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索德看了常在天一眼,又看了看韓宇,問道:“那老傢伙叫你來找索德做什麼?”

2020-11-03By 0 Comments

“我爲什麼要告訴你?”韓宇皺眉問道。

“嘿~小子,膽子挺肥啊。”中年人一臉找到了新的玩具的表情。

“那,那個,貝克船長要我們替他帶了一點東西來給索德。”常在天再次插嘴答道。

“常在天,你告訴他這些做什麼?”韓宇不滿的問常在天道。

常在天有些無語的看着韓宇,無奈的解釋道:“韓宇,難道你還沒看出來嗎?這個大叔就是我們要找的人。”

“啊?是嗎?”韓宇狐疑的看了中年人一眼,“喂,你真是索德?”

“唉~你小子的腦子可沒這個小傢伙的好使。”中年人忍不住搖頭嘆道。

韓宇聞言撓撓頭,“既然你說你是索德,那你有什麼證明嗎?”聽到韓宇這話,常在天無奈的閉上了眼睛,而索德卻笑了,“哈哈~我索德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遇到讓我證明自己是索德的。小子,在這個地方,除了我,沒有第二個索德,快把貝克那老傢伙要給我的東西交給我吧。”

“不,你不能證明自己是索德,我就不能把東西交給你。”韓宇固執的搖搖頭答道。

“嘿~那你說,你要我怎麼證明?”索德感興趣的問道。

話音剛落,一個十分囂張的聲音傳了過來,“索德,你考慮好了沒有?你的這家店,你到底賣不賣?”

“不賣!”索德毫不猶豫的答道。

韓宇循聲望去,只見一羣身穿灰色制服的青年走了過來。爲首一人一步三晃的走了過來,流裏流氣的對索德說道:“索德,你這老傢伙不要給臉不要臉,少將大人看上你的店是你的造化,這種破店你有什麼好守的?半個月了,連個客人都沒有,還有開下去的必要嗎?”

“哼,道格,要不是你們這幫混蛋暗中搗亂,我的店會半個月沒有客人嗎?”索德一臉憤怒的喝道。

面對憤怒的索德,被稱爲道格的傢伙有些後怕的向後退了退,扭頭看了看自己這次帶來的人,道格感到信心又回到了身上,再次叫囂道:“索德,我知道你有本事,只不過我想要你的店關閉,也不是什麼難事。實話告訴你,你的店,我今天還就拆定了。”

“你試試,只要還有一個客人,我就不會讓你們這幫混蛋動我的店!”索德大聲喝道。

兩方的爭吵引來了衆多的圍觀者,雖然人羣中許多人都對索德報以同情的目光,但是真正出頭的,卻一個都沒有。道格見狀得意的看了索德一眼,大聲叫囂道:“索德,今天只要有一個人進你的店,我就不拆你的店。”

常在天緊張的看着身邊的韓宇,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是常在天卻十分了解韓宇。果不其然,他已經看到韓宇的手蠢蠢欲動了。

“韓宇,冷靜點,別找事,我們還有自己的事要做呢。”常在天低聲勸韓宇道。

“老闆,來份炒飯。”一個突厄的聲音傳進常在天的耳朵裏。雖然年紀小,但是在窮兇極惡的海盜團裏待過的常在天察言觀色的本事比起韓宇來不知道強上多少倍。在這個時候強出頭的人,常在天不由得循聲望去。

和常在天的想法相似的人很多,衆人一起向說話的人望去。

銀色的馬尾辮,白皙的皮膚,外加五官精緻的臉龐,如果不是手中拿着一把劍,許多人很有可能會認爲眼前這個人是一個翹家的貴族公子。

“小子,你是什麼人?”道格見說話的人長相不凡,決定先禮後兵。

不料對方壓根就不理道格,看着索德問道:“老闆,難道你這裏沒有炒飯嗎?”

“有,當然有,請跟我來。”索德聞言忙不迭的答道。

“站住!”感覺威信受到藐視的道格怒喝道。

“唔?你有什麼事?”劍士看着道格問道。

“你是誰?報上名來!”雖然心中氣憤,但是道格還沒有失去理智,腦子裏想着的還是先禮後兵,搞清楚眼前這個敢跟自己唱反調的小子是誰以後,再決定接下來的行動。

“我姓寧,單字名平,是一名正在遊歷當中的劍士。你還有什麼想問的嗎?”

