坦,但在軍方記錄之中只給了這個科學家一個‘X’的代號,衆說紛紜,但誰也不知道到底是誰。”阿玥在軍艦這頭來回走着,“具體的實驗開始進行之後,科學家也僅僅只是利用火器——改造步槍和當時還未成型和有明確定義的脫殼炮彈。”

最早的脫殼炮彈是蘇聯人在20世紀60年代研製出來的,在那之前百年時間,人們已經發現在古老火炮鉛彈底部加裝一塊木頭,在火藥爆炸,推動木頭,藉此爆發力將炮彈炸出炮膛之後,可以提供炮彈的速度和穿透力。(早期歐洲海洋爭霸時期,艦船上的炮手發明了這種方法,幾百年後,人們便因此作爲基礎,發明了反坦克火炮所使用的尾翼穩定脫殼穿甲彈)

初期脫殼炮彈加上磁場對撞,有了初步效果,但無論如何還是無法穿透小島磁場,實驗陷入了停滯狀態,直到有一天有人發現他們對小島磁場的研究全都反過來了——從前他們認爲體積越小的東西達到的速度纔可能最快,但這種東西無法攜帶自身燃料。

沒多久,德國人研製出了V-1導彈,這種東西震驚了全世界,特別是在進行費城實驗的科學家們,他們開始改變自己的實驗方向,並且複製了一枚體積大一倍的V-1導彈,利用電力磁場與小島磁場對撞吸力,第一次順利地將他們幾乎完全手工製作的導彈送入了小島磁場空間之中。

“在官方資料中記載的費城實驗開始的時間爲1942年,但實際上準備充分並且進行實際操作是在1943年,取得實驗突破是在1943年7月4日,也就是美國獨立日。巧合的是,就在其後的一個月之後,也就是1943年8月19日,在加拿大魁北克,羅斯福和丘吉爾簽訂了美英共同研究原子彈的祕密協議。”阿玥深吸一口氣,“二戰期間,發生的很多事情,例如雙子實驗等等,大大加快了人類的科技進程,很荒唐吧?人類的科技文明,幾乎是用戰爭來推動的。”

“那這艘船是怎麼進入的呢?”姬軻峯看着軍艦問。

“也是利用磁場吸力,以及火箭助推器,加上軍艦上面的火炮發射瞬間的推力,而且實驗是一次性成功,成功之後再也沒有人敢進行第二次實驗……”阿玥說着轉身看着他們,開始訴說唐斯號實驗當天的情況。

使用軍艦的主要原因是,軍方不確定磁場空間中有什麼東西,如果軍艦能夠進去,所攜帶的武器可以自保,而且軍艦上的科學家和軍人也能對空間中可能出現的威脅,進行研究或者是消滅。

唐斯號開始安裝上一次性火箭推動裝置,隨船還有科學家、軍官上百人,都是全副武裝,攜帶了當時最尖端的武器,可是意外還是發生了。

在唐斯號點燃火箭助推器,發射火炮,同時人工磁場啓動之後,整艘軍艦的確是瞬間移動穿透了,但僅僅只是半邊穿透過去了,而這半邊並不是指單獨的船頭或者船尾,而是整船一分爲二,一部分在正常空間,一部分在磁場空間之中。

阿玥說着,揮手帶了其他人走到軍艦的另外一邊,大家來到另外一邊才發現軍艦真正詭異的一面——整艘軍艦被一分爲二,如同是熱刀切黃油一般。

唐術刑站在那,如同看到的是軍艦側體剖析圖,能清楚看到軍艦內部的情況,所有的東西都原原本本放在那,就連其中身體被分開的人都好端端地保持着被瞬間分開時的姿勢。

“看到了吧?這就是他們爲什麼要掩飾的原因,一半艦體進入了磁場空間,另外一半就是眼前這樣,實驗被迫終止了,沒有人敢繼續進行這個實驗,而且投資太大,美國政府擔心戰爭和其他投入會引發1929年至1933年期間發生的經濟危機,不過因爲這次實驗讓美國得到了很多寶貴的資料,例如在費城實驗進行幾年之後,1947年美國人率先造出了X-1實驗機,在人類歷史上第一次突破了音速。”阿玥又開始點菸,依然在四下看着,表情很焦急。

