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簫雷和何艾依的助理不約而同的睜大眼睛。

2020-11-02By 0 Comments

「我和簡繁曾經在一個項目組。」何佳宇只淡淡的說了一句便直接坐在了簡繁對面,即表明了他與簡繁的關係不一般,又給出了關係不一般的合理解釋。

簡繁沒有說話,只是感到呼吸不太舒暢,伸出指尖將餐盤向自己一方撥了撥。既然答應何艾依來成都幫她,就不能再因為自己的原因鬧出什麼不愉快了。

何艾依看了簡繁一眼,見簡繁沒有不高興才稍稍安心。唉,何經理對簡繁始終有不切合實際的執念,幸好簡繁沒有駁他的面子,否則真不知道將來幾天如何繼續。

何艾依的助理又瞄了簡繁幾眼。沒看出這個叫簡繁的有什麼了不起呀,看似很會裝腔作勢。何經理為她端來早餐,她連一句謝謝都沒有。如此出眾的何經理在簡繁面前至於如此嗎?一點也不在意,似乎還很受用。

「嗨,姜甜,別愣神了,簫雷已經去拿早餐了,一會兒大家都要吃完了。你還不快去?」何艾依催促她的助理。

「哦。馬上。」

姜甜離開。何佳宇輕輕搖了搖頭,掃了一眼何艾依,「這個助理你感覺怎麼樣?」

「還可以吧,無論我做什麼她都跟著。」

「跟著有什麼用,她不能分擔一些任務嗎?」何佳宇又將注意力放在簡繁的餐盤上,及時將餐巾紙遞給簡繁。

「不能。何經理,你不是說部里不招聘沒有工作經驗的人嗎?怎麼把姜甜招聘進來了,她還有幾個月才正式大學畢業。」何艾依快速眨了眨眼睛,這不算質問吧?

「小柯介紹的,誰知道是他什麼親戚,我答應先試用一段時間。如果用不了回北京就退回給人力資源部。」何佳宇笑了笑,「我當時就是覺得『姜甜』這個名字很有意思,容易被客戶記住。可惜,幹活不行有個好名字也沒用。」

「哦,好的。」

姜甜幫何艾依選了一些早餐端回來,簡繁注視了姜甜一秒鐘,不無感慨。一個人的命運就這樣被餐桌上的三言兩語改變了。

姜甜將早餐放在何艾依面前,轉身又取了一碟水果放在餐桌中間,「何經理,吃些水果嗎?」

何佳宇淡淡地掃了一眼水果,忽然將水果碟推到簡繁面前,「吃一點兒。」

簡繁捏了幾顆櫻桃。

姜甜盯著簡繁不露一絲情緒的臉,再次認定簡繁就是一個矯情之人。

一行人吃過早餐便驅車趕往技術彙報會場。

除了四位副總,其餘的參會人員已經到了。於嘯海轉動了一下轉椅,揚了揚手算是打了招呼。不經意間看了簡繁一眼,正好被簡繁捕捉到。簡繁微微一笑,略過。於嘯海若有所思的轉回身,繼續盯著沒有絲毫內容的投影幕布。

信息部經理起身將何佳宇迎到座位上。

何艾依跟隨何佳宇找了一個位置坐下,沖簡繁點了點頭。加油,我看好你呀。

簡繁垂了垂眼帘,深吸了一口氣,走到話筒前的座位上坐下。簫雷立即跟過去將簡繁的筆記本電腦擺好。

我夫君是未來皇帝 簡繁打開文檔,斟酌了一番,又看了看已經到場的參會人員和空著的四個副總的位置,心一下提了起來,突然有了一個新的想法。簡繁也被這個想法驚到了,不禁握緊拳頭抵在筆記本兩側。

昨天下午已經給信息部講了一遍技術解決方案,對於企業而言,主要負責技術的部門及人員已經了解就足夠了。今日再贅述一遍似乎沒有太大的意義。尤其那四個空著的位置,一會兒坐在上面的人也許根本就不關心繫統實現的技術手段,他們關心的是依據系統數據做出的分析報告和決策依據。而且,信息部已經被幕後操控,跨過信息部打動其上面的領導才是此次會議的目的。

