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管家搖搖頭,對着諾亞說道:

2022-03-25By 0 Comments

「抱歉諾亞先生,聽這個名字是個男人,我們這裏女僕居多,恐怕沒有你找的這個人。」

艾登看着諾亞聳聳肩。

這點他們也早就預料到了。

泰德肯定是每天過來一趟。

就在這個時候,

諾亞突然發現,在漆黑的房頂上。

出現了一個人影。

他一下從黑暗走了出來。

進入了樓上的房子裏。

然後窗戶被推開。

露出諾亞熟悉的那張臉。

是泰德。

這一切都沒有逃過諾亞現在,已經明顯加強的視線。

他對着那漆黑的窗戶揮了揮手。

很好,這傢伙果然是在這裏等他。 喲,大家好~

這裡是全起點最帥(大概)的作者柚子入侵。

經過一番努力,本書第一卷內容終於算是順利結束。

講道理…

這也是作者寫的第一本原創戀愛輕小說(大概算日輕?)

寫書數年,一直都動漫同人跟日常綜漫類題材活躍,但同人這種東西吧,寫多了就感覺很沒意思。

剛好聽說點娘這邊有戀愛徵文,所以就偷偷摸摸跑了過來(雖然因為發書過早實際上我壓根沒成功參與徵文)

咳咳…

總之,聊聊這本書。

事實上剛開始寫的時候,作者內心還充斥著相當大自信。畢竟綜漫日常作者出身,跑過來寫日輕這不就相當於串個門,能有什麼難度呢?

然後等真正開始寫的時候,我就當場懵了,因為同人跟原創的差距看起來不大,實際上寫起來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而其中最讓我難以解決的,就是人物塑造上的問題。

同人跟原創不同,前者有現成的人設,甚至我不用塑造只要把名字打出來,腦海里就能自然而然的出現人物形象。

例如我寫個櫻島麻衣,你們腦海里的第一印象,就是那個超級棒的兔女郎麻衣學姐,就知道那是我老婆。

例如我寫個02,你們腦海里能浮現出的就是那個超a的美少女,就知道那也是我老婆。

例如我再寫個中野二乃或者英梨梨…腦海里傲嬌的形象立馬就自己勾勒出來,就知道她們都是我老婆。

但是….

原創戀愛文不一樣。

就像是白紙,每個人物都需要作者一步步的勾勒,描寫…她的形象才能被塑造出來,而那恰好又是我最不拿手的地方。

所以在開頭前三十章的內容里,你們能發現有些莫名其妙沒劇情的互動章節。(晚來的讀者估計看不到了,因為我中途修改過好幾回)

不是因為我水,純屬是因為不太會塑造主角之外的人物,試圖用互動方式把人物彰顯出來。

結果寫完之後,發現不僅塑造的不太成功,節奏還被拖下來,劇情又推進的不夠快…死循環幾次,心態差點沒當場崩盤。

直到回憶起名為編輯的生物,拉著他足足討論了好幾天,才給我強行糾正過來想法。

(這裡超級感謝我家編輯大人!)

不擅長塑造,那就不要想著取巧,直接用番外章節的方式說出人物的故事,用故事勾勒畫卷,填充好人物形象。

然後…花了一天時間準備大綱。

就有了由乃的故事,有了源理繪的劇情。

甚至第一卷最後一章收尾的時候,我還嘗試用分鏡手法寫…嗯,可惜效果好像不是太好,下次改進。

然後,再嘀咕點主角的事。

在寫這本書開做設定的時候,我剛好在看《半澤直樹》,還在書店看到楚莊王一鳴驚人的故事…所以多多少少受了點影響。

因此,就有了主角嘉神奈的誕生,。

重生到這個世界,被從零開始養大成人,最後隨著家裡破產毅然醒悟過來,接著就開始奮發圖強,努力賺錢。

至於讓他抗債的原因,第一章的本章說里我有解釋過。

這裡就不多說了。

至於那個時停能力,其實算是我給主角的保障…就一般情況下,我也不會沒事用,但會讓你們知道主角是有這個特殊能力的。

因此碰到緊急關頭,還是可以保命。

就屬於「我可以不用,但不能沒有」的金手指系列。

然後就主角碰到惡作劇或者挑釁絕對會還擊回去的不吃虧性格。

跟源理繪初次認識的時候是在書店,被莫名其妙搶了讀者,完事浪費時間給他搶回來,結果還碰上個嘴硬非要威脅自己的陌生少女…

被這麼挑釁,稍微有些生氣然後給點回擊。

感覺也算正常吧?