“這個與現在的費城黃霧事件有什麼聯繫?你剛纔提到了什麼怪物?”唐術刑又問。

阿玥點頭道:“現在在費城中,有一個不知名怪物在四下行走,黃霧就是由那怪物產生出來的,費城實驗之中,美國政府並不知道他們造成了什麼惡劣的影響,一直到2011年的那場地震,他們才知道驚動了什麼東西。”

“2011年地震?”顧懷翼看着阿玥,“是指美國東海岸地震嗎?”

“是的,當時地震局宣稱,震中是處於維尼吉亞州,當時的大地震使得華盛頓、費城、賓州等地,甚至在加拿大多倫多都有震感,很多地方的手機通訊直接斷線。”阿玥看着軍艦笑道,“其實當時地震發生了兩次,第一次最微弱的地震的震中是在特拉華河的那座小島,一直監視小島的軍方發現了這件事,立即聯想到了當年的費城實驗。” 費城實驗之後,唐斯號根本沒有辦法拆卸帶離,因爲艦體只剩下一半,如果拆卸帶走,將會造成更巨大的損失,等你到安全地點再組裝起來,其中包含的東西就與之前的完全不一樣了,很多物體的特質就會產生變化。於是,軍方只得建造了這個看似不起眼的軍港,同時還時不時開放給市民參觀,與對面的老海軍造船廠遙相呼應,掩飾着當年發生的一切。

但是,對剩下艦體的研究從未停止過,直到2011年那次地震之後,軍方檢測到小島下方出現了奇怪的東西,一個龐然大物,於是派遣了潛水員下水檢查,下水三批,其中兩批都失去聯繫,但最後一批人在殉職前拍攝到了下面那種東西的真正畫面,在研究人員看到畫面之後,幾乎可以認定那東西是一種生物,並且下意識聯繫到了當年的費城實驗,感覺有可能這個生物是從磁場空間之中鑽出來的,但從觀察中推測出,這個怪物還處於半休眠狀態,並未真正的甦醒。

“你們知道陰陽縫嗎?”阿玥扭頭問,卻是看着顧懷翼,“你應該知道。”

顧懷翼點頭:“知道,中國異文化之中將陰陽縫看做陽間和陰間之間的出入口,聽說多年前爆發開棺人事件之前,全世界各地都有類似的陰陽縫事件,而且中國古科學部爲了修補這種陰陽縫,研製出了一種叫做‘塑封彈’的東西。”

“對,塑封彈。只有這種東西可以封堵上陰陽縫,並且在幾十年間。多國政府私下使用過數次,美國也不例外,在當時發現那種怪物之後,他們認爲有可能當年打開的空間便是陰陽縫,但又不確定,不過又決定在事態沒有擴大之前,必須想辦法封堵住,至少要讓那個怪物被塑封彈封鎖住。於是他們求助了中國,中國提供了塑封彈,但並未將技術給他們。”阿玥開始朝着外面走去,“於是在2011年,美國政府利用中國提供的塑封彈,將那怪物給封在了水底,一直保持密切監視。可沒有想到,多年之後,塑封彈的效果減弱,這東西鑽出來了……”

顧懷翼很疑惑:“你的意思是,其實那怪物與陰陽縫無關對嗎?”