簡繁自責,為什麼昨晚思路混亂而沒有想到這一點。現在準備似乎已經來不及了。

突然,會議室門口一陣喧嘩,然後又寂靜得沒了一點聲音,緊接著四位副總先後走進了會議室。總經理助理於嘯海恭敬地站起來,待四位副總坐下后才重新落座。

信息部經理宣布會議開始。

簡繁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是否調整思路,必須立即抉擇。

如果按照原計劃講解全套技術解決方案一定不會出現紕漏,這一單是否談成,都不會受到指責。可是,如果拋棄原有方案,講解數據分析與智能決策,那麼很大一部分內容都需要臨場發揮。原有解決方案中雖然有所闡述,但是不足以講明白、講透徹,也不足以支撐整場會議時間。簡繁盯著計算機屏幕,輕咬著嘴唇。萬一臨場發揮失敗了怎麼辦?即使發揮正常,擅自改變講解內容也不妥吧。

會議室內突然變得靜悄悄的,所有人似乎都覺察到了簡繁神色不安。一時間,各種錯愕和探究的目光投在簡繁因為著急而一下子變得通紅的面頰上。

信息部經理蹙了眉頭,如果雲T的技術人員是這種表現,講方案都開不了口,自己就難辭其咎了。邀請領導利用周末時間參加會議卻出現失誤,那可不是鬧著玩的。說來也奇怪,昨天下午簡繁不是講得很好嗎?

於曉海面無表情,閑淡地轉著手中的礦泉水瓶。

王副總不停的刮著額頭,有一眼無一眼的看著簡繁。難道這個女娃兒子變成啞巴了?

李副總倒是氣定神閑,倚在靠背上眯著眼,手指一下一下的,頻率穩定的敲著自己的膝蓋。

另兩位副總相互看了看,又同時看向簡繁。因為排位靠後,已經習慣很多事情不發表意見,此次來也就是聽聽。如果確實講得好,令人驚艷也許會考慮力薦。不過也沒抱什麼希望,現在看來也許過場都不用走了,什麼都講不出來還有什麼過場?

何佳宇喉嚨動了兩下,看向簡繁的眼神變得越來越炙熱,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稚嫩誘人的簡繁。

何艾依可是坐不住了,尤其身旁的助理低語了一句「她行不行呀?」之後,焦急地向簡繁身旁的簫雷使眼色。

簫雷會意后碰了碰簡繁的手臂,「繁姐,艾依姐問你準備好了嗎?」

簡繁宛如被喚醒,望了一眼何艾依,立即做出了決定。如果不嘗試就等於放棄了,也就辜負了艾依。簡繁摩挲了一遍鍵盤,將心沉靜下來,隨即起身離開座位將靠牆放置的一塊可移動的白板拉倒了與投影幕布並排稍斜的位置。

大家隨著簡繁的動作也似緩過神來,瞬間頓住,直直地看著簡繁的身影。難道剛才意會錯了?這個女娃兒子的臉上再看不出一絲慌張和猶豫,有的只有大氣和淡定。

簡繁拿起白板筆在白板上剛毅地寫了幾個大字『數據分析與智能決策』,然後將計算機視頻設備轉到投影儀上,調出文檔中一張相應的圖片投到幕布上。

信息部經理暗自震驚,雲T果然拋出了新的立意。 會議室中寂靜了幾秒,忽而一片低聲私語。

「彙報內容似乎跑題了吧?」

「是呀,我來前接到的會議通知是了解雲T信息系統,怎麼變成數據分析了?」

「不會是搞錯了吧!」

何佳宇不想陷入周遭的雜亂之中,淡漠地掃了一圈會議室,摸出手機自顧擺弄著。

何艾依雖然不清楚簡繁為何突然改變彙報內容,但是相信簡繁自有道理,安靜地等待著。

簡繁定了定心神,將話筒的角度調整好,「各位好,請允許我先介紹一下此次會議彙報的主題。雲T系統解決方案涵蓋的內容很多,昨天下午已經在信息部做了詳細的介紹。鑒於今日在座的都是企業的管理者和決策者,所以我不準備贅述系統操作層面的功能和應用技術。我將主要講解『數據分析與智能決策』這一部分內容。我相信這部分內容是各位領導最值得關注的問題,也是雲T信息系統中最有價值的部分。」