寧平?沒聽說過。在自己的腦海中努力的搜索了一番,道格確信眼前這個人不是那些自己知道的不能去招惹的人物,遂放下心來。

“小子,這趟渾水不是你趟得起的,識相的立刻給老子滾!” 躲愛 道格一臉囂張的衝寧平嚷道。

寧平不屑的看了道格一眼,轉身問索德道:“老闆,我的炒飯什麼時候能好?”

再次被無視的道格被氣得渾身發抖,在這塊地面上,誰不知道他道格是個跺跺腳,大地都要抖三抖的人物。如今竟然在一個無名小卒三番兩次的無視,這讓道格感到憤怒異常。

“給我上!打死了算我的!”道格怒聲對手下下令道。

身穿灰色制服的打手們手裏揮舞着橡皮短棍,如狼似虎的衝向寧平。在他們眼裏,眼前這個不識好歹的劍士就是他們面前的一盤菜。

“叮嚀~”

一聲清脆的鈴鐺響,就見衝到寧平身邊的幾人,手中的短棍突然毫無徵兆的從中間斷開了。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他們就感到大腿一涼,低頭一看,自己的褲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掉落了下來。

“救命啊!”掉了褲子的幾個人一邊提着褲子,一邊扭頭就跑。

道格臉色鐵青,自己的手下丟人,他這個當老大的臉上也無光。只是道格心裏清楚,就憑寧平剛纔那一手,自己上去也只是找虐的份,所以再次看了一眼寧平,“小子,不要給自己找事,你知不知道老子是在替誰辦事?”

“你替誰辦事跟我有什麼關係?莫名其妙。”寧平說完這句話,轉身走進了飯館,將正準備把靠山搬出來的道格晾在了外面。

“老大,現在怎麼辦?”一名手下湊過來小聲問道。

道格此時的心情可謂是複雜異常,有心衝進去找回場子,但是自己實力又成了阻礙自己去實現這個想法的最大障礙。可是就這麼回去?衆目睽睽之下,他又怎麼能放下這個臉來?正在左右爲難之計,聽到了手下的問話,當即手中一喜,臉色一板,劈手給了問話的手下一嘴巴,怒聲喝道:“你多什麼嘴?這裏有你說話的份嗎?”罵完之後,道格扭頭就走。

看着道格帶着手下灰溜溜的離去,周圍看熱鬧的人見沒有熱鬧可看了,隨即也紛紛散去,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去了。在十里香的飯館前,只剩下韓宇和常在天還留在原地。

“韓宇,我們怎麼辦?”常在天低聲問韓宇道。

韓宇摸了摸肚子,問常在天道:“常在天,你餓不餓?”

“餓。”

嫡女歸來:我家相公是大佬 “那我們還等什麼?”韓宇說完,推門走進了飯館,常在天見狀嘆了口氣,也跟着進了飯館。飯館內正在等待自己炒飯的寧平見有人進來,下意識的上下打量了一番韓宇,而韓宇也正在上下打量寧平。

徑自走到寧平的旁邊,韓宇伸手說道:“你好,我叫韓宇。”

“……我不習慣跟人握手。”寧平看了韓宇伸過來的手,淡淡的說道。

“沒關係,握握就習慣了。”韓宇滿不在乎的抓住寧平的手,搖了搖後說道。

寧平的瞳孔頓時一縮,再次看了看韓宇。自己的身手自己很清楚,雖然剛纔眼前這個人能握住自己的手也有自己大意的因素在裏面,但是可以這樣無聲無息的握住自己的人,這就足以說明,眼前這個傢伙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

“你有事嗎?”寧平神色平靜的問道。

“啊,有點事。老闆,來一份炒飯。”韓宇答應一聲,衝正在廚房裏忙碌的索德大喊道。

寧平不自覺的皺了皺眉,被人無視還是出生以來的第一次呢。

點了餐的韓宇卻沒有在意,看着寧平說道:“寧平,做我的夥伴吧。”

“啊?”沒有想到韓宇會突然冒出這句話的寧平一時之間愣住了,下意識的問道:“爲什麼?”

