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紅色的拳頭,化成了一道道殘影,弗利薩瞬間反應過來,直接回手反擊。

2020-11-04By 0 Comments

砰砰的拳腳碰撞之聲,頓時,在空中不斷的響起。

拳與拳之間的碰撞,身體與身體之間的衝擊,兩人的身影,在空中不斷交換著位置,空氣中,不斷地傳出一陣陣轟鳴聲,而他們的移動速度,肉眼幾乎難辨,只能看到一個紅光,一個紫光在閃爍不定。

在這場戰鬥中,此時的楚河,已經佔據了上風。

他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要勝過此時二段變身的弗利薩一籌,弗利薩的身上,此時挨了不少楚河的重拳,他的腹部,肩部,皮膚上,露出了斑斑血跡。

而楚河的身體,雖然也有几絲傷痕,但是,在楚河的身體強大的恢復力下,很快就恢復如初。

楚河越戰越勇,他眼中戰意猶如烈火燃燒,此時,趁著弗利薩呈現出頹勢,他身上的氣轟然間爆發,紅色的氣再次提升,十倍界王拳直接發動了起來。

紅色的光籠罩著楚河,楚河的身體,好似一條紅色的血龍,化成一道紅色閃光。

在弗利薩一陣不可思議的目光下,楚河所化身而成的紅色光芒,直接一拳就轟擊在了弗利薩的胸腹之上。

只感覺身體內傳來的劇烈的疼痛,以弗利薩肉身之強橫,此時,竟然也感覺喉嚨處一陣涌動,他頓時口噴鮮血,直接倒飛了出去,重重摔在了地面上,將整個地面,砸的塌陷出了一個巨大的圓形的深坑。

「可惡的傢伙,他哪來的這麼強大的力量,我竟然會受傷?」

弗利薩滿臉的不可置信,在剛才的一連串的攻擊之下,他竟然被打的連連敗退,此時,身體更是傳來一陣陣劇烈的疼痛,他已經很久沒有嘗試過受傷的感覺了。

而此時,身在半空中的楚河,看到此時倒地的弗利薩,楚河神色冷然,他雙手相靠,合在一起,對準了倒在地下的弗利薩,口中淡淡的開口。

「龜派氣功!」

下一刻,楚河的雙手猛的弗利薩所在的身下轟去。

藍色的能量光柱,帶著傾瀉而下的毀滅性的能量,化成了一條藍色的巨龍,直接從天而降,強大的力量光波化成一條吞噬一切的能量。

倒地的弗利薩瞬間飛躍而起,感受到空中傳來的巨大能量波,頓時,他冷哼一聲,臉上閃過一抹不屑之色。

他的身影飛速一閃,便直接從地面消失,脫離了龜派氣功轟擊範圍。

眼看楚河的龜派氣功即將要轟擊在地面上,弗利薩正要狂笑一聲,而此時的楚河則是嘴角微微一動。

他雙手微微划動了一下,瞬間,龜派氣功的光柱猶如擁有了自己的意志一般,在即將落地之時,瞬間,從下而上,瞬間轉了個彎,猶如長了眼睛一樣,牢牢地鎖定住了弗利薩。

弗利薩怎麼也沒想到,楚河竟然還有這一手,頓時,在一陣藍色的光芒之下,弗利薩的身體頓時被龜派氣功的光柱所吞噬。

轟的一聲,一陣巨大的轟鳴聲響起,能量爆發中,化成了一股驚天的爆炸。.. 一團巨大的蘑菇雲此時緩緩地在空中升起,毀滅性的氣息向著四面八方不斷的散發,強大的力量衝擊之下,周圍的高地,山川,花草樹木,此時,因為承受不住這股震蕩之力,紛紛倒塌,崩碎,地面也在這股衝擊之下,又開始震動了起來,地面大片龜裂了起來。

這一擊,可以說,是驚天動地了。

雖然,這一擊龜派氣功得手了,但是,楚河的臉上卻並沒有得意之色,反而是一臉的平靜。

雖然,這一擊看上去威力很大,破壞性十足,但是,楚河知道,弗利薩並沒有受到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因為,楚河能夠清楚地感受到弗利薩的氣,不僅沒有絲毫的降低,反而有逐漸升高的趨勢。