簡繁頓了頓,抬眸觀察了一下大家的反應,見大家微皺的眉頭漸漸舒展,有幾個人甚至頗為認同的點了點頭,懸著的一顆心才稍稍安穩了些,「好的。既然大家沒有異議,那麼我就開始了。」

李副總將手按在會議桌上,向前探了探身,看似神情專註。

簡繁盡量避免生澀的技術術語,參照著投影中的圖片,輔以白板上書寫的板書,勾勾畫畫,圈圈點點,逐一闡述了數據與系統的關係、數據分析與決策的重要性、分析與智能決策的技術手段以及雲T系統中的實現方式。

一邊講,簡繁一邊暗自慶幸。多虧在雲T開發平台項目中積累了很多這方面的知識,否則真要晾在白板前面了。

主要內容講解完畢,簡繁暗暗舒了一口氣。接下來只需要實際操作演示一遍,讓大家有一個更直觀的認識就可以了。

簡繁將白板筆放下,調出系統操作界面,「下面我在系統中進行實際操作,演示如何讓系統知道我們想要的數據分析和決策依據並給出結果。」

信息部經理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簡工,在你演示之前,我還有幾個問題請教一下。」

「與我講得內容有關係嗎?」簡繁輕輕地問了一句。簡繁已經組織召開了很多次項目會議,逐漸認識到會議成功的必要條件。其中一條就是保證會議全程始終圍繞一條主線,不能任人將會議內容發散得無邊無際。否則,會議即無效又冗長,最後開會的人也疲態了。

信息部經理被簡繁問得不知道如何回答了。請教問題的目的就是難為簡繁,從而讓在座之人質疑簡繁的能力和水平。提前準備的那些問題確實與簡繁所講內容沒有一點關係。

簡繁見信息部經理頓在那裡,接著說,「如有必要,會議之後我們再安排時間討論吧。」

「好吧。」信息部經理無法不作罷。

「OK,下面我們繼續。」簡繁開始操作系統,「首先,在系統中進行數據來源、計算公式、展現方式以及決策閥門等參數設置。我們可以將數據視為水流,那麼提前設置的這些參數就好比我們為水流挖好了一條水渠,當數據源源不斷地流過水渠,就得到了我們想要的結果。結果可以是數據報表,可以是圖型分析,還可以是手機簡訊或者Email郵件提醒。在雲T系統中,只要我們需要,我們就可以自行挖很多條這樣的水渠,再不需要開發人員介入進行耗時耗力的開發工作,系統讓我們的工作方便、快捷、靈活。」

「嗯,這個不錯。」

「確實方便。」

「不錯。」

「如此一來,信息部也可以有些事做。我們需要什麼數據,需要什麼報表,讓他們在系統維護中設置一次就可以。」

「就是。」

信息部經理緩緩掏出一張面巾紙,擦了擦額頭,抬眸看了一眼李副總。李副總眯著眼,嘴角向下撇的角度有點大。

不斷有認可之聲傳入簡繁的耳朵,簡繁笑了笑,「無論購買什麼樣的信息系統,數據輸入等功能差別不大,能不能進行便捷、合理的數據加工就有天壤之別了。好比我們企業進行肉類加工,同樣的鮮肉,生產工藝不同,加工出來的產品質量就大相徑庭。我們企業的產品質量優質上層,可見生產工藝無可挑剔。相信我們最終選的信息系統也是無可挑剔的。」