“爲什麼?唔……一是你這個人的劍術不錯,在以後冒險的時候不會拖後腿。二嘛,剛纔那麼多人看着,也就只有你願意打抱不平,可以說你這個人的人品也是不錯的……”

“我拒絕。”寧平板着臉說道。

шωш .тTk дn .¢ 〇

“啊?爲什麼?”韓宇不解的問道。

“不爲什麼?我一個人自由自在慣了,不習慣跟人組隊合作。”

“這個……”韓宇爲難的看向常在天,想要常在天幫忙自己一起勸說寧平。常在天扭頭他顧,表示自己也無能爲力。得不到火力支援的韓宇只能自己想辦法說服寧平。而寧平就像是茅坑裏的石頭,又臭又硬,就是不接受韓宇的邀請。

“寧平,做我的夥伴吧,我們一起去尋找九龍玉佩。”韓宇嘴裏吃着炒飯,繼續對寧平進行着騷擾。

“九龍玉佩?那種飄渺的東西我不感興趣。”寧平聞言搖了搖頭。

韓宇好奇的問道:“那你出來遊歷是爲了什麼?”

“我是爲了打敗一個人。”

“是誰啊?”

寧平看了韓宇一眼,“這跟你沒關係。”

“怎麼會沒關係呢?我們是夥伴嘛,有了問題,當然要一起去解決。”

“誰跟你是夥伴?”寧平有些無語的看着死纏爛打的韓宇,心裏已經決定,吃完飯以後就離開這裏。

“你跟我呀。”韓宇理所當然的答道。

“噹啷~”寧平扔下手中的勺子,伸手進懷準備結賬走人,身邊這個傢伙實在太煩人了。結果手剛伸進懷裏,頓時臉色一變,白皙的臉孔突然紅了,對着索德有些難以啓齒的說道:“老闆,商量點事行嗎?”

“唔?”索德狐疑的看了寧平一眼,試探的問道:“你不會是沒錢付賬吧?”

“厄……抱歉。我的錢包,好像丟了。”寧平期期艾艾的答道。

“哈哈哈~寧平,你怎麼跟我一樣那麼倒黴呀?我們果然是同伴。”韓宇幸災樂禍的笑道。

“閉嘴!”寧平和索德異口同聲的對韓宇吼道。

※※※

西里斯星守備軍要塞

由於是達尼爾星的防衛星球,西里斯星上一直留有一支守備軍,這支守備軍的領導者,實際上也是西里斯星的統治者。聯盟軍大尉加持,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站在高達一百五十米的高塔上俯視自己所統治的西里斯星。今天也不例外。

“什麼事?”加持頭也沒回的問敲門之後進來的祕書道。

“將軍,道格回來了。他把事情辦砸了。”

“唔? 重生之特工謀後 那個叫索德的老傢伙還沒有打算屈服嗎?”

“是的,聽道格說,有一個叫寧平的陌生劍士突然出現,打亂了他的原定計劃。”

“藉口,都是藉口。你去告訴道格,我再給他一次機會,如果不能完成任務,他就沒有再回來的必要了。”

“是。” “喂,寧平,做我的夥伴,跟我一起去冒險吧。”

聽到韓宇的話,寧平背對韓宇拒絕道:“不,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能跟着你去瞎胡鬧。”

“喂,我的事怎麼能是瞎胡鬧呢?我是去冒險哎。寧平,你不是說你要去找一個人嗎?我們一邊冒險一邊找,這樣找到那個人的機率也大一些不是嗎?”

“不,我一個人自由自在慣了,不想和他人一起行動。”

韓娛之我為搞笑狂 “唔……你這樣很不好知道嗎?你要知道……”

“你們兩個,少在那裏給我廢話,把這些碗碟刷乾淨以後就給我打掃院子去。”索德蹦出來打斷了韓宇的長篇大論。

“我說索德大叔,不是說好了我們幫你刷完這些碗碟就可以抵飯錢了嗎?”韓宇不滿的問索德道。

“閉嘴,你們這兩個吃白食的。因爲你們我所受到的精神補償當然還要你們來償還。快點幹活!”索德蠻橫的打斷了韓宇的話道。

韓宇聞言小聲嘟噥道:“精神補償?我看你怎麼比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歡快多了。”