阿玥點頭:“是的,就我所指。多年前開棺人事件終結後,全世界範圍內再也沒有爆發過大的陰陽縫危機,能堵死的都被中美俄三國私下組建的部隊堵死了,如果真的與陰陽縫有關,我想詹天涯早就向我們預警了。他至今沒有出現,說明這件事與陰陽縫毫無關聯。”

事情至此算是清楚了。赤鳳羽與那頭怪物有關係,《地鳴書》與怪物以及遠古人類也有着緊密的聯繫。至少從唐術刑等人在阿斯塔亞尋找青龍鱗的經歷來說,這些推測不僅僅只是猜測,已經有了確實的證據。

“尚都是遠古人類留下來的遺蹟,溼婆族又是遠古人類真正的後裔,加上妖化者、屍化者等等證據存在,能說明什麼呢?”唐術刑看着其他人,用懷疑的語氣道,“難道說末日論是真的?他們只是參照遠古人類的預言一步步進行?”

這個猜測雖然衆人心中贊同一部分,但誰也沒有表態,畢竟如果事實如此,那將是多麼恐怖的一件事?

人類歷史上不止出現過一次末日預言,但每次末日預言中認定的毀滅時間到來時,人類都平安度過,以致於末日論成爲了一個笑話,只是人們茶餘飯後的休閒話題而已,不過即便如此,在謠言肆虐的時候,依然會有人去幹類似囤積蠟燭之類的荒唐事。

“阿米,武器庫的位置。”顧懷翼重新聯絡阿米後,又對唐術刑說,“不管怎樣,我們還是得去那座島上,搜索赤鳳羽是我們眼下必須要做的事情,說不定在搜索過程中能夠找到那頭怪物的相關情報。”

唐術刑點頭,姬軻峯則依然在看着那艘一分爲二的軍艦,覺得事情太不可思議了……

在阿米的語言引領下,顧懷翼進入了連接倉庫的那間半入地式武器庫,砸開門鎖的時候,顧懷翼就有一種不是很好的預感,因爲雖然武器庫的門很厚,就連高性能炸藥都不能一次性炸開,可門上的那種巨型鐵鎖還是太古老了。

將大門打開之後,四個人鑽進去,便看到一條寬六米,長近二十米的長方形軍需庫,兩側安裝着貼牆的武器架,雖然武器種類繁多,而且絕大部分都用油布包裹好,彈藥也十分充足,可是大部分武器全是二戰和冷戰期間的“先進兵器”,放到現在來,根本無力與普通的單兵武器對抗,要對付正規軍非常吃力。

“湯姆森衝鋒槍?”唐術刑走到了一側將一支衝鋒槍的油布一層層剝開,拉動着槍栓,完全可以使用,旁邊還放置着沒有裝填子彈的彈鼓,在一排衝鋒槍右側擺放着M1半自動步槍,M1919A4機槍,BAR輕機槍,M1A1卡賓槍等。

姬軻峯站在那搖頭,抓了一支M1911手槍在手中:“這完全就是博物館,根本不是武器庫,我們就拿着這些東西和正規部隊拼命?還沒開始就輸了一半。”

“不算糟糕,還有這個。”走到最前方的阿玥抓起旁邊的M4commando型突擊步槍扔給顧懷翼,“這東西冷戰時期還是美軍特種部隊專用型號。”

“還有MPK衝鋒槍。”顧懷翼看着姬軻峯左側,“真的是博物館,都僅僅只是收藏品,軍警部門都不使用的東西,等等,還有這東西……”顧懷翼朝着武器庫的盡頭走去,看到在那裏豎着整齊擺放的M72火箭筒,“這個可以帶着,方便攜帶,威力也不錯,不管對地對空,只要不是太遠,都有一定優勢。”

阿玥靠在旁邊,在這種易燃易爆的地方竟然還在抽菸:“你們真準備帶着這些東西與美國軍隊抗衡?你們該不會真的要變成恐怖分子吧?”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唐術刑抓着一支M14步槍看着,旁邊還放着4倍的ACOG瞄準鏡,“我們不想與任何人爲敵,但爲了自保,到時候也顧不上了。”

“你們有沒有想過擺脫尚都的控制?”阿玥抽着煙,目光在三人的身上各自停留了一下,直到他們三人都轉身來看着自己,又道,“說不定真的有辦法。”