「哈哈,比喻得很貼切。」總經理助理於嘯海有感而發。

李副總感覺有些熱,將領口鬆了松。

簡繁看了一眼何艾依,何艾依正微笑的看著她,簡繁抿了抿嘴唇,眼底帶了笑,「謝謝大家,以上是我此次會議彙報的全部內容。」簡繁將筆記本合上。

「講得不錯,簡工,您今天講的這些有文檔嗎?拷給我一份。」信息部經理掏出一個U盤放在桌面上。

「抱歉,目前沒有。」簡繁輕輕搖了搖頭。

「是否可以寫一份發給我們。」

「如果需要,我們可以再講一遍。」何艾依及時接過問話,雖然說得客客氣氣,卻是明確拒絕了。上次向客戶提交了解決方案,客戶搞明白了轉而就去尋找其他的系統供應商。今日,既然他們對簡繁講的內容感興趣,那麼就更不能給他們文字資料了。

「哦,哦,好。」信息部經理暗自搓了搓手指,抬眼看到李副總正拍著王副總的手臂說著什麼。

總經理助理李嘯海走到簡繁身旁,「簡工,辛苦了。」

「哦,還好。」簡繁確實感到有些辛苦。講解前半段時,內心極為緊張卻要強裝鎮靜,心力消耗遠遠大於體力。

「你們的任務完成了,接下來就是我的事了。」李嘯海勾了勾嘴角。

「哦,什麼事?如果需要盡可以找我們。」何艾依不放過每一個與客戶接觸的機會。

於嘯海沒想到簡繁講得甚好,在場的很多人都被洗腦了,對雲T系統大感興趣。似乎距離自己謀划的那件事又近了一步,有些興奮以至於失言。見何艾依發問,急忙掩飾,「哈哈,沒什麼。接下來,我要安排你們和信息部的人出門旅遊。」

「旅遊項目不必太多。」簡繁還是顧慮旅遊行程太長而耽誤了公司的項目。

「既然來了,就多玩幾個地方。信息部最近也很辛苦,考察了很多家系統供應商。一起出去散散心也是好事。今天下午先找人陪你們玩一玩市區的景點,杜甫草堂、武侯祠都值得一去。明天早晨開車去九寨溝,要開八九個小時,今晚你們早休息。」

「哦。」

於嘯海眉心突然一絲不明的情緒,「簡工,你在北京的工作不忙嗎?」

簡繁有點懵,『不忙嗎?』,如此詢問似乎不太正常,聽起來好似不希望我來。簡繁正考慮如何回答,何艾依搶著說,「簡繁一向很忙的。若不是我懇求她,她哪有時間來呀?不過你放心,如果雲T進入備選供應商,需要簡繁講解,簡繁還是會來的。」

於嘯海若有所思,似有不忍地看了一眼簡繁。再不忍也只能犧牲簡繁了,這本就是一步險招!誰讓她是雲T的售前工程師又將方案講的如此出彩呢?誰讓她沒有辜負我對雲T的信任呢?