畢竟嘉神奈的反擊力度,也是根據挑釁程度決定。

相當於「因為你主動挑釁我,我生氣了所以給你的懲罰」系列。

之後在跟公寓走廊也是如此。

就正常回個家碰到人,還主動跟她打招呼。

結果又莫名其妙挨了頓罵…

那個時候兩人只是剛認識,關係又不是多好。

他也沒有「M」傾向不至於被罵了還樂呵樂呵的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可以說在那一段時間,對於源理繪這個少女,因為屢次挨罵的緣故導致嘉神奈對她的印象並不算太好。

就屬於「總會莫名其妙挑釁自己的愚蠢少女」。

而反擊回去的手段隨著後來關係拉進,其實也是越來越…尤其在東京之旅之前的劇情,都已經很自然把對方代入鄰居身份。

也是因為那天搬家結束后,臨走之前源理繪丟給他的菠蘿包緣故?

總之大概情況就是這樣,因為好多問題我都想回答你們,但本章說回答起來不太方便,所以就寫到這個後記里,顯得稍微有些啰嗦哈…

總之,第一卷基本把該鋪墊的劇情都鋪墊結束,第二卷內容開始也終於是到了我最擅長的整活時刻。

隨著劇情展開,能寫的東西也會變的非常多,而我的寫作狀態也開始逐漸變好。

不出意外,第二卷開始就能保持穩定更新,所以要投資的也請儘快上車,該逐步解鎖投資成就了。

然後,對本書有啥建議的都可以在評論區里提,有啥想知道的事也可以在這個後記裡面問,我看到就會一一回復!

(歡迎吐槽,懟作者…畢竟被懟了肯定是我有什麼地方邏輯沒寫清楚,或者寫出了小bug,我挨個解答就是了。)

(但是不要罵我嘛!天天碼字超可憐的!讓理繪賣萌給你們看哦~)

總之很感謝閱讀到這裡的讀者,也是有你們的陪伴與支持,(帥氣的)作者才能堅持下來,讓這部作品順利誕生。

先睡覺,等我醒來就開始寫第二卷的內容,請各位務必期待!

(順帶求個月票跟推薦票唄!) 孫天猿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臉色有點發紅,抓了抓露在外面的毛髮:「俺老孫也是實話和你說,俺老孫並沒有那紫雷雲玉,準確來說俺老孫之前都不知道這紫雷雲玉長啥樣,這次前來雁落山脈完全是家中長輩攆著俺來碰碰運氣,所以想請兄弟幫個忙,看看能不能幫俺老孫帶進去?」

林天霄顯然有些詫異:「大聖沒有紫雷雲玉?那之前……」

話說到了這份上,孫天猿自是不做隱瞞實話實說:「之前不過是看西門慶余和那北堂禾水不爽,想敲詐點他們家族的寶貝。結果被南宮彩鱗那個小娘皮給攪和了。後來是怕四大家族聯合對我出手脫不了身,便是故意引起你們的注意,讓他們有所顧忌。」

林天霄此時瞭然。

之前他們剛來的時候,孫天猿的話他自然是聽到了,他想着此番倒是巧了,如果這孫天猿有一塊紫雷雲玉的話,那麼八塊紫雷雲玉就是湊齊了,這樣一來進入雁落山脈的風險將降到最低。

只是沒想到這孫天猿並沒有紫雷雲玉,如此來看即便加上自己隱藏的一塊紫雷雲玉,依舊還是有一塊沒有出現。而眼下也將進入雁落山脈了。

可是現在他並不想暴露自己擁有兩塊紫雷雲玉的事情。不過這孫天猿確實人還不錯,但是要讓林天霄現在就相信他,對他全盤托出也是不現實的一件事情。

此番林天霄也是了解到了,一枚紫雷雲玉可以帶九名弟子進入其中,怪不得每個勢力都是出現的九名弟子。本來沒有那徐二哥,倒是可以帶上這孫天猿,此番魔之三派表面上是四塊紫雷雲玉,三十六個人,人數剛好滿了。

現在人滿了,這孫天猿就是成了多餘的一個了。

但是這孫天猿實力已然是九階玄師巔峰,拉這麼一個人入伙,這潭水肯定會有些波浪的,而且不是小浪花,林天霄顯然不想放棄,陷入瞭然兩難之中。

孫天猿見得林天霄的神色,他對於魔之三派的人數一清二楚,自然也是猜到了:「兄弟如果為難的話,就當俺老孫沒有提過。不過你這個兄弟俺老孫自是認了。」

林天霄不是那愣頭青,沒那麼容易感動,但是知道孫天猿說的是多半是實話:「大聖,說句掏心窩子的話,眼下確實比較為難,你也看見了,我們一共三十六人,紫雷雲玉只有四塊。要帶你進去的話,就要踢掉一人,畢竟我人微言輕,說了不算。」

不管結果如何,先把話說出去,也讓對方知道自己的態度和立場。

孫天猿自是鄭重點了點頭,表示理解。隨即有點尷尬地看着林天霄:「肖龍兄弟你就別叫我大聖了,我都臉紅。叫我孫天猿,老孫都行,認我這個兄弟就叫一聲猿哥或者猴哥也成,只要不是叫那孫猴子就行。此事兄弟不用放在心上,就當俺老孫沒有提過,俺老孫再想想辦法。」

林天霄確實沒有想到這孫天猿是真正切切把自己當兄弟了。就因為之前劃過拳,暢談了一番?或者真的如他所說有特殊的讀人指之術?