“說說看。”唐術刑找了個軍械箱,和其他人開始將覺得用得上的武器彈藥裝進去。

“現在我們沒有那個實力可以毀滅尚都的武裝力量,但還有時間組建自己的武裝力量,同時,你們可以在尚都內部逐步取得相關優勢,最終奪權。”阿玥輕描淡寫地說着,就像是這些事情非常輕鬆一樣。

唐術刑和顧懷翼都笑了下,但姬軻峯卻對阿玥的話非常感興趣,畢竟在他的計劃當中,在尚都內部奪權是個最方便快捷的辦法。

“不要認爲我在說笑,我可以很負責的告訴你們,美國完了。”阿玥將菸頭扔在地上,一腳踩熄,“也許一個月,也許半個月,也許幾天,也許更短,美國全境就會陷入混亂當中,軍隊失去控制各自爲戰,政府形同虛設,一切都會被尚都在短時間內掌握。”

顧懷翼將手中的火箭筒放進箱子中,看着阿玥道:“你是認真的?你有這方面的準確情報?”

阿玥不說話,抓了旁邊的湯姆森衝鋒槍,簡單檢查了下,又往一個袋子中裝了些手雷和彈藥,轉身便離開了倉庫,扔下一句話:“我去找船,你們趕緊跟上來。”

等阿玥離開之後,顧懷翼看着唐術刑問:“你怎麼看?”

億萬分身存檔 “什麼怎麼看?”唐術刑抱着一小箱彈藥放進木箱中。

“美國會完蛋這件事?”顧懷翼解釋道。

唐術刑站在那,看着姬軻峯,又轉向顧懷翼道:“我不知道,反正眼下這兩座城市是完蛋了,如果阿玥所說的那個怪物真的存在,美軍至今又沒有消滅它,那就證明那東西是美國武裝力量都無法幹掉的,下一步不管是怪物會在美國四處奔走,亦或者是黃霧隨風席捲整個北美,這片土地都完蛋了。”

“就算所有美國人爲了活下去而吸毒,最終他們還是面臨死路一條。”姬軻峯將最後一支勃朗寧機槍塞進軍械箱中,然後將箱子給蓋上,“我們無能爲力,我們不是拯救美國的英雄,我們的任務是找到赤鳳羽,其他的事情應該交給那些平日內最了不起的政客來做。”

顧懷翼看向唐術刑點頭:“這次我同意他,我們加上阿玥才4個人,不要說拯救美國,我們連全身而退都難。”

“我們可以示警,讓洋克從其他渠道想辦法通知美國政府方面。”唐術刑看着他們道,“遭殃的都是平民老百姓,這裏也不應該是戰場。”

“隨你的便。”姬軻峯擡起箱子的一角,“做不做隨便你,反正你如果要出去拼命,我肯定不會去,因爲那治標不治本,最好的辦法就是拿到赤鳳羽回去,接近尚都上層,然後幹掉他們,奪權,接着天下太平。”

顧懷翼聽姬軻峯說完之後,擡起箱子的另外一角,點頭表示同意,然後兩人擡着箱子離開了。

唐術刑一個人留在軍械庫中,想了半天才將裝滿彈藥的揹包提起來,朝着外面走去,可還未走出大倉庫,便聽到外面的湯姆森衝鋒槍的怒吼聲。 唐術刑衝出倉庫時,看到顧懷翼和姬軻峯兩人保護着箱子,持槍朝着一側的陰影處射擊,藉着子彈彈射在四周濺出的火花,隱約可見其中一個四下閃避的人影,緊接着那人影鑽了出來,以極快的速度左右四下亂竄着,就像是一隻無比靈活的松鼠。