果然,在一陣濃煙散去之後,弗利薩的身影漂浮在了半空之中。

一層紫色的防護罩一樣的氣牆環繞在他的周身,雖然身形有些狼狽,但是,弗利薩的目光中卻很是平靜。

「很好,楚河,你成功的惹怒了我,竟然逼我用出了防護罩。」

「本來,我是不想進行第三段變身的,但是,現在看來,是不行了。」

「你成功的激怒了我,也葬送了你自己!」

弗利薩平靜的話語中帶著一絲說不出的憤怒之意,他目光彷彿在看死人一樣注視著楚河,冷漠的開口。

楚河自然是知道,弗利薩還有一次變身的機會,此時的他,心中,也有著淡淡的期待,他也想要親自體會一下,完成最後一段變身的弗利薩,究竟有多強。

楚河目光中閃爍著強烈的戰意,他體內賽亞人的戰鬥之血,似乎已經開始沸騰了起來。

看到楚河此時不僅沒有害怕,反而還露出了躍躍欲試,想要戰鬥的神情,弗利薩頓時冷哼一聲,面色露出一絲絲嘲諷和不屑。

「給你一個特別的忠告,我最後一段變身和前兩段變身所展現的力量,可以說,是有著天壤之別。這第三段變身的力量,可以擁有毀滅這個世界上一切的力量~」

弗利薩神色中帶著無盡的狂傲,他冷冷的一笑中,忽然,仰天一聲長吼,這個時候,弗利薩身上的氣息,一下子變得極其的狂暴了起來。

就彷彿沙漠中的沙塵暴一樣,瞬間,就感受到了一股令人窒息的狂亂之意。

一股驚人的氣息,從弗利薩的身上衝天而起,弗利薩面色露出一絲絲痛苦,他面容不斷地扭曲中,額頭青筋此時根根突起,強大的殺氣向四面八方不斷的散發。看得出來,此時,他在忍受著極大的痛苦。

天地在這個時候,瞬間發生了異變,變得黑壓壓的,空中雷電劃破了長空,猶如怒龍咆哮,將整個山脈劈成了碎末,一層層能量強大的能量波紋在空氣中不斷地擴散,震動著整個虛空。

隨著弗利薩的不斷地嘶吼,此時,可以看到,弗利薩的肉身在一次發生了驚人的變化。

隨著變身,可以清楚地看到,原本,弗利薩之前和楚河戰鬥中所收到了的傷痕,一瞬間全部復原。

這一次,他的整個身體,再一次的呈縮小的趨勢,原本膨脹的肌肉,不斷的濃縮起來,粉紅色的肌膚,變成了光滑的銀白色。

瞬間,弗利薩的整個體型,相比第二階段,明顯的縮小了一圈。

頭頂的雙角已經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紫色的光亮,沒有了之前膨脹的肌肉,猙獰的面容,此時的弗利薩,相比之前,面貌竟然也變得秀氣了起來,整個體型,竟然顯得有了幾分嬌小可愛了起來。

可以說,第三段變身後的弗利薩,既沒有了第一段變身的高大威猛的身軀,也沒有了第二段變身的凶神惡煞,第三段變身的弗利薩,竟然有了一絲絲文質彬彬,儒雅隨和的感覺。

不過,這僅僅只是外表的感覺而已。

此時,看似人畜無害,身材嬌小的弗利薩,相比高大恐怖時的其他形態,則是可怕了一百倍。

此時的楚河,看向弗利薩的同時,臉上,也終於露出了一絲凝重之色。

因為,這個時候的弗利薩,終於讓他感受到了一絲巨大的壓力。

一種作為弗利薩被稱為宇宙帝王,那種力量上的巨大的壓迫感。

此時的弗利薩,冰冷的雙眸中,滿是冷漠和無情之色。

他用一種俯視終眾生的眼神,冷冷的注視著楚河。片刻后,弗利薩伸展雙臂,一邊展露出他身上強大的氣息,一邊一臉的傲然之意,得意的說道;「怎麼樣,這就是我第三段變身之後的力量,感受到死亡的氣息了嗎?」