唉!

心頭一嘆,罷了罷了。

難得遇到如此坦蕩實誠爽快之人。

隨心隨性何嘗不好?

「猴哥?」

本來因為紫雷雲玉愁眉苦臉的孫天猿竟是重重拍了一下林天霄的肩膀,轉憂為喜:「好兄弟!俺老孫果然沒有看錯人,這一趟雁落之行值了,沒白走。」

此時彷彿已經把能不能進入雁落山脈拋到了九霄雲外。

既然算是半個兄弟,那兄弟有難處自然得出點力不是,而且這力還是信手拈來的,林天霄怎麼的也得表示表示:「猴哥如果覺得我肖龍信得過的話,就跟我們一同進去,到了地方我們一起想辦法解決。」

「肖龍兄弟說的這是啥話,既然認了你做兄弟,自是沒有不相信你的道理。」

雖然入夏時節天黑的比較晚,但是黑起來也快,剛剛天還亮堂的,此時已然入夜,各方勢力的一眾弟子都是安頓下來,在此停留一晚,明早一早進入雁落山脈。

此時兩個身影鬼鬼祟祟來到林天霄他們身後,透過微弱的光線可以看見兩人的臉色,完全是一臉諂媚,這副嘴臉顯然是給家族臉上抹黑啊。不過好在可能受山脈的影響,此時夜黑的厲害,即便有火把,光線也是比較暗,別人看不到他們這幅德行。

不過眼下對他們來說,看見又如何,一想到能完成先輩們沒有完成的壯舉,那是給祖上增光的事情,這臉面算的了什麼。

兩人正是西門慶余和北堂禾水。

林天霄看到此情此景,嚴重懷疑這兩人是不是投錯了家門,這哪裏是四大神獸家族的子弟嘛。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們如此。雖說身為四大神獸家族的弟子,身份地位本應該超然,但是在雁落山脈這件事情上,他們兩個家族還真是抬不起頭。基本上歷次的雁落之行都是少了他們兩家勢力。那真是一個丟人啊。那又能有什麼辦法呢?誰叫他們家族沒有那紫雷雲玉呢。

四大家族表面看起來團結對外,其實私底下你爭我斗的不停,東方家和南宮家自是不會把那稀缺的名額讓給他們。他們當然也看到了兩大家族的人數,所以對於進入雁落山脈壓根不指望那兩家了。

西門慶余和北堂禾水兩人直接無視表情怪異的林天霄,繞過他來到孫天猿的一側。西門慶余對着孫天猿低聲諂笑道:「孫大聖,孫哥,之前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錯怪了大聖。」

就差點叫孫爺爺了。

隨即對邊上的北堂禾水眨眨眼,北堂禾水自是配合:「是啊,孫大聖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宰相肚裏能撐船。不要同我們一般計較。」

孫天猿又不是傻子,豈是不知道他們這番意欲何為?不過眼下心情還不錯,也就好說話了不少:

「行了,西門慶余,北堂禾水你們兩個就別整這套噁心吧啦的東西,讓俺老孫看着反胃的很。我們交情雖然不深,也沒那麼涼薄。俺老孫也就和那東方家和南宮家過節深了一點。」

西門慶余和北堂禾水這話不敢隨便亂接,微微點頭應和著。

「說說吧,為了進入雁落山脈你們兩家大人都準備了什麼?」

兩人聽到此處暗自一喜,

有戲!

此番不做猶豫,每人拿出兩個玉瓶,每個玉瓶足有下午他們拿得那個兩倍大還不止。

孫天猿看到這麼大的玉瓶,喉結涌動,都聽到那響亮的咽口水聲音。這也不能怪他,下午看見那個玉瓶在他看來已經夠多了,沒想到此時竟是翻了好幾翻。看來為了這次雁落之行,兩家是下了血本了。

孫天猿雖然看着兩個大玉瓶眼饞,恨不得立馬動手搶過來佔為己有,但是他不是那種被貪念沖壞了腦子的傻子。敲詐一小瓶,即便兩大家族追究起來,打個馬虎眼也就過了,如果是這兩大瓶,那到時候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強行按捺心頭激動對着兩人說道:「你二人先把東西收起來,去邊上坐一會兒,容我和我家肖龍兄弟商量一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