“那是什麼?”唐術刑抓了霰彈槍就衝了上去。

此時,那人影突然朝着姬軻峯撲去,在撲到一半的時候又在半空一個側身,避開唐術刑手中的霰彈槍射出的散彈,緊接着又消失在黑暗之中。

“那東西應該就是之前在屋子中襲擊我們的怪物!”顧懷翼拔下衝鋒槍的空彈夾,朝着裏面裝填着子彈——所有彈夾都是空的,子彈還得自己重新裝填。

姬軻峯用m1步槍瞄準那人影消失的位置,慢慢走了過去,同時摸出一顆手雷來,就在他咬住拉環準備拉開的時候,阿玥的聲音從碼頭那邊傳了過來:“不要開槍——”

氣喘吁吁的阿玥衝到三人跟前來,展開雙臂用身體擋住槍口,又道:“千萬不要開槍!”

“爲什麼?”姬軻峯皺眉看着她,又看着她身後那陰影處,彷彿明白了什麼,“你知道那東西是什麼?對吧?”

“那是很寶貴的實驗品!”阿玥看着唐術刑幾人不信任的眼神,最終只得無奈地點頭道,“好吧,那是我妹妹!”

“你妹妹!?”唐術刑驚道。

“是的,我妹妹。”阿玥使勁點頭,“我唯一的妹妹,唯一的!”

“怎麼會是你妹妹?”姬軻峯正問着的時候,便看到人影從陰影處慢慢爬了出來,那模樣就像是一隻豹子一樣。等着那人影走到有火光的地方,他們纔看清楚那的的確確是個二十出頭,有着中國人面孔的女孩兒。

女孩兒剪着短髮,赤裸着全身,看起來十分健壯。但手腳的指甲卻是深黑色,雙眼中的瞳孔也如野獸一般,其他地方看起來卻和常人無異。

阿玥示意唐術刑等人放下槍,自己則轉身蹲下來,對那孩子說:“阿玲,別怕,到姐姐這裏來,他們不是壞人,你嚇着他們了,記住姐姐來接你時說的話。你不是怪物。你是人。你需要好好控制自己,明白嗎?”

說着,阿玥張開雙臂去抱阿玲,阿玲慢慢直起身子。在靠近阿玥之前又將身子俯低,貓着腰慢慢走到阿玥跟前,任由阿玥緊緊抱住她,但自己那雙野獸之瞳卻緊盯着唐術刑三人,目光不斷在他們三人身上掃來掃去,滿臉警惕。

“你說去卡姆登市原來就是接你妹妹?”唐術刑提着槍。

阿玥“嗯”了一聲,將自己的外衣脫下來披在阿玲的身上,其他話也不多說,只是牽着阿玲的手朝着碼頭走去。

碼頭處。一艘船已經停靠在那裏,船身上還印製着“astguard”既美國海岸警衛隊的名稱,稍遠的地方還能看見披着僞裝布的其他幾艘船,但都用鐵鏈拴着。

“他們竟然用海岸警衛隊來掩飾?”顧懷翼將箱子搬上船,徑直來到船頭的位置。揭開在那裏的防水船身一體化迷彩帆布,露出裏面的那挺六管機槍,機槍還裝有自動送彈器,直接連接着下面的彈藥箱。

“這船上還有這種東西?”姬軻峯上前看着。

顧懷翼搖頭笑道:“越描越黑,要是被人發現了這種船肯定知道這軍港中有問題,他們平日內走水上肯定是用海岸警衛隊的這種船。”

“爲什麼?”唐術刑不懂,靠在一側抽着從阿玥那裏要來的煙。

顧懷翼解釋道:“美國海岸警衛隊是一支綜合性執法隊伍,美國是最早組建海岸警衛隊的國家,比實際上其他國家都早得多,算是鼻祖。歷史上這支武裝力量是由五個不同的聯邦機構逐漸合併而成的,美國五大武裝力量之中,除了美國陸軍、海軍、海軍陸戰隊、空軍之外,就只有海岸警衛隊不受國防部管制,我想這也是他們用海岸警衛隊船隻的主要原因,可以避開一些繁瑣的手續和問題。”

此時,從駕駛艙中走出來的阿玥又接着道:“你們不要小看海岸警衛隊,以爲他們僅僅只是水上警察或者海警,他們從最早的10艘帆船不過百人的隊伍,變成了至今有幾萬軍士還有幾千預備役的武裝力量,絕對不是一羣烏合之衆,而且美國曆史距今才快300年而已,海岸警衛隊成立就兩百多年了,我手頭的資料表明,掩飾這裏的人,是美國政府內非常有權勢的,但總統也許不知道。”

“總統不知道?”唐術刑扭頭看着阿玥,“開什麼玩笑?”