此時,從弗利薩身上,一股驚天般的殺氣從的體內由內而外,幾乎實質化的向楚河湧來。

這股殺氣讓整個天地都充滿了一股巨大的窒息感,戰鬥力稍微弱一點的人,若是身處在這片空間之中,都可能被這股殺氣給壓迫的五臟碎裂而死。

此時的弗利薩,戰鬥力,和剛才根本就已經不是一個檔次的了。

楚河能夠清楚地感受到這一點,而弗利薩此時的強大,也彷彿火油一樣,將楚河身上那沸騰的戰鬥意識一下子點燃了一樣。

「既然你變身了,那我也要認真了。」

「界王拳,二十倍!」

毫不猶豫的,楚河也不再保留什麼,將身上的氣再次的提升,施展出了二十倍的界王拳。

雖然界王拳是一種極其損耗身體的一種法門,但是對於楚河來說,施展起來,卻顯得有點輕鬆。

他的身體是遠古賽亞人之軀,而且,恢復能力驚人,完全能夠抗住界王拳所帶來的副作用。

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 再加上,楚河的身上還有這可以恢復體力的仙豆,施展二十倍的界王拳,對他來說,完全是沒有任何的負擔。

紅色的氣浪在楚河的身上不斷地擴散,形成了一層層好似火焰一樣的紅色外衣,披在楚河的身體上。

緋色交易,總裁你好壞 強大的氣息壓迫著四周的空間,無數巨大的碎石在空中飄浮,被吸引過來,然後被強大的力量化成了齏粉。

看到這一幕,弗利薩的目光頓時有了一絲變化。他沒有想到,楚河竟然也隱藏了一手。

弗利薩在內心深處,其實,也是極其好戰的,感受到此時楚河身上散發出來的驚人的能量,他的目光之中,頓時,也爆發出了一絲瘋狂的戰意。

兩人的目光此時在空中對視。兩股不同的氣息幾乎實質化的變成了利箭,撕裂著雙方身前的空氣!.. 不過,此時,三段變身之後的弗利薩,所爆發出來的力量,的確是非同凡響。

弗利薩的氣,猶如深海洪濤,龐大無比,相比之下,楚河雖然已經爆發了二十倍界王拳,但是,在氣息上,和弗利薩相比,還是稍遜了一籌。

雖然氣不如弗利薩那麼強大,但是,楚河身上的氣勢,卻猶如戰神降臨,一股斗戰天下的氣魄,從楚河的身上不斷地散發出來。

而弗利薩的氣勢,此時,在楚河那猶如戰神一樣的氣勢下,則是被壓制住了。

在楚河那猶如浴血戰神一樣的強大的氣場下,被稱作宇宙帝王的弗利薩,竟然有了一種被高高在上俯視的感覺。

這種感覺,在弗利薩的心中清晰的出現。

這種自己在氣勢竟然沒有壓制住對方,反而被對方給壓制,低人一頭的感覺,讓弗利薩的心中頓時感覺像是受了奇恥大辱一樣。

弗利薩無論是心中,還是嘴上,都絕對不會承認,自己在氣勢上被楚河給壓制了。

「這個世界上,力量才是一切,我的力量,要比你強多了。」

弗利薩面色冰冷,他使勁握緊了雙拳,指骨咔咔的響起,冷冷的說道。

而楚河則沒有理會弗利薩,他此時氣勢正盛,在二十倍界王拳的狀態下,他雙目中戰意滔天。

趁著這股氣勢,楚河先下手為強,他身體直接化成一道紅光,一揮手間,便是一道強大的能量光團向弗利薩衝擊而去。

轟~的一聲,瞬間,空中傳來一陣巨大的震動,能量光團在空中爆炸,一團巨大的火光衝天而起,而弗利薩在爆炸的同時,身體一閃之下就脫離爆炸的範圍,來到了更高的空中。

而楚河目光一閃,身體紅光光芒閃爍中,瞬間一個閃身,下一刻,便出現在了弗利薩的身後,楚河拳頭上紅光閃動,一拳揮出,其威勢,猶如隕石撞擊地球,直接硬生生的擊中了弗利薩的背部。