簡繁感覺到了於嘯海情緒的變化,不過搞不懂他眼神中蘊含的意思。

「怎麼樣?我們雲T實力不俗吧。」何艾依難掩興奮,於嘯海如此說應該表明雲T進入備選供應商的幾率很大了。

「當然,當然。」於嘯海收回了心中的情結,又打起了官腔。 旅遊本是一件愉快的事,然而簡繁始終提不起興緻。

「笑一笑不行嗎?我腿已經麻了,我們也下去走走吧。」去往九寨溝的路上,大巴車在一紀念碑附近停靠休息,何艾依在車上央求著簡繁。

簡繁眉頭蹙得更緊了,「今天早晨我自己飛回北京就好了。」

「嗨,你有完沒完呀。這一路的風光多好呀!而且驚心動魄,一邊是峭壁,一邊是懸崖,每次錯車的時候我都緊張得不行,多刺激呀!你倒好,一路閉著眼睛不高興。」

簡繁望向窗外,藍天、白雲、遠山、山澗、絕壁,看了確實令人振奮,可是心底始終有絲絲繞繞的不安。

「簡繁,你就是猛然放鬆下來一時不適應。要不然,我找些工作上的話題跟你聊聊?」何艾依打趣簡繁。

「哼,我又不是工作狂,才不跟你談工作!」簡繁嘟了嘟嘴,「走吧,下車看看。」

臨下車前簡繁又摸出手機看了看信號強度和電量,何艾依見了直搖頭,「唉,不是沒有人找你嗎?一切正常啦。」

確有令人不安的事情發生,但是並非簡繁的項目出了問題,而是韓聰的公司籠罩在一片陰鬱之中。

周一例會剛剛結束,開發人員各自回到座位上正準備開始工作,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一個鬢角略有花白的男人走了進來。

「您好,請問您找誰?」蔣帥從會議室中走出來。

「簡繁在嗎?」男人手中握著一疊紙顫抖不止。

「簡繁?」蔣帥一臉疑惑。這個男人找簡繁做什麼?而且來這裡找簡繁,似乎不太合乎邏輯,又似乎有某種原因。

「對,簡繁,就是你們公司的那個什麼股東。」

蔣帥更糊塗了。簡繁何時成為股東了?

韓聰聽到聲音,走出會議室,也帶了滿面疑惑,「簡繁不在,請您先在會議室中坐一下,有什麼事情慢慢說。」

男人走入會議室,拉了一把椅子規矩的坐下,有些拘謹。

有開發人員認出了來人是誰,走到蔣帥身旁,「這人是閆姐的父親。」

蔣帥接了一杯水遞給男人,「您是閆叔吧,閆敏不在公司。」

男人抬頭快速看了一眼韓聰和蔣帥,「我不找小敏,我是來找簡繁的。」

「簡繁出差了,您有什麼事可以先跟我說。」韓聰蹙眉。莫不是簡繁又惹什麼麻煩了?閆敏的父親神色凝重,明顯強壓著怒火。

閆敏的父親將手中的一疊紙攤在桌面上。

韓聰急忙拿起一張紙仔細看,『催繳還款通知單』,又拿起來一張,還是『催繳還款通知單』,全部是『催繳還款通知單』,上面清清楚楚的寫著貸款人和貸款金額。

「閆叔,這是?」韓聰不明白這些通知單與簡繁有什麼關係?還有,閆敏為什麼要貸款,貸款數額還不小。

蔣帥走近掃了一眼韓聰手中的通知單,眉頭擰緊,這麼大一筆貸款,每月的利息都不是小數目。

「簡繁答應過我的,她不會讓小敏去貸款。催債的昨天晚上都堵到我們家了。而且,而且不只這一筆,說小敏又貸了一筆款。」閆敏的父親越說越激動。

「不會吧,怎麼可能?簡繁和閆敏,」蔣帥咽了後半句好。簡繁和閆敏關係又不是很好,她們如何會一起謀划貸款呢?再說她們貸這些款做什麼用呢?簡繁又不需要錢。

簡繁的父親忽然舉起拳頭不斷捶著自己的腦袋,「怪我呀,我看簡繁是一個穩當孩子,沒想到。是我大意了,我應該盯緊點的。」

「閆叔,你先別著急。可以說詳細些嗎?你何時見到簡繁的,她和閆敏為什麼要貸款?」韓聰感到情況不妙。閆敏的父親不似在說假話,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麼太可怕了。自從見過吳波的妻子,見到那樣美麗的一個女人,一個本應該有著幸福生活的女人卻被高利貸害得精神失常,韓聰從骨子裡恐懼『高利貸』這個詞語。而且最讓他擔心的簡繁竟然與高利貸扯上了關係,韓聰感到自己的腿已經站不穩了。