“韓宇,你在小聲嘟噥什麼?學點常在天好不好?你看他幹活多認真。”

韓宇循聲望去,只見飯廳內的常在天手裏拿着一塊抹布,正在賣力的擦着桌子。和他一起幹活的還有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真是男女搭配,幹活不累呀。”韓宇小聲的自言自語道。

“唔?”索德聞言扭頭一看,頓時一臉心疼的跑到小女孩的身邊勸道:“艾莉小寶貝,你身體不好就不要走動了,聽醫生的話在牀上躺着好好休息纔是正理。”

“爸爸,艾莉不累。艾莉想要幫爸爸做事。”小女孩擦了一把額頭的細漢,脆聲對索德說道。

“真是歹竹出好筍啊。”韓宇見狀再次小聲嘀咕道。難得的,一旁的寧平聽了竟然下意識的點了點頭,表示同意韓宇的說法。等到點完了頭,寧平才猛然清醒過來,自己怎麼跟着眼前這個韓宇的思路走了。

“韓宇,你小子再多嘴今晚就沒有你的晚飯了!”索德扭頭衝說他壞話的韓宇吼了一聲,緊跟着一臉溫柔的對艾莉說道:“艾莉小寶貝,剩下的工作交給常在天這小子就可以了,你先去休息一下,等身體恢復了,再幫爸爸做事好不好?”

好說歹說,總算是把艾莉給哄到了樓上。彷彿就像是想到了心事一般,索德嘆了口氣,一屁股坐在了上樓的臺階上。已經刷完了碗碟走出廚房的韓宇和寧平見狀對視一眼,微微點了點頭,一起走到索德的左右坐下。

“索德大叔,艾莉那丫頭到底得了什麼病啊?”韓宇出聲問道。

索德聞言嘆了口氣,搖頭說道:“唉~都怪我,如果不是我當初沒有留意,艾莉也不會錯過了治療這種病的最佳時機。”

“到底是什麼病啊?”韓宇追問道。

“身體機能衰竭症。”

聽到這個名字,寧平的眼中閃過一絲異色。就聽韓宇接着問道:“……有治嗎?”

索德痛苦的搖了搖頭,“我帶着艾莉跑遍了西里斯星附近的所有星球,找過無數的醫生,結果都是無法醫治。眼看着艾莉的年紀越來越大,這種病症也變得越來越嚴重,我真怕萬一有一天艾莉突然離我而去,那個時候,我實在是不知道要如何面對以後的生活。”

“也不是沒有辦法醫治這種病。”寧平突然開口對索德說道。

索德彷彿是落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臉急切的問寧平道:“什麼辦法?即便是付出我的生命,我也會毫不猶豫去做的。”

“到不需要你去付出生命。我家中曾經有一位長輩在小的時候得過這種病,後來他的父母爲他求來了一個偏方,治癒了他。”寧平說到這,突然有些犯難的說道:“偏方的內容我還記得,只不過偏方里的藥材好辦,而這藥引,就有些難辦了。”

“什麼藥引?”索德追問道。

“莫古利花的果實核。”

莫古利花,生長於大荒漠的一種植物,這種植物自主意識很強,會攻擊路過其身邊的人畜,它的果實據說擁有延年益壽的功效,只不過因爲難以捕捉,莫古利花的果實一直都是有價無市。

“寧平,能麻煩你把那個偏方寫給我嗎?”索德沉默了片刻之後,對寧平說道。

“索德大叔,你不會是想自己去大荒漠裏尋找吧?先不說你能不能找到,就算是找到了,大叔你一個人能解決強悍的莫古利花嗎?要知道,莫古利花的果實就是莫古利花的生命,沒了果實的莫古利花會在短時間內死亡……”常在天放下手中的活計,走過來問道。

“好了常在天,這件事我主意已定,你不用再勸。”索德揮手打斷了韓宇的勸說。

“呀~”

就在常在天想要繼續勸說索德的時候,二樓突然傳來艾莉的驚叫聲。一樓的四個男人立刻衝上了二樓,撞開艾莉房間的大門,只見二樓的窗戶大開着,空牀上扔着一張紙條。索德撿起來一看,上面寫着:“想要小女孩的命,明天就不許阻止別人來拆房。”

“艾莉~”索德痛苦的叫了一聲,癱倒在了地上。

“一定是那個叫道格的傢伙。可惡~”韓宇說完轉身就要衝下樓去。

寧平伸手抓住韓宇的肩膀說道:“等等,不要衝動,艾莉還在對方的手裏呢。”

韓宇憤怒的一拳砸在牆壁上,恨恨的問道:“那你說,我們現在要怎麼辦?”