“我是這樣覺得。”阿玥冷冷道,轉身進了駕駛艙開船離開。

姬軻峯抓着船舷慢慢走過去,看着縮在駕駛艙角落中的阿玲,低聲問:“你妹妹怎麼會變成那副模樣?”

“與你沒關係,最好不要打聽。”阿玥頭也不回地說,只是掌着船舵。

“很好,你表明你的態度,我也表明我的態度。”姬軻峯單手撐在門口,“你把我們三個送到小島之後,就駕船離開,我們不想之後發生的事情傷害到你和你的妹妹。”

阿玥扭頭看着姬軻峯,冷冷道:“你說了算?你是這三個人的頭兒?”

姬軻峯笑了笑,也不回答:“否則你就說清楚,我們可不想和你那個非常危險,隨時都能取我們性命的妹妹呆在一起,萬一我們休息的時候,剛閉眼,她就把我們幹掉了怎麼辦?”

“放心,不會的,她只是情緒有些不安,僅此而已。”阿玥已經駕船駛進了特拉華河的中心部位,整條河上的黃霧濃得近在遲尺的東西都看不見,整艘船隻能維持一個極其緩慢的速度前進。

夾着煙的唐術刑走到駕駛艙的另外一側,低頭先是看了看阿玥的妹妹,又看着阿玥,隨後問:“你們都對黃霧免疫?”

阿玥也不說話,只是免起胳膊露出針眼,表示自己爲了免疫已經注射過毒品了,但同時又解釋道:“我這算是復吸。以前我被毒販抓住過,強制性注射過毒品,我花了一年半的時間才戒掉。”

“那你妹妹呢?”唐術刑蹲下來,朝着阿玲笑着,阿玲警惕地看着他,單手抱住阿玥的小腿。

阿玥不說話,只是看着前方。唐術刑又看了一眼姬軻峯,姬軻峯知趣離開,等他離開之後,唐術刑才道:“你妹妹是屍化者吧?就算不是。也是類似的東西。但我不相信你妹妹以前一直是這樣。應該是最近才變成這樣的,否則的話,你人在泰國,她在美國。而且是這種狀態,早就出事了,即便卡姆登市是個犯罪率很高的地方,也不至於大家發現了怪物而不警惕,再者,早先我們第一次發現阿玲的那個房子……”

阿玥此時打斷唐術刑的話:“夠了,別再分析了,我來說吧,那棟房子是我買給我妹妹的。是我半年前買下來的,打算再過半年,再回來找她,帶着她離開,去另外一個地方。我妹妹從來沒有在一個地方住超過一年。”

“噢——”唐術刑癟嘴點頭,“這就是爲什麼你走得那麼匆忙,還要將房子中打掃一遍,將指紋什麼的都擦乾淨,最終還要把房子炸掉,你一直處於被追殺的狀態,你擔心別人找到你妹妹,也等於是找到了你……不過你應該知道,你差點把我們三個也炸死了。”

阿玥笑道:“你們要是那麼容易就死掉,尚都就不會派你們出來找東西了。”

“你好像對我們要做什麼非常清楚,你到底是替誰辦事的?”唐術刑看着阿玥,又低頭看着瞪着他的阿玲。

“價高者得。”阿玥面無表情道,“誰出錢多,我給誰辦事。”

“你有這麼大的能力?”唐術刑搖頭表示不信。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