繞是以弗利薩肉身的強橫,此時,在受到二十倍界王拳狀態下楚河的拳擊,也是感覺後背一陣疼痛。

而一拳擊中了弗利薩後背后,楚河目光一陣閃爍,心中也是暗暗地心驚,

要知道,他現在二十倍界王拳的狀態,每一拳每一腳,破壞力都極其驚人。

轟碎山脈,破碎星辰,也是輕而易舉。

但是,在正面擊中了弗利薩的身體時候,楚河卻感受到了一股極強的反震之力。

弗利薩那強大的氣,將他的身體的防禦力提升到了一種極其強韌的程度。讓二十倍界王拳狀態下的楚河,都無法讓其輕易的受傷。

雖然沒有受傷,但是,後背上傳來的疼痛讓弗利薩極其的震怒,他眼中寒芒一閃,背部的尾巴迅速舞動,猶如鞭子一樣,直接掃向楚河。

鞭響猶如雷動,破空之聲響起,空氣瞬間被撕裂開來。

啪的一聲悶響,弗利薩的尾巴直接掃中了楚河的肩膀,頓時,楚河肩部的衣服直接裂開,肉眼可見的,肌肉上出現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尾巴猶如吐著蛇信的毒蛇,此時,彷彿靈蛇亂飛,在短短一瞬間,便揮舞出了無數的鞭影,楚河的身體籠罩在鞭影中,啪啪之聲連綿響起,下一刻,就見到楚河身上頓時不斷的出現著各種血痕。

身上血漬斑斑,劇痛無比,面對如此攻勢,楚河猛的向後倒退閃避出了弗利薩的攻擊範圍。

而弗利薩則是窮追不捨,他的尾巴猶如毒舌捕食獵物一樣,瞬間,便直接向楚河的脖頸上纏去。

猛烈的殺氣從弗利薩的身上湧現,弗利薩的臉色中閃過一抹殘忍,看來,他是想直接將楚河的脖子絞斷。

感受到脖頸前傳來的呼嘯的勁風,楚河的臉上沒有慌亂,反而露出一絲嘲諷的笑容。

弗利薩的速度的確實是很快,但是,楚河的右眼是探查之眼,他眼瞳中紅芒閃動,在無與倫比的動態視力狀態下,他直接飛速的伸手,直接在半空中抓住了弗利薩那飛來的尾巴末端。

弗利薩的尾巴,冰涼而滑膩,此時,一隻手緊緊地握著弗利薩的尾巴,楚河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你這個傢伙?趕緊給我放開。!」

而被楚河抓住了尾巴之後,弗利薩身體一震,他面色一冷,神色頓時變得極其的難看起來。

他目光閃爍,迅速的使力,想要把尾巴從楚河的手上抽回來,但是,楚河的手指猶如最牢固的鐵鉗,將他的尾巴夾的死死的,任憑弗利薩費足了氣力,也沒能掙脫開楚河的手心。

「你這個混蛋,卑鄙的傢伙,趕緊放開我,不讓我將你碎屍萬段,死無全屍~!」

弗利薩此時面色漲紅,氣急敗壞,他漲紅著臉,直接對楚河大聲的咆哮了起來、

看到此時弗利薩一副急的跳腳的樣子,楚河的臉上,則露出几絲得意的笑容。

他神色中露出几絲嘲弄之色,擺出一副你能耐我何的表情~?

見到楚河如此神色,弗利薩頓時氣急,猩紅色的雙目中,滿是怒意。

他死死的盯著楚河,此時,在怒極之下,他雙手指尖連連的向著楚河的身體點去,一道道紅色的能量射線在非常近的距離,向著楚河飛速的射去。

面對如此近距離的攻擊,楚河的神色沒有絲毫的慌亂。

此時的他,右眼探查之眼開啟,超強的動態視力捕捉到了所有射線的攻擊軌跡,在他身影不斷的閃爍中,竟然將所有的攻擊紛紛的閃避了過去。

見到弗利薩如此瘋狂的樣子,楚河則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他雙手抓住弗利薩的尾巴,雙臂運氣,在強大的力量之下,直接將弗利薩整個人的身體甩動了起來。.. 弗利薩此時就猶如被甩動的悠悠球,整個身體直接在空中不斷的旋轉了起來。

一圈,兩圈,在不知轉了多少圈之後,弗利薩雙目血紅,滿臉的猙獰之色。

在一陣嘶吼聲中,他手指一動,一道紅色的光芒一閃,一陣痛哼聲從他的口中響起,下一刻,楚河感受手指一輕,頓時,就見到弗利薩的尾巴,直接被一道紅色射線切割成了兩截。

此時的弗利薩,一臉狼狽的的在半空中漂浮,他一邊皺著眉頭摸著他剩下的半截尾巴,一邊冷冷的瞪著此時的楚河,神色中兇狠至極、

而楚河則是一臉的淡然,他直接無視著弗利薩殺死人的目光,一邊握著那半截斷尾,一邊直接將尾巴如扔垃圾般的仍飛了出去。

他看著弗利薩,目光平靜中,心中,微微有些驚訝了起來。

沒有想到,弗利薩竟然如此果斷,直接用自己的氣將尾巴給斬斷了。

弗利薩的如此果斷的決定,讓楚河心中頗有幾分讚歎。

不愧是一開始的頭號反派,被稱為宇宙帝王的男人,對別人殘酷,對自己,更加的殘酷。

尾巴斷了半截的弗利薩,目光中帶著極致的冰冷,他的臉上,此時,展現出了無窮的憤怒。

對於尾巴斷掉,弗利薩並不擔心,因為,他的尾巴擁有著再生的能力,花費一些時間之後便能夠再次長出來,真正讓他感覺憤怒的,楚河所帶給他的恥辱。

一次又一次,讓弗利薩感覺,楚河根本就沒把他放在眼裡。

這番行為,直接讓他尊嚴掃地。

若是此事傳了出去,被人知道了自己竟然抓住尾巴甩著玩,那麼他這個宇宙帝王,將會成為別人的笑柄,被天下人所恥笑。

以弗利薩的心性,這是他絕對無法忍受的。

看到眼前這個始作俑者,楚河,嘴角似乎還洋溢著一絲嘲諷似的笑容,弗利薩的心中的憤怒,便再也忍不住,徹底的爆發了。

弗利薩心中憤怒之下,此事,他體內潛藏的力量,一點一點的從他的憤怒中被釋放了出來,寒冷的殺氣伴隨著恐怖的力量,弗利薩身上的氣,忽然一下子成倍的增加了起來。

他徹底的被楚河給激怒了。

弗利薩是冰凍一族,這是宇宙中超級稀有的戰鬥民族,一出生就擁有者很強大的力量,由於平時控制不住自身強大的力量,他們會選擇使用變身的手段,來衰減體內的潛藏的巨大能量。

而此時的弗利薩,雖然已經是最終階段的變身了,但是,他卻還並沒有發揮出他的全部。

還有很大部分的力量,被他潛藏在體內,因為,一但釋放出他的全力,就連他自己,都不能掌控這份力量。一個不小心,就會因為力量過度的使用而使得身體遭到反噬,甚至可以毀滅整個銀河,星系。

但是,此時的弗利薩,已經決定了,要再一次進行力量的提升,解放出他隱藏的實力。

因為,這個時候的弗利薩,已經被楚河激怒的有些失去了理智,他現在心中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殺死楚河。

弗利薩雙臂交叉在胸前,隨著他一聲長嘯,一層層好似波紋一樣的氣從他的身上不斷的瀰漫,這股氣息不斷地疊加中,一股氣息化成的風暴瞬間將弗利薩整個人環繞。

這股氣息猶如龍捲風,衝天而起,瞬間,便引起了天地震動。

一道道閃電從雲層中傾瀉而下,一絲絲電光猶如銀蛇亂舞,轟隆隆的雷鳴震撼著大地,在這驚天動地的場景中,弗利薩原本嬌小的身軀,突然間,變得有些膨脹了起來。

原本,還算是柔和的肌肉,此時,變得膨脹了起來,一塊塊肌肉,塊壘分明,猶如銀色的寶石,閃爍出了一層層明亮的光華。

肌肉膨脹之後的弗利薩,此時的力量,相比剛才,再一次的有了一種質的提升。

剛才的弗利薩,就已經很強了,楚河在二十倍界王拳的狀態才能與之敵對。

但是,此時,解放出潛藏力量,肌肉進一度膨脹的弗利薩,此時此刻,力量之強,已經完全的無法和剛才想必了。

強大的氣息此時在不斷地擴散至下,直接就引起了整個那美剋星的震動。

龐大無比的那美剋星,此時,在弗利薩釋放的這股氣的影響下,整個地表,都收到了影響,猶如發生了十級大地震。

有的地方,地面大面積的裂開,山洪爆發,熔岩噴射,整個星球,都好似在這股氣息的影響下,顫抖了起來。

就連楚河,此時的神色,也沒有了輕鬆,而是極其的凝重了起來。

他能夠感覺到,弗利薩此時的氣,可以說,已經完全的碾壓了現在二十倍界王拳的狀態的他。

換做戰鬥力來說,楚河估計,此時的弗利薩,戰鬥力,已經有差不多接近一億的戰鬥力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