“救人,同時還要讓那些惡人付出應有的代價。”寧平的眼睛一眯,冷聲答道。

“怎麼救?”韓宇追問道。

“……當然是去主使者的家裏去救。”

※※※

夜幕降臨,準備妥當的寧平與韓宇走到十里香飯館的後院,韓宇回頭對跟過來的常在天叮囑道:“常在天,索德大叔就交給你照顧了,看好他,不要讓他做傻事。天亮之前,我和寧平一定會把艾莉給救回來。”

“嗯,我記住了。”常在天點頭答道。

見常在天點頭答應,韓宇對寧平說道:“走吧。”

“嗯。”寧平點點頭,隨着韓宇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根本就不需要去找人詢問,在韓宇和寧平眼中的重大嫌疑人道格此時所在的地方不會在別處,只會是一個地方,就是西里斯星的守備軍要塞。

找到道格,問出艾莉被他抓到了哪去,救出艾莉。這就是韓宇和寧平商量後的計劃,首先要做的第一步就是潛入要塞,找到道格。

白天沒有閒着的韓宇和寧平已經分頭向周圍的居民收集了關於道格的一些情報。首先,道格是西里斯星守備軍少將加持手下的忠實走狗,這是所有韓宇和寧平所詢問的人的共同看法。無論少將加持有什麼命令,是否合理,道格都會不折不扣的去執行,哪怕傷天害理,道格也是渾不在意。其次道格這個人很謹慎,他也知道自己的名聲不好,知道有許多人想要取他的性命,所以如無必要,他平時都會待在要塞之內,輕易不會外出。最後就是關於要塞的情報,很遺憾,對於韓宇和寧平走訪的居民來說,守備軍的要塞就是一個神祕的所在,對於它內部的情況,一無所知。這無形中又增加了韓宇和寧平完成計劃的難度。

躲過巡邏的哨兵,韓宇和寧平成功潛入了要塞,但是接下來要往哪裏走?這個問題很尖銳的擺在了韓宇和寧平的面前。要塞很大,在不驚動他人的情況下光憑兩個人想要在一夜之間找到第三個人的所在,這幾乎就是不可能的。

“你左我右,咱們分頭行動,天亮之前,無論成功與否,我們都必須返回十里香碰頭。”寧平低聲對韓宇說道。

“行,照你說的辦。”韓宇點頭答應道。

分工完畢,韓宇與寧平立刻分頭行動,展開了各自的搜索。而他們不知道,他們的一舉一動,其實都已經落在了大尉加持的眼中。

有一種工具叫監視器。在韓宇和寧平進入要塞不久,大尉加持就已經發現了兩人的存在,只不過……

“長夜漫漫,無心睡眠,就用這兩隻闖進要塞的老鼠來打發一下時間吧。”大尉加持一口飲盡杯中的紅酒,饒有興趣的看着監視器的屏幕對身邊的祕書說道。

“需要給這兩個入侵者一點方便嗎?”祕書輕聲問道。

大尉加持聞言搖頭說道:“不用。我現在很好奇,這兩隻老鼠會潛進來的原因。芙蕾,你知道原因嗎?”

被喚作芙蕾的祕書沉默了片刻,開口說道:“屬下想可能和白天的時候,道格帶回來的那個小女孩有關。”

“……看來這次道格那傢伙真是被我給逼急了。”

芙蕾想了想,開口對加持說道:“……大人,屬下感覺道格現在做事是越來越沒有分寸了……”

加持擺了擺手,吩咐芙蕾道:“好啦,你要說什麼我明白,我心裏有數的。去把道格叫來,我要見他。對了,順便把他帶回來的小女孩也一併帶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