「今年年初的時候,有貸款公司的人找到家裡,說小敏準備把她的公寓抵押出去。我就來這裡阻止小敏做傻事,她說公司急需錢。我要見與她一起開公司的人,她就把簡繁帶來見我了。不瞞你們說,我見過很多生意人都賠在高利貸上了。只要粘上,不被扒掉幾層皮,他們是不會罷手的。你以為就本金、利息那麼簡單嗎?上門要個賬,打車費、電話費,包括這每一張催款通知書,都是要算錢的。我勸她們千萬不要貸款,實現不行就別干公司了。她們當時都答應得好好的,原來是在糊弄我呀。你們說說,這公司經營不善,為什麼以小敏的名義貸款。我們家哪裡有經濟條件還貸款呀,這不是往死里逼小敏嗎?」閆敏的父親忽然泣不成聲。

韓聰失神地站在那裡,似乎一切都清楚了,握在手裡的簽字筆『啪』的斷了。韓聰又看了一眼閆敏的父親,將斷了的簽字筆掰開,抽出筆芯,拿過一張便簽紙寫了自己的名字和手機號碼,「閆叔,您先回去吧。這件事情我們會處理好的,不會讓閆敏一個人承擔。這是我的手機號,如果要賬的人再去家裡,您讓他們給我打電話。」

「是的,閆叔。您放心吧,既然是公司的事,這個錢不會讓閆敏還的。」蔣帥跟著寬慰。

緊緊攥著韓聰的電話號碼,閆敏的父親感覺心裡踏實多了。

閆敏的父親一離開,開發人員便都站了起來。韓聰深吸一口氣,穩了穩心神,「會議室不隔音,所有的談話內容想必大家都聽到了。不過,請大家放心,公司不會拖欠工資的。如果實在撐不下去了,我也會提前通知大家的。現在,還望大家安心工作。」

「韓總,我們不是這個意思。」

「我知道,謝謝大家。」

韓聰眼眶發熱,向大家揮了揮手走回辦公室。

「工作啦。」 陰主不息 蔣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率先開始工作。雖然心裡亂得很,但是蔣帥清楚此時最需要的就是穩定人心,儘快讓公司內的氣氛迅速回歸正常。

韓聰將辦公室的門關上,拿起手機猶豫著。給閆敏打電話還是給簡繁打電話呢?這麼大的事情,她們竟然一直瞞著我。

閆敏也就算了,經營公司很不容易,需要顧慮的因素很多。簡繁為什麼瞞著我,我公司的事與她又有什麼關係,她為什麼要摻和進來?

辦公桌上的電話突然刺耳的響起,韓聰拿起聽筒。

「韓聰,我爸一會兒可能會到公司找我。昨天晚上我們鬧得有點不愉快。上午我爸又給我打電話,我正陪小菲在醫院複查來不及多解釋,估計又惹他不高興了。如果我爸到了,他說什麼你都別介意,等我回去再說。」閆敏的語速很快,聲音輕得卻似飄在空中。

韓聰遲疑了一下,「閆叔已經來過了,你別著急了!」

文娛不朽 「哦,我這邊一結束就回去。」閆敏怯怯地說。

「好。」

韓聰掛斷電話用力揉著太陽穴,感覺頭要裂開了。

視線掃過手機,韓聰眉心皺了皺,將手機握在掌心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撥通了簡繁的電話。

「簡繁,現在在哪裡?」

「在去九寨溝的路上。」簡繁壓低了聲音。車內很吵,有人在後排座位打撲克。

「什麼時候回北京?」韓聰莫名煩躁。有很多問題需要簡繁解答,電話那端卻吵雜得厲害。

「幾天以後吧。」

「究竟是幾天?」

「要玩幾個地方,七八天吧。具體我也不清楚。」簡繁聽出韓聰不滿意了,說得小心謹慎。

「任務完成了就應該立即回來,你北京的工作不忙了?」在北京無論讓簡繁做什麼,她都以工作忙為借口推脫,如今去了外地竟然有心思玩,讓人難以理解。

「哦。客戶安排的。」簡繁弱弱地說。

突然,何艾依的助理姜甜拿了一包零食從車前面走過來,「簡工,何經理拿給你的。他說如果你覺得後面吵就坐